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十三章

web版本篇 第十三章

前情侶相互競爭。「別把我當傻瓜!!!!」

雖說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簡直年少無知到了極點,但我從初二到初三為止,確實曾經有過一種名叫男朋友的東西。

說到這個男人,他是個不僅性情冷淡還不注重儀表甚至在此之上還是個運動白癡的可悲家伙,但不知為何,唯有腦子相當優秀。

他的聽課態度絕對算不上好,總是時而睡覺時而暗自讀自己的書的在課上為所欲為,但明明如此,他的考試成績卻總是名列前茅。正因如此,以他的存在感之稀薄卻受到了老師們像對待一個不良少年一般的盯梢待遇————真是一個和學校這一場所格格不入的人呢。

而我,雖說自認為絕不屬于腦子不好使的類型,但維持著戀人關系的一年半期間,卻哪怕一次都沒有贏過那個家伙。

話雖這么說,這個指的也不過是總分或平均分而已。我雖然總是能在最擅長的數學上小勝幾分,但在其他科目上,尤其是現代文上,卻總是拍馬也難以望其項背的慘狀。

雖說這對現在的我來說是個令我咬牙切齒的事實,但當時的我卻反倒每次都對此嘿嘿地傻笑不已————我們每次交卷后在圖書館的角落集合核對答案,當我得知自己的敗北之時,就會說著「哇啊,好厲害好厲害」,像個夜總會小姐一樣地將那個男人捧上天去。

當然,當時的我并沒有具備將社交辭令運用自如的技能,所以雖說聽起來很恐怖但那就是我的真心話。我真想問問當時的我究竟有沒有過悔恨之情。難道你都沒有自尊的嗎。大概沒有吧。畢竟是個被戀愛感情沖昏了頭腦的廢人嘛。

雖說這樣的我的敗犬屬性直到高中入學考試為止都未曾治愈,但在此期間,曾有一次,僅有一次,卑微又陰暗的綾井結女的好勝之心曾經爆發過。

那是在初中二年級,第一學期的期末考試。

也就是,暑假之前不久。

那是我,是我們,「相會」之前不久發生的事。

明明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卻要來學校的理由是什么?

————當然是學習了。學校不就是為了學習而存在的場所么。你丫倒是因為學習以外的理由來個毛線的學校啊。

咳咳。

失禮了。因為播音設備的故障導致了語氣出現了紊亂。接下來請讓我優雅地陳述吧。哦呵呵。

學生的本分是學習。無論是小學初中還是高中都是如此。正因如此,即使在學校里哪怕連一個說話對象都沒有,唯獨在學校學習這件事是受到認可與推薦的。

我是苦讀派。

成為現役女高中生后,苦讀派這個詞究竟還適不適合我,說實話我有些缺乏信心,但總之我曾是個苦讀派————我曾是個以學習為唯一目的而上學的家伙。

倒不如說,我除了學習以外根本無事可做。

這樣的我,尤其擅長數學。

我變得擅長數學的契機,不過是覺得在推理小說中看到的理科系角色很帥氣而已。唯獨在數學考試中,我從未輸給過任何人————這,便是我在學校這一場所中僅有的驕傲了。

但是,初中二年級,第一學期的期中考試。

我生平第一次,在數學考試中品嘗到了敗北的滋味。

被同一個班級中,一個名叫伊理戶水斗的男生。

伊理戶水斗和我同類,是一個沒有朋友的男生。也許是因為對方也對我抱有著同類意識吧,他曾屢次在我困擾的時候向我伸出援手,當時的我真的相當感謝他。但是,一碼歸一碼。

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中,輸給和自己同類的人,卻是我微不足道的自尊心所不允許的。

