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二十二章

web版本篇 第二十二章

前情侶尋求刺激。「別說什么帥氣啊。」

「吶,水斗同學。這本書的書簽上哪里去啦?」

下午,我悠閑地在客廳里讀書的時候。

聽到結女突然間找我搭話,我不得不抬起原本落在書本上的視線。結女向我展示的,是前一陣子我從這個女人那邊借過的書。書簽?

「啊啊……這么說來好像確實有書簽來著。大概在我的書桌上吧。」

「誒誒~?就那個亂七八糟的書桌嗎?為什么不好好夾進書里啊?」

「抱歉咯,是我用不著書簽。待會兒我去找找,找到了放你桌上————」

「現在去找到了拿來啊!反正你肯定會忘的吧!」

「蛤啊~?真麻煩……」

「蛤?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別人的東西的錯吧?」

「啊————,是是是。」

我嘆了一口氣從沙發上站起身。誠如您所言啦我懂我懂。

本想趕緊找到書簽重新開始讀書,但在走出客廳前,我察覺到了看向我們的視線。

那是罕見地兩人同時在家休息的老爸和由仁阿姨。

兩人坐在餐桌旁,含笑看著我們的方向。

「怎……怎么了?」

同樣察覺到了視線的結女問完,由仁阿姨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不是,那個,因為……對吧?」

「嗯。是啊。我懂我懂。」

老爸說著,也輕笑起來。

無論是我還是結女都是一頭霧水。剛才那一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由仁阿姨面上依舊保持著笑容,對我們說。

「畢竟你們兩個呀————剛才就像是一對進入倦怠期的情侶一樣呢!」

「「!?」」

倦怠期。

我們對于這一存在,姑且作為一項知識有所耳聞。

所謂倦怠期,是指交往中的一對男女,在逐漸開始習慣于兩人的共同生活后,對彼此的關系失去了新鮮感,并開始在意對方缺點的時期。

視情況甚至有可能就此造成分手的,夫婦與情侶關系的天敵————

「真是出乎預料。」

結女一邊狠狠地把靠墊按在地上,一邊說道。

說話的地點在結女的房間。

那是為了處理預料之外的事態而開展的緊急會議。

「本以為我們已經習慣了眼下的生活,已經不再有穿幫的可能了……沒想到,對新生活的適應竟然會起到反效果……」

「倦怠期……仔細想來,這確實是最像是在一對情侶之間發生的現象呢。哪怕有裝出一副戀人樣的假情侶,也不可能連倦怠期也一并重現出來呢。」

「我們也已經不是戀人了吧!」

「話是這么說,但問題是現在別人會這么想啊。」

當然,老爸他們說這些話應該也不是出于真心————我想,我們曾經交往過的事實大概還沒有被察覺到。

但不可否認的是,在開始適應了已經長達四個月的同居生活后,我們的神經似乎有些過于放松了。

比如剛才那段往來,也確實不算是『相處融洽的義理兄妹』呢————相比而言,那確實更像是陷入倦怠期的情侶,或者親生的兄妹才會采取的態度。

作為距離初次見面僅僅過了四個月的人來說,這適應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些————被人這么認為,也并非沒有可能。

「看來有必要回歸初心了……」

結女滿臉苦澀地說道。

「我們必須要取回四個月前的,也就是我們剛剛開始同居時的緊張感才行。」

「不過,就算撇開老爸他們的意見不談,你最近也確實太過放松了。總是理所當然地深更半夜打電話過來,還老是穿著一副超隨便的樣子在客廳里晃悠。」

「我、我才沒隨便呢!只是入夏之后衣服穿得薄了些而已吧!?」

結女緊緊抱住靠墊往后拉開距離,仿佛為了藏起自己的身體一般。

結女現在穿著的,是略顯寬松的襯衫和相對較短的馬褲,因為天氣炎熱的緣故,襪子也從之前的過膝襪換成了小腿襪。明明出門在外的時候那么執著于不讓人看到自己的大腿,現在她的大腿卻是露出了一半以上,而襯衫也因為型號較大的緣故,在屈身的時候,領口部分就會擠出空擋,若隱若現地露出胸口來。嘛我不會看的。不會看的啦。

