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十一章

web版本篇 第十一章

前情侶相互依偎。“你已經,有我在這里了。”

雖說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簡直年少無知到了極點,但我從初二到初三為止,確實曾經有過一種名叫男朋友的東西。

契機是一本書。在學校的圖書室里,由于身材矮小而無法夠到想拿的書時,他為我伸出了手————我們就因為這老掉牙到了極點的契機而相會,并趣味相投。

雖說如此。

但實際上,我們的興趣愛好有著微妙的不同。我是專一的本格推理愛好者,而那個男人是不問題材的濫讀派。所謂初中生這種生物,是會將除了自己認可的事物以外的一切都認定為垃圾的(偏見),所以那個男人的選書傾向在我眼里看來就成了毫無節操。

就算這樣,之所以當時那個陰暗得堪比橫溝正史的我,卻走到了寫下不符合時代的情書的地步,是因為————雖說很不爽————我和那個男人在除了興趣愛好以外的方面,還有能夠產生共鳴的地方。

我和那個男人,除了興趣愛好以外的共通點。

也是我們兩個陷入了現在這種國際玩笑一般的狀況的原因之一。

也就是————我們都是單親家庭。

————你……不覺得寂寞嗎?

雖然已經忘了是什么時候,但我確實問過他這樣的問題。

————所謂寂寞,是什么樣的感情,我不太清楚。

對此,那個男人如此答道。現在回想起來簡直是蠢到無可救藥的,完美符合年齡段的回答,但他當時的側顏,他當時的表情,卻是摻雜不得半點謊言的“虛無”表情

“虛無”。

沒有任何想法。

仿佛對連寂寞這種感情都無法感受到的自己,產生了無可宣泄的感情一般的————那是,有意義的“虛無”。

那張側臉,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中。

我想,那是因為我的傷口被碰觸到了。

我自身的,那名為親生父親的傷口,被那張側臉揭了開來。就像傷口會因為傷藥而變得刺痛不已一樣,我的心對此敏感地做出了反應。

我并不知道多少關于那個男人的親生母親的事。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那個男人會被培養成那么別扭的人。

但是,媽媽他們再婚并來到這個家中之后,僅有一次,我曾坐在那個地方。

那是一樓的角落。

平時沒有任何人會涉足的,榻榻米的日式房間。

靜靜佇立在那個房間角落的————佛龕的面前。

※※※※※※※※※※※※※※※※※※※※※※※※※※※※※※※※

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

據說世上大多數的男子高中生,居然都不知道這個日子所代表的意義。

對我來說,這可是一年之中數一數二的重要日子。而由于以前毫無懸念地占據頭名寶座的8月31日————也就是“成為了伊理戶同學的女朋友紀念日”可喜可賀地遭到了廢除,現在也已經正式升為無可動搖的第一位。

母親節。

“……我說。”

黃金周結束后的第一個星期六。結束每日慣例的學習后來到一樓,只見我的義弟悠哉悠哉地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讀著書,于是我用冰冷的語氣朝他搭起了話。

水斗的視線根本沒有從書上移開,有些不耐煩地答復起來。

“啊————?怎么了?這次又闖了什么禍了?”

“能不能不要以我闖了禍為前提來說話!?”

而且話說回來,當時這個男人也時不時地闖過一些禍吧!

“……不是這些問題。我是想問你有沒有做好準備。明天就是了。”

“哈?什么是了?”

“禮物!母親節的禮物!”

我從沙發靠背上俯視著義弟如此回答后,只見他啪唧啪唧地眨著自己的雙眼。

“muqinjie……母親節……?”

他合上書本,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開始了搜索。

“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犒勞母親平時的艱辛,對母親表達感謝之日……。這么說來好像在哪聽過的樣子呢。”

“……你這話真心的么?”

“畢竟長時間沒有過母親,沒辦法呢。”

“那你知道父親節在什么時候嗎?”

“…………這個。”

他立即錯開了視線。這個男人,對包括家人在內的人類都太過缺乏興趣了吧。究竟是怎樣的奇跡才能讓這種男人交到女朋友啊?吶你有在聽嗎?初中時期的我?

