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七章

web版本篇 第七章

前情侶進行約會。“超————————————————”

說到第一次的約會是什么樣的,我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倒不如說,我和那個男人,可以說是幾乎從未以約會作為確切的目的而出門過————大概,無論是我還是那個男人,被問及“你約會過嗎?”的時候,都會瞬間作出這樣的回答吧————

“要做些什么才算得上是一場約會呢?”

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并不怎么清楚約會這一行為的定義。……這么一說,也許會被認為“嗚哇來了落單者獨有的煩人事”什么的,但是我們是真的不知道。畢竟我們兩個人,一旦涉及到約會這一行為,總是只會去相同的地點。

圖書館和書屋。

……啊啊。已經浮現在眼前了。你們苦笑著說“作為約會地點還真是沒有絲毫氛圍呢”的臉。嘛,追究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假想聽眾也沒有任何意義我也就不計較了,但總之,我和那個男人都是活動范圍極為狹窄的人。

水族館,游樂園,漂亮的茶館什么的————我們找不出任何去這種像是約會地點的地方的意義。究其原因,我們都認為,比起去那種花里胡哨的地方平白消耗自己的體力,在被書包圍的地點聊有關書的問題,更能讓我們感到開心。

甚至,我們連有關書的話題都不談的情況也很多。

明明難得能在一起,卻連一句話都不說,只是各自默默地看書直到結束的約會都有過————我們就是這種,并不一定需要對話的情侶。

……嘛,形成了這么穩定的關系,是在我們開始交往一個月之后的事了。一開始,我也曾由于人生中第一次交到了男朋友而干勁十足地想著必須做一些女朋友該做的事。然而我那個男友可是個如風一般隨性的人,隨著他一句“啊啊,你不必勉強自己哦”,我們的往來回到了交往前的節奏。

也就是說。……是的,也就是說。

就算我們曾是男女朋友的關系,但實際上,我們并沒怎么習慣于那些像是男女朋友該做的行為。

我們和人世間普通的情侶們之間共有的經驗,大概也不過是每天在睡前通過手機漫無目的地聊天這一點罷了。而除此以外,尤其是關于約會這一點,我們尤其顯得經驗不足。

就是這樣一個前男友,對那樣一個前女友。

偏偏就這么正面提出了“跟我約會去”的要求。

這是一個事件。

即使撇去我們現在是姐弟這一事實,這依然是一個大事件。

※※※※※※※※※※※※※※※※※※※※※※※※※※※※※※※※

……就這樣,嘛,我畢竟也只是個普通人,多少有一點動搖,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嘴上說是約會,也不過是半開玩笑的表達方式罷了。關系良好的異性姐弟一起出門,被半開玩笑地稱為約會起哄這種事也是常有的。大概。

是的,我們兩個,不過是普普通通地出門而已。

既然對雙親演繹著關系良好的義理姐弟戲碼,這樣的偽裝偶爾也是需要的,嗯。一定不過如此而已,嗯。

……話雖這么說,我倒是沒料到會特意在外頭碰面就是了。

畢竟住在同一個屋檐下,我們完全沒有必要另找地方碰頭。只要一起走出玄關門就行了才對。這樣還能作為在雙親面前的偽裝……。

我在車站前的鐘樓下,一邊用手機的自拍攝像頭作為鏡子擺弄著自己的劉海,一邊焦急地想著。

完全看不懂那個男人的意圖。

他說話時的語氣是那么的認真,讓我不禁馬上點了頭……但他究竟是想干什么呢?因為上次帶女生回家的事件讓我感到了不快,所以想要這樣補償我?那個男人會有如此令人欽佩的品質?

啊————,不懂啊!火大!

大概是想要找我搭訕的面相輕薄的男生二人組,突然舉止可疑地逃開了。看來是我不愉快的氣場已經四散在了空氣之中。不過這樣正好。就算我提升了溝通能力,也并不意味著我習慣了被搭訕。

同班同學有云,我這樣的類型很難被搭訕。那個女生雖用“因為結女醬太漂亮了啊~”之類的糖衣包裝過那句話,但其真實理由我自己也知道。我一看就知道是個很沉重的女人呢!搭訕什么的風險太高了呢!啊哈哈!

