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九章

web版本篇 第九章

前情侶互贈禮物。“……好想死……”

“……是白色圣誕節呢。”

“啊啊……。我這一生,一定不會忘記這副光景的吧。”

“是因為有我在你身邊嗎?”

“你是這么以為的么?”

“如果不是這樣的我可就生氣了。”

“那我可就安心了啊。”

“笨蛋。”

————如此胡扯著,電視里的男女演員接了吻。

雖說沒怎么啟動過,但電視這種東西,我家里姑且也是有的。電視主要在晚飯期間發揮作用,基本就是作為BGM的代替。

由于家族四人中,我和結女都是純粹的書蟲,因此打開電視的基本都是父親或由仁阿姨。

“啊~啊。看著這樣的橋段,總覺得會變得有些莫名地寂寞呢。”

看著演員們之間的,普通人基本無法辦到的深吻的畫面,由仁阿姨嘆著氣說道。

“每年的圣誕總是被年終總結壓得死去活來的,現在光是想到12月25日這個日子心情都會變糟呢。明明以前是那么歡欣鼓舞的~”

“哈哈哈。即使心態一直保持年輕,一旦到了這個時候就……。啊啊,但是,水斗和小結女正是才剛剛開始的年紀呀?”

嗚咕。

隨著父親的這一句話,我和結女動筷子的動作都有了一瞬間的停頓。

“如果交到了男朋友或者女朋友的話可別顧慮我們啊~!嘛,水斗可能還期待不了什么,但小結女看起來應該會挺受歡迎呢!”

“呵呵呵。這個孩子,可是有了大變樣了喲————?明明不久之前為止還是個非常不起眼的孩子————”

“媽媽……”

略微責備了一下自己的母親,結女偷偷地瞥了我一眼。

這是為了以防萬一嗎。即使你不提醒我我肯定也不會說的。

由仁阿姨手托著腮微笑著。

“哎呀,不過,還真期待呢。結女和水斗君兩個,什么時候開始會在圣誕節期間把家空出來呢?”

“到那時候,由仁,我們也回歸童心一下吧?”

“呵呵呵。是呢。這也好值得期待呢~。那就更應該讓兩個人加把勁了呢。”

……父親和由仁阿姨都不知道。

我和結女,都曾有一次,在圣誕期間把家空出來過。

不被同住在家中的親人發現,知道那寒風下發生的事的,只有我們兩個。

那是初中二年級的事。

那是我和綾井結女開始交往后,迎來的第一個圣誕節。

※※※※※※※※※※※※※※※※※※※※※※※※※※※※※※※※

“————我回來啦————!水斗————,蛋糕我買回來咯————!”

我是伊理戶水斗。是個有女朋友的初二學生。也就是被稱作人生贏家的那個了。是在今天,在這個名為圣誕節的日子,能將世間很多的男性作為背景布的人。

但是,為什么呢。

我現在,正和去年為止的圣誕節一模一樣地,和父親兩人一起圍著一個大概是從附近的便利店買來的小蛋糕旁。

如果說圣誕節是和戀人一起度過的節日這一價值觀在日本迎來了加拉帕戈斯般的進化的話,不如說這才是度過圣誕節的正確方式了吧。【注:請自行百度“加拉帕戈斯化”】

……但是,但是呢。

難以釋懷。有女朋友的圣誕節,難道不應該更特別一些嗎?

“怎樣,好吃嗎?巧克力蛋糕。”

“……馬馬虎虎。”

“給我一口。我的水果蛋糕也會分你一口的。”

這樣的對話不應該是和女朋友綾井結女一起進行的么。為什么啊……。

……不,我知道,我知道的。畢竟我們是初中生,并且還對周圍隱瞞著交往的事實。大晚上的外出去漂亮又浪漫的場所什么的根本就沒有可能。

所以說,姑且在下午已經和她見過了面。我們前往了那打一個月前就已經開始反復播放鈴兒響叮當的地點,和成堆的情侶混在一起。

然后就這樣,普普通通地解散了。

超普通。

和平時放學沒什么兩樣地普通————至于其理由,我也知道。

啊啊,笑吧。盡管大笑吧。

我這個天下無雙的懦夫,就在即將交出特意準備好的禮物時,慫了!