而且,她還戴上了眼鏡。

雖然平時是戴的隱形眼鏡,但暑假開始后,需要出門的日子少了很多,或許是因為怕麻煩的緣故吧,她戴眼鏡的日子一下子變多了起來————這樣一來,對我來說,無論如何都會回想起初中時期的那段時光,對精神方面的摧殘可謂是效果拔群。

「……眼神好色情。」

鏡片的深處傳來蔑視的眼神。結女說著盤起膝蓋,將大腿暴露在了我的面前。雖然很想吐槽她一句「你這該不是故意的吧」,但總算是強忍著開口的沖動挪開了視線。

「……總之,如果是四個月前,你又怎么可能會以如此松懈的打扮出現在我的面前。說好聽點叫夢回初中時代,說難聽點……」

「啊~真是的你好啰嗦哎!反正只要度過倦怠期就行了不是嗎!」

「我都說了,我們又沒在交往,也談不上什么倦怠期吧。……不,等等。這作為范例或許還能用用?」

「范例?」

「我的意思是說,情侶們跨越倦怠期的方法,或許能成為讓我們取回緊張感的參考手段也說不定。」

「啊啊,原來如此……。畢竟我們也確實不知道究竟該做些什么呢……」

結女用大拇指按著自己的下唇,喃喃說道。

「但是……說是要度過倦怠期,具體該怎么辦呢?」

「……………………」

「……為什么不說話啊?」

「不是……我就想啊,我們不就是因為沒能跨過倦怠期才分的手么。」

「…………確實…………」

彼此都越來越著眼于對方的缺陷————當時的我們,正是陷入了這樣的模式。

雖然當時我們并沒有意識到,但大概從去年的夏天開始的半年左右時間,正是我們的倦怠期吧。

只不過那段日子實在是太過乏善可陳,讓我們根本無從回憶就是了。

「這樣的話,就只能依靠前人的智慧了呢。」

「前人的智慧?」

「別稱,因特網。」

「……難道說,你每次和我發生了些什么的時候,都會試圖仰賴網上的知識來解決問題?」

「才……才沒這回事喔?」

眼神游離得厲害。就覺得她怎么會時不時做出一些奇怪的舉動來。

結女翻出手機,語音輸入了「倦怠期。突破的方法」后開始了搜索。雖說家丑不可外揚,但現在的我們確實沒有任何其他可以倚仗的東西了。

「嗯~……」

結女的手指不斷觸碰著手機屏幕,目光上下游弋不止。

「怎樣?」

「……如果夠快的話,倦怠期大概會在交往過后三個月左右的時間段內開始。」

……那反倒是關系最親昵的時間段來著。

「為了成功跨越倦怠期,重要的是重新確認對對方的愛情————網上是這么說的。」

結女透過眼鏡瞥了我一眼。你這是想讓我說些什么啊你。

「這種廢話就別念了。找一下具體的手段啊,手段。」

「你就是這樣火急火燎地想要直達結論。我討厭的就是你這一點啊。」

「唷,這不是完美地重新確認了自己的感情嘛。這樣一來不就能成功擺脫倦怠期了么。」

「正從倦怠期奔著憎惡期絕贊進化中呢。」

「然后呢~,」結女的雙眼重新對準手機屏幕,

「跨越倦怠期的方法其一……去平時不去的場所進行約會是相當有效的手段。」

我們不禁面面相覷,沉默良久。

……約會。

為了不讓老爸他們誤認為我們是情侶,而進行情侶之間特有的活動,這究竟是鬧哪樣。

「……怎么辦?」

結女抱緊了坐墊,放下雙腿以人魚坐的姿態坐在地上,緩緩地歪起頭來看向我這邊。

「……要去,約會嗎……?」

對我來說,我倒是很希望你能一笑而過來著……

……果然,最近這家伙的戒備心還真是放松得厲害啊。

「…………就算要去,又打算去哪里啊。所謂平時不去的場所又是什么意思?」