會對我產生喜愛之情并深陷其中的————是的,也就只有那個男人那樣的好事者了。

“稍微遲到了點呢。”

我聽到聲音回頭看去,“一點也不稍微你就是遲到了啊”————本想這么責備他一句的。

“嘿啊……?”

我發出了生平最丟人的聲響。

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和我的義弟很像的人。

恰到好處地給頭發做了造型,好好地修整了眉毛,穿著一套比起花哨更重視整潔的服裝,仿佛擔任著學生會長的職務一般的三好青年。

誒?

你誰啊?

“瞧你這一副你誰啊的表情……。可惡。這樣的行頭果然一點都不合適啊,川波那家伙……”

清爽的學生會長一般的三好青年,就像是無處容身一般地四處游走著視線,擺弄著自己的劉海。

啊。啊啊啊~~~。

看到這可疑的舉止,我得到了確信。

“啊……我說,那個……”

不知為何連我也仿佛回到了初中時期,變得形跡可疑起來。

“……你是,伊理戶水斗吧?我義理的弟弟。”

“是你義理的哥哥伊理戶水斗。而且為什么是全名。”

我用手遮在嘴邊,重新看向變身后的水斗的樣子。

明明平時給人一種不注重儀容的印象的他,現在竟然成了讓女子初中生陷入初戀的大學生家庭教師一般,同時具備了儒雅和知性的理想型————

“超————————”

————————帥啊啊啊啊啊~~~~~~~~~~~~~~~~~~~~!!!

這什么啊這什么啊這什么啊!?你是從我的妄想里跳出來的么!?我原本就覺得他的素材本身并不壞,但只要好好打點就能到這種程度么……!?誒誒誒騙人的吧~~~!!為什么不一直保持這樣的風貌啊!?啊啊但是如果家里總有這樣一個人的話各種意義上我也許會把持不————

“超?”

看到水斗有些驚訝地歪著頭,我找回了自我。

冷、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啊我。

就算這看起來有多么光鮮亮麗到像是就那么把我理想中的類型直接在現實世界里再現出來的樣子,但到頭來他的內在還是那個男人————是的,就算外表理想但性格可未必是這樣的!

太危險了。要是對面在不經意間紳士般地牽住我的手的話,就算是我也無法保證自己不會剎不住ch————

“時間有點緊,我們快點走吧。”

帶著八分溫柔和兩分強硬,我的手被自然而然地握住,拉走。

我死了。

什么啊!?怎么回事!?這個男人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我全神貫注地盯著在身旁走著的前男友現義弟。

今天到底吹的是什么風啊……今天的水斗,無時無刻不在刺激我的喜好。

比如說,在不經意間走在靠近車道的一側。

比如說,在不經意間幫我擋住行人。

比如說,在等信號燈時不經意間向我挑起話題!

沒錯!我最喜歡的就是別人在不經意間將我當成女性看待————不是這個問題!

明明一直都不是這么對待我的!但為什么唯獨今天!?

平時的他可是一個一星半點的紳士影子都沒有的男人。由于基本上只考慮到自己,由他挑起話題的頻率還不如牛郎織女的會面來得頻繁。從和我交往的那段時間開始他就是這樣了。現在就更別提了。

奇怪的地方還有很多很多。比如說,我被展示窗口里羅列出來的商品吸引了目光時,居然!他會好好地問我一句“要不要進去看看?”!以前明明說著“在出門之前就應該決定好該買的東西。不要進行多余的采購”否定了所有的繞路行為!