下一次,一定會贏。

那或許是我,生平第一次擁有的對抗心也說不定。

然后,期末考試即將來臨。

我削減了睡眠時間,比平時更加刻苦讀書。

為了不漏掉哪怕一分,為了不算錯哪怕一題。一切都是為了勝過伊理戶水斗。

就這樣————我取得了全班第一的成績。

這意味著,我贏過了伊理戶水斗。

我一邊接受著老師的稱贊將答案接到手上,一邊有意無意地看了看伊理戶水斗的樣子。

怎么樣。是我贏了。在數學上我是絕不會一直輸下去的。

我抱著這樣的意志投去的視線————

被心不在焉的側顏頂了回來。

伊理戶同學似乎并沒有在聽老師對我的贊賞之語,只是一臉無趣地望著窗外。

我的滿腔熱血頓時感覺冷卻了下來。

……瞧我都誤會了些什么啊。只因為是同一類人,只因為同樣無法融入班級之中,只因為如此,我竟然就自顧自地以為我們是心意相通的,就像我在意他一樣,他也會如此在意著我。

說到底,他就連我擅長數學這件事都不知道才對。畢竟上一次的期中考,就是我們被分配到這個班級以后的第一次考試。明明是這樣的,我究竟又是在期待些什么呢……。

我感到了空虛。

到頭來,我還是一個人啊……。我如此想道。

就這樣,暑假開始了。

我漫無目的地造訪學校的圖書館————

————然后就在那里,和他「相會」了。

————你也喜歡推理小說嗎?

伊理戶同學為我取下了位于書架高處的書本,如此詢問我的時候,其實,我并沒有感到多么驚訝。

畢竟我知道他一直都在自己的座位上看書,也知道那些書中也包括了推理小說————對我來說,那完完全全就是早已知曉的事。

所以,那個男人或許有所誤解————

但將我和他結合在一起的神明的陷阱,并不是被以那種方式搭話這件事。

在那之后他所輕聲道出的,絕沒有打算讓我聽到的自言自語,才是神明對我們所設下的陷阱的真實形態。

————……所以數學成績才會那么好的嗎。

嗖地,一聲。

他的輕語聲,瞬間刺穿了我的內心深處。

我并不知道,在他的心中是如何將推理小說和數學結合在一起的。

我因為憧憬推理小說的角色而喜歡上數學的這一契機,更不可能因為僅僅一本書就被他所察覺。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

我的耳朵,確確實實地捕捉到了。

在他的輕語聲深處,所滲出的一絲不甘————被我捕捉到了。

……啊啊。

我,不是一個人呢。

他只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而已,……其實是,有在注意著我的。

裝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裝出一副沉著冷靜的樣子,但實際上,卻比我還不服輸,比誰都愛逞強————

……真是的,這個男人,該不是故意的吧。

你這走光主義算是怎么回事啊。覺得悔恨的話悔恨得更好懂一點不好嗎。想要隱藏的話藏得更隱蔽一些不好嗎。為什么偏要露出那么一點點的破綻,讓人聽到你的心聲啊。

正因為你說了這么一句話,我才會產生誤解啊。

我才產生了誤解————以為關注著你的只有我一個人,而關注著我的也只有你一個人啊。

如果是故意的話你就是個拐騙女生的混賬東西,而如果不是故意的話你就又是個天生的偷心混蛋了不是嗎。

因為————

————正因為這句話,我才會獻上了,那一生僅有一次的初戀啊。

※※※※※※※※※※※※※※※※※※※※※※※※※※※※※※※※

唯有自動筆游走在筆記本上的聲音,飄蕩在這充斥著寂靜的空間中。

這里是為了更加集中精神,連緊挨著的位置之間都用屏風隔開了的自習室。平時,這里的人絕對算不上多,但現在,唯獨這種時期之下,自習室里每天都人滿為患。

期中考已經近在眼前。

或許,要是在普通的高中的話,在考前復習期間來臨,社團停止活動之際,會有人想著「真好啊————這下就有時間玩耍啦————」地反倒一身輕松也說不定,但這所學校是不一樣的。

這里是,重點高中。

撇去向我這樣因為「不想和男朋友上同一所高中」這種白癡理由而入學的白癡以外,無論是誰都是所謂的學習狂。對他們來說,定期測試是爭奪霸者之位的戰場,而斷然不是熬上一夜臨時抱抱佛腳隨手應付過去的事情。

