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番外篇

第一章

web版番外篇??第一章
前情侶的日常快照? 理科實驗/義弟書架的深處

【理科實驗】

“來,每個小組圍著一張桌子坐下哦——”

我們迎來了高中入學后的第一堂實驗課。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現在的我,一定是一副世界末日一般的表情吧。

我倒也并不是討厭理科(準確地說是化學)。

其理由,在于實驗課上的分組情況。

老師一聲令下,讓我們學生人群像是菜市場上受到處理的魚兒一樣地,被分成了六個五人小組,坐在五張不同的實驗桌上。

那么分組的標準是?

是的,就是座位號!

“…………………………”

“…………………………”

座位號1號的我伊理戶水斗,和座位號2號的那家伙伊理戶結女,坐在相鄰的椅子上,彼此的視線對上了僅僅一瞬就錯了開來。

這是不要跟我說話的信號。

不過,畢竟身為義理兄妹的我們坐在隔壁位置上,卻在長達50分鐘的時間內一句對話都沒有的話也實在是有些不自然,所以如果只是關于實驗步驟的話題的話稍微說上幾句也不是不行,哼,但愿你可不要因此而得意忘形就好了。這只不過是因為眾目睽睽之下所以才手下留情了而已,如果沒有別人的話你這種人我一瞬間就能將你轟殺至渣。

從如此詳盡的眼神交流瞬間就能完成這一點看來,人類的適應能力可真是可怕。

“請多關照——!伊理戶同學!”“伊理戶同學在同一個組真是太好了——!我總是有些不得要領所以很不擅長實驗課呢——”“我懂我懂——。萬分感謝父母給了我這樣一個姓呢。”

“啊哈哈……。我也并不算是多么擅長實驗的類型,不要太過期待喔。”

除我以外的四個人,包括結女在內竟全是女生——沒啥,沒什么好怕的。我已經習慣于溶解在背景里了。請便吧,你們完全不要管我,盡管去進行女生之間的談話去吧。

我遵從著黑板上寫著的步驟,嚴肅地一一準備著燒杯之類的實驗道具。而女生們也一邊進行著實驗準備,一邊熱烈地閑聊著。

“伊理戶同學,頭發好漂亮呢——。有做什么護理么?”

“不、并沒有特別做些什么……。比起初中時期留長了不少就是了。”

“嗚哇——。初中時期的伊理戶同學,超在意的——!”“一定從那時候起就非常受歡迎了吧——!”“是吧!我都嚇了一跳呢,入學時期的伊理戶狂潮——!”

“啊——、不,其實并沒有怎么——”

一提到初中時期的話題就變得特別舉止可疑的嘛?是吧?高中生出道?

“…………!!”

雖說僅有一瞬間,結女往我這邊瞪了過來。這家伙是有心靈感應么。

結束了實驗準備,各組開始了夾雜著雜談的實驗。

我麻利地推進著實驗步驟,進度比其他成員快上不少。

“哦——!伊理戶君,很快嘛!”“不愧是義理上的弟弟呢——。”“入學考試包辦了前兩名來著?”“誒——!?真的假的!?真是一對天才姐弟呢!”

……雖說入學考試由結女和我包辦了前兩名什么的大概只是都市傳說,嘛這種不解風情的事也就不故意戳破了。反正又不是受到了風評被害什么的。

比起這個,身旁傳來的那冰涼冰涼的視線可真是讓人舒心。看來是對自己的朋友贊揚了我感到相當不愉快呢。哈哈哈!

“……嘛,畢竟是我?的?弟?弟?呢。不做到這地步怎么行呢。”

看似不經意地,結女如此強調道。

這個女人,究竟要糾結這一點到什么時候啊。義理上的兄妹在法律上根本就是和陌生人別無二致,誰年長誰年幼根本就是細枝末節而已啊。你TM才是妹妹好不好看我不揍你哦。

也許是模仿了我的行動吧,小組的其他成員的動作都麻利了起來。雖說她們本人都謙虛得很,但畢竟是重點高中,能入學的每一名學生都是相當聰明的。

結果,我們組的實驗完成得比其他組都要快上不少。

就像社畜將薪水投入到手游中一樣,高中生這種生物就是習慣將多余的時間傾注到閑聊里。大概是意識到時間還剩下不少,無名女生中的一人(雖說應該是有名字的但我并沒有印象)悄悄地說道。

“……說實在的,伊理戶同學,有男朋友嗎?”