……雖說冷靜下來想想,我當初為什么會和這樣的家伙交往啊的疑問就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但總之,今天的水斗異常地關照我又很有紳士風度很對我的胃口————咳咳,不是的,是對我很是諂媚,超諂媚的。

他做作的言行舉止目前只是一味地讓我提高警惕,完全沒有給我任何心動的感覺,但另一方面,也起到了一些副作用。

“……剛才那兩個人真不錯啊?……”

“……嗚哦————,好厲害……”

“……關系真好呢————。好羨慕……”

“……喂,別老看那邊啊……”

總覺得,我們現在相當惹人注目。

而且并不是在糟糕的意義上惹人注目。

而是在好的方面上惹人注目著。

由于至今為止,我們二人并肩而行,從來只在糟糕的意義上引人注目過,因此這次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發現了這一點。被注目著。超受注目。路上行人中,10個人里有6個人左右回頭看了我們。這概率聽起來微妙,但在現實中已經是相當厲害的數值了————并且,這6個人全都是情侶。

也就是說,在情侶們的眼里,我們兩人的配對已經具有了相當的高水準————原來如此確實是這樣呢,通過一年左右的努力專職成正統派美少女的我(如此自稱有什么不行的嗎),和突然變形為知性三好青年的水斗走在一起的話,就毫無疑問地會成為比街上四散分布著的輕浮情侶們高出一個境界的,氣度高得讓人感到美如畫的級別的情侶了呢。

只有同為情侶,才會在互相比較之中被看穿我們的級別啊。也就是說10個人里有6個人,在我們面前感受到了徹底的敗北感。就在一年前還是見不得光的存在的我們面前!

好厲害,好舒心。

“……唔呵。唔呵呵呵呵呵呵呵……”

“怎么了?”

“啊,不,沒什么。”

哦,糟了。優越感寫到臉上了。

必須錯開話題。

“……話說,我們現在要去哪里呢?書屋?還是圖書館?”

一說到我們倆一起出門要去的地方,無論是交往期間還是沒交往的日子都只有這兩個選項。雖說偶爾也會有舊書市場這種額外選項就是了。

“啊————這個呢……”

水斗將視線投向別處,輕輕撓著自己的面頰。

也許是胡思亂想著“只要打扮得足夠正經,就算是這種優柔寡斷的姿態也能變得如此美如畫呢————”的緣故吧,水斗接下來放出的話,輕而易舉地對我的心造成了致命傷。

“……按計劃,是要去水族館呢。可以嗎?”

超像一對情侶呢。

我站在支付入館費用的水斗身旁,如此想著。

水族館什么的,那不是只有情侶或者家人才會去的地方嘛。他為什么會選擇去這種地方啊?又不是在約會————

……不,啊咧?好像……確實是在約會來著?

“還挺昏暗的呢。別走散了哦。”

“我、我知道啊。我又不是小孩子……”

“嗯”

本以為他會回我幾句諷刺之語的水斗,竟只是略微答應了一聲而已。

啊咧————?

這、這什么情況啊……。既不諷刺又不頂嘴,只是溫柔地顧慮我的感受的水斗什么的……這簡直就像是男朋友一樣不是嘛!

難道說,他今天是鐵了心的要把這男友角色貫徹到底了?想以這樣的方式提升我的好感度?

雖說不知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我可不能讓你稱心如意。和你正式分手以來的半年期間,我對你的好感度早已被打入了十八層地獄。即使事到如今想要破鏡重圓,宛若達到絕對零度的分子一般的好感度也不會有絲毫動搖的。想要動搖我的少女心的話就盡管試試啊!雖說橫豎都是不可能的!!

“————小心。”

不經意間被輕輕抱住肩頭拉近了距離。

“水族館這種地方,人意外地多呢。沒撞到吧?”

…………超。

————————————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誒————!?輕輕地!肩膀被輕輕地抱住啦————!在我的耳根子邊輕聲說話啦————!而且這氣味居然還有那么一點點好聞啊————!!誒————!?萬事啊————!都得有個心理準備啊————!?

“————噗嚯!輕松爆了啊”



總覺得從稍微遠些的地方傳來了有些耳熟的聲音,但回頭望去卻只有親子和情侶的人山人海吵吵嚷嚷的。

嘛算啦。

“……你想抱著我的肩膀到什么時候?”

“啊,啊啊。抱歉。”

水斗將手從我的肩頭放開,拉開了半步左右的距離。

你明明沒必要離得這么遠————不是這個!