鼓起勇氣拜托店員包裝好的盒子,正在我房間里的書桌上充當著裝飾品。

好想死。

“嗯,怎么了水斗?情緒有些低落啊?……啊,對了,禮物!你看,我特地給你準備好了哦~!圖書卡!”

好想死。

※※※※※※※※※※※※※※※※※※※※※※※※※※※※※※※※

“……好想死……”

我,綾井結女,正趴在自己房間里的書桌上,萬念俱灰。

與其說是想死,不如說是已經死了。我死了。感謝大家多年來的關照。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我每一次每一次都是這樣……無論怎樣盡心竭力地準備,每逢關鍵時刻就什么都做不到……我已經受夠了……”

書桌上躺著一個包裝好的盒子。

這是專門為了今天而準備好的,送給伊理戶同學的禮物。

這本該是趁著下午的圣誕約會時找機會遞出去的。但現在它依然留在我的手上。也就是說就是這么回事。

約會本身讓我非常開心。去了平時不會去的一些像是戀人該去的地方,細細品味著“嗚哇~!我們,真的在交往呢~!”這種相當遲到的心情。

但是,該說正因為如此么。

我的腦海里總擔心著,如果我做出什么不得當的事,會不會就此毀了這良好的氛圍呢,會不會就此讓這快樂的心情變得一團糟呢……結果,直到約會的最后,我都沒能把禮物交出去。

“嗚嗚……”

有些想哭。

我這個人一直都是這樣呢。想做又做成了的事幾乎沒有。唯一成功了的是對伊理戶同學的告白……。

……要是我老是這個樣子,伊理戶同學也遲早會對我感到厭倦吧……。

“結女————?我先去泡澡咯~?”

就在我即將哭出來的時候,恰好傳來了母親的聲音。

……對啊,泡澡。

每天在泡完澡后,我都會和伊理戶同學互通電話。

只要在那時候,告訴他“其實我今天準備了禮物,下次交給你”的話!

“好……好嘞……!”

既然決定好了,那么事不宜遲。

正準備回應想在母親之前泡澡的時候,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響起了古老的西洋音樂。

“…………!?”

那是,我們開始交往之前,就在伊理戶同學的強推之下看過的電影的主題曲。

因此,只有他打來了電話,這首鈴聲才會響起。

我慌忙抓起了手機。

然后,為了避免不小心掛掉電話,我萬般慎重地滑向了“接通”鍵。

“————喂……?你、你好。”

“……綾井。”

電話里傳來了,我現在最想聽到的聲音。

光是如此就已經足夠讓我感到開心了,但伊理戶同學緊接著,又說出了讓我出乎意料的話。

“能到陽臺來一下嗎?”

※※※※※※※※※※※※※※※※※※※※※※※※※※※※※※※※

眼看著呼出的白氣融入空氣中,綾井房間的窗戶被打開了。

綾井從陽臺上探出身子注意到了我之后,話筒里傳來了呻吟一般的聲音。

“什……為、為……為什、么……?”

“不,那個……畢竟,是圣誕節,嘛。”

好羞恥。突然有點想要就這么搪塞過關。

但是要忍耐。唯獨今天,即使不耍帥,即使不找籍口,也是可以的吧。

“……只是想,再……見你一面。”

“……!~~~~~~!”

在手機的另一側,綾井傳來了不成調的聲音。

怎、怎么了?怎么回事?簡直就像是感受到了舊支配者的氣息一樣的聲音啊。【舊支配者:克蘇魯神話所指的上一個時代的支配者,長什么樣你懂的。】

在混亂之中,嗶的一聲,通話被掛斷了。

緊接著,從陽臺探出身形的綾井縮回了房間里。

“……啊啊~……”

果然還是覺得我很惡心啊……。

也是呢……。事先沒有任何聯絡就大晚上的跑來拜訪,就算是我男朋友也是會覺得惡心的吧……。

好想死。

就這么站在這里是不是就可以被凍死了呢……。

“————伊……伊理戶同學!!”

就這樣仿佛太宰治一般地在一心向死的念頭中萬念俱灰時,我看到了公寓樓中飛奔而出的身影。

誒?

