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十七章

web版本篇 第十七章

對東頭伊佐奈盛裝打扮。「請不要說得好像我是個色胚子一樣!」

雖說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簡直年少無知到了極點,但我從初二到初三為止,確實曾經有過一種名叫男朋友的東西。

若是個聰明人,聽我這么一說大概就心領神會了罷。自負外表之土氣無人能出其右的我陷入了這種境況之下,必須解決一件迫在眉睫之事,這個道理想必是比起一片漆黑之中的篝火還要顯眼而又明晰的。

是的。

那就是打扮。

雖說我們在交往之前的邂逅都是在沒有開課的暑假期間,但畢竟地點是學校所以我一直都穿著校服。而我們的首次約會是在夏日祭,所以穿上浴衣也就蒙混過關了。謀士如我,通過這樣的手段,一而再再而三地將問題往后拖。

但是,一旦正式開始交往,這樣的手段可就行不通了。

雖然無論是我還是那個男人大體上都是家里蹲的,屬于那種即使是約會也只會跑去逛書店或者逛圖書館的類型,但姑且成為了一對戀人之后,還是會相約在周末碰頭的。

在周末。

也就是說,穿著私服。

那個連時尚的時字都不知道怎么寫的我————必然就此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連朋友都不曾擁有的我所能倚仗的,只有雜志和網絡了。

碎碎念著這也不行那也不對,從母親那里要來經費,鼓起勇氣侵入那些從未想過涉足其中的服裝店,戰戰兢兢地應付著前來搭話的店員。

然后,我終于生平第一次穿上了所謂的勝負服。

在試穿時確認外觀之際,我感到有些飄忽。

總感覺一時間有些無法接受自己正在打扮的事實,仿佛正看著一個換裝人偶一般————或許正因如此吧,唯獨在這個瞬間,對自己缺乏自信的程度相當自信的我做出了這樣的感想。

很好,還挺可愛的。

照著鏡子泛起如此感想,這還是生平第一次。畢竟,就是這么回事吧?能看著鏡子發出『挺可愛的』的感想的人,除自戀狂外也別無他想了吧。自己認定自己可愛的女人,可悲也該有個限度吧。我這輩子一定都不會對我自己抱有這樣的情感,哪怕一瞬間都不會————我一直都是這么認為的,直到那個瞬間為止。

世間的男性們,請務必銘記一點。

我們并不是什么自戀狂。

衣服的可愛,和我們自身的可愛,并不能劃上等號。

所以說,或許那個時候,正是我作為一介女生而覺醒的瞬間也說不定————將裝扮后的自己認定為『可愛』的這份感性,能夠撇開對自身的評價,唯獨認可自己的時尚品味的這份感受。我通過和那個男人的交往,第一次獲得了如此的成長。

但如果說還存在著什么問題的話。

那大概就在于,我的時尚品味并不偏向于『受男人歡迎』,而是完全契合了『受那個男人歡迎』的方向。

我意識到這一點是在升入高中之后,但這一點姑且不提,咱們言歸正傳。

約會當天。

那個平時將及膝長裙老老實實地穿在身上的————也就是那個庸俗集合體的我,如今卻穿上迷你裙將大腿盡顯無疑。而水斗看到這副光景后,做出了如下所述的反應。

————早上好。那么走吧。

咦?

毫無感想?面對女友這身一反常態的穿著打扮?明明我絞盡了本就沒有的腦汁全力打點了一番?咦咦?我,應該是他的女朋友來著吧?

我裝作平靜的樣子走在他的身邊,不時地偷瞄著他的樣子。見他無論過了多久都沒有要對我的打扮做出評價的跡象,我因此變得愈發不安起來。

……難道說,很土?

雖然在我自己看來還挺可愛的,但畢竟我自己的評價根本不足為據……。伊理戶同學是個溫柔的人,難道他顧及我的感受,特意回避了和我滿溢而出的土氣裝扮相關的話題……?

