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六話 試毒人

第一卷??六話 試毒人
? 這下來得正好——壬氏心想。

?他日前找到的一個奇怪的少女,可能使得眼下的一個問題有所改善。

?皇上寵愛有加的玉葉妃身邊目前有四名侍女。下級妃子也就算了,以身為上級妃子的玉葉妃而論,侍女人數太少了。

?侍女都說她們可以完成所有差事,玉葉妃也不怎么想多增加些侍女。

?壬氏知道原因為何。玉葉妃雖然性情開朗穩重,同時卻也冰雪聰明且行事謹慎。她在后宮這種女人天下處于接受皇上寵愛的立場,若是不懂得懷疑別人,有幾條命都不夠。

?實際上已經發生過多起暗殺未遂事件,特別是在她懷鈴麗公主的時候。

?起初她帶了十名侍女,現在卻減到一半以下,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除非破例,否則只有在入宮時可以從老家攜帶侍女。而她破例找進來的,就是上次說的那個奶娘。

?玉葉妃不會收后宮內來路不明的宮女當侍女。但這樣會保不住上級妃子的顏面。壬氏正在希望至少能再添補一人。

?所以,壬氏決定安插那個雀斑臉下女。

?為了感謝女兒的救命之恩,玉葉妃想必不會推拒。更重要的是,那個下女擁有毒物的相關知識,不利用就可惜了。

?雖不能保證雀斑女不會濫用這份知識,但若是擔心這點,將她趕去無法濫用的立場就行了,簡單得很。

?為防萬一,先用個美人計吧。壬氏咧嘴一笑。連壬氏都覺得自己實在夠惡毒。

?但他無意改變做法。這就是壬氏的存在價值。

?…………………………………………………………………………………………………….

?一旦當上貼身宮女,而且還是皇上寵妃的侍女,待遇自然也會更好。

?至今處于金字塔最底層的貓貓,階級晉升到了差不多中間位置。聽人家的解釋是薪俸也跟著水漲船高,然而其中有兩成要歸老家——也就是拐賣貓貓的商家口袋。制度真是復雜。反正一定是貪得無厭的狗官為了中飽私囊才設計這種制度的。

?貓貓不用再住之前的大通舗,而是獲賜一個狹窄的房間。

?她的地位從只能睡在疊起粗草席再蓋上褥子的被窩,提升到了有床的房間。雖然房間只有兩張床的大小,不過早上不用踩著同僚的身體起床的確讓人開心。

?還有一個令貓貓開心的理由,是個晚點就會知道了。

?玉葉妃居住的翡翠宮,除了貓貓之外還有四名侍女伺候。由于公主已開始斷奶,說是才剛讓一名奶娘辭職,不過貓貓大致可以猜到理由。

?比起梨花妃有超過十名侍女服侍,這里的人數實在很少。坦白講,當侍女聽說突然有個最低階的宮女成了同僚,大家都面有難色,但沒有做出貓貓想像過的整人行為,反而是用同情的目光看她。

?(為什么?)

?她很快就知道理由了。

?使用了大量藥膳的宮廷料理擺在眼前。

?玉葉妃的侍女紅娘將每樣菜裝了一點在小碟子里,放到貓貓面前。玉葉妃歉疚地看著她,但似乎無意制止。其余三名侍女都用哀憐的目光看著貓貓。

?地點在玉葉妃的房間。為娘娘烹制的膳食每次都會送到這個四面環繞雅致家居的空間。外人烹制的膳食,在送到這個房間之前會經過多人之手。作為受到皇上寵愛的女子,必須考慮到途中有人下毒的可能性。

