第一卷

十八話 游園會 其參

第一卷??十八話 游園會 其參
?? 德妃——里樹給貓貓的第一印象,是個不識大體的小姑娘。

?宴會第一階段結束后安排了休息時間,于是貓貓與貴園去照顧公主。貴園替換涼掉的熱石頭時,貓貓則確認寶寶貴體有無違和。

?(身體狀況好像還不差。)

?臉蛋像顆蘋果的鈴麗公主咯咯笑著,現在表情比貓貓初次見到她時豐富多了,父皇與皇祖母都對她疼愛有加。

?(可是一直這樣待在屋外不對吧?)

?這下子要是讓公主得了感冒,貓貓恐怕就要掉腦袋了,真是沒道理。

?因為如此,籃子特地請工匠做了蓋子,完成了一只簡直有如鳥籠的睡籃。

?(好吧,反正可愛就罷了。)

?就連不喜散小孩的貓貓都覺得可愛了,可見小寶寶是多厲害的一種生物。

?現在公主會爬了,總是想爬到睡籠外面,貓貓輕輕把公主放回籠里,正想交給紅娘時,背后傳來了重重一聲鼻息。

?一個身穿絢麗濃桃色大袖的年輕姑娘正在看著她們,后面帶著好幾名侍女。

?雖然生得一張惹人憐愛的臉蛋,卻嘟著嘴,好像想讓人知道自己有多不高興。也許是不喜歡貓貓她們不來問候,只顧著照顧寶寶。

?(她就是那個幼婆婆?)

?紅娘與貴園深深低頭致意,所以貓貓也照著做。

?里樹妃仍舊一副不高興的臉,帶著侍女走遠了。

?「那就是德妃娘娘?」

?「是呀,就是她。不過我想你看了也知道。」

?「她是不是搞不清楚很多事情?」

?例如現場的氣氛等等。

?受封四夫人后,每人會得到自己的象徵。

?好比玉葉妃就是大紅色與翡翠,梨花妃就是群青與水晶,淑妃從侍女的服裝來看,應該是黑色吧。她住在石榴宮,因此寶石大概就是石榴石了。

?(若是取自五行,穿白色才恰當。)

?里樹妃身上的衣裳是濃桃色,說得明白點,就是跟玉葉妃的紅衣重復了。從宴席的席次來看,玉葉妃與里樹妃相鄰而坐,一眼看上去色彩會起沖突。

?(對了。)

?貓貓想起剛才遠遠傳來的宮女爭吵,好像也是在吵這個話題,責怪她們穿著的顏色搞不清楚立場。

?「該怎么說呢?畢竟她還小嘛。」

?紅娘深深嘆氣說出的這句話解釋了一切。

?貓貓把變涼的熱石頭放進事前準備好的火盆。

?由于其他家的侍女都在遠遠看著,于是貓貓向玉葉妃請準后,分了她們幾顆。

?看慣了絲絹或寶玉的侍女,竟然會為了區區加熱過的石頭而高興,實在挺有意思的。

?遺憾的是水晶宮的侍女一見貓貓靠近,就像磁石互斥那樣拉開一定距離,因此沒辦法送一給她們。與其冷得發抖,為什么不收下就是了?

?「搞了半天,你人會不會太好了?」

?由于櫻花傻眼地說……

?「經你這么一說,或許是呢。」

?于是貓貓坦白講出了心中的想法。

?(對了。)

?自從進入休息時間以來,帳幕后面的人好像就多了起來。

?不只侍女,諸位文臣武將似乎也都進來了。

?眾人都一手拿著飾品。

?有一對一找宮女講話的,也有好幾人簇擁著一人的。

?貴園與愛藍似乎也在跟不認識的武官說話。

?「大家就是像那樣,勸誘隱藏于花園中的優秀人才。」

?櫻花解釋給貓貓聽。她顯得有點得意,鼻子噴氣,不知在興奮什么。

?「是。」

?「官員會把帶來的飾品交給宮女,作為印信。」

?「這樣啊。」

?「好吧,其實還有別的含意就是了。」

?「原來如此。」

?見貓貓一反常態回答得興趣缺缺,櫻花雙臂抱胸,噘起了嘴唇。

?「我說,還有別的含意喲——」

?「是這樣啊。」

?貓貓絲毫無意追問有什么含意。

?「那你那支簪子給我。」

?櫻花指著方才壬氏送貓貓的東西。

?「可以。不過,得請你與另外兩人猜拳決定才行。」

?貓貓一邊幫火盆里的熱石頭翻面一邊說。要是她們因此吵起來就難辦了。況且假如被紅娘知道貓貓擅自把東西送人,難保她不會賞貓貓后腦杓一掌。侍女長動手動得挺快的。

?貓貓打算兩年當差結束后就要早早回煙花巷,所以出人頭地或招攬人才都與她無關。

?而且更重要的是……

?(與其被那種人呼來喚去,我寧可在水晶宮當ㄚ鬟。)

