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八章

web版本篇 第八章

前男友想要守護。“……為什么想要和我結婚呢?”

雖說在結女看來一定是一場意義不明的唐突約會,但在我眼里,那場約會,就是一連串事件最后指向的終點。

雖說找了這個那個的理由總算避免了對當事人說明事件原委,但實際上那場約會的意義,是對從結女感冒休假以來一直逼進她的危機的防御措施。

當然,擬定這次白癡作戰策略的并不是我,而是一個名叫川波小暮的蠢貨。雖說事件結束后被我抓著念了三十分鐘的經,但從結果上來看他也確實幫我擋下了這場危機,也就放過他吧。

————能和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嗎?

一切的開端,是在照顧感冒的結女后的第二天,放學后的圖書室里。

是的————一切都起源于,在夕陽映照下的書架旁,我受到某個女生求婚的那個時候。

※※※※※※※※※※※※※※※※※※※※※※※※※※※※※※※※

從開學以來一直都是放學后直接回家的我,這幾天每天都會在回家前去一趟圖書室。因為最近發現學校的圖書室作為高中圖書室,藏書卻意外地豐富。就算是身為亂讀派的我也有錢包上的極限,因此這從專業書到輕小說應有盡有的這間圖書室,一定會成為我強大的伙伴的。

“……竟然是Slayers的第一卷……”

這一天的我也一樣,像發掘化石的考古學家一般,驚愕于在這名為書架的地層下發掘到的新發現。這能讓人感受到時代感的封面圖像,破破爛爛的封皮邊緣,這本書究竟是什么時候入庫的啊。我通過這本書的借書卡上寫下的名字感受著這本書的歷史,走向借書窗口。

我一直都不擅長光明正大地占據圖書館的位置讀書。雖然不知為什么,但是大概也無非就是因為不喜歡有人坐在我旁邊吧。畢竟我是個坐電車都喜歡站著的人————一定是我本能地無法忍受讀書這種私人行為受到不相識之人的妨礙。雖說有時候也會在教室里讀書就是了。

幾近黃昏的陽光照射著我的后背,我一頁一頁地翻著書。啊啊,Slayers這書,原來是這樣的啊。總有種真的來到了那些著名景點的感覺呢。

就在我沉浸于觀光旅行一般的觀光讀書時,我的身邊,有一個人站了上來。

那么。

她離書架有2米左右的距離————是透過窗戶能看到什么么?

我抬起頭來,眼前的是一個兩個麻花辮子垂過肩前的女生,正睜著一對大眼睛透過粗框的黑綠色眼鏡看向我這邊。

“…………?”

我回頭看向后面。除了墻壁什么都沒有。

她到底在看什么呢?又不可能是在看我……。

“不不不,除了你還能有誰啊。你該不會是有靈識什么的類型吧?”

……哦呀?

麻花辮,黑綠眼鏡,就差把臉上我是個正經的孩子寫在臉上了的女生,以莫名地讓人感到俏皮又活蹦亂跳的快活語氣說著話。

真是個其妙的感覺。簡直就像是國外電影找錯了吹替聲優一樣。

“真是的————,你可讓我好找啊,伊理戶同學。沒想到你會在這么角落的地方呢。你不坐下么?”

“……不,不是這個問題。”

“什么意思?啊,痔瘡?坐著很痛苦什么的?”

“問題在于我和這個熟頭熟腦地過來打招呼的外表和性格完全南轅北轍的女生完全是頭一次見面啊。”

你誰啊?

當今時代如果有做這種少見打扮的女生存在的話,即使是我也會有印象的。

“哦?難道說你沒認出來?太好了!這變裝變得真值了!”

“……變裝?”

“你等等哦————”

女學生模樣的女生低下頭來遮住臉,卸下眼鏡,取下綁著頭發的皮筋,將放下的頭發用手整到腦后,再一次抬起了頭。

“你好啊!這樣就認得出來了吧?”

“……啊”

別說認得出來了————是前一天還來過我家的人呢。

這單馬尾發型,加上仔細一看也差不多的小型體格————小動物一般的氛圍。

“……南同學?”