「去書店和圖書館以外的地方?……啊啊不對,這已經是初中時期的事了呢。」

的確,盡管我們在初中時期總是一同出入書店和圖書館,但自從開始了同居后,我們兩人一起去買書或看書的次數并不頻繁。

反過來說,如果轉變思維,先想出平日里常去的地方并將其排除在外的話————

「……只要不是家里和學校,其他地方好像都可以啊?」

「……原來如此。」

因為無論在家還是在校都在一起的緣故,我們二人相互之間的戒備之心已經放松到了會被外人誤認為情侶的程度,這一點恐怕是貨真價實的。

那么,去改變這樣的生活環境本身,或許不失為一個不錯的手段。

「哼~……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結女一邊嘟囔著,一邊不住地劃動起了手機屏幕。這又是哪門子的原來如此啊你?

「……這樣的話,說不定是個不錯的時機呢。」

「什么時機?」

「反正只要不是家里和學校就可以了對吧。正好我有個東西想買,你就陪我一起去吧。」

「有東西想買……?」

除了書以外的東西?想買夏裝的話,似乎已經有些遲了……。

結女將下顎托在懷中的坐墊上,滿臉戲謔地揚起嘴角。

「是?泳?裝。」

「我去一趟書店。」

「噢噢。可別熱昏咯。」

「快去快回~」

聽到我的滿嘴謊話,老爸和由仁阿姨沒有表示出一絲一毫的懷疑。這種情況下,深居簡出的日常生活就體現出了優勢。

我走出玄關,走過家門口的道路,在拐過第一個拐角后停下了腳步。

熱死了……。

我站在電線桿的陰影之下,抬頭望向夏日滿是蟬鳴聲的天空。桑拿一般充斥四周的熱氣,仿佛一條條絲綢布料緊緊勒著我的脖子,抬高了我的體溫。出門還沒多久呢,我就已經有了回到冷氣充足的房間吹空調的想法。

那個女人,嘴上說著自己要換衣服所以讓我先出門,該不會打的就是讓我中暑身亡的算盤吧?

「久等咯。還活著吧?」

當我差不多產生了這樣的疑慮時,拐角的另一邊出現了結女的身影。

反正無非又是平時的大小姐裝扮吧。我心中叨叨著回頭望去,腦海瞬間一片混亂。

我都要認不出是誰了。

今天結女的穿著打扮,一言以蔽之就是活力十足。

上半身穿著的白色的襯衫,配上深藍色的牛仔短褲,小腿上覆蓋著黑色的及膝短襪。

令人驚異的是這身打扮的露出程度。襯衫的袖子僅僅蓋住了雙肩,領口也開得很低,隱約能夠看到鎖骨部分。而牛仔短褲和短襪之間,結女的大腿暴露無遺,甚至連短襪那略微嵌進了小腿中的橡皮環都看得一清二楚。

然而,對我來說比這些都要危險得多的,是她脖頸以上的部分。

大概是為了規避日曬吧,她的頭上戴著寬松的大帽子,長得令人厭煩的黑發被分成兩半扎起,順著肩頭披在了胸前。

光是這些都已經足夠勾起我的一些回憶了,但更加決定性的是她的眼睛。

她就這么戴著剛才在房間里的時候戴著的眼鏡。

「咯咯咯。」

結女看著我的臉,像一個惡作劇成功的小孩子一般輕笑起來。

「跨越倦怠期的方法其二。驚喜是絕妙的催化劑。」

我皺了皺眉頭。

這家伙果然是故意的嗎。

從肩頭垂下的雙馬尾辮,再配上眼鏡————那完完全全,就是初中時期的綾井結女。

只不過,現在的她給人的印象,和當初的她已是天壤之別。

「嘛,畢竟讓熟人認出來了的話也會很麻煩呢。就當成是我喬裝了一下吧。……啊,對了。來,這個給你。」

說著,結女將一頂好像是青色的棒球帽一樣的帽子遞了過來。嗯?