我也是一樣。

不……或許應該說,我才是那個比起任何人都渴望期中考試第一名的寶座之人。

閉校時間即將到來,陸陸續續地有人開始整理書包準備回家。

正當我也打算著差不多是時候結束了,而將自動鉛筆收入筆盒中時,我的背后傳來了聲音。

「結女醬,回家吧————?」

我轉過頭去,之間在我身后的是以曉月同學為首的班上的朋友們。

雖說平時我幾乎從未和大家談到過學習相關的問題,但一旦來到考前復習期間,一起學習到閉校時間為止成了我們的常態。大家平時都裝作乖巧,但畢竟我們班級凈是些入學考試上位者的集合,大家根本上都是非常認真的人。除了那個男人以外。

迅速地收拾完東西,我和曉月同學她們一起走出自習室。

因為正處于學習學習再學習的考前復習期間,對我們來說,這段放學途中的事件是為數不多的喘息之機。我們路過走廊,換好靴子,走出校門,持續著無關痛癢的談笑。即使如此,畢竟大家都因為忙于學習而沒有看電視看視頻看SNS的時間(我則是已經完全封印了手機),所以我們的話題總會自然而然地被扯到考試上。

「啊————,我完全沒有自信呢————。要是考了不及格該怎么辦啊。」

「伊理戶同學果然還是瞄著第一名去的吧?」

「……是呢。既然要好好學的話。」

我抑制住一閃而過的緊張感,如此答道。

「好帥氣啊————。我只要超過平均分就好啦————。」

「真沒進取心!瞄著第一名去唄~,既然要好好學的話!」

「不不,首席是伊理戶同學的指定席位啦。」

周遭響起了「啊哈哈哈」的笑聲。我一邊用笑聲附和著她們,一邊感受到自己的表情變得有些僵硬起來。

是的————年段首席是我的指定席位。

年級第一的才女。這就是伊理戶結女。

「……………………」

感覺曉月同學似乎偷偷地瞥了我一眼。

正當我如此想著的時候,只聽見啪的一聲,她就像是要一掃先前的空氣一般地拍了拍手。

「比起這個,我們還是談談考試結束后的預定吧!比起考試的話題更能讓人打起精神吧~?」

「哦!不錯呢不錯呢!」

「去哪里玩玩吧~!」

我沉浸在那溫和的氛圍之中,隨聲應和著。

「我回來了————。」

和曉月同學她們分開,踏進自家大門之后,我的神經再一次緊繃起來。

必須快點回房換好衣服繼續學習才行……。

在回房之前先備好咖啡會比較好,我如此想著進入了客廳。

然后,我看到義理的弟弟正躺在沙發上看著書。

……哈?

我幾乎要懷疑起自己的眼鏡來。

現在,是靠前復習期間對吧……?這個男人,怎么就在這一臉輕松地偷懶啊!?明、明明我都在拼命忍耐著努力學習……!!

「……你不學習沒有問題么?」

聽到我略微壓低了聲音的詢問,水斗頭也不抬地回答道。

「復習大體上已經結束了。接下來只要保證直到考試當天為止都不忘記復習的內容就行。」

結束了?考前復習這種東西,還能有結束?

火、火大~……!

這個男人從以前開始一直都是這樣。大概人世間就是管這種人叫天才吧,他幾乎不在考前復習中花費時間。和只是一個勁地確保學習時間的我是完全相反的類型。真是可恨!

