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六章

web版本篇 第六章

前女友焦躁不安。“哈啊啊啊啊啊~~~~~!?”

雖說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簡直年少無知到了極點,但我從初二到初三為止,確實有過一種名叫男朋友的東西。

有過,也就意味著我們已經分手,古今中外,情侶分手的理由也大致相同。

……也就是出軌。

就結論上來說,身為當時的我的男友和現在的我的義弟的伊理戶水斗,雖說沒足夠的出息能干出出軌這么厲害的事,可至少也出現了即使會讓我誤解也完全不奇怪的場景,所以請容我重申————即使那個男人一定會否認,但當時我的怒火是完全合理正當的。

那是中學3年,放暑假之前的事。

因為在與男友交往中不斷練習,我的交際能力得到了不錯的鍛煉。進入3年級之后,至今為止的不受歡迎仿佛都不是真的一般,我交到了許多朋友————為此我開心到可以用手舞足蹈來形容,接著不知為何與男朋友見面越多,他就越發不高興,經驗不足的我卻只能漸漸陷入混亂。

因為完全不懂怎么辦才好,我借助網絡,決定總之先試試增加彼此之間能好好交談的次數————所以為了進入暑假后能一起共享我們的時間,我鼓起勇氣考慮了非常多的計劃。

但是,我制定的計劃,因為某個事件,非常漂亮地煙消云散了。

我同那個男人的約會,自我們在暑假結束開始交往以來,一直都以避人耳目的形式進行————嘛,哪怕被人見到,無論是認識我們的同班同學還是單純的路人,都不會覺得我們倆是男女朋友關系吧。可能單純只會覺得是不起眼的敗犬同盟在互相取暖吧。我們這種角色的印象跟戀愛這種要素,就是這么的沒有緣分。

也許正因如此,午休時,一直都是我們兩人碰頭地點的圖書館最里邊的角落,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跟不認識的女孩子呆在一起時,我頓時有些動搖過了頭。

明明只要像平時一樣走過去就好,但不知為何條件反射地,躲入了書架的陰影中————接著開始偷聽。即使不祥的預感拷問著我的身心,卻也無法不這么做。

————伊理戶同學啊,有女朋友嗎?

————誒?沒……。

事后回想起來的話,我聽到的不過就是這點程度的對話————可是,在當時的我看來,那段對話卻有著更甚數倍的沖擊力。女朋友的存在————也就是我的存在,被他親口否認了。

更何況,在名為圖書館的地方,那兩個人手里拿著書互相對話,僅僅如此,就已經不行到致命了。踏入圣域,可以這么說————至今為止的半年間,我感覺自己珍視又珍視的領土,被人穿著臟鞋踩了進來。而默許了這種行為的伊理戶同學,更是讓我覺得無法原諒。

如果是現在以冷靜沉著為信條的我,說不定就能察覺到這只不過是自己的男朋友被那種對誰都很友善的女孩搭了話罷了————可是,嘛,怎么說呢,自己這么說是不太好,但當時的我,依舊殘留著死心眼的陰暗女部分,與這種程度的深思熟慮根本無緣。

出軌現場————雖說達不到這種程度,但在現場直接聽到自己仿佛被人當成是見不得光的存在似地否定,這給我帶來的沖擊,絕非尋常之重。

到頭來,那天我沒跟他碰面,直接回家在床上待到了天亮。當然,手機收到了詰問為什么不來碰面的信息,對此我用要優先履行朋友間的約定回復了他。

在如此心有芥蒂的狀態下,有一天被那個男人叫了出去,然后他突然對我低下了頭。

自己因為我一直優先朋友產生了嫉妒之情,非常抱歉————他如是說。

誒?這種事嗎?

這么想的我,又究竟是否該受到責備呢————雖說對這件事的評價因人而異,但至少就當時的我來說,沖動得只有這個念頭。

如果只是嫉妒男性的話還有點道理,但嫉妒普通朋友又是怎么回事?