越想越覺得有這種可能。

畢竟,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既溫柔又心細的伊理戶同學,是可能犯下不贊賞女生服裝打扮這種典型疏忽的————不,這就是個會犯下這種典型疏忽的男人啊。

我這個仿佛一個瑣羅亞斯德教的惡神一般,總認為世間一切壞事皆以自己為起因的家伙,一邊垂頭喪氣地想著想著原來很土氣啊原來是這樣啊,一邊和男友一起逛著書店,在內置的咖啡廳中交談,但求無過地進行著約會。

就這樣,在行將解散的那個時候。

————……今天的、衣服。

突然,伊理戶同學說道。

————我覺得、挺可愛的。

————……,誒?

我笨拙的頭腦,一時間沒能跟上思路。

為什么是在這個時間點說?

為什么要在即將解散的時候?

雖然腦海中有無數疑問橫沖直撞著,但看到他微妙地錯開眼神,用手遮住了嘴的樣子,我終于靈光一閃地想通了。

……啊,這樣啊。

雖然很想夸一夸,但因為害羞一直不敢說出口,結果就拖到了約會結束啊。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后背一陣發癢~~~!!如今回想起來,這是多么令人羞恥的生物啊~~~~!!

當時還全然不知自己日后會因此而感到羞恥不已的我,因為感到了共鳴而渾身發抖起來。

我因為能夠從一些小動作中探知到他心理,而高興得無法自拔。

但是。

當時的那個男人,進一步發動了追擊。

————……但是,那個,短裙……如果能收斂一點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誒……?不、不合你的喜好嗎……?

————不,不是這樣的,怎么說呢……

以一副有些生硬的口吻,仿佛強撐著裝出無所謂的樣子,他說。

————……如果不是出門在外的話,我倒是無所謂啦。

……?

我又一次困惑不已。

但這一次,我沒能馬上領悟到他的意圖。

所以我隨口回復了他后,互相揮手致意,解散了。

整個回家途中,我一直考慮著這件事。

如果不是出門在外的話?

也就是說,在室內就可以了?

為什么出門在外就不可以呢。因為耳目眾多?

…………因為,有很多外人在?

————~~~~!!

在察覺到的瞬間,我的臉瞬間變得滾燙,捏緊了短裙的裙角。

不想讓其他人看到我的腿。

他……是這個意思啊。

獨占欲好惡心。

如果是現在的我,一定會吐出這么一句話來的,但我當時畢竟是一個不受歡迎的人,因此對自己被他人抱有的獨占欲有著某種類似于憧憬的感情————況且還是他呢。那個無論做什么都看上去并不抱有任何執著之情的他,竟會如此明顯地,向我展示出他的占有欲來。

