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四章

web版本篇 第四章

前女友清醒過來。“啊!?我到底做了什么!?”

雖說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簡直年少無知到了極點,但我從初二到初三為止,確實曾經有過一種名叫男朋友的東西。

說到我為什么染指了這種瘋子的舉動,就不得不說當初的我就是一個足以令小兒止啼的超級陰暗女。如果是一個正常的女生,是根本不可能覺得那種男人帥氣的。實際上,那時候除了我以外,也沒有任何女生關注過那個男人。

而能體現我當時陰暗性格的故事,比如說有這樣的一個東西。

那應該是初二的第二學期,期中考之前的事。我和那個男人,令人唾棄地,在圖書館二人獨處,卿卿我我地復習備考————要為了準備中考蛻了一層皮的我來說,那樣的東西根本不是學習,而是借了學習之名的發情行為。說白了就是和蟬鳴一個性質的東西。

剛剛開始交往一個月的我,雖說并沒有像蟬一樣地叫,心倒是像小鹿一樣亂撞個不停。這也不僅限于在圖書館里面,那時候的我一直都是這樣的狀態————說白了就是發情期到了。也許正因如此,我在那時候,犯了一個錯誤。

————啊……。

放在筆記本旁邊的橡皮擦被手臂碰到,不知掉到了什么地方。橡皮擦這種東西,總是會以各種莫名其妙的角度彈來彈去————總會以討人厭的滾動方式,瞬間拜托我們的追蹤。

我沒能在桌子底下找到那塊橡皮。反正那塊橡皮本就已經沒剩下多大,搜查中止也是理所當然的。

倒也沒覺得有多心疼,只是稍稍嘆了口氣而已。————然后,忽地,就像是早就瞄準了這個令人作嘔的時機一般,旁邊遞來了一塊橡皮。

————我有兩塊橡皮,給你一塊吧。

————對在容易被忽悠這方面無人能出其右的當時的我來說,我聽到這本不算是特別溫柔的話,竟通紅著臉點點頭,戰戰兢兢地接過了橡皮。

……那么。

如果只是到此為止的話,也不過是乏善可陳的,光是能記住都顯得腦子有病的日常故事,但我的陰暗面就在此全面開花。

那一天。

回到家的我。

將收到的橡皮擦。

放進了上鎖的小盒子里!

是的————這個難以名狀的陰暗女,將那個橡皮擦,算成了“從男朋友那里獲得的第一件禮物”。

不不不不。就算是那個男人,也不可能腦子發昏到拿區區一塊橡皮擦當送給女朋友的禮物。又不是廣播體操的紀念品,不過是因為有多余的份才流通起來的物資,和男朋友啦女朋友啦的根本沒有半點關系才對。

但這樣的常識,對當時的我來說根本就不管用。

后來我但凡有個機會,就會像圣遺物一般地將那塊橡皮擦取出來,露出可疑的微笑,宛如邪教儀式一般。雖說總覺得當時那個男人的思考回路也是相當有病的,但要是看到那樣的我怕也是會嚇得敬而遠之吧。這四溢而出的糟糕,讓我甚至很想把它作為地雷女這個詞的最佳注腳。

雖說是很恐怖的話題,但從那以后,只要得到了那個男人身旁之物,我就會把它們放進那個盒子里保存。因為只要這么做,我就會覺得和正在家中的那個男人更近一些。

如果當時的我知道一年半后,他本人就會總是住在和我一墻之隔的地方,怕不是要漏尿而死。當時的我,就是陰暗糟糕到了這種程度。

那冒瀆一般的收集癖,讓我借著搬家的機會連同盒子一起封印了起來。、

但是,我并沒有注意到。

封印,到頭來也不過是封印罷了。

只是被封印起來的東西,只要有個契機,就會蘇醒過來。

※※※※※※※※※※※※※※※※※※※※※※※※※※※※※※※

真是的,人世間還真是無法心想事成呢。明明和那個男人住在同一個屋檐下已有一段時間,總算是開始習慣和他泡同一池子的洗澡水了,結果神明這家伙到底要測試我到什么地步啊。

有一條內褲。

那是我和那個男人先后洗好了澡之后,我在入睡前來到盥洗室兼更衣室的地方準備洗漱的時候————脫衣籠里堆積起來的衣服的最上方,放著一件男士用四角內褲,就像是鏡餅上的蜜柑一般。【注:請自行百度圖片“鏡餅”,畫面感極強。】

