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三章

web版本篇 第三章

前情侶升入高中。“很寂寞嗎?”

雖說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簡直年少無知到了極點,但我從初二到初三為止,確實曾經有過一種名叫女朋友的東西。

那事件的始末已經光是回想起來都覺得諱莫如深所以也就省略了,但火大的是,所謂難以忘懷的回憶這種東西,多多少少也還是有一點的。

比如說,初二第二學期第一天的事。

那一天,我睜著近年罕見的惺忪睡眼,慢慢吞吞地起了床————雖說解釋睡眠不足的理由是件對現在的我來說痛恨之極、對以前的我來說羞恥之極的事,但硬要強忍著各種感情進行說明的話,其理由則是因為前一天發生的事件。

我受到了綾井結女的告白。

我將她親手遞來的情書當場讀完,當場答應了————用“居然答應了”這種說法或許會更準確一些吧,但總之,從那前一天開始,我就正式成了一個有女朋友的人。

人生第一個女朋友。

多少有些飄飄然,多少有些情緒高漲,抑或是無意義地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直到天亮,也能稱得上是正常行為————絕不是我從很早之前就對綾井抱有好感,最終由于美夢成真而無意去做真正的夢。這不過是符合生理學的、極其自然的現象奪走了我的睡眠罷了。綾井不可饒恕。

總之。

這是我交到女朋友以來的第一個早晨————并且,也是只有一次的,初二第二學期的第一天早晨。

我匆匆忙忙地打點完畢,走出了家門。

在開學日遲到可不好————這可不是當時的我心中所想。我是有碰頭的約定才會如此匆忙的。

就在那即將成為我初吻的地點的,上學途中的岔路口,她將自己的手提包提在膝前等著我。

綾井結女。

那就是我的女朋友。

————對、對不起!我睡過頭了……!

————沒、沒關系……。還來得及……。

當時的綾井還是個不擅長說話的人,就連和我說話時都顯得結結巴巴的。雖說一想到究竟要經歷過什么才能把那張嘴變成只會說壞話的臭嘴就不禁惡向膽邊生,但這會兒就先暫且不提。

綾井偷偷看了我一眼,松了口氣似的開口說道。

————難道……昨天,沒睡著?

————啊啊,嗯……嘛,有點……呢。

————……這樣,啊……

綾井擺弄著稍長一些的劉海,不經意地移開視線,面頰微微一紅,用仿佛被風一吹就散的聲音,輕輕說道。

————我、我也是……昨天晚上、完全、沒睡著……

當時的我畢竟太過愚蠢,畢竟是愚蠢的初二學生,所以在這樣的對話中完全地被攻陷了。心臟跳個不停,舌頭變得比綾井還要遲鈍五倍左右,宛若忘加了油的機器人一般。

關于這樣的反應,要現在的我來說,就是由于幾乎所有的人生都在單親家庭中度過而不知母愛為何物,從而導致我對明確表現出來的好感的免疫力不足吧。若非如此,面對將來的恐怖諷刺怪物————化為了就連京都人都會光著腳逃走的挖苦機器的這個女人,是絕無可能悸動到這種地步的。【注:京都盛產妖怪文化】

我們這樣啊那樣啊今天天氣真好啊地維持著根本算不上對話的對話,肩并肩在上學的路上走著。雙方的距離大約是半步。每走一步都會搖擺的手背,正處在似碰不碰的絕妙邊緣。

都成了戀人了,已經可以牽手了吧。但畢竟是昨天剛剛成立的關系,今天就牽手會不會太早了一些呢。

雖說我的腦子里考慮著這些,但對我這個前一天還在將指尖稍微碰了一下的記憶小心留存心中的處男笨蛋來說,牽手什么的實在是難易度高過頭了————歸根結底,就連和她一起去上學這一情景,對一個初二男生來說就已經太過刺激了。

不知不覺,學校已經迫近到了50米以內。

漸漸地也看到了其他上學途中的同學的身影,想著,啊,要結束了嗎————哈哈哈,趕緊結束吧你的生命————而為此感到遺憾時,綾井卻開始舉止可疑地四處張望起來。

————啊……那個,就在這里……。

————誒?

————一起去教室,什么的……還是,有點害羞……。

將輕聲細語的綾井不禁認定為可愛的我想必是氣運已盡————這個瞬間注定了,我和綾井之間的戀情不會再為第三人所知。

如果那時候,我們兩人能正大光明地在教室出現,并在同學面前做出交往的姿態,我或許也不會產生奇怪的占有欲,綾井也不會莫名其妙地找我的碴了吧————于是,我們或許根本就不會分開。

這一切不過是事后諸葛亮罷了。

我們兩個都不是時間跳躍能力的持有者,對各種“如果”的假設,不過是假想游戲罷了————但是,是的,所以接下來的話,我就以在玩假想游戲為前提講下去好了。

如果,假設。

那一天,我和綾井,能從始至終保持兩人一起來到學校的話會怎么樣呢?

