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十九章

web版本篇 第十九章

南曉月糾纏不放。「結女醬,我們去廁所吧~!」

雖說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簡直年少無知到了極點,但我從初二到初三為止,確實曾經有過一種名叫男朋友的東西。

這層關系會走向終結,那自然是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錯綜復雜地交融在一起所造成的結果,但倘若要我提出其中一點最主要的原因,我可以立即做出回答。

朋友。

是的,我交到了全新的朋友。這,就是崩壞的開始。

從初中二年級的暑假開始的三個月時間內,我和那個男人完完全全地生活在二人世界之中。那是一個無比舒適,無比幸福,還不允許任何他人介入的閉鎖世界。但是,我親手破壞了它。

無論多少次,我都會這么說————

我并不認為,這是一個錯誤的抉擇。

如果我不交新朋友,我們直到現在一定也還會是戀人吧————我們直到現在,也一定還會旁若無人地持續著只有我們二人的晦氣過家家游戲罷。而這,在見識過戀愛以外的世界的我眼里看來,果然還是有些不夠健全。

東頭同學曾說過,戀人關系并非是無條件高于朋友關系的存在。

而現在的我,正是如此認為的————所以,初中時期的我們之所以分手,只不過是因為,我們太過愚蠢,太過笨拙,太過幼稚,如此而已。

如果我,或者如果那個男人,

哪怕是是一點點……如果生活在更加廣闊的世界之中。

如果能夠對彼此以外的存在心存包容。

如果————我們沒有心生嫉妒的話。

……事到如今,再說什么都不過是信口開河罷了。

但是,我已經知曉————無論是嫉妒方的心境,還是被嫉妒方的心情,我都已知曉。

但至少,我可以活用這份教訓。

這樣一來,我也能認定這份黑歷史對我有著相應的意義,并以此為由安慰自己了吧————雖然,也不過是杯水車薪的程度罷了。

※※※※※※※※※※※※※※※※※※※※※※※※※※※※※※※※

「————東頭同學,你這里算錯了。」

「誒?……啊,還真是呢。」

「你可不能因為嫌麻煩就疏于檢查計算過程喔。身在考場,也別因為答完了題目就開始睡覺啊。」

「誒誒~」

東頭同學一臉不服地向吸管里使勁吹著氣,讓杯中的橙汁咕嚕咕嚕地滾個不停。

這是針對第一學期的期末考而進行的學習會。

與會人員是我,東頭同學,以及————

「……………………」

坐在正對面的曉月同學,正緊緊盯著我和東頭同學不放。

雖然她不停地撥弄著自己的飲料杯子,但杯中已經只剩下小小的碎冰。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她手頭上的教科書,從學習會開始以來連一頁都沒動過。

在上一次的考試中,曉月同學的名次擠進了前50,我并沒有什么東西可以教她。所以我才以東頭同學為重點進行輔導的……。

「曉月同學……?杯子里已經沒有飲料了哦……」

「嗯~?啊,是真的呢~」

「……我說啊,你是有什么問題向問我么?你從剛才開始就完全沒在學習……」

「不不,沒什么呀~?沒問題的沒問題的。我沒事的啦~」

「我去拿飲料來吧。你們想要什么?」曉月同學問過我們的需求之后,朝著飲料臺的方向走去。

我默默目送著那小巧的背影遠去。

「嗯————……」

「結女同學你怎么了?是肚子痛嗎?」

「不……只是總覺得,她的樣子有點奇怪呢……」

表面上看,她和平時并沒有什么兩樣,依舊是那個活潑開朗的南曉月沒錯。

但是在暗地里,似乎又能感受到一份生硬————有一種帶刺的感覺。

這種感覺,好像有點似曾相識……?