我將竭盡全力的厭惡之情傾注在話語中說道。

「……正因為這樣,你才會輸給我啊。」

「你說什么?」

「沒什么。」

繼續跟這個男人說下去的話,我的干勁都會被消耗掉的。

正當我將準備咖啡的時機挪后,準備掉頭就走時,

「最近啊,有件事比較在意。」

水斗突然如此說道,我不由地瞇了瞇眼。

「……什么?是哪部新作的話題么?」

「學年首席,」

水斗從沙發上翻身而起,看著我這邊露出了壞心眼的微笑。

「這個寶座,坐起來究竟是個什么感覺呢?」

……這樣啊。是這么一回事啊。

我的視線和水斗的視線,在正面碰撞開來。

「很遺憾,學年首席是我的指定席位。」

「那提前預定下一班次的席位就行了。」

冷哼一聲后,我收回了視線。

「……你就試試看你能不能做到吧?八成是白費功夫就是了。」

然后,我轉過身去,走出了客廳。

……真有膽色呢,真是的。

敢正面挑戰我的,你可是第一個。

我將一切時間都砸在學習上。

清晨早早地起床在上學前學習,在學校里利用課間休息時間,放學后利用圖書室和自習室用功著,封校時間過后,回到家里也是把自己鎖在房間里直奔書桌而去。為了斷絕一切誘惑,我將書架上的書全部放到箱子里封印到了倉庫。

吃完飯、泡完澡后也會馬上回到書桌前,直到泛起睡意后實在無法繼續集中注意力了,才會百般無奈地上床睡覺。這樣的日子一天接著一天地持續著。

「————結女!筷子!」

「……啊。」

聽到媽媽的聲音,我連忙將幾乎掉落在地的筷子重新握緊。

那是在晚飯的餐桌上的事。

看來,是在吃飯的時候不小心打了個盹————太危險了,必須重新打起精神來。

峰秋叔叔露出了擔心的神色。

「……看來是相當努力呢。雖然學習很重要,但是一直逞強下去導致正式考試的時候發揮不出實力的話可就血本無歸了哦,結女。」

「不,沒問題的。我有在自己可行的范圍內學習。」

「真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我露出了一副敷衍的笑容。

逞強什么的,當然有在逞強啊。

我原本就不是當學年首席的料。即使如此也想要登上這個位置,不逞強又怎么做得到呢。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

