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四話 火焰

第一卷??十四話 火焰
?? (果然有。)

?貓貓一手拿著洗衣籃,面露喜色。

?東門旁的松林生長著赤松。

?在后宮內,庭園大致上來說管理得很周到。每年也會有人替松林除去枯葉或枯枝。經過細心照料的松林,能夠促進某種蕈類的成長。

?在貓貓手里的,是蕈傘只有小幅張開的松茸。

?盡管也有人厭惡此種香氣,但貓貓很喜歡,將這種蕈類撕成四片用鐵網烘烤,灑上鹽與柑橘汁享用,人生樂事莫過于此。

?雖然是座小樹林,不過貓貓幸運找到叢生處,籃子里裝了五朵松茸。

?(要到老叔那兒去吃,還是去廚房吃?)

?如果到翡翠宮吃,可能會被追問食材的來源。到林子里采松茸,可能不是一介宮女該做出的行為。

?因此,貓貓去找人好醫術差的老好人醫官。如果他愛吃很好,不愛吃應該也會放貓貓一馬。貓貓已經跟八字胡庸醫有了交情。

?半路上,貓貓還不忘順道去看看小蘭。貓貓朋友少,小蘭是她寶貴的消息來源。

?貓貓為了照顧患病的梨花妃而瘦了不少,一回翡翠宮就被前輩侍女養胖。待在勁敵妃子那邊長達兩個月,大家仍然這么熱心讓貓貓很高興,但同時也很傷腦筋,每次茶會都送給她的點心也擺在籃子里吃不完。

?再多甜食都吃得下的小蘭兩眼發亮,在短暫的休息時間當中一直跟貓貓講話。

?兩人坐在洗衣場后邊的木桶上閑聊。

?雖然還是老樣子,多半是些空穴來風的鬼怪故事,然而……

?「宮中宮女使用春藥,成功色誘了不近女色的古板武官喔。」

?聽到這件事,貓貓莫名地直冒冷汗。

?(嗯,應該跟那無關。大概吧。)

?貓貓這才想到,那時好像完全沒問要用在誰身上。算了,是誰都無所謂。

?這里的宮中,指的是此處以外的宮廷。

?由于那里有像樣的男性,因此成了競爭激烈的明星職業。不同于后宮宮女,要通過考試得到任用的菁英才當得上。

?附帶一提,由于此處沒有像樣的男性,因此成了只能獨守空閨的職場。不過嘛,怎樣都無所謂。

?到了尚藥局一看,除了八字胡的大叔,還有個鐵青著臉的陌生宦官。

?宦官不知怎地頻頻摩娑著手。

?「哦哦,小姑娘,你來得正好。」

?庸醫面露好脾氣的笑容,出來迎接貓貓。

?「什么事?」

?「好像是皮膚發炎,能不能給他調份軟膏?」

?這實在不是掌管后宮醫藥的官吏該說的話。怎么都不會想到自己來調制?

?反正司空見慣了,貓貓打算前往隔壁有藥柜的房間。

?在那之前,她先將籃子放下,拿出松茸。

?「有木炭什么的嗎?」

?「哦哦!采來的這幾朵可真是肥美。豆醬清與鹽也不可少。」

?既然是庸醫愛吃的東西,事情就好談了。庸醫步履輕快地前去食堂要調味料。要是差事也能做得這么俐落就好了。

?可憐的病人被丟著沒人管。

?(如果他不排斥,我可以分個一朵給他。)

?看著可憐的宦官,貓貓一邊咯吱咯吱地攪拌藥材一邊心想。

?等到庸醫拿著調味料與炭盆回來時,黏糊的軟膏已經做好了。

?貓貓執起宦官的右手,仔仔細細地替紅疹子涂上軟膏。味道有點不好聞,但也只能請他忍耐了。

?涂完藥后,鐵青的臉色似乎恢復了點紅潤。

?「哎呀,真是個好心腸的宮女啊。」

?在宮女當中,有些人會用侮蔑的目光看宦官。那種眼神就像在看不男不女的畸形生物。

?「就是啊,她常常幫我的忙。」

?兩名宦官悠悠哉哉地對話。

?講到宦官,在一些時代會被當成挾勢弄權的惡人看待,但實際上那種人只是少數。大多都像他們這般性情溫和。

?(也有例外就是了。)

?一張令人不愉快的臉閃過貓貓的腦海,她把它消除掉。

?貓貓點燃木炭,放上鐵網,用手撕裂松茸放在上面,又切開擅自從果園取來的酢橘。

?烤到獨特的香味飄入鼻腔,表面帶點焦痕后盛聲,灑上鹽與酢橘享用。

?兩個大叔都吃了,所以已經確定是共犯。貓貓一直等到兩人都吃了,自己才開動。

?貓貓正在咀嚼時,庸醫悠閑地開始話家常。

?「小姑娘無所不能,幫了我好大的忙啊。除了軟膏之外,她還幫我做了各種藥呢。」

?「哦,那真是了不起。」

?簡直把貓貓當親生女兒了,讓人有點傷腦筋。

?無意間,貓貓想起已經半年以上沒見到的阿爹。不曉得他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人買藥賴帳?

