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十話 幽靈作祟 上篇

第一卷??十話 幽靈作祟 上篇
? 服侍寵妃玉葉的侍女之一櫻花,今天依然誠心誠意地在當差。

?日前她犯了錯,在工作時間打了瞌睡,不過主子玉葉妃完全沒怪罪下來。

?既然如此,自己只能做牛做馬以報主恩。于是她從窗欞到欄桿,每根木頭都仔仔細細擦過一遍。

?這本來并非侍女的差事,即使如此,櫻花仍然愿意充當下女。因為玉葉妃說過她喜歡做事勤快的人。

?玉葉妃以及櫻花她們的故鄉在西域。在那氣候乾燥的地區,沒有什么重要的資源,而且經常久旱不雨。櫻花她們幾名侍女本是官家小姐,但從沒有過過一天奢侈日子。她們的故鄉一土地貧瘠,不做事就得餓肚子。

?在這當中,由于玉葉妃入宮,故鄉因此受到中央的注目。妃子越是受寵,中央官員就越不能輕忽妃子的故鄉。玉葉妃是聰慧的女子,但不是只會受人憐愛的美麗嬪妃。而櫻花進入后宮,早已決定跟定了這位妃子。

?她覺得為了填補那些請辭離去的侍女空缺,留下的人必須更加賣力。

?櫻花打算整理廚房的茶具,一走進去,就看到新進侍女正在制作某種東西。新進侍女名叫貓貓,很少主動說話,因此櫻花不太了解她的為人。

?既然意外地認生的玉葉妃找來這名侍女,人品想必不會太差。

?櫻花后來反而還發現,她是個可憐人。

?手臂上有受過虐待的疤痕,而且被迫賣身為奴,現在又聽說她是受雇來專門試毒的,讓櫻花實在無以自容。

?櫻花想讓她消瘦的身子骨吃胖點,幫她加飯添菜,又不讓她打掃以免露出傷疤。另外兩名侍女似乎也是相同想法,結果使得貓貓幾乎無事可做。

?櫻花覺得這樣無妨。差事有她們做就夠了。

?侍女長紅娘認為這樣說不過去,所以將洗衣差事分配給了貓貓。洗衣其實就只是搬籠子,所以傷疤不會太顯眼。其他好像還吩咐她做一些雜務。

?運送待洗衣物本來并非侍女的差事,而是大通鋪的下女在做的。然而以前曾經發生過玉葉妃的衣裳刺有毒針的事情,于是現在都是櫻花她們在做。

?她們之所以代行下女的差事,也是因為這些原因。此處是后宮,四面都是敵人。

?「你在做什么?」

?貓貓在用鍋子煮類似雜草的植物。

?「是感冒藥。」

?她講話總是極力只講重點。只要想到可能是虐待造成的后遺癥,害得她不善與人來往,就讓櫻花不禁落淚。、貓貓在藥物方面造詣極深,有時會像這樣調配藥方。她總是會收拾乾凈,而且上次送給櫻花的治皸裂藥非常有用,所以櫻花毫無怨言。紅娘好像偶爾也會請她調藥。

?櫻花取出銀制茶具,用乾布仔細擦亮。

?貓貓雖然不太愛說話,但是會適度地答腔,所以聊起來滿有意思的。

?櫻花講起了最近蔚為話題的鬼怪傳聞。

?是關于一個飄在空中的白衣女子。

?…………………………………………………………………………………………………………………

?貓貓拿起做好的感冒藥與洗衣籃,前往尚藥局。

?因為畢竟是藥,就算只是做個形式,也得請醫官下判斷。

?(差不多是這一個月發生的事吧?)

?想起那段老生常談的鬼怪傳聞,貓貓偏著頭。

?在來到翡翠宮之前,貓貓沒聽說過這段傳聞。由于小蘭總會什么傳聞都跑來告訴她,因此她知道這是最近才傳出的事。

?后宮有宮墻圍繞著。只有四方大門可供進出,圍墻外還挖了深溝,不可能脫逃或入侵。

?大家說深溝底下如今仍躺著試圖溜出后宮的妃子。

?(城門附近啊……)

?那附近沒有建物,應該是一片廣大的松林。

?(記得是從夏末開始吧。)

?此時正值某種東西的采收期。

?貓貓正在動歪腦節時,好像專挑這個時候似的,傳來一個討厭的聲音。

?「當差辛苦了。」

?看到如牡丹般絢爛的笑靨,貓貓繼續面無表情。

?「不,只是些輕松事務。」

?尚藥局位于南側中央門的旁邊,掌管后宮的三部門也將居室設于此處。

?壬氏常常在那里出沒。

?既然是宦官就應該待在內侍省,然而這個男的不屬于任何一個機構,反而是監視般觀察著每一處。

?(地位比宮官長還大啊。)

?就可能性而言,或許他的立場如同當今皇上的太傅,但看似二十來頭的青年不太可能居如此高位。就算是太傅的兒子好了,那也沒必要特地成為宦官。

?此人與玉葉妃走得近,也有可能其實是娘娘的輔佐人,或者根本就是……

?(皇帝的妾室嗎?)

