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二十一章

web版本篇 第二十一章

原青梅竹馬感到寂寞。「事到如今,我才不需要你呢。」

雖然這是我每當回想起來就會一陣后背發涼的事實,但我在初三的一段時期中,確實曾經擁有過所謂的女朋友。

那是我從懂事起就待在我身邊的青梅竹馬————是個仿佛是我的家人一般,理所當然地和我在一起的對象。

吶,你有沒有愛上過自己的哥哥呢?

你有沒有憧憬過自己的弟弟呢?

嘛,雖然世界上一定會有這樣的人,但是比起那樣的人,大概將初戀獻給一個偶爾才能見一次面的親戚的人會多得多吧————是的。比起一直在自己身邊的對象,和不常見面的某人墮入愛河的人要多得多。

所以對我來說,我也從未將那家伙當作戀愛對象來看待過。

————直到那時為止。

我聽說,曾經有一種說法叫做『掛著鑰匙的孩子』。

就是指被父母托付了自家的鑰匙,從學校回家的時候家里總是空無一人的家庭的孩子。

明明孩子拿著家里的鑰匙是理所當然的,家里誰也不在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這么看來,這種孩子,曾一度是被特意用這種稱呼區分開來的少數派。

當時,還是小學生的我,一如既往地自己打開門,進入自家的玄關。

我從未說過『我回來了』。

因為沒有可以說的對象,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就連一句『再見』,那一天我也沒有說過。

因為沒有可以說的朋友,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我坦白,我是依賴性很強的那一類人。

一旦和人的關系好起來就會變得尤其黏人,說什么也不愿意離開。一旦被拉開了距離就會感到不安,糾纏不休到煩人的地步。正如之前,我對結女醬做過的那樣。

這個時期的我對此還沒有什么自覺,并沒有有意識地進行抑制……所以,被大家保持了距離。連一起放學的朋友也沒有。

把雙肩包放在客廳的沙發上,看了看餐桌,那里放著寫了『晚飯在冰箱里』的便條。打開冰箱,迎接我的是堆積如山的速凍食品。一如既往,我可以從中盡請挑選自己想吃的東西。

我從不覺得這種生活悲哀。

我早就習慣了,也認定這樣的生活理所當然。

只是……有時候。

————……今天吃什么好呢——

有時候。對于自己的自言自語得不到任何回應的現實……偶爾會有種無論如何,都無從抑制的委屈而已。

我坐在沙發上,拿起客廳桌子上的平板電腦,打開視頻網站。看著關注的投稿者的新視頻,啪嗒啪嗒地蹬著腳放聲大笑起來。

這就是我放學后的日常。

————……擾了

————打擾了!

這時,從隔壁屋子傳來了陣陣吵鬧的聲音。

那是阿暮的家。

阿暮是很受歡迎的人,有很多朋友,經常帶朋友到家里去。雙親經常不在,房間里有Wi-Fi,有游戲機的阿暮家,對于男孩子們來說是很棒的聚會場所。

我并不是在那個時候就已經疏遠了那家伙。就算是那時候也會經常一起吃晚飯……只是,因為那家伙是個天生的陽咖,是有100個朋友的混蛋的緣故,導致他跟我在一起的時間變少了而已。

對此,我也只覺得,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畢竟,跟新朋友一起玩的那家伙看起來很開心————我也不想跟別的朋友一樣,讓阿暮覺得我煩。

像阿暮一樣把朋友們叫到家里來,會很開心吧?

會是怎么樣呢?我不禁開始想象起來。因為我不會察言觀色,不會調整氣氛,也許一個人獨處反倒會更開心也說不定呢。

畢竟,如果是一個人的話,無論我像這樣反反復復地看投稿人逗貓的視頻看上多少次,也不會有人覺得我怪。

————川波你啊,跟南在交往嗎~?