“綾……綾井?”

綾井走在寒冷的步行道上,屢次呼出白氣調整著呼吸。

將手撐在膝上喘著氣,她抬頭看向我,露出了有些靦腆的笑容。

“啊……啊哈哈。你……你來啦?”

※※※※※※※※※※※※※※※※※※※※※※※※※※※※※※※※

“不……那個,是我的臺詞。”

伊理戶同學冷靜地回復我。

但是,也僅此而已。他的身體依然僵硬著,說不定內心里其實相當驚訝。

“……啊哈。”

有些高興。

成功為剛才受到的驚嚇扳回了一城。

等不及電梯的我從樓梯跑下樓來,調整呼吸用了我相當長的時間。終于支起身子之后,我又一次害羞地笑了。

“誒……誒嘿嘿。因為正好媽媽去泡澡了……就趁著這個機會,出來啦。”

“啊啊……原、原來如此。這樣啊……”

“所以說,那個……嗯。能在一起的時間……差不多只有30分鐘,呢。”

“30分鐘,嗎……。這樣啊。”

原本就不多話的我們,今天顯得尤其的結結巴巴。

但是,能夠和他進行如此無法惹人發笑的,令人著急的,節奏糟糕的對話,卻令我高興得無法自拔。

啊啊……伊理戶同學,也覺得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呢。

伊理戶同學,也很重視和我在一起的時間呢……。

正因為他是個平時不怎么將真心表露在外的人,因此在不經意間從縫隙中窺見到的他的感情,令我愈發心馳神往。

比如說他看起來似乎對別人沒什么興趣,實際上卻是個很溫柔,也相當懂得照顧人的人。

比如說他看起來總是顯得沉著冷靜,實際上有時卻會自己靜靜地發脾氣。

不知從何時起,我開始一個個地收集我悄悄見識到的伊理戶同學真正的個性。小心翼翼地完善著心中的這本相簿,一次又一次地回看著————和他在一起的時間是那么的開心,以至于它甚至顛覆了我原有的那個以讀書為唯一樂趣的世界。

所以,我————

“————哈嚏!”

身體顫抖著,我打了個噴嚏。

啊咧?……啊,對啊。

“……外套,忘了穿了……”

發現之后馬上就感到了寒冷。

我跑得太急了……。嗚嗚嗚嗚,明明是難得的和他在一起的時間,為什么我總是在重要的時候……。

“喂喂,你還真是缺根筋哪。”

伊理戶同學一邊有些驚訝地苦笑著,解開了他穿著的外套的紐扣。

“給。”

這么說著,伊理戶同學將脫下的外套披在了我的肩上。

好溫暖……。

但是,總有種被伊理戶同學擁抱著的感覺,有那么一點害羞。既然這樣你直接抱著我也可以喔?————心底里甚至閃過了這樣的念頭,讓我變得更加羞恥了。我算什么人啊,是有多么自以為是啊。

我的體溫由于各種原因而升高,讓我得以喘上了一口氣,但是……

“……這樣的話,伊理戶同學會覺得冷吧?”

“不,我沒關系的。”

就算伊理戶同學故作平靜地對我如此說,但他無法連自己身體的反應一起掩蓋過去。他的肩膀有略微的顫抖。

怎么辦呢……。

在如此考慮著的我的腦子里一閃而過的,是一個難易度極高的方案,高到讓我覺得挖個地洞鉆進去反而要更容易一些。不,嗯,但是,現在……畢竟是圣誕節!

……畢竟是圣誕節!

圣誕節三個字所具備的壓倒性力量,在我的背后推了我一把。謝謝你,耶穌?基督。這對我來說,是一個足以讓我皈依基督教程度的奇跡了。

“那、那就……那個……”

我自己也能感受到我的臉變得通紅,我委身于圣誕節之力,將話說到了最后。

“一……一起穿吧?”