“回答正確!怎樣?老實系打扮也挺適合我的吧?”

南曉月重新戴上眼鏡迅速地扎好辮子,露出了微笑。

她是和結女玩得很好的女生之一,也就是在這所高中里屬于頂層階級的人。但是,挺厲害啊。只要她不開口說話,任誰都會把她當成是認真老實的女生了————我深刻地感受到人類的印象有九成來自外表。

“有點不想惹人注目,就改頭換面了一下————!改成了一副感覺上很適合和伊理戶同學對話的樣子呢!”

“……只要一開口,變裝的面具就會一層一層地脫落下來,看來很遺憾你的變裝在概念上有著致命的破綻啊。”

“誒?真的假的?”

“就算沒有,這里可是圖書室。你要是能把音量降下來我會很高興的。”

“哇啊————。這樣啊這樣啊。……這種程度的音量可以嗎?”

連帶著說話的氣勢都跟著音量一起降下來了。看來這家伙的音量調整機能有著巨大的缺陷。

“……然后呢?說到底這里原則上是禁止竊竊私語的,所以你如果有事的話就快點說吧。”

“嗯,我知道了。那么呢,伊理戶同學,你能以結婚為前提和我交往嗎?”

“…………………………”

就像是讀著水平稀爛的翻譯小說時一樣,我的閱讀理解能力開始怠工。

“…………對不起。你剛剛說什么?”

“誒————。真是的,你認真點聽嘛————”

南同學湊近了距離,透過黑綠色眼鏡直視著我,一字一頓地說。

“伊理戶同學,你能以結婚為前提和我交往嗎?”

……誒?我可真是的,竟然連著聽錯了兩次?

交往……不止這個,我好像還聽到了以結婚為前提這樣的字眼?

“啊咧————?這樣還沒聽清么?我說請你和我交往。我拜托伊理戶同學讓我當你的女朋友,戀人,最終結為夫婦。”

“…………對不起。聽是聽到了,但完全沒能理解。”

難道說,我,高中入學連一個月都沒到,就被同班同學告白了?

不止告白,還被求婚了?

……OK,冷靜。這是陷阱。要不就是誤會。先讓我冷酷地收集情報,聰明地判斷現狀吧。

“……南同學,你想和我結婚嗎?”

“想。”

“……南同學,你喜歡我嗎?”

“喜歡到想結婚的程度。”

“……南同學……為什么想跟我結婚呢?”

“那是因為!”

南同學笑容滿面,瞬間回復到了原有的氣勢。

“和伊理戶同學結婚的話,就能成為結女醬的妹妹了!”

“………………………………………………………………………………………………………………………………………………”

能理解才怪了啊。

“————于是乎,在那之后,就像傳銷人員一樣滔滔不絕地向你灌輸伊理戶同學的好是吧。”

“就是這么回事……”

那天晚上,我在自家房間里,耳邊掛著好朋友川波小暮的電話,深深地嘆氣。

“搞不懂……。那算啥啊那個……。南同學就是這樣的人么……?”

“她就是那樣的人哦。糟透了對吧?哈哈哈哈!”

川波不知為何心情相當不錯。……怎么說呢。情緒高漲得就像是得遇知音的阿宅一樣。

“學會了偽裝對她已經算是了不得的進步了。在這之前的她可是以這個狀態四處放毒哦。她選擇了幾乎沒有同一個初中出身的這所高中,大概也是因為這方面的理由。”

連她也是高中出道嗎。她也好結女也罷,出道組可真多啊。

“她是……那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川波,我記得你和南同學之前就已經認識了是吧?”

“頭腦容易發熱,并且絕不會有冷靜下來的時候————這就是南曉月。”

川波露出了比起平時更多出幾分認真的語氣和表情,對我說道。

“一旦全身心投入了就是一根筋,并且隨著時間推移溫度只會越升越高。就像是沒有了制御棒的核能發電站一樣。到頭來向周圍散盡了有害物質之后,最終來個大爆炸。”

轟隆的一聲,川波說笑般的聲音從話筒的另一邊傳來。

“會……爆炸的么。”

“會哦。不過,是被投入的那方會爆炸。”

“怎么回事?”