就因為這種程度的事就被你以那樣的態度對待了的話,裝作沒看見你和其他女孩子卿卿我我的場景,還盡可能以普通的態度對待你的我,到底算什么呢?

當時的我,由于還沒有習慣憤怒這一感情,沒法隱藏起自己不經意間翻涌而上的怒意。在明明只要說一句“原來如此,我才是非常抱歉”就可以了的情況下,我卻作出了挖苦般的回應,讓我們的關系出現了致命的分歧。

說不定,諸位已經察覺到了吧。

我們兩個,彼此之間絕對沒有做過那種性質惡劣到讓雙方的關系無法維系下去的不義之舉————我們倆之間有的,不過是擦身而過,不過是意見分歧,不過是相互誤解罷了。但是,對我們這種連基本的交流能力都有所欠缺的人來說,僅此而已,便已足夠致命;僅此而已,就成了致命傷。

我們,都不曾和某個人吵過架,自然也不曾跟某個人和好過。

我們不知道該如何做。

這就是,在那之后長達半年以上的冷戰的直接原因————就算只是誤解,分歧,擦肩而過,只要持續時間一長也會成真。明明雙方都沒有討厭對方,但是我們持久性地擺出了相互厭惡的姿態時,這份厭惡之情也就假戲真唱了。

所以,當聽到他明明白白地跟我提出分手時,讓我的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寧的是,那份「終于不用再討厭他了」的心情。

因為我想到————終于不用再努力討厭曾經那么那么喜歡的人了。

你這,不是還在喜歡他嗎?

如果有人這么問我,請讓我回答一聲NO。

雖說已經成為了姐弟,雖說總是摻雜著挖苦之語,但還請大家從我們還能普普通通地進行對話這一事實,察覺到我已不再喜歡他這一點。

要是我還喜歡,我事到如今恐怕早已死于精神壓力了。

所以說,要是再次遇見相同的事,這次我一定可以冷靜地接受的。

是的,我已經不再喜歡那個男人了————要是現在那個男人的身邊蹦出了貌似女朋友的存在,我一丁點都不會受到沖擊。

就讓我笑著祝福他吧。「這世上竟然會有喜歡上你這種家伙的女孩子,神明大人真是意外地溫柔啊」。

那個男人也一定會笑著回我「謝謝你」吧。

……那樣的話,也還是有點惡心呢。

※※※※※※※※※※※※※※※※※※※※※※※※※※※※※※※※※※※※※

「話說,伊理戶同學他是交到女朋友了嗎?」

這樣。

突然如此對我說的,是同班的曉月同學。

午休的午飯時間,只是雜談之下不經意間被提及的話語————同時我筷子上的炸雞塊也咕嚕地應聲而落,曉月同學「哇啊啊啊!」地幫我接住了。

「誒————!?什么什么!?」「你弟弟有女朋友了!?」「看不出來呢————!」

以戀愛話題為主食的其他人,齊齊張口咬向了曉月同學的魚餌。

「是不是女朋友我也不太懂啦————,」曉月同學堂而皇之地吃起我的炸雞塊,繼續著話題。

「但是昨天,我見到他跟一個女生并肩而行呢————。那個女生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好像也是1年級的?」

「也、也就是說————嗚嗯!」

嗓子眼里幾乎就要冒出和我的意志完全沒有任何關系(完全沒有任何關系!)的聲音,被我重重的一聲咳嗽強壓了回去。

「結女同學怎么了————?」被咯咯地笑個不停,用「飯卡住喉嚨了」的借口蒙混過去之后,她們又重新開始了對曉月同學的詢問。

「那是什么樣的人?」

「什么樣?什么樣呢……嗯,我想想————」

曉月同學盤起手進入回想模式。

「矮個子————」

嗯。

「有點土氣的辮子————」

嗯嗯。

「然后,戴著眼鏡呢————。有種文學少女的感覺?」

嗯嗯————嗯?