?臨幸之際,看皇上與玉葉妃如膠似漆,應該屬于正道,不過人不可貌相。

?貓貓懶得想這么多,決定就把他當成皇帝的男妾,這樣比較輕松。

?「看你的表情,怎么好像在想什么極其失禮的事?」

?壬氏瞇起眼睛看著貓貓。

?「恐怕是總管多疑了。」

?貓貓行過一禮后轉身走進醫局,只見八字胡庸醫拿著乳缽咭吱咯吱地磨著東西。以這個醫官來說,貓貓知道他不是在磨藥,只是在打發時間罷了。

?要不然,自己也不用屢屢把做好的藥帶過來了。這個醫官似乎只知道最基礎的藥方。

?畢竟后宮屬于特殊環境,醫官似乎也人才缺乏。女人當不上醫官,而如果當得了醫官,誰也不會沒事去自宮。

?庸醫起初似乎把貓貓當成一個莫名其妙的小ㄚ頭,然而看到貓貓調制的藥品后,態度也就漸漸軟化了。

?現在他甚至變得會端出茶點,或是分貓貓一些需要的藥材,不過以尚藥局來說,這樣做并不是很妥當。

?總覺得這里好像不太講究守密義務之類的。

?(這樣到底要不要緊啊?)

?貓貓雖如此想,但無意提出忠告。因為這樣貓貓行事比較方便。

?「可否請太醫看看這帖藥?」

?「哦,是小姑娘啊。你等等。」

?醫官準備了茶點與雜茶。不是甜包子之類的,而是煎餅。

?這讓喜歡咸點心的貓貓很高興。看來醫官記得了她的口味。

?貓貓總覺得最近很多人拿吃的釣她,不過她并不放在心上。

?醫官雖是庸醫,但人很好。屬于為人善良但不會做事的那一型。

?「有勞太醫也給我上一份。」

?背后傳來甜美婀娜的嗓音。

?不用回頭也感覺得到,有某種閃亮動人的空氣彌漫四周。來者是誰自不待言。

?正是壬氏,

?庸醫面帶吃驚與興奮的表情,把原本準備好的煎餅與雜茶,換成了白茶與月餅。

?(煎餅……)

?燦爛的笑容坐在貓貓身旁。

?貓貓以身分高低為由拒絕同席,但對方硬是壓著她的肩膀坐下。

?一反看似溫柔的外貌,這種蠻橫的行徑讓貓貓厭煩透頂。

?「太醫,抱歉,可以請你到里面去替我拿這些來嗎?」

?壬氏將一張紙片交給庸醫。

?遠遠就能看到紙上寫了密密麻麻一堆藥名。想必能爭取到不少時間。

?庸醫瞇細眼睛后,帶著遺憾的眼神進到里間去了。

?(我看他從一開始就是這個打算吧。)

?「總管所為何來?」

?善于猜測的貓貓,一邊晃動著茶杯一邊問道。

?「你知道那件鬼怪傳聞嗎?」

?「只有耳聞。」

?「那么,你知道何謂夢游癥嗎?」

?壬氏沒漏看貓貓的眼角閃出一道光芒。

?天女嗤嗤笑著,笑意中夾雜著壤心眼。

?寬闊的手掌撫摸著貓貓的臉頰。

?「這種病如何醫治?」

?壬氏用甜膩膩水果酒般的聲音詢問。

?「小女子不知。」

?貓貓的回答既不自卑,也不多嘴多舌。

?她知道那是什么樣的病,也見過患者。

?以結論來說,她只能如此回答:

?「此種疾病并非藥石可以醫治。」

?此乃心病。

?當青樓的煙花女罹患此種疾病時,阿爹沒有開任何處方。

?因為這不是用藥物能治好的。

?「你創藥石不能醫治,那么……」

?用什么才能治好?他問。

?「小女子只懂調藥。」

?貓貓自認為講得很清楚了,然而偷瞄身旁一眼,卻看到神仙中人含憂的面容。

?(不可以跟他目光對上。)