“有這樣一件事。初中那會兒,南曾經有過男朋友。”

“這樣啊。”

“就是這樣。還真有這樣的蠢男人呢。理所當然地,南那家伙瘋狂地投入到這段感情中,恨不能每時每刻都和男朋友在一起,方方面面無微不至地照顧著他。至于她的男朋友呢,一開始倒確實很是高興啦。自己喜歡的女人如此照顧著他,怎么會有不高興的道理。”

莫名地有股真實感呢……雖這么想著,但我也并沒有打斷川波的話。

“但是一個月以后。……你猜怎么著了?”

“……感到厭煩,分手了?”

“真那樣倒算是和平了。……南的男朋友,被壓力壓垮,住院了。”

“蛤?”

不,等等。

不是受到了方方面面無微不至的照顧么?如果是照顧別人也就算了,為什么會變成受到照顧的一方倒下的展開啊?

“你知道么?即使是貓什么的,被摸得多了憐愛得過頭了也會因為壓力而倒下的。而南曉月就是一個能以人類為對象干出這種行徑來的女人。將喜歡的東西憐愛至死的行徑,呢。”

“憐愛……至死。”

“嘛她那個男朋友倒是總算保住了性命,現在也依然活蹦亂跳的就是了。不過據說南本人家里已經死了好幾匹寵物了哦。……昨天,你和南一起去探望伊理戶同學了吧?那時候你有沒有察覺到什么前兆?”

……這么說來。

喂食什么的,吹氣什么的,對相識還沒一個月的朋友來說,這樣的探病是不是有些周到過頭了?

“哈哈。一如既往的一見鐘情么。這樣啊。原來如此啊。男生不行就找上女生了啊。真特娘的是個天才啊。”

“……怎么了?”

“不不這是我這邊的問題。……不過,從她沒有直接找上伊理戶同學這一點上,就足以看出她奇葩的思考回路了吧。所謂的射人先射馬么?或者說,也許伊理戶同學根本就沒被她看成是戀愛對象,而是單純只是想做她妹妹也說不定。也許這次她迷上的不過是作為‘姐姐’的伊理戶同學呢。”

“那家伙看起來有哪怕半點的姐姐范么?”

“我哪知道。要是摸透了南的感性那還得了?”

川波的語氣仿佛是把話語從嘴里狠狠吐出來丟掉一般,一點也不像一直以來半開玩笑地說話的風格。

“總之,重要的事只有一個。……伊理戶,你有和南結婚的打算嗎?”

“完全沒有。我可是屬于希望被放著不管的類型。”

“果然如此。那就不要采取模棱兩可的態度,明明白白地拒絕拒絕再拒絕。雖說考慮到她的目標不是你而是伊理戶同學,她會變得更加難纏就是了。……要是那家伙做的事做過了火,屆時再來找我商量吧,我會給你制定一個更直接的對策的。”

就這樣,我遵從川波的建議,我對纏上來的南同學開始了徹底的拒絕、無視與否定。

“那個……我說,等等啊。跟我結婚吧。”

“啊啊。那個啊,我絕對不要。”

就像這樣。

無數次重復的過程中我變得越來越熟練,最終流程被縮短到了光是“那個……”“啊啊”對話就能成立的程度。南同學實在是直腸子得很,求婚的臺詞從頭到尾都不帶改一改的。

所以這才成為了盲點。

我本以為她不是那種在暗中偷偷摸摸地行動的人————所謂人類的印象有九成來自外表,明明內在的真實,就連一成都不會顯露在外的。

“你放跑了吧!就在剛才!把你帶進家里的女孩子!”