「……啊咧?結女醬,你怎么了?」

「沒什么啊?」

只是有些覺得,就像是以前的我一樣呢。

莫非那個男人,毫不厭倦地又對看起來老實的陰暗少女亮出毒牙了嗎。

「辮子還有眼鏡,現在這個時代還有這種人嗎————?」

「啊,但是,感覺跟你弟弟很配耶!」

「啊!我懂我懂!感覺他適合那種靜靜的女孩子!」

大家都已經以那個男人有女朋友為前提展開對話了。絲毫不重視事件的真偽。這就是閑聊。

但唯獨我不能如此。

畢竟現在的我,可是那個男人的義姐。

為了不讓那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家伙給別人添麻煩,我必須慎重地履行監督的義務。

于是放學后。我悄悄跟上了如平常一樣用最快速度起立離開的義弟。

還想著他今天是不是也要直接回家,看來這是要去圖書室。這所學校的圖書館很大而且藏書也很全,我也時常利用。

在入口的窗戶確認水斗消失于書架之間,我步入圖書館。

我在與水斗相隔一排書架的地方布下陣地,假裝在尋找某本書。不湊巧的是,這一層都羅列著如詞典一般厚重,在書脊上用金色線繡出英文標題的迷之書籍,不過大概誰都不會注意到我的吧————說起來這到底是什么書啊。機會難得,我本想確認一下,但是太厚了實在不適合站著讀。

將視線從書架的角落投向那一側,我窺視著水斗的模樣。

他靠著窗邊,在閱讀一本貼著圖書館館藏貼條的文庫本。……說起來中學時也是,這家伙不知為何一直不曾坐在圖書館椅子上。總之好像是因為在角落更能靜下心來。我本以為這單純就是在耍帥(一點都不帥),既然高中都還保持著,看來那是真的了。

怪家伙。要真能有對這貨一見鐘情的姑娘,我可真想見識見識。

就在我再次確認義弟的怪人姿態的同時,一個人,慢慢朝水斗所在的那一帶靠近————是女生。沒被化過妝的烏黑長發,兩條長辮子繞過雙肩垂落胸前。并且,戴著既土氣又巨大的眼鏡。

宛如在照一面古鏡一般,我苦悶不已。啊啊啊……!以前的我在那!以前的我就在那兒啊啊啊……!!

明顯四散著沒朋友氣息的那個女人,在水斗旁邊站定。把臉藏回書后,我開始隔著書架豎起耳朵偷聽。

怎么回事啊,這個像以前的我一樣的女人。

1年級里有這種人嗎————不對,就算有,也會因為存在感太過稀薄而注意不到吧。

「那個……」

「啊啊」

非常簡短的交流。

「那個……」是女生的聲音,「啊啊」是水斗的。

雖說這像是一段根本稱不上對話,無法達成共鳴的往來,但我是知道的。

伊理戶水斗這個男人,由于腦袋靈活并且很熟悉我們這類欠缺交流能力的人的思考回路,所以光憑這點程度的對話就完全能夠形成交流!

全盛期的他,甚至不需要我出聲,只要用手指比劃比劃或者轉移一下視線就能形成對話————現在想來,莫非他有超能力嗎。

于是乎,豎起了耳朵聽的我并沒能聽清什么正經的對話。

拜這所賜我漸漸冷靜,「我到底在做什么啊」的心情揮之不去……。為什么我,要把自己弄得像個進行外遇調查的偵探一樣。

……算了吧。

看著那女孩就會想起以前的事而想死,再待下去的話對我的精神衛生方面不好。

我離開了圖書室。

總而言之現在明白了的是,那個男人,多半喜歡的是那種會被其他人視而不見的土氣女————啊啊這樣啊。那當然會生氣啊。女朋友離自己的喜好越來越遠!真是對不起啦!

我莫名地感到火大,于是用手機邀請朋友們去蛋糕自助店了。雖說曉月同學因為有要事而回絕了我,但也收到了其他幾乎所有人「我去我去————!(顏文字or表情包)」的回信。

呵呵呵……!怎樣!我采取了與你喜好相去甚遠的行動!你活該啊!

