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五章

web版本篇 第五章

前男友看護病人。“小菜一碟。”

雖說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簡直年少無知到了極點,但我從初二到初三為止,確實曾經有過一種名叫女朋友的東西。

我時常在想,人類雖然有著名為忘卻的美好能力,但我覺得它在使用上有很難忽視的缺陷。明明必要的知識很快就會忘掉,但越是想要忘卻的記憶,就越是黏在腦海中無法抹去。

仔細想想,通常不應該是反過來的么。只能覺得有哪里出了問題。如果生物出現異常的狀態被稱之為疾病的話,那么人類從出生開始就患上了疾病————像這樣,我模仿著古代哲學家的語氣試著發表言論。是的,這次要講的,是關于疾病的事。

疾病。

雖這么說,但也并不是說我曾經患有危及生命的疾病什么的。這種設定應該交給那種一眼看上去精神滿滿實際上在卻有哪些方面給人一種很脆弱的印象的美少女身上,而且那時候出現的病魔,也只是單純的感冒而已。然后被病魔侵蝕的那位也不是我而是那個女人————當時還姓綾井的我的義妹,結女。

那是還瞞著同班同學偷偷和綾井交往著的,初中二年11月的時候。秋冬交替時節的某一天清晨,在往常的匯合地點,綾井沒有出現。

當時的我,那可真是個超級溫柔的家伙,很是擔心便用手機聯絡了那個女人,得到了感冒了在家休息的回應。“這樣啊,保重身體。”回復了這樣的郵件后,我久違的獨自踏上了上學的路。

放學后————

因為名為學校的組織是上個時代的組織,所以還在浪費著名為講義的大量紙張。明明用郵件代替了多好,一直以來我都是這么想的,但僅限今天,它給我行了個方便。

班主任說了。

————有愿意為請假的綾井送講義的人嗎?

當時的綾井結女是個和現在完全不一樣的落單女,所以理所當然的在班里沒有朋友之類的存在。通常情況下,這種事最后會被推給名為班長的雜務處理員來做,但這次的事,不能完全說它僅僅是件雜務。至少對我來說不是。

我在剎那間絞盡腦汁想出了一個借口。你問我是什么借口?自然是一個即使被立為給綾井送講義的人選候補也不會感到奇怪的借口了。雖說可能是平時我們隱藏關系交往起到了反效果,但無論如何,我即使爛掉了也不愧是我,在剎那間,我成功地找到了一個完美的理由。

————那個……我好像順路……

雖說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個完全沒有任何亮點的借口,但總之,我現在已經能合法進入綾井家的大門了。

探病事件觸發了。

站在從班主任那里知道的地址所在的公寓前,望著從班主任那里知道的門牌號,我緊張了。要是家里人出來了該怎么辦啊。要不要送完講義馬上就告辭啊。不不不,綾井家是單親家庭來著,這種時候家里應該只有綾井她一個人才對————

會不會寂寞啊,我突然這么想著。

我感冒了的時候,也是家里只有我一個人————所以綾井現在的想法,我感同身受。

雖然很想突然按下門鈴嚇嚇她的,但病人不需要驚喜。我先用電話聯絡了她。

————嗚誒!?伊、伊理戶君!你來了?就在我家門前!?

結果還是在電話里嚇到她了啊……

嘛,有能驚訝的體力也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本想順便讓她把玄關門的鎖也給解除了,但是,

————等、等一下……!稍微等一下就行!

————……難道說,是在換衣服嗎?

————因、因為……!

————畢竟發燒了所以不用勉強也可以的。我不會在意的啦。

想看你穿睡衣的樣子。————要是把我的臺詞翻譯一下,就是這個這個意思。

去死吧青春期。

我的說服可真是值了,綾井就這么穿著粉色的薄睡衣出來迎接了我。超可a————咳咳,超普通呢,嗯。是挺適合那個女人的普通睡衣。

當然我沒有送完講義直接走人。那次我第一次走進女友的家,讓綾井躺到床上并非常勤快地照顧著她————說是勤快,但也不過是給她削了蘋果,喂了運動飲料這種程度的事。請容我強調一下用毛巾拭擦身體這樣的事件完全沒有發生。

最后沒有了什么要做的事,我就坐在綾井的床邊看著她。

今天綾井的母親會早一些回來的吧,差不多到時間了————當我開始這么想的時候,被子蓋過了嘴的綾井,用燒到發紅的臉盯著我。

————……伊理戶君。

————怎么了。有什么想要的?

