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二十六章

web版本篇??第二十六章
前情侶回歸故里② 黃昏已逝





「水……」

我捉著野餐布的邊角想要呼喚一聲,結果話到了嗓子眼卻愣是沒能吐出來。

站在對面的水斗手上捉著野餐布另一半的邊角,正等待著我的指示。我們正在鋪滿了小石子的河灘上鋪設臨時的休憩場所。

水——義弟一臉驚訝地皺著眉,

「怎么?」

「不……那個……水斗——同學。咱們就鋪在這一帶吧?」

「……?啊啊,好的。」

我們將野餐布鋪在地面,又四處找了些合適的石頭固定住了野餐布的四角。

叫……叫不出口……。

明明昨晚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叫出口了。結果就過了那么一陣子,就再也沒辦法直呼他的名字了!

為什么啊。難道只是因為昨晚有些太過激動了而已嗎。明明我還以為自己接觸到了這家伙的過去,作為家人和他拉近了不少的距離。

而且為什么你那邊還不愿意直呼我的名字啦!

在我因為蠻不講理的怒火氣得渾身發抖的時候,一旁的河流方向傳來了喧鬧聲。

「下來吧,竹真。水流慢得很,沒什么好怕的啦。」

「嗯,嗯……」

「小心河底的石頭喔~」

「我知道……」

圓香小姐和竹真君將腳伸入水中,確認著水流的速度。

我們如今,正在種里家附近的河流。

水流涌動的聲音,拂過水面的微風,沙沙作響的樹葉聽著十分舒心。日光雖然有些強烈但并不覺得有多么燥熱,或許是因為我們身在水邊的緣故吧。真是個相當舒適的避暑勝地。

據說,河邊燒烤是在種里家聚會時的保留節目。這一家上下可真是有夠現充的。不過自家附近要是有這么好的地方,會想來烤個燒烤倒也不是什么怪事呢。

我們先大人們一步來到了河邊游玩,也順便受峰秋叔叔所托,把那個搞不好一天到晚連一步都不會邁出書房的水斗拖出了門外。

把他帶出門的時候也還好說,而一路上倒也相安無事。

但是,在這段過程中,我注意到了一件事——昨晚下定決心以后要直呼他的名字,但如今卻無論如何也叫不出口。

「好了。」

水斗在鋪設完畢的野餐布上放好行李(其中裝著毛巾和急救箱等用品)后,就火速脫下自己的涼鞋,盤腿坐在了旁邊。

然后,他又從行李中取出文庫本,在四角短褲式的泳裝上翻閱了起來。

「……你還真是天塌下來都不帶變樣的呢。」

「多謝夸獎。」

這完全不顧及別人看法的模樣,我行我素得簡直讓人羨慕。

……我是不是也應該帶本書過來的?

「小結女呀,防曬霜和驅蚊液都涂好了嗎?」

一直看著竹真君的圓香小姐回到了岸上。

「啊,正打算涂呢。」

「好吧~。難得皮膚這么好,你可千萬要好好涂喔。我也來涂一涂好了。」

圓香小姐沒有拖鞋,先是直接一把跪在野餐布上,從行李中取出防曬霜來。

接著,她坐在了野餐布的角落上,干脆利落地拉下了自己連帽式防曬衣的拉鏈。

穿在防曬衣內部的,是略顯成熟的黑色比基尼。

沒有多余的裝飾,款式也十分簡約的布料,覆蓋著她大幅向前突出的胸線。而下方的腰圍卻是驟然收緊,勾勒出一道完美無瑕的沙漏式曲線。

而圓香小姐略顯成熟的容貌,愈發顯得黑色比基尼妖艷萬分。

圓香小姐一邊擠出防曬霜,一邊抬頭望著我,發出了「嘻嘻」的笑聲。

「怎樣?論身材我可是很有自信的。」

「嗯……。很漂亮。」

「哎呀,就這點評價么?無論男女,大多數人看到我的胸部,照理來說情緒多少都會更高漲一些來著。」

「啊~……實際上呀,我有個朋友比你還更大些……」

「誒!?真的假的啊!?就是說她有G以上咯!?給我介紹介紹!好想揉一揉啊!!」

「但是我拒絕。哪怕同性這也足以構成性騷擾了。」

「誒誒~!真小氣~!」

看著嘟起了嘴的圓香小姐,我不禁笑了起來。不管是曉月同學還是圓香小姐,為什么都會那么喜歡揉人家的巨乳呢。明明圓香小姐自己的就已經足夠大了——話說回來,她說『G以上』,也就是說圓香小姐是F杯吧……。怪不得會選擇黑色比基尼呢。

我偷偷瞥了瞥旁邊的水斗。

他的眼神一如既往地盯著書本——看上去好像是這樣的。

……他究竟是看了,還是沒看?