從墻壁的另一邊突然傳來了大聲的玩笑話,我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

春天來了————大概就是這么回事吧。

情竇初開,渴望成熟的我們,進入了只是男孩子和女孩子在一起就會起哄的時期。就是這么回事吧。

但是阿暮并沒有因此改變和我的距離感,那種提問是必然會有的。

又或許,雖然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題,但阿暮卻被問過了不知道多少次也說不定呢。

他會怎么回答呢?我想。

我并不是阿暮的女朋友。即使是開玩笑,被說了那種話也會很困擾吧。畢竟,阿暮那么受歡迎,或許我會因此被認定成一個不知好歹的人,并受到欺凌……

現在想來,那是多么膚淺的想法啊。

完完全全只想著自己,完完全全沒有顧慮到別人的處境。

而阿暮他————明明那么真摯地關心著我。

————哈啊——?都說了不是那么回事。

————比起女友來說,那家伙要有趣的多了。

聽到的瞬間,我全身都僵住了。

我的思緒再也無法進行任何思考,唯有咚咚響個不停的心跳聲回蕩在我的耳畔。

————所以說,那不就是喜歡嗎?

————才不是!不要和那種無聊的東西相提并論!

那樣的話語聲,從右耳鉆進我的全身。

視頻不知不覺間切換到了別的。

平板電腦掉到了地板上。

但是我沒有撿起來,而是搖搖晃晃地走向自己的屋子————

噗地一下倒在床上。

————~~~~~~~~嗚嗚!!!!

我把枕頭抱在胸口,使勁撲騰著雙腳。

臉像是剛剛奔跑過一樣熱,心一直嘭嘭地跳,熱量在身體里來回翻滾著,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冷靜下來。

肯定會被嘲笑的。

肯定會很郁悶的。

就算是被誤會是說謊也沒什么辦法反駁。

盡管如此,阿暮他,還是愿意對別人說我的好。

也許只是以牙還牙的說辭罷了。

也許只是條件反射的回復罷了。

說到底這話仔細回想起來也根本就意義不明。什么叫比女朋友更有趣嘛?

……但是。但是。盡管如此。

那個時候的我,卻是因為這一番話,欣喜到無法自拔,歡喜得幾乎發瘋。

啊……是了。

大概就是在那個時候吧,我心中有某個重要的部件,就已經壞掉了。

————啊啊,但是,怎么辦呢,該怎么辦啊。

————這樣的話,阿暮豈不是要單身一輩子了嗎。

————都是因為我。好可憐啊……

————……啊,對了。

————如果阿暮想要女朋友的話……

————那個時候,就只能,由我來當他的女朋友了吶。

地獄的種子,就此萌芽。

※※※

「嗯啊啊啊啊啊啊~~~~~~~~」

暑假開始了。

而我,正在自己的房間的床上抱著枕頭無所事事地翻來滾去。

「結女醬~~~~~~~~」

我并不是擔心什么。

就算學校放假,只要約好出去玩就隨時能和結女醬見面————我本是這么想的。

但是,結女醬要比我想象的正經得多。

說是要早點把作業做完,所以7月里沒有要出去玩的打算。

雖然我也喜歡她這樣的一面,結果上來說,我因為處于被放置的狀態。飽受結女癮的摧殘。

這種時候,我便會打心底里無可奈何地怨恨起和結女醬同住一個屋檐下的伊理戶同學,宛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出于這份怨恨,我決定今天也通過LINE對他一通轟炸。雖然到頭來連個已讀標識都沒顯示但我絕不會沮喪的。