?貓貓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斷氣的蟬。

?這時……

?「這位小姑娘,請收下。」

?先是聽到低沉的男子嗓音,接著一支簪子遞到了眼前。小巧的桃紅珊瑚在簪子上搖曳。

?貓貓拾頭一看,眼前是一名五官精悍的大漢,臉上笑容可掬。

?此人年記尚輕,未蓄胡須。雖然長相算得上是個美男子,但貓貓對于甜美的笑容莫名地有抗性,因此只是無動于衷地回看著他。

?武官似乎發現對方的反應跟想像中不同,但又不能縮回伸出去的手。他半蹲著用腳尖站立,所以腳在發抖。

?貓貓好像發現自己害男子陷入困境了。

?「謝謝。」

?貓貓收下簪子后,男子的神情變得像是受到飼主稱贊的小狗。

?貓貓覺得這人有點像只笨狗。

?「那就別啦——多指教嘍——我叫李白,記好了。」

?(我是覺得不會再見到你了。)

?揮手告別的大型犬,衣帶上還別著十幾支簪子。可能是為了不讓侍女受辱,所以到處分送?出手還真是大方。

?(若是這樣的話,那真是對不起他了。)

?貓貓正在看著桃紅珊瑚簪子時……

?「人家送你的?」

?貴園她們來了。衣帶上各自別著戰利品。

?「參加獎罷了。」

?貓貓無動于衷地回答,應該是到處送給落單又無人搭理的宮女吧。

?這時,背后有人開口:

?「就這么件東西,太冷清了吧?」

?那是一個耳熟的高貴嗓音。

?回頭一看,豐滿的胸部……更正,是梨花妃站在那兒。

?(好像胖了點。)

?即使如此,還是不及往昔的豐腴肉體。不過殘留的憂色卻也襯托出娘娘的美貌。娘娘身穿深藍衣裙與天藍上裳,掛著青色披肩。

?(不會有點冷嗎?)

?貓貓既然是玉葉妃的貼身侍女,就不能太站在梨花妃那邊。

?離開水晶宮后,她也只從壬氏那兒聽說過梨花妃的病況。

?她知道縱使自己造訪寢宮,也只會被侍女拒于門外。

?「久疏問候。」

?貓貓照著紅娘教的行禮。

?「好久不見了。」

?一抬起臉,梨花妃摸了摸貓貓的頭發。

?又跟壬氏那時一樣,有東西插到了頭上。

?這次不會痛。某件東西像是輕柔地別上去一般,插在綰起的頭發上。

?「那么,保重了。」

?梨花妃一邊輕斥難掩驚愕的貼身侍婢,一邊優雅地離去。

?翡翠宮的侍女愣在原地。

?「唉——這下玉葉娘娘可能不只是鬧別扭嘍。」

?櫻花帶著傻眼的表情,彈了一下簪子的裝飾部分。

?貓貓頭上搖曳著三顆紅水晶連成的珠串。

?到了中午,貓貓與紅娘換班站到玉葉妃的身后,以服侍她用膳。

?貓貓聽取櫻花的建議,總之先將拿到的三支簪子全別在腰帶上。玉葉妃給她的是首飾,因此別個一支簪子也是可以,但櫻花說這樣跟沒戴的簪子之間就有了高低之分。侍女做事隨時都得考慮到旁人的立場,實在麻煩。

?貓貓從上座開始重新打量整個宴席,覺得還滿壯觀的。

?西側是成排武官,東側則是文官列席。只有其中約兩成的人可坐長桌,其他人都是整整一齊齊地站著。要維持這種姿勢長達幾小時,想必比背后當差的侍女更難熬。

?高順也坐成武官那邊的位子。貓貓這下知道他的官位比想像中由更高,不過一名宦官能毫不突兀地列度席,讓她很是驚訝。

?剛才那個大漢也坐在那兒。雖然席次比高順更接近末席,不過從年齡來想,也許算是少年有成了。

?相反地,壬氏不見人影。那樣一個光彩奪目的人,應該很容易看見才對。

?反正也沒事找他,于是貓貓專心做自己的分內之事。

?首先端上來的是餐前酒。酒漿從玻璃瓶里一點一點地注入銀杯。

?貓貓緩緩搖晃酒杯,以肉眼確認接觸部分的色澤是否變得暗沉。

?假如是砒霜,銀器就會逐漸發黑。

?貓貓一邊緩緩轉動酒杯一邊嗅味道,含一口在嘴里。她知道沒有毒,不過不咽下就不能算是試了毒。她咕嘟一聲以酒潤喉,然后用清水漱口。

?(哦?)