究竟是對圓香小姐的泳裝根本就不感興趣,還是看了一眼后馬上就收回了視線……。

我回想起昨晚和曉月同學在LINE上的交流。

順著話頭,我曾問過她這樣一句話。

<你知道川波同學的初戀是誰嗎?>

一般情況下,男生們的初戀對象都是怎樣的人——我只是想知道這么一個普世價值觀而已。普世價值觀,嗯。

曉月同學毫不猶豫地作出了答復。

<我>

<彳亍口巴>

<停。我整活兒呢我!別一副好好好是是是多謝狗糧飽了飽了的反應成么!>

<所以說到底是誰?>

<據說是幼兒園的老師來著>

<順帶一提,曉月同學的初戀是?>

<無可奉告>

看來是川波同學沒跑了……。

曉月同學她居然真心以為這樣就能瞞過我的眼睛,意外地有些粗枝大葉——雖說她或許就只會在和川波同學的相關事件上犯傻就是了。真是奇妙。

不過總之,川波同學的第一次果然也獻給了年長的女性呢。

這個嘛,對小孩子來說,身邊的人們基本上都比自己年長,從概率上來說這也算正常啦。何況對于水斗來說,他的身邊就只剩下圓香小姐這一個年紀相仿的女性了……。畢竟他連媽媽都……。

嗚,心里好亂。

畢竟,到頭來只有我一個人獻上的是初戀,不會有種挫敗感嘛?

不過話說回來嘛?無論水斗的初戀到底是誰?都跟我?沒有一~星~~~半————————點的關系就是了?

「小結女,給。防曬霜。」

「啊,好的。」

圓香小姐一邊往自己的腳上噴灑著驅蚊液,一邊將防曬霜遞到我的手上。

我手下防曬霜后,脫下涼鞋踩到了野餐布上。

我看了看自己能坐的位置。

野餐布本就不算特別大,已經坐了水斗和圓香小姐兩人后,能夠供我選擇的空間已經不復存在——

——于是乎,我無可奈何地,坐在了水斗的身旁。

我和圓香小姐一樣,在泳裝外部披了一件防曬衣。

穿著衣服自然是涂不了防曬霜的。于是我理所當然地拉開了防曬衣的拉鏈。

防曬衣里穿著的,自然是我前一段時間和水斗一起外出時購買的那套白色花邊款的泳裝。

上身比基尼,搭配下身短裙的款式。這樣的裸露程度已經是我能夠忍受的極限了。

我一邊若無其事地擠出防曬霜,一邊窺視著水斗的反應。

果然,他的視線依舊集中在書本之上。

……雖然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但總覺得他在我買這款泳裝的時候還表現出了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來著。不過,畢竟這家伙的視線感知能力十分高超,搞不好又是馬上錯開了視線也說不準。

又或許,是因為他在買的時候看過了,所以現在才顯得毫不關心……?

啊——真是的!根本搞不懂!!

「唔哦哇哈~!」

一旁的圓香小姐發出了奇怪的歡呼聲。

「你真的好瘦啊小結女……。你這腰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里面真的裝著內臟么?」

「有、有裝著啦……。只是我沒什么肌肉而已。」

「不不不,雖然身邊的人時常也會夸我腰很細啦,但我是真的好羨慕你哎~。你這腰一細,胸也能顯得更大——哎呀我不會揉你的,不會揉啦。」

見我一把用手捂住自己的胸部,圓香小姐不禁笑了一笑。

「這套泳衣也很可愛呢。你自己選的啊?」

「這個……。姑且是吧……」

「姑且?……哼~?」

圓香小姐意味深長地揚起嘴角,瞬間把自己的嘴湊到了我的耳邊。

「(男朋友選的?)」

「(誒……不是啦……)」

「(哼哼~。也就是說,你們還不是那種關系呀?)」

「(不,與其說還不是,……)」

倒不如說,曾經是……

我條件反射地瞄了水斗一眼。

「誒?」

圓香小姐的雙眼瞬間瞪得渾圓,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她的視線所指之處,正是水斗所在的方向。

啊……!糟了!