「畢竟你也在期中考拿過第一名,學校里認識你的人也不少呢。你把這帽子一戴,就沒那么容易被人發現了吧?」

「……搞得跟演藝圈人士一樣。」

「如果你不介意在返校的時候傳出我們兩個約會過的傳聞的話,那你不戴倒也無所謂喔?」

「……嗯嗯……」

「而且,」

在我下達許可之前,結女已經一把將帽子套在了我的頭上。

「今天陽光很毒,萬一中暑就麻煩了。」

我透過帽檐看到的那張臉,已經絲毫沒有了當年那個只會跟在我身后的綾井結女的影子。

究竟是因為長了個子的緣故呢,還是因為截然不同的打扮所致呢。

亦或是————她精神上的成長,給了我這樣的感覺呢。

雖然即使如此,我也沒打算當她的弟弟就是了。

「…………知道啦。」

「很好。」

我進一步壓低了帽檐。

接著,我本想就此出發,但在我行動之前,結女突然開始扭扭捏捏地偷瞄起我這邊。

「怎么。還有什么事么?」

「呃,嘛,那個~……還、還有,一個東西……」

結女縮手縮腳地從挎包里把東西取了出來。

那是一副眼鏡。

結女抬起視線,用祈求般的眼光盯著我的臉,打開手中的眼鏡湊近我的身旁。

「就當是喬裝啦……你看我這也戴了……所以你也……」

「不干。」

「為什么嘛~!明明很帥氣!」

別說什么帥氣啊。

實在是受不了在烈陽高照之下走上幾十分鐘的路,我們便坐上巴士來到了百貨商店。

雖然在離家近一些的地方也有商場存在,但那里又屬于我們『常去的地方』而必須規避才行————此次外出,說到底不過是為了取回平日的緊張感而采取的行動。要是忘掉這一點的話,我就成了單純的陪逛。

「居然要買泳裝,你這是要去海邊么?」

走進入口之后,感受到包圍全身的冷氣后不禁長出了一口氣的我,對著結女說道。

結女一邊用手帕擦拭著頸部滲出的汗水,

「倒也不是。原本以為曉月同學她們會制定類似的計劃,但結果她們說她們不想被搭訕所以還是算了。而且畢竟海邊離這也很遠呢。」

「……哼~。」

「這樣就放心了吧,姐控弟弟?」

結女將頭探到我的跟前,抬起視線從斜下方看著我的臉。

我依舊維持著自己的表情沒變,但結女卻發出了嘲弄般的笑聲。

總覺得今天一直都被這家伙牽著鼻子走啊?必須注意一下才行了。

「這樣的話,那為什么還會需要泳裝啊?」

為了奪回主動權,我重新開口問了一句。結女聽罷,一邊看著店鋪的展示窗口一邊回答,

「至于為什么嘛,那是峰秋叔叔跟我說的啊。說是盂蘭盆節要用。」

「老爸說的?盂蘭盆節?————啊啊,不是去海邊是去河邊啊。」

在盂蘭假期期間,我們預定會回老爸的老家一趟。

現在我們居住的,原本是在我出生前就已逝世的祖父所有的房產。因此,雖然老爸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但因為我的祖母(存活)所在的老家另有所在,因此每逢盂蘭盆節就回一次老家已經成了我們家的習慣。

尤其是今年還增添了新的家人呢————不回家露個面是不可能的。

祖母所在的老家,一言以蔽之,就是相當標準的鄉下。除了河邊以外沒有任何娛樂場所,活像是一個現代社會中的桃源鄉。不過嘛,小時候的我,消磨時間的主要手段還屬翻閱祖父的藏書來著————這也可以說是讓我成為了濫讀派的主要原因了。

一想到她是為了這個而買的泳裝,原來如此,怪不得她沒有叫上東頭或者南同學而是叫上了我。原本需要泳裝的只有自己,這樣一來也確實很難出口讓她們陪同呢。

「如花似玉的女高中生為了在鄉下玩耍而屈尊前來物色泳裝么。聽上去簡直寒磣到想笑呢。」

「什么嘛,河邊有什么不好的嘛。比起人擠人的海邊浴場,河邊可要開心多了。」

「話是這么說沒錯啦。但是既然只會給家里人看,那用以前穿過的不就行了么?」

「……你這話是在挖苦我么?」

「哈?」

結女單手捂住自己的腹部盯著我的臉,一臉無語的表情。

「你這是明知道我去年的體型還故意這么說的吧?」

「……啊」

我不由得在一愣后,真的是在無意之間,瞥向了結女的胸口。

現在她胸前那清晰可見的膨脹撐起了她所穿的白色襯衫,但在一年前,這樣的光景卻并不存在。不,印象中這家伙是在初中三年級的時候迎來了姍姍來遲的成長期,想來大概在去年的這時候或許已經有料了不少也說不定————在暑假到來之前和她吵了架的我,并沒有確認這一點的機會。