“嘛、嘛。我覺得這種節日下男生們一般都是什么都不會做的吧。嗯,就當是這樣吧。”

“不行。”

我一把奪走了水斗重新拿到手上的書。

“只要我還能明辨是非,就決不會允許你無視母親節的行徑的!”

“母親節警察什么的,還真是個奇怪的家伙呢。這算是諾克斯十戒警察的兼職嗎?”

“不要再談那個話題了……!”

將違反諾克斯十戒的推理小說貶得一文不值的可悲女人已經死了。

“……總而言之,你就是對母親節的禮物完全沒有準備對不對?”

“禮物什么的我不懂。”

“哼~?明明交給女朋友的圣誕禮物即使是大半夜沖到人家家門口也要交出去?”

“……不要再談那個話題了。”

察覺到死死盯著我的視線,我不禁露出了笑容。我們雙方所掌握的對方的黑歷史,可是要多少有多少。

水斗嘆了口氣,總算支起了上身,幾乎就要碰到了從沙發靠背上俯視著他的我。

“你就直奔主題吧。總之,你究竟想我做些什么?”

“反正要是放著你不管的話你是絕不會去準備禮物的吧。那就一起去買吧,現在就去。”

“蛤?”

水斗用看國寶一般的眼神看向我。真是失禮。

“……你?和我?一起?”

“對。這樣一來我既可以監視你,又可以向媽媽他們做出一副關系良好的姿態,而且只要以我們兩個共同的名義遞上禮物也不會感到害羞,順便還能降低一半的開銷。”

“喂。最后那一點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所謂禮物重要的不是價格而是心意。”

實際上,開始和同學們一起玩耍的現在,荷包的境況比起以前確實會更加嚴峻一些。

水斗嘆了一口氣。如果說所謂每嘆一口氣幸福就會流失一分這句話是真的,這個男人怕是現在已經因為交通事故而死了吧。

“……就這樣被你纏著就更麻煩了呢。”

“能不能不要把我說得像是跟蹤狂一樣?”

“總比把人說得像是死宅一樣的家伙強。”

“那不是事實嘛。”

“我這不也是事實嘛。”

我究竟什么時候做過像跟蹤狂一樣的舉————舉……舉……舉…………嗯,無可奉告。

水斗一把從沙發上站起身來。

“既然要去的話就快點走吧。去車站前的購物中心就可以了吧。”

“誒?不,你等等!”

“啊嗯?”

“……你打算就這樣出門么?”

水斗一臉驚訝地看向自己的打扮。

那是他醒來時就一直穿著的運動衫打扮。

死宅不解地歪著頭。

“……不行嗎?”

“怎么可能行啊!!”

換好衣服,整好發型,我們終于走出了門。

本想著或許會打扮成一起去水族館那次一樣,結果水斗穿出來的不過是普通襯衫配普通馬甲再加上普通長褲的普通搭配罷了。

嘛,要是真是一副下足了功夫的打扮跟我一起出門結果被誤認為是在約會也有些那啥,就這樣吧。……我可沒有感到遺憾哦。

與此相對,今天的我依然是全副武裝。話說回來,我原本就連勝負服和勝負服以外的打扮的區別都不太清楚。考慮到天氣也漸漸熱了起來,我穿上了連衣裙、對襟線衣和遮陽帽的避暑大小姐三件套,走出了玄關。

“久等了。”

“……………………”

事先在外等待的水斗,無言地看著我的打扮。……雖說面無表情,瞳孔也沒有絲毫動搖,但這是……。

我故意在說話聲中摻雜了幾分戲謔之情,咯咯地笑著。

“難道說,心動了?”

“……怎么可能啊。”

水斗別過臉,有些別扭地說道。見他馬上邁開了步子,我鍥而不舍地咯咯笑著并肩走到了他的身邊。

上次因為這個男人也下足了功夫導致我有些亂了步調,但這次看來會以我的單方面攻勢而結束呢。非常好。

“去車站那邊的話我每次都是騎自行車去的,今天要怎么辦?”

“穿著裙子怎么騎自行車啊?你是不是傻啊?”