正當我疑惑不解的時候,一旁的東頭同學已經緩緩地取出了手機。

「呼~,休息休息。」

「沒收。」

「啊啊————!?女子高中生的生命線————!」

學習結束之前不準玩游戲。

第二天。

「結女醬,我們去廁所吧~!」

第一堂課結束后,曉月同學來到我的座位旁邊,滿臉微笑地說道。

也沒必要說這么大聲吧……想到這里,我瞥了瞥后面的那個男人,但我的義弟早已沉浸到了書本的世界中。算了,都已經同居了,事到如今也根本沒有上個廁所都掖著藏著的必要。

「嗯。我也有點想去了。」

雖然初中時期的我,一度對成群結隊地上廁所的人們感到不可理解,但現在我已經理解了個中理由。

那是因為只有女廁所一個地方,能夠避過男生的耳目。

我自打初三時期交到了朋友,就明白了名為女子的生物在一天之內究竟會消費多少的話題。其中自然也包含了一些不想讓異性聽到的話題,也有一些不方便在眾目睽睽之下談論的內容。這種類型的話題,在女廁所這一半封閉空間之內,就可以談論了。

「————然后啊,在體育課的時候~————」

「嗯嗯」

「————發生過這樣的事~————」

「誒誒~!」

「太不可理喻了對吧~————」

「這確實有點受不了呢~」

方便過后,我一邊在鏡子前打點著自己的形象,一邊和曉月同學雜談著。雖然不過是我在單方面地附和著她的話而已。她還真有辦法一個接著一個地想出能談論的話題呢。

隨著上課鈴聲響起,第二節課開始了。

而在結束后的瞬間。

「結女醬,我們去廁所吧~!」

曉月同學飛奔而來。

明、明明才過了一節課而已?這是還沒有談夠么……?

我倒是想花點課間時間在學習上呢……但也不好拂了曉月同學的意,就決定陪她去了。

「————然后啊~————」

「嗯嗯」

「————發生過這樣的事————」

「誒誒~!」

「————不可理喻————」

「這確實有點受不了呢~」

然后第三節課結束了。

「結女醬,我們去廁所吧~!」

無論如何這也太尿頻了吧。

不,我當然知道這是為了和我聊天啦,但就算這樣也太放飛自我了吧。說到底,曉月同學是這么愛在廁所里搞集會的人么……?印象里課間休息時間她經常待在教室里來著。

「對不起……。我想稍微學習一下……」

我因為有些想要復習的知識點,就小心翼翼地拒絕了她的要求。曉月同學見狀笑著擺了擺手。

「啊~,這樣啊。對不起喔,沒關系沒關系!要加油啊!」

說著,她朝著其他朋友所在的方向走去。

盯著她觀察了一會兒時間……但曉月同學,并沒有對除我以外的任何人,發出上廁所的邀請。

「曉月同學很不對勁。」

當天晚上,我在自己的房間里,對著手機的話筒開口說道。

通話的另一頭,是蝸居在墻壁另一側的義弟。為了不被媽媽和峰秋叔叔懷疑,我們事先約定過晚上的對話要利用手機進行。

水斗毫不掩飾自己的厭煩之情,

『……還想著你怎么就破天荒地掛了個電話過來,結果這又是鬧哪樣……南同學她從來就沒有對勁過吧?』

「她平時哪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啊。硬要說的話,倒是你和東頭同學還有川波同學平時的表現奇怪多了。」

『這就是所謂的價值觀差異呢……』

我抱緊了枕頭,嘗試將感受到的違和感組織成語言。

「大概是期末考的考前復習開始的那一陣子吧。從那時起,她就變得莫名黏人……」

『她不是一直都這么黏你的么?』

「才不是!完全不一樣!」

『完全搞不懂。』

聽到他的聲音,水斗眉頭緊鎖的表情仿佛浮現在了我的眼前。

『話說回來,這事你為什么會來找我商量啊。』

「川波同學他不是曉月同學的青梅竹馬嘛?我就覺得他會不會了解些什么內情。」

『也就是拿我當傳話筒咯。……確實,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會知道些什么沒錯。』

「對吧?」

『但是啊……嗯————』

「怎么了?」

『不……實際上,因為要準備期末考的緣故,他現在可是忙得焦頭爛額啊。』

「啊」

『我不太想因為一些多余的事情占用他的腦子啊。』

那確實不太方便去打擾他呢……。況且,這事原本就不過是一縷無憑無據的違和感罷了,根本不是一件需要驚擾到正在進行考前復習的對方進行商談的事情。

『不過,如果哪天南同學的狀況奇怪到了肉眼可見的地步,你就告訴我一聲吧。比如南同學深更半夜打電話過來糾纏你什么的。』

「……你說誰糾纏誰哪。」

『這就是所謂的價值觀差異呢……』

這家伙是不諷刺我幾句就連呼吸都不順暢么?