咯噔的一下,結女握著溫度計的右手似乎微微地動了一下。

與此同時,感覺我的右腳好像也動了一下,不過萬幸我的右腳正藏在桌子下方。

“你那么可愛肯定有男朋友的吧——。”“對對。就算現在沒有,在初中時期什么的也會有吧——。”“這副臉蛋還沒有男朋友的話反倒顯得假呢——。”

人群中發出了笑聲,但我和結女一點都笑不出來。

“是……是、呢。”

結女努出了一副仿佛被蠟固定住了一般的笑容。

“雖然……現在是沒有啦。”

“現在——?”“也就是說——?”

喂,加油啊!唯獨現在我是會替你加油的!忍住羞恥心!說自己沒有交過男朋友!

結女就像是刻意不往我這邊看一般地固定住脖子,以優等生的笑容回答。

“…………嘛,初中時期的話……是有過,的?”

女生們的尖叫聲響起的同時,我強行憋住了摻著血淚的吶喊。

這、這個女人————!!

居然難得地敗給了虛榮心,沒有把這個謊撒下去……!!

“誒?誒!?怎樣的人?怎樣的人!?”“很帥嗎!?一定很帥吧!?”

“不,嘛,其實是,普通的……也并不是特別帥啦……”

“有過,就是說現在已經分手了啊——。是因為去了別的高中嗎——?”

現在正坐在同一張桌子邊呢。

“吶吶,有沒有點什么呢!?比如說,小鹿亂撞的故事什么的!”“親過了嗎!?親過了嗎!?”“別這樣嘛,有點下流啦!啊哈哈!”

“有、有啊。當、當然,親吻這種程度的話,呢?”

啊,有點開始將錯就錯的意思了啊這家伙。

這完全就是事已至此索性就讓我吹到底吧的表情了啊這個。

“誒——!?”“在哪里?在哪里!?在男朋友的房間里么!?”

“我想想——……那、那是在、放學的路上?”

“誰親的?誰親的!?”

“……男朋友,問我,可不可以……”

——就這么赤裸裸地開講個什么勁兒啊這個白癡!!

給我輕輕地揭過話題或者隨便編個故事糊弄過去啊……!!為什么偏偏就在這種關頭把真話給爆出來了啊啊啊……!!

已經無法忍受的我使用了必殺?裝睡之術,趴在桌子上塞住了耳朵。

即使如此,也仍然無法阻止談話聲漏進來。

“約會呢?是去哪里約會的?”

“我、我和他都喜歡看書,所以大多都是去圖書館約會呢。因為禁止喧嘩,所以就在筆記本的邊角部分寫字進行筆談……”

“嗚咻——!感覺還真不錯呢——!”“那,在圖書館親過么?說說看?”

“沒、沒有……喔?”

“啊,避開眼神了——!”“這架勢絕對親過啦。”“絕對親過沒錯的——。”

“那、那是!那家伙,強行……!!”

“那那,圣誕節怎么過的?送過禮物了么?”“啊,好想聽聽呢——!”

“……晚、晚上的時候,突然掛電話過來讓我看看外面……”

“跑去看的時候發現他就在外面什么的?”“嗚哇——好驚喜呢!”“好帥氣的行動呢。完全是帥哥才會做的事吧!”

“不、不是,只不過是稍微見了個面聊了幾句話而已……!”

“好想見見呢,伊理戶同學的男朋友。”“絕對很帥氣的吧——。”“我也這么覺得。我的帥哥探測儀已經在叫個不停啦。沒有照片什么的嗎——?”

就是在旁邊裝睡的那個家伙啊!!!