而坐在正對面的水斗,用讀不懂感情的眼睛看著我。

晚飯結束后,為了讓自己清醒清醒,我馬上泡好了澡。草草地用電吹風吹了吹頭發,穿著睡衣就走出了更衣室。來吧,接下來就是晚上的學習了。

我強行壓制住伸懶腰的沖動,走向了樓梯。

在那里,水斗仿佛早已恭候多時一樣地坐著。

「看起來真是疲倦得很嘛。」

他那看不清思緒的雙眼,正目不轉睛地盯著我。

而現在,就連搭理他的力氣都會讓我覺得可惜。

我沒有和他對上視線,正當我打算從他身旁走過之前的瞬間。

水斗一把站起身來,擋在了我的面前。

「有那么重要嗎。學年首席的位置。」

面對那雙在極近距離下投來的視線,我沒能回瞪哪怕一眼。

偽裝自己的氣力,和天敵對峙的氣力。這一切的一切,現在都必須傾注到學習之中才行。

「……當然很重要……」

所以,我連敷衍了事都沒能做到。

在我的心中橫沖直撞的焦躁感和危機感,不禁一點一滴地在涌上嘴邊。

「畢竟,正因為是學年首席,才會有現在的我……」

我因此改變了性格。

我因此獲得了交際能力。

但即使如此,也是有界限的。

到頭來我也不過是臨陣磨槍罷了。生來弱氣又不善言辭,無法交到朋友的女生,就算多多少少有意識地改變了自己,也無法一下變得既圓滑又擅長處世。

正因如此,才需要附加價值。

才需要一種即使有些笨拙與不善言辭,也能被人原諒,也能得到補足而有余的附加價值。

優等生角色。

所以我才需要,這個在重點高中里,最能發揮效用的附加價值。

「你一定不懂吧……。你這種根本不在意周圍的眼光而活下去的,自認孤高的人,一定不會懂吧……。」

也許是因為疲倦的緣故吧,總感覺我說了一些本可以不說的話。

但是,將能量用在后悔中,對現在的我來說都是浪費。

我穿過水斗的身邊,走上樓梯。

必須復習才行。

「……確實是這樣呢。」

總覺得,背后隱約傳來了一聲低語。

然后,期中考試第一天終于到來。

「大家要把筆盒收進背包里喔————」

我看著眼前被翻面的答題卷,一次又一次地低聲讀著復習中學到的內容。

考試第一天,第一科,現代文。

身為讀書家的一員,我絕不是不擅長這一科目,倒不如說可以算得上是十分擅長了。但是————在這個科目中,有一個異常難纏的對手。

我將意識投向后方的座位。

在那座位上,坐著的是我義理的弟弟。

最擅長的科目是現代文。

在全國模擬考試中獲得了兩位數的名次————這是沒怎么讀書的初中時期的話題,而經過地獄般的高中入學考試復習過后,大概已經可以輕輕松松考進前十了吧。

這個男人對現代文習題的解讀,正確得就像是仿佛讀到了出題者的心一般————并且,若是以定期測驗這種出題范圍并不算特別大的考試為對手的話,拿個滿分都絕非沒有可能。

想要壓制住這個男人獲得總分第一的話,不在現代文這一科上拉開太大分差是非常重要的。

哪怕一分都不能錯過……。

「————那么,開始吧。」

隨著老師的一聲令下,數十道翻過紙張的聲音同時在教室中回響起來。

「……嗯嗯————……!」

考試第一天的夜晚。用在問卷上寫下的筆記估分完畢的我,因為悔恨之情鎖緊了額頭。

第一天的科目,全部超過了90分。

但是,現代文卻只有94分————萬一水斗拿到了滿分的話,根據計算,我就被他落下了6分之多。

我居然會因為如此低級的漢字書寫錯誤丟了兩分……!在這90分為基準的爭斗中,被拉開了6分的分差實在是太過巨大了……。

……不過,那也是那個男人取得了滿分為前提的事就是了。

「……………………」

我躡手躡腳地走出房間。

慎之又慎地看了看一樓的客廳。

水斗正坐在沙發上看書。

也就是說……那個男人的房間,現在沒有人……。

那個男人,或許也有用問卷寫下答題時的筆記。

只要能看到這個,就能明白他到底有沒有拿滿分……。

……雖說有那么一點點過意不去,但這也算不上卑鄙吧?畢竟就算知道了那個男人到底有沒有拿滿分,我的分數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但是,如果被發現了的話,我一定會受到那個性格惡劣的男人的責難……悄悄地,趁著現在,好好確認一下吧。

我回到二樓,悄悄打開水斗的房門,就這么扭著門把手把門關上。

打開燈光,映入眼簾的是被大量的書堆得十分凌亂的房間。

那個男人上學所帶的背包,被隨手丟在床上。

我一次又一次地磚頭看向房門,確認過那個男人并沒有回到房間,然后將手伸向那個背包。

拉開拉鏈后,我馬上就看到了白色的紙張。

就是這個。

被隨隨便便塞在書包里的幾張問卷。……不出所料,那上面記載著問題的回答。

微微有些感到緊張,我抽出了那些問卷。

……其中最重要的是現代文。他究竟有沒有考滿分,這一點將確確實實地決定我能不能取得第一……。

我緊緊地閉了閉眼,心中做好覺悟后,看向了現代文的問卷。

我將被記在那張紙上的答案,和帶來的自己的答案進行對比。

……正確到可恨的程度。即使是我答錯的地方,都被輕輕松松地寫出了正解,哪怕一處橡皮擦的痕跡都沒有。

一直保持著不敗金身,一路沖到了最后一道大題。

那是一道被分配了10分的簡答題。一旦時間分配有所不妥的話,就會因為時間不足而丟掉總分的一成的可恨的問題。

雖說有只丟一部分分數的可能性,但姑且,我這邊做出了正確的解答。實在難以想象那個男人居然會受困于答題時間,這么說來果然還是,100分嗎————如此在內心的某處領會到這一點,我看向問卷左端————

「……誒?」

我一度以為我看錯了。

————沒有、答案。

唯有這最后一題的答案,沒有寫在問卷上。

因為簡單到連估分的必要都沒有所以沒有記下筆記……?不,不是的。那里有被橡皮擦擦拭過的痕跡。是他將一度已經寫好了的答案擦掉了。為什么……?

