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二話 恫喝

第一卷??十二話 恫喝
?? 匡瑯。某些東西掉在地上發出了聲響。

?芋頭雜糧粥、茶與水果泥灑了一地。貓貓一身衣服弄得滿是粥水,抬頭看著眼前的人

?「你想讓梨花娘娘吃這種下賤的粗食?去命人重做一份。」

?濃妝艷抹的年輕宮女橫眉豎目。她是梨花妃的貼身侍女。

?(唉——麻煩死了。)

?貓貓邊嘆氣邊撿起盤子,清理灑在地上的食物。

?貓貓此時人在水晶宮,也就是梨花妃的住處。

?周圍有好幾雙瞪人的視線。

?嘲笑的目光,輕蔑的目光,顯露敵意的目光。

?此處對于服侍玉葉妃的貓貓而言如同敵營,令她如坐針氈。

?皇帝昨晚親臨了玉葉妃的居室。

?貓貓一如平常試過了毒,正要離開房間時……

?「朕有一事想拜托傳聞中的藥師姑娘。」

?她初次受到皇帝的呼喚。

?(哪門子的傳聞啊。)

?皇帝雖是位偉丈夫且蓄著美髯,不過年歲還在三十五上下。正值壯年又握有國家的最高權力,也難怪后宮女子虎視眈眈了,但貓貓畢竟是貓貓,心中想法只有「好長的胡子啊,真想摸摸看」而已。

?「皇上有何吩咐?」

?貓貓必恭必敬地低頭候命。以她性命輕如鴻毛的身分來說,實在很想在有任何閃失之前退出房間。

?「梨花妃身體欠安,你這陣子能去看看她嗎?」

?皇帝如此說道。

?皇上之言就是圣旨。

?還不希望身首異處的貓貓只能回答「遵旨」。

?「看看她」的意思就是「治好她」。

?雖說已然失寵,不過可能還有幾分情意在,也可能是不能怠慢了位高權重者之女,反正怎樣都好。

?要是治不好,腦袋可能就要搬家了。

?如今是休戚與共。

?竟然吩咐貓貓一個小丫頭處理這事,不知道是后宮醫官太不可靠,還是死了也不成問題?無論是何種原因,這樣叫人做事真是不負責任。只能說圣上如此請托實在太找麻煩。

?(話創回來,何必要在其他妃子面前提起呢?)

?皇上托付貓貓此事之后,還能悠然自得地吃消夜,跟玉葉妃巫山云雨一番,讓貓貓由衷覺得皇帝這種生物就是不一樣。

?貓貓要診治梨花妃,首先從改善飲食生活做起。

?目前毒白粉在壬氏的一句話下,已經禁止后宮人員使用。據說假如有業者來兜售,將會受到重罰,絕無寬貸。今后再也沒人可以買到。

?既然這樣,當務之急就是排出體內殘留的毒素。

?膳食雖然輔以白粥,但菜色盡是些燴魚、燉五花肉、紅白包子、魚翅或螃蟹等珍饈什肴。營養歸營養,只是陽胃虛弱的病人難以消化吸收。

?貓貓一邊克制著不流口水,一邊命今御廚重做。由于是皇帝敕令,因此貓貓一個小小侍女也暫時擁有不小的權限。

?富含纖維質的粥品,搭配具有利尿作用的茶,以及易于消化的水果。

?很遺憾地,這些方才全被潑到了地上。在煙花巷長大的貓貓,無法相信有人竟然如此暴殄天物。

?對于水晶宮的侍女而言,姑且不論什么敕令,大概是看到服侍玉葉妃的丑丫鬟就不高興吧。

?貓貓有很多話想說,但她忍氣吞聲清理地面。

?別的侍女端著美饌佳肴送到梨花妃的跟前,不過一會兒后,就幾乎原封不動地送了出來。剩下的大概會賞給一些婢女吧。

?貓貓很想為梨花妃進行觸診,然而侍女賴在華蓋床周圍不走,恭敬有禮但毫無助益地照料病人。替臥病在床的人撲白粉,當然會讓人咳嗽了。侍女卻說:

?「空氣真糟,都是因為有下賤之人待在這里。」

?就把貓貓攆了出去。她一籌莫展。

?(再這樣下去,她遲早會衰弱而死。)

?不知道是毒素累積過多來不及排出,還是氣力不足。

?總之人不吃不喝就會死。大概是喪失了活下去的力氣吧。

?貓貓靠著房間前的墻壁,正在彎著手指數自己還能保住幾天腦袋時,聽見周圍傳來嬌滴滴的說話聲。

?她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非常勉為其難地抬起臉來,只見一張非常標致的臉蛋開懷地笑著。

