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一話 幽靈作祟 下篇

第一卷??十一話 幽靈作祟 下篇
?? 夢游癥是一種怪異的病癥,明明睡著了,卻彷佛醒著一般活動。要追究病因的話,只能說是內心壓力問題,煎煮再多草藥也沒用。沒有一種藥能治好心病。

?某個青樓女子曾經患過這種病。

?那是個性情快活,長于詩歌的女子,有人提出要為她贖身。

?然而,這件事后來告吹了。因為她就好像被鬼魅附身一般,每晚都在青樓里東轉西晃。壞傳聞總是會受到渲染。老鴇試圖攔阻到處走動的娼妓,結果被她用指甲掐掉了一塊肉。

?翌日,青樓之人都來逼問她為何有那種可疑行徑,然而娼妓口氣快活地如此言道:

?「哎呀,你們大家是怎么了?」

?她毫無記憶,赤足上卻有著泥巴與擦傷。

?…………………………………………………………………………………………

?「后來怎么樣了?」

?起居室里有壬氏,貓貓與高順,還有玉葉妃也在。公主交給紅娘照顧了。

?「沒有怎樣。因為贖身的事一取消,她就不再四處徘徊了。」

?貓貓冷淡地說。

?「也就是說,她不想讓人贖身了?」

?玉葉妃偏著頭說。貓貓點點頭。

?「恐怕是的。對方雖是大店老板,可是不但已有妻兒,連孫子都有了。況且她只要再工作一年,就能重獲自由了。」

?與其讓不喜歡的人贖身,倒不如忍耐著再賣笑一年。結果那名青樓女不再有人贖身,就這樣重獲自由了。

?「很多病人是在情緒極度亢奮后才開始夜游,所以小女子會調配具鎮靜效果的香料或藥品,不過只能達到安慰效果。」

?一直都是貓貓代替阿爹在調配這些物品。

?「是嗎——」

?壬氏興趣缺缺地以手托著臉頰。

?「真的就這樣?」

?「就這樣。」

?碰上死纏爛打的視線,貓貓克制著不露出侮蔑的表情。

?身旁的高順在默默鼓勵她。

?「那么小女子還有事在身,失陪了。」

?貓貓行過一禮,就走出了房間。

?時間稍微往前追溯。

?瞻仰過幽魂的尊容后,貓貓前往東側,去找最愛聊天的姑娘小蘭。

?小蘭一見著貓貓,就想追根究柢問出玉葉妃的事情,于是貓貓提供她一些無傷大雅的消息作為代價,問出了幽魂作祟的事情始末。

?幽魂是從半個月前開始出沒的,據說最早是在北側被人發現。

?后來很快地,在東側也有人目睹,而且每晚都能看見。

?衛兵被鬼故事嚇壞了,對此事視若無睹。

?由于目前還沒危害到誰,所以誰都不去想辦法處理。

?后宮有深溝又有高墻,固若金湯,讓衛兵產生了怠惰心態。

?真是些飯桶警衛。

?接著貓貓前往庸醫那邊。

?毫無守密義務概念的男子,連貓貓沒問的事都自己說了出來。

?他提到最近芙蓉公主顯得無精打采。

?此位妃嬪是一蕞爾屬國的第三公主,頭銜為公主,卻當不了上級妃子。

?她住在北側樓房,以舞蹈自娛,但個性膽怯而容易緊張,在謁見皇帝時犯了錯。由于其他妃嬪都拿這點笑她,于是這位容易受傷的嬪御就躲在屋里不出來了。

?雖然善于舞蹈,但容貌并不特別出眾,據說入宮兩年,至今仍未受皇帝寵幸。

?聽說日后將賞賜給青梅竹馬的武官,只希望她能就此獲得幸福。

?(原來如此啊。)

?貓貓腦中建構出了一套推論。

?不過還不出推測的范圍,似乎不適合說出來。

?(畢竟阿爹說過,不可以用推測當作說話憑據。)

?所以貓貓決定不說。

?乖巧而膚色白皙的嬪御滿面紅霞,穿過了中央門。

?即使相貌并不出眾,幸福洋溢的開朗面容仍讓眾人贊嘆不已。

?艷羨的眼光集中于中央門。

?若要被賞賜給官員,愿能有此福分。現場呈現著這樣的景象。

?「我又不是外人,就告訴我也不會怎么樣吧?」

?玉葉妃面露嬌艷的笑容。她雖為一兒之母,實際年齡卻還不滿二十。臉上浮現著些許淘氣的笑意。

?貓貓思索了一瞬間。

?(該如何是好?)