結束實驗課回到教室的路上。

“……我說,虛榮女。”

“……啥事,裝睡男。”

“突然間好想把那個讓帥哥探測儀叫個不停的男人的戀愛經歷講給別人聽聽了,沒問題吧?”

“絕對不要……!!!”

結女一邊盯著我的臉一邊捂住自己的嘴,持續發著不成調的呻吟聲。

然后,

“…………對、對不起…………”

“知道就好。給我一本文庫書就饒了你。”

面對低頭輕聲認錯的結女,我以更低一些的聲音將話題持續下去。

“(……但是有一件事我得訂正一下。圖書館那次不是我而是你那邊——)”

“————!!”

“疼!”

往我的小腿處來了一記下踢后,結女逃到了朋友所在的地方。

……怎么能每次都只有我如此羞恥。總有一天會奉還給你的!!





※※※※※※※※※※※※※※※※※※※※※※※※※※※※※※※※





【義弟書架的深處】

“……啊咧?這個系列的前面那卷,我沒有么……?”

因為在書架上找不到想重讀的書,我感到有些驚訝。

是在搬家的時候放到什么地方了嗎。不,搬家時我對藏書的整理應該是非常細心的才對……。

那就是打一開始就沒有過?不不,我清楚地記得我曾經讀過,而且應該也不是從圖書館借來的——也就是說?

“……啊——……”

我感到有些泄氣。

對了,當時是從那個男人那里借來讀的。就在我們還在交往的時候。

這樣的話,我又得重新找他借才行么……。就算想要去買,現在這時間書店也已經關門了。

但是,要怎樣開口才行呢?

普普通通地說一句請借給我?不不這可沒門。畢竟是那個男人,一定會趁著這個機會提出什么奇怪的條件來的。

那么,就數數他曾欠過我的人情,強迫他借給我怎么樣呢。……嗯,是呢。這樣最好。這樣的話,那件事或許可以用來做籌碼……。

我打定主意,走出了房間。

這個時間的話,那個男人應該會在自己的房間里讀書。住到了同一個屋檐之下才重新體會到,這個男人真的除了讀書以外幾乎什么事都不做呢。

來到那個男人的房門前,我遵從一開始就和他商量好的協定敲了門。

我等待著他發出“干什么啊”之類不愉快的應答聲,但是——

“……?”

沒有回應。

這是——如果是推理小說的話這就是密室殺人案發生的套路了!

我有些心情激動地試著轉動門把手,簡簡單單地就轉開了。什么嘛,沒有上鎖啊。

房間里的電燈亮著。

我悄悄窺視著房間內部,看到了水斗的背影,正趴在桌子上。

誒?這是真的死了么?但沒看到兇器啊。

“……水斗同學——?”

悄悄叫了一聲但還是沒有回音。

我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間里,接近水斗趴著的書桌旁邊,看向他的臉。

水斗閉著眼睛,發出了規則的鼾聲。

手上的文庫書依然打開著。看來是在讀書的時候睡著了。還真是少見,是昨天熬夜了么。

我撩起垂下的鬢角,將嘴靠近水斗的耳邊。

“……水斗同學?…………伊理戶同學?”

“…………嗯…………”

即使在耳邊叫了兩聲,也不過是動了動身子。連一句夢話都沒說。

……倒也不是期待著能聽到他說些什么夢話就是了。

強行把他叫醒也實在有些不好,還是待會兒再來吧——雖說一時間冒出過這樣乖孩子一般的想法,但仔細想來這可是絕佳的機會。趁著現在趕緊把目標的書借走,在這個男人醒來之前讀完吧。

如此下定了決心,我朝著書架方向走去。

書架能反映出人的內心——我聽說過這樣的一句話。根據這個理論的話,把從輕小說到時代小說應有盡有的藏品以出版商和書的大小分類得整整齊齊的水斗的書架,反映的大概是他的博愛與一絲不茍吧。聽起來好像是個很容易吃虧的性格呢。

我用手指一本本地確認著書脊,尋找著分類為推理小說的一角。

“這里——是,輕解密么。”

我對沒有死尸(不是尸身)的書沒有興趣。

雖說如此,就在這旁邊就是放著文庫版推理小說的領域,目標的書也很快就讓我找到了。這個男人……將輕解密類型歸類到推理小說的旁邊,這是對本格推理主義者的我的挑戰嗎?