雖說出了一口惡氣,但我后來才發現,我還不得不與體重增加這一全新的敵人戰斗。這樣的問題,是會平等地降臨在土妹子和時髦女身上的。

之后我回到家中。

在玄關看到一雙女式平底靴。

「……………………」

擦擦眼再看。

在玄關有雙女式平底靴。

……哈啊啊啊啊啊~~~~~!?

拼命壓住了自己想大叫的沖動。

那個男人————帶了女人回家!

靴子的尺寸非常小。也就是說,身高可能也很矮吧————是的,比如我今天,在圖書館見到的那個女生那樣的。

……明明叫我到家里,都是開始交往之后好幾個月的事了……!

————我突然想起。

把我叫到家里時,那個男人是有什么打算來著?

對對,就在前不久才剛剛明了的————那時,那個男人,明明一心想跟我越過那一線,結果關鍵時刻掉了鏈子!

也就是說也就是說,這次也是……?

我從玄關看向上二樓的樓梯。

莫不是……在那上面……現在他們正在……。

不不————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會的不會的不會的。那個膽小鬼不可能這么短時間就出手。明明我們才入學不到一個月……。

……但是,如果,他在反省過和我交往的那段時光后,這次選擇采取了電光火石的行動的話呢?

在我路過房間前的瞬間,可疑的聲音突然停止了,接著響起了慌慌張張的聲音……?

唔唔唔唔……!討厭。總之就是純粹的有些討厭!

總之,先試探下吧……。

首先,作為證據,我用手機拍攝了平底靴。為了不發出聲音使用了視頻功能。

接著悄悄走上玄關,拿著脫下的靴子躲進了更衣室。

接著,撥打水斗的手機。

「……喂?」

“喂。”

「有什么事嗎」

“現在你在哪?”

「蛤?我在家啊。」

我特意留心了水斗那一側的聲音。……但是沒什么特別的聲音。

“我想起媽媽讓我買個東西。我現在走不開,你能代我跑個腿嗎?”

「誒誒————……」

極度厭煩的聲音。這究竟是,那是因為女……女朋友來家里了呢、還是單純討厭被要求跑腿呢。

「我知道了,我去就行了吧,我去……」

“拜托了。”

「拜托了?」

從電話那側傳來了鼻子的嗤笑聲。

「你會來拜托我還真是少見吶。」

“……煩人啊你。別每句話都抬我的杠啊。”

「作為代替我會幫你跑腿的,這種程度就不能忍忍么。」

真是何等心性怪癖的男人啊。能做這家伙女朋友的女孩,想必也是個心性怪癖的家伙吧。

「那,我該買點什么?」

“我想想……”

「“我想想?”」

糟了!剛才不小心作出了正在考慮中的反應。

“啊,不是……素面!我是說素面!”【日語「そうね」和「そうめん」讀音相近】

「素面……?可現在離夏天還遠啊」

“春天吃素面有什么不好的。素面廠家又不是只在夏天工作。”

大概吧。

「了解。要素面是吧。其它還要什么?」

我稍微列了幾個日用品,然后掛斷電話。

我在更衣室中屏住聲息,接著感覺到家門方向有人經過。

砰的一聲,玄關的門被關上了。

我再三確認他沒有因為落下什么東西而回來之后,走出更衣室。

現在,水斗的房間里應該只有他帶回來的那個女生了!

讓我抓住那個女生,和她說說話吧。……我并不是想用「居然敢給我家的義弟灌迷魂湯,膽子可真肥啊」之類的話脅迫她,倒不如說是要提醒她「不要隨隨便便就去男生的家里哦」。尤其是對這種看起來一點不懂得拒絕人的女生。

我走上二樓,朝水斗房間的門把手伸出手。

————咔嚓。

「誒?」

「嗯?」

我擰動把手前,門就被從內側打開了。

一張見慣了的臉。

水斗一臉驚訝地看著我。

“蛤?你……為什么會在這?”

“誒?……誒?”