正當我想著反駁幾句的時候,腦海中回憶起一些事情。

我不禁露出了微笑。

「你說到深更半夜打電話我就想起來了……話說回來呀~,有一個人呢~,有一段時期,每晚都通過手機————」

————嘟————嘟————。

被掛斷了。

我看著『通話結束』的界面,浮現出勝者的笑容。

我記得,那個時候……他因為我交到了朋友后陪他的時間變少了,而產生了嫉妒之心來著?回想起來,真是可愛呢。

「……嫉妒?」

我忽地回想起來。

曉月同學變得奇怪起來的時期,正是考前復習開始的那段日子————也就是,我開始輔導東頭同學復習的時候。

「……怎么可能。」

我失聲笑了一笑,將手機放到了充電插座上。

朋友無數的曉月同學,因為我一個人而產生了嫉妒之情————這種想法,真是有夠自以為是的。

————雖說,我是這么想的。

但從那天起,曉月同學的行動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愈發過火起來。

「……南同學。」

「怎么了?結女醬。」

「我很熱……」

「啊,對不起對不起。」

曉月同學這才終于放開了我的手臂。

然而,她從一旁的飲料臺取來了冰水咕嘟咕嘟地一飲而盡后,竟又重新挽起了我的胳膊。

「我降了降溫。這下就沒問題了吧?」

「……不……」

不是這么回事。

完全不是這個意思。

我想說的是,我明明是為了學習才來家庭餐館的,結果你搞得我連筆都握不了了啊。

和男生們不同的是,女生們在一起的時候,摟摟抱抱地鬧成一片的場景還算常見的。雖然常見,但這真的是朋友間該有的距離感嗎。這樣子跟誰都和東頭同學有什么兩樣。……咦?也就是說這其實沒有什么問題?交友經驗實在是太過匱乏,搞得我都有些糊涂了。