「(誒,誒?誒!?真的么?是這樣么!?)」

「(不,不不不!不是啦不是啦!)」

「(這慌張的樣子好可疑呀~)」

「(真不是這么回事啦……!饒了我吧……!)」

「(那就當是這樣吧~)」

圓香小姐兩眼放著光,嘴角浮現出一抹心領神會的微笑。

真、真的沒問題么……。雖然我覺得她應該不至于告訴媽媽就是啦……。

「(咦?不過昨天,由仁阿姨告訴過我水斗君有一個非常要好的女孩子……。誒?難道說,水斗君其實很受歡迎……?)」

瞧這架勢,圓香小姐那邊倒是對水斗一點想法都沒有呢。嘛就算有想法,也跟我沒什么干系就是了。

……話說回來,媽媽泄露我們的個人情報也泄露得太勤快了點吧?

「小結女今年去過海邊了嗎?」

趁著我仔細涂抹著防曬霜的關頭,圓香小姐突然轉變了話題。

「不……雖然我朋友跟我提起過這樣的話題。」

「誒~?那為什么沒有去呀~?」

「我朋友告訴我說,去海邊會被搭訕,還是別去了。」

「噢噢~,真是一個好朋友。相當為你著想呢。難得出去玩,要是被煩人的家伙纏上可就太掃興了呢~」

圓香小姐理所當然地說道。明明一眼看上去就是個書店店員或圖書管理員類型的人,居然也被人搭過訕啊……。

不過話說回來,身材這么好還穿著那么一身黑色比基尼,被搭訕倒也是理所當然的呢。

「也就是說,這身泳裝就是專門為了這次來河邊而買下的咯?好可惜啊。」

「但是,在人多的地方穿泳裝,不覺得很羞恥嗎……?」

「雖然我也不是不能理解這種想法啦,但我倒是無所謂。我反而覺得,難得買了一套可愛的泳裝,總會想要給別人顯擺顯擺不是嗎?」

「……這個我倒是可以理解啦。」

「小結女你也是啊,難得身材這么好又這么可愛,至少秀給你的朋友看看唄!拍張照吧,拍張照!」

「誒,誒誒~……?」

的確,現在穿的這套泳裝,我只讓水斗看見過,但至于特地拍下照片給人看么……。

正當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圓香小姐已經自顧自地翻起我的行李,大叫一聲「找到啦」摸出了我的手機。太、太強硬了……。

「來。給你。你拍張自拍——不,等等……」

還沒等我下定決心拒絕,圓香小姐已經露出小惡魔式的微笑,

「水~斗~君。打擾一下喔~!來張照片,謝啦~!」

將我的手機,遞給了讀著書的水斗。

「……誒!?」

我一瞬間沒有反應過來。

來、來張照片?啥照片啊!?為啥啊!?

水斗慢慢地抬起頭來,看著遞到自己面前的手機和笑容滿面的圓香小姐。

不,沒問題的。水斗這家伙怎么可能會特地中斷讀書來陪我們干這種事情——

「……好吧。」

咦!?

水斗合上書本,從圓香手上接過我的手機。

平時我跟他搭話的時候根本就對我愛答不理的……!為什么換成圓香小姐就……!

「謝啦!啊,但是密碼——」

對了。我的手機設置了鎖屏密碼。只要不告訴他們密碼就——

【打開照相功能是不需要密碼的,少女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

「……哼。」

水斗輕輕地哼了一口氣,毫不猶豫地輸入了一組四位密碼。

屏幕頓時亮了起來。

「為、為什么你會知道我的密碼啊你!?」

「誰知道呢。大概是因為你太單純了吧?」

雖然這個男人知道這組數字也不奇怪,但沒想到他居然一上來就輸入了這個密碼……。

「嗯嘻嘻。不錯啊不錯啊。那就,都站起來吧~、」

圓香小姐發出怪笑,招呼著我們站起身來。

而站在我對面的水斗,轉眼間便把手機舉到了眼前。

「對對對。小結女看著鏡頭。至于擺拍就……雖然簡簡單單來個V字手勢也不是不行,不過還是把手背到后面看看吧!」

咦?為什么連擺什么pose都要受人指定呀我?