我就這么一天天打發著時間。但是到了中午,叮咚一聲,家里的門鈴響了。

不是公寓入口的對講機,而是門前的門鈴。這個公寓的門是自動上鎖的,所以大概是同一層的鄰居吧。

說實話覺得很麻煩,但是姑且是有看家的任務,也不能完全無視。

「來了來了~。」

我跨過散落一地的衣物往玄關走去,沒有通過貓眼確認,徑直打開了門。

門的另一邊,是我的鄰居。

而且是,我最熟悉卻又最不想見到的鄰居。

「喲。」

這么說著舉起手來的,是住在隔壁屋子的同齡的男性。

總而言之,是川波小暮。

「……………………」

我一言不發地想要關上門。

「唉喲。想得美。」

但是,川波像是個推銷員一樣,把鞋子卡在了門縫里。

我用死魚眼看向那副惡心的笑容。

「……什么事?我希望你不要隨便闖進女性的家里。要叫警察嗎?」

「我也不是想來才來的。是阿姨拜托我的。說是好一陣子沒回家了讓我幫她看看狀況。你這家伙明明不是沒點家務技能但偏偏不愛去用,搞得一到假期日子就過得倍兒頹廢不是么。」

「……才沒有頹廢。」

「虧得你這身打扮還敢這么說啊。頭發亂亂糟糟,襯衫也松松垮垮的,仔細一看連胸罩都沒穿。啊,你好像也沒有穿胸罩的必要嗷。」

「有誰在嗎——!!救命————」

「擾鄰啦你吵不吵啊!現在只要是個鄰居都知道你這招是用來騙人的啦!!」

「呣咕嘎嘎嘎!」

川波用手捂住我的嘴就這么推著我進了玄關。完全就是個罪犯啊。總之先對著胯下踹一腳再說吧。

「砰!」地一下,腳上傳來了堅硬的觸感。

「真可惜啊。已經做好防御了。」

「呣咕咕咕……!」

同樣的招式不會適用第二次么。卑鄙小人。

要把他推回門外也很麻煩,我就回到了客廳里。

「是來看情況的吧。行行。要看什么就隨便看吧?」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嗚哇!」

跟著我走進客廳的川波發出了像是看到了貓的尸體一樣的聲音。

「真是有夠亂七八糟的啊。好歹把杯面的碗收拾一下吧。」

「你好煩哪……」

我一腳踢飛了掉在地上的點心盒子,咕嚕一下躺在了沙發上。

明明以前我才是照顧人的那一邊,還真是得意忘形啊……

嘛,能利用的人還是盡請利用為好,我現在沒有打掃的心情。

川波拿來了垃圾袋,把地板上的垃圾一口氣放了進去。放垃圾袋的地方就算我不說這個男人也知道。

我繼續趴在沙發上,啪嗒啪嗒地甩著光腳玩著手機。看我擺出這樣的姿勢,川波的視線掃過一遍后,突然擺出一臉無語的表情。

「你這家伙啊,稍微注意一下別人的視線吧。」

今天的我穿著一件大號的襯衫。對,一件。下半身只穿著內褲。寬大的襯衫像是連衣裙一樣,在家里已經足夠了。既輕松,又涼爽。沒有需要注意打扮的對象。

然而川波家的小暮同志,似乎對從襯衫的下擺露出的大腿和若隱若現的下擺內部在意得不得了哇。哈哈~?