「唔嗯。原來如此。最近百合向作品也開始流行起來了呢。走在時尚的最前沿,真不愧是老師。」

悠哉悠哉地說著這番話的人自然是東頭伊佐奈。今天的她正坐在我的正對面。

「不過就個人而言,與其像這樣黏在一起,保持一份微妙而又復雜的距離感會對彼此的關系更有好處喔。」

「這我可辦不到呢!我和結女醬可是要好到根本不需要相互測定彼此的距離感的關系!」

「是……吧?」

嘛,雖然我想我們確實是很要好沒錯。

雖然曉月同學能這么說,我也確實很高興沒錯。

但即使如此,怎么說呢,我卻總覺得,我的認知和曉月同學的認知存在著些許的參差————

「就算再怎么要好,被對方黏得這么緊,就不會覺得煩人嗎?」

完全是無心之言。

東頭同學吸著吸管里的果汁,若無其事地說了。

而我和曉月同學,雙雙被東頭同學面無表情的臉吸引了目光。

我想說的內容有三點。【果然你也是三點神教的信徒嗎,紙城!】

其一,不要用類似「煩人」這種敏感詞匯啦。

其二,自己和水斗黏得有多緊,你自己居然毫無自覺嗎。

其三,至少在這種時候,能暫時別喝果汁么。

————但是,在我開口之前,曉月同學宛若彈簧一般蹦了起來,放開了我的手臂。

「咦,……誒……?不是吧,難道……」

曉月同學一邊仿佛一個可疑人物一般左顧右盼著,一邊猛搓著自己的雙手。

還是打個圓場會比較好。

雖然我馬上就想到了這一點,但為了斟酌說話的方式,我花費了太久的時間。

「結……結女醬……我,我難道,最近……是不是老是約你上廁所啊……?」

「誒?是呃……基本上,每次課間休息都會約我。」

「一起走路的時候,是不是黏你黏得特別緊……?」

「呃,嗯……基本上?」

「發送的LINE……是不是,比一般情況多了很多?」

「……大概吧?」

雖然我因為對「一般情況」缺乏了解而不知道究竟算不算是多了,但比起以前的話,那確實感覺最近要多了一些。

「啊~……啊~……啊哈哈。」

曉月同學露出了幾分尷尬的笑容,將文具和教科書胡亂塞進書包,站起了身。

「抱歉,結女醬!今天讓我先回去吧!……真的,很抱歉。」

輕聲細語地說到最后,她的聲音已是蟲鳴一般的微弱。

曉月同學將連帶著我們兩人份的飲料錢放在桌上后,快步走出了家庭餐館。

東頭同學依舊喝著她的果汁,目送著她離開后……緩緩地說道。

「……我,這是又搞砸了么?」

「……看來,好像是呢。」

「…………對不起…………」

看到東頭同學一下子蔫了下去,我便替她新帶了一份果汁。

從那以后,曉月同學黏人的舉動變得收斂了許多。

話雖這么說,但也并非突然變得對我不理不睬。第二天的我們依舊一如既往地打了招呼,吃了午飯,一同回家————不過是恢復到了以往的距離感罷了。

而關于東頭同學在家庭餐館搞砸的事,

「昨天真是對不起啊!我也跟東頭同學道過歉啦!」

曉月同學也用這么一句話就輕輕帶了過去————而她單方面留下的我們的飲料費,也別無異樣地收下了。

一切都恢復如初。

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但是,為什么呢————這份朦朦朧朧的違和感,卻依然沒有消散。

雖然很想弄清這份違和感的真相,但現實卻不允許我追究下去。

期末考的考前復習,已經正式開始。

「唷,年級第二。」

「……怎么了,年級第一。」

晚上。家中。面對和我錯身而過的同時向我搭話的水斗,我以帶著幾分嫌惡感的語氣回應了他。

「這次看上去還挺從容的嘛。連眼袋都看不到。」

「上次好像也沒有吧。反倒是你,敢分心去教川波同學學習的這份從容真的沒問題么?」

「從容處事本來就是我的原則。可別把我和某個只知道一個勁地專注的家伙混為一談。」

「無需掛念,我自會嚴格按照自己的規劃行動。可別把我和某個在考場上因為突發奇想而丟分的家伙混為一談。」

「……………………」

「……………………」

確認過眼神,我走上樓梯,而水斗則朝著盥洗室的方向走去。

……真是的。『不要像上次那樣逞強了』————這話你就不能說得坦率點么?

為了和那個男人做個了斷,我遵循著不溫不火的規劃表推進著自己的考前復習。

然后,在接下來的期末考試中。

也沒有像上次考試那樣出現睡眠不足的癥狀,以最佳狀態向考題發起了挑戰————

「……啊……」

我,站到了那塊記載了期末考順位的告示板面前。

從最下方的第50位開始,確認起自己的名字。

我一個接著一個地確認著————沒有,沒有,沒有————完全找不到。

在最后的最后。

在排名的最上方,我找到了。

『第1位 伊理戶結女』

『第2位 伊理戶水斗』

「好咧~!!」

「奪回首位寶座啦~!!」

身旁的朋友們逐個地夸獎起我的表現來。

而我自己,卻依舊感覺有些難以置信。

我的名次,在那個男人之上。

這份光景,竟讓我有種炫目的感覺……。

……啊啊。

原來我……即便發生了那么多事,卻依舊————在潛意識中,認定了我是勝不過那個男人的吧。

我看向旁邊。

在無意識之中,搜尋著他的身影。

最終我所找尋到的身影,正站在人群的外側。

川波同學正站在他的身旁淡淡地微笑著,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仿佛在安慰著他一般。

而他,看上去有些煩躁地撥開了川波同學的手。

然后,那個男人轉過身去————將一臉無奈地聳著肩的川波同學丟在一旁,一言不發地離開了現場。

而他的腳步————比起平時,邁得似乎要更大了一些。

……我成功了。

成功了————成功了。

成功了成功了成功了!