※※※※※※※※※※※※※※※※※※※※※※※※※※※※※※※※

意外地穿得下呢。

我和綾井二人,將一件外套披在兩人的肩上,依靠在路邊的植樹旁。

兩人裹在外套里的肩膀靠在一起,綾井有些惶恐地顫了顫身子,小心翼翼地將體重交付過來。

……好輕。

但是,好暖和。

而且好好聞。

我陷入了安心之下心跳數卻逐漸上升的其妙狀態。但是,若是在這里顯露出下流的想法可就太糟蹋了。我毫無意義地仰望夜空,以免我的表情就這么舒展下來。

綾井咯咯地笑了。

“……怎么了?”

“沒什么。……我只是想啊,我的男朋友,好可愛呢。”

嗚咕。……被看穿了。

明明直到剛才為止都是戰戰兢兢的,突然間卻顯得如此游刃有余……。

正用沉默掩飾著自己的羞恥之情,綾井卻有些著急地地擺起了手。

“啊……生、生氣啦!?對、對不起啊……?”

“不,我沒生氣,只是有些難為情而已。……你不用顧慮我這么多的。”

“這、這樣啊……?”

“畢竟————”

一瞬間的躊躇之下,我摒棄了自己的羞恥心。

畢竟是圣誕節。

“————畢竟是你做的事,我不會生氣的……”

果然由于心態放晴的緣故,這句話的句尾的語氣有些顯得弱。而這又讓我更加羞恥,我不禁別過了頭。

然后。

“……誒嘿。誒嘿嘿。誒嘿嘿嘿嘿嘿嘿……”

綾井發出有些高興而又靦腆的聲音,倚靠過來的重量又加重了一分。

看來我剛剛這句話挺中她的意。太好了。我還擔心要是說錯了話該怎么辦呢。

一段時間內,我就這么默默地感受著肩上傳來的舒心的重量。唯有兩道白氣,斷斷續續地在這片夜空之下,時隱時現。

“……那個,呢……伊理戶同學。”

我將目光投往聲音傳來的方向,只見綾井以偷窺一般的視線抬頭看著我。

“有東西……想要交給你。”

心頭跳了一下。

……是這樣啊。綾井也,給我準備了么。

“你說只要是我做的事情,就……不會生氣,對吧?這樣的話,我的……禮物,你會接受……的吧?”

越是說下去語氣就越弱的,毫無信心的言語。

每當看著這樣的綾井,我就總是覺得,她沒有必要如此顧慮重重。綾井一點也不笨,運動神經也不差,而且…………臉什么的,也覺得,很可愛。

只要她能普普通通地待人接物,就一定可以交到很多朋友的————明明如此,但不知而缺乏的自信心,讓她身邊的人對她敬而遠之。

“……綾井。”

“誒……?”

我無言地將手伸進口袋里,取出了包裝好的禮物盒。

綾井看著這個盒子,不停地眨著眼。

“啊誒……這、這個……是?”

“圣誕禮物。……白天有些緊張,沒能交給你。”

“……誒……?”

綾井目瞪口呆地盯著我————一段時間后,

“————噗!啊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噗哧地輕輕一聲,發出了有些可愛的笑聲。

我變的心情頓時變得有些別扭。

“也沒必要笑成這樣吧……”

“對、對不起……!可是,你看……沒想到,伊理戶同學也是,和我一樣呢。”

“也就是說,果然綾井你也是嗎。”

“嗯。”

綾井也從口袋里取出包裝好的禮品盒給我看。

看著這個禮盒,連我也漸漸露出了笑容。我們兩個就這樣肩并著肩,笑了好久好久。

刺傷耳朵和面頰的寒風,不知何時開始已經再也感覺不到。

停下笑聲后,綾井擦去了眼角滲出的眼淚,用自己的禮品盒遮住了嘴。

“那就……交換,禮物吧。”

“啊啊。交換吧。”

我們互換了各自被裝點得有那么一點漂亮的小盒子。明明只不過是根本沒有什么大不了的行為,在我們眼里卻莊嚴得跟某種嚴格的儀式一樣。

我將自己的禮盒交給綾井,而作為代替將綾井的禮盒收入手中。

我看著它的頂部,底部,又是頂部……終于,再也忍耐不下去。

“我可以打開嗎?”

“誒?……在、在這里?”