但圓香小姐根本沒有給我提出疑問的時間,我只得唯唯諾諾地看向鏡頭,將雙手背到身后。

……水斗的雙眼緊盯著手機的屏幕。

他正透過手機鏡頭,看著我身穿泳裝的樣子。

我從無機物構成的鏡頭之中感受到了仿佛具備著生命般鮮活的目光,讓我感覺有些心癢難耐。

這、這算什么啊,好羞恥……。

「……和那時候還真是截然相反呢。」

水斗輕輕地說道。

那時候?說到截然相反的話,那應該是我給水斗拍照的時候——

啊,說的是水族館約會那一天的事啊。

我回想起了至今仍然沉睡在我手機里的那張我與川波同學共同創作之家庭教師風眼鏡帥哥擺拍照,

我、我現在,和那個一樣……?

「哦,這表情不錯!好機會!」

咔嚓!隨著一陣快門聲,我條件反射地跳了起來。

怎、怎么回事剛才啊!?我完全沒有做好任何準備!

水斗放下手機,盯著手機屏幕看了一段時間。

「怎樣怎樣?給我看看給我看看!」

水斗被圓香小姐纏得實在沒辦法,只得給她看了看手機上的畫面。

「噢噢噢,這可真是……」

我也湊到一旁看了看手機屏幕,之間里面映照出的,是一個身穿泳裝,雙手背在身后,面龐微微泛紅,抬起視線看向鏡頭的女生。

…………這個,好像……。

圓香小姐發出了「嘻嘻嘻」的怪笑聲,說。

「小結女,不錯嘛!從此世上又多了一張完美的緋聞照喔!」

【緋聞照:原文「匂わせ寫真」,指經常被上傳在SNS平臺上的一種通過各方面的旁敲側擊間接向觀眾秀恩愛的照片。】

啊。啊啊啊~~!

這角度,這表情,這動作,個個都給人一種『這是男朋友給我拍的喔~』的感覺……!

「不不,這張不行吧!我為啥要暗示這種事情啦!?」

「不覺得這樣很有趣嘛?」

「這樣很有趣嘛!?」

說出來的話根本沒有道理可講啊!所以我才受不了陽咖角色啊!

「好啦好啦。后面再補上一句『讓歐尼醬給我拍了一張~☆』什么的兜個底不就好了嘛。你的朋友也會追問你拍照的人是誰,小結女也能就此感受到莫大的優越感,這不是互利共贏的好事兒嘛。……咦?話說回來你們到底誰更大呀?」

「我是他姐。」

「我是她哥。」

我和水斗瞬間做出了回答,而圓香小姐聽罷,又咯咯地笑了起來。

怎么辦哪這張照片……。我對優越感也沒什么興趣啊。

「你也別想太復雜啦,反正往insta上一丟不就完事兒了嘛?和朋友們共享回憶也是很重要的喔~?」

圓香小姐說著,把我的手機還到了我的手上。

和朋友共享回憶,嗎。

聽她這么一說,感覺好像也沒什么問題呢。

不過也實在是不太敢把這種照片直接丟進班級群呢……。要是整出什么奇怪的傳言也是一樁麻煩事。既然要上傳的話,干脆就選個不太容易外傳的地方會比較好……。

思來想去,最終我決定將視頻上傳到了和曉月同學與東頭同學構成的小群組里。

<Yume:回歸童心,河邊玩耍中>

一分鐘不到的功夫,信息已經被打上了已讀的標識。

又稍微過了一會兒,

<あかつき☆:真巧啊~!我也在泳池呢~!>

誒,泳池?大家一起去的么?難道說,我這是被一個人排除在外了……?