「成————功————啦啊……!!」

我贏了!贏了贏了贏了……!!我!贏過了那個男人!!

我握緊了拳頭,按捺住從心底里涌現出的喜悅之情。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你看到了吧……!!我不是個一輩子都只能跟在你身后的跟屁蟲!!

上次把自己逼迫到了極限卻最終飲恨而歸,而這次還要輔導東頭同學卻獲得了勝利,這話聽來雖然好像有些諷刺就是了————也就是說,一味地勉強自己并非取勝之道吧。

這么說來,東頭同學又怎么樣呢?說不定就進了前50名呢……?

由于剛才只注意了自己的名字,我又一次看向順位榜。

仔細看了一遍,其中并沒有找到東頭同學的名字。果然還是沒能一下子把分數拔高到這種程度嗎……。下次的目標就決定是前50名了呢————

「————咦?」

在檢查順位榜的時候,我察覺到了違和感。

期中考試登榜的曉月同學,并沒有出現在這次的榜單上。

「結女同學~~~~!!我過關啦~~~~!!」

排名發表后不久,就看到東頭同學將成績單仿佛勝訴單一般高舉在手向我沖來的場景。

東頭同學熱淚盈眶地說著,

「唔嗚……這樣一來我就不用把暑假時間花在補習上了。實在太感謝了~~~!!」

她看上去是那么的高興,但她的成績真有好到這種程度么。

想到這兒,我看了看她的分數。雖然確實都沒有掛科……但還是比平均分稍微低上了一些。

「……下次讓每科的成績都提高個20分左右吧。」

「誒?……那、那個啊~~,像這樣每次都麻煩你也實在太不好意思啦~……」

「哎呀哎呀別客氣啦。」

「我已經不想學習了~!!」

東頭同學又啜泣起來。但這種涉險過關法會導致每次考試都相當辛苦,更何況我想她第一學期的通知書在父母面前已經很不好看了吧。

「吶,東頭同學。雖然這話問出來可能有點失禮……」

「誒誒。你還想說什么啊?我看上去就這么能引發別人的欺凌欲么……?」

「這個嘛,硬要說的話那的確如此。」

「還真有么!?」

「不是這么回事啦,我想說的是,你的成績明明都這么危險了,還真敢鼓起勇氣考上這所學校呢。應考的時候,看來是?」

硬要說的話,明明出身于并非名門中學的公立初中卻瞄著免費生名額而來的我也算是相當的逞強了……但東頭同學的成績,比起我來應該還要勉強才對。在應考的時候,應該是耗費了不少心力吧————以她這自甘墮落的性格,真虧她能成功合格呢。

「啊~……是說這個啊……」

東頭同學微微低下頭去,對起了手指。

「如果不方便說的話,那不說也行……」

「不……那個,該說是我也曾有過那樣的時期嗎……該說這就是所謂的中二病嗎……」

「?」

「我當時還以為,……只要能考上聰明人上的大學,或許,就能找到談得來的朋友了。」

東頭同學露出了尷尬的表情,發出了「誒嘿嘿」的靦腆笑聲。

「我當時,總把我和周遭格格不入的原因……歸咎于自己所處的環境。然后我剛一入學,就意識到了。『啊————,到頭來不過是因為自己有溝通障礙罷了』。……對、對不起呀。這理由實在是太無聊了……」

「不。」

我立即搖了搖頭。

「這理由一點也不無聊。……大概,我也能明白你的心情————這份期待著這世間的某處,存在著能夠理解自己的人的心情。」

「真的嗎……?」

「當然。……而且,這也不是什么錯誤。」

「誒?」

「多虧了你努力考上了這所學校,你才和曉月同學,和那個男人————也和我相遇了。不是嗎?」

東頭同學張大了嘴,不停地眨著眼————

隨即嘴角一揚,扭動起自己的身軀。

「誒嘿。誒嘿嘿。誒嘿嘿嘿嘿……」

「等等!你別一言不發地在那害羞啊!搞得連我也一起羞恥起來了!」

正當我以手為扇,扇著自己熱得發燙的面頰,東頭同學「誒?」的一聲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明明是那邊先害羞的,這復活得也未免太快了點吧!?