“你也可以把我的打開哦。”

“……嗯。那樣的話……”

我和她二人同時,拉開了紅色的緞帶。

我們并不是從未送過禮物,但至今為止,我們送過的禮物無一不是具有相當強的實用性的,不必擔心受到拒絕的禮物。

但是,今天的禮物與之前送過的有所不同。

這并不是具備實用性的東西。

那是往往會讓人感到難以對待的,不實用的,有風險的……若不是戀人就沒有勇氣呈遞的禮物。

“……啊……”

打開禮盒的綾井,輕輕地叫出了聲。

“這是……吊墜?”

收納在小盒子里的,是帶著一個封存了粉色小花的玻璃珠的吊墜。

畢竟是用初中生的零花錢買下的東西,并不是什么貴重物品。更何況,這是平日里過著與裝飾品無緣的生活的我,調動著根本沒有的品味,千辛萬苦在網上淘到的東西,因此我實際上完全不知道這吊墜到底可不可愛漂不漂亮。但是————

綾井將吊墜捧到了眼前。

“好厲害……。玻璃珠里面有花呢。……這、是什么花?”

“……滿天星。我喜歡它的花語。”

“花語……”

綾井聽到我的話,立即取出手機開始搜索。

我有些慌亂。

“笨……!等!這實在是有些羞恥啦……!”

“誒————?沒關系吧————?”

綾井笑著轉過身守著手機,念起了搜索的結果來。

“‘夢鄉’‘清純的心境’‘魅力’‘天真’……”

“……實際上呢,這個,”

我只得放棄努力向她坦白。

“…………經常用在婚禮的花束上。”

“……誒”

綾井又一次低頭看向吊墜,臉紅得就算是在夜色之下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這啥啊。求婚么……!

我的臉事到如今也變得滾燙起來。果然還是應該換個更正常點的才對!

“……嗯……”

在我滿心后悔的時候,綾井打開了吊墜的外包裝,撩開頭發將吊墜戴了起來。

“嘿咻……好了。…………怎么樣?”

由我購買,由我贈送的吊墜,正掛在綾井的胸前。

……啊啊。啊————啊————怎么回事呢,這個。

該說是高興呢,還是該說是心癢難耐呢————我的心中泛起了滿滿的成就感。

“這樣的吊墜我沒怎么戴過,我也說不好到底合不合適……”

“不,很合適。”

情不自禁地直接說出了口。

“很合適,真的。…………好可愛。”

“誒?……嗯、嗯……謝、謝……”

綾井有些害羞地移開視線,表情漸漸舒緩下來。

她的那副表情,讓我感到自己得到了,遠超過自己為此所花費的心力與時間的回報。

“……那么,我也該打開你給我的禮物了。”

“啊……嗯、嗯!”

我在一臉緊張地守望著我的綾井面前,拆開了禮品盒。

“————……啊”

“誒嘿……我們還真是合拍呢。”

……是項鏈。

拿起項鏈一看,在這條項鏈的扣繩部分垂著一個類似羽毛的裝飾。

“我倒是,并沒有像伊理戶同學送的禮物那樣美妙的理由啦……這說是羽毛,倒不如說是羽毛筆的感覺。”

“羽毛筆?”

“呃、那個……”

綾井眼神游離地躊躇了一段時間后,仿佛下定了決心一般地說道。

“…………我喜歡看到,考前復習什么的時候,伊理戶同學在筆記本上龍飛鳳舞的樣子。”

“…………………………”

我沉默了幾秒,試著解讀了她這句話的意思。

“…………還有這種戀物癖的么?”

“啊嗚嗚嗚……!!那、那個、與其說是戀物癖,不如說我只是莫名喜歡這個而已……!!”

這不就是戀物癖嘛。

綾井有些沮喪地低下了頭。

“嗚嗚……對不起,說了些惡心的話。”

“你總是動不動就道歉呢。”

如此說著,我試著將到手的項鏈戴到了身上。

“你看。”

看到我戴上了她所送的禮物,綾井灰暗的表情慢慢地有所變化。

我看著她強忍著心癢難耐似的表情,不禁笑了出來。

“總覺得很厲害呢。圣誕禮物這東西。”

“嗯,嗯……!總覺得……總覺得很厲害!”