————嗯……那個……

綾井從被窩里微微伸出右手。

————要是能……握住我的手的話,我會很高興,呢……。

嘛啊,當然我并沒有因為這種程度的事而心動不已(并沒有!),但我隱隱約約能理解她的感受————感冒的時候,奇妙的會變得很弱氣。要是家里除了自己沒有別人就更是如此了。所以呢,就會非常的,留戀他人的體溫……。

————小菜一碟。

我稍微用力的握緊了綾井的右手。她的手熱熱的,小小的,仿佛就像嬰兒的一樣。

————呵呵……。

綾井看起來很高興的笑了。終于,她的意識開始模糊,耳邊傳來安穩的呼吸聲。

想就這樣,一直握著這只手。……啊啊,我不會找借口的。那時的我,確確實實是這么想的。

但是,實際上,要是我就這樣在這里坐著,就會和綾井母親不期而遇。一個大男人入侵了感冒臥床的女兒所在的家里,這種情況實在未免有些不妙。

我靜靜的聽了三十多分鐘呼吸聲,戀戀不舍的放開了綾井的手,離開了綾井家。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在路上和還未曾相識的由仁阿姨擦肩而過了,真的是千鈞一發啊。

※※※※※※※※※※※※※※※※※※※※※※※※※※※※※※※※※

“咦?話說今天伊理戶同學怎么了?”

這樣,理所當然一般地,川波小暮走到了我的課桌旁,環視教室一圈后向我搭話。

我早知道他會過來,也早知道他會問我這個,所以我把早就準備好了的回答告訴了他。

“那家伙感冒了,在家躺著呢。”

“誒?真的假的?”

“是真的。……嘛最近生活環境變化挺大的,累倒了吧”

姓氏變了家也搬了,到頭來還陷入不得不和我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狀況,沒累倒反而奇怪。雖然對我來說并沒有什么問題。

“誒————?!結女醬今天不來了么————?”

有些大嗓門的喊聲,狠狠地砸向我的后腦。

條件反射下我差點就失去了意識。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小個子女生。單馬尾在腦后一跳一跳的。明明和初二時的結女一樣小,但卻是個很活潑很顯眼的女生————可能因為這樣,也可能是因為她一直和結女那家伙共同行動,所以我意外的記住了她的名字。

南曉月。

我的同班同學之一,是以伊理戶結女為中心組成的女子團體中的一員。進教室第一個跟那家伙打招呼的,一直都是她。

南同學在我的桌上探出了身體。

“感冒很嚴重嗎,伊理戶同學?多少度!?”

“聽……聽說是38度……”

“38度!不是很嚴重了嗎————!!”

“南,冷靜一點,伊理戶被你嚇到了哦。”

這時候南波像是對付貓一樣抓住了南的后頸,把她從我身邊拉開。幫大忙了。我很不擅長應對這種容易把距離感微妙地拉得很近的人。

“什么嘛,川波!別把我當貓一樣對待!”

“好好好。”

“喵!!?”

波川突然把手松開,南就這樣掉在了地板上。真的就像只貓一樣。

不過這個應付方式可真不見外啊,我看向川波。

“你以前和南同學是認識的?”

“啊?不————……嘛,姑且算是認識的吧。初中時是和她一個補習班的。”

“對對,真沒想到這家伙也能進這個學校!”

“這點倒是彼此彼此啦。”

原來如此。以這種重點高中為目標的國中生,大多會參加類似的補習班吧。雖然我和結女那家伙都是自學的。

雖說這倆完全不像是會認真參加補習班的類型就是了。

“比起這種事!”

南用著宛如裝了彈簧一般地從地上跳了起來。

“難道說結女醬,現在是一個人在家!?”

“啊啊……是呢。父親和由仁阿姨————母親都有工作,我也不能請假。”

就算能請假,要我一整天看護那個女人我也敬謝不敏。

“欸————!好可憐————!結女醬一個人會不會寂寞啊……”

……某段記憶,從我的腦海里復蘇。

想起了拜托我握著她的手,和如今的伊理戶結女;一點也不像的某個女生的臉。

“好!決定了!”

突然南雙手拍在了我在桌子上。

“放學后我要去探望她。可以的吧?伊理戶同學!”