因為最后入浴的是那個男人,所以這東西一定是那個男人————我的義弟伊理戶水斗的東西沒錯。

嘛,那又如何呢。

大抵上人們都會在最后脫掉自己的內衣褲,剛剛入浴的人的內衣褲放在脫衣籠的最上方,是猶如葉綠素通過光合作用把二氧化碳轉化成氧氣一般理所當然的事。

所以說,我所采取的行動,也不過是不值一提的無意識行為罷了。

無意中,接近脫衣籠。

無意中,將放在脫衣籠最上方的四角內褲拿在手上。

……伊理戶同學今天穿了一天的內褲……。

“……啊!?”

我,究竟做了什么……!?為啥我會雙手握著義弟的四角內褲!?啊啊,完全沒有關于這幾秒的記憶……!一定是受到了什么人的遠距離精神控制了,一定是這樣的!

總之,要是讓誰目擊到了這樣的場景,怕是只能當場咬舌自盡了。這種東西,得趕緊放回脫衣籠————

“————嗯?”

“啊”

沙地一聲,我退光了全身的血色。

盥洗室兼更衣室的門被驟然打開,門外出現了水斗的身形。

那個瞬間,我以大概是人生中最快的反射速度,將手中之物藏到了身后。雖說總算是免于身敗名裂的下場,但現在這狀況,完全稱不上是松了一口氣。

“你在啊。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有人的氣息,還以為沒人呢。”

“……是、是嗎?是你五感遲鈍了吧?”

大概是陰暗時代培養的技能自動發動,將自己的存在感在無意識中消除了吧。多管閑事!明明如果感知到我有在里面,那個男人也許就不會進來了!

水斗以驚訝的表情皺起眉頭看著我。

“你為什么會站在這種地方啊?”

————糟了!

我現在,正站在遠離盥洗臺的脫衣籠旁邊。必須找個什么合乎邏輯的理由……!

“……手機……對,我想起我把手機忘在換洗衣服里了,才來找的!”

“哼~……?”

我真行!神操作!

在我完美的說明下,水斗看來是沒有哪怕一點的疑問。他徑直走向盥洗臺,拿起了牙刷。

本以為能趁著這個機會將四角內褲放回原處,但絕望的是,脫衣籠完全在盥洗臺鏡子的籠罩之下。而且這個男人不知為何,正透過鏡子一直看著我。

“……你、你在看什么啊。事到如今對我的睡袍姿態興奮了么?”

說完,還想著被頂一句“是啊”的話該怎么辦呢。還好,水斗的回復相當冷淡。

“沒什么。只是覺得你好像莫名地經常往我這邊看,還以為你覺醒了什么看人刷牙的性癖來著。”

聽到性癖這個詞,聯想到背后藏著的內褲,我的心臟猛地跳了一下。不過還好,勉力控制之下,總算沒浮現出什么不該有的表情。

“……就算我有這樣的性癖,如果對象是你我也是興奮不起來的。”

“那我就放心了。”

水斗開始刷牙。雖說不會因此感到興奮,但即使到了現在,我依然對置身于每天都能理所當然地看到這個男人穿著睡衣刷牙的環境感到不可思議。

“……喂。”

水斗刷完牙,轉身朝我這邊看來。

“手機,還沒找到嗎?那樣的話我也不是不能幫幫你————”

“誒?啊、沒、沒、沒關系!沒關系的!已經找到了!”

看著水斗好像有往這里走來的意思,我急急忙忙將口袋里的手機拿給他看。要是讓他看到了我另一只手上握著的東西,我這輩子就完蛋了!