擦拭的手法相當敷衍,擦拭前的字跡依稀可見。我瞇著眼睛,讀起了那段內容。

正解。

正確的解答,被他擦掉了。

……難道他誤以為這個答案并不正確所以才擦掉了?所以,失去了重新解答的時間……?怎么可能!這種連我都答得上來的問題,又怎么可能難得倒他!

這樣的話。

那就是。

「…………故意,的…………?」

故意擦掉了答案。

故意交了白卷。

這一點也不自然的擦拭痕跡,只有這種解釋了……。

等到我回過神來,握著問卷的手已然顫抖不止。

我感受到了,沸騰的某種東西充滿我的腦海。

我察覺到了。

我注意到了。

我明白了————為什么那個男人要做出這樣的事來。

————……當然很重要……

————畢竟,正因為是學年首席,才會有現在的我……

因為我。

是因為我,說了,那樣的話?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哪怕一點點都,不覺得高興。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粗暴地走出房間,跑下了樓梯。

隨手甩開客廳的推拉門后,之間正坐在沙發上的那個男人一個哆嗦回頭望向了我這邊。

「怎、怎么了,真吵————」

「別把我當傻瓜!!!!」

我將緊握在手上的問卷一把甩過去。

接過問卷確認過后,水斗微微地蹙了蹙眉。在他的眉間,我確確實實地捕捉到了一絲尷尬的神情。

「你這是想把位置讓給我嗎……!?你以為這樣做我就會高興了嗎!?別開玩笑了!!明明之前那么信心十足地挑釁我!!你是想說你只要普普通通地決勝的話我就會輸嗎!?別把我當傻瓜!!!」

「等等等……這聲音是怎么了!?結女!?」

聽到了本該在泡澡的媽媽的聲音。但是無所謂了。我一步步地逼進沙發上的水斗。

「你以為犧牲掉自己的樣子很帥氣么!?一點也不帥氣啊!!你這不只是在拿我當傻瓜嘛!!你這只是在小看我而已嘛!!我根本就沒有期望你去做這種事————————!!!」

「停!雖然不知道什么情況但是先停一停!!」

當我正準備給他一巴掌而舉起右手時,我的手被人從后方抓住了。那是媽媽從后面扣住了我的雙手。我雖然拼命掙扎,卻也沒能掙脫出來。

「吶,到底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跟媽媽說明一下!?水、水斗君,這到底是————」

「————……什么嘛……」

「誒?」

水斗站了起來。

一把將手上的問卷揉成一團,緊緊盯著我。

「不是首席就會很困擾不是嗎……。這不是你說的話嗎。所以我才打算讓給你的啊!!這有什么不好的!!你就老老實實地接受不就行了嗎!!」

「誒 、誒誒————!?連水斗君你也!?峰、峰秋君————!!過來一下————!!」

看著媽媽慌慌張張地飛奔出客廳,水斗一步迫近我的身邊,用力抓住了我的雙肩。

「我即使不是學年首席也沒有任何問題!你說得沒錯,畢竟其他人怎么看我對我來說根?本?無?所?謂?啊!!所以我才會讓給你啊!有什么奇怪的!?我說的話,從頭到尾到底哪里奇怪了啊!!」

「……嗚、嗚嗚嗚……!!」

沒有。

奇怪的地方,哪怕一處都沒有。

那是將利害關系,像拼圖一般地拼接起來的,極為合理的判斷。

但是。

但是。

「……很奇怪啊……」

視線一片模糊。

明明自己也知道這樣很卑劣,但我的腦海中的,心胸中那份暴動不安的情感,卻總無法組織成語言,只是一個勁地化為淚珠,從眼眶里滿溢而出。

「這種事……根本不像是、伊理戶同學的作風啊……」

那時候,涌現出了悔恨之情的————

那時候,讓我窺見到不服輸的性格的————

————一度讓我以為可以和自己心意相通的伊理戶水斗,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為什么,你會……」