?貓貓正陷入些許感傷情懷時,庸醫竟然發揮庸醫本色,說出一句不該說的話來。

?「是啊,我看沒什么藥是她做不來的。」

?(噶?)

?貓貓還來不及阻止他夸大其辭,眼前的宦官已經有了反應。

?「什么都行嗎?」

?「什么都行。」

?庸醫得意地用鼻子出氣,啊啊,難怪會是個庸醫。

?宦官睜大雙眼看著貓貓,表情顯得不茍言笑。

?「那么,你能做出驅邪解咒的藥嗎?」

?男子一邊撫摸發炎的右手一邊說道。

?他的臉色又變得跟剛才一樣鐵青。

?………………………………………………………………………

?事情發生在前天夜晚。

?每天的最后一份差事都是收垃圾。

?后宮各處拿出來倒的垃圾,會用板車收集起來,運至西側大洞燒掉。

?本來傍晚之后是禁止生火的,不過這夜無風,空氣也潮濕,上面認為沒有問題就準了。

?下官們將垃圾扔進洞里。

?他想早點做完差事,因此自己也同樣專心做事,把板車上的垃圾陸續扔進洞里。

?無意間,板車上有個東西吸引了他的目光。是女子的衣物。雖不是絲絹,但也是高級料子,丟掉可惜。

?他不知該如何處理,拿起來一看,發現里面包著零散的木簡。

?包著木簡的衣裳,袖口有一大塊燒焦的痕跡。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雖然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但差事總得要做一他將木簡一一拾起,丟進了洞里的火堆。

?………………………………………………………………………

?「結果火舌猛烈升起,變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顏色?」

?「正是。」

?公公似乎光是回想都覺得害怕,肩膀在打顫。

?「顏色是一下紅一下紫,又一下藍?」

?貓貓確認性地問道。

?「是啊。」

?貓貓恍然大悟地點頭。

?原來今天小蘭告訴她的傳聞,就是從這里來的。

?(明明是西側的事,竟然會傳這么遠。)

?都說宮女的流言蜚語傳得比飛毛腿還快,看來此話不假。

?「那一定是以前葬身火窟的妃子作祟。就說晚上不該生火嘛,所以我的手才會變成這樣。」

?宦官手上的發炎,似乎是看到那種怪火后才發作的。他鐵青著臉簌簌發抖。

?「拜托了,姑娘。就為我調配一道解咒的藥方吧。」

?公公用哀求的目光看著貓貓,一副病急亂投醫的神情。

?「哪可能有那種藥嘛。」

?貓貓冷淡地說完徑自離席,到隔壁房間的藥柜翻找。

?她不理會不知所措的庸醫與公公,把一些東西放到了桌上。有幾種粉末,還有木簡的碎片。

?「那個火焰是不是這種顏色?」

?貓貓拿木簡去碰燃燒的木炭,確定點著了火后,用藥匙舀起白粉灑入火中。

?橙色火焰變得赤紅。

?「不然就是這個。」

?貓貓灑入別種粉末,火焰變成了青綠色。

?「用這個也行。」

?她撮起一點沾松茸的鹽加進去,火焰就變成了黃色。

?兩名宦官睜圓了眼。

?「小姑娘,這究竟是?」

?庸醫神色驚訝地問道。

?「就如同染色的煙火,只不過是隨著燃燒的東西不同,火焰顏色也會有所改變罷了。」

?妓樓里有個尋芳客是煙火匠。傳家密技一旦進了香閨,也變成了茶余飯后的話題,甚至不知道隔壁就住著小孩子。

?「那我這手是怎么搞的?不是詛咒嗎?」

?公公摩娑著手向貓貓問道。貓貓將白色粉未拿給他。

?「直接用手碰這個有時會起疹子,要不就是木簡上用了生漆。不管是哪一個,我想公公應該原本皮膚就弱,容易發炎吧?」

?「……經你這么一說,的確。」

?紅腫著手的宦官廳軟無力地跌坐在地。公公臉上掛著安心與驚訝。

?上回大概也是零散木簡上沾到了什么東西吧。所以燒掉時才會冒出彩色火焰。

?哪里是什么詛咒,不過就是這樣而已。

?(問題是這里怎么會有那種東西。)

?貓貓的思緒被打斷了。一陣啪啪拍手聲傳來。

?貓貓轉頭一看,只見一個頎長人影站在房門口。

?「漂亮。」

?不知是何時來的,一個討厭的訪客站在那里。

?壬氏臉上浮現一如平常的神仙微笑站在那兒。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