“誒……”

“別這么明顯地擺出一張嫌棄臉啊!”

“喔喔,聽起來好有意思!那我也————”

“啊,川波你就算了”

……嘛,在父親和由仁阿姨回來之前,只能由我來照顧那家伙啊……。南同學能代替我照顧她,我是求之不得的。

就這樣,演變成了放學后我要招待南同學來我家的展開————當然,川波被排除在外。

“你家還挺大的呢————。原本是伊理戶同學你住著的家來著?”

“……沒有看起來那么新啦。爸爸小時候就已經住在這兒了。”

“哼————。那、我打擾了————!”

我拿出鑰匙打開門,南同學擅自就走入了玄關。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啊這人,明明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家。

“2樓嗎?”

“里面那間,因為你突然來了,就算是那家伙也會大吃一驚的。拜托你老實點哦?”

“誒——。我還想嚇嚇她呢……”

“病人不需要這種驚喜。”

“這么說也是。”

比想象的還聽話呢。

我帶南同學上了二樓,敲響結女房間的門。若有什么萬不得已的事情必須拜訪對方的話,在進房間前必須先敲門————這是針對我們的同居而制定的規則之一。不過這種萬不得已好像比之前預料的要多不少。

她沒回應。可能睡著了。

“我進來了。”

姑且先打了聲招呼,我打開了房門。

搬家時的紙箱已經全部清空————取而代之的是隨處可見的書,不過比起我的房間,至少還能看得到地板。

結女橫躺在床上。

還想著會不會在我上學期間已經痊愈,看來沒有。她輕輕呼出睡著的鼻息。平日只會滿嘴諷刺我的可恨家伙,也就睡著時的鼻息這么可愛了。

“……結女,在睡嗎?”

“好像是的。”

我們靠近床鋪時,結女微微睜開了眼眸。

吵醒她了么。還是說她壓根就沒有睡熟呢。

“……嗯……”

她半睜開眼,迷迷糊糊地抬起頭看向我。

接著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伊理戶、同學…………”

嗯啊喂!?

我好不容易壓下嗓子眼的悲鳴————這女人!你現在的叫法很糟糕啊!

“嗯,哦。身體怎么樣了?”

萬幸她剛才發出的聲音很小,于是我裝著無事發生一樣。假設背后的南同學聽到了,應該也只會當作聽錯了之類的而無視掉吧,大概。

當我想著結女可能因為半睡半醒,才會發出“嗯嗯……”這種宛如撒嬌一般的聲音時————

忽然,她緊緊抓住了我的衣擺。

“你……去哪里了……我好寂寞……”

唔喂誒誒誒誒誒誒誒!!結女同學!!你的記憶都退化到一年前了嗎!!

不,我還不能放棄。我緊張得直冒冷汗,但仍裝作無事發生的樣子,指向身后的南同學。

“喂……你看。南同學也來看望你了哦。”

“早上好————,結女醬————。你沒事了嗎————?”

大概是沒聽到剛才結女那句撒嬌般的言語吧,南同學的問候一如往日地精神————也許正因如此,結女看著南同學的臉,眼看著瞳孔中理智的光芒漸漸回復。

“…………啊…………”

她似乎回想起了剛剛自己的言行。

臉漸漸變紅,但幸好,現在的她正在感冒————臉紅只是因為發熱,南同學應該會這么想的吧。

結女頗有怨氣地瞪了我一眼。明明不是我的錯吧。

接著,她裝出在學校展現出的優等生微笑。

“曉月同學,你特意來看望我,非常感謝……。我的燒已經退了不少……”

“你不用勉強自己說話的哦。……對了,你有什么想讓我幫你做的嗎?你餓不餓?我買了好多材料過來哦!”

南同學在來我家前順路去的超市的購物袋里翻翻找找。不過到玄關之前都是讓我幫忙提著的。

“你為我做到這種地步……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別客氣別客氣!廚房借我一用!伊理戶同學,來幫忙吧!”

還想著交給女生之后就能離開的我,被南同學抓住手腕。

“誒……誒?我嗎?”

“你不是很擅長料理嗎?我聽結女醬說過了哦。”

……原來這女人還會跟朋友聊我的話題啊。

我瞥了一眼,發現結女已經翻身面朝墻壁了,可能還在在意剛剛的失態吧。

“……嘛,如果只是雜燴粥的話。”

“足夠了足夠了!走吧————!”

