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八話 春藥

第一卷??八話 春藥
?? 美若天仙的青年,臉上自始至終都浮現著神仙中人的笑靨,優雅地坐在迎賓室的布面胡椅上。

?(今天又不知道有何貴干?)

?相較于貓貓的冰冷態度,三名侍女紅著雙頰泡茶迎接客人。墻壁后頭傳來了小爭吵,看樣子應該是在吵由誰來負責備茶。

?紅娘受不了她們,自己來準備茶具,并吩咐三人回房間去。三名侍女顯而易見地變得垂頭喪氣,回自己的工作崗位去了。

?負責試毒的貓貓端起銀制茶杯,聞過味道后輕啜一口。

?壬氏從剛才到現在一直盯著貓貓看,讓她渾身不自在。貓貓瞇起眼睛,以免跟他視線對上。

?若是換成年輕姑娘,縱然對方是宦官,能讓這樣一位美男子盯著瞧應該會心中竊喜,然而貓貓不會,由于她的興趣所在跟別人大有不同,所以即使她明白壬氏仙姿玉色,仍不禁用保持距離的眼光看他。

?「這是別人給我的,可以替我嘗嘗嗎?」

?籃子里放了包子。貓貓拿起包子掰開看看,里面塞滿了絞肉與蔬菜。

?一聞之下,嗅出了似曾相識的某種藥草味。

?跟前天吃到的壯陽藥一樣。

?「里面放了催淫藥。」

?「不用吃也知道啊?」

?「這對健康無害,所以請帶回去吧。請盡情享用。」

?「不,只要想到這是誰給我的,誰還會乖乖吃下去?」

?「是,也許今晚就會登門造訪了。」

?聽到貓貓淡定地說,可能是跟預料中的反應不同,壬氏擺出一副難以言喻的神情。他是明知包子里有催淫藥,還讓貓貓試吃。沒用看毛蟲的眼神看他已經算不錯了。

?話說回來,給他這種東西的會是什么樣的人?

?看兩人這樣說話,玉葉妃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鈴麗公主躺在她腳邊睡得香甜。

?貓貓行過一禮之后,就打算離開客廳。

?「慢著。」

?「有何貴事?」

?壬氏與玉葉妃四目交接,兩人都點點頭。看來在貓貓過來之前,已經提過真正的來意了。

?「可否為我配制一帖春藥?」

?貓貓的眼眸瞬間浮現驚訝與好奇的色彩。

?(什么意思?)

?雖不知道壬氏要這帖藥做什么,但對貓貓而言,調藥過程必定是段幸福洋溢的時光。

?貓貓一面克制著不露出微笑,一面如此言道:

?「若能給我時間,材料與器具的話。」

?我就可以調配出如同春藥的藥劑——她說。

?…………………………………………………………………………………………………

?這下如何是好?壬氏心想。

?柳眉憂郁地皺起,雙臂抱胸。

?人們說壬氏只要換個性別便能傾國,他也得到過讓人開心不起來的贊譽,說是只要他本人有那個意愿,即使面對皇帝性別也不具意義。

?今天又有后宮的一位中級妃子,兩位下級妃子,以及殿中的文武官員各一名跑來勾搭壬氏。武官甚至還給了他內含壯陽藥的點心,因此他今夜不去值勤,而是回到了宮中的個人房來。這是為了自衛,不是偷懶。