我混亂了,屢次回頭看向樓梯。

誒?

現在……不是出去了嗎?

這家伙,確實剛剛,經過了脫衣間,從玄關走向外……。

“你不是拜托我跑腿嗎,為什么你會在家啊。你不是說自己騰不出手嗎?”

“誒,但是————等等,給我先等等。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現在水斗在這里。

這家伙沒外出。

那么————剛剛出去的是誰?

「————啊!!」

我百米沖刺般沖下樓梯,跑過走廊回到玄關。

……沒了。

那雙靴子沒了!

剛剛還在這里的,那雙女式靴子沒了!

“你突然間怎么了啊。這么快的速度跑下樓梯可是會摔死的。”

“你放跑了是吧!?”

我緊緊抓住走來的水斗的胸口。

“唔哇!?喂、喂!你到底怎么了!?”

“你帶回家的那個女生!你把她放跑了是吧!”

“哈,哈啊……?女生……?”

水斗疑惑地眉頭擠在了一起。

被擺了一道。

他讓我誤以為出門的是自己,實際上卻讓那個女生先走一步了!

他因為某種原因,早已看穿我已經回家了的事實……!

“帶回家的女生是什么意思啊?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啊?”

“事到如今還敢狡辯?我,全都看到了!這里剛剛還有那個女生的靴子!你看,證據!”

我給他看了看剛剛我姑且拍下的視頻。

“看見就不說什么了,怎么還拍了啊你……”水斗一邊露出一副有些嫌棄的表情(別嫌棄啊!)一邊看完視頻,眉頭擠得更緊了。

“這……是你今天拍的嗎?”

“對啊。而且,這跟我的尺碼不合。這可捏造不出來哦。”

“這倒確實是。”

水斗將視線從手機上移開,將雙腳捅入鞋中,咔嚓咔嚓地旋轉著玄關門的門把手。

“沒有上鎖……”

“所以說,這就是因為你把帶來的女生放跑了的緣故吧?我可是有鎖好門的。”

“…………先去檢查一下你自己的房間。”

水斗一臉認真地直視我。

“快去。”

※※※※※※※※※※※※※※※※※※※※※※※※※※※※※※※※※※※※※

我照他所說檢查了自己的房間,既沒發現房里被亂動過的痕跡,也沒有丟失什么東西————因為水斗的表情那么認真,我也不由得產生了莫非真被人闖了空門的憂慮。根本是杞人憂天嘛。

向他報告之后,水斗一臉深思狀地低語著“這樣啊……”,就這么回到了房間。

“等等!我還沒聽到你的解釋啊!”

“嗯?解釋什么?”

“到頭來,那雙靴子就是你帶回來的女生的東西吧?就是關于這件事的!”

“啊啊……”

水斗一臉麻煩死了的表情搔起頭發。

“……嗯,沒錯。”

“嗯?”

“我帶了個女孩回來。你看到就是她的靴子。我趁你躲進更衣室的空當讓她回去了。以上。”

“以、以上……就這些?”

“除此以外你還想讓我說明些什么?”

“不,你看……道歉什么的。”

“為什么我帶個女生回家,就必須得向你道歉啊,結女同學”

我無言以對。

正是如此。他已經沒有任何向我道歉的必要了。

跟去年不一樣了。

“這次的事你就忘了吧。以后我會注意的。就這樣。”

“啊,等……!”

這次即使我叫出聲他也沒再駐足,水斗把自己關進了房間。

……到頭來,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說到底,水斗說得沒錯,即使義弟帶了個女生回家,我也根本沒理由為此生氣。這只是會讓人略微感到尷尬罷了。

但是,我卻————

“……啊啊啊真是的!”

就算不明所以也還是很火大!

被各種事搞得心煩意亂的我,緊閉房門慪氣般地躺上了床————這種情況下即使讀書也看不進去,在床上團成一團才是最好的。

幾小時后。

吃過晚飯后不久,我被打入了更深的混亂中。

“喂。”

水斗突然對我說。

“明天,跟我約會去。”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