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五話 暗中策劃

第一卷??十五話 暗中策劃
?? 貓貓被壬氏帶到宮官長的房間。

?中年宮女在壬氏的指示下,退到了屋外。

?容貓貓說一句真心話。要跟這個生物兩個人待在同個房間里,她完全做不到。

?貓貓并不討厭美麗的事物。只是如果那個東西太美,她會覺得任何一點汗點都像是滔天大罪,而無法容忍。如同經過精心琢磨的璧玉只要留下一小道刮痕,價值就會減半一樣.

?容貌姣好,內在卻令人遺憾。

?所以,貓貓看他時,總是忍不住把他當成滿地爬的蟲子.

?這是莫可奈何的。

?(真想把他當成珍玩視之。)

?這是平民百姓貓貓的真心話。

?當高順代替宮女進來時,貓貓如釋重負。最近這個寡言侍從慢慢變成了心靈慰藉。

?「這些究竟有幾種顏色?」

?壬氏把從尚藥局拿來的粉末一字排開。這些是貓貓記得的藥品,其他說不定還有更多。

?「紅、黃、藍、紫、綠,若是細分的話還能分出更多,具體數量不明。」

?「那么,如何才能讓木簡附上這些顏色?」

?直接將粉末灑上去絕非易事,必定會啟人疑竇。

?「鹽巴的話只要以水調開就可以染色。我想這邊這個也可比照辦理。」

?貓貓將白色粉末移向自己。

?「其他粉末有些似乎可以用水以外的東西調開。這方面小女子不是專家,不甚清楚。」

?同樣是白色粉末,也有水溶性與非水溶性的,還有的能夠以油調開,類型千差萬別。既然要讓木簡浸泡其中,應該是使用水溶性的粉末較為合理。

?「這就夠了。」

?青年雙臂抱胸,沉思默想。

?這么簡單的一個動作,看上去就有如一幅畫。上天有時會賜與一個人只應天上有的美貌,真是罪過。而這樣一個麗質天生的人居然以宦官身分在后宮當差,也實在是夠諷刺的。

?她知道壬氏掌握了后宮內的大小事宜。

?貓貓這時說的話可能成了某種根據,壬氏似乎正在腦中將零散碎片拼湊起來。

?(或許是……暗號吧?)

?歸納出的答案恐怕是一樣的。但貓貓十分清楚自己不該說出口。

?有句諺語說「野雞不叫不挨打」。忘記是哪個國家的諺語了。

?由于看起來沒自己的事了,貓貓正打算離開時……

?「且慢。」

?卻被壬氏叫住了。

?「總管有何吩咐?」

?「我喜歡土瓶蒸。」

?「什么的土瓶蒸?」這不用問也知道。

?(果然被逮到了。)

?看來在尚藥局吃松茸還是太招搖了。

?貓貓垂頭喪氣。

?[小女子明日就去采摘。」

?她如此告訴千氏。

?明日還得再跑一趟松林才行。

?………………………………………………………………………

?確定門砰一聲關上后,壬氏收起蜂蜜般的甜美笑容。取而代之地,視線變得有如水晶的尖端。

?「找出近日手臂燙傷之人。先從個人房妃嬪找起,貼身侍女也要查。」

?他如此命令候命的副手。沉默寡言的高順彷佛一直在等這句話,低頭領命。

?「遵命。」

?高順離開后,宮官長走了進來。壬氏覺得每次來都把她趕出去,真是對不起她。

?「抱歉了,每次都得借用你這地方。」

?「不……不敢。」

?宮女都一把年紀了,仍然滿面羞紅。

?壬氏再次將天上甘露般的笑靨掛在臉上。

?女子分明就該如此,她卻……

?他想利用那個丫頭,卻毫不見效。難道自己的美貌不過如此?