「……別看得這么入迷啊。」

結女揚起雙手遮住自己的胸口,后退一步和我拉開了距離。

「怎么回事?今天是發情期還是怎么了?你沒事吧你?等等還要試穿泳裝呢你不會出手襲擊我吧?」

「怎么可能。我要是這樣一頭猴子,事到如今東頭可就不得了咯。」

「…………。說來很懊惱,但這反駁還真犀利……」

我生平第一次覺得東頭是個毫不設防的家伙真是太好了。

結女又前進一步,回復到了原本和我保持的距離,

「但是,你還是盡量別這么看我吧。今天可不是給你放福利的日子。」

「哈?你該不會覺得這種東西就能構成所謂的福利吧?就憑你的泳裝?嗚~哇,您還真是自信呢。我好尊敬您喔~。」

「真————是火大!!」

結女一邊踹著我的小腿,一邊和我一起來到了泳裝商場。

在最顯眼的地方擺放著的人體模型所穿的比基尼泳裝,是那種只在巴西之類的地方才適合穿上的大膽款式。這個極度抗拒露出,以至于在夏天都要穿過膝襪的家伙,想來總不會穿這種東西的吧……。

「……那個,雖然瞧你兩眼放光的樣子讓我很不好意思打擾你……我辦不到喔?絕對辦不到喔?這可是連屁股都露了大半的款式喔?」

「不是,我怎么會不知道啊。誰會讓你穿這種東西啊。明明都不知道到時候會讓誰看見……」

「…………你的意思是只要在沒人能看見的地方就可以咯?」

「……我可沒這么說。」

「哼~……」

「你這意味深長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

「沒什么。我只是在想,好像曾經有個人啊,在女朋友穿上她壓箱底的迷你短裙的時候啊,還跟女朋友抱怨過呢。」

…………居然還記得這種事么。

「好~啦。那么,就讓我好好找一套不會讓某人的獨占欲爆發的泳裝吧~。」

「真————是火大…………」

就在全身上下充斥著類似于殺意的某種感情的我踏入店鋪里的時候。

「這位客人您是想找什么呢~?」

野生的 店員 出現了!

一位女性店員發出了仿佛超音波一般的尖銳嗓音問了我一句。她臉上貼著的微笑,完美到都有半只腳踏入了毛骨悚然的領域。

誠然,對這個人來說,她也不過是在履行自己身為店員的職責吧。但對我而言,我無論怎么看都只覺得這是一頭迷宮里出沒的怪獸。究竟是該打倒它還是掉頭就跑,二者擇一的時候到了。