「話說,今天南同學好像不在呀?」

「我們兩個又不一定是配套出現的。」

「是這樣嗎?我還以為你們兩個配套出現的頻率跟我和水斗同學差不多呢。」

「那可真是有夠嚴重的呢……」

我們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給了別人這種印象的呢。雖然對我自己來說,要是有人問我我最好的朋友是誰,那我確實會回答是曉月同學就是了。

「實際上我剛剛也給她發過LINE,但并沒有回復,甚至至今還是未讀狀態呢……」

「難道說……先前被我捉弄的事,還被她懷恨在心么……?」

「我倒不覺得會有這種事呢。她也已經聯系過你了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啦……不會有問題吧?不會有問題吧?」

擔心過頭了啦————雖然很想這么說,但畢竟自己也曾經是一個認生的人,我很能理解她的這份擔心。一個認生的人,總是會對自己在與他人的對話中自己所犯下的過錯而感到在意,并且會一直在意下去。

就算是為了她————也為了能夠確認狀況,我也想在今天能見曉月同學一面————

「————怎么怎么?在背后說我壞話?」

「啊哇哇!」

東頭同學猛然發出大叫聲,瞬間蹦起了身。

從她的背后悄然現身的并非別人,正是曉月同學。

「曉月同學,你這段時間都去哪里了啊?我給你發LINE了都沒回。」

「是嗎~?對不起~,剛才有些鬧肚子。」

東頭同學聽罷長出了一口氣。

「什么嘛,是這樣啊……。我還以為……」

「還以為?」

「不不,沒事的話就最好了!」

「真令人在意呀~」

曉月同學以略帶俏皮的語氣說完后,纏上了東頭同學。曉月同學下流地扭動不停的手逼近東頭同學豐滿的胸部,開始捉弄起她來。

完全就是她平常的狀態。

大概是終于滿足了吧,曉月同學從東頭同學身上離開,砰地拍了拍手。

「對了對了!我聽說了喔結女醬!你奪回年級第一的位置啦?恭喜你~!!」

「謝謝。那曉月同學你————」

我極力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問出了口。

「————期末考試,考得怎樣?」

「我?我嘛……」

曉月同學尷尬地笑著,

「這次稍微有些大意了呢。雖然也沒掛科啦。」

「哦呀?難道說我有伴了?」

東頭同學眼前一亮,一把湊了過來。

「大概會比東頭同學好一點吧~。但是,早知如此我當時也讓曉月同學教一教就好了呢。」

「……是呢。到第二學期我一定教。」

「真的?謝謝你~!約好了喔!」

總覺得……我被誘導著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總覺得,我被誘導著,自己提出了教她學習的要求。

但是,這一點我不能說。

我們談笑了一陣后,東頭同學說道。

「那,我這就去嘲笑一下退居第二的水斗同學啦!」

「住手。他會動真火的哦。」

「那也挺好啊!那么,我走啦~!」

東頭同學一溜煙地消失在了圖書館的方向。

這孩子還真是一點都沒變,明明沒有強烈的主張,卻是那么的固執。明明前一秒還是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下一秒就能冒出一句不看氣氛的話來————大概,她這樣的人,并非是老實,而是該稱其為我行我素吧。

我的腦海中,閃過好幾個念頭。

換種說法,該說是迷茫,還是該說躊躇呢。

該開口嗎。我非出口不可嗎。這樣的行動究竟有沒有意義呢。

但是,幾秒過后,我將一切念頭都拋到了腦后。

或許,偶爾我也得學學東頭同學才行。

我如此想道。

今天放學回家的路途上,罕見地只有我和曉月同學兩人。

從考前復習時期開始,大多情況下都是和其他朋友一起四人結伴回家,抑或是和東頭同學匯合后三人一起放學,但由于其他朋友在暑假開始之前都有各自的社團集會,而東頭同學則去和水斗同學一同通讀那些在考前準備期間沒能讀完的書了。