“……這樣啊。那你也早點睡去吧。我去睡了。”

“嗯、嗯嗯。是呢,是這樣呢。睡眠不足是皮膚的天敵呢。”

咕嗚……!這里只能戰略性撤退了。

我無可奈何地將內褲揉進口袋里,和水斗一起走出盥洗室兼更衣室,將自己鎖進了房間里。

……怎么辦。

在自己的床上展開了義弟的內褲,我有些不知所措。

不,只要送回去就行了。送回脫衣籠中就行。只要趁著家里人全部沉睡的時候,就不必擔心被任何人看到。但是,問題是……

我看了看墻壁。

水斗的房間,就在我房間的隔壁————所以我能通過透過墻壁傳來的活動的聲音,掌握那個男人的就寢時間。這個男人可是相當嚴重的夜貓子。真虧他能以這樣的作息時間,(在交往的那段時間)每天早晨和我碰頭后一起去學校。……那時候或許確實為了我做出了一些努力吧。

也就是說,我并不知道歸還內褲的時機會在何時到來。也許是12點也許是1點又也許是2點。啊啊真是的,我想早點去睡啊!但是抱著義弟的內褲入睡什么的,總覺得這事已經已經大幅跨越了作為一個人的底線,讓我實在無法把還內褲的事拖到明天去做。

只有等了。

既然要等,我干脆一邊打開剛剛開始讀的新書,一邊側耳傾聽著。時不時地,房間里傳來踱步的聲響。反正多半也是在讀書,又為什么老是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呢。

……話說回來,他以前好像跟我說過,他有一邊來回踱步一邊考慮事情的習慣來著。似乎是小時候看到過通過走來走去就能提升推理能力的偵探,于是在模仿那些偵探的時候喜歡上了這樣的思考方式。

那個男人可是在小學時期就接觸過《人間失格》和《腦髓地獄》這種作品的可悲之人,他的人格隨處可見當時的可悲。即使是現在,他偶爾也會隨口吟出《腦髓地獄》里“那一章”的內容。スカラカ、チャカポコ。チャカポコチャカポコ……。【以上全是擬聲詞,選自《腦髓地獄》第三章《瘋子地獄邪道祭文》。】

……集中不了精神。

從剛才開始就連一頁都沒讀進去————雖說也有太過注意隔壁動靜的原因在內,但實在是我的房間里放著那個男人的內褲這一狀況太過擾亂我的心神了。

我不由自主地俯視起了放在一邊的四角內褲。

這是我的房間……。

沒有任何其他人……。

也就是說,我現在無論做什么事,都不會有人觀測到……。

沒有人觀測到,不就意味著等同于完全不存在嗎?

我現在,無論做什么,在世界觀測的角度上來說都等同于虛無……?

“……………………”

我滾到了床上。

只是不知為何感覺有些累了才躺上床的,并沒有別的意思。我的臉旁邊就躺著那個男人的內褲也一樣沒有別的意思。而我的鼻子離內褲也很近也一樣————

啊啊,小鹿亂撞,是心律不齊的癥狀嗎?又沒有做什么會讓我興奮的事,心臟跳得這么快除了生病以外也沒別的可能了。嘛只要過一會兒就會自己好轉的吧。是的,只要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聞聞。

“……………………啊!?”

將這口空氣完全吸入肺腑之中的瞬間,我找回了自我。

總覺得,剛才……好像,做出了什么萬萬做不得的事!

啊啊,沒有前幾秒的記憶!記憶又沒了!又消失掉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

我縮進被子里,像胎兒一般地盤起了身子。

我抱著頭。

突然好想死。

這簡直就好像是,欲求不滿的不受歡迎人群一樣嘛……!明明我早就從陰暗畢業了!現在的我明明是人氣獨占鰲頭的超人氣女生!

都是那個男人把內褲放在脫衣籠里的錯。都是因為他,一年前的我才會一個不小心蘇醒過來的。那個一年前把橡皮擦當成圣遺物一樣對待的極品陰暗女的我!