在我即將伸手選擇『逃跑』的半秒前,一位女生勇敢地朝著怪獸前進了一步。

「呃,我在找泳裝……」

「泳裝是吧?是要找比基尼嗎?還是想要一體式的呢?」

「啊,先看看一體式的吧……露出度稍微低點的會比較好。」

說著,結女稍稍瞄了我一眼。

瞬間,女性店員的視線飛快地在我和結女之間兜了一圈后,臉上的微笑變得愈發熠熠生輝起來。

「即使要選比基尼式泳裝,我覺得只要選擇短裙類型的款式也無需太過擔心露出度的問題哦?這樣一來您的男朋友也就能放心啦!」

「誒。」

誒。

「那、不是……那個、男朋友……!」

「那么我這就去幫您找找,能麻煩您告訴我您常穿的型號嗎?」

「誒、啊、型、型號!?」

結女面色微紅,視線慌里慌張地在我和店員之間來來往往。最后,她湊近了店員的耳邊,悄悄地說了些什么。

店員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請稍等~!」

隨即消失在了店鋪的深處。

結女一把按住自己通紅的耳朵,長出了一口氣。

「這、這莫名其妙的,說得我都有些焦躁了……」

「你還挺行的嘛。我一直都以為你不擅長應對這樣的場合來著。」

「我當然不擅長了,只是被我克服了而已。……雖然某人完~全~沒有在意過,但身為女孩子,總不能跟你們一樣缺根筋吧。」

我沒有回復她,思緒頓時回到了我第一次見到這個女人身穿私服的樣子的時候。

明明自己的人際關系一片狼藉,但第一次看到的私服裝扮,卻靠譜得讓我大吃了一驚。……這么想來,在我目不能及的地方,她確實有好好地努力過吧。

不過,事到如今,這也已經與我無關了就是————

「————喂喂,看到了嗎!?看到了沒!?」

「看到啦看到啦!好~可~愛~啊~!酸酸甜甜的高中生情侶真棒啊~!」

「……………………」

「……………………」

店員啊,你這些話就不能離遠點再說么。

我們之間的氛圍變得愈發尷尬起來。我們漫無目的地看著商場里的泳裝商品和通道里來往的人群,沒過多久,剛才的那位女性店員走了回來。

「久等了~!我為您找了件符合您要求的款式,如果型號不對的話還請你不要客氣盡管提出!啊,試穿的時候還請記得從內襯的上半身部分開始!」

說著,女性店員將一件泳裝遞給了結女,不知為何又給我遞了個意味深長的眼色后回到了柜臺。這寫滿了『加油吧』的眼神是幾個意思啊這個。

「嗯……那,我去試穿一下看看……」

結女拿著泳裝轉身面對著更衣室,忽然又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

「……要看嗎?」

不是,你讓我看個什么啊。

「你倒是自己照鏡子自己判斷去啊。」

「我、我只是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買泳裝,所以需要聽聽別人的意見而已!」

「你聽完我的喜好之后就會照著買么?」

「這……當、當然是反著買了!反著買!我這是為了選出你不喜歡的款式!」

原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嘛,被一個人晾在這兒也確實不太好受呢。」

「對吧?畢竟你和這種場所簡直不般配到了極點。」

「還不是多虧了你。」

在我移動到了試衣間附近之后,結女消失在了門簾的里邊,而我則坐到了試衣間前的凳子上。

泳裝么……。初中時期倒也上過游泳課,但我們的高中并沒有泳池。因此,我原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見到這個女人穿泳裝的模樣了……。

咻……沙沙,唧唧————

門簾的另一頭傳來衣物摩擦的聲響,衣服落地的聲響、拉鏈拉開的聲響等各種各樣的聲音。真虧她能在僅僅相隔了一層薄薄的門簾的地方脫衣服呢————更何況,不遠處就有我在。

在結女換衣服的時候不幸撞上————萬幸的是,這種一聽就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態,目前為止還一次都沒有發生過。說準確點,我倒是曾經撞見過這個女人出浴時的樣子就是了————

當時不由得目擊到的光景,那雪白而又肉感十足的曲線浮現在我的腦海里,旋即讓我趕出了思緒。

我初中生么我。

都已經同居了四個月的時間————事到如今,怎么能因為這種程度的事情就動搖呢。

正當我試圖摒除雜念的時候,試衣間里的聲響停了下來。

過了大概十幾秒,門簾被稍稍拉開了一點,結女從里面探出頭來————依然戴著她的那副眼鏡。

「怎么了?」

「不,那個……周、周圍沒人吧?」

結女左顧右盼,確認著四周的情況。雖然能夠看見店外喧鬧的樣子,但四周除了我并沒有別人。充其量也只從柜臺的方向能夠感受到了店員們的視線。就算是他們,也沒有一探試衣間內部的角度。

「沒人。話說你這泳裝本來不就是打算在外面穿的么。在試穿階段就害羞成這樣,到時候怎么辦。」

「吵、吵死啦!我只是頭一次穿上暴露程度這么高的衣服……倒不如說,冷靜下來想想,總覺得這已經和內衣沒什么區別了……」

「你越是磨磨蹭蹭的就越有可能讓別人看到哦。」

「別催我啦!你就這么想看嗎!?」

「我只是傾向于盡早解決掉自己討厭的事情而已。」

「你……!我、我哭給你看喔!」

唰的一聲,門簾被一把拉了開來。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純白色的短裙和在那之下的雪白大腿。