「暑假要去哪里呀~?距離學習合宿還有一段日子呢~。」

「總之我打算先把暑假作業解決掉……」

「啊~,也對呢~。我也這么辦好啦。這樣的話,7月份恐怕就沒什么玩耍的時間了。看來真正意義的暑假到8月才會開始呢。」

曉月同學十分流暢地說完,我應和了她幾句。在第一學期的三個月內,我已經完全習慣了我們說話的節奏。

就算什么都不做,這舒心的時光也不會就此消失不見吧。曉月同學可不像我和那個男人那般沒用。就算我偶爾失了規矩,就算我多多少少顯露出失敗時的丑態,也會完美地為我圓場,替我偽裝,第二天,一切又會回復成平常的樣子。

正因如此。

我才會覺得,今天應該由我來鼓起勇氣。

「曉……曉月同學!」

「嗯哇!?怎么了怎么了?」

曉月同學滿臉驚訝地停下腳步,端詳著我的臉。

我下定了決心————毅然說出了我這輩子不曾說過的臺詞。

「……要不要,……一起去卡拉OK……?」

曉月同學的雙眼啪唧啪唧地眨個不停。

「這可真罕見呢?結女醬居然會主動邀請我去卡拉OK。」

「嗯,嘛……畢竟考試也結束了。就,慶祝一下?」

「真的可以么?只有我們兩個人喔。」

「嗯,嗯……偶爾這樣,感覺也挺好的。」

「哼~……」

曉月同學頓了一下。

是、是不是有些不自然啊?雖然我覺得自己的理論武裝并沒有什么太大的破綻。嗚嗚嗚嗚,就因為至今為止我外出游玩都是由朋友們替我安排好了一切,總是隨波逐流的我才會……!

突然有種想逃離現場的沖動。但在此之前————曉月同學的臉上浮現出了開朗的笑容。

「不錯啊!去吧去吧!今天就由我在密室里獨占結女醬吧!」

「……聽你這么一說我反而感受到了危機呢。」

「噢噢~。只有兩個人的包廂,我恐怕還是第一次進呢。」

「是、是啊。我也一樣……」

「你怎么好像有點緊張啊?」

坐倒在卡拉OK包廂的沙發上,曉月同學戲謔地笑了。

我不禁嚇了一跳,但總算是沒有展露出異樣的態度。

我深吸了一口氣。

今天,就不要表現在態度上……而是表現在行動上吧。

「實際上……我,還從來,沒有……在別人面前獨唱過呢。」

「是這樣嗎?……啊~,這樣啊。要么和大家一起合唱,要么就是和我一起唱……仔細想想,好像確實盡是這種場面呢。」

「嗯……」

所以,對我來說……這的確是需要我鼓起勇氣才能進行的自白。

我把行李放在沙發上,弓著腰操作著終端,點好了要唱的曲目。

將麥克風拿在手里,曉月同學拍著手「噢噢————」地叫了起來。

不要引人注目————這是在初中時期,合唱大會的練習中,我所最為關注的重點。

而不是提升自己的歌唱水平。

這不過是為了避免失敗出丑的手段罷了————已經,萬一水平過于突出,也只會在另一個層面上引人注目而已。

我不想站在人群之外。

我不想讓自己顯得與大家格格不入。

一旦自己沒有混雜在人群之中,就會不安到無法自拔。

由如此劣等、如此沒用、又如此笨拙的我所唱出的歌聲……如果可以的話,我并不想讓任何人聽到。

但是。

啊啊————我也曾無數次,有過這樣的時候。一次十次百次千次萬次……。

在我進展不順的時候,焦躁不安的時候,寂寞難耐的時候————無論是對什么人也好,不管是對什么東西也罷,想將這份心情,將我這一存在,一股腦地發泄出去的時候。

是啊。

就算是我……也會有,想要吶喊出聲的時候啊。

無論是庸俗的土氣女。

抑或是才色兼備的優等生。

將自己扮演的所有角色,全都丟到一旁————

朝著四面八方大喊出聲的時候————我也是有的啊。

在這種時候,我會希望是誰能待在自己的身邊呢?