我臉上的笑容,直到回家為止都沒有消散。

而從那以后————我再也沒有穿過迷你裙。

※※※

我和曉月同學兩人,正坐在十字路口拐角處的植被邊上,望著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

時值周末,穿著正裝和校服的人們相對較少,大部分人都穿著私服。看著這樣的情景,我有些感慨,感慨世上大部分的人的時尚知識,都能夠保證他們的打扮不會被他人感到奇怪。

「你覺得會是哪邊?」

突然,曉月同學問了我這么一句。

我回答她。

「我覺得根本沒有回答的必要吧。」

「那,你覺得會是怎樣的?」

「嗯~,……洛麗塔風格?」【注:自行百度】

「不是吧~。這實在是不太可能吧~。而且聽說那種服裝超貴的。」

「那曉月同學怎么想?」

「故意穿校服來。」

「啊啊,原來如此……。校服畢竟很方便呢。」

「確實很方便呢~。一想到如果沒有校服的話,就會不禁覺得『嗚哇,好麻煩』呢。」

「上大學之后就每天早上都得考慮該穿什么不可了喔?」

「嗚哇,好麻煩」

曉月同學「啊哈哈」地笑了一聲,

「但是啊,也必須做好心理準備才行呢。」

「是啊。以防她真穿著一身洛麗塔過來。」

「說實話真來這么一手的話我都不知道這心理準備該怎么做才好了呢。」

「確實……」

在談話之時,我們在紛亂的人群中發現了等候對象的身影。

看到我們站起身來,她顯露出一副慌張的樣子,一路小跑地來到了我們的身邊。

「對、對不起……!我遲到了嗎……?」

我們無言地端詳著那個明明只是跑了一小段路卻已經氣喘吁吁的女生的————也就是東頭伊佐奈的打扮。

上半身穿著的是繡著謎樣英文字符的T恤和皺巴巴的風衣。T恤的英文因為胸前的山脈而被撐得愈發冗長,進一步化為了謎之暗號。

她的下半身則穿著牛仔褲。大概原本是藍色的吧,但由于一次又一次的洗滌而掉色過后,如今已經幾乎可以算作是青色了。

確認過這些,我們心中下了定論。

「「……呼~」」

「誒、誒?怎么了?為什么都松了一口氣啊?」

「太好啦~,只是普普通通的土氣真是太好啦~」

「本來還想著如果你全身洛麗塔風格裝扮來到這里該怎么辦呢,但只是普通程度的土氣的話倒還有救。」

「咦!?我這是不是、在被人欺負啊?我這是被欺負了吧!?」

東頭同學(很土氣)眼淚汪汪。

如果只是去附近的便利店的話那她這身裝扮倒也無所謂,但如果是像今天這種和同姓朋友出門游玩的場合,這身裝扮就很微妙了。如果同行對象不是我們的話,如今大概就會被回以『等……什么衣服啊這個~!?(笑)』『好土~!(笑)』之類的反應,讓淪為笑柄的自己只能尷尬地滿臉陪笑吧。