……嘛?確實,今天的他和平時比起來有點不一樣呢。我還是承認吧。不知不覺間水平有所提升嘛。大概是跟誰一起練習過吧?比如說,你看,比如在圖書館里和他一起的那個戴眼鏡的女孩子之類的?……別把利用其他女人培養起來的手段用在我身上啊混蛋。

啊啊不對不對要瘋啦!光是外表和態度有所不同就能不同到這種程度的么。看來所謂人類的印象有九成來自外表這句話算是正中了真理的一端呢。居然有本事誘惑到我可真有你的。

剛才那個不過是突然之間有了身體接觸的趁人不備之舉罷了。只是對和水斗交往的那段日子里都沒怎么黏在一起過的我來說,觸覺是我的一大弱點罷了。水斗不過是卑劣地戳了我這一軟肋罷了。可別以為剛才那個就是你的真實實力啊。

比如說呢,是的,如果沒有到光是無言地站在那里就能讓我小鹿亂撞的程度,可稱不上是賺到了我的好感度喔。尤其你可是幾乎沒有什么交談能力的呢?看來你是有好好地打點過外觀的樣子,但光憑一朝一夕的臨陣磨槍,你就能達到么?能達到光是站著不動就能籠絡我的境界么?

“……………………”

“……………………”

“……………………”

“……………………”

我望向看著悠然地游來游去的魚群發呆的水斗被水槽反射回來的藍光照得仿佛萬華鏡一般的、不知是在憂傷還是在微笑的側顏,

“……哈啊……”

!?

我……剛才,嘆氣了!?

難道說,我是看呆了么……?看這個男人的側臉看呆了?怎么可能!

一定是因為長時間的步行讓我感到了疲勞。沒錯,所以我才有點喘不過氣來而已!什么嘛真是嚇了我一跳呢。我還一度以為是我不顧好似在水槽里舞蹈一般地游泳的鰩魚光顧著看向身旁的水斗的側臉時不知為何胸口感到有什么東西堵著就不知不覺地嘆出了氣來呢。啊————真是累了呢————。

“嗯?”

呆呆地抬頭看著水槽的水斗望向了我這邊。

“要不要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你為什么會知道啊!?

“喏,你是要紅茶是吧。”

“謝……謝謝……”

水斗向在水族館通道旁的長椅上坐下的我遞來了一個紅色的易拉罐。

我明明沒有點過這個……。是不是因為,他還記得我喜歡喝的飲料就是這個呢。

水斗在我旁邊坐下,打開了灌裝咖啡的拉環。順帶一提我是紅茶派,而那個男人是咖啡派。

……這么說來,以前,曾經有過這樣的事呢。

初中時代的我,可是一個連灌裝飲料的拉環都拉不開的柔弱土包子。如果只是柔弱也就算了,最糟糕的是我甚至連請求別人幫忙的方法都不知道。我只會為了自己不可能辦到的事情白白浪費時間,到頭來還要給周圍的人添麻煩……。而那時候的我也是,就連對和我在一起的伊理戶同學說一句“拉環太緊了幫我開一下”都辦不到,一個人在那里和拉環斗智斗勇。

就在此時,伊理戶同學從我的手中輕輕將飲料罐拿走,輕輕松松地打開了拉環。

然后說著。

————你唯獨可以隨便給我添麻煩,沒關系的。

真是個能說得出帥氣話的男人呢。真的是一個只會說帥氣話的男人呢。事到如今雖覺得這種地方也有些可恨,但對當時的我來說,他甚至可以稱作是我的救世主都不為過。

但是————我望向手中的易拉罐。

將指甲卡進拉環,輕輕注入力氣,拉環就簡簡單單地被打開了。

“…………已經,不需要,再給人添麻煩了呢。”

“倒不如說,現在會給人添麻煩的,反倒是我才對呢。”

原本不過是一句自言自語罷了,但身旁的水斗卻立即做出了回應。

應該是通過我俯視手上的易拉罐這一動作,投影了我的思緒吧。……他就是能做到這種事的男人。

水斗小口小口地喝著灌裝咖啡,說。

“以前的你看起來是那么讓人感覺放不下心,但現在反倒是可靠得過了頭,可靠到了根本沒有任何能讓我幫忙的余地呢。可真是極端啊。”

“……不行么?”

“沒有啊?”