?貓貓不敵玉葉妃直勾勾的視線,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只是小女子的推測。而且怕娘娘聽了心里不舒服。」

?「是我自己要問的,不會自己愛生氣。」

?(嗯——)

?看來是非講不可了。貓貓把心一橫。

?「還請娘娘保證不會張揚出去。」

?「我口風很緊的。」

?聽起來有點不莊重,不過貓貓決定就相信她這句話。

?貓貓說起了青樓一名夢游病患的事。

?不是日前在壬氏等人面前提起的那事,而是另一名夢游患者的故事。

?這名患者就如同之前那名青樓女子,在有人提出贖身時患病,然后好事告吹。到目前為止都還一樣。

?然而后來,那名青樓女子依舊繼續夢游,即使貓貓照上次做法開給她香料或藥品,卻連安慰的效果也沒有。

?這時又有別人表示要為這名青樓女子贖身。樓主本來不忍心讓客人為病人贖身,但對方仍然一意孤行。樓主不得已,就用上回贖身的一半銀錢立了契。

?「后來才知道,原來這是詐欺。」

?「詐欺?」

?之前表示有意贖身的男子,原來與后來提出贖身的男子是朋友。是知道青樓女子裝病,故意取消贖身。然后再由真正想贖身的男子以半價成事。

?「那名青樓女子距離期滿還有很長的時日,而男子的銀錢也不夠為她贖身。」

?「換句話說,芙蓉公主就像那些青樓女子一樣?」

?青梅竹馬的武官身分低微,即使只是屬國,也無法向一國的公主求婚。

?因此他矢志立下汗馬功勞,期待有一天能迎娶公主。

?然而公主卻在政治手段下被送入后宮。愛慕武官的公主,故意在最擅長的舞蹈上出錯讓皇帝冷落自己。她躲在房里,藏形匿影地度過后宮生活。

?一如計畫,兩年之間不曾侍寢,公主仍是清白之身。

?當武官多次立下戰功,下次立功就能獲賜芙蓉公主時,公主開始無故夜游。

?以免有個差錯,讓皇帝舍不得放手,將芙蓉公主變成妾室。

?壞心眼的權貴經常如此。一想到將落入他人之手,什么都開始舍不得。

?一旦受過寵幸,一時之間就不會賜與官員。況且對于重視己身清白的芙蓉公主而言,只要一度侍寢,恐怕就再也無顏面對青梅竹馬了。

?之所以在東門起舞,或許也是在祈望青梅竹馬平安歸來。

?「純粹只是推測。」

?貓貓平淡地說。

?「該怎么說呢?依皇上的性子,也不是沒這可能性,我不好說什么。」

?皇帝寵妃表情有點無奈。

?難保好色的皇帝不會對武官如此鐘情的公主感興趣。皇帝數日才臨幸一次玉葉妃,不來的日子有時是忙于公務,但也不只如此。多產也是皇帝的義務。

?「如果我說羨慕芙蓉公主,會不會成了惡婦?」

?貓貓搖頭否定此言。

?「不會的。」

?貓貓認為自己的推論合情合理,但無意告訴壬氏。

?因為這樣那兩人才會真正幸福。有些事情還是別知道比較好。

?她想保住那柔和純樸的笑靨。

?問題看似都解決了,然而……

?其實還有一個謎題未解。

?「她是如何爬上去的?」

?貓貓仰望有自己個頭四倍高的墻壁,百思不得其解。

?貓貓看著高大的圍墻頂端,決定找個機會調查。

?那晚的芙蓉公主清秀美麗,宛如連環畫里的主角,甚至不敢相信與那純樸的公主是同一人物。

?如果說女為悅己者容,戀慕之情能成為何種藥方?貓貓想著這些無稽之事,回翡翠宮去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