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三話 照料病人

第一卷??十三話 照料病人
?? 梨花妃的病情比想像中更嚴重。

?貓貓將雜糧粥重煮成米湯,但病人不肯就著調羹吸粥。貓貓強行掰開她的嘴讓她喝下,幫助她慢慢吞咽,就這樣重復數次。現在計較什么失不失禮也無濟于事。

?不進食是最大的問題。如同有句話說醫食同源,不吃飯是治不好病的。

?貓貓耐著性子,不厭其煩地喂她進食。

?替房間換氣后,嗆鼻的香氣淡去,換成了病人特有的體味。

?大概是為了掩蓋體臭而焚了香吧。娘娘似乎已經多日沒有入浴。這些無能的侍女讓貓貓氣上加氣。

?聽說受過貓貓處罰的侍女被罰禁閉了。白粉是她之前買下,偷偷藏了起來的。可憐的是沒回收到白粉的宦官被罰鞭刑。就連刑罰都會受到家世所左右。

?貓貓帶著侮蔑之意瞪著管事的宦官,意思是罵他沒用,不過似乎沒起多大作用,誰教他一是位擁有特殊癖好的貴人。

?貓貓命人準備熱水桶與布,跟喚來的侍女一同為梨花妃擦澡。侍女本來面有難色,但被貓貓一瞪就乖乖聽話了。

?梨花妃肌膚乾燥,水都被皮膚吸了進去,嘴唇乾裂到讓人心痛。貓貓用蜂蜜代替胭脂涂在唇上,并幫她簡單地綁一下頭發。

?再來就是勤快地喂她喝茶,并且不時給予稀薄的羹湯代替茶水,好讓她攝取鹽分。

?貓貓增加她小解的次數,助其排出體內毒素。

?本來以為娘娘會對可疑的新進人員表示敵意,然而梨花妃就像個人偶,大致上都任憑貓貓照料。她那飄渺的雙眼可能根本認不出任何人。

?等到每次食用的米湯份量從半盞茶碗增加到一盞后,貓貓慢慢增加湯里的米粒數量。

?當娘娘不用讓人按著下巴就能自行吞咽時,貓貓在飲食中添加了加肉熬出味道的湯水與水果泥。

?到了不用他人幫忙就能自己小解的時候,梨花妃忽然啟唇了。

?「……么……了。」

?貓貓為了聽清梨花妃的喃喃細語,站到她的身旁。

?「為什么不讓我就那樣死了算了。」

?她的聲音小到幾不可聞。

?貓貓皺起眉頭。

?「想尋死的話,不進食就行了。娘娘愿意吃粥,就表示娘娘無意求死。」

?說完,貓貓讓梨花妃啜飲熱過的茶。

?梨花妃咕嘟咽下后說:

?「原來如此……」

?她嘶啞地笑了一聲。

?侍女對貓貓有兩種反應。

?有些人怕貓貓,有些人怕歸怕,但還是和她作對。

?(可能做得太過火了。)

?貓貓只要情緒超過沸點,似乎就會做出過于激烈的反應。她覺得這是種壞習慣。而且也會講出些沒教養的話來。

?貓貓向來以不愛理人但性情還算溫厚著稱,現在被別人敬而遠之,用一種看到惡鬼或妖怪的眼神看她,讓她還真有點受傷。

?以這次情況來說,那是為了照料梨花妃,就當作出于無奈吧。

?不知是皇上還是玉葉妃有令,明眸皓齒的壬總管變得常常前來關照。貓貓決定能利用的東西就要利用,于是請他命人在水晶宮臨時趕造浴室。除了原本就有的浴池,現在還能洗蒸氣浴。

?貓貓盡量委婉地告訴壬氏「沒事就不用再來了」,但壬氏動不動就喜歡來取笑把自己視為妖孽的貓貓。

?真是個吃飽沒事做的宦官。

?多希望他能向每次都帶糕餅來的高順學著點。

?大概要像他那樣做事勤懇的人才能當個好夫君吧,雖然是宦官。

?貓貓讓病人攝取纖維質,多喝水,促進排汗與排泄。

?她一心一意幫助病人身體排毒,過了兩個月后,梨花妃已恢復到可以自行外出散步了。

?原本梨花妃最嚴重的病因,就是心病造成身體衰弱。只要不繼續攝取毒素,貓貓判斷不會有問題。

?雖然要恢復往昔的豐滿玉體還需要時間,但臉頰已經恢復紅潤,不會再徘徊于生死邊緣了。

?貓貓在返回翡翠宮的前一晚,前去向梨花妃告辭。

?她原以為梨花妃一旦意識恢復清晰,就會罵自己是賤人什么的,但娘娘并沒有說什么。

?梨花妃自尊心強,但并不盛氣凌人。發生過東宮太子那些事情,貓貓本來將她想像成一個討厭的大小姐,看來其實具備了嬪妃應有的品格。

?「那么,小女子一早就告退。」

?貓貓囑咐過今后的膳食療法與幾個注意事項后,正打算離開房間時……

?「我問你,我以后是不是沒指望生子了?」

?梨花妃說了。

?語氣毫無感情起伏。

?「小女子不知。竊以為娘娘可以試試。」

?「我都已經不得寵了,何從試起?」

?貓貓不是不明白她想說什么。

?她之前懷得了東宮,是因為能趁著寵妃玉葉妃休息的空檔侍寢。

?公主與東宮隔三個月出生,恰好證明了這一點。

?「是皇上命小女子來此的。待回去之后,皇上應該也會再來探望梨花娘娘才是。」

?無論是出于政治還是感情因素都無所謂。

?要做的事都一樣。后宮制度如此,無關乎兒女情愛。

?「不聽玉葉妃的勸,平白害死了親骨肉的女人,能贏得過她嗎?」

?「竊以為這并非勝負問題。況且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貓貓拿起掛在墻上的小花瓶。瓶里插著綻放星形花朵的桔梗。

?「世上百花爭妍,但我認為牡丹與菖蒲何者為美,不是能夠一概而論的。」

?「但我沒有她那翡翠般的眼眸與淡色的云鬢。」

?「娘娘有其他長處,何須比較。」

?貓貓說著,視線從梨花妃的容顏往下移動。

?一般都認為消瘦時會從這里瘦起,然而娘娘的頸項底下,仍然好端端地結著兩顆哈密瓜。

?「大小壓倒群雌自不待言,我想彈力與形狀也都艷冠群芳。」

?在青樓見識過無數美女的貓貓都這么說了,錯不了。貓貓每次為她洗澡總是看得心神蕩漾,不過這是秘密。

?站在服侍玉葉妃的立場,貓貓不便過度替她撐腰,但決定留下一份臨行禮。

?「可以請娘娘將耳朵湊過來嗎?」

?貓貓嘀嘀咕咕的不讓旁人聽見,將某件事傳授給梨花妃。

?這是妓院的小姐們說過「學起來不吃虧」的獨門絕活。很遺憾地,貓貓不具有足以運用的兩顆碩果。只有梨花妃才適合運用這項絕活。梨花妃不知是聽見了什么,據說臉紅得像顆蘋果,此事短期內在侍女之間蔚為話題,不過貓貓并不在乎。

?后來有一段時期,皇上變得極少臨幸翡翠宮。

?「呼,總算能睡幾天好覺了。」

?玉葉妃話中帶刺地說,聽得貓貓目光四處游移,但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