某一天的放學后。不知何時回到家中的結女突然找起了我的茬。

玄關有女式平底鞋云云。怎么可能。反正八成不過是那個女人自己看錯了吧。我本這么想著,卻被結女指證了她拍下的女式平底鞋的視頻。這讓我徹底意識到這絕不是什么玩笑話。

這個女人明明愛好著本格推理,都能想到拍下視頻當證據,卻在重要的地方顯得注意力不足————不,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能想得到我把她的朋友給惹來了呢。

平底鞋的型號很小。是的————如果不是像南同學那么小身板的人,是不可能穿那種型號的鞋子的。

轉動玄關門的把手,發現鎖是被打開的。也就是說,沒有家里的鑰匙的人剛出這個門沒多久。那么,她到底是什么時候,又是怎么進來的呢?

……有頭緒了。我回家之后回到房間,想起我是不是忘了關玄關門,但下樓檢查發現還是上了鎖的。大概,這時候那雙小巧的平底鞋已經在玄關處了,只是躲在臺階的影子之下沒讓我發現罷了。

被擺了一道。

只要在外面豎起耳朵聽,就能聽清玄關門的鎖有沒有從里面被鎖上————最近,南同學到了放學后也依然纏著我,現在想來這大概不僅僅為了說服我和她結婚吧。或者她只不過是察覺到我沒有鎖上玄關門,一時沖動之下干出了這種事也說不定。從她并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鞋子這一點來看,是后者的可能性應該比較高……。

但無論如何,想要和我結婚并成為結女的妹妹的南曉月,非法入侵了我家,在一直待在房間里的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察覺的情況下離開了。這就是事情的真相了。

那樣的話,不得不考慮到她待在結女的房間里的可能性了————無法否認結女的私人物品有所遺失的可能性。

我這么想著讓結女檢查了自己的房間,但還好南同學看來還沒有墮落到行竊的地步。雖說也許她做過聞結女內衣的味道啦在結女床上滾來滾去啦之類的事,不過反正也沒少塊肉,這種程度的行為就放過她吧。

但是,她也實實在在地跨過了不可跨越的底線。

按照既定事項,我立即接通了我可靠的朋友?川波小暮的電話————聽說了事情原委的川波,用無比認真的語氣說道。

“……看來那個女人,壓根就沒有一星半點的悔改啊。我們必須盡快讓她放棄伊理戶同學。我可不想我們班上出一個有前科的。”

“我也是啊。但是具體要怎么做呢?”

“這事簡單。————你和伊理戶同學約會去。”

蛤?

“萬幸,伊理戶同學有著弟控的嫌疑。你看,就是入學之后,她為了解你的圍而用的手段。”

“啊啊,那個啊……我倒是記得。那為什么又是約會呢?”

“你聽好了。如果你能讓南以為那件事是事實的話,她就會覺得即使成為了你的妻子也只會惹伊理戶同學不快而已。只要這樣一切都解決了!就是這么回事,伊理戶水斗啊————”

之前認真的語氣不知何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川波以全力偷稅一般的聲音宣言。

“為了守護伊理戶同學,秀一場相親相愛的約會給南看看吧!”

雖說想著他是不是傻,但可惜我實在是找不出用于反對的方案。

雖說垂死掙扎一般地試著指出了“要是反而惹南同學發火了怎么辦”的憂慮,卻被一句“那時候就抓住她唄。我會在暗中當好你們的護衛的”給堵盡了退路。

就這樣,事態發展到了我不得不和結女約會的程度。

約會當天,前往碰頭地點之前和川波會面時,剛剛相識的友人失禮得“唔~~~~嗯”地大幅搖頭不止。

“……我說你啊……你可不是打算去便利店哦?”

“……?我知道啊。”

“那這感受不到半點干勁的打扮算什么啊!現在開始你可是必須將伊理戶同學撩到神魂顛倒不可的喔!?你就盡點人事吧,盡點人事!”

畢竟發生的是這樣的事情————倒不如說是由于犯人身份的緣故,我們不能將事情的真相傳達給結女,也就是說兩人齊心合力演戲的手段是用不了的。因此,我必須竭盡全力將結女攻陷下來才行。

縱使心中有千萬個不情愿,嘛如果是素不相識的女生也就算了,但這可是曾經交往過的對象,她的興趣愛好我可是相當清楚的————我本是如此以為的……。

……我們還在交往的那段日子里,我可也是以這身打扮去赴約的啊?