視線順著余光瞥到的腹部向上移去,結女那纖細到令人心生不安的腰部正中間,有一個小小的肚臍眼。

視線繼續上移,看到的則是花邊式樣的白色布料。一分為二的雙馬尾辮搭在與苗條的身材并不匹配的隆起之間并順流而下,在肋骨一帶遮蓋出兩片陰影。

最后,我看到了她仿佛忍耐著什么一般緊緊地抿著嘴唇的表情。

似曾相識的眼鏡和在視野之下一覽無余的乳溝形成了強大的視覺沖突,讓我有點頭暈目眩的感覺。

「……怎樣?」

結女互蹭著自己的雙腿,視線透過眼鏡投向了我這邊。

那令人懷念的面孔,和那包裹了最低限度的布料的身材,在我的心中并沒能重合在一起。綾井她就算再怎么恭維也不敢說是身材姣好的那類人。就算在接吻和擁抱的時候,哪怕多多少少有些興奮,我也一次都沒有想過去碰她的胸部或者臀部。明明是這樣的,怎么會,怎么可能……!

「……呃~……那個……」

大腦花了好幾秒的時間,才總算組織出一句像樣點的回答。

「……挺好的吧。大概。」

「不……不行啊,這種評價。你再好好夸兩句啊。」

「就算你讓我好好夸兩句……」

結女從靠在試衣間墻邊的挎包里翻出手機,把屏幕湊到了我面前。

「跨越倦怠期的方法其三。多尋找并夸贊對方的優點。」

「咕……!」

難道,這也在你的計算之中嗎!

要是拒絕這個要求,這次外出的意義本身就會產生破綻。原來是為了這樣羞辱我,才會突然間提出讓我陪她買東西的么……!

結女露出勝利的微笑。

「你怎么啦,水斗同學?我的優點在哪兒,你倒是告訴我呀?」

我又一次將目光投向身穿白色比基尼泳裝的結女。

裙子款式的下半身以下的雙腿纖細而又修長。從上到下沒有哪怕一點點的贅肉,白得簡直要讓人懷疑起毛孔的存在。這世上羨慕這雙腿的女性,想必是多得數也數不清吧。

和腿部一同構成三角形的臀部曲線之上,是驟然收緊的腰部。女生的腰部,究竟為什么會這么纖細呢。明明她的腰圍本身和初中時期比起來并沒有什么變化,但在胸部和臀部一上一下的兩處對比之下,竟顯得仿佛隨手就能掰折了一般纖細。

然后就是,和初中時期相比差距最大的胸部了。

這到底是因為泳裝本身就有這樣的功能呢,還是因為她是所謂的穿衣顯瘦體質呢,總之,現在她的胸部看上去比平時還要大上一些。 乳溝被清晰地凸顯出來,兩束馬尾辮在其間仿若水流一般飛流直下三千尺————大概是一只手勉強罩不住的程度那么大吧。初中時期,我們相擁的時候總是能緊緊地貼在一起,但倘若換做是現在,大概在腹部就會空出一條縫隙……。

這么看來,無論我從哪方面去夸獎,都只會構成性騷擾。

我竭盡全力將豐滿的胸部、纖細的腰身和修長的雙腿等備選項趕出自己的意識,尋找起不冒犯對方的答案。外表……那外表以外的方面如何……!?