算了。這次我就放過你吧。把目標的書抽出來——

“嗯?”

將書抽出后露出的縫隙的深處,隱約看到了書的封皮。

書架里塞了兩層書么。我屬于經常會重新看同一本書的類型,要是做成這樣的話里面的書就會很難拿出來所以不太喜歡這么做呢……。

我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將看到的那本藏在深處的書取出。這標題怎么有些莫名地長……?

看了一眼封面。封面圖的上色相當明亮。這是輕小說嗎?

幾乎是本能地翻了一翻,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彩圖——

“————!?”

啪地一把合上了書本。

……啊、啊咧?

是我看錯了嗎?

好像看到了些以我的年齡還不能看的類型的插畫……?

應、應該是我看錯了吧。是吧。畢竟是輕小說,只是稍微露出度高點而已——

我膽戰心驚地又一次打開了那張圖。

“~~~~!?”

幾乎遍布全圖的肉色,十分下流的汗水,極度瑟琴的姿勢。更重要的是這面露潮紅的表情!

…………是、是小黃書…………。

還、還是第一次見到呢……雖說有所耳聞,但這種書還真的存在啊……。

“……………………”

我就這么讓書處于打開著的狀態,看向趴在桌子上的義弟。

是、是呢……。這個男人,是濫讀派來著……。他也想過和我要,那個,做那種事情,所以即使讀過這種書也沒有什么奇怪的……。

如果是以前的我的話說不定會因此而感到幻滅,不過,啊啊真是太好了,現在的我根本就沒有可以滅的幻了呢。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呢。討厭他可真是太好了呢——!

那么。這種東西就讓我放回原處——

“……………………”

我又一次瞄了一眼睡著了的義弟。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

我、我也決不是想要了解這個男人的興奮點什么的。

只是,有點,對,只是感到有點稀奇罷了!

這不過是一個自負讀書人的人,對完全為止的領域體現出的純粹的探求之心罷了……!

“……這、這個、不過是試著讀一讀罷了……不過是……不過是……”

像念咒文一樣地重復呢喃著,我翻開了書頁。

理所當然地,一眼看上去是本很普通的小說。由于不知道水斗什么時候會醒過來,我一目十行地讀著。

然后,就到了有插畫的頁碼。

雖說由于是黑白插畫所以沒有封面那么強的沖擊力,但也以十分瑟秦的方式畫著一個足夠不成體統的女子的姿態。

但是,對我來說更能構成沖擊力的,是在一旁附帶著的文字。

“……嗚哇……哇啊……”

絕不幼稚也絕不敷衍地,倒不如說比起普通的小說更加縝密與細致地描繪著的是,為女孩子后背進行按摩的場景,僅此而已。明明不過如此,但不知為何我的心卻為此跳個不停,仿佛主人公的心跳傳達到了我的內心一般……。

……小、小說這東西,還能這么寫的嗎……。

怎么說呢,對只看時代久遠的小說的我來說,看到那些至今為止都是自主規制對象的用語被理所當然地使用著的驚訝感,給我帶來了更甚數倍的沖擊。

我繼續翻頁,專挑插畫附近的文字讀著。嗚哇——。嗚哇啊啊——……。

“————你在干什么呢?”

正看到第四個場景的時候,從一旁伸出的手將書奪了過去。

“嗚哎!?”

嚇了一跳地放眼望去,只見水斗一臉驚訝地看著奪走的書。

醒……醒過來了!?什么時候!?

“總感覺有誰在這里就來看了一下……你終于也開始對輕小說感興趣了么?”

“啊……不是……這、這個、不是這樣的……!”