「東頭同學,我要發布今天的預定了喔!」

曉月同學抬起手來,一把指向了東頭同學。

「其名為!『東頭伊佐奈的盛裝打扮會』!!」

「誒誒……!?」

只聽我們說是偶爾在周末一起出去玩玩的東頭同學,困惑地翻起了白眼。

「畢竟在攻略伊理戶同學的那會兒,我們沒有視察你私服的機會呢。熬過期末考試之后就是暑假,我們就覺得,得趁東頭同學在伊理戶同學面前出丑之前做些什么才行呢。」

「那個,為什么是以出丑為前提呢?你們應該沒看過我的私服才對吧……?」

「雖然我估計你沒有帶多少錢,不過沒問題的。」

我無視了她的話,將話題推進下去。

「今天的預算,由我和曉月同學分攤。」

「誒……!怎、怎么能讓你們破費呢……!」

「沒事啦沒事啦!就當是我們送你的禮物就行啦!」

「對對。……不過,作為條件,你得答應一件事。」

「條、條件……指的是……?」

我和曉月同學紛紛咧嘴一笑,異口同聲地說。

「「保證一定穿上我們推薦的衣服,不準抱怨半句。」」

「噫……」

沒錯。

今天聚集在一起的目的,是『東頭伊佐奈的盛裝打扮會』,又稱『把東頭當成換裝人偶盡請玩耍會』。

「沒事啦沒事啦。我們不會讓你穿上太過分的貨色啦~。對吧,結女醬?」

「嗯嗯,當然。不會違背公序良俗的啦。」

行走在商場之中,盡管我們一再強調著安全性,但東頭同學依舊如同被惡狼盯上的松鼠一般渾身顫抖個不停。

「你、你們不會騙我吧……?你們不會讓我去穿露臍裝什么的吧……?」

「不會不會!哪怕夏天再怎么熱,那么穿完全就是癡女了嘛~!」

我們一邊露出爽朗的笑容一邊走進了服裝店。

時值六月。

氣溫已經升高,店內擺放的已是清一色的夏裝。在琳瑯滿目的各類款式開放的商品之中,曉月同學立即「啊」的一聲,從衣架之中取出一件上衣拿到了手上。

「吊帶衫發現。」

「停!那個是我最最不能穿在身上的類型啊那個!乳溝會被看得一清二楚的!」

「吵死啦~!!你就閉嘴給我穿上~!!」

仿佛瞬間搖身一變成為了家暴老爹的曉月同學,將附近的一件跟泳褲沒什么區別的熱褲和吊帶衫一起塞給了東頭同學。

「我、我非要穿這個不可么……?搞得好像是恐怖電影的福利擔當一樣哎!你認真的么?精神正常么!?」

「一定穿上我們推薦的衣服!」

「不準抱怨半句!」

「噫誒誒誒誒~~~……!」

我們兩人推著搡著,將東頭同學丟進了試衣間。

我們叉著手為她望了一陣的風后,或許是放棄了抵抗吧,門簾的另一邊傳來了布料的摩擦聲。

「……嗯……!等、這件、有點太小……嗚嗚嗚~……!」

聽到這樣的呻吟聲后,大約過了一分鐘。

有些膽戰心驚的聲音,從門簾內傳出。

「……那、那個……我穿上了……周、周圍沒有任何人吧……?」

「沒有哦~。只有我們兩個~。」

「是、是真的嗎?我相信你們喔……?我相信你們喔……!」

說完又過了十秒左右的時間后,唰的一聲,門簾被打開了。

看到東頭同學的樣子,我和曉月同學雙雙咽了咽口水。

盡管吊帶衫被撐得不成樣子,但也好歹是勉強覆蓋住了東頭同學豐饒的身軀。

但是作為代價,衣角的布料便顯得捉襟見肘,將肚臍完全露了出來。

而熱褲看上去也是并不怎么合身,嵌進了肉感上佳的大腿里————

換言之,

「「超————————瑟琴…………」」

「所以我不是說過了嘛!」

東頭同學大叫著合上了門簾。

這瑟琴的程度簡直要令人不禁想要大叫出聲。

要是穿著這樣的一身打扮走在大街上,怕是要因為猥褻物陳列罪遭到逮捕了。

「我天天都被母親念叨……說是我要是穿上了露出度高的衣服……就直接越過性感的領域成了下流……」

「你母親可真懂……」

「我倒是挺喜歡的啦。不過嘛確實不能讓東頭同學淪為癡女罪的前科犯呢。」

說到低露出度的衣服,那就該輪到我出場了。

畢竟我這個人,可是以身為女子高中生卻固執地不愿露出腿部而(在朋友圈內)出名的女生呢。

找遍店內的衣架,挑出看上去不錯的商品,我回到了試衣間前。

「這樣的如何?開領比較收斂,露出度也比較低。」

「嗯~,雖然感覺有點小聰明,但還不錯吧?給人一種清純的感覺。」

「……,我的品味,小聰明?」

「結女醬沒有問題的啦!因為很可愛所以會被原諒的!」

小聰明啊……這樣啊……。

雖然有些在意的地方,但既然已經得到了曉月同學的許可,我就將帶來的衣服遞給了試衣間里的東頭同學。

「嘛,這身衣服的話還……」

試衣間內傳來一陣更衣的聲音,隨后門簾被拉開了。

「……怎樣?」

五分袖的襯衣配上高束腰的裙子,相當簡約的搭配。

雖然被曉月同學稱作是「清純」,但那是因為我考慮到東頭同學的性格進行了配色。白色的襯衣,配上紺色的裙子。因為那個男人的緣故,我知道像她這樣的類型總會不由得討厭明亮的顏色呢。