我們共享者這極度缺乏具體內容的感想,我們又一次咯咯地相視而笑。

之后的我們,在這寒風之下,持續了幾十分鐘漫無目的的對話。

這里并沒有什么漂亮的彩燈。

這里也沒有什么浪漫的雪花。

這里不過是被街燈和民家的燈火照得甚至顯得有些寂寞的,公寓前的植樹邊罷了。

即使如此,一天之中的這段轉瞬即逝的時間,卻深深地烙印在了我們心中。

“……那么,下次見。”

“……啊啊。下次見。”

我們輕輕揮手致意,相互道別。

場面有些安靜,只是因為相顧無言,因為戀戀不舍。

————正因我知曉原因,我握住了綾井的手腕。

“誒?伊理戶同————”

我將綾井拉至身側,略微弓下腰來。

雙方都強制性地閉上了嘴。

當我重新站直,綾井的臉又因為寒冷以外的什么其他原因而變得通紅,有些驚訝地眨著眼睛。

“……嘛,畢竟是圣誕節。”

我就像是在找借口一般地說著。

綾井笑了。

“是呢。……畢竟是圣誕節。”

這次輪到綾井略微踮起了腳尖。

待她重新站定過后,我們淡淡地面對面微笑著,終于分離開來。

我們之間的關系,至今也沒有任何人知道。

總有一天,會和父親提到她的吧。不過半年前的我,倒是半點沒有想到過還會有把她介紹給家人的一天就是了。

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著胸口的項鏈晃動著。

一年后的圣誕節,我們可以堂堂正正地見面嗎。

下次會互換什么樣的禮物呢。

“……現在開始,得好好考慮考慮了。”

從今天開始的,365天后。

從現在開始,我就對那一天期待不已。

※※※※※※※※※※※※※※※※※※※※※※※※※※※※※※※※

————嘛,一年后的我們的關系已經處于名存實亡的狀態就是了。

“真是世間無常啊……”

久違地取出收藏在書桌里的那條項鏈,高一的我感受到了世間的真理。

從那時以后的一段時間內,我們之間流行著在對方的脖子上找到送出的禮物會心一笑的游戲。為此,我們還時不時地將項鏈特意藏在高領或圍巾之中,或是特意將項鏈藏在相對難以發現的地方。

現在的話恐怕即使不特意隱藏也不會被發現的吧。不止如此,我送的那個吊墜,怕不是被那個女人借著搬家的機會丟掉了吧。

“……久違地試試看吧?”

如果沒有被發現的話我的推測就得到了證實。如果被她發現,那或許也能引出一些有趣的反應吧。

提起了興致的我,將項鏈戴到了脖子上,將羽毛圖案藏在衣服之中,走出了房間。

在準備泡澡的時候大概就會碰上的吧————我這么想著的時候,

“啊”

“啊”

打開房門之后,馬上就在二樓的走廊碰了頭。

身高變高,頭發也變長了的高一學生伊理戶結女。

看著她的樣子,我馬上發現了。

混雜在一頭黑發中閃閃發亮的,看起來有些眼熟的吊墜的鏈子————

“……嘿~”

“……哼~”

彼此之間的互動,只有這些了。

就這樣相視無言地,先后走下樓梯。

來到客廳時,晚飯期間播放的那部電視劇已經結束。父親正坐在餐桌上,而在廚房里的由仁阿姨正將碗筷放入烘干機里。

“哦哦,水斗。是要泡澡么?”

“我想差不多也要燒開了,想先泡的話就跟水斗君猜拳吧,結女————!”

兩人都完全沒有注意到我們微小的變化。

我們各自應付著雙親,在電視機前的沙發上隔開一個人的空間坐下,無言地拿出了從房間里帶出的書。

“……呵呵呵。”

結女突然間笑了出來。

“怎么了?”

我目不轉睛地一邊看著書一邊發問時,

“我在想,我們還真是不合拍呢。”

結女果然也沒有將目光從書上移開,就這么回答了我的問題。

“……是呢。”

我回答過后,重新投入到書中。

我讀的書是《圣誕頌歌》,而結女則是《波洛圣誕探案記》。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