我被南同學硬拽出結女的房間。

莫名感到了背后的視線。所以說剛才那明明不是我的錯吧……。

“伊理戶同學啊————,你跟結女醬關系如何呢?”

在我切菜的時候突然問我這種問題,搞得差點就能把我的手指都加在粥里了。

“關……關系,指的是?”

“那當然、是姐弟關系啊。”

“嗯、嗯嗯……兄妹關系呢……”

當然是問這個吧。冷靜啊我。

南同學一邊打著蛋、說,

“直到去年為止,你們還是完全的陌生人吧?接著突然就變成了姐弟,還要住在一起,真的能做得到嗎————。而且,你看,還是同齡的異性吧。”

我想,要真完全是陌生人就好了。

比起負值的關系,零值至少也不會讓我們有這么大壓力。

“……嘛,非要做的話還是能做到的。不過確實也會有很多需要顧慮的事。”

“例如?”

“例如……?”

“比如需要顧慮的事。”

“……是呢。”

我陷入思考。

“首當其沖的、就是泡澡吧……”

“誒——?果然還是,不小心撞見彼此換衣服之類的?”

“所以為了不讓那種事發生,雙方一直在努力啊”

“什么啊。還沒撞見過啊。好無聊。”

發生那種事會死人的。我或者她的其中一方會死。

“我是這么想的啦。畢竟這種環境,不是很艱難嗎?”

“比如?”

“比如要是交了女朋友怎么辦?很難帶回家吧?”

“哈?”

我看向身邊的南同學。

“……我看上去像是會交女朋友的類型嗎?”

“不是‘會交’女朋友,而是你‘交過’女朋友吧,伊理戶同學。”

心臟猛地一跳。

南同學……莫非,知道?

“怎么說呢,我啊,莫名能察覺到哦。比如從觀察對待女生的態度之中,就會想、啊————、這個人有過女朋友呢————什么的。”

南同學嘿嘿地笑起來。

莫、莫名……?這不是超能力嗎。

“不過現在感覺是沒有了,怎樣?猜中了?”

“…………無可奉告。”

“哎喲,來這手啊。”

南同學把飯跟我切好的蔬菜倒入鍋中,打好的雞蛋畫著圈澆進鍋中。

“嘛我不會說出去的。但是,如果你又交到了女朋友要怎么辦?”

粥悠悠地煮開。

“……交不到啦。我也沒打算交。”

“交到了的話,會介紹給結女醬嗎?”

針對這個假設————不知為何,我不禁脫口而出。

“不會的吧。又沒必要獲得她的許可,而且總覺得有些麻煩。”

“哼……。……也就是除非你結婚,不然結女醬不會知道你有女朋友咯。”

“嘛,大概就是這樣吧……”

結婚的話,就另當別論了————雖說那種場景實在是難以想象。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呢。”

“……什么啊。我們現在的對話到底有什么深意啊?”

“討厭啦————。閑聊怎么可能會有深意啊!”

說的也是。

被南同學牽著鼻子走的過程中,粥煮好了。

“來,結女醬。啊~”

“我、我自己會吃啦……”

“不————行。結女醬是病人。啊~”

“啊、啊~……”

結女一邊似乎有些害羞地瞥向我這邊,一邊把送到口邊的勺子含入口中。

“啊呼……”

“燙嗎?要我吹一下嗎?”

……我到底在看什么啊?錯失了離開房間的時機,現在這場景還需要我存在嗎?

女高中生就跟女高中生卿卿我我下去就好了,我就回房間去了不可以嗎?

被曬了一臉百合后幾分鐘。

冷靜想想,要是南同學不來探病的話,那個“啊~”,就可能要變成由我來做了……。

這么一想,不禁覺得南同學能來真是太棒了。要是由我來做,不管我還是她都會成為終生的恥辱……。

“嗯……。多謝款待。很好吃呢。”

“招待不周。全都吃完了啊!”

“謝謝你……所有的關照……”

“有一半都是伊理戶同學做的哦。我不過就調了調味道!那接下來……”

南同學有條不紊地疊放好餐具,抬著裝餐具的盆子站起身。

“我就先去洗洗這些了。伊理戶同學,替我好好陪著結女醬喲————”

“啊啊。……誒、喂!?”

“那拜托你咯————!”

