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六話 游園會 其壹

第一卷??十六話 游園會 其壹
?? 當園游會再過半個時辰就要開始時,玉葉妃與侍女都在庭園的涼亭里等待時間到來。

?池塘里有著五彩繽紛的鯉魚泅泳,通紅的丹楓飄下所剩不多的落葉。

?「你幫了大家一個大忙呢。」

?雖然陽光充足,但北風又冷又乾。平常大家只能簌簌發抖,不過有了內藏熱石頭的中衣,大家都不至于太難受。

?原本讓人掛心的鈴麗公主,也在籃子里好端端地窩著。籃子里同樣放了熱石頭。

?「公主的熱石頭要頻繁取出,重新用布包好,以免造成燙傷的危險。還有糖果含太久會讓嘴里刺痛,請多注意。」

?貓貓在提籃里裝了替換的熱石頭。公主的尿布或替換衣物等等也在里面。替石頭加熱的火盆已經請宦官搬到宴場后面了。

?「我明白了。話說回來……」

?玉葉妃淘氣地發出「呵呵呵」的笑聲。其他侍女也都在苦笑。

?「你可是我的侍女喲。」

?玉葉妃指著翡翠首飾。

?「娘娘說得是。」

?貓貓決定只聽字面上的意思。

?………………………………………………………………………

?高順看著主子問候德妃。

?擁有天女般微笑,宛如天上甘露的壬氏,比小小年紀就被譽為美姬的德妃更為冶艷動人。

?只不過是在平素的質樸官服上添點刺繡,頭發再插支銀簪,就讓服飾豪華絢爛的妃子相形失色。

?美到這種地步已經成了一種挖苦人的存在,然而相形失色的妃子本人卻看得如癡如醉,大概是用不著擔心了。

?實在是個作孽的主人——高順心想。

?問候過三位妃子后,接著要去向玉葉妃問安。

?高順看到她們在池塘另一頭的涼亭。

?壬氏本該對四夫人一視同仁,然而最近,主人總是比較關照玉葉妃。

?雖說玉葉妃是皇帝的寵妃,所以不用大驚小怪,但是原因擺明了不只如此。

?看來主人還是改不掉喜歡玩弄玩具的老毛病。高順搖搖頭,覺得很傷腦筋。

?壬氏向妃子行禮,贊美她與嫣紅衣裳相映成趣。

?高順也覺得玉葉妃穿起紅衣很美。異國的神秘風情與妃子的天生麗質,彷佛讓空氣都受了熏染。

?后宮內講到華美的風韻,恐怕只有玉葉妃能不遜于壬氏。

?但這不表示周圍的宮女不美,她們個個都散發著自己的魅力。

?壬氏的了不起之處,在于能夠明確地開口贊美這些地方。

?誰都喜歡聽別人稱贊自己滿意的部分。壬氏很懂得利用這點。

?壬氏不說謊話。

?只是也不說真話罷了。

?他佯裝平靜,然而左邊嘴角微微上揚。長年服侍他的侍從看得出來,那是小孩眼前擺著玩具時的表情。真讓人為難。

?壬氏假裝要看公主的臉,接近嬌小的侍女。

?然而……

?那里站著一個面無表情,一副好像看不起壬氏的傲慢神態的陌生侍女。

?………………………………………………………………………

?「壬總管好。」

?貓貓留心不露出「怎么又來了,閑人一個」的表情。

?由于高順在看著,她希望盡量別引起風波。

?「你化妝了?」

?壬氏用一種心神恍惚的語氣問道。

?「沒有,小女子并未化妝。」

?只有嘴唇與眼角上了點胭脂,其他都是原來面貌。小小點綴應該不算化妝。

?鼻子周圍留下了點淡淡斑痕,但不到需要在意的程度。

?「雀班不見了。」

?「是的,因為擦掉了。」

?剩下的是以前她自己用針刺出的黥面。她沒有刺得很深,墨用得也淡,大約一年就會消失不見。

?即使說會消失,然而這種行為與罪人刑罰無異,使得阿爹當時面有難色。

?「是化妝涂掉的吧?」

?壬氏向貓貓確認性地問道。他歪著眉毛,瞇起眼睛盯著貓貓看。

?「是因為卸了妝,所以不見了。」

?(啊——也許我應該隨口應付過去的。)