「為……」

殫精竭慮之下,我終于擠出了聲音。

「……為家人著想,……之類的。」

「誒」

結女的臉僵住了。

定住了視線,半張著嘴,面頰一抽一抽的。

然后,她的目光開始左右跳動,嘴巴不住地一張一合,用雙手緊緊按住了自己的面頰。

「為……為什么在這種時候,會提起精神品質的話題……?」

「我、我有什么辦法啊!我要是給你列出幾項泳裝的優點,我就社會性死亡了!」

「誒啊……!?」

瞬間,結女的臉變得通紅,她用手遮住胸部和腹部,后背一把撞在了試衣間的墻上。

「大……大色鬼!悶聲色狼!這、這種時候、只要稍、稍、稍微夸夸泳裝的款式就好了啊這種時候!」

「…………原來是這個意思嗎…………!!」

我頓時悔恨到了極點。因為泳裝是店員挑選的,所以對泳裝本身的夸獎從一開始就被我排除在了可選項之外。

結女用門簾藏起身子,只探出自己的腦袋緊緊盯著我。

「……我可算是知道你平時是怎么看待我的了。」

「秀給我看的還不是你自己嗎!」

「我、我秀給你看的又不是我的身體!……更何況,我不是這個意思……」

「哈?」

「我什么都沒說!」

結女別過臉,在門簾里側換起了衣服。

我心下感到有些無法接受,在膝蓋上用手臂撐起自己的面頰沉思起來。

難得夸了你一句,就別對夸獎的內容指手畫腳啊。而且為什么總是我一個人……。

「喂。」

「嗯誒?等、等等,我現在還在換衣服……」

「不是說稱贊對方的優點是為了取回各自的緊張感么。既然如此,你倒是別老讓我說,你自己也說點什么吧。」

「誒?」

換衣服的聲響停了下來。

商場的喧鬧聲頓時支配了試衣間。

「比……比如,就算再怎么抱怨,也會好好陪我到最后……之類的……」

柔弱的嗓音,在紛紛擾擾的嘈雜聲中,卻也清晰地傳進了我的耳中。

我用托著面頰的手掩住了嘴。

你那邊也給我來精神品質這一套么。

原本以為她會說出『很適合戴眼鏡』之類的話來……。

「啊~……這樣啊。你平時是以這樣的眼光來看待我的啊。」

「這、這樣的眼光是指怎樣的眼光啊?」

「這個嘛……便于使喚的工具人?」

「要是連你都算好使喚的話全天下的人類可全都太好使喚啦!」

你別否定啊你,真是個沒靈性的家伙。

我就此住嘴,等待結女換好了衣服。

終于,結女從試衣間里走了出來。比起剛才換成泳裝的時候,這次更衣花了挺長的時間。

「這件泳裝……我去結一下賬。」

「看上這件了啊?」

「是呢。就是這樣。看上這件了。我很喜歡。」

「我」很喜歡,呢。毫無疑問,就該這樣。

我和結女一同來到柜臺,看著她將手頭上的泳裝交到了剛才那位店員的手上。就在這時,泳裝上附著的標簽闖入了我的視線。

上面寫著的,是『9M』的字樣。

……9M……。

遭遇了謎之度量衡的我,被好奇心驅動著打開了手機。9M,9M————上圍83公分?C、D杯……這樣啊……。

「(那個,不好意思,)」

結女的身體前探到柜臺上方,悄悄對店員所說的話隱約傳入了我的耳中。

「(試穿的時候,胸部好像有一點緊……)」

「(咦?是這樣嗎?那就是又長了一個型號呢。)」

………………………………………………………………………………。

正當我打到無我之境界的時候,女性店員的面上露出超越了營業式微笑的笑臉,說著「謝謝光臨~!」歡送我們離開了店面。

看到結女從店員手上接過了放著泳裝的購物袋,我向她伸出了手。

「嗯。」

「……誒?」

「給我吧。我幫你拿。」

結女低頭看了看抱在胸前的購物袋,

「干……干嘛?怎么突然間變得這么有紳士風度?」

「你有什么好戒備的,不過是平衡的問題罷了。你看,你本來就拿著挎包,我兩手空空的也不好看吧。」

「啊……」

感覺再說下去也很麻煩,我就單方面將購物袋搶了過來。袋子里只有一件泳裝,幾乎感受不到什么重量。

見我率先邁開腳步走出商城,結女也連忙追了上來。

然后,反反復復地對比著自己空出來的手和我握著購物袋的手。

「……平衡啊。」

「怎么?」

「不是,那個……怎么說呢……我只是在想啊,原來你我兩個人,在你的眼里,是被當作是一對組合來看待的呢……」

「……………………」

我花費了不少時間斟酌自己的用詞。

「……這不是當然的么。畢竟我們像這樣并排走在一起……就算只是義理的,但我們終究還掛著家人的標簽啊。」

「……就因為這個?」

「就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