因為聽說胸大的煩惱在于無論穿什么都會顯胖,所以我特意選擇了能夠束住腰圍的高束腰裙子。

而實際上,因為襯衣的衣角被裙子束起,讓東頭同學海碗狀的弧線完全被凸顯出來————

「「超————————瑟琴…………」」

「你讓我怎么辦才好啊!」

東頭同學面色通紅地拉上了門簾。

我和曉月同學,則雙雙兩手抱胸「唔唔————」地沉吟起來。

「這可真是個難題呢結女醬……」

「是啊……。無論穿什么都會給人瑟琴的印象……」

「請不要再說了……!請不要說得好像我是個色胚子一樣!雖然我也確實多多少少有那么一點自覺啦!」

不把那對G杯的存在感消除的話,打扮什么的根本無從談起呢。要么會穿上顯胖,要么就會打扮得像是游戲里的角色一般。

「巨乳的人也很辛苦呢。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對巨乳產生了憎惡以外的感情。」

「合著你原來是對巨乳的憎惡的化身么?」

「我覺得干脆就擠出一對乳袋也不是不行呢!機會難得,就朝著二次元靠攏一下試試吧~」

「乳……什么?」

「就像這樣。」

曉月同學通過手機向我展示了一張不知哪部動畫的圖片。圖片中,美少女的胸型即使透過衣服也被凸顯得一清二楚。

「這個,已經無視物理法則了吧?」

「哪怕是現實生活中,想要做到的話也還是做得到的喔。反正東頭同學也喜歡這種類型,應該會很高興吧~?」

「請不要將虛擬與現實混為一談!」

試衣間的門簾被氣勢洶洶地一把拉開,換回原樣的東頭同學走了出來。

「要我說來,能擠出乳袋走在大街上的人根本就是腦子有問題!怎么想都是寡廉鮮恥之輩!是偷吃禁果之前的亞當和夏娃!」

「照這個說法的話他們聽起來反倒是成了很厲害的人物,沒問題么?」

「切~。本來還想讓東頭同學cos一下的~。」

「cosplay的話……啊,女仆裝這種程度的話倒是沒問題啦……」

「原來沒問題么。」

「還是有興趣的呢,對cosplay……」

「才、才沒有!完全沒有!」

我們帶著徒勞地否認著的東頭同學,又一次在店內逛了一圈。

要將胸型糊弄過去的話最好穿上相對寬大的衣服,但這樣的衣服一個不小心就會顯得肥胖……。

嗯————。好難。

「我說啊,果然還是輕柔系的比較好吧?」

曉月同學說。

「輕柔系?」

「是嗎?」

「硬要說的話,是和結女醬的喜好相似的類型呢。」

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裝扮。

我今天穿的是白色的襯衫與米色的喇叭裙。之所以總是傾向于選擇淡色,除了因為光是黑色長發就已經足夠沉重了以外,還有另一層原因————因為和他交往的那一段時間內,他穿的一直都是偏黑色的衣服。我并不喜歡情侶二人成雙成對地一身漆黑。

「該說是整體輪廓給人一種輕飄飄的感覺么。結女醬也不樂意讓自己的身材曲線看上去一目了然吧?照著這個思路,上衣就選用尺寸稍大一點的,下身也穿上那種輕柔的裙子……另外比如高喬褲什么的?我覺得那樣的款式比較適合東頭同學的氣質呢。畢竟看上去每天都懵懵懂懂的。」

「嗯————,確實呢。」

「我……看上去懵懵懂懂的?」

東頭同學歪頭不解。有啊有啊。

聽起來感覺這是個不錯的主意,但曉月同學卻露出了一副為難的樣子。

「但是啊~,這風格就和結女醬重合了啊~。」

「重合了不可以么?」

東頭同學又一次感到了疑惑。

曉月同學笑了笑,

「那當然不可以啦~!兩個輕柔系女生并肩走在路上,實在是有點羞恥的吧?」

「不僅要考量自己合不合適,還必須顧慮到和別人的組合么……」

「啊,東頭同學你露出了一副『好麻煩』的表情呢。就是這樣哦,就是這么麻煩哦。歡迎來到女生的世界。」

「這愈發堅定了我不想和那邊的世界扯上關系的決心……」

「女生的世界可沒有斯巴達到要讓新人做出退讓的地步啦。對吧,結女醬?」

「誒?」

有些無法理解皮球突然被踢到了我這里的原因,我看向了曉月同學的臉。

「和結女醬的風格重合的問題啊~,只要結女醬照顧一下她,自己把風格錯開不就行了嗎~?」

「誒……?我、我?」

「對!趁此機會開拓全新的時尚風格吧!」

糟、糟了……。她的目的原來是這個嗎!

一直以來,曉月同學都試圖讓我穿上帥氣系的服裝。明明我早就說過我不適合這種類型!

「哪件比較好呢~?是這件嗎~?」

在我阻止之前,曉月同學已經物色起了修長型的褲子來。

太、太奇怪了……!明明今天是給東頭同學換裝的日子!為什么是我!?

不知是不是因為原本就有中意的款式,曉月同學瞬間就已經選完了一套服裝,塞到了我的手上。

「那么,穿穿看吧?」

「我、我就不……」

「穿?穿?看?吧?」

架不住她不由分說的笑容,我向東頭同學遞去了求助的視線。

……咻。

東頭同學將臉扭向了別處。

這、這個薄情女!一看到能拉個人墊背就……!