“嘛我就猜到會變成這樣,我這邊可是做好了各種準備。來,換上這套衣服!然后整理一下發型!”

“整理發型?……啊啊,把頭發固定得跟蠟像一樣的那個啊。”

“你的認知有點恐怖啊!?”

體驗了一下被持續涂裝接近一個小時的塑料模型的感受過后,川波重新打量著我,似乎露出了一副愕然的表情。

“……糟糕,有點失去信心了。”

“果然不適合吧,這樣的打扮。”

“完全相反啊笨蛋。雖說我原本就覺得是快有待雕琢的璞玉……”

看來總而言之算是完成了。雖然相當的提不起勁,但川波反反復復地說著“沒————問題!絕————對沒問題的!說實在的就你這副模樣根本連小手段什么的都不需要————!”,我只得不情不愿地前往了約會的碰頭地點————也許是我的心情反映到步子上了吧,到達的時間稍微有些遲。

已經等在碰頭地點的結女,四散出來的不高興氣場遠遠看著都能夠感受到。就像是被侵犯了領地的狼一樣。她的周圍仿佛形成了一個真空氣潭。

不過即使如此,這個女人不愉快的氣場我也早已習慣了。我普通地向她搭話。

早已做好了被嘲笑這身一點也不適合的裝扮的覺悟,但出乎意料的是,回過頭來的結女目瞪口呆地張開了嘴,做出了和川波完全相同的反應。

“…………超————————”

“超?”

我將頭一歪,結女慌慌張張地錯開了視線。……已經不合身到根本不忍直視了么。

真是的……打一開始攻略難度就上升了啊,川波。

想撓一撓頭卻想到頭發已被發膠完全固定。

嘛,我的外表分什么的根本從一開始就跟沒有一樣的。雖說是已經過去的事,但畢竟這個女人可是和那樣的我歡天喜地地交往過的家伙,但愿我在其他方面存在挽回的可能。

首先是行動。我將川波告訴我的教條一項一項地回憶起來。

“時間有點緊,我們快點走吧。”

雖說有些猶豫,但我還是盡可能自然地拉住了結女的手。

要用略帶強硬但也能讓人感受到溫柔的力度————什么的,這要求真是有夠強人所難的。

“……!”

萬幸,她沒有生氣到大叫出聲。畢竟這里人多,這個女人大概是顧及到自己的體面閉嘴的吧。

雖然這么想著,但結女直到最后也依然沒有開口————即使張口對她說些什么也顯得心不在焉,果然事到如今才和我約會什么的根本提不起勁來吧。

在這種狀態下,雖說不知道會不會有意義,但我還是盡可能地采取了具有紳士風度的行動。走在靠近車道的一側啦,幫她擋住行人啦,又在等信號燈時挑起話題什么的,總之算是付出了血一般的努力。但是大致上屬于小女人體質的結女的話,一定是可以察覺到這些細節的。要是察覺不到的話我可就不干了。

雖說如此,南同學畢竟只是在一旁遠觀,我即使重復再多次這樣的動作也是不會有效果的吧————川波說只要南同學得知我會和結女一起出門,一定會跑來偷窺的。也就是說她現在一定躲在某處暗中觀察著我們。

“……關系真好啊————。好羨慕……”

“……喂,別老看那邊啊……”

耳中傳來擦肩而過的一對情侶的對話,我差點沒有轉過頭去。

雖說被帽子擋著沒能看清他們的臉,但不會錯的————那是川波和南同學。

川波說是會暗中監視我和結女以及偷窺我們倆的南同學,但看起來他的身影已經事先被南同學發現了。然后到頭來,就演變成了直接監視南同學的結果了么。看來川波正在為了讓南同學不被結女發現而出謀劃策中。

“唔呵。唔呵呵呵呵呵呵呵……”

身旁的結女突然發出了惡心的笑聲。

“怎么了?”