「對不起咯~?你對我的美腿感到心癢難耐了嗎~?如果覺得難受的話趕緊回去放松一下也可以喲?」

「哈,確實哈。今天我更想看巨乳大姐姐哈。」

「我非殺了你不可!!」

我把靠墊丟了過去。川波輕松地接住之后丟回了沙發上,開始收拾起被我扔得滿地都是的衣服。

「嗚哇,你倒是別把內褲丟客廳里啊我說。」

「你可別偷啊。現在內褲有點不夠用。」

「因為胖了?」

「只是因為沒有洗衣服!」

「不管怎樣都不值得表揚就是了。」

我玩膩了手機,就悠閑地橫躺過來,眺望著手腳麻利地收拾著房間的川波。

「你這家伙啊——」

「啊?」

「明明對自己的事滿不在乎,但是很喜歡對別人多管閑事呢。」

「你還有臉說別人。你一點都沒有自覺么,瞧你這房間就像是滿不在乎這個詞的傾情演繹。」

「你對待伊理戶同學的態度也是這樣。」

「你對東頭的態度不也一樣么。我聽說了,你給那家伙出了不少主意不是嗎。」

「……果然,在同樣的環境下成長的話性格也會變得相似吧?」

「哈?我跟你嗎?」

川波嗤之以鼻。

「如果這是你在膈應我,那恭喜你,這招相當有效。」

……實際上,我跟這家伙也并不相像。明明仿佛親生兄妹一般從小玩到大,真是諷刺。我從根本上是個陰咖,但這家伙卻是個天生的現充。

「哈啊~,真是火大。」

「別發牢騷了。只要整理到能住人的地步我就會走人。我今天可是有約在身。」

「誒誒~?怎么?交到女朋友啦?」

「這是在嘲諷嗎?是嘲諷吧?」

我突然笑了出來。

讓這家伙變成無法交到女朋友的體質的人……實不相瞞,正是我。

「中午開始有客人要來。嘛,不會很吵的所以放心吧。畢竟他就是那樣的人。」

「哼~。是個老實的孩子嗎。」

「是啊。你也應該知道的。」

別有深意地翹起嘴角,川波說道。

「是伊理戶家的水斗同學。」

我提出我也想去那邊,結果遭到了他的拒絕。

真無聊啊。我還想看看如果在這家伙面前推倒伊理戶同學的話這家伙會露出什么表情呢。不過到時候伊理戶同學大概會面不改色地把我推開吧。實在是太過沒戲我都快哭了。騙你的。

果然撮合他和東頭同學才是上策嗎。即使由此成功解放了結女醬,到時候我又該怎么辦呢。啊~,想讓結女陪我一起睡覺……

正當我放飛著自己的思緒時,外面的走廊上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看來,伊理戶同學已經到了。

雖然說話聲已經移動到了隔壁,但卻模模糊糊的沒法聽清。嗯,畢竟這里的隔音效果比起之前有了些改善呢。

伊理戶同學會來玩還真是少見啊。

雖然很在意他的目的,但是那家伙沒有告訴我。如果換作是我,根本不可能特意跑出有結女醬在的家里來到那家伙的房間。絕對是有什么目的。

「――――,――」

「――,――――」

雖然豎起耳朵,果然還是只能聽到微弱的聲音。

到底在說什么呢?模糊不清的交談聲,反倒是突然間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那個,我記得是……」

我慢吞吞地爬起來,翻起了自己房間的壁櫥。雖然事到如今這個壁櫥已經不過是個胡亂塞滿了用不上的道具的垃圾場,但我記得我當初確實把拿東西放進了這里————

「有了有了。」

從一堆破爛的底部找出來的,是一個長著耳機和聽診器一樣的東西的盒子。

是混凝土麥克風。

能夠讀取墻壁的震動,精準地捕捉到墻壁另一側的聲音的好東西。是初中的時候用零花錢買的廉價品。

我輕輕地撣掉灰塵,把它拿到了客廳的墻壁邊,打開了開關。確認啟動了之后將耳機戴上,把聽診器形狀的麥克風貼在了墻壁上。

『————明明身處全校男生羨慕嫉妒恨的境遇里,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總說別人家的孩子總是最好的嘛。在我看來你這別人家的孩子可要比我好多了。一身輕松的多令人羨慕。』

能聽清說話的聲音了。

……但是,他們到底在說什么呢?

『哈哈。原來如此,人只能看到別人值得羨慕的一面啊,對我來說,要是有人能和我對換立場的話我還求之不得呢。』

『……不,我倒還是沒有到非要和人互換立場不可的程度呢。』

『……………………』

『喂,你笑什么笑啊,好惡心哎。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把和那個討人嫌的女人同住一個屋檐之下的痛苦強加給別人,也會讓我過意不去的』

『我明白我明白。』

『這家伙絕對沒明白……』

嗯嗯~……。

難道說,伊理戶同學同學來到這里,只是因為想離開家嗎?

也就是說,伊理戶同學因為對暑假開始之后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和結女醬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狀況感到了疲倦,所以就跑出來避難了……?

何等奢侈!

這么不愿意那倒是換我來啊!

————要是我這么跟他說的話,他又會露出那一副滿臉嫌棄的表情來吧!我可再清楚不過了!啊啊真是的煩死了啦!