?好像受到大家注目了。

?其他試毒人連喝都還沒喝。

?其他人確定了貓貓沒事,才心驚膽跳地喝一口杯中物。

?(好吧,很正常。)

?誰都會怕死。

?如果有人愿意身先士卒,當然是確定那人沒事再試比較安全。

?(而且要在宴席中下毒,大概只會用即刻見效的毒藥。)

?這些人當中頂多只有貓貓自己愛吞毒藥,屬于世間少有的人種。

?(既然要下毒,我想吃河豚,把內臟巧妙地摻進羹湯里那種。)

?她愛死那種舌尖麻痹的感覺了。為了嘗到那種感覺,貓貓不知做過多少次嘔吐與洗胃。平時她服毒經常是為了讓身體習慣,只有河豚比較接近嗜好之物。附帶一提,她很清楚那種毒素不管怎么做都無法讓身體適應。

?正在想著這些事情時,貓貓與端來前菜的侍女四目交接了。貓貓的嘴角上揚著,可能笑得詭異又邪門,完全把人家嚇到了。

?貓貓啪啪拍了幾下臉頰,讓臉變回平素的面無表情。

?接過來的前菜是皇帝最愛吃的,有時會作為消夜。

?膳食似乎由后宮御廚所烹煮,與平常的飲食無異。

?其他試毒人都盯著貓貓瞧,于是她幫大家個忙,早早動筷子。

?是魚肉與蔬菜做成的魚膾。

?皇帝雖然是個個好色大叔,不過試毒侍女覺得他吃得還挺健唐的。

?(配膳出錯了。)

?貓貓發現到食材與平時有異。平常放的是青花魚,今天卻用海蜇皮或類似的食材代替。

?御廚不可能弄錯皇帝愛吃的東西怎么煮。如果出錯,應該是把為了其他嬪妃烹調的東西端來了。

?后宮的尚食廚藝精湛,即使是同一份菜肴,也會分別煮成御用與嬪妃用。玉葉妃在喂奶的期間,尚食一直都會提供發奶膳食。

?試過了毒,看大家都在吃前菜,看來的確是配膳出錯了。不識大體的里樹妃臉色發青。

?(碰到不敢吃的東西了嗎?)

?畢竟是皇帝愛吃的東西,不能剩下。

?她忍耐著吃下去,夾青花魚片的筷子在發抖。

?往她身后一看,負責試毒的侍女閉著眼睛,嘴唇在抖動。貓貓看出她那嘴唇描繪出一絲弧線。

?她在笑。

?(看到討厭的東西了。)

?貓貓拉回視線,接過了下一份菜肴。

?………………………………………………………………………

?如果只是普通的宴席該有多好。

?李白覺得自己跟那些從宮殿俯瞰萬民的顯貴之人合不來。

?選這種大冷天,在強風刺骨的戶外辦宴會,有什么樂趣可言?

?不,如果只是尋常宴會倒無所謂。若能仿效古法,在桃園中與莫逆之交飲酒食肉,必是一人生一大樂事。

?然而換成跟顯貴之人宴飲,就總是伴隨著毒殺的風險。

?縱然是珍饈百味,窮盡秘傳廚技的宴會,試完了毒都涼了,美味也減了幾分。

?李白并非在責怪試毒人,只是每次他們臉色嚇得發青地慢慢把湯匙送進嘴里,光是看著都覺得胃痛。

?他以為今天又要度過同一段無益的漫長時間。

?不過,似乎也并非如此。

?平常試毒人都會一邊面面相覷,一邊決定試吃的順序。

?但今天似乎有個特別勇敢的試毒人。

?這個負責為貴妃試毒的嬌小侍女,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就晃動著銀杯喝了餐前酒。

?她慢慢應下,然后若無其其事地漱了口。

?李白正覺得眼熟,就發現是方才給過簪子的一人。她相貌平平,五官端正但缺乏特徵。在美女如云的后宮宮女當中,恐怕屬于埋沒于萬人之中的一類。

?然而那姑娘不帶表情的臉龐,卻又具有某種威懾他人的眼光。

?本以為是個不愛理人的姑娘,想不到表情還挺豐富的。

?先是面無表情,隨后不知怎地開始竊笑,接著又恢復原狀,然后換成不高興的臉色。

?可是試起毒來卻又不當一回事,實在是很有意思。

?不知道她接下來會有何種表情?正好可以拿來解悶。

?姑娘接過羹湯,以調羹舀起。先用眼睛確認,然后慢慢放在舌尖上。

?只見姑娘一瞬間睜大了眼,緊接著忽然露出了癡然如醉的笑靨。

?臉頰飛上紅云,兩眼開始滲出水氣。嘴唇描繪出弧線,半張著的口中,可以看見潔白皓齒與妖媚的舌頭。

?女人就是這樣才可怕。

?舔掉沾在嘴唇上湯水的模樣,堪稱如成熟果實的名妓笑靨。

?那道菜究竟有多美味?

?是其中含有某種東西,能令平凡姑娘變得那般妖艷,抑或是宮廷御廚的巧技所致?

?就在李白咕嘟一聲吞下口水時,姑娘做出了令他不敢置信的事。

?她從懷里取出手巾貼在嘴上,將吃下去的東西吐了出來。

?「此羹有毒。」

?侍女再次變得面無表情,克盡己職之后,就消失在布幕的后面。

?宴席在一陣騷動之下結束。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