“啊,不,沒什么。”

我一瞬間還以為她已經發現了川波他們,但她似乎又沒有特意關注二人所在的背后。如果暴露了的話恐怕拐彎抹角的諷刺之語早就接踵而至了,而結女出口問的卻是之后的行程問題。

由于過去曾經還在交往的時候,一說到我們的約會,想到的無非就是書屋圖書館舊書店的三大套路,我作為曾經有過女朋友的人,卻對正經的約會流程一無所知。因此,還是川波為我敲定了這次約會的目的地。

說是游樂園可能會有等待時間的問題,電影館會顯出興趣方面的差異,所以去水族館是最無可厚非的選項。

“尤其是這個水族館,特別適合用于約會哦。游客不多不少,光線不明不暗,魚群的看點也是恰到好處。在那里有足夠多的拉近距離的機會,卻沒有拼命說話維持話題的必要。”

“這話說得好像你受了它相當多的關照一樣嘛。”

“無可奉告。”

就這樣,我們迎來了生平第一次的水族館約會。

在路上,川波通過手機聯絡了我。似乎是要和南同學裝成一對情侶跟我們一起進水族館的樣子。這可真是場奇妙的雙重約會啊。

我理所當然般地連結女的份一起付了入館費,進入了水族館中。

“還挺昏暗的呢。別走散了哦。”

“我、我知道啊。我又不是小孩子……”

開始交往之前兩人一起前往當地的祭典結果漂亮地走散,終于找到的時候已經快要哭出來了的到底是誰來著。

————忍住差點出口的話語,我“嗯”地短短答應了一聲。

太危險了太危險了。雖然至今為止由于結女莫名地安靜的緣故而一直沒出什么問題,一旦說起話來一不小心就會表現出一直以來的狀態。

“————小心。”

由于結女看起來就要和行人相撞,我反射性地抓住她的肩膀將她拉了回來。

“水族館這種地方,人意外地多呢。沒撞到吧?”

結女在極近的距離內瞠目結舌地看著我。

啊,糟了。這次行動并沒有得到川波的指示————糟糕了嗎?

“————噗嚯!輕松爆了啊”

從后方傳來了和南同學裝成情侶混在人群中的川波的聲音。已、已經糟糕到讓川波不小心漏出聲響來的程度了么……?

“……你想抱著我的肩膀到什么時候?”

結女盯著我冷冷地說。

“啊,啊啊。抱歉。”

我只得連忙拉開距離。糟透了。完全惹她生氣了。

這時候照理來說會從川波那邊傳來指示才對的,但手機完全沒有震動的跡象。喂喂!認真干活啊!

沒有辦法,我只能一言不發地仰頭看向水槽。

“……………………”

“……………………”

“……………………”

“……………………”

……好像,總覺得剛才開始一直就被盯著看。

糟了。這可真是太糟糕了。明明必須讓結女看起來像是一個重度兄控才行的,這樣一來可完全就是反效果了。

“……哈啊……”

她嘆氣啦!怎么辦啊這個!該怎樣才能挽回啊!

我一邊看著從水槽里反射出來的結女模模糊糊的表情,一邊讓腦子急速運轉著。可惡。就這樣默默地帶她走遍水族館也沒有意義。必須來點補救措施才行。

“嗯?”

我裝作完全沒有在意剛剛的嘆氣聲,轉過頭來看向結女。

“要不要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就這樣,我姑且成功讓結女坐到了長椅上。然后我朝著自動販賣機一路小跑,買了她一直都在喝的紅茶。總之先讓她喝一喝喜歡的飲料,多少就會回復一點心情。這就是我的如意算盤。

將易拉罐接到了手上的結女,目光在拉環的部分停留了好一會兒。

我看著她的樣子,忽然回想起來————這么說來,好像曾經有過我替這家伙拉開拉環的事呢。那時的她,連同行的我都不懂得依靠的笨拙樣子,實在讓我都有些看不下去。

反正她無非就是想著不想給人添麻煩吧。那時候的她,真心地認為著,比起麻煩他人還不如讓自己遭受損失。

現在到底如何……我是不知道的就是了。

結女將手指卡進拉環里,簡簡單單地拉開。然后,輕聲地說。

“…………已經,不需要,再給人添麻煩了呢。”