“正因如此我才問你怎么辦的啊。你倒是好好聯系聯系上下文啊。”

“既然要去車站,坐電車不就行了。你是不是傻啊?”

“還真是嶄新的句尾啊,我可以揍你嗎?”

畏懼著被付諸武力而略微拉開了一點距離,我們走向了最近的車站。

被我們成為“車站前”的地方,是將這一帶的電車路線匯集在一起的一個始發站的周邊地帶。

那是號稱不僅僅是學生,無論男女老少只要去那一帶就一定能找到所需之物的,因各色店鋪而繁華的地區。就連圖書館都有。

想去那里的話,當然是通過最近的車站坐電車過去最方便,但對還是高中生的我們來說,就連那200日元左右的車費都是相當肉疼的支出,所以我們也會時不時地通過自行車或步行來節約這一筆開銷就是了。

在等待水斗買票的期間,我利用IC卡穿過了檢票機。

“你怎么沒IC卡啊?”

“光是充錢又不用的話豈不是浪費了么。”

那倒是。他畢竟也不是坐電車上學的,所以并沒有什么用IC卡余額的機會吧。雖說我用IC卡的機會還挺多的。

大廳里人山人海,光是想要前進一步都必須要從人縫中鉆過才行。在這由人海組成的迷宮面前,水斗慘叫不止。

“人真多啊……”

“因為你總是宅在家里所以可能不太清楚,但雙休日就是會有這么多人的喔?”

“正因為我知道所以才會宅在家里的啊……”

水斗有氣無力地說著。還是一如既往地討厭人多的地方呢。嘛雖說我也不覺得世上還會有喜歡這種環境的人就是了。

我挽起泄了不少氣的義弟的手肘,將他拉到身邊。

“吶,好好跟著我,別走丟了哦?”

“真走丟的話我可就回家了。”

我拉著水斗在大廳中穿梭,排好了隊。總覺得真有種照顧弟弟的感覺呢。真要照顧的話,能改為照顧一個更小一點更可愛一點更坦率一點的弟弟該有多好。

看到終于進站的電車,水斗“嗚咕”地發出了一聲嘔吐一般的聲響。

“要坐上這種東西嗎……。要不要等下一班?”

“反正無論再等幾班都是一樣的啦。”

在電車里,有著無數拉著吊環的人們。在此基礎上加上我們,就是一列完美的滿員電車了。

雖說如此,感覺這里的滿員電車比起傳聞中的東京的滿員電車還要好得多。畢竟還沒有到和他人身體接觸的地步,只是一步都動彈不得而已。就算這樣,這樣的滿員電車對這個男人來說依然算得上是令人絕望的了。這家伙,要是讓他坐上東京電車的話怕是會死吧。

等到車里的乘客下車之后,我們依次往車里走去。在隊列最后的水斗上車之后,車門正好就關了起來。

電車緩緩加速,腳下略微地搖晃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

“……喂。”

“嗯誒?”

讓我漏出了有些丟人的聲響的原因,是因為我被人從后面以強勁的力道拉住了手腕。

后背撞上了車門。

什么嘛,真是的!

有些惱怒地抬起頭來的瞬間,我屏住了呼吸。

和我互換了站位的水斗,用手支著車門維持著身體的平衡,在極近距離內俯視著我的臉。

對一個男生來說有些細的脖頸,以及彰顯著作為男生的存在感的喉結,就在我的眼前。平穩的呼吸聲感覺是那么的近,仿佛就在我耳邊輕聲耳語一般。

然后,直到剛才為止都為這人山人海的環境抓狂的那雙眼睛,略帶惱怒地窺視著我的瞳孔深處。

客觀上來看。

我,和水斗,現在正以一種類似壁咚的姿勢站在一起。

“……怎么想,都應該是你站車門邊的位置吧。”

聽到他那生硬的發言,我算是明白了他的行動意圖。

……難道說,是擔心癡漢?

嘿~……。哼~?

我揚起嘴角,微微抬起視線回看向義弟的雙眼。

“你愿意保護我呀?”