?所以就需要一名試毒人了。

?東宮太子那件事,讓大家都變得神經兮兮。

?因為大家都在謠傳公主會患病,或許是因為食物里有毒。不知道毒物來源的侍女,必定都被可能加在任何食物里的毒藥給嚇壞了。

?這時候如果送來一個專門試毒的下女,就算被視為一枚棄棋也不奇怪。不只是玉葉妃的膳食,公主的斷奶食與皇帝臨幸時的養生膳食也包括在試毒范圍內。

?聽說在診斷出玉葉妃有孕時,食物曾經二度遭人下毒。一人只是輕微不適,另一人卻神經受損,手腳都癱瘓了。

?坦白講,以往戰戰兢兢地負責試毒的侍女一定很感謝貓貓。

?貓貓看著裝菜的碟子皺眉。碟子是陶器。

?(如果怕有毒,用銀器應該是基本吧。)

?貓貓用筷子夾起魚膾,仔細看看用料,再聞聞味道。

?她將魚肉放在舌頭上,確定不會發麻后慢慢咽下。

?(其實我并不適合做試毒的差事。)

?如果是發作快的毒藥還好,發作慢的毒藥就算讓貓貓來試也沒意義。因為貓貓長久以實驗為由慢慢讓身體習慣毒素,猜想可能有很多毒物已經對自己無效。

?這不是藥舗的工作之一,只是用來滿足貓貓的求知欲罷了。據說在西方國家,會如此稱呼行事不受他人理解的研究者——「瘋狂科學家」。

?就連傳授貓貓藥師技術的阿爹,都對這種行為大搖其頭。

?貓貓不看身體的變化,而是從自己的知識當中確認過沒有相符的毒物,玉葉妃這才能夠開始用膳。

?接著就換淡而無味的斷奶食了。

?「竊以為不如將盤子換成銀器。」

?貓貓不帶感情地告訴上司——紅娘。

?作為第一天的活動報告,貓貓被傳召到紅娘的閨房。房間雖然寬敞,但沒有華美的裝飾,彷佛代表了她務實去華的性格。

?即將踏入三十大關的黑發貌美侍女長嘆一口氣。

?「真的就如壬總管所說呢。」

?侍女長一臉傻眼,向貓貓坦承她們是刻意不用銀制食器。

?是壬氏如此吩咐的。

?命令貓貓試毒的八成也是那個男人。

?貓貓一邊克制著不讓冷淡表情變得更難看,一邊聽紅娘怎么說。

?「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何種理由而隱瞞這些知識,不過還真是一項既能要命,又能治病的能力呢。你若是坦承自己會寫字,應該能領到更多薪俸才是呀。」

?「因為小女子早先是經營藥鋪維生,后遭惡人綁來,只要想到如今仍有一部分薪俸進了那些綁匪的口袋里,就覺得怒火中燒。」

?貓貓情緒激動起來,措辭變得有點粗魯,但侍女長并未怪罪。

?「換句話說,你寧可自己的薪俸減少,也不愿替那些惡人付酒錢是吧。」

?聰慧的宮女似乎理解了貓貓的動機。貓貓見對方聽了沒有怪罪下來,不禁松了口氣。

?「況且若是個無能的下女,勞役兩年后多得是別人遞補嘛。」

?順便連不用理解的部分都洞察到了。

?紅娘拿起桌上的水瓶,讓貓貓拿著。

?「這是……」

?貓貓還來不及問,她的手腕登時一陣疼痛。沖擊力道把人家讓她拿著的水瓶震落在地,陶制水瓶留下了一大道裂痕。

?「哎呀呀,這瓶子可是挺貴的喲,貴到區區宮女的薪俸是賠不起的。這下就不能送錢給老家了,反而還得索賠呢。」

?貓貓似乎明白了紅娘想說什么,不帶表情的臉上浮現一絲譏嘲的笑。

?「小女子知罪。請侍女長從每月寄回老家的銀錢當中扣除。不夠的話,再從我手邊的錢扣吧。」

?「好的,我會到宮官長那邊辦好程序。還有……」

?紅娘把弄掉的水瓶放到桌上,從抽屜取出木簡;拿筆流利地寫了些字。

?「這是負責試毒的追加薪俸明細,算是危險津貼吧。」

?金額跟貓貓目前的俸祿幾乎相同。而且因為不用抽取傭金,貓貓反而有賺。

?(甜頭給得真巧妙。)

?貓貓深深低頭致謝,然后離開了房間。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