感覺整張臉都要炸開了。

被、被看到了……!被看到了啊……!自己自顧自地跑來偷偷看官能小說的事……!

“居然在讀這本書啊?真是意外……”

水斗如此說著,將我偷看的書刷拉拉地翻著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都、都是……都是你不好啊!”

頓時一股熱氣沖上頭腦,我不禁喊出了聲。

“都是因為你藏著這樣的書!這、這不是、這不是我們這個年紀不能買的東西嗎!?”

“蛤?”

水斗輕微地皺了皺眉,視線落在了那下流的插圖上。

“難道,你說的是這本書?”

“是、是啊!這種官能小說——”

“這不是官能小說,只是普通的戀愛喜劇輕小說而已啊。”

“……誒?”

……普通的?

那里普通了?

“…………哈哈啊。原來如此啊。如果沒習慣的話就會這么覺得嗎。”

水斗看著我的樣子自言自語,不知為何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怎、怎么回事啊……!?畢、畢竟、像這樣全是關于女孩子的裸體的——”

“雖說部分輕小說確實踏入了官能小說的領域,但這本無論從描寫上還是從插圖上都是少年雜志等級吧。……嘛確實,殺必死情節的描寫能讓人感受到強大的壓迫感就是了。”

騙……騙人的吧……?這樣的算是一般……?全年齡……?

水斗看著瑟瑟發抖的我,突然用鼻子“哼”地一聲笑了出來。

“光是這種程度就會讓你滿臉通紅呢。”

“~~~~~~!!!”

腦袋里滿是羞恥感和悔恨感,讓我完全不知所措了起來。

嗚嗚嗚嗚……!!好想讓這家伙吃癟啊……!!真的好想讓眼前這個討人厭的嘲諷臉染得通紅啊!!

“……只、只是有點吃驚罷了。”

我扭過腦袋,話中帶刺地說道。

“只、只是因為實在太過幼稚了,所以讀著感覺有些羞恥罷了!這什么啊!只不過是按摩而已,女孩子怎么可能發出那么……下、下流的聲音啊!?戀愛經歷完全為零吧這作者!”

“…………嚯嚯?”

水斗的雙眼略微瞇了一下,眼神變得犀利起來。

“你這家伙……剛才攻擊了作者的人格是吧?”

“誒?不、那個……”

衍生犀利的水斗不斷地拉近著和我的距離。我正準備轉過身,但在那之前就被捉住了手腕。

順著手腕處一拉,水斗的臉一下就拉近到了我的面前。

散發出深邃光芒的雙目,仿佛透過我的瞳孔一下窺見了我的深處一般。

“在別人睡著的時候潛入別人的房間,擅自把別人的書拿來讀,還染指了攻擊作者人格這種禁忌中的禁忌,你膽子可真肥啊……”

“啊、誒、不是……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躺床上去。”

“誒!?”

實在是以認真的聲音說出了預料之外的話,我從奇怪的地方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在床上趴下。小說的描寫到底正不正確——只是按摩一下的程度是不是真的不會發出下流的聲音,你自己試試吧。”

“誒、誒、誒、不是吧——咿呀!?”

肩頭被輕輕推了一下,我倒到了床上。

水斗背對著燈光俯視著我。

“來,背轉過來。”

“不、等——”

水斗仿佛是滾圓木一般地推了我一把,讓我翻過了身。

掙扎著想要爬起來,但在此之前大腿上傳來了重量。那是水斗已經坐了上來,如此我已是動彈不得。

“誒、誒、騙、騙人的吧?真的要來嗎!?”

“反正也沒什么見不得人的吧?只不過是一個溫柔的義理家屬提出要給你做個按摩而已吧。所以啊——”

水斗仿佛要跟我重合在一起一般地屈下身子,用比起平時都要低上一分的音量耳語著。

“——奇怪的聲音什么的,是不可能發出來的對吧?”

背部仿佛有什么在順著肌肉亂竄一樣。

明明連碰都沒被碰,從屁股到后背之間卻有種癢癢的感覺。

我抱住面前的枕頭,將頭埋了進去。

事、事已至此,我無論如何都要忍下去……!