“那是。”

仿佛燃起了對抗之心一樣地,水斗有些諷刺地歪了歪嘴唇。

“哥哥保護妹妹,天經地義啊。”

聽到的臺詞和預想有些微妙的不同,我不禁嘟起了嘴。

“……你說誰是妹妹啊。我都說了更早出生的是我吧!”

“要說到出生時間的話題的話,自古以來,日本都是將遲一步出生的雙胞胎作為長子————嗚哇!”

“咿呀……!?”

電車駛入彎道,所有乘客都橫向倒去。

水斗的身體失去平衡,東倒西歪————當我意識到時,我的臉已經埋到了他的肩頭,被按在了門上。

“……抱、抱歉……”

水斗的聲音刺激著我的右耳。

雖說我比起初中時期已經長高了不少,但畢竟還是完全比不上結束了成長期的男生。以我們的身高差,我的額頭差不多正好會夠到他的嘴唇,所以這么一折騰,我就……完全被他的身體覆蓋,該說是意識到自己身軀的苗條呢還是什么說呢,嗚嗚嗚嗚……。

“總之,我離遠點。”

“————啊,等、等等……!”

看到水斗正準備起身,我連忙抓住了他的襯衫。

想再這么保持一會兒————當然不是因為這樣的理由。

……只是因為,現在要是讓他拉開距離,我的表情就會被看到了。

“反……反正,每搖一次都會變成這樣的吧,畢竟是豆芽菜呢。”

理所當然地無法坦率說出口,我急急忙忙地編了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怎么輕松怎么擺姿勢吧。……反正,馬上就下車了。”

“……知道了。”

聲音和氣息同時傳進我的耳中,就這樣,我們都沉默了下來。

直到最終到站為止,電車都再沒有轉過彎。

終于盼到電車到站后,我們下了車并為了出站而行走在構造復雜的車站內部。

“車站這種地方,為什么總是會做得跟迷宮一樣啊……”

“這還算是離家挺近的地方吧。你到底是有多不常來車站啊。”

“上次來到這里是多少個月前的事了來著……”

真是個光是家里和學校和圖書館和書店(再加上書中的世界)人生就能得以完結的男人呢。……嘛,直到不久之前的我也是這幅德行就是了。

反反復復地上下樓梯之后,我們終于走出了車站。目的地購物中心已經近在眼前。為了橫穿雙車道的馬路,我們在斑馬線前等著紅綠燈。

“說是要送禮物,”

站在身邊的男人毫無預兆地突然開口。

“具體要送些什么呢?你應該有些頭緒吧。”

“我姑且一直以來買的都是康乃馨。畢竟是王道。”

“哼~。那康乃馨就行了吧。”

“……你這不是什么都沒考慮么。這樣一來就會變成單純的我買東西你掏腰包而已喔?”

“那可就有點不愿意了……”

擺出了一副認真的表情,水斗取出手機。

“‘母親節 禮物’……”

“一上來就靠搜索網站?”

“只是調查一下而已。反正你一直在送的康乃馨,無非也是這么查出來的吧。”

“……………………”

我閉上了嘴。雖說的確如此,但被附帶上了一句“無非”讓我有些莫名地火大。

就在等綠燈的這一段短暫的時間內,水斗的手指不斷滑動著手機畫面。

“哼~。果然送花是標配么……。嗚哇,還挺貴。都能買六本文庫書了……”

“不要把什么都換算成文庫本啊。”

“嘛,這種程度的話,利用一段時間的學校圖書館還是可以省出來的吧。”

水斗說話的語氣跟“吃幾天的土”一般無二。看來對這個男人來說,讀書是和吃飯類似的事。

“除此之外,還有甜點、食品券和旅行券……這種不會留存下來的東西感覺也不錯呢,不會存在什么后續處理的問題。”

“確實是呢。”

腦海中浮現出完完全全會留存下來的禮物類型,我狠狠地點著頭,

“……但是,畢竟是第一次送的禮物,媽媽她會更樂意收到能留存下來的禮物的。”

“由仁阿姨是這樣的人啊?”