我已經無需再悄悄收集男人的私有物品了。只要有這個意思,無論什么東西別人都會送給我的,這種四角內褲根本就沒有必要,只……只要我拿出真本事,就連那內褲里面的東西,我也能……!

【(聲嘶力竭的咆哮)呀咩蘿!這樣的根本不是發糖!!再這樣下去連我這個翻譯都會被當成變態的!!!】

突然間,腦中浮現出了之前發生的事。

抱著好玩的心情裹著一條浴巾去誘惑那個男人,結果被推倒在沙發上的事。

如果那個時候,媽媽他們回來得再遲一點,我一定會拜見到那四角短褲的內容物了吧。然后我,大概……。

“~~~~~~~~~~~~~~~~!!”

我一腳踢開了被子。

受不了了!再把這種東西放在我的房里,我一定會發瘋的!

就算背負一些風險,我也一定要在這個男人還醒著的時候把這玩意還回去!

我一把抓起四角內褲,走下了床。

就在這個時候。

咔嚓一聲,發出了隔壁的門被打開的聲音。

“……?”

側耳傾聽之下,我聽到了有人下樓的聲音。

我看了一眼時間,已經過了凌晨12點。這么晚了,他到底要做什么……。是口渴了嗎。

……這是,機會?

如果他是要去便利店的話,可就沒有比這更好的機會了————無論如何,去確認一下那個男人的行動吧。

我把疊好的四角內褲揉進睡衣口袋里,走出了走廊。

偷偷看了一眼樓下,客廳并沒有開燈。

到底去了哪里呢……?

我躡手躡腳地走下樓梯————要是意外和他碰上,說是上廁所就可以了。我一邊在腦內模擬著這個情況,一邊下了一樓。

他不在客廳……。也沒有玄關門開啟或關閉的聲音。廁所的燈也沒有亮。無論如何這個男人也不可能有在一片漆黑的狀態下做事的興趣,也就是說……。

我感受到了盥洗室兼更衣室里的氣息。我慌慌張張地逃到了昏暗的客廳里。

就這么屏住呼吸之時,水斗現出了身形。躡手躡腳的,明顯有在刻意壓低聲響。

姑且,我們的雙親還在新婚期間,因此我們也一直注意著不在深更半夜里鬧出大聲響。他是因為這個而躡手躡腳的呢,還是因為什么其他原因……?

水斗慢慢地登上了樓梯。

雖然搞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但這是個好機會。如果是現在的話,就完全沒有必要擔心會被這個男人看到了。

我輕手輕腳地走進了盥洗室兼更衣室。由于實在是伸手不見五指,我打開了電燈。

哎呀哎呀。肩上的重負總算是放下來了。

封印在我深層意識里的混蛋陰暗女啊。我絕不會再一次放你出來了。

強烈地發著誓,我向著脫衣籠走去。

“……啊咧?”

然后,我才注意到。

脫衣籠有兩個,母親為了正當年紀的我著想,將脫衣籠分為了男性用和女性用的兩個。

其中的,女性用脫衣籠。

在那個脫衣籠的最上方,放著一件胸罩。

從設計和型號上來看……無論怎么看,都是我的胸罩。

“……………………”

我每次脫衣服的時候,都會特別注意把內衣藏在下面。

至于為什么……當然是因為不想讓那個男人看到了。

如果我的記憶沒有出錯,我今天也是這么做的……。

也就是說。

為什么現在,我的胸罩會被堂堂正正地放在脫衣籠的最頂端呢?

“……………………”

我默默地,將帶來的四角內褲放進了男性用脫衣籠里。……四角內褲飛回了,這重重疊加的衣服頂端。

想起了一些事。

今天,因為有些事要做而來到盥洗室時,恰逢那個男人剛剛從浴室里出來。雖說當時他已經穿好了衣服,并沒有發生什么————但現在回想起來,我出現的那個瞬間,那個男人單薄的肩膀,好像略微地顫抖了一下……?

并且,就像是要藏起些什么一樣地,將手放到了身后?