然后,以勝利者的身份證明我才是正確的……!

“要上了哦。”

水斗的雙手,按在了我肩胛骨下方。

“……”

對一個男人來說顯得有些細小與靈活的手指觸摸到腋下的肋骨處,有些癢癢的。

但是,沒問題。暫時還沒問題。只是這種程度的話……。

緊接著。

手上緩緩地注入力量,后背上也傳來了壓力。

“……!!~~~~!!”

嗚哇啊啊……糟了……!因為直到剛才為止都在站著讀書,搞得后背有那么一點點僵硬……!!

“挺僵硬的啊。大概是你總坐著卻不做體操的緣故吧。”

還在我耳根子邊上說話。這太卑鄙了啊!?給我堂堂正正一點啊,堂堂正正!

后背傳來了巨大的重量。

“嗯——咕、嗚……”

胸口里的空氣被擠出來了。對,不過如此而已。剛才那個只是吐氣!不是聲音!Safe!

我將嘴結結實實地按在枕頭上,保證我即使有個萬一也絕不會漏出聲響來。

“……那個,是我的枕頭,你那樣把頭埋在里面沒問題么?”

“啊……!?”

“機會!”

正當我慌慌張張地抬起頭離開那個枕頭,背后的重量又重了幾分。

“嗯咕……!?~~~~~!!”

我不停地蹬著小腿,壓下了快要漏出來的聲音。

渡過了這波壓上體重的攻勢,我的額頭一下子落回了枕頭上面。

“呼……哈啊,哈啊啊……”

“剛才,是不是發出聲音了?”

“才、才沒有、呢……!你……你是不是、不收歡迎、到了……幻聽的地步、了啊……?”

“哼~。……那,換種進攻手段吧。”

“誒……?”

水斗的手挪了個位置。

從肩胛骨下方的位置,換成了再往下一些——也就是腰部。

“別……等、等等!那里……!”

“那里怎么了?我看八成你這里也僵硬得很吧。”

側、側腹位置,我……!

“來了——”

“——嗚、嗯~~~~~~~~~~~~~~!!!!!!”

被人用手按在腰上,力道剛剛加到一半,幾乎就自動地張開了口

側、側腹部是我的弱點啊……!要、要是被這樣碰的話……!

“唔……咕嗚!嗚咕、哈、啊嗚嗚嗚……!”

“喂喂,怎么回事啊結女同學?不是說區區按摩根本不會發出聲音的么?”

“才、才沒出、出聲呢——啊咕!嗚、喵!嗚嗚嗚嗯嗯咕……!”

到底是疼呢還是舒服呢還是癢呢還是羞恥呢,我已經完全搞不明白,總之只能用枕頭遮住臉的同時讓小腿蹬個不停。

水斗下手不僅沒有變輕,反倒是愈發變本加厲,電流一般的觸感毫無間斷地在我的體內橫沖直撞著。

“哈——不——!原、原諒、原諒我……!我、我會……嗚!我會道歉的……!嗚咕!……對、對不、起——”

“才不要呢。”

隨著這一聲殘酷的話語,水斗的力道又重了一分。

“嗯咕嗚————!!”

“你根本就沒有認輸。來吧,你就老老實實地承認了怎么樣?承認‘就在現在,我因為義理上的哥哥做的按摩而發出了下流的聲音’吧。”

少、少得意忘形了……!!

這根本就不過是感覺有點癢而已,跟那樣的聲音是不一樣的——

“我明白訣竅了。是在這一帶吧。”

“嗯嗯嗯嗯——————~~~~~~~~~~~~~~!!!!”

被從最下方的肋骨邊上仿佛照著輪廓臨摹般地劃了一圈,我緊緊抓住了床單。

啊啊啊——!!這樣的、已經完全、不是按摩了——





“——水斗——?還醒著么?”



就在這時,從房間外面突然傳來的聲音,讓我和水斗的身體瞬間僵硬起來。

峰、峰秋叔叔……!?