伊理戶水斗?

東頭伊佐奈?

不……無論是誰,感覺都不對勁。

對了。

在這種時候,我想要讓自己的吶喊,傳達到的對象是————

「————————————————————————!!!!」

我從身體的最深處擠出最大的聲響,粗暴地灌進了手上的麥克風之中。

我的情感,充滿了整個包廂。

那是我的悔恨。

是對那曾幾何時,因為妒火焚身,而無緣無故地讓他給我道了歉而不自知的自己的悔恨。

那是我的決心。

是在我卸下眼鏡,解開辮子時所立下的誓言————為了不再重復相同的錯誤。

我不會將這一切化為言語。

我吶喊著的歌詞,和我的情感沒有任何聯系。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這首歌曲,也是我卸下所有心防的一曲。

「————……哈啊……哈啊……————!!」

曲終之時,我粗喘著氣,仿佛正在用肩膀呼吸。

嗓子也有些發疼。

明明平時都不怎么大聲說話,一下子太過火了。

但是……總覺得,我的腦海之中,就仿佛被清潔機掃過一般,變得清爽無比……。

「……結女醬……」

我朝著啞然失聲地看著我的曉月同學,微微地笑了一笑。

「曉月同————咳咳咳!你、你等一下……」

「沒、沒事吧!?水,水!」

我從曉月同學手上接過水,將其一飲而盡。

長出了一口氣后,仿佛斷了線的木偶般癱倒在曉月同學的身旁,心情總算是舒暢了不少。

「謝謝……」

「嗯、嗯。別客氣啦。怎么了?今天,怎么說呢……」

「唱得很爛對吧。」

「誒」

看著瞬間張著嘴定在了原地的曉月同學,我不禁笑出了聲。

「沒必要像平時那樣蒙混過關喔?」

「呃……這個……」

我無視了在迷惘之下表情變得曖昧起來的曉月同學,低頭看向自己手上的麥克風。

那是當然了,怎么可能唱得好呢。畢竟我還從來沒有認真地歌唱過啊。

要是我一直沉默著不說話,曉月同學一定又會完美地替我搪塞過去吧。一定會幫我打好圓場吧。即使還有其他人在場,她也一定可以調動大家的情緒吧。

但是……。

「曉月同學,我啊————不覺得身為朋友就不該抱有任何秘密。無論是誰,無論彼此是什么關系,都會有一兩件不可對外人道的事,這是理所當然的……倒是如果真的無話不談,我反而會很困擾的。」

「……嗯,確實呢。」

「但是啊。」

我看著曉月同學的臉。

「我呢,也從來沒見識過曉月同學的獨唱呢。」

唱卡拉OK的時候,曉月同學也總是和別人一起合唱。

雖然因為她身為活躍氣氛的人總是會一馬當先地站出來暖場,導致這一點相當難以察覺……但這可瞞不過做著同樣的事情的我。

見曉月同學沒有回答,我繼續說了下去。

「我不會問你為什么。畢竟換做是我我也不會說的。但是————」

為了展現給她,在我的心目中,南曉月是怎樣的存在。

「————至少,現在。我讓你聽到了,無論是那個男人,還是東頭同學,都沒有聽過的歌聲啊。」

我將麥克風遞到了曉月同學面前。

我的意圖不言自明。

某種意義上,這是交換條件————為了達成這個目的,為了讓她答應,我率先展現了我自己。

曉月同學看著我遞出的麥克風,看了幾秒鐘的時間。

但是,忽地。

她露出了似困擾又似無語的,和平時截然不同的笑容。

「……真狡猾啊。這已經跟脅迫沒什么區別了嘛。」

「對不起。」

「沒關系。是結女醬的話。」

曉月同學毫不猶豫地、快活地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