“……………………”

我沉默著走出盥洗室兼更衣室,走過走廊,走上樓梯,走過二樓走廊,打開了房門。

不是我的房門。

是水斗的。

“啊?……怎、怎么了?深更半夜,門都不敲的……”

水斗一臉震驚地轉過頭來。

縱使心中浮現出千言萬語想一股腦甩在那張臉上————

“……!~~~~~~~!”

到頭來,卻沒能出口。

想說的話實在多到舌頭都轉不過來,反倒是面龐越來越燙。

“我說你真的怎么了啊。大半夜的闖進人家房間,自顧自地一個人臉紅,這到底是個什么奇行————”

“————脫衣籠”

終于憋出的,是這樣的一句話。

“去看看、脫衣籠。這樣你就、知道了。”

“誒……”

水斗露出了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

大概是以為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暴露了吧————那副表情看起來相當暢快,但實在遺憾的是,我并不處在可以隨心所欲地開懷大笑的立場上。

我讓開道路后,水斗踩著撲通撲通的腳步聲走下樓去。

過了不到三十秒的時間,以比起下樓時快了一倍的速度跑了回來。

“你……!啊……!”

水斗漲紅了臉想要對我說些什么,到頭來也還是一句話都沒能說出口。你看,果然會變成這樣的吧?

利用這段等待時間讓頭腦冷靜了些的我,鄭重地宣布。

“現在開始,召開家族會議。”

由于我們雙方都不允許對方進入自己的主場,家庭會議被選定在深夜的客廳舉行。

水斗坐在L型沙發的轉角處,而我則坐到了距離水斗大約三個身位的地方。看不到對方的臉就會靜不下心,而跟他并排而坐更是沒可能的,所以除了這樣的落座方式也沒有什么其他選擇了。

“……來決定,先攻和后攻吧。”

我壓低了聲音說道。

母親他們正睡在一樓的臥室里————或許沒有睡著也說不定,但無論如何都必須保持安靜。我們從一開始,就將不發出聲響作為了這次會議唯一的鐵則。

“……知道了。怎么決定?”

“簡單點,猜拳吧。”

“贏的先攻?”

“當然是輸的先攻啊。”

“……也對。那么,石頭剪刀————”

三次平手后,我成了敗北的一方。

雖然是很令人羞恥的結果,但也只有接受了。

先攻是我。

開始找借口。

“我也沒辦法啊!!”

“別馬上就大叫出聲啊笨蛋!”

啊,糟了。

我們馬上屏住呼吸,瞥向母親他們的臥室方向。

并沒有醒轉出門的跡象。

“……我也沒辦法啊。那是我體內的另一個我的所作所為,并不是我的錯。”

“算我求你了,找個正經點的理由吧。”

“只不過是有點返祖到陰暗時代了而已……!如果是平常的我的話,你的內褲什么的就算是天塌了也……!”

“陰暗時代……呢。這話聽起來就像是初二的你就算偷走了我的內褲也沒什么奇怪的一樣呢。這么說有什么理由么?”

“啊”

糟了……。太欠考慮了……。這樣一來,我豈不是連初二時期的黑歷史都不得不吐出來了么……!

“……連、連這個都非說不可么……?”

“非說不可。事到如今,我們都不能再有所隱瞞了。徹底掌握對方的軟肋吧。”

“嗚嗚嗚嗚……!別、別覺得惡心哦?”

“沒關系,我覺得你已經足夠惡心了。”

“我可聽到了喔?這句證言……!”

我徹底死心,將初二時期的我所做的恐怖行為,一五一十地坦白了。

也就是,從他那邊得到的東西,從橡皮擦到零錢,一個不漏地放進了寶箱里保存起來的事。

這是何等的拷問啊……。明明是難得封印完成的黑歷史,卻要在本人面前一一吐露出來。真的好現在馬上一個藝術當場去世。

“所以呢,該說是當時的收集癖,突然間就復發了什么的……”

偶然看向旁邊,水斗完全沒有在看著我。仿佛要把整張臉藏起來一般,看著和我完全相反的方向。

啊,這個男人……!

“……你、你說了你不會覺得惡心的吧!?”