“嗯。”

我初一的時候,第一次給媽媽送禮物時,媽媽哭得像個小孩子一樣,反倒是讓我感到有些羞恥了。

紅綠燈變綠,水斗將手機收進口袋,我們走過了馬路。

“嗯嗯————……。那,準備兩種禮物吧。”

“兩種?”

“一種會留存下來的,一種不會留存下來的。”

橫穿馬路過后,水斗毫不猶豫地邁步朝購物中心的方向走去,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地望向天空。

“能留存下來的禮物,就用王道的康乃馨就行了吧。但是呢,畢竟難得兩個人一起送禮物,預算增加了,所以這次就送高一檔次的吧。”

“……嗯……。對你來說,還算是個挺適合的選項吧。”

“你就不能老老實實地表揚我一下么。這樣一來我們可沒有必要再在購物中心里挖空心思地煩惱了。”

“…………也是呢。”

不知不覺間,我的聲音變得有一點尖銳起來。怎么說呢,雖說很難說出口,但我對這以理性與邏輯性并存的快刀亂麻般地定論下來的事,覺得有些反感。……那些送給我的禮物,是不是也是這么決定下來的呢。

不想讓他捕捉到這份心境,我接下了話頭。

“那不會留存下來的禮物呢?”

“那個、實在是有些困難呢————”

看到了目的地。

新建的四層大樓。由于是休息日,能感受到龐大人群的喧鬧聲。將自己委身于人流之中,水斗說道。

“————那個,就只有在購物中心里挖空心思地煩惱了。”

我們從1樓開始一家家走遍這四層的井狀商城。

“啊,書店。”

“停!一旦走進這種地方,時間預算可就全都一干二凈了!”

我阻止了仿佛找到了餌食的螞蟻一般被一步步吸進書店的水斗,我們找過一間又一間的店鋪。

“我每次都是直沖書店的,像這樣走進別的店里還挺新鮮的呢。”

在散發著一股廢品回收站的氛圍的雜貨店中,義弟看著那些滿載著亞文化氛圍的七彩商品,如此說道。

“你瞧這個,說是什么日式便器型的盤子呢。做出這種東西的家伙,是想奪走人類的食欲讓人類滅絕吧?”

“……你要是把這種東西送給媽媽的話我可就一輩子不理你了。”

“我可不是在找禮物哦。我不是說過能留存下來的禮物就用康乃馨了嗎。”

“那你在找什么呢?”

“在找點子吧,硬要說的話。”

“點子?”

我感到有些困惑,而水斗則點了點頭,徑直走出了雜貨店。

一邊躲避著人流行走在商場里,水斗一邊說著。

“不久之前我就在想了。……無論是由仁阿姨還是我爸,自打再婚以來,一直都特別顧慮我們的感受呢。”

“……是,呢。媽媽也是,感覺她再婚之后,回家的時間都提前了一些。”

“我爸也是這樣。果然呢,他們大概是對姑且是青春期的一對男女住在同一個屋檐下,有著相當強的抵觸情緒吧。尤其是由仁阿姨。一般會有人愿意讓自己一手帶大的女兒和同齡男生住在一起么?”

“…………如果是我的話絕對不會呢。”

“對吧?”

“對方也有一個兒子,沒問題嗎?”

實際上,我們開始同居之前,就已經被這樣問過。

雖說我不曾想到過會是同齡的男生,更是做夢也沒想到過會是這個男人,但是,如果那個兒子是初中生以上的年齡的話我絕不會愿意和他同居,這就是我當時最真摯的想法。

當時可是剛剛和這個男人分手的時候。在這種時機下怎么可能和其他男人住在同一個屋檐下啊。

但是,如果我不同意的話,媽媽和峰秋叔叔就不會選擇同居,甚至連再婚這件事本身都會化為烏有。所以我在當初選擇了蒙混過關,告訴媽媽說先去見見對方再做決定。

然后看到這個男人的到來,于是我決定忍耐。

因為我知道,如果是這個男人的話,且不論精神上的問題,至少我不會有肉體方面的危險。【第二章:!?!?!?!?】

……但是,媽媽當然不知道這種事。雖說大概是因為峰秋叔叔的緣故信任著水斗,但毫無疑問對我的事相當掛懷。實際上就在不久之前,我們的關系就被懷疑過。

“這方面的問題,實際上也只能讓我們以實際行動來洗清嫌疑了,不是一朝一夕就會有辦法的事。”

“嗯,是呢。你也別深更半夜的來我房間了喔。”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地還給你。……是呢,如果無論如何都要取得聯絡的話就用手機吧。”

看到我抬起頭來看向自己,水斗回以一副有些困惑的表情。

“怎么了?有什么不對的嗎?”