『那么,差不多該收下休息費了咯。』

川波的聲音稍微變大了一點……到了就算不用麥克風我也能聽清的程度。

『你這話說得好惡心啊……不過嘛,畢竟當初是這樣約好的。』

『都已經暑假了。一定攢了不少故事吧!』

『攢你個頭啊你惡不惡心呢你。說到底,我們開始同居可是已經過了四個月喔?哪有那么容易發生意外事件。』

『不是意外事件也無所謂啊。反倒是那些不值一提的日常故事才是我想聽的。比如說呢,我想想……中午是怎么過的?有課的日子我記得你是帶的便當來著。』

『啊啊,我想起來了。好像有過這么一回事呢。之前,那個女人也不知道腦子哪根筋搭錯了,竟然想去自己做午飯。』

結女醬親手做的料理!?

『那家伙的手指差點讓她給整成了炒飯的材料,到頭來,切材料的活還是交給了我。』

而且……誒?等一下。也就是說……

『……難道說,伊理戶……你們是兩個人一起站在廚房里做的飯嗎……?』

『嗯?確實是那樣。』

吱吱吱吱!!

我在墻上狠狠地劃下指甲印。

那個聲音通過混凝土麥克風傳到我自己的耳朵里,對自己造成了意外的傷害。

『順……順帶一提,味道怎么樣?』

『不好吃,這是當然的吧?泛著那么點焦炭色。』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

既然這樣那倒是換我來————

『……不過嘛,比起前一陣子吃過的味道,倒是要好多了。』

似乎有些生硬,又暗藏了幾分不甘的聲音。

我一聽就明白了。

————實際上是很好吃的吧!!

『伊理戶……姑且,再問一下。』

『怎么了?』

『你剛剛這句「比前一陣子好多了」,有好好告訴伊理戶同學吧?』

『哈?怎么可能說啊。光這種程度就得意忘形起來的話我可是會很困擾的。』

『「你倒是說啊!!」』

墻壁那邊的聲音和我的聲音重合起來。實在是沒能忍住聲響。

雖然我很樂意見到伊理戶同學在結女醬心中的好感度下降,但這樣一來結女醬多可憐吶!

『……嗯?剛剛,是不是哪里傳來了聲音……』

『啊、啊~,大概是視頻的聲音傳出來了吧?比起那個,還有什么別的嗎,別的!』

『除此以外啊,我想想……7月份的時候,發現那家伙房間的空調壞了。在修好之前,那家伙一直在客廳避難,有一次我看到,那家伙居然在沙發上打瞌睡————』

伊理戶同學每道出一個故事,磨牙聲都會響徹我的房間。

如果是我該有多好!換作是我遇到這種情況,這些都夠我歡天喜地地度過下個月啦!

盡管連飆出血淚的沖動都有了,但現在畢竟受苦于結女癮大作,實在是舍不得錯過這聽取珍貴的居家結女醬小故事的機會。

嫉妒到氣不打一處,心臟仿佛要從胸口蹦出來一般,我的思緒在體內橫沖直撞著,仿佛喝醉了酒一般地頭暈目眩起來。

『好~嘞,就是這樣!還有嗎還有嗎? 』

『……我累了。別光讓我說話,偶爾也說說自己的話題吧,川波。』

『嗯嗯?』

『南同學不就住在你隔壁嗎?總會有一兩個小故事吧。雖然我對她沒有興趣,但是她是個讓人捉摸不透的家伙,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事來。我想稍微掌握一下她的行動模式。」

什……難道說,這是想像剛才提起結女醬那樣,讓川波講一講我的故事?

我夾在嫉妒和幸福之間悸動不已的內心,急速地冷卻了下來。

『啊——……是為了伊理戶同學嗎?這個義兄可真是嬌慣人家呀。』

『別想打個哈哈蒙混過關。』

『……啊~……』

快……快住手————!給我拒絕!你應該知道敢說出口的話會落得個什么下場吧!