?貓貓發現自己弄錯了回答,但為時已晚。解釋起來實在很麻煩。

?「你講的話很奇怪,前后矛盾。」

?「不,沒有的事。」

?化妝不只能讓人變美。有時已婚婦女也會化妝,故意讓自己變丑。

?貓貓每天都用乾燥黏土與染料調和的液體涂在鼻子周圍。把黥面的細斑涂得模糊,看起來就很像是黑斑。誰也沒想到她會這樣做,所以沒人看穿。

?臉上長有雀斑與黑斑,相貌平平的女子。

?因此別人都叫她丑女。

?反過來說,假若沒有雀斑與黑斑,可以說就只是一張沒有特徵的大眾臉。

?然后只要涂上一點胭脂就能改頭換面,完成與平素的貓貓截然不同的容貌。

?聽了貓貓的解釋,壬氏抱頭苦思,好像不太能夠理解。

?「為什么要化那種妝,有意義嗎?」

?「有的,可以避免被人拖進后巷。」

?雖說身處煙花巷,但還是不乏一些色欲薰心之人。那種人大抵身無分文,又兇狠殘暴,其中還有很多人身染性病。由于貓貓家里是借用娼館的一個房間面對著道路開藥鋪,有些人會將她家錯當成不同風格的妓院勾欄。世上愛好標新立異的事物之人倒也不少。

?當然,貓貓可不想跟他們糾纏。

?一個又痩又小,而且滿臉雀斑的小丫頭,比較不容易被人看上。

?壬氏愣愣地聽著,不知怎地戰戰兢兢地問了:

?「你被人拖進去過嗎?」

?「未遂罷了。」

?貓貓聽出了他想說什么,冷眼瞪著他。

?「不過倒是被人口販子擄走了就是。」

?她還順口酸了一句。

?被賣進后宮的女子長得越美越好。那時貓貓去采藥,不巧忘了化妝。她要采漸漸變淡的黥面要用的染料。看來那些人認為她勉強賣得了錢。

?壬氏按住了頭。

?「抱歉,是我管理不周。」

?以這種形式召集后宮宮女,大概也并非管事者所愿。壬氏失去了平素的耀眼光華,顯得有些沮喪。

?「沒關系,綁匪販賣人口跟家境貧寒而賣身根本無從分辨,小女子并不介意。」

?前者是犯法,后者則是合法。縱然是擄人,只要買進的人說不知情,就不會受罰。

?也有很多人鉆這個法律漏洞送來宮女。只要多送些不同類型,說不準哪一個就讓皇上食指大動了。而且且部分薪俸會自動送進口袋。

?貓貓現下在后宮化這種妝,跟隱瞞自己會寫字的事實出于同一種理由。雖說事到如今已經無關緊要,但她也不知道該選在何時恢復本來面貌,于是就維持現狀,如此而已。

?「你不生氣嗎?」

?壬氏不解地問。

?「當然生氣。可是,錯不在壬總管。」

?貓貓明白要求為政者毫無缺失是沒有意義的。就跟不管如何治水,都無法完全預防水患是同樣的道理。

?「嗯,我很抱歉。」

?貓貓聽見了毫無矯飾的聲音。

?(難得看他這么老實。)

?貓貓正想抬頭看他,某個東西唰的一下插到了頭上。

?「總管弄痛我了。」

?貓貓一臉不滿地看著壬氏,用瞪人的眼光問他干了什么好事。

?「是嗎?送你。」

?她看到的并非甜蜜但空虛的笑靨,而是夾雜著些許憂郁與羞赧的神情。

?貓貓摸了摸頭,發現本來并未插釵的頭發上,傳來冰涼的金屬觸感。

?「那就晚點宴場見了。」

?壬氏背對著貓貓揮揮手,就離開了涼亭。

?插在頭上的是男用的銀簪。想必是方才壬氏戴在頭上的東西。作工看似樸實無華,卻刻滿了精細雕飾,想必能賣到不錯的價錢。

?「啊——好好喔。」

?由于櫻花艷慕不已地看著,貓貓本來想送給她,但另外兩人也露出相同表情,貓貓思索著該怎么做才好。

?紅娘苦笑起來,按住貓貓想遞出簪子的手,搖了搖頭。意思大概是人家饋贈的東西,不可以隨便給人。

?「真是,這么快就不守信了。」

?玉葉妃用鬧別扭的表情看著貓貓。

?妃子拿起貓貓手里的簪子,美美地幫她插在綁好的頭發上。

?「這下你這侍女豈不是不只屬于我一個人了?」

?不知是幸或不幸,貓貓對宮中之事……特別是王宮貴人的事情很生疏。

?她連這代表何種意思都不知道。??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