「來來來!進去吧進去吧!啊,把頭發束一下喔!那樣比較適合這身衣服!來,橡皮圈在這兒!」

被曉月同學催促著,我一步步地被逼進了試衣間里。

見到鏡中倒映出的自己,我又看向了手上的衣服。那是我平時一直回避著的,非常顯身材的類型。

嗚、嗚嗚嗚……!就算把這樣的衣服交給一個直到最近為止連制服都穿不清楚的女人,也只是……。

總之只要試穿一次,曉月同學大概也會就此滿足的吧……。除了這么想以外也別無他法了。

駕輕就熟地將穿著的衣服脫下,換成了被塞在手上的衣服。

上半身是青色系的無袖衫,下半身則是白色的緊身褲。雖然并沒有露出大腿,但腿部的線條卻被這條緊身褲明明白白地凸顯出來。

照著曉月同學所說,我也束起了頭發。因為實在是有些懶得將手伸向背后,就將頭發整到身前綁上了橡皮圈。

到底是好還是壞呢……。看到這身打扮完成之后的自己,心里有些沒底。

現在的我,并沒有一個基準。

更準確地說是……沒有一個,展示的對象。

曾經,我有過一個人,讓我想要展示出梳妝打扮后的自己。所以,我才想象著他的反應,通過選出看上去能夠討他歡心的物品,從而補足了自己原本不足的品味。

而在失去了這樣的對象后,我和東頭同學同為時尚領域的初學者————就連怎樣才算是打扮完成,都無法確定。

……破罐子破摔啦。

放棄了思考的我,自暴自棄地拉開了門簾。

「……怎樣?」

曉月同學和東頭同學端詳了我的樣子一會兒后————

「噢噢噢噢~~~!!」

「很帥氣啊……!」

看來評價很好。

曉月同學興奮地滿臉通紅,而東頭同學則兩眼放光地投來宛若憧憬的視線。

誒誒……?很合適么?真的假的啊?

「我就知道你果然很適合這樣的款式啊感覺非常干練的樣子!適合白色緊身褲的女孩子真的不多啊我說真的絕對是!」

曉月同學的語速驟然加快。看來是真的。

心口感覺有些癢癢的。

至今為止,我所謂的時尚品味,都是為了在異性————倒不如說,是為了在那個男人面前不感到丟人而習得的技能。

但是,像這樣和同性的朋友們談論著嘗試各式各樣的服裝……嗯,也不壞呢。

我又一次看向自己的打扮。

看著換成了一身干練的緊身褲裝扮的自己,總覺得一下子成熟了三歲左右。

看著這副打扮,頓時就覺得過去自己的打扮,該說是孩子氣呢,還是說太過女性化了呢,又或是太過貼合男生的品味呢……。

這樣的打扮,意外地,也……還不錯?

看了看衣服的價格,還比較合適。

因為最近也漸漸開始和那個男人互借書籍,導致我買書的錢多少有了點余裕。再說讀小說原本就是一項不怎么花錢的興趣愛好。多虧如此,我的零花錢存下了不少……嘛,畢竟機會難得。

「……我去拜托店員把標簽剪掉。」

「唔嗬嗬嗬!美夢成真啦!」

我的時尚品味也不能永遠停留在初中水平,這也算是個不錯的機會吧。

畢竟,我已經絲毫沒有必要再迎合那個男人的喜好了呢。

「那么正戲要來咯!東頭同學!這套給你!」

在我拜托店員結賬剪標簽的時間內,曉月同學已經替東頭同學選好了試穿的衣服。

她塞到東頭同學手上的,是一套整體偏向暗色系的服裝。大概是為了防止穿上去顯胖而避開了淺色系吧。

「這、這一套么……?怎么說呢,對我來說是不是有點太過可愛了……」

「打扮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變得更可愛嘛!好啦,進去吧進去吧!」

曉月同學將膽怯的東頭同學推進試衣間,拉上了門簾。

我也希望東頭同學能撇開戀愛方面的因素,好好享受打扮的樂趣。這樣一來,或許她缺乏自信的毛病也能多多少少得到一些改善……總覺得,東頭同學現在有些過度依賴那個男人了。嘛如果他們兩個無所謂的話我也不好說什么。