“…………。不。沒什么。”

晚上,在房間里,偷偷用手機取得聯系……這跟還在交往的那段日子好像沒什么區別啊?

————要是把這種話說出口的話,一定又會被故意曲解語義的。

“一碼歸一碼。”

大概是并沒有察覺到我的心理吧,水斗將話題推進下去。

“爸爸和由仁阿姨光顧著顧慮我們……怎么說呢,真的有點遺憾呢。”

“遺憾?”

“我的意思是,他們好不容易才再婚,明明多少可以謳歌一下的。”

“……這樣啊。”

媽媽和峰秋叔叔,姑且都是新婚。

但因為我們的存在,而無法只顧及到他們自己。這確實……有些于心難安。

“所以啊,”

水斗將手插進口袋,冷靜地說。

“我們可以送給他們的最好的禮物是,時間————爸爸和由仁阿姨,作為夫婦而存在的時間。不是么?”

從他的側顏中,讀不出任何的玩笑與耍帥的成分,能讀出的,唯有那份仿佛理所當然般地被道出的真摯之情。

……這個男人,居然會說出這種話來。

不清楚所謂寂寞是什么樣的感情————曾作出過如此發言的,這個男人……。

“……嘛,問題是我想不出具體的手段呢。要是能贈送餐券或者旅行券之類的就簡單了,但又必須考慮到老爸他們的工作,何況以我們的零花錢能買到的東西實在是少得可憐……”

“所以才來這里找點子?”

“就是這么回事。我是覺得,去一些平時不會去的地方,看一些平時不會看的東西,說不定就能想到一些平時想不到的點子來。”

這個男人,到底是做著何等的思考而活到現在的呢。

明明直到我提起為止都把母親節的事忘得一干二凈,但到現在為止的短時間之內,就已經考慮得比我還要深遠得多。

如此龐大的思考量,大概是。

因為沒有任何人會代替他思考問題。

因為沒有任何人會占用他的腦海。

我的傷口,裂開了。

同時,仿佛傷口結痂一般地,一個答案被剝離了出來。

這樣的話。

“……把思維逆轉過來,不就行了嗎?”

我仿佛自言自語的一句話,吸引了水斗的目光。

“總之只要讓媽媽他們二人獨處就可以的話,不一定要讓他們去什么其他地方————”

就在這個瞬間。

那家店的招牌映入我們的眼簾,讓我們停下了腳步。

仿佛算準了時機一般,但卻是完完全全的偶然。

我們行走在平時不會行走的地方,看著平時不會看的東西————然后,我們漂亮地想到了平時不會想到的點子。

“……原來如此。”

好像是認可了什么,水斗看向手機顯示的時間。

“今天————實在是有些太趕,還是等到下周六比較好呢……”

“誒……?等、等等。你認真的!?”

“這不是你想出來的方案么。”

“不、不不,我只是想說,還能有這種思考方式……!”

“要是能有什么替代方案的話我洗耳恭聽。”

“……啊……嗚……”

想不出來。

我的大腦只是一個勁地空轉,卻完全想不出能讓這個男人認可的好點子。

因為,因為……!

即使也有為了自己的父親的緣故在內,但這個男人居然會說出這種話來……!