水斗還在用嘴對著灌裝咖啡。但是從他喝的量可以看出,里面已經沒有了飲料。

他的表情,有那么一點點,能勉勉強強讓我讀得出的寂寞。

“…………我已經不會被騙了。就算你再露出這樣的表情,我也不會被你攻陷的。”

“嗚”

水斗露出了尷尬的表情。這次不是裝的。

“已經暴露了啊……”

“當然暴露了啊。我全忘了你是個撲克臉的達人呢。”

“那樣的話就給我無視掉啊。特意做出表情引起別人的注意這種事被當面拆穿可是超羞恥的啊。”

“所以我這不是一直無視到現在了嘛。”

“嘛話是這樣說沒錯啦……”

太好了。

看來我完全中招的事還沒有暴露。

“你想干什么啊。事到如今……還約會什么的。”

“撒。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就算擺出一副神秘感十足的樣子也沒人會覺得帥氣的。”

“我只不過是行使了沉默權而已啊喂。你要是有意見你不來不就成了。”

“……那個……嘛。”

被對面的氣勢壓倒不小心點了頭這種事怎么說得出口啊。

“而且,這身打扮算什么啊?有一瞬間我還懷疑過到底是誰呢。”

“川波那家伙吵吵嚷嚷著說要打扮得好看點再去……。果然不適合我吧?”

“肯定超適合你的啦你是不是傻啊?”

“果然呢————嗯、誒、啊?”

“啊”

糟了,不小心說漏了心聲。

“剛……剛才的話就當我沒說過————”

“啊、啊啊……這樣啊……。評價不錯可真是太好了。”

“我不是說了當我沒說過那句話嗎!?”

“疼!”

我狠狠敲了一下水斗的肩膀。

啊啊,進入狀態了。果然,現在的我們就應該這樣才對。用憎惡與諷刺的言語互相抵著對方的咽喉,持續著除了壓力一無所有的舌戰才是我們如今的德行。

已經過去的日子,再也不會回來。

“……還繼續嗎?約會。”

“你不喜歡的話就結束吧。”

“我無所謂……怎樣都行。”

我將長長了的頭發繞在手指上反復打圈擺弄著。

“但是,反正都來了,總覺得就這么撤退有點浪費呢……畢竟入館費都已經付出去了。”

“那是我付的。”

“話說回來,這或許是你第一次為我掏腰包呢。”

“那下次就該輪到你了。”

“你為啥能面不變色心不跳地要求女生來請你客啊?”

“這是男女平等的精神。……啊,對了飲料費。120日元。”

“……突然間變得這么敷衍反倒讓人有些無法釋懷呢。”

直到剛才為止把我當公主一樣對待的態度又算什么呢。

但是,即使如此也比欠他人情來得強。我今天第一次打開自己的錢包,將零錢遞給了他。

“……嗯。”

水斗看著遞到他手上的零錢,不知為何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點了點頭。

“實際上呢,今天我是帶著和你做一場腦子發蠢的情侶戲給人看的使命來到這里的。”

“哈啊?給人看……是要給誰看啊?”

“到底是誰呢。大概算是所謂的情敵吧?”

“……???”

水斗無視掉完全摸不著頭腦的我,將錢包收進口袋站起了身。

“不干啦不干啦!仔細想來,我不僅沒演成關系良好的情侶戲,反倒是完成了完全相反的目標了不是嘛。那樣的話還不如別演了,自然一點反而效率要高得多。”

“……什么意思?”

“你遲早會知道的。”

“這神秘的態度真是讓人火大……”

“對,就是這樣。”

就這么坐在長椅上,也沒有對我伸出手,水斗一邊俯視著我一邊露出了笑容。

“水族館這地方可不常來。就當是為了作為將來的參考資料,好好去轉一圈吧。”

“雖說有點不知所云……也是呢,為了作為將來的參考資料。”

“為了作為將來的參考資料。”

我自己站起了身。

從那以后,我們既沒有手牽著手又沒有挽著胳膊,就這么在水族館仔仔細細地玩了個遍。

“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啊————總覺得今天異常的累呢。”

“豆芽菜。”

“我的意思是當你的護花使者累死人了啊暴走女。”

“你說誰什么時候暴走了啊!?”