是水斗的爸爸。……等、等等?現在這個狀況要是被看到的話——

“糟、糟了————爸、爸!稍微等等!”

“嗯?嘛可以是可以啦——”

水斗慌慌張張地從我的大腿上站起身來。

糟、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要是被看到我在水斗的床上躺著的話,我們的關系毫無疑問會被懷疑的……!

“(沒辦法了。就藏在被窩里吧!)”

“誒……!?”

被子突然間被蓋了上來,我的視野變得一片漆黑。仿佛是突然天降大雨時的二手書商品一般的感受呢。

我在被窩里抱住雙膝,讓身體的體積盤得盡可能小一些。

“——抱歉,爸。什么事?”

“啊啊,關于明天的事——”

能聽到水斗和峰秋叔叔的對話聲。

但是,我的意識,完全集中在自己體內發出的聲響。

咚咚咚咚咚咚咚——

因為也許我在這里的事會被暴露,而產生的緊張感……我姑且認定我心中的這份悸動,是因為這個原因吧,而不是事到如今,才回想起了剛才自己發出的,讓水斗聽到了的聲音……

……聞到了伊理戶同學的味道。

雖說因為這是在那個男人的被窩里所以是理所當然的,但我還是自然而然地想到了。

和被緊緊抱著的那時候,一樣的味道——

被窩被掀開了。

我吃了一驚地連忙抬頭望去,之間在那里的不是峰秋叔叔,而是水斗。

“……………………”

“……………………”

不知為何,我們看著對方,相顧無言。

靜靜地聽著心跳的聲音,就這么對峙了一段時間后——忽地,水斗錯開了視線。

“……抱歉,有些、得意忘形了。”

如此生硬地道著歉的他的耳根子,的的確確染上了紅色。

我抬頭望著這個情景,開口,閉口,開口,又閉口——終于,擠出了話語。

“我、我也是……擅自翻看你的書架,對不起……”

“不,嘛,那倒是無所謂啦——畢竟如果是你的話,是絕不會輕率地對待我的藏書的。”

水斗似乎有些支支吾吾地撓著頭,

“…………今天你是打算就睡在我的床上了么?”

偷偷地瞥向我這里,說。

……啊。

我這才意識到我現在正躺在男生的床上,連忙想要起身離開,但在這前一瞬間,我心中有了主意。

……怎么辦?

這樣的猶豫也不過在瞬息之間。我將腿伸長,仿佛全身放松了下來一般地,任憑頭發散在床單上,以居高臨下的眼神看向水斗——如此說道。

“————你覺得、這樣更好?”

就在這一瞬間。

水斗的雙眼略微一睜——之后,他的臉仿佛熟透了的紅蘋果一般,變得通紅通紅。

“……呵呵。”

目標達成。

我淡淡地揚起嘴角,從床上起身走了下來。

“開玩笑的。…………色狼。”

如此輕輕拍著水斗的肩膀如此說著,而水斗依舊紅著臉,往我這邊一瞪。

“你……你這家伙啊——!!”

“啊,對了對了。這本書,我借走嘍。”

輕輕擺著我原本的目標文庫本,我感受著背后傳來的讓人舒心的視線,離開了水斗的房間。

進入自己的房間,啪的一聲關上房門。

就這樣,停頓了一陣時間。

1、2、3、4——5秒。

嘩啦啦地,就這么倚靠在門上,緩緩地滑落在地。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拿借來的文庫本遮住臉,倒在了地板上。

雖說稍稍地成功還擊了一下,也無法抹除我顯露出來的癡態。

那種聲音,就連還在交往的那段時間里都沒有讓他聽到過~……!

“…………下次一定要找到真正的小黃書…………”

我立下陰暗的誓言,將借來的文庫本放在了書桌上。

這樣的心態怎么可能讀得了書啊!!我這就去睡了!!

以仿佛連續殺人案的犧牲者一般的氣勢沖上床去,最終做了了不得的夢,這點怕是已經無需多言了罷。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