這樣的一份危機感也不過持續了一小陣子的時間,曉月同學沒過多久也發了一張照片上來。

那是身穿黃色泳裝的曉月同學的全身照。

泳裝的上身是帶著褶邊的可愛款式,……但是這褶邊,怎么看都是為了糊弄自己的胸部大小而特地選用的……。

她的左手拿著冰淇淋,右手比了個V字手勢,看上去相當享受盛夏的時光。

因為不愿意讓我被人搭訕,所以就沒帶上我,自己去了泳池么——想到這兒的我有些沮喪,但忽然之間,我注意到了。

這張照片的鏡頭,被擺得相當高。

考慮到曉月同學的身高,照片被拍成俯瞰的視角倒是沒什么不自然的。然而,即便如此,這也太高了點吧?照這個角度來看,攝影師的身高怕是要比曉月同學高上了三十公分左右。

更加決定性的證據,則是照片背景里的泳池——里倒映出的影子。

那故意整得七凸八翹的發型,我可是熟悉得很。

好一張完美的緋聞照——這可是真貨啊。

在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存下截圖后的下一個瞬間。

<「あかつき☆」撤回了一條消息>

<あかつき☆:抱歉,當我沒發過>

遲了。

<Yume:很遺憾,已截屏>

<あかつき☆:誒>

<Yume:別擔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あかつき☆:不不,你等等>

<Yume: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兩位就當啥都沒發生過,盡情玩耍去吧>

<あかつき☆:我說真的啦給我等等。真不是這樣的>

究竟哪里不是這樣的呀~?

和男性同學結伴去泳池玩,這不是約會又是什么吶~?

「……你在這傻笑個什么啊你,好惡心。」

「呵呵呵。你看看這個。」

為了和水斗共享這對共同的朋友最新的進展,我湊到水斗身旁,給他看了看手機里的截屏。

水斗看來也是馬上發現了這張照片里藏著的秘密。

「……嚯。」

「什么嘛。就這反映么?」

「那兩個發展到那一步,跟我也沒什么關系吧。」

「你倒是多感興趣著點兒呀,你們不是朋友嘛?」

「那是他單方面的說辭。」

啊……不知不覺間,我已經能和他正常地進行對話了。但是直呼水斗名字的時機,卻還是意外地難找……。

但此時的我,卻忘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在我和曉月同學先后上傳了照片的討論群里,還有著另一位成員的存在。

隨著音效聲響起,手機屏幕亮起了推送界面。

而我幾乎是條件反射地打開了推送——就在水斗的身邊。

LINE的界面被點開。

照片顯示了出來。

是身穿死庫水的東頭同學。

「……………………」

「……………………」

無論是我,還是看著同一個手機屏幕的水斗,雙雙沉默下來,面面相覷。

回憶一下。

我們所屬的高中別說游泳課了,就連泳池都沒有。

也就是說——高中時期的校園泳裝根本就不存在。

那么自然,相片里的東頭同學所穿的泳裝,只可能是初中時期穿過的。

那叫一個緊啊。

東頭同學的發育本來就好,再穿上以前穿的校園泳裝,穿著顯小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下半身勒進屁股的泳裝自不多言,豐滿的胸部更是眼看著就要把泳裝撐破了。

而且,也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因為泳裝穿著太難受,東頭同學可是在滿臉通紅、眼角帶淚的狀態下拼命伸長了手臂拍下的這張自拍——

<あかつき☆:干嘛突然往群里投放色圖啦東頭同學>

嗯。……橫看豎看左看右看,都只能聯想到這種用途。

<イザナギ:這不是在舉辦緋聞泳裝照大獎賽嘛>

【イザナギ:即伊邪那岐,伊邪那美的哥哥,日本古代神話的神明。由于前三個假名的發音和伊佐奈極為相似,故有此ID。第二卷最后和web相關內容里東頭的LINE賬號名都叫イザナミ(伊邪那美),此次估計是筆誤。】