“你都壞事了好幾次了你都沒發現么?”

水斗走上玄關。

誒誒?我明明演得很完美才對啊……。

“啊————!煩死人啦,發膠這種東西!搞得頭發粘成一團的好惡心啊!我去洗個頭去。”

“誒!?你、你等等!”

我連忙阻止了想要進入盥洗室的水斗。

“怎么了?”

帥哥家庭教師打扮的義弟,一臉驚訝地回過頭來。

誒……?這、這就結束了嗎?這個模式就這么結束了嗎?別啊,太浪費了!

從這個男人的性格上來看,他恐怕再也不會變成這身打扮了吧。這樣的話,現在就是欣賞這個形態的最后機會……!

“洗……洗頭之前,讓我拍張照。”

“哈啊?為什么啊?”

“是、是對知識的探求心!看到了難得的東西怎么可能不記錄下來啊?”

“你又是哪門子的學者啊……”

水斗有些無精打采地“哈啊……”的嘆了一口氣(好帥),

“隨你便啦。來吧。”

“失……失禮了……”

為什么呢。為什么人類在帥哥面前就會在不知不覺間變得卑躬屈膝呢。

我將手機攝像頭對準了補習班講師(一對一輔導的那種)風格的義弟。水斗似乎是由于害羞而避開了視線,但這樣反而更好!

咔嚓。

我確認著拍到的相片。

“……嗯————……嗯嗯嗯嗯嗯~~~??”

“已經可以了吧?”

“等等!再稍微等等!”

不對。

總覺得還有更帥氣的拍照方式。姿勢啦,角度啦,裝飾啦什么的。

“……去客廳吧。”

“……為何?”

“我去準備道具!你聽好了,絕對不能把頭洗掉喔!”

我十萬火急地沖向了二樓的自己房間。

首先是這個。包著漂亮封皮的文庫本。然后————

“……我記得,應該有個筆記本電腦用的藍光屏蔽眼鏡……”

然后進入水斗的房間,拿到了目標的眼鏡。這是讀書或者用筆記本電腦時水斗會用的東西。雖說款式有點土氣,但倒不如說這樣反而更好。

我折回客廳時,水斗正百無聊賴地擺弄著電視頻道。

“坐在這。對。然后,翹起二郎腿。對!戴上這副眼鏡!對對!再把這本書放在大腿上打開!對對對對!!”

完成了。

我將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透過眼鏡看向文庫本的水斗的姿態,以略帶俯視的角度收進了攝像頭中。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太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誒嘿、誒嘿嘿、誒嘿嘿嘿嘿嘿嘿嘿……!!”

“嗚哇!剛剛是不是以超快的速度連拍了好幾張啊!?”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隨著拍照的聲音一次次地響起,恍惚之間我的心底里泛起了滿足感。就在……就在我的手機里,理想型的帥哥正在變得越來越多……!!太奢侈啦。世上居然還會有這樣讓人快樂的事……!!

“……就算是我可也變得有些羞恥了啊。你究竟是有多喜歡這身裝扮啊你。”

“嗚誒!?沒、沒有、沒有啊?也沒怎么喜歡啦?”

“不不這也太牽強了點吧!”

水斗皺了皺眉頭,將手肘支在沙發的靠背上,按著太陽穴嘆了口氣。糟糕,鼻血要流出來了。

“……嘛,也總算是沒白答應川波那家伙的信口雌黃。事到如今,我索性就再聽你一個要求吧。”

“誒?……真、真的?什么都行?”

“只要不花錢就行。”

“那、那那那就!”

我將瞬間浮現出來的想法就這么說出了口。

“我坐在這沙發上,你從后面輕輕抱住我,在我耳根子邊輕聲說點什么!”

“……哦、哦。比想象的還要具體的要求啊。”

看到水斗有些痙攣的表情,我感到了有些不對勁。我剛剛,是不是說了什么奇怪的東西?

嘛算啦!

我歡天喜地地坐到了沙發上。

“拜托啦!”

