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七話 游園會 其貳

第一卷??十七話 游園會 其貳
?? 園游會于中庭設下的宴席舉行。大型涼亭里鋪了紅地毯,長桌排成兩排,前面設置了上座。

?皇上坐上座,兩側坐皇太后與皇弟,東側坐貴妃與德妃,西側則是賢妃與淑妃。如今東宮太子薨逝,當今皇上的同母皇弟擁有第一繼承權。

?話說回來,貓貓覺得此種座位安排分明是挑釁。怎么看都像在煽動四夫人的敵對心態。

?皇帝的弟弟雖以皇太后為母親,據說卻過著不見天日的生活。縱然表面上像這樣在上座安排了席次,卻是空席。皇弟體弱多病,幾乎不踏出自己的房間一步,也不執行公務。

?有一部分的人百般臆測,認為皇帝太寵年紀相差甚多的弟弟,或是命其幽閉,又說可能是皇太后太疼皇弟,不愿讓他外出。

?總之呢,這跟貓貓沒有關系。

?菜肴要過正午才會端上來,此時眾人都在欣賞雜耍或樂舞。

?玉葉妃身邊只有侍女長紅娘服侍著,只要沒有事情,其他侍女都在布幕后方等候吩咐。

?公主由皇太后哄著。皇太后舉止大方且美貌不減當年,即使讓四夫人簇擁著仍不顯遜色。再加上如此安排,即使有人將青春永駐的她錯當成皇后也不奇怪。

?事實上,皇太后的確年輕。貓貓聽櫻花她們說過此事,反過來計算皇太后產下當今皇帝的年齡之后,真想給先帝一個白眼。雖說世上有著愛好女童的特殊性癖好,但如果是當今最高統治者如此,又該做何反應呢?總之貓貓覺得皇太后生子一定很不容易,光是這點就很了不起了。

?貓貓正在想著這些事時,一陣強勁的風吹來,令她渾身顫抖了一下。

?(索性準備個帷幕不是更好?)

?布幕只能遮擋身影,根本擋不了風。

?貓貓她們揣著熱石頭都覺得冷了,其他妃子的侍女想必更吃不消。

?果不其然,其他候命的侍女簌簌發抖,其中還有人站成了內八字。貓貓覺得她可以趁現在去茅房,不過當著其他妃子的侍女面前,可能想去也沒臉去。

?令人傷腦筋的是,四夫人的侍女都喜歡代替主子較勁。

?負責勸解的侍女長都各自跟在妃子身旁,沒人勸阻。

?目前的戰況是「玉葉妃軍對梨花妃軍」以及「淑妃軍對德妃軍」。

?附帶一提,玉葉妃軍營全軍只有四人,連敵軍侍女的一半都不到。戰局看似是我方略居下風,然而櫻花輸人不輸陣。

?「啊?說我們土氣?你有沒有腦袋啊?所謂的侍女應該要盡心侍奉主子才對,打扮得花枝招展是何居心啊。」

?看來雙方是在吵衣服的問題。由于是服侍梨花妃,對方那些侍女的衣裳都是藍底。那些衣裳大多附有披帛與許多裝飾,比玉葉妃這邊華麗許多。

?「你說這什么話?打扮得丑,辛苦的是主子。難怪會雇用那個丑丫頭——」

?水晶宮的侍女嘻嘻笑著。

?(哦,當著我的面取笑我呢。)

?貓貓事不關己地想。不用說也知道,人家說的丑丫頭就是她。貓貓很明白在這后宮當中,自己的容貌連平凡都算不上。

?得意洋洋地挺著胸脯的宮女,是之前跟貓貓作對的侍女之一。那人個性兇焊,但不具有膽識,動不動就是一句「我要向我父親告狀」。貓貓為了讓她閉嘴,于是趁那宮女落單時將她逼到墻邊,一邊把膝蓋塞進她的大腿之間,一邊用指尖摸了摸她的頸子,然后回以一句「那我就弄得你告不了狀」,于是后來她再也不敢靠近貓貓。

?(看來她聽不懂娼妓式的玩笑話。)

?至少那句話不該對著不諳世事的富家千金說。那名侍女不知道自己會被怎樣,戰戰兢兢地躲貓貓躲得遠遠的。竟然把那種玩笑話當真,真是個黃花大閨女。

?「那丑丫頭不在這兒,想必是被拋下了吧。這也難怪,帶那種丑女過來可是要丟人現眼的,我看連一件玉飾都拿不到。」

?宮女似乎完全沒認出貓貓。

?(真是過分,咱們可是共處了兩個月耶。)