一邊考慮著這樣的事,我陪著曉月同學,在試衣間前等著東頭同學換裝完畢。

就在這個時候。

「咦?你們兩個……」

聽到有些耳熟的聲音,我們轉過了頭、

咯噔一下,我渾身僵住了。

商店外有著兩位男子高中生正盯著我們。

其中一個發梢微卷,穿著七分長的上衣和褲子醞釀出一股子放蕩的氣質。

那是我們的同班同學,曉月同學的青梅竹馬————川波小暮。

而另一個則與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穿著破舊的夾克與襯衫配上皺巴巴的卡其褲,空洞的眼神看上去仿佛世間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無聊透頂。

那是我的前男友兼義弟————伊理戶水斗。

和我們關系匪淺的兩人,不知為何正站在那里。

「川……川波?」

曉月同學的表情,不知為何微微地抽搐著。

「為什么你會在這里啊?還帶上伊理戶同學……」

「還能是為什么啊,當然是來買衣服咯。畢竟已經是夏天了。我想趁著期末考試的地獄之前,給那邊的伊理戶同學和這邊的水斗張羅一套夏裝而已。」

「我可從來沒有拜托過你……」

水斗一臉煩躁地說。

而川波同學咧嘴一笑將手搭在他的肩上,

「別這么說嘛。本大爺會把你打扮成這個夏天最帥的男人啦!」

「所以說我不需要啊。可惡,把留宿地點定在你家真是大錯特錯……」

「根本就是大對特對好么。不僅為雙親騰出了時間,還能讓別人掏腰包給你買新衣服不是?」

這樣啊。原本還很奇怪他為什么會如此難得地陪著川波同學,原來是被人抓住留宿的把柄用作交涉材料了啊。

……話說,難道,水族館約會時的帥哥模式,還會有夏裝版?倒、倒也不是沒有一聽究竟的心情啦……。

水斗的雙眼偷偷瞥向了我這邊。

直到這時我才想起來。

我才想起,現在的我,和平時————和這個男人交往時————散發著截然不同的氣質。

身子頓時僵住了。

到頭來,我的打扮都處在完全配合這個男人品味的初中時期的延長線上————但是,現在的我完全不同。

雖然獲得了曉月同學和東頭同學的好評————不不不,振作一點,要保持自我!即使不被這個男人喜愛又怎么了。那種事根本就沒有一星半點的關系。我不過是穿上自己喜歡的衣服罷了。

來吧,你就說說你的感想吧。管你說出什么話來我都絲毫不會感到受傷的————我懷著這樣的心境,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決戰。

咻。

水斗立即錯開了視線。

……果然不合他的意么?

哼~。啊啊這樣啊。我倒是無所謂啦?完全無所謂。

「嗯?」

川波同學的視線掃向了我們的身后。

那里是拉上了門簾的————東頭同學所在的試衣間。

「還有一個人么?」

「不不,那個人我們不認識啊!今天是和結女醬的約會呀~!」

誒?

曉月同學一邊撒著彌天大謊一邊抱住我的手臂,同時,在我的耳邊輕輕地說道。

「(結女醬,不可以讓這家伙跟東頭同學碰面喔!)」

川波同學和東頭同學?

有點搞不明白……但我姑且還是識相地閉上了嘴。

「哼~……」

川波同學大概是認可了曉月同學的話,視線移向了別處。

曉月同學見狀悄悄地松了一口氣。就在這時。

————啪嚓!