南同學急急忙忙就走出房間。根本沒有阻止她的機會。

房間里,只留下我跟結女兩人。

……這算怎么回事啊。

果然我剛剛就該閃人的。

事已至此,也不可能無視她逃走了。我不情愿地、坐上剛剛南同學坐過的床邊的椅子。

床上支起上半身的結女,不知為何一直盯著我。

“……干啥”

“……沒啥”

生硬的發問、受到了同樣生硬的回應。

“你這家伙感覺真是糟……。我先說好,你剛剛醒過來時那事,完全就是你自己的責任。不如說我還幫你蒙混過去了。”

“我、我知道啊……!那時、稍稍有點、意識不清罷了……”

結女鬧別扭似地裹起被子。

這么一來我也樂得輕松。病人就該老老實實睡覺。

“…………你們,關系變得真好啊。”

雖說該好好睡覺,但這女人還是背對著我開始小聲嘀咕。

“哈啊?關系變好?跟誰?”

“……跟曉月同學啊。你們兩個都一起做菜粥了……”

“………………”

我考慮了一瞬間。

“……以防萬一我先問清楚,我可以理解成「你這種無聊至極的男人接近我的好朋友真是讓人不愉快」吧?”

“………………”

結女也仔細考慮了一番。

“……是的。”

“……這樣啊。那我的回答是、我們看起來關系好純粹只是因為南同學的交際能力高罷了。你懂得吧。交際能力真正高的強者、不夠跟誰相處都能讓別人覺得他們關系很好。”

“你仿佛在說我就是個假貨……”

“不是仿佛,你就是吧,高中出道。”

“我才不是什么高中出道……”

結女的聲音,感覺沒多少力氣。

吃了東西應該打起了不少精神,但看來離完全恢復還很遠。

“總之你睡吧。睡眠是最好的感冒藥啊。”

“……又會……消失不見嗎?”

“我不會離開的。今天我都呆在家里。”

“騙人……你上次、就直接回去了……”

漸漸地,結女婉如夢囈的聲音,變得仿佛棉花糖般柔軟。

有困意了嗎?

“……你說上次、是指什么時候?”

“之前……明明說過,會握住我的手……結果等我醒來你已經不見了……”

……啊啊、這樣啊。

前年、秋去冬來之時。

我去看望這家伙的,那個時候……。

“……家里、漆黑一片……我、明明非常寂寞……”

那時、我不知道由仁阿姨何時回家。而且,我也想著握著她的手握到她入睡就可以了。我沒有過錯。

……但是。

那時、在回去的路上我與由仁阿姨擦身而過————但她說家里一片漆黑,也就是說我走之后她立刻就醒過來了。手中的我的溫度消失之后,立刻就醒了……。

……真是的。

這女人的感冒,還附帶讓記憶回到幾年前的癥狀嗎?真是個怪病啊。

“…………好吧。”

我、把手伸到結女眼前。

“這一次,我哪里都不會去的。我會一直握著你的手的。……快睡吧。”

“……嗯……”

結女,露出了方才剛清醒時的那種安心的微笑。

緊緊地、雙手、握住了我伸出的手。

“……謝謝,伊理戶同學……”

接著————就這么、把我的手抱在胸前。

“笨蛋……!”

“嗯呼……”

結女心滿意足地笑了,而后輕輕呼出鼻息。

隨著胸口每次劇烈地上下起伏,我的手背被沙沙沙地反復刺激。唔咕哇哇哇咿呀哇咿呀啊啊呀啊呀啊呀啊呀啊!!

這么一來,我要被冠以對病魔纏身中的妹妹進行性騷擾的污名了!可惡啊啊啊啊……!!即使被病毒侵蝕也不忘貶低我嗎、這個女人!!

……但是,既然我說了要握住,也不能就這么放開手。

我注意著不讓結女醒過來、小心翼翼地錯開了手的位置。

總之是放在了沒問題的地方、我長舒一口氣。

萬一那時被南同學見到了,究竟會變成什么樣呢……。

……啊咧。

這么一說、南同學、好慢啊?

南同學在結女睡著后10分鐘左右回來了。

“呀、抱歉抱歉。接了個電話。”

好像是她家里來了電話。她差不多得回去了,我在玄關目送她離開。

當然、南同學回房間的時候,我也不得不放開握住的手,再說手被握住也不可能這么出門目送她吧。哪怕前年的綾井,這種程度也會原諒我的吧。

“我說啊、伊理戶同學。我回去之前,稍微有件事想問問你……”

“嗯?”