水斗焦躁不安地想要說點什么,話到嘴邊卻又吞了回去,只是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然后,邁著比平時要粗暴好幾倍的步伐,從我的身側走過。

他沒有說哪怕一句話。

只是從我的背后,傳來了打開客廳房門的聲音,以及粗暴的爬樓梯聲。

啪嗒!!從二樓傳來了一聲重重的甩門聲。

然后,我也低頭看著房間的木質地板,走出了客廳。

「……結、結女?沒事吧……?」

「怎么了……?吵架什么的還真是少見……」

媽媽和峰秋叔叔有些擔心地問我,但我沒能好好地回答他們的問話。

我沉默著走上樓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旋即,像是斷了線的人偶一般地失去了全身的力量,倒在了床上。

……事到如今,我究竟還在期待什么呢。

我們是心意相通的,我們是相互理解的,這種事根本不過是我一廂情愿的妄想罷了。我在和他吵架以來的半年間,不是早就領會到了嗎?

只有這個男人,會對等地、平等地、毫不掩飾地站在我的對面————抱有這種想法的人,才是更奇怪的啊。

到頭來,我也不過是在玩單人相撲罷了。

【單人相撲:日語常用語法,指沒有對手的競爭。】

「…………也好,就這樣吧。」

這樣一來,對手就少了一個。

不過如此。

不過如此而已。

我應該感到高興才對。

保住首席的位置。

如果做不到的話,我就將不再是我了。

畢竟,所有人都認為我是應該做到這一點的人。

考試第二天。

昨晚因為就那么睡了過去,導致我沒能復習。

但是,畢竟有一直以來的積累。倒不如說由于睡眠不足得到了緩解,現在正值佳境。

早餐的餐桌上,我一言未發。

雖然媽媽和峰秋叔叔會時不時地用擔憂的眼神瞥向只是淡淡地將吐司面包放進嘴中的我和水斗,但畢竟發生了昨天那樣的事,實在是沒有心情在今天馬上裝出和好的樣子。

「……我吃飽了。」

吃完早餐后迅速整理好餐桌,我比起平時更早地走向了玄關。

最大的敵人自己選擇了掉隊。

并且,今天還有自己最擅長的數學。

只要發揮出一直以來的實力,學年第一的寶座應該堅若磐石才對————

在玄關換好鞋子。

正準備說一句「我出門了」的時候,有一道意外的聲音插了進來。

「————我的作風,你無權決定。」

我的心臟猛地跳了一下。

回首望去。

只見穿著制服的水斗,用他那看起來有些困乏的雙眼看著我。

「同樣————你的作風,也不該由任何其他人來決定。不是嗎。」

我的心中生出一種被看透了一般的感覺。

就像是我的內心被全裸地暴露在外一樣。

情急之下,我說不出任何有意義的話來。而在此期間,水斗緩緩走來,在我的身旁換好了靴子。

水斗瞟了我一眼,將手伸向玄關門的把手。

這時,我發現了。

水斗的眼下,有一道淡淡的黑眼圈。

「————就讓我結束掉吧,義妹。讓我結束你那凄慘的高中出道。」

單方面地撂下這么一句話后,水斗消失在了玄關門的另一邊。

而被扔下的我,依然沒能搞清楚狀況。

如果說有什么可以確定的事的話,

「……早說了我是姐姐了吧,義弟。」

你這樣的人,沒有給我下定論的權利。

看板上,將借老師之手貼上一張寬大的紙張。

定期測試的總分順位,是會公布前50名的排位的。因為一個學年的人數大致在200人左右,公布的排位大約占全年段的百分之25。因此上榜本身并不算是十分困難的事,而作為發布場所的看板周圍,早已被學生們圍得水泄不通。

而我,正處于那人海的最前列。

當我來到那里的時候,人們為我自然而然地讓出了一條通路。這是大家都認為我是最應該在第一時間確認名次的人的佐證。

既然身為最大障礙的水斗自己選擇丟了分,我保住首席幾乎已經沒有懸念。我估出的分數,已經讓我能夠抱有這等程度的自負了。接下來只要確認有沒有連我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微小錯誤————

負責貼榜單的老師從看板前移開,考試順位終于揭曉。

瞬間————周圍的學生騷動起來。

然后,我幾乎發出了驚喜的吶喊。

因為「第一位」的旁邊,看到了我的名字。

……但是,只有一半。

寫在「第一位」旁邊的,只有我的姓而已。

「第一位 伊理戶水斗 767分」

「第二位 伊理戶結女 764分」

貼出的紙上,如此寫著。

無論我看多少次,都沒有改變。

我……我、輸了?