聽到這有些寂寞的聲音,我的心口猛然一緊。

這家伙,把一成不變的我丟在一邊,自己已經變得堅強到判若兩人的地步了。之前明明是我在照顧她,但事到如今我們的立場已經幾乎完全掉了個個。如果將適應社會稱作是成長的話,她毫無疑問是獲得了成長。

曾是我的戀人的綾井結女已經不復存在。

在這里的,不過是我義理上的妹妹伊理戶結女————既然如此,也許從南同學身旁守護她什么的,也不過是我狂妄的一廂情愿也說不定。也許結女一個人就可以自己將這個問題解決也說不定。畢竟,連拉環都無法獨力拉開的她,已經不存在于這個世上了。

如果是這樣,我做出如此破漏百出的演技,根本就不是為了守護她————我只是想對著某種存在,強調著自己守護綾井的那段日子仍在繼續而已。

這樣的感情,一定是有某種特定的名字吧。只要打開國語詞典就一定會有所記載。但是,我僅存的自尊,拒絕了將其化為言語……。

我將中空的易拉罐兌到嘴邊掩蓋住自己的表情。明明撲克臉是我為數不多的絕技,但現在,我卻無法抑制住自己的表情。但是————

“…………我已經不會被騙了。就算你再露出這樣的表情,我也不會被你攻陷的。”

“嗚”

心臟驟然一跳。被看透了————這念頭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但看來結女是將我剛才的表情誤解成了撲克臉。這樣對我來說反而正好,我也就任憑這樁誤會繼續下去。

但作為代替,我完全舍棄了撐到現在的錯漏百出的演技。啊————啊。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果然我就不應該聽信川波的信口雌黃的。還打扮成這么不合適的裝扮————

“肯定超適合你的啦你是不是傻啊?”

“果然呢————嗯、誒、啊?”

啊咧?適合……啊咧?到底是適合還是不適合啊?

以為是聽錯了的我看向結女,卻看見結女仿佛發了燒一般地紅著臉別過頭去。

“剛……剛才的話就當我沒說過————”

“啊、啊啊……這樣啊……。”

很合適……她是這么想的嗎。

你倒是說啊。

你不說我哪知道啊。

明明并沒有被盯著看,我卻連忙錯開了視線。實在是感覺有些尷尬,我像是隨口糊弄一般,盡可能以平靜的語氣說道。

“評價不錯可真是太好了。”

“我不是說了當我沒說過那句話嗎!?”

“疼!”

肩膀被狠狠地敲了一下。

……啊啊,這才對啊。

現在的我們,就應該是這樣的關系啊————就算想要強行回到從前,也不可能會那么順利的。

我從結女那邊征收了紅茶的費用。這樣我們之間就互不虧欠,也不再有任何障礙。我們再也沒有必要考慮到對方的感受地,回到了那對等的,平等的,公平的————

無論是喜歡還是討厭都無所謂的關系。

“實際上呢,”

我說了實話。

“今天我是帶著和你做一場腦子發蠢的情侶戲給人看的使命來到這里的。”

“哈啊?給人看……是要給誰看啊?”

“到底是誰呢。大概算是所謂的情敵吧?”

到底是誰眼里的情敵,到底是誰的情敵,關于這些倒是挺微妙的就是了。

于是乎,向南同學秀恩愛的作戰計劃,算是在運轉不靈下空中分解,我們為了回收入館費用,不得不普通地在水族館里逛了一圈。

已經有段時間沒來過水族館,重新來到這里才發現看點也是挺多的。

“啊,你看。有頭北海獅。個頭好大。”

“好大呢。”

“那張臉明明就跟你一樣丑。”

“揍你哦。”

“別這么直白地威脅我啊!?”

“你才是別這么直白地罵我啊。”

……要是在我們還在交往的期間來到這里就好了。我稍微這么想了一想,但這份留戀馬上就像泡沫一般地融解不見了。

“抱歉啊。明明為我準備了那么多。”

“不不不。這次行動可是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啊兄弟。南那個表情……噗咯咯咯咯!”