<あかつき☆:我可不記得咱舉辦過這勞什子大獎賽。而且這算哪門子的緋聞照啦,你到底暗示了什么啦>

<イザナギ:本來想把手機放在書架上拍的但無論如何都拍不好,到頭來只能自己用手自拍了一張。話說你們為什么都這么熟練啊?你們到底練習了多少次啊!?>

對不起,東頭同學……。我們兩個的照片,其實真的是讓男生幫我們拍下來的……。

我將視線從手機上挪開,見到水斗以手掩面長吁短嘆的樣子,不由得戰戰兢兢地問了他一句。

「……要不,咱別告訴她了?」

「……還是說了吧。」

我只得一咬牙一跺腳開始了編輯。

<Yume:對不起,東頭同學>

<Yume:讓水斗看見了>

<「イザナギ」撤回了一條消息>

東頭同學慘叫不止的光景仿佛近在我的眼前。

真的,非常抱歉。





架在烤肉網上的烤肉,發出饞人的嗞嗞聲響。

在這此起彼伏的烤肉聲下,令人食欲大增的香氣轉眼間就遍布了整個河道。

「趁熱趕緊從烤好的開始吃啊——!」

夏目婆婆接二連三地將串好的烤肉架到燒烤架上。聽說她已經年近七旬,但看上去甚至比我還要活力十足。

我本以為哪怕是燒烤規模也大不到哪去,但一看種里加的長輩們載來的烤肉裝備,竟然有整整六套之多。

這究竟是從哪兒弄來的啊……。難道說是原本就存放在倉庫里的么。

「據說啊,夏目奶奶有個辦燒烤營地的朋友,這些設備都是從他那里低價借來的呢。」

圓香小姐一邊咀嚼著嘴里的烤肉,一邊解答了我的疑問。

「真不愧是曾經的名士對吧~。我以后也好想嫁給一個有錢人哪~。」

「圓香啊,這話要是讓阿帝聽到,絕對哭給你看哦!」

「開玩笑啦開玩笑!嘻嘻!」

阿帝?

正當我困惑不已的時候,圓香看著別處輕叫了一聲。

「哎呀,竹真~,你怎么吃得滿嘴都是啦~」

「唔哎?」

在圓香小姐身旁狼吞虎咽的竹真君的嘴邊,已經被烤肉蘸醬濺得亂七八糟。

「好臟啦,真是的~。嗯,餐巾紙餐巾紙……」

「啊,我有帶手絹。」

我從防曬衣的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絹,跪在竹真君的身前,給他擦了擦嘴。竹真君的雙眼瞪得老大老大的,卻也并沒有反抗。

嗯嗯,真是個好孩子。

要是換成水斗,怕是早就推開我的手絹,用手什么的隨便抹一抹嘴角完事了吧。

“好,擦干凈啦。”

“……嗚……啊……”

圓香小姐看著竹真君嘟嘟囔囔的樣子,嘴角一咧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竹真~。不跟結女姐姐說聲謝謝嗎~?」

「非……非常、……非常感謝……」

「嗯。不客氣。」

「嗚啊……!」

我微笑著回應了竹真君的感謝,但不知怎的,竹真君的臉竟然瞬間漲得通紅,一下躥到圓香小姐的身后躲藏了起來。

……他果然是在躲著我吧?

雖然對我來說,要是能有個和水斗截然相反的可愛弟弟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嘻嘻嘻。真是罪孽呀小結女~。」

「將死?」【諧音。「罪」「詰み」日文讀音相同。】

我們應該沒談到過將棋的話題來著。

「哎呀呀,小竹真好可憐呀。不過話說回來,這也算是個經驗吧。」

圓香小姐意味深長地說著意義不明的話,將視線轉向了別處。

「小結女,你去陪陪水斗唄?」

順著圓香小姐的視線望去,只見水斗正坐在野餐布上,絲毫沒有動上一動的意思。

「怎么突然提起這個……圓香小姐為什么會找上我呢?」

「平時一直都是我去纏著他的,但總是會被若無其事地拒絕呢~。」

真虧她能笑著談起被別人拒絕的話題……。

水斗的視線依然集中在書中的世界,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想要參加燒烤聚會的跡象。而種里加的人們看上去也絲毫沒有強拉著如此表現的水斗加入他們的意思。

水斗的舉止,似乎已經成為了慣例呢。

水斗就是這樣的人——關于這一點,看來已經得到了大家的認定。

「嗯~,真是沒辦法呢。」

圓香小姐突然奔向燒烤架的方向,端起紙盤子麻利地夾起了各式各樣的肉類與蔬菜。

難道說她不僅是個酒豪還是個大胃王么。明明身材那么瘦……。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脂肪全往胸部跑的那類人么。

「來,這個給你。」當我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圓香小姐已經將盛得滿滿當當的紙盤遞到了我的跟前。

「誒?……不,我已經有自己的份了……」

我急忙想要端起自己還留有食物的盤子,

「不不。這是水斗的份啦。」

「誒」

「幫我給他一下咯?」

圓香小姐又一次發出了嘻嘻的怪笑聲。

……她對我果然還是有所誤會吧?