?看到櫻花差點氣急敗壞地撲上去,還需要另外兩名侍女攔住她,貓貓覺得差不多該讓對方安靜下來了。

?貓貓繞到櫻花她們的背后,用手掌遮著鼻子,看著身穿藍衣的侍女。

?一名侍女先是狐疑地瞇起眼睛,接著察覺到了某件事,臉色發青地對身旁的侍女耳語。鼻子一遮起來之后,即使沒有雀斑,對方似乎也認出了貓貓來。

?就像玩傳話游戲一樣,最后事情傳到了趾高氣昂的侍女耳里,她筆直伸出來威嚇人的手指抖個不停,驚慌失色地張著嘴巴。

?她與貓貓目光對上了。

?(總算認出我來了啊。)

?貓貓盡可能露出滿面笑容,但看在侍女眼里卻有如虎狼。

?「啊,啊啊……啊啊!」

?對方好像嚇傻到話都不會說了。

?「怎……怎樣啦。」

?櫻花不知道貓貓在背后笑得邪門,看敵對者忽然像小動物般發抖,一肚子納悶。

?「啊,啊啊。今……今兒個就姑且放你一馬。你……你可得感謝我啊。」

?侍女撂下莫名其妙的狠話,就跑到布幕邊邊去了。明明還有其他空著的地方,她卻跑去離貓貓等人最遠的位置。

?櫻花等人被弄得一愣一愣的……

?(還是很受傷耶。)

?至于貓貓則是做如此想。

?櫻花重新打起精神,看著貓貓的眼睛說:

?「受不了,雖然早就覺得她們盡是些討厭鬼了,但真是對不起你,讓你受委屈了。你明明這么可愛。」

?櫻花歉疚地說。

?「沒關系,我不在意。這事先擱一邊,熱石頭還不用替換嗎?」

?貓貓是真的毫不介意,所以沒關系。然而櫻花卻眉頭緊鎖,用同情的目光看她。

?「不用,還是溫的,不要緊。話說回來,她怎么沒事忽然開始發抖?」

?另外兩名侍女也大惑不解。翡翠宮的三位侍女雖然盡是些勤快又好脾氣的姑娘,但有點愛作夢,因此也就有點兒傻里傻氣。貓貓并不討厭櫻花她們這種性情,只是有些時候比較麻煩了點。

?「誰知道呢,也許是很想去如廁吧。」

?貓貓若無其事地說。

?附帶一提,如今貓貓的設定除了是被爹娘打罵,被迫賣身而淪為死不足惜的試毒侍女,還再加上在水晶宮受人百般欺凌了兩個月,而且是個怕男人怕到想弄臟自己臉蛋的弱女子。

?令人困擾的是櫻花她們的幻想能力,就像她們這年紀的姑娘一樣天馬行空。

?壬氏找貓貓斗嘴,也被她們重新想像成天女般的人上人關心可憐姑娘,真讓人無奈。

?要怎么看才能看成那樣,實在教人費解。

?不過貓貓嫌麻煩,所以無意糾正。

?至于另一邊的代理戰爭,還在進行當中。

?人數是七對七。

?是穿著白色衣掌裳的侍女,與穿著暗色衣裳的侍女。

?前者是德妃的侍女,后者是淑妃的侍女。

?「那邊也是水火不容呢。」

?櫻花感慨地說,用手對著火盆取暖。她們偷烤貓貓帶來的栗子吃,不過水晶宮那些人都不肯靠近,其他人又都是那副樣子,所以沒人怪罪。

?「一個年方十四,一個三十五歲。縱然同樣是嬪妃,要是年歲差距有如母女,自然會合不來了。」

?「少不更事的德妃與年高德劭的淑妃,情況可想而知嘍。一言難罄啊。」

?穩重大方的侍女貴園說。

?「就是呀,畢竟過去曾是婆媳關系嘛。」

?個頭高挑的侍女愛藍也點點頭。兩人性情雖比櫻花溫順,但就像這個年紀的姑娘一樣喜歡聊天。

?「婆媳?」

?好像聽到了后宮不該有的字眼。貓貓偏了偏頭。

?「是呀,講起來有點復雜就是了。」

?她們說兩人曾經是先帝嬪妃與東宮嬪妃的關系。

?先帝駕崩時,這位嬪妃為了服喪而出家。

?然而這其實是藉口,是要讓她一時舍棄紅塵,藉此將服侍過先帝的事一筆勾銷,接著再嫁給先帝之子。因為爹娘是高官顯爵,才能采取此種強硬手段。

?(先帝在位是五年前的事了。)

?當時德妃九歲。這種事情縱然是政治策略,也實在教人心里不舒服。一想到皇太后是在更年幼時入宮,豈止不舒服,根本是無比惡心。

?貓貓想起當今皇帝的喜好,不由得松了口氣。皇上雖然有點喜愛結實累累的碩果,不過沒有先帝那種性癖好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再怎么好色也不至于那么離譜吧。)

?貓貓想起蓄著美髯的皇帝喃喃自語時,得知了教人驚駭的事實。

?「什么九歲的婆婆,實在太不合常理了嘛。」

?愛藍說出了令貓貓懷疑起自己耳朵的話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