“蛤?”

“我的意思是,果然小手段也不過是小手段啊。我們這就回去了,我可沒有鞭尸的愛好。你就接待伊理戶同學到最后吧。”

“你覺得她像是會老老實實地讓我接待到最后的人么。”

“這樣才好不是嗎。弟弟君?”

“是哥哥。怎么可能好啊,那個性格惡劣的家伙。”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為了打斷川波的笑聲,我掛掉了電話。

聽他的口氣,看來事情的進展還算順利。果然比起讓人以為我們關系很好,讓人以為我們關系很差的做法要效率得多了不是嗎。關于這一點我們可是再擅長不過了。

如川波所說,我們在水族館逛了一圈后,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哎呀哎呀。雖說辛苦了一天,但達成了目標可真是太好了。接下來只要老老實實地待在各自的房間里,就能平安無事地迎來明天————

————這么想著的我,實在是太天真了。

事件并不是在約會途中發生的,而是在家中發生的!

“誒嘿、誒嘿嘿、誒嘿嘿嘿嘿嘿嘿嘿……!!”

不知為何被按在沙發上凹了造型,又不知為何被結女拍照拍了個遍。

……這家伙,也太喜歡這身打扮了吧……!

第一次見到這身打扮時的那一臉不高興的表情算是怎么回事啊!這不是超喜歡的嘛這個女人!

眾所周知,推理狂談論自己喜歡的東西時,其語氣必然批判性十足(偏見),但沒想到本屬于這類型的這個女人竟會舍棄理智到這種地步……化妝強者川波,恐怖如廝。

看到了有趣的東西呢。————這么想著提起了興致的我,想必是氣運已盡。

難得如此,我索性就再聽你一個要求吧————面對提出這句話的我,舍棄了理性的結女瞬間給了我答復。

“我坐在這沙發上,你從后面輕輕抱住我,在我耳根子邊輕聲說點什么!”

誒誒————……。

原來你憧憬著這樣的東西么……。

怎么說呢,抱歉……。

我被謎之罪惡感拷問著身心,轉到了坐到沙發上的結女身后。從背后就能看出她小鹿亂撞的樣子,讓我也變得有些異樣地緊張。

輕聲說點什么……什么的,該說什么好呢?嗯嗯……。

從腦中僅存的人云亦云的少女漫畫知識中挖掘出了挺像那么回事的臺詞。嗚咕咕咕咕咕咕咕。羞死人啦真是的!

雖然在出口之前已經有些想死了,但這畢竟是對方提出來的要求。就算嘴滑了那也不是我的錯。倒不如說被當成傻瓜一樣看待的話反而能落得一身輕松!

我心中一橫,從后面抱住了結女的肩頭,在她的耳根子邊,開口,輕聲說道。

來吧,如你所愿我就說給你聽吧。你就盡管爆笑吧!

“(————捉到你啦)”

瞬間。

結女輕輕握住我抱住她肩頭的手臂,在極近距離下抬起頭看著我,悄無聲息地,恨不能避開全世界的耳目一般,喃喃輕語。

“(————被捉到啦)”

我死了。

※※※※※※※※※※※※※※※※※※※※※※※※※※※※※※※※

就這樣,這一連串的騷動(也稱不上),以在客廳里生出了兩具尸體迎來了悲慘的結局。而且結女那邊好像是忘了自己最后回復的話,變得好像只有我受到了額外的傷害一樣。太狡猾了。

不過,這一次的舍身行為總算是收到了成效,南同學纏著我的次數顯著地減少了。

只有一次,在約會的第二天早晨,我被她叫了出來。地點是一直以來的圖書室角落。

“抱歉。闖進家里實在是做得太過火了呢。”

眼鏡配麻花辮的土包子模式的南同學將雙手一合,微微低下了頭。

“我沒有惡意的!實在是伊理戶同學粗枝大葉到忘了鎖門,一時間沒能禁得住誘惑!”

“我能不能說句你在聽鎖門的聲響這一點就已經足夠奇怪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