我和水斗明明真的不是那樣的關系——相反,我們明明是相互厭惡的關系才對啊。

「好啦好啦快點去吧~。再不去都要涼啦。」

「……好吧。」

話雖如此,太過強硬地拒絕這種請求反倒會惹人生疑。

我終究還是老老實實地接過盤子,走向了野餐布的方向。

時間已是傍晚,天空已經漸漸染上了一層夕陽紅。河道兩邊的樹木在橫向照來的陽光下,倒映出一道道陰影將野餐布一帶籠罩了起來。

我走進這副景象之中,對著巋然不動地盯著手上的文庫本的水斗,

「水……」

話到嘴邊,果然還是一陣躊躇。

好羞恥……而且,不知怎的,總有種不太順口的感覺。

如果換成圓香小姐的話,想必根本不會這么猶豫吧……。

想到這,我想到了一個主意。

我調整著自己的嗓子,極力努出開朗的聲線——模仿著圓香小姐的音調,朝著水斗打了聲招呼。

「水~斗~君!」

「好惡心。」

水斗根本連看都不看我一眼,直接甩了我一句。

看來是從腳步聲推斷出了我的身份吧。

當然了,我是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

我脫下鞋子,一屁股坐在了水斗的身邊。

「給。這是你的份。」

將手上的餐盤遞出之后,總算是瞥了我一眼。但即便如此,他也沒有絲毫放下書本的意思。

「你不吃么?」

「不,吃還是要吃的……」

見到水斗打開的書本左側的書頁已經所剩無幾,我明白了過來。

這是看到了高潮部分吧。這種情況下的確會想要先看完整本書再吃東西呢。

這樣的話……。

「嘻嘻。」

「…………?」

水斗看向我的眼神瞬間多出了幾分疑惑。糟了,這笑聲,讓圓香小姐傳染了。

我拿起筷子,從水斗的餐盤里夾起一片烤肉。

「張嘴。」

「哈?」

「啊~」

大人們的笑聲從近處傳來。

水斗瞥了瞥笑聲傳來的方向。

「沒事啦,天色這么暗,他們看不到的。」

「不,才不是這方面的問題吧……」

「那是哪方面的問題啊?」

「這個……」

「嘿。」

「唔咕!」

我趁著他開口說話的空當將烤肉塞進了他的嘴里。

水斗嚼完被塞進嘴里的烤肉,一口吞了下去。接著,他以抗議的眼神緊緊盯著我,

「喂!這很危——」

「啊~真是的,瞧你吃得滿臉都是~。」

「唔咕咕咕!」

沒等他說完,我便用早已準備好的手絹給他擦了擦嘴。

拭凈了水斗的嘴角,我輕聲地笑了起來。

「你呀,只要閉上嘴巴,也能變得和竹真一樣可愛呢。」

「……那你直接找竹真去不就完事了么。」

「你沒事吧?該不會是看到姐姐我被搶走了在吃醋吧?」

「好惡心。」

我的嘴角不禁漏出了咯咯咯的笑聲。

哪怕是這個向來可恨的男人,只要改變一下對待方式也能變成一個可愛的弟弟呢。

也不知是因為讀書正好告一段落了,還是因為不想繼續讓我喂食,水斗合上書本放在一旁,從我的手上奪走了餐盤和筷子。

我在一旁看著將烤肉和蔬菜一并夾進嘴中的前男友兼現義弟,

「……吶,水——」

嗯咕。

真是的!為什么總是叫不出口啊!

水斗咀嚼著食物朝我這邊看來,

「你今天好像老是管我叫『水』來著。真是個嶄新的外號啊?」

「你……你注意到了!?」

「這不當然的么。虧我還做好了從今往后都要被你直呼名字的心理準備。」

……正如直呼他人的名字需要覺悟一般,被他人直呼名字也是需要做好覺悟的么。

「……那,倒是你先叫我的名字試試看啊。」

「為什么啊。」

「光是我直呼你的名字,不覺得很不平衡么?」

「關我什么事啊,都是你自己要叫的。」

「你確定?要是我叫你水斗而你還在用結女同學來稱呼我的話,任誰怎么看都只會覺得我是你姐姐喔?」

「……可惡,太卑鄙了。」

水斗嘴硬了一句之后,懊惱地撅起嘴唇,

「……結——」

「結?」

「……………………」

「真是個嶄新的外號呢。」

「吵死啦!」

水斗大叫一句,狠狠地咬了一口土豆。

他究竟是在害臊……還是,在惋惜呢?