我又一次,看向坐落在商城的角落的那家店的招牌。

最顯眼的,是“網絡”與“漫畫”的文字。

能感受到有些昏暗的氛圍,大概只不過是我先入為主的觀念作祟吧。但作為知識,我也知道,沒錢的人要“那么做”的時候時而會用到這種地方。

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家網咖的招牌。

“————媽媽,謝謝您一直以來的照顧。這個,是母親節的禮物……是我,和水斗同學送的。”

第二天,星期天————午后的客廳。

隨著我每年慣例的臺詞一起,將昨天買到的一盆康乃馨遞給了媽媽。

媽媽接過用薄薄的粉色包裝束成一束花的康乃馨,媽媽啪唧啪唧地眨著眼,看向我和我身旁的水斗。

“誒……?也有水斗君送的份?”

而他本人則看向了別處。……這家伙,害羞了啊?

我拿手肘突了一下義弟的下腹部,催促著他好好干。

到頭來,水斗也沒有和媽媽對上眼,就這么用難以聽見的聲音說道。

“您姑且……一直有幫我做便當,在各個方面照顧我,所以……為了表達平日以來的感謝之情……是的,就是這樣的感覺。”

這個男人,就不能普普通通地說一句“謝謝”嗎。到了這種時候還認死理。

但是看來對媽媽來說,這就已經足夠了。

從媽媽的雙目中,開始掉下大滴的淚珠。

“誒……那、那個、由仁阿姨?”

水斗吃了一驚,顯得有些狼狽。

至于我……多少預見到了這副場景。

明明有我這么個年紀的女兒,媽媽卻依然是這樣的一個愛哭鬼。

“嗚咕……嗚哎……嗚哇啊啊啊……!我才是……我才是應該謝謝你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媽媽哭得稀里嘩啦的,用單手抱著盆栽,另一只手抱緊了水斗。而水斗那邊,看起來雖然還有些困惑著,但也沉默著接受了媽媽的擁抱。

至今為止,媽媽一次都沒有要求水斗叫她一聲“媽媽”。雖說水斗方面似乎是因為對和他人之間的距離感漠不關心,但媽媽那邊一定是因為,她對水斗能不能好好地認可她這個媽媽而感到不安。……畢竟,在這件事上,她曾經失敗過一次。

而這個,也是我讓水斗無論如何都要送出這份母親節禮物的原因之一。

“也謝謝結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段時間過后,媽媽松開水斗又馬上朝我這邊走來。

“抱歉,媽媽。不要弄臟衣服哦。”

“我知道啦啊啊啊啊啊啊!!”

為了不讓鼻涕和眼淚沾在我的身上,媽媽踮起腳尖,將下顎放在我的肩上并抱住了我。而我為了配合她,不得不微微欠身。初中的成長期過后,我的身高早已超過了媽媽。當媽媽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好像還說著“明明是我的女兒,真狡猾!”什么的而鬧了別扭來著……。

“真是好孩子啊啊啊!結女和水斗都是好孩子啊啊啊……!!”

“嗯,嗯。”

我溫柔地撫摸著媽媽的后背安慰著她。都搞不清到底誰是母親誰是女兒了。

“……………………”

而水斗,則以一種似曾相識的虛無眼神,看著這樣的我們。

對著我們哭了好一陣子的媽媽,這次又一邊叫著“峰秋君————————!!”一邊沖向稍微間隔了一段距離的峰秋叔叔那邊。峰秋叔叔則露出了溫柔的苦笑,像剛才我所做的那樣安慰著她。

————啊啊。這次一定不會有問題呢。

在我這么想的時候,眼角卻瞥見水斗悄悄走出客廳的身影。

“…………?”

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撇下還在客廳的媽媽他們,追了過去。

水斗沒有在走廊里。

但與此同時,我看到深處的隔扇門被打開了。

而背影所正對的,是一個小巧雅致的佛龕。

我在不知不覺間放輕腳步,走向那隔扇門。

發出了叮的一聲響。

輕輕地,悠長地。我還記得,那仿佛給予了人們回顧身心與往昔記憶的時間一般地回響著的聲音。

我,也曾有一次,敲響過這樣的聲音。

就在這間日式房間的,那佛龕的面前。

悄悄地看向隔扇門的深處。

房間里沒有開燈,依稀可見在榻榻米之上正襟危坐的背影。

雖說由于光線昏暗而看不太清楚……但在那佛龕中,放置著一張二十幾歲的女士的照片。

伊理戶河奈。

……聽說,是叫這個名字。

那就是————伊理戶水斗的,親生母親的佛龕。

水斗保持著雙手合十的姿勢,持續了十秒以上。

終于,他抬起頭來,又看著那張遺照。一段時間過后他站起身轉過頭,察覺到了在門口站著的我。

“……偷窺么?”