在現代文上取得的優勢……在其他學科上,被他趕超了……!?

「真的假的?」

「伊理戶姐弟包攬前兩名啊……」

「競爭得超激烈呀。好厲害。」

「伊理戶同學,這么快就跌落到第二了嗎……」

不可思議的是,我沒能聽進四周傳來的議論聲。

比起那些,我一直找尋著那個男人的身影。

看向右邊,看向左邊————終于,我看到了那悄悄地脫離人群遠去的背影,

「對、對不起!讓我過去一下!」

撥開人群抽出身來,我追向那準備在不知不覺中離開的背影。

搭上他的肩膀讓他轉過身來。

水斗的雙眼捕捉到了我的身影。

他的唇間露出了仿若嘲諷的笑容。

「喲,這不是學年第二嘛。貴安。」

唯有這次,我沒有理會他那可恨的語氣。

我將至今為止積攢起來的問題,一股腦砸向了那張無趣的臉。

「為什么,你會……!背負著那種程度的讓步還想要翻盤的話,不拼命學習是做不到的才對……。而且還得在一夜之間……!這種事————」

「————不像我的作風,嗎?」

我不禁閉上了嘴。

看到我的反應,水斗嘴角的諷刺味更甚。

「我一開始就說過了吧。我不過是很在意那寶座坐上去究竟是個什么感覺而已。」

「……誒?」

「但是,我失敗啦。————真是一點都不舒服啊,學年首席這個寶座。」

…………啊。

難道說。

這個男人。

「我真是羨慕你啊————次席的擔子,比起首席恐怕要輕松太多太多了。」

撂下這么一句話,標上了學年首席這一標簽的義弟,轉過了身去。

「就這樣吧。……如果你還是想要這個位置的話,就好好在期末考加把油吧,優等生。」

明確地抱有諷刺意味的,「優等生」。

但是————這個詞成為了諷刺這件事本身,

已經意味著,我的立場,發生了改變。

「————伊理戶同學,太可惜了呢————!」

忽地,有人從背后捉住了我的肩膀,讓我不由得在驚訝之下轉過身。

「那個分數還沒拿到第一就沒辦法啦!只能說是伊理戶君太強了!」

「真是人上有人啊。我完全無法跟上呢。」

「你就扯吧你個45名!明明比我名次還要高!」

「吶,伊理戶同學,下次我們一起學習吧!我也有點想進下次的前50名了呢!」

怎……怎么……?怎么回事……?

我的頭腦一片混亂。

和我想象的實在是相差太大。

和我恐懼的實在是相差太遠。

要是我無法成為學年首席的話……會怎樣,來著……?

朋友們所用的言語、表情,……即使我不再是首席,也沒有,任何變化……。

啊啊————原來是,這樣啊。

原來,是我啊。

比任何人都,用學年首席這一標簽將自己束縛起來的……原來,是我啊。

————你的作風,也不是由任何其他人來決定的。不是嗎。

在考試第二天的早晨,我所見到的他眼下那淡淡的黑眼圈……。

那,一定是。

為了那一句話。

為了這一件事。

「……啊……」

我俯下身子,掩起自己的臉。

周圍的朋友們,慌慌張張地安撫著我的后背。

「啊————,別哭啊伊理戶同學!」

「第二名也很厲害啊!第二名啊第二名!」

不是的。

我不是在哭泣。

我不是在悔恨。

我————并不是一個人。

這并不是我的,單人相撲。

……為什么,你會明白啊?

為什么,能傳達得到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