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話 貓貓

第一卷??一話 貓貓
?? 臺版 轉自 輕之國度

?錄入:冬白丸

?(好想吃路邊攤的串燒喔。)

?貓貓一邊仰望陰晦的天空,一邊嘆了口氣。

?周圍是最華麗燦爛的世界,也是瘴氣蠢動的混濁淤泥。

?(已經三個月了啊。不知道阿爹有沒有好好吃飯?)

?貓貓前幾天去森林采藥,結果碰上名為村人甲、乙、丙的綁匪。

?真是既強橫又生事擾民的劫婚活動,簡稱婚活,也就是宮廷的強搶民女行為。

?也罷,反正能領到薪俸,而且只消服上兩年勞役就有機會返回民間,所以就職場來說還算不壞,但前提是要出于自愿才行。

?對身為藥師,生活過得還不錯的貓貓而言,這就只是飛來橫禍。

?對貓貓而言,那些綁匪是習慣擄走妙齡女子賣給宦官賺酒錢,還是拿別的姑娘代替自家女兒都無關緊要。因為不管是何種理由,對自己來說都是無妄之災。

?要不是這樣,她一輩子都不想跟后宮這種地方扯上關系。

?宮女滿身嗆人的化妝,香料與美麗衣裳,嘴唇上掛著虛假做作的笑容。

?貓貓經營藥鋪體悟到一件事,就是沒有什么毒藥比女人的笑臉更可怕。

?這點無論在公卿大臣云集的畫閣朱樓,還是城邑里的煙花巷都能適用。

?貓貓抱起放在腳邊的洗衣籃,前往建物背后。與門面相比下顯得十分煞風景的中庭里,有一處地面鋪石的水池,一群難以界定性別的仆人正在洗滌大量衣物。

?后宮基本上是男性止步的。只有舉國當中身分最高貴的人物與皇親國戚可以入內,再來就是失去了至寶的前男性。當然,會出現在這里的只有后者。

?貓貓一面覺得這種制度很畸形,一面又想大概是有它的合理性在,才會行之有年吧。

?她放下帶來的籃子,看看整齊擺放在一旁建物里的籃子。那些不是臟衣物,而是已經洗過曬好的。

?看看掛在提把上的木牌,牌上有植物圖畫,并且寫了數字。

?宮女當中有些人目不識丁。畢竟有些人還是被綁匪強行擄來的。她們在被帶進宮廷前會接受最低限度的禮儀訓練,但文字就難了。以鄉下姑娘來說,識字率能超過五成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這可說是后宮規模過度擴大造成的弊害。數量雖增加,品質卻差了。

?即使遠遠不及先帝的三千佳麗,嬪妃與宮女上上下下仍有兩千人,再加上宦官,就是三千人的大家族了。

?貓貓在這當中是最下級的下女,連官職都沒得到。她沒什么特別的靠山,以一個被擄來湊人數的姑娘來說,大概恰如其分吧。

?假如擁有豐腴如牡丹的身軀,或是白凈如滿月的肌膚,或許還有可能封個下級妃子的地位,但貓貓頂多只有滿臉雀斑的健康肌膚,以及枯枝一般的手腳。

?(趕快把差事做完吧。)

?貓貓拿起畫有梅花,寫著「壹七」的籃子后,腳步變成了小跑步。她想趁厚重烏云低垂的天空開始落雨之前趕回房間。

?籃子里洗過的衣物,乃是下級妃子的東西。這人分配到的個人房比起其他低階妃子,家具用品雖然豪華,但太過炫富。猜測房間的主人可能是富商千金或諸如此類。

?經過冊封的妃子可以擁有自己專用的侍女,不過低階妃子最多只能安排兩名下女。因此像貓貓這種沒有侍奉特定主人的下女,有時就會這樣幫忙搬運洗滌物。

?下級妃子雖然獲準在后宮內擁有個人房,但地點在宮內的偏僻角落,少有機會讓皇帝看見。即使如此,只要能受命侍寢一次就能換住處,第二次寵幸就代表著出人頭地。

?至于未能觸動龍心就過了適當年齡的妃子,除非老家位高權重,否則要不就是地位被貶,要不就是賞賜給官員。幸或不幸要看對象而定,不過女官最害怕的似乎是被賜給宦官。

?貓貓輕輕敲門。

?「放在那兒吧。」

?貼身侍女打開門,冷冷地答話。

?房里可以看到一位散發出甜膩香氣,搖晃著酒杯的妃子。

?入宮前受眾人吹捧的美麗容貌,恐怕也只不過是井底之蛙。受到絢麗多姿的百花所震懾,銳氣受挫,最近甚至足不出戶了。

?(整天待在屋子里,也沒人會來迎接你的。)

?貓貓領了隔壁間的洗衣籃后,又回到了洗衣場。

?要做的事情多得是。雖然不是自愿前來,但既然有領薪俸,貓貓打算拿多少錢做多少事。

?基本上個性很認真,這就是藥師貓貓的為人。

?只要老實干活,總有一天可以出宮。總不至于真的受到寵幸吧。

?很遺憾地,不得不說貓貓的想法太天真了。所謂人生無常。雖然以年僅十七的姑娘來說,貓貓算是看透了人間是非,但還是有她按捺不住的欲望。

?那就是好奇心與求知欲,以及少許的正義感。幾天后,貓貓將揭露一件鬧鬼事件的真相。

?在后宮出生的嬰幼兒連續死亡的事件。

?人們口中的先帝側室詛咒,對貓貓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鬧鬼事件。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