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五話 貼身侍女

第一卷??五話 貼身侍女
? 「這就怪了,我明明聽說你不識字。」

?貌美如花的宦官假惺惺地說。貓貓尷尬地跟在他后面走。

?「是的,小女子出身卑賤,目不識丁。一定是哪里弄錯了。」

?(鬼才會跟你說真話。)

?這句話就算撕裂了嘴,貓貓也不會說出口。

?貓貓打定了主意裝傻。用詞可能有點不太對,但自己的確出身卑徵,沒辦法。

?識不識字會影響一名下女的待遇。識字與不識字各有其有用之處,不過佯裝不知,在人世間處事比較方便。

?貌美如花的宦官自稱壬氏。

?優美的笑容明明好像連蟲子也不敢殺,貓貓卻覺得他心懷鬼胎,否則不至于能讓貓貓陷入如此困境。

?壬氏要她閉嘴跟來,然后就是現在的情況。

?膽敢抗命就會丟掉腦袋,性命輕如鴻毛的婢女只能乖乖跟著走。貓貓滿腦子想著接下來會發生何種狀況,自己又該如何見招拆招。

?貓貓并不是猜不到壬氏為何要像這樣帶她走,只是不懂事跡怎么會敗露。

?就是她送信給嬪妃的那事。

?壬氏還刻意把一塊碎布握在手里。那塊布上想必寫著又丑又笨拙的文字。貓貓沒跟任何人說過自己會寫字,也沒提過自家開藥鋪,對毒物知之甚詳。也不可能因為筆跡而穿幫。

?貓貓確認過四下無人才留下信箋,但也許還是被人瞧見了。有人在那里看到她,才會盯上個頭嬌小且滿臉雀斑的下女。

?壬氏一定是先召集會寫字的下女,收集了大家的筆跡。字跡這種東西就算故意寫得歪扭,也還是會留下個人習慣。

?既然其中沒有筆跡吻合者,接著就召集不會寫字的人。

?至于如何判斷識不識字,用的就是剛才那種手法。

?(這人疑心病也大太重了吧,應該說吃飽沒事干。)

?貓貓在心中罵著,沒多久就抵達了目的地。

?果不其然,是玉葉妃居住的宮殿。壬氏叩門后,「請進。」一個凜然的嗓音回應。

?進去一看,一位紅發美女正滿懷母愛地抱著長有柔軟鬈發的嬰兒。嬰兒的臉頰呈現玫瑰色,擁有遺傳自母親的淡色肌膚。看起來非常健康,半張的嘴巴傳出討人喜歡的細微鼾聲。

?「人已帶到。」

?「有勞你了。」

?宦官不用剛才那種隨便的口吻,改用懂得分寸的言行。

?玉葉妃臉上浮現有別于壬氏的溫和笑容,然后對貓貓低頭致意。

?貓貓驚得瞪大了雙眼。

?「小女子身分低賤,受不起娘娘如此多禮。」

?貓貓斟酌著字眼說道,生怕有失禮數。由于出身卑微,她不知道這樣講話對不對。

?「不,這還不足以表達我的謝意。你可是我這小娃娃的恩人啊。」

?「這都是誤會,娘娘恐怕是弄錯人了。」

?貓貓冷汗直流。就算講得再有禮貌,否定就是否定。

?她不想被砍頭,但也不想跟這些人扯上關系。她并不想屈從權貴。

?壬氏注意到玉葉妃表情變得有些困擾,于是甩了幾下碎布給貓貓看。

?「你知道這是下女工作服使用的布料嗎?」

?「說起來的確很像。」

?貓貓裝傻到底,即使她知道沒用。

?「對,是在尚服當差的下女的衣物。」

?宦官分成六尚,掌管衣服的稱為尚服,主要負責洗衣差事的貓貓就是被分配到這里。

?貓貓的米色衣裙與壬氏手持的布塊同色。而且只要經過檢查,就會發現衣裙內側以皺褶巧妙藏起的部分,有一條奇怪的縫線。

?換言之,證據就擺在這里。

?貓貓不認為壬氏會當著玉葉妃的面做出無禮行為,但沒有十足把握。只能在還沒丟人現眼之前做好覺悟了。

?「我該做什么才好?」

?兩人面面相覷,將貓貓這句話當作是承認了。

?兩者臉上都浮現出能夠讓人眼瞎的溫柔笑容。聽著嬰兒安詳的鼾聲,貓貓無力地輕嘆一口氣。

?貓貓自第二天起,不得不收拾不算多的隨身物品。

?小蘭或是同住一間房的人都稱羨不已。

?她們一再追問事情怎么會演變至此。貓貓只能面露乾笑,顧左右而言他。

?貓貓成了皇帝寵妃的侍女。

?哎,就是一般所說的出人頭地。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