“不、不是……不是這么回事……”

水斗稍稍瞥了我一眼,又把頭轉到了反方向。

然后,以自言自語的音量喃喃道。

“……我說你啊……是不是、喜歡我喜歡過頭了……?”

“什……!”

羞恥之心讓我的臉仿佛要燒起來一般。

“這、這是以前的事了不是嗎……!?現在已經不一樣了!”

“不、不是,我知道,我知道哦?”

“……看著我再說一遍啊。”

“不要”

單純地被拒絕了。就這么不想看我的臉啊。這樣啊這樣啊。是個惡心的陰暗女還真是對不起啦!

這么鬧著別扭時,突然發現水斗的耳朵好像有那么一點點發紅。

……………………。

“……你、你害羞什么啊……。你、你傻嗎?一般都會覺得惡心的吧,這種時候……”

“說要我別覺得惡心的不是你嗎……。可惡”

啊啊真是的……!連我的臉也跟著一起發燙起來了啊!

我用手捂住臉,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必須克制住這種引人誤會的反應。我可不想讓人誤會我還喜歡著這個男人什么的。

“……總之,你的借口我聽完了。就是以前的癖好又重新顯形了。了解了解。”

“接下來輪到你了。”

“是呢……”

然后,水斗終于重新將頭轉回來,臉色已經回復了正常。

“怎么說呢,我的情況,那個……說來你可能不信。”

“我本來就不怎么信你的話,事到如今還說這個?”

“…………因為掉在了地上,就撿起來了而已。”

“…………………………”

我盯著那張蒼白的側臉。

“……卑鄙。太卑鄙了……!雖然確實是找借口的事件,但憑什么只有你的理由會對自己這么有利!我明明從頭到尾說了個遍!”

“不,這是真的啊……!就掉在了脫衣籠前面!撿起來正準備丟進籃子里的時候正好你闖進來……!”

“…………說好的徹底掌握對方的軟肋呢?你承認了不就行了。唯獨這次我會原諒你的。快說啊,說你對著我的胸罩發情了!”

“你說誰呢……!!…………說誰呢”

水斗又將臉轉向了一邊。

……那個,等等。這方面要是你不出口否認一下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不、不是。才沒發什么情呢。絕對沒有。只是、那個,呃…………有些意外……你現在穿著這么大的型號呢,什么的……”

“……啊……………………”

我張開嘴想要破口大罵點什么,卻又一次沒能發出任何聲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為什么又是我被灌輸了羞恥的記憶啊!?

雖說和這個男人交往以來我的胸部發育確實突然變快了,也許會感到有些意外也說不定————等、等等?

為什么會知道我胸部的尺寸啊……?為啥光是看了一眼胸罩,就能發現我的胸部比起初中時期變大了啊?

……你為什么這么熟練啊!?初中時期你究竟看了我胸部多少次啊!?

“……你、你沒有……對、對我的胸罩,做、做些奇怪的事情吧……!?”

“…………奇怪的事情指的是什么啊。”

“比、比如……”

水斗略顯別扭的反問,反而讓我有些無言以對。

“不必擔心,我只不過是在更衣室和我的房間之間走了一個來回而已————除此以外的事情我發誓絕對沒做過。”

“……真的沒做過?”

“真的沒做過。”

“真的沒有用手指戳戳罩杯的部分什么的?”

“……真的。”

“剛剛的回答好像隔了有一段時間啊!?”

“真的……!”

差點大聲喊出口的水斗堪堪憋住聲響,喘了一口氣后繼續說道。

“……你既然要問到這個地步,那我也得問問你了。你沒有對我的內褲做過什么奇怪的事吧?比如聞聞味道什么的。”

“……嗚咕……”

沒有這種記憶。

“…………知道了吧。關于這件事咱們都別再碰了。”

“…………嗯。看來還是這樣做比較好。”

沒想到我有朝一日竟能和這個男人達成一致。不愧是內衣,人類的創世紀發明。

那么。既然雙方都已經提出了自己的借口。之后就是————

“……水斗同學?”