『這個嘛,有倒是有的……但有言在先,我們的故事聽上去可不像伊理戶同學的小故事那樣舒服。那家伙可硬核了。坦白說,那家伙甚至做過幾件觸犯法律的事。』

『我知道。所以我才問的。你不說的話我也不會說的————「休息費」已經足夠了吧?」

『……唉,你這家伙還真是無利不起早啊。』

雖然想狠狠地敲一下墻壁,但是那樣的話我正在偷聽的事情就會暴露,我的故事集里又將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但即便如此,事到如今實在也不能裝作不知道……嗚嗚嗚嗚!

『我想想啊……那大概是小學時候的事吧。』

在我采取行動之前,川波已經開始講起了故事。

『我們兩個人一起買了手機。』

『小學的時候?真早啊。』

『因為雙親總是不在家嘛。估計他們也是為了能夠隨時取得聯系才給我們買的吧。然后,畢竟是一起買的嘛,就交換了電話號碼和Line的ID之類的信息。』

『嗯。』

『結果啊,信息轟炸從那天就開始了。』

『我猜也是。最近也沖著我來了。雖然沒有讀。』

嗚咕咕……

那只是因為剛剛拿到手機太高興了。才不是每天都想跟這家伙說話,也絕不是迷上了這家伙的聲音回響在我耳邊的感覺。。只是像是買了新玩具一樣的感覺罷了。

『我也因為擺弄剛剛到手的手機非常開心,一開始還是很樂于奉陪的……但漸漸地就覺得厭煩了。跟她說了一句 『稍微收斂點吧』。在這之后嘛,雖然Line和電話的雙重轟炸確實平息了沒錯啦……然后她就開始了。」

「這已經完全是全線爆炸了吧,居然還有能炸的東西么?』

『還真有。有一天啊,因為雙親回來很晚,想跟她一起吃個晚飯就打了電話過去。然后————你猜發生了什么?』

等……那件事也要說嗎!?

『嗯嗯?反過來沒有接電話?』

『也的確是沒有接。畢竟————那家伙的手機就藏在我的枕頭下面啊。』

『…………哈?』

伊理戶同學顯然完全沒能理解狀況的的聲音相當刺耳。

「來電的震動聲從我的枕頭下面傳出來了。也就是說,她在神不知鬼不覺間,把手機塞到了那里。』

『放在那里忘了……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呢。』

『當時的我也是這么想著,就拿去還給她了。畢竟當時還是個小孩子嘛————我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青梅竹馬竊聽啊。』

『……………………』

解……解釋……請容我解釋……。

那個,那個真的只是一時沖動……該說是因為情況允許就管不住自己這雙手了呢還是……畢竟,只要把聲音錄下來,即使不用打電話也沒問題了……

嗚嗚嗚嗚!我,我這不是和以前比起來根本沒有半點成長嘛!闖進結女家的時候我的思考方式不是和這個完全一樣的嘛!

『到頭來,我當時直到最后都沒有注意到呢。等到我升入初中的時候,在發生了類似的事情后才總算是反應過來了。「原來那個時候是這么回事啊」。那之后我家就常備了反竊聽用的電波探查器。直到現在也保持了定期進行檢查的習慣。』

『……該怎么說呢。』

伊理戶同學謹慎地選擇著語言。這反應反而很讓人痛苦。

『你……有個那樣的鄰居,真虧你能坦然地面對啊……』

『畢竟我可是個經歷過十八層地獄的男人啊。就這?這已經是地獄中的天堂了啊。』

『順帶一提,今天沒問題吧?』

『當然了。倒不如說,自打進了高中之后就一直沒什么問題……嘛,雖然也有電波探查器也找不到的竊聽器就是了。比如說————」

川波裝腔作勢地頓了一頓。

『————像是混凝土麥克風之類的東西。』

心臟猛地一跳。

……難道說,暴露了?就是因為知道才讓我聽的嗎?

這么一想,之所以特地告訴我伊理戶同學要來也是因為……難道說,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膈應我!?