他保持著沒有什么特別感情的虛無表情,向我遞來責難的眼神。

我無視他的眼神,走入房間里。

走到佛龕面前正坐下來,取下小棒,輕輕敲向那金色的鈴。

叮……————響起了一聲長鳴。

我雙手合十,閉上了眼睛。

結束過后我抬起頭來,卻看見本已站起了身子的水斗,卻又一次盤腿坐在我的身邊。

保持著那份虛無的表情,一言不發。

由于他只是一味地看著佛龕方向,我謹慎地開了口。

“……你是,不記得了吧?”

水斗馬上回答了我這句既沒有主語又沒有目的用語的疑問。

“聽說,原本身體就不怎么好。”

他的回答也相當簡潔,但我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大概,是因為分娩過度消耗了她的體力罷。

于是……在他懂事之前,就已經天人永隔。

“就連她的長相,我都只有這張照片程度的認知。至于她是怎樣說話的,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我全都不知道。我爸也不怎么和我提起這些。————只是,‘水斗’,唯有這個名字,是真真切切的。”

“水”斗。

以及,“河”奈……嗎。

想來已經是一個多月前的事了。我們搬到這個家中的時候,我和媽媽最先來到的,不是客廳也不是自己的新房間,而正是這間房。

我和媽媽坐在這個佛龕前,雙手合十,對她打了個招呼。

媽媽深深地低下頭顱,如此說道。

————對不起。然后,還請多多關照。

這個家里,依然留存著這個人的一席之地。正因為知道這一點,媽媽才如此道了歉。為了請求對方的原諒,而低下了頭。

那時候水斗也在場,而當時的他,也正是那一副虛無的表情。

他的名字中,銘刻著母親的存在。

所以無論是峰秋叔叔還是媽媽,都認可了她所留下的念想。

但是對水斗自身來說,他什么都沒有。

既沒有留念,又沒有記憶,就連有關她的知識都少得可憐。

明明什么都沒有,卻被人將母親這一本不存在的缺陷強加于身,碰上這種事,即使什么都做不到也是理所當然的。

沒有任何想法也是理所當然的。

除了回以一句“什么都沒有”,還能做什么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沒有任何人告訴他。

因此而生的————“虛無”表情。

“…………吶。”

“嗯?————誒、誒?”

水斗不禁困惑地叫出了聲。

理由是顯而易見的。

因為我————就這樣。

歪下身體,和他的肩膀觸碰在一起。

“你已經,有我在這里了。”

仿佛要將我這一存在銘刻在他的身上一般,我將體重交了過去。

“因為,如果我‘不在’了,那,就意味著‘不再’了。”

并不是從一開始就‘不在’,

而是‘不再’擁有曾經擁有過的東西。

————應該已經不會再說出“我不太明白”這種話了。

咔嗒,咔嗒,咔嗒。房間里只能聽到不知從何而來的時鐘的滴答聲。

在昏暗的和室之中,我將一半的體重交給了水斗。

最終,在無論做什么都無法無視的極近距離內,傳來了投降的聲音。

“……曾一度失去你的時候,我還覺得一身輕松過呢。”

肩頭傳來力道,我稍微被推回來了一些。

“嘛,所謂既然服了毒就干脆連整盤菜一起吃掉,呢。【毒を食らわば皿まで,原意為既然吃了帶毒的飯菜就干脆整盤吃下去,日語中相當于‘一不做二不休’的意思。】”

“你說誰是毒啊。”

“哈哈。”

相互依偎著身體,伊理戶水斗微微地笑了。

※※※※※※※※※※※※※※※※※※※※※※※※※※※※※※※※

就這樣,母親節的禮物,表面上已經善始善終地成功遞了出去。

但是,還留著“暗中的禮物”。

“吶。那事,真的要做么?”

媽媽他們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