“知、知道了……”

水斗繞到了沙發后面。好像是在考慮什么的樣子。大概是在考慮要說的臺詞吧。到底會對我說些什么呢。好期待。

片刻之后,仿佛展開雙翼溫柔地將我裹起來一般,他從背后抱住了我的肩頭。

然后,就在甚至能感受到嘴唇的存在的距離,以清爽又不失男生特有的渾厚的嗓音,以只有我一個人能聽得到的音量,在我的耳邊輕輕說道。

“(————捉到你啦)”

關于之后發生的事,我再也沒有任何印象。

※※※※※※※※※※※※※※※※※※※※※※※※※※※※※※※※

到頭來,這比起被當作是前男友兼現義弟突然邀請我去約會的事件,倒不如說是被當作是我的妄想具現化事件而被我記憶下來的一連串風波,關于它的起因,我終于還是一點都沒有弄明白。

水斗帶回家中的女人到底是誰?

為什么他會突然向我提出約會?

為什么他為了籠絡我,甚至不惜下功夫去做自己本不擅長的打扮?

一切的一切都還不曾知道事件就已結束,而事到如今也不會再有得知真相的機會————但是,無所謂了。我的手機里,已經有了讓這一切都變得不再重要的收獲。

“哈啊~……好帥啊~……”

“……能不能不要在本人面前對著相片犯花癡?”

我比較著徹底變回了邋里邋遢土男人的水斗和手機里的帥哥家庭教師(風格的水斗)。

“……吶,我說,你能不能去死一死然后轉世成這邊的模樣啊?”

“我根本無需去死就能變成那樣好嗎!!”

誒~不可能不可能。

根本連種族都不一樣啊,種族。

聽他本人所說,那身裝扮乃是川波同學出品,看來必須找個機會讓川波面授技藝才行,這樣的話我就能隨時讓他變成拍照體質了。總有一天我會把照片印出來,貼在我床上那一帶的天花板。誒嘿嘿嘿嘿……。

“你啊,就是這樣的地方啊。”

“什么啊?”

“……暴走女。”

前往學校后,約會的事也好,家庭教師形態的水斗也罷,都變得仿佛從未發生過一般,唯有不變的日常重新開始。

水斗在教室的角落讀著書,而我則被女性朋友們包圍著展開無謂的談話。想必不會有任何一個同班同學,會以為我們兩個昨天曾在水族館進行過約會吧。就這樣,既沒有起承轉合又沒有伏筆回收的日常,斷斷續續地持續下去————

“(吶,吶,結女醬。)”

午休中,我吃著便當的時候,曉月同學趁著別人聽不到的時機,悄悄找我搭起了話來。

“(難道說呢,昨天,你和伊理戶同學去水族館了?)”

“嗯咕”

說好的斷斷續續的日常呢!?

“(我偶然間看到了你們呢。你們的關系可真好啊~!你那個弟控嫌疑,搞不好其實并沒有出錯?)”

“(……我、我們看起來關系真有那么好么?)”

“(有啊~!簡直讓人懷疑是不是一對情侶了啊!我有點嫉妒呢。啊~啊,我也想要兄弟姐妹啊————。如果是一個漂亮的姐姐就好了吶。)”

曉月同學好像是獨生女。而我還是獨生女的日子里也確實憧憬過兄弟姐妹這種東西,不過我可以斷言,那絕非那么美妙的存在。

……所謂別人家的孩子總是最優秀的,人類總會將自己不曾有過的東西想象得非常富有魅力。比如說,在和男朋友處得不太好的時候看到那個男朋友和其他女孩子說話的話,就會格外地以為兩個人的關系非常良好。

一定是心中的饑餓讓人們如此的。就像在沙漠中行走之后會認為喝的水更加甜美一樣,一顆饑餓的心會把一切的一切都當成是嫉妒的對象。那不過是單純的欲望罷了。而人生這東西,總會在一時的無聊欲望之下輕而易舉地打錯方向盤。

“……………………”

我偷偷地,看向手機中的前男友(帥哥模式)的相片。

下一次,就讓我好好克制自己,不讓自己敗給欲望后沖向奇怪的方向吧。

……嘛,照片我是不會刪掉的就是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