在玄關前突然回頭,南同學與平日別無二致的語調問我。

“小結女跟伊理戶同學之間————真的只是、單純的姐弟嗎?”

猛然將我刺穿的,是那名叫言語的長槍。

那刺穿我心臟的言語,給對話帶來了短短一瞬的空白。

但是————也只有一瞬。

僅僅一瞬之后,我回過神來。

“————是兄妹啊。只不過,是義理的。”

南同學仰視我、“啊————!”的一聲接受了。

“義理的姐弟呢!不是單純的呢!懂了懂了!”

踏踏、地走出幾步,南同學漸漸離我遠去。

“就這樣吧。打擾了————!請保重————!”

而后、口中說著毫不稀奇的道別語,離開了我家。

她后腦的單馬尾辮,直到最后都蹦蹦跳跳著。

※※※※※※※※※※※※※※※※※※※※※※※※※※※※※※※※※※※

我們的故事就沒有一次能在歡聲笑語中迎來結尾,這次探病事件之后發生的事,姑且也說一說吧。

爸爸跟由仁阿姨發來要晚歸的消息。雖然心底里火大,但我也只得繼續照料結女。

“我想喝水瓶座。”

“別灑出來哦。”

“給我去買冰淇淋。”

“種類呢?”

“想買書。給我錢。”

“怎么可能給你!”

打了個盹后的結女盡情任性著,可憐我的那副模樣仿佛一個跑腿的。話雖如此,對方是病人的話倒也不能說得這么過分。

“……手。再握一次。”

“……好的好的。”

所以就連這,也只能咬咬牙堅持下來。我又不像這女人平時那般兇神惡煞,我是不會無視病人的愿望的。

不過啊。

“喂。差不多該量次體溫了吧。”

“……誒?”

“要是睡了一天還退不下去的話,可能就是比較嚴重的燒了。要還是38度的話就該去醫院————”

“不、不用……沒事的!我沒事的啦!”

“就是為了知道你是不是沒事才要量體溫吧。來,夾在腋下吧。”

“不————要————!!”

不知為何結女非常抵抗,我稍微強硬地,把體溫計夾進她的腋下。

接著數秒后。體溫計顯示的數字,嚴重打擊了我。

“…………36度5。”

超正常體溫。

“………………”

“………………”

我將視線由體溫計投向結女,這女人,避開了我的視線。

“……你這家伙……什么時候痊愈的?”

“…………無可奉告…………”

“你可別告訴我是從南同學回家之后就已經好了啊……?可別是已經痊愈了,卻還要裝成病人使喚我吧!?”

“無可奉告!!”

“……啊咧?那么,握住我的手的那個也是……”

“~~~~~~~!!!”

結女放出悲鳴鉆入被窩。

“別逃啊!你這個健康優良女!!”

“不、不要!不要啊!謹慎起見今天就這么先睡了!!”

“你睡得足夠多了吧!居然還乘機利用別人的溫柔!!”

“呀————————!!”

我掀翻被子,結女從床上滾落。

俯視這張已經完全沒有發燒的臉,我壓低聲音說。

“你是不是有什么該說的話啊?”

“……這個……”

“還是說、我不握住你的手你就不會說?”

因為發燒之外的原因,結女的臉變紅了。

“……我、我裝了病,對不起……”

“很好。”

我幫助掉下床后蜷縮在地上的結女站起身。

她的背后滲出了不少汗水。

“嘛啊……畢竟大病初愈,今天就換身衣服吃完晚飯睡覺吧。”

“……你這么溫柔還真是惡心。”

“能聽到您的致謝真是我的光榮。不握著我的手就睡不著的結女同學。”

“…………!!”

結女再次跳到床上,用被子裹住頭。

“我聽不見!什么都記不得!我要換衣服了給我滾出去、變態弟弟!!”

“說去就去說來就來說忘就忘說有就有啊、你這記憶真方便……”

真是的。

“那我先去準備好晚飯……就最后再聽你一個要求吧。”

結女從被子里露出眼睛,用即使努力聽也細不可聞的聲音。

“…………不準再、隨意走掉了。”

……我只是想聽聽你晚飯想吃什么啊。

嘛,無所謂了。

“小菜一碟。”

無論如何,跟一年前已經不一樣了。

這里、也是我的家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