?壬氏只短暫地噘了一下嘴,就又面露原本的笑靨,離開了房間。

?………………………………………………………………………

?一回到翡翠宮,宦官搬來的一大堆箱籠正等著貓貓。箱籠在廳堂里層層堆起,侍女忙著檢查箱中物。

?貓貓原以為是皇帝的賞賜,或者是家鄉寄來的補貼,但樣子好像不對。以玉葉妃的衣裳來說相當樸素,而且同種式樣的有好幾件。看侍女紛紛拿起衣裳對著自己比大小,似乎是新的侍女服。

?「來,這你穿穿看。」

?前輩侍女櫻花把一件新衣拿來給貓貓。

?米色上衣搭配淡紅衣裙,衣袖為淡黃色,比平常的衣裳更為寬松。

?雖不是絲絹,但也是以上好棉布制成。

?「這是?」

?即使色彩內斂適合侍女穿著,款式卻不實用。而且貓貓從未穿過胸口大開的衣裳,忍不住露出排斥的表情。

?「問這什么話,當然是游園會的衣裳了。」

?「游園會?」

?貓貓萬事聽從前輩侍女的好意,每日除了試毒與調藥,就是到外頭到處采藥,跟小蘭聊天,或是在尚藥局喝茶。因此王公貴人們的話題幾乎是毫無耳聞。

?老實講,貓貓都覺得差事太輕松而不好意思了。

?見貓貓一頭霧水,櫻花拿她沒轍地告訴她。

?她說每年在宮廷的庭園,會舉行兩度園游會。

?未立皇后的皇帝,會帶正一品的嬪妃到場。照料嬪妃的宮女也會隨同到場。

?在后宮內,玉葉妃號「貴妃」,梨花妃號「賢妃」。

?另外尚有「德妃」與「淑妃」兩位嬪妃,合稱四夫人,皆為正一品。

?本來冬天的園游會應該只由「德妃」與「淑妃」赴宴。然而由于前次玉葉妃與梨花妃剛生下孩子,不克參與,因此這次決定令四夫人一同赴宴。

?「所有人都得赴宴嗎?」

?「是呀,得拿出渾身解數才行。」

?難怪櫻花會這樣干勁沖天了。

?踏出后宮的機會本來就少,這次還是鈴麗公主初次亮相,而且上級妃子無一缺席,看頭可多著了。

?為了侍女人數少的玉葉妃著想,貓貓不能以不識禮儀為由拒絕赴宴。此種公開場合正需要有人試毒,這點小事她是知道的。

?(怕要有一場腥風血雨了。)

?貓貓的直覺很準。

?傷腦筋的是真的很準。

?「最好在胸前塞點東西。臀部附近也要加點高度,不介意吧?」

?「由櫻花做主。」

?時下以豐腴體態為美,貓貓的體型只能用瘦小乾枯來形容。

?櫻花把衣帶勒得緊緊的,一邊調整衣裙或袖子的長度,一邊補上臨門一腳:

?「還得好好化妝才行呢。你偶爾也該努力遮掩一下雀斑才好。」

?看到櫻花咧嘴一笑,不用說也知道,貓貓用一個抽搐的笑臉做回答。

?貓貓聽紅娘重復一遍園游會的流程,覺得厭倦不已。

?紅娘有參與去年春天的園游會,她說:

?「本來還以為今年取消,正感放心呢。」

?她呼了一聲,深深嘆了口氣。

?貓貓問她何事如此不情愿,她說其實也沒有要做什么,就是站著而已。

?嬪妃終究是去做客的,只要跟著皇帝即可。嬪妃的侍女也一樣。

?只要欣賞演武、樂舞、詩歌與二胡等表演,吃端出的菜肴,官員來致意時適宜給點笑容即可。

?但是要在刮冷風的屋外。

?庭園大小與皇帝的權力成正比,不必要地廣大寬闊。

?只不過是想去個茅房,就得花上兩刻鐘。

?主賓皇帝不會離席,嬪妃也只能夫唱婦隨。

?(沒有鐵打的膀胱還干不來呢。)