究竟是因為直呼了我的名字而感到了羞恥……還是說,對如今早已不復存在的『綾井』這一稱呼,而感到了惋惜呢?

——早安,綾井。

——那本書你讀過了嗎,綾井?

——我喜歡你,綾井。

——綾井……

曾一次又一次地掠過我耳畔的,那輕柔的呼喚。

事到如今已經無法挽回的,那初戀的殘影。

我承認,我的心口早被不明正身的悲涼戳得鮮血淋漓,……然而也正因如此,我才更不能沉湎于我們的過往。

也更不能,緊抓著心中的留戀不放。

同為『伊理戶』的我和他——已不過是一對義理的家人罷了。

曾經的交往史,事到如今早已是細枝末節。

義理的家人這層身份,已是如今的我們之間存在的一切聯系。

「我們兩個啊,也已經習慣了不少呢。」

「你指的是對家人的這層身份么?」

「是啊。……我們已經,不再需要像剛開始時那樣刻意掩飾了。」

「……是這樣么。至少今天,我的確花了不少的心思來掩飾。」

水斗望著眼前的潺潺流水,說話的語氣有幾分僵硬。

「畢竟義理的哥哥老盯著妹妹的泳裝看,實在是沒個兄妹的樣子啊。」

……啊。啊啊……。

這樣啊,是這么回事啊。

哼~?

「你……你為什么,要特地把這件事說出來啊。」

「還不是因為你是個麻煩的家伙么。……怎樣?明白了人家對你的泳裝漠不關心的理由,是不是覺得安心多了?」

「……笨蛋。」

看到水斗嘴角一揚露出了惡作劇般的笑容,我急忙別過了臉。

要是我告訴你『這我就安心了』,豈不是更沒個姐弟的樣子了嘛。

「總之嘛,從今往后也要好好將這份緊張感維持下去才行啊。尤其是還在這里的期間更要時刻注意,畢竟穿幫之后會惹上大麻煩的對象,這里實在是太多了。」

「也對呢……。的確如此。」

偷偷瞥了瞥身旁的水斗,他的餐盤已經被掃蕩一空。

而水斗的雙眼,也正緊緊地盯著手上空無一物的盤子。

「……沒吃夠么?那就再去拿一點吧?」

「……也對。」

水斗有些吞吞吐吐地回應著,偷偷看了看我手頭上的餐盤,

「你也一起去拿點東西吃吧。」

「誒?我已經差不多——」

「你這身材再瘦就只剩皮包骨頭了,快去多吃點兒。」

他莫名強硬的語氣,讓我反應了過來。

這家伙是不想一個人去啊。

我露出了趁火打劫的微笑。

「你叫我一聲結女,我就聽你的。」

「……咕……」

水斗的臉龐一陣抽搐,錯開視線沉默了好一陣子。

隨后,才終于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身來,低頭看著還坐在野餐布上的我,一臉認真地把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走吧,結女。」

「……嘿誒?」

我頓時發出了漏氣般的怪叫聲。

后背感到一陣酥軟,一股子莫名想要逃離現場的沖動躥遍我的全身。

水斗低頭看著我的表現,一咧嘴「哼」的一聲笑了出來。

「你輸了。」

「……誒。」

「妹妹啊,咱們走。」

「什……啊……」

這……這個家伙~~~……!!

那你這又算什么嘛,不裝腔作勢到這地步連我的名字都害羞得叫不出來,這跟輸了又有什么兩樣嘛!?

「……知道啦。哥~哥~!」

「呵。」

陰陽怪氣的一聲哥哥,也被他當成了耳旁風。

我拉著水斗的手站起身來。

大概,我已經再也不會叫他『伊理戶同學』了。

大概,他也再不會稱呼我『綾井』了。

我們已經擺脫了回憶的殘像。

我們已經丑陋的留戀之情,并接受了全新的自己……

……才對。

本該是這樣的。

朝著親戚們所在的方向走去,一個念頭在我的心中閃過。

可是為什么——我為什么,會想要多握一握這只手呢?





「鄉下的夜路很危險,路上要小心呀。」

等到燒烤結束,即將散會之時,西下的夕陽已經幾乎躲進了遙遠的山脈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