被、被擺了一道……!為什么要挖空心思做出這種事來啊!?你就這么討厭我嗎!?……不,想也知道肯定很討厭我啦,我也是知道的啦。那就無視我不就好了么。如果是我先膈應的你也就罷了,為什么偏偏是你先……

總之,既然已經知道是這么回事,我就沒有必要再順著他的意繼續下去了。

就在我準備把麥克風拿開的瞬間。

『……不過嘛。』

麥克風捕捉到了稍微柔和了一點的聲音。

『我倒是覺得沒有必要那么警戒啦。那家伙只是……只是比普通人更容易寂寞而已。』

『聽完剛才這個故事,總覺得這已經不是「一點」的問題了……』

『別看她那個德行,其實已經算是比以前好多了哦。前一陣子的伊理戶家非法入侵事件也是,她心底里其實也挺后悔的。只要不再暴走,應該就不會有問題。』

『那么,如果又暴走了的話,該怎么辦?』

『到時候————』

川波像是開玩笑一樣帶著笑意說道。

『————只要由我來阻止她就行了吧。』

我把麥克風輕輕地從墻壁上拿開。

……剛剛的那番話,一定是沒打算讓我聽到的話吧。他一定以為我在意識到自己的竊聽暴露了的瞬間,就會馬上放下麥克風————

————只要由我來阻止她就行了吧。

的確,我是個容易寂寞的人。

的確,我是個沒有他人的體溫的話,馬上就會凍僵的弱小人類。

但是————

『……事到如今,我才不需要你呢。』

※※※

「哦,來了啊。干嘛啊,一大早就把人叫出來。」

第二天早上,我把川波叫到了我家。

特意把這家伙叫出來的理由,現在只有一個。

「幫我打掃。」

「啊啊?又來了嗎?從那以后你自己就沒做過嗎?一定是惹阿姨生氣了才————」

這么說著走進客廳的川波,驚訝地皺起眉頭。

「————這不是都打掃好了嗎。不管哪里都沒有打掃的必要……」

無論是曾一片狼藉的廚房,還是被換洗衣物和垃圾鋪滿的地板,都已經被我自己打掃得干干凈凈。之前的我不過是沒有沒這個干勁而已,想做還是能自己做好的。

所以,今天要打掃的不是房間。

「我說的打掃,是指這個。」

說著,我敲了敲連接著聽診器狀的麥克風和耳機的箱形的機器。

是混凝土麥克風。

「能幫我扔掉嗎?」

聽到我一臉淡然地說完,川波將原本緊盯著我的視線,轉移到了麥克風之上。

「……怎么可能,我可歡迎了。不過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了。反正又不能靠這個聽到結女醬的聲音。」

「話說你倒是自己去扔啊。我也根本不知道這東西該扔哪里又該怎么扔。。」

「……我呢,是那種不擅長割舍的性子呢。總會找出各種各樣的借口……把東西留下來。」

本該舍棄之物。本已舍棄之物。

到頭來,無論哪種,都依舊留存在我的手里。

「至于怎么個丟法,我已經調查過……拜托你了。」

我想,至少在現在,還是應該老老實實地拜托他為好。

我抬起頭盯著川波,過了一會兒,只見他深深地嘆了口氣后,撓了撓自己的頭。

「我知道了……但是,有個交換條件。」

「誒?」

「今天的晚飯你來做。家庭餐廳也差不多吃膩了。」

說著,川波輕輕拿起麥克風。

我抬頭看向那張臉,我突然發出了一聲嘲笑。

「就這還說人家容易寂寞呢。」

「啊?」

川波猛然回頭。

「……啊!?」

慢了半拍后反應了過來,

「難道說,你聽到————」

然后,麥克風咚地一下掉到了地上。

我轉身背對著他。

麻煩事也順利甩給了別人,就給結女打個電話吧~?

「喂~?結女嗎?作業做完了嗎~?」

「不是,你倒是聽我說話啊!那、那句話你是聽到了么!?」

我才不聽呢。

事到如今,哪怕看到你臉紅,也一點兒都不覺得有意思。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