?早春時節的園游會都這么難熬了,冬天不知道有多慘。

?于是貓貓替中衣縫上許多口袋,準備在里面裝熱石頭。另外又將姜與橘子皮刨成細絲,用砂糖與果汁煮成糖果。

?貓貓將中衣與糖果拿給紅娘看,她眼睛水汪汪地請貓貓替大家都做一份。

?正在制作時,閑人宦官也來了,叫她替自己也做一份。

?他的侍從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不得已,貓貓就一起都做了。

?不只如此,當晚臨幸之際,玉葉妃似乎將此事告訴了皇帝,翌日皇帝御用的裁縫與御廚都來了,于是貓貓教他們如何制作。

?看來這宴會的確是件苦差事。

?不過貓貓發現,其實只消花點工夫就能讓事情輕松不少,但大家好像都沒想到,白白受罪。看來一旦習慣成自然,就會連一點小工夫都想不到。

?多虧于此,直到園游會開始之前,貓貓所有時間都用來做手工。其間,為了矯正貓貓偶爾蹦出的粗鄙言詞,紅娘好心來指導她。貓貓很感謝她的親切,但也很困擾。不同于另外三位姑娘,紅娘這位侍女長似乎略微察覺到了貓貓的本性。

?前一晚貓貓總算有了空閑,于是決定拿手邊的藥草調制藥品,以防萬一。

?「玉葉娘娘真是豐姿冶麗。」

?櫻花她們這樣說,并不是在阿諛奉承。

?(真不愧是寵妃耶。)

?散發異國風情的妃子,穿起了嫣紅衣裙與淡紅上裳,外頭披一件與衣裙同色的嫣紅金絲繡紋大袖衣。頭發綰成大雙鬟,插兩支花簪,正中央再戴上頭冠。花簪上有銀步搖,前端垂將著紅絹流蘇與翡翠珠。

?服飾造型華麗卻不喧賓奪主,是因為玉葉妃天生麗質。

?一頭燃燒般紅發的娘娘,被人稱譽為舉國最適合紅色的美女。而翡翠眸子在滿目嫣紅當中耀耀成光,也散發出一種神秘氣質。想必是因為玉葉妃繼承了濃厚的異國血統。

?貓貓她們的衣裙采用淡紅色,也是代表侍候玉葉妃的意思。侍女身穿與主子系出同門的色彩,但顏色較淡,藉此達到紅花綠葉之效。

?侍女各自幫忙穿上同一式樣的衣裳,綰起頭發。

?趁著這難得的機會,玉葉妃從自己的妝臺取出了珠寶盒。

?里面放著翡翠首飾、耳飾與發簪等等。

?「你們是我的侍女,我得給你們做個記號,免得壞男人接近你們。」

?說著,玉葉妃為各侍女的頭發、耳朵或脖子一一戴上珠寶。

?她也為貓貓戴上了玉首飾。

?「謝娘……」

?(噫!)

?謝都還沒謝完,貓貓就被人從背后架住了。

?櫻花從后面伸出手臂,緊緊抱住了她。

?「好啦,該來化妝嘍。」

?紅娘手拿小刷子,笑得邪門。她看起來似乎比平時興奮浮躁,不知是是不是貓貓多心了?其他兩名侍女也各自拿著胭脂貝殼與筆刷。

?貓貓忘記了,最近前輩侍女早就吵著說要給她化妝。

?「呵呵,去讓人家把你化可愛點吧。」

?看來這里還有一個共犯。玉葉妃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四名侍女對驚惶失措的貓貓毫不留情。

?「首先得把臉擦擦,涂上香油才行。」

?她們用濕布用力擦拭貓貓的臉。

?「咦?」

?櫻花等人同時發出傻愣叫聲,響遍了整個房間。

?(唉——)

?貓貓一臉疲倦地仰望天花板。

?侍女的目光在她的臉龐與擦臉布上來回梭巡,驚得嘴巴都合不攏。

?(看來是穿幫了。)

?貓貓尷尬地閉起了眼睛。

?在此聲明一件事。

?貓貓不愿化妝的理由,并非因為討厭化妝,也不是不擅此道。

?真要說的話,其實她算得上擅長化妝。

?既然如此,為何不肯呢?是因為她的臉已經化過妝了。

?濕布上沾染了淡褐色的污漬。

?大家以為未上妝的臉龐,其實是她的妝容。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