?壬氏流利地把名字寫進桌上的卷軸。

?是今天勾搭他的妃子名字。竟然只因為皇上不臨幸,就想把野男人帶進寢室,簡直是不守婦道。即使這不能算是正式奏摺,今后想必會有適當的裁決。

?壬氏思考著,不知有多少籠中鳥知道他的美貌是嬪妃的試金石。

?嬪妃的地位首先看雙親的家世,然后以美貌與賢德作為遴選基準。比起家世與美貌,賢德可遇不可求。嬪妃必須具備堪為國母的高度教養,而且貞操觀念也不可少。

?壞心眼的皇帝決定拿壬氏當遴選基準。

?玉葉妃與梨花妃也是壬氏舉薦的。玉葉妃思慮深遠而聰慧,梨花妃雖然為人感性,但比任何人都具有后妃之風。

?兩人都對皇帝忠貞不二,找不到半點歪心邪意。

?梨花妃更是達到了醉心于皇帝的境界。

?不得不說吾主實在心狠。命人湊齊適合自己與國家的妃嬪,讓她們生兒育女,一旦判斷沒有那個能力,就棄如敝屣。

?今后皇帝的寵愛,想必會繼續偏向玉葉妃。

?皇帝最后一次去消痩如幽魂的梨花妃那邊,是在東宮太子薨逝之時。除了梨花妃之外,還有多名妃子不再有用。這些妃子將會另尋機會命其返回故里,或是賞賜給官員。

?壬氏從疊起的文書中抽出一枚。

?級別為正四品,屬于中級妃子,名為芙蓉。

?日前這名妃子已決定賞賜給一名武官,作為擊退邊疆民族的褒賞。事實上那人并沒有做出一騎當千的英勇表現,褒獎的是他勸阻了其他行事沖動的武官。

?某個村子蒙受冤罪的負面情事,則沒有被公開處理。政治就是這么回事。

?「這下且看事情能否順利進行吧。」

?只要按照自己腦中的計畫進行,應該不會出亂子。

?計畫的某些部分,可能得請不愛理人的藥師姑娘多多幫忙。壬氏覺得這女孩比想像中還有用。

?雖然不是所有人看到自己都會發情,但這還是頭一次有人看他就像見著毛蟲。

?本人或許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卻沒完全掩蓋掉表情中微微浮現的侮蔑目光。

?壬氏忍不住想笑。人稱好似天降甘露的笑靨當中,夾雜著少許的黑心腸。

?他并非喜歡受辱,但就是莫名地覺得好玩。就像得到了新玩具的心情。

?「不知今后會有何發展。」

?壬氏把文書放到硯臺下,決定上床就寢。

?為了提防半夜的不速之客,也不忘把門鎖好。

?……………………………………………………………………………………………

?有個名詞叫做萬靈丹,但實際上沒有什么藥是萬能的。

?貓貓也曾經對父親講過的話不服氣。

?她想調配出對任何疾病,任何人都有效的藥。因此她在自己身上留下讓人不忍卒睹的傷口,長期持續研發新藥,然而到目前為止,完成萬靈丹的日子仍然遙遙無期。

?即使貓貓非常不高興,但壬氏的提議仍足以引起她的興趣。

?因為自從進入后宮以來,貓貓頂多只有煮過一點甜茶。雖然后宮生長的草藥材料多到讓她驚嘆,但她沒有器具,又不好在大通鋪做出怪異行為,只好一直克制到現在。

?分配到個人房最讓她高興的,就是這方面的好處。

?貓貓出門是要采集藥材,不過她背了個洗衣籃當藉口。在紅娘的貼心安排下,今后應該會由貓貓負責洗衣。

?貓貓假裝把待洗衣物送來,走進人家事前告訴她的醫局。室內有之前那個只會張皇失措的醫官,以及常跟著壬氏的宦官。

?醫官一邊摸著泥鰍般的小胡子,一邊用目光上下打量貓貓。

?只差沒說「這么一個黃毛丫頭,怎能來踐踏咱家的地盤」。

?(還請公公別這樣盯著我這丑女看。)

?不同于醫官,宦官用對待主子般的禮貌動作為貓貓帶路。

?被領進三面圍著藥柜的房間時,貓貓臉上浮現出進入后宮以來最燦爛的笑容。她滿面紅霞,兩眼水亮,原本抿成一條線的嘴唇描繪出柔和弧線。

?宦官表情驚訝地看著貓貓,但她不在乎。

?貓貓望著抽屜上的字樣,一看到珍貴藥材就不禁做出手舞足蹈的奇怪動作。喜悅之情泉涌而出,無法壓抑在自己的腦內。

?「這是哪種詛咒還是什么?」

?貓貓重復這種舉動長達兩刻鐘。

?不知何時出現的壬氏,用奇異的目光看著手舞足蹈的貓貓。

?貓貓從最邊緣的抽屜依序取出可能用到的藥材。她將藥材分別用包藥紙包好,提筆寫上名稱。時下文書仍以木簡為主,能用這么多紙張實在奢侈。

?八字胡醫官會跑來看貓貓是何方神圣,于是宦官把門關了。宦官好像名叫高順,是個有著沉靜五官與健壯體格的宦官,如果不是待在這種地方,貓貓會以為他是武官。此人似乎是壬氏的副手,經常跟隨左右。

?抽屜位置比較高時,高順會幫忙拿取。至于他的上司則是袖手旁觀。貓貓面無表情,心里在想「不幫忙的話干么不走開」。

?在最高一層的抽屜上,貓貓發現了熟悉的藥名,伸長了上半身。

?看到高順拿給自己的東西,貓貓露出難以言喻的表情。

?手心里躺著幾顆種子。貓貓本以為可以做出想要的東西,但份量太少了。

?「只有這些的話不夠。」

?「那我命人準備就是了。」

?不必要地賣弄笑容,只看不幫忙的美男子講得簡單。

?「這東西必須取自西域以西之地的南方喔。」

?「在貿易品里找找總會有的。」

?壬氏拈起一顆種子。種子形似杏仁,散發出獨特的氣味。

?「這東西叫作什么?」

?貓貓回答了青年的詢問。

?「此物名為可可亞。」

?她說。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