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九話 可可亞

第一卷??九話 可可亞
?? 「總之它的效用我知道了。」

?壬氏用傻眼的口氣對貓貓說。

?「小女子也是。」

?壬氏看著眼前的慘狀,變得有點呆滯失神。

?「是啊,的確。」

?平常那種不必要地耀眼的笑容沒了,只露出一臉倦容。

?「怎么會變成這樣啊。」

?事情要追溯到幾個時辰前了。

?送到的可可亞不只種子,還有磨成粉的。其他貓貓索取的原料,都搬進了翡翠宮的廚房里。三名侍女好奇地跑來看熱鬧,但紅娘講了她們一下后,就都回各自的工作崗位去了。

?牛奶、酥、砂糖、蜂蜜、蒸餾酒與果乾,還有增添香氣的香草油。每種都是營養價值極高的高級品,同時也都能當成壯陽藥。

?貓貓只吃過一次可可亞。那是將粉調成糊再摻入砂糖成形的東西,送給她的青樓女子說那叫「巧克力」。

?雖然只是指尖大小的碎片,不過吃下去后,感覺就像將較烈的蒸餾酒一飲而盡,心情變得莫名地開朗。

?那是心懷不軌的客人為了吸引當紅娼妓的注意,佯稱是珍稀點心送給她的。很遺憾地,據說娼妓看到貓貓的模樣不對而大發雷霆,那個客人從此遭到老鴇以閉門羹待之。日后才知道那是貿易商人販賣的春藥。

?后來貓貓弄到了幾顆種子,但沒當成藥材過。

?因為煙花巷的藥鋪沒有客人要買那種高級品。

?在貓貓僅有的記憶中,巧克力是以油脂凝固而成的食品。貓貓會盡可能將許多藥品、毒物的氣味與滋味記起來,對于食材也擁有鮮明的記憶。

?時下仍是炎熱季節,貓貓不認為用酥可以順利凝固,于是決定在里面包果乾。如果有冰塊就更完美了,但她覺得應該很難入手,就沒列在材料里了。

?取而代之地,她準備了一只素陶水缸,里面裝了半滿的水。藉由水的蒸發效果,內部此外面空氣稍微涼爽一點,應該是油脂勉強能凝固的溫度。

?貓貓用湯匙舀起拌勻的液體,嘗個一口。

?透過舌頭,除了苦味與甜味,還感覺到能使人情緒興奮的成分。

?貓貓如今對酒或毒物都更有抗性,情緒不像以前那般興奮,但仍覺得藥效有點強。

?(或許該做得再小顆一點。)

?貓貓用只是在金屬板上開洞制成的菜刀把果乾切半,浸入褐色液體中。

?然后放在盤子上,在水缸里懸空掛著收好。

?最后蓋上蓋子,以粗草席覆蓋,再來只等凝固。

?壬氏到了傍晚時分就會來取,在那之前應該已經凝固了。

?(剩了一點呢。)

?褐色液體還有剩。材料用的是上好的高級品,營養價值也很高。雖說是春藥,反正對貓貓沒多大效用,她決定晚點吃掉。貓貓將面包切成方塊,讓它吸飽褐色液體。這樣的話應該,不需要冷卻。

?貓貓替它蓋上蓋子,放到了架子上。

?其余材料整理好放到自己房間,貓貓就到外面水池去洗衣服了。

?這時候也應該將切好的面包拿到自己房間去的,但貓貓沒想到那么多。可能是因為試吃造成情緒有點太興奮了。

?總之,覆水難收。

?后來,貓貓趁著去辦紅娘拜托的事,又順便去采長在外面的藥草時,事情發生了。貓貓完全忘了自己把面包放在架子上的事。她把大量藥草放進洗衣籃里,心里正高興時,發現臉色發青的紅娘與面色含憂的玉葉妃在等著自己。又看到高順也在,可見壬氏應該也來了。

?看到紅娘以手扶額指著廚房,貓貓把籃子塞給高順,沖向了現場。

?只見壬氏表情傻眼地看著貓貓。

?講得委婉點,一片可說是春色無邊的空間在眼前鋪展開來。三名侍女互相依偎著沉沉睡去。她們衣衫不整,掀起的衣裙下露出撩人的大腿。

?「這是怎么回事?」

?紅娘逼問貓貓。

?「小女子不知該如何回答。」

?貓貓靠近三名女子,蹲下后掀起每個人的衣裙做確認。

?「沒事,是未遂——」

?貓貓還沒回答完,已經被羞紅了臉的紅娘在后腦杓上拍了一下。

?桌上放著褐色的面包。

?數量少了三塊。

?看來是三名侍女錯當成點心了。

?讓侍女安睡在各自的房間后,貓貓累壞了。

?在起居室,玉葉妃與壬氏好奇地看著巧克力面包。

?「這就是那個春藥嗎?」

?「不,這些才是。」

?貓貓遞出內包果乾的巧克力。眼前擺著約莫三十顆拇指指甲大小的顆粒。

?「那這些又是什么?」

?「我的消夜。」

?可能是用詞不對,其他人明顯一副退避三舍的表情。高順或紅娘的目光也像在看一個異類。

?「只要習慣接觸酒類或刺激物,效用不會太大。」

?貓貓以前會拿實驗用的毒蛇泡酒喝,因此是個酒國英雌。

?貓貓將酒分類為一種藥。越是禁不起刺激的人,藥物越容易生效。貓貓認為在此催情效用的這種面包,拿到栽培原料種子的地區不見得如此有效。

?壬氏拈起面包,細細端詳。

?「那么,我吃應該不礙事吧?」

?「萬萬不可!」

?紅娘與高順的聲音重疊了。貓貓覺得自己好像是初次聽到高順的聲音。

?「說笑罷了。」壬氏說完,把面包放回了盤子里。

?的確,在皇帝的寵妃面前服食春藥可謂無禮之至,但更重要的是,萬一這副天女的美貌兩頰緋紅地撥雨撩云一番,恐怕誰都把持不住。

?誰教此人就只有一張臉特別好看。

?「下次請你為了皇上調制一些好了,添點情趣。」

?玉葉妃開心地說。

?「但效用可能會比平常的壯陽藥強上三倍。」

?貓貓一說,玉葉妃露出了有點復雜的表情。

?「三倍……」

?是指持久性嗎?——玉葉妃這句話,貓貓決定當作沒聽見。看來娘娘也怕吃不消。

?貓貓將春藥移進附蓋的容器,交給壬氏。

?「由于效用很強,一次請以一顆為限。服食過多可能會血脈賁張導致流鼻血。此外,請于與心上人獨處時使用。」

?貓貓傳達完注意事項后,壬氏起身離席。

?高順與紅娘離開房間,準備打道回府。

?玉葉妃也行了一禮,就跟睡在搖籃里的公主一同離開了房間。

?貓貓正要收拾面包盤子時,背后傳來一股甜香。

?「有勞你了,多謝。」

?她聽見香甜蜂蜜般的聲音。

?對方撩起貓貓的頭發,某個冰涼的東西碰到了脖子。

?回頭一看,壬氏揮揮手走出了房間。

?「原來如此。」

?低頭看看盤子,里面少了一塊面包。

?貓貓猜得到小偷是誰。

?「只希望不要有人遭殃。」

?貓貓事不關己地喃喃自語。

?夜晚還很漫長。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