?貓貓用對付野生動物的方式,別開目光不去看青年。但對方不準。青年繞到貓貓前面,跟她面對面。

?真是陰魂不散,煩不勝煩。

?貓貓拗不過他。

?「……小女子會盡力。」

?貓貓一邊擺出不勝其煩的表情一邊回答。

?半夜,宦官高順來接貓貓。他們要去看看罹患那種疾病的人。

?此人沉默寡言又面無表情,或許顯得很難親近,但這點反倒讓貓貓產生親近感。要搭配甜膩的食物,醬菜最宜。所以高順最適合用來搭配壬氏。

?(這人不太像宦官呢。)

?宦官由于物理性去除了陽氣,因此常變得具有女性氣質。

?體毛較稀疏,個性較圓融,且因為食欲取代性欲而容易發福。

?最明白的例子就是庸醫。庸醫看起來像個大叔,但跟他講話,有時會以為自己是跟個有教養的商家夫人在一起。

?至于高順,體毛雖然不濃密,但體格精悍,若不是待在后宮這種地方,想必會被人錯當成武官。

?(怎么會選擇這條路呢?)

?貓貓雖然好奇,但知道這種事問不得。她默默搖了搖頭。

?高順一手提著燈籠帶路。

?月亮雖只有半月大,但因為沒有云層,月色皎潔。

?貓貓只看過白晝的后宮,夜里看起來,景象截然不同。

?不時會傳來窸窣聲,或是從樹叢中傳來類似喘氣的聲音,不過貓貓決定當作沒聽見。

?宮中由于除了皇帝之外沒有像樣的男子,所以情愛的形態有些奇異也是無可厚非。

?「貓貓小姑娘。」

?高順找貓貓說話。貓貓被人稱呼為小姑娘,感到很不自在。

?「請別如此多禮。高侍衛的位階比小女子高多了。」

?貓貓老實地說,高順聽了摸摸下巴,偏頭思索了一下。

?「那就叫小貓。」

?(忽然就叫起小什么的來了?)

?原來這個大叔個性還挺輕浮的。貓貓一邊做如此想,一邊點了點頭。

?「可以請你不要用看毛蟲的眼神看壬總管嗎?」

?(果然被發現了。)

?看來最近這陣子,貓貓的臉部肌肉反應得太明顯,臉皮再厚也藏不起來。

?貓貓認為目前還不至于丟掉腦袋,但還是得自制些。畢竟對那些大人物而言,貓貓才是蟲豸。

?「今日也是,我一回去,總管就告訴我『有人用看蛞蝓的眼神看我』……」

?(我的確覺得他愛黏人很惡心。)

?什么芝麻蒜皮小事都要跟人報告,也是一種黏人的行為。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不對,他已經不是男人了。

?「總管渾身顫抖,用水汪汪的眼睛對我微笑。那就是所謂的自我歡愉吧。」

?高順用只會引人誤會的字眼,正兒八經地回答了貓貓。

?不如說快從蟲豸降級為穢物了。

?「……小女子今后會注意。」

?「是的,對于不具免疫力的人,光看一眼就可能會昏死過去,處理起來很辛苦的。」

?深沉的嘆氣中流露出疲憊。高順大概常常這樣負責善后吧。擁有美得過火的長官,要吃的苦也多。

?講著讓人疲憊不堪的話,不知不覺就到了東側宮門。

?宮墻約有貓貓個頭的四倍高。外側有深溝,在運送糧食與物資等等,或是有時需要替換下女時,會放下吊橋。

?在后宮,逃跑是要判處極刑的。

?宮門隨時有衛兵把守。內側兩名宦官,外側兩名武官。門扉采雙重構造,外側與內側各有設置哨站。

?放下或拉起吊橋時光靠人力不足以應付,所以養了兩頭牛。

?貓貓產生一種想去附近松林找某種東西的沖動,但高順在旁邊所以不可能如愿;兩人到庭園的涼亭坐下。

?在這當中,那個以半月為背景出現了。

?「就是那個。」

?|貓貓看向高順手指著的方向。那里有個令人無法置信的東西——

?是個于空中起舞的女子白影。

?白影身著長衣與披帛,腳步猶如婆娑起舞,立于宮墻之上。

?衣裳搖曳生姿,披帛像有生命般游動。黑色長發在夜色中迎著月光,勾勒出朦朧的輪廓。

?美得不像人世間所有。

?如夢似幻的光景,令人以為誤入了桃源鄉。

?「月下芙蓉。」

?無意間,這四個字閃過貓貓的腦海。

?高順神色一驚,接著輕聲低語:

?「真是明察秋毫。」

?女子名為「芙蓉」,為中級妃子。

?下個月就要作為褒賞,賞賜給官員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