?就是那位美如冠玉的宦官大爺。

?「你似乎遇到困難了啊。」

?「看起來像嗎?」

?貓貓不帶感情,冷眼回答。

?「看起來像啊。」

?來者目不轉睛地盯著貓貓瞧,令她漸漸別開了視線。那雙長睫毛又追著靠近過來。一旦四目交接,貓貓想必會在直覺反應下把他當成穢物看待。

?「那個臭ㄚ頭是什么人?」

?她聽到有人悄聲咒罵。是那個端走膳食的侍女。

?貓貓感到嚴重地坐立難安。周圍傳來一種嚇人的氛圍。

?女人的嫉妒是如此可怕,壬氏卻在她耳邊用蜜糖般的聲音呢喃。

?「總之先進去吧。」

?貓貓還沒點頭,就被硬推進了房里。

?甫一進去,房間里那些跟班立刻用比方才更兇惡的嘴臉瞪著貓貓。

?然而看到身旁天女的模樣,臉上隨即浮現淡淡笑容做掩飾。

?女人真是種可怕的生物。

?「藐視皇上的裁奪,可不是美貌才女該有的行為喔。」

?侍女聽了壬氏所言,一面咬著嘴唇,一面慢慢從床前退下。

?「好了,去吧。」

?被壬氏從背后推一把,貓貓向前踉蹌了一下。

?貓貓行過一禮后站到床前,執起梨花妃血管浮出,不帶血色的手。

?雖然沒有調藥那般嫻熟,不過貓貓也有些許行醫的經驗。

?梨花妃閉著眼睛,不做任何抵抗。連是睡著還是醒著都看不出來。就像半個魂已經飄往了陰間。

?貓貓為了察看眼皮內側,將手指伸到娘娘臉上。

?手指感覺到光滑細致的觸感。

?娘娘的肌膚一如從前,凈白如雪。

?(肌膚顏色跟以前一樣?)

?貓貓表情變得僵硬,轉身面對那些侍女。

?她站到其中一人面前,用低沉,彷佛壓抑著脾氣的聲音問道。這人就是剛才為娘娘撲粉的女子。

?「是你在為娘娘理妝嗎?」

?「是啊,就是我。這是侍女的職責。」

?被貓貓凝目注視著,侍女有些畏怯地回答。看得出來她竭盡所能地在虛張聲勢。

?「因為我希望梨花娘娘能永保青春美麗。」

?侍女用鼻子哼了一聲,就像在說自己站得住腳。

?「是嗎?」

?清脆的「啪」一聲響徹整個房間。

?侍女搞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就摔向了施力的方向。

?她的臉頰與耳朵想必變得熱辣辣的。

?貓貓甩了甩右手手掌。如同侍女的左臉頰在發燙,貓貓的手掌也發燙起來。因為她狠狠甩了對方一耳光。

?「你做什么!」

?旁人都嚇得呆了,只有一名侍女跟貓貓興師問罪。

?「怎樣?我只不過是在懲罰一個蠢婦罷了。」

?貓貓用目中無人的口氣說道,一把抓住倒地侍女的頭發,拖著她走。「好痛,好痛!」侍女嚷著,但貓貓不予理會。

?貓貓在妝臺前停下,用空著的手拿起精雕細琢的容器。

?她打開蓋子,把里面的東西灑在侍女身上。白色粉末飄得到處都是,讓人咳嗽不止。侍女眼中浮現出淚珠。

?「真是太好了呢,這下你就能跟娘娘一樣漂亮了。」

?貓貓把侍女的頭發往上拉,臉上浮現野獸狩獵時的獰笑。

?「這毒性可是會從毛孔,從嘴巴,從鼻子擴散到全身的。這下你也能跟仰慕的梨花娘娘一樣,擁有枯枝般的雙手,凹陷的眼窩與毫無血色的肌膚了。」

?「怎……怎么會……」

?侍女滿身粉末地說了。

?「你知不知道這為什么不準用啊,告訴過你有毒了!」

?貓貓怒發沖冠。不是為了這些人用侮蔑的目光看她,也不是因為端來的粥被打翻,而是氣這些愚笨的侍女不用大腦,自以為是。

?「因……因為這種白粉最美,我以為梨花娘娘也會喜歡。」

?貓貓把灑在地板上的白粉抹在另一只手上,用這只手抓住侍女的下巴,歪唇說了:

?「誰會喜歡害死了自己孩子的毒藥啊?」

?聽到這種幼稚的藉口,貓貓啐了一聲后放開侍女的頭發與下巴。指間纏上了幾根長發。

?「還不快去漱口,把臉也洗洗。」

?貓貓看著邊哭邊逃之夭夭的宮女離開房間后,這次眼睛轉向其他害怕的侍女。

?「喂,這樣到處都是白粉,會危害到病人的,快給我打掃乾凈。」

?貓貓不說是自己弄臟的,只管指著灑滿粉末的地板。侍女嚇得身子一震后,就去拿清掃用具了。貓貓雙臂抱胸,用鼻子哼了一聲。雖然衣服沾到了白粉,但是就隨它去吧。

?在這當中,只有一人保持冷靜。

?「女人真可怕。」

?壬氏雙手插在袖內,輕聲低語。

?貓貓根本忘了有這個人在。

?「啊!」

?貓貓感覺到自己急速變得面無血色,當場蹲了下去。

?這下搞砸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