在我們背后的試衣間里,傳來了手機的拍照聲。

「「……嗯?」」

然后,稍微過了一會兒,

嗡嗡嗡————正當我還疑惑著這震動聲的來處,水斗已經從口袋里掏出了他的手機。

然后,滿臉倦容地看向手機畫面。

就這樣,愣了整整數秒的時間。

借著,偷偷地瞥了一眼東頭同學所在的試衣間。

「「……嗯嗯???」」

難道說……?電光火石間,一種推測在我的腦海中閃過。

而曉月同學,大概也和我做出了同樣的推測。

難道說,東頭同學,剛才————

「嗯?LINE?誰發來的啊?」

「……我爸。」

水斗有意無意地拉開距離,沒讓川波同學看到手機畫面。

他揮動起纖細的手指迅速編輯好回復的短信后,

「別在這磨磨蹭蹭的趕緊把正事辦掉吧川波。我還想早點回去讀書呢。」

「是是。嘛畢竟是你在陪我辦我興趣的事情呢。那我們走咯————」

水斗邁出急促的步伐,川波同學朝著我們揮著手,兩人一同消失在了商場的人流之中。

目送著兩人的身影遠去后。

我和曉月同學慢慢回頭面向試衣間————

————唰的一聲,一把拉開了試衣間的門簾。

「噫呀啊啊!?干、干什么啊啊!?」

試衣間里,肩頭猛地顫了一顫的東頭同學————有好好地穿著衣服。

淺V領的襯衫輕柔地覆蓋在她的身上,衣角被束進了喇叭裙里。這不僅能夠讓她的胸部變得不再那么引人注目,也能夠束緊她的腰圍,所以曉月同學才讓她如此穿上這套衣服。

配色是上半身偏向綠色系的軍色,而下半身則是近似于棕色的淺褐。雖然看上去有一點土氣,但或許對于東頭同學來說,土氣一點反倒會更好也說不定。

像是在奇幻故事里出現的村姑一般給人一種樸素的印象,感覺挺契合東頭同學的氣質,不過一碼歸一碼。

我和曉月同學的視線,直勾勾地盯向了東頭同學鄭重地抱在懷里的手機。

「……看來,并沒有違反公序良俗呢。」

「看來并沒有下流到那種程度呢。」

「誒?誒……?」

東頭同學困惑的視線在我們兩人之間徘徊著。

東頭同學握著手機半裸著身子站在名為試衣間的密室內,是我們所預想出的最糟糕的事態,但看來,東頭同學還是及時剎住了車。

「是我們太急于下結論了呢。這次就不教訓你了喔東頭同學。」

「是呢。雖然我對你這次繞過我們的自主行動頗有些微詞,但畢竟你那份『想讓他第一個看到!』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所以嘛這次也就放過你啦!」

「誒……為、為什么、會知道……?」

曉月同學遞去「別讓大家都聽到」的眼神制止東頭同學繼續說下去,然后開口問道。

「然后呢?評價怎么樣?」

「……這個嘛,那個……」

東頭同學用緊握在手上的手機遮住了嘴。

但是并沒有完全遮住,讓我們輕松看到了她微微揚起的嘴角。

看來已經根本沒有問的必要了。

她抬起視線偷偷地、一遍又一遍地瞥向我們,戰戰兢兢地開了口。

「……這套衣服……可以,買下嗎?」

「準了。」

曉月同學不知為何,做出一副相當了不起的樣子點了點頭。

我緊接著也點了點頭之后,東頭同學看向手機畫面,又一次高興地笑了起來。

……嘛,無論出發點和標準是什么————無論是以誰為基準都沒有問題。只要慢慢地構筑起自己的標準來就可以了。

「……誒嘿嘿……?」

「……………………」

她完全走在我過去走過的路上呢。看著興高采烈地比對著手機中和試衣鏡上的自己的東頭同學,我如是想道。

「……東頭同學,我可以問一句么?」

畢竟機會難得,我們三人在那之后,把整個商城逛了個遍。

而在此途中,趁著曉月同學上廁所不在場的時機,我下定決心提出了疑問。

和我并肩坐在長椅上的東頭同學,一邊舔著沾到了嘴角的可麗餅奶油,「嗯?」的一聲,轉向了我這邊。

「那個……東頭同學你……到頭來,還喜歡那個男人嗎?」

「是說水斗同學嗎?」

我點了點頭。

那還是這個月發生的事情。東頭同學在被水斗甩了之后,看上去以令人驚嘆的速度重新振作了起來。

但是,她還時常會展示出自己還喜歡著水斗的樣子————在水斗同學的視線所不能及的時候展現得尤為頻繁。

到頭來,她到底是屬于哪一邊呢。

究竟是依然喜歡著他,還是已經斬斷了情愫呢。

「我還喜歡著他喔?」

一邊細嚼慢咽地吃著可麗餅,東頭同學爽快地作出了答復。

「畢竟我之所以會喜歡上水斗同學,并不是因為他存在著成為我男朋友的可能性啊。從今往后,我大概還會一直喜歡下去吧?無論是作為一個朋友,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