“……怎么了,結女同學。”

“為了讓我保守這次的秘密,你愿意為我做些什么呢?”

“早知道你會來這一手的你個人渣女。”

光是互相守護秘密是不夠的。為了預防萬一,加深共犯意識,我們磋商了各自的條件。

當交易完成,會議結束之際,時間已經接近了凌晨三點。

※※※※※※※※※※※※※※※※※※※※※※※※※※※※※※※

“……嗯……”

感受到枕頭的違和感,我輕輕蹭了蹭腦袋。

怎么回事呢……明明一點也不柔軟卻莫名地有些舒服……明明不是多么好聞的味道卻讓我的心跳個不停……。

“……嗯嗯————……”

我在半夢半醒之間翻了個身,將腦袋埋進了枕頭里。

……啊啊,對了。

這個枕頭的氣味……和那條四角內褲,有些相似……。

“……嗯嗯嗯~~……?”

和那條四較內褲相似的……氣味?

這閃過的思緒,讓我的意識漸漸清晰起來。

我睜開了雙眼。

然后,我終于,認識到了現在的狀況。

“…………………………”

我……睡在沙發上。

將坐在沙發上的水斗的雙膝當作枕頭。

也就是所謂的膝枕。

“…………………………”

停止的思維,喚醒了我之前的記憶。

我好像,為了內衣褲的事和這個男人召開了家族會議————然后呢?

沒有回到房間里的印象。

難道我……昏睡過去了……?

我慢慢起身。

蓋在身上的毛衣滑落在地。……這件衣服,我并沒有穿。這個……對了,是水斗穿著的毛衣。

雖說是春天但夜晚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是這個男人把毛衣蓋在了昏睡過去的我身上的……?

水斗就這么坐著睡著了。也許是因為我將他的雙膝當枕頭,搞得他動彈不得了吧。

……明明把上衣讓給了我,他自己就會覺得冷的。

先還了這份人情吧。我將落在地上的毛衣拾起,披在了依然在睡的水斗身上。

這個瞬間————他的嘴唇略微動了起來。

“…………綾井…………”

心臟猛地一條。

……真是的……。到底在做什么時候的誰的夢啊。你才是對我留戀過頭了吧?

但是、嘛……只是做夢的話,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呵呵。”

————瞬間,水斗睜開了眼睛。

“早上好。”

“…………!?”

我啞口無言地凍結了。

水斗在極近的距離下,露出了惡作劇的笑容。

“一大早的看起來心情很不錯嘛。我叫你的舊姓有這么值得讓你高興的么?”

…………這。

這個男人……!!

“別這么臉紅嘛。雖說我不知道這到底是羞的還是怒的。……這不過是是回擊。你可沒資格為此抱怨我哦。”

“回擊……!?我對你做了些什么……!?”

“到底做了些什么呢。你想知道的話就自己拍下自己的睡相看看唄。”

水斗輕飄飄地說著,不住地搖頭。

“那么,差不多也到了老爸他們起床的時間了。今天也讓我們繼續上演關系良好的兄妹戲吧。妹妹喲。”

“……早說了我是姐姐吧。我討厭的就是你這種總是在意小節的地方啊。”

“原話奉還。”

回了一句宛若孩童般的言語后,水斗卻又突然說著“不”字,歪起頭來將之前說過的話全盤否定。

“能像這樣明明白白地說討厭我唯獨這一點我是很喜歡的。……可以避免誤會。”

“……誤會?”

“沉睡的東西只要不去喚醒就永遠不過是沉睡的東西而已的意思。就像你的黑歷史一樣。”

“咕……”

啊啊,真是太糟了……。為什么偏偏爆給了這個男人……。

水斗站起身,突然轉過身去,背對著我。

“……從今以后也像這樣,盡管睡你的懶覺吧。事到如今才蘇醒過來,我也只會感到困擾的。”

讓被封印的東西一直封印下去。

讓沉睡的東西一直沉睡下去。

這才是平和地度過每一天的最好的方法————

————這種事,我也是明白的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