……沒想到,竟會迎來實際演繹這樣的if路線的日子,人生真是充滿了未知呢。

※※※※※※※※※※※※※※※※※※※※※※※※※※※※※※、

作為我的人生最忌諱的時期的高中升學前的春假,也終于迎來了終結。

對這件事本身我是打心底里感到開心的,然而現在,我的面前又有了一個全新的大問題。

“……………………”

“……………………”

從洗手間里先出身形的我的義妹————是義妹,無論如何都是————伊理戶結女,在和我碰面后,一直相視無言地互瞪著對方。

緊鎖眉頭互瞪著的,準確來說是對方的制服。

以藏青色為基調的夾克。給人帶來正經感的樸素設計。紅色的領結則是一年級新生的證明。

我和結女所穿的,是同一所高中的制服。

而這則關系到了繼我和結女成為兄妹以來的,悲劇性的神明所設下的又一個陷阱。

去年,就在我們準備中考的時候————那時,我和結女之間的關系已經徹底生硬了起來。

當然,我們之間并沒有談論過任何有關志愿校的問題。倒不如說,我反而為了避開和她進入同一所高中的結局,而選擇了一所我們學校沒幾個人成功考上過的私立高中————雖說對單親家庭的我來說還存在學費的問題,但這一點只要通過免費生考試就可以克服。因為聽說這個女人也同樣是單親家庭,我斷定只要能進這座學校就絕對可以和她分道揚鑣,于是我全身心投入到了考試的準備中。

于是,我漂亮地拿到了免費生的名額。

和結女一起。

……是的。

這個女人的想法,和我完全相同。

一心不想和我去同一所學校,而選擇了我看起來絕對不可能去的高中作為志愿校,全身心投入到了考試準備中。結果,我們完成了為同一所學校爭取到了兩個數量有限的免費生名額的壯舉。

當我們一起被叫到教師辦公室,被稱贊著“你們是我校的驕傲!”時,究竟有誰能理解我們的絕望呢————說實話,那是比起落選還要嚴重的打擊,嚴重到我們都只能從頭賠笑到尾。

人世間,有不少為了進同一所學校而努力學習的情侶,但以為了不進同一所學校為源動力去努力讀書的情侶,大概也僅此一家了————而且努力到最后,我們居然還是進入了同一所學校,算上這個結果的話稀有度怕是又要拔高到一個新的境界了吧。除了笑我還能怎么辦呢。

你個混賬神明。

……不對,關于這個問題,也有我們不事先溝通好志愿校的原因的鍋,不能全甩到神明頭上就是了。

總之,對我們來說,光是對方穿著和自己一樣的制服這件事,就已經足以成為憎惡的源頭了。

“……這制服,真是不適合你呢。”

結女冷冷地說著,她的瞳孔黯淡無光。

“……你才是呢。特別是百褶裙,一點都不適合你。”

我以極寒的聲音和漆黑的瞳孔回擊。

“制服大體上都是百褶裙吧。”

“說錯了。是高中生不適合你。”

“啊啊這樣啊。這么說來人類根本就不適合你呢。”

“那樣的話你就是不適合地球了。”

“那你就是不適合太陽系!”

“那你就是整個銀河————”

在那之后,將概念擴展到宇宙、三次元的不合適斗嘴,止于從客廳探出身來的女性。

“啊啦~兩個人的制服都很合適呢!”

那是我的義母由仁阿姨。

由仁阿姨半強制性地把我們拉到她的身側,很高興地“嗯嗯”點著頭。

“果然重點高中就連制服都與眾不同呢————!真的好厲害呢,你們兩個!同以免費生的身份考上了那么難進的高中,真不愧是我們的孩子!”

……我們互相貶低著對方穿制服的樣子卻從沒說過“要是被學校踢了該有多好啊”或者“到其他高中上學去吧”之類的話,是有相應的理由的。

因為我們的父母,對我們的合格感到非常開心。

我們對否定父母從心底里感到高興的東西這種事————即使不是本意————有著強烈的抗拒感。我和結女二人,在單親家庭出身這一點上算是同病相憐,也因此在對待親人這一方面,我們有著類似的態度。雖然很不想承認。

“對了!我們拍照吧!來來你們兩個,靠近一點!”

別開玩笑了。

雖然很想這么說,但看著由仁阿姨興高采烈地拿出手機的模樣,身為義理上的兒子的我也實在無法抗拒,而對她的親生女兒結女來說,似乎也是一樣的。

我們錯開半步的距離,竭盡全力地努出微笑,照進了相片中。

關于如何通過不遠不近的絕妙距離給人一種關系良好的印象這一點,我們大概已經比親生兄妹還要經驗豐富了罷。

“嗯!拍得真不錯!……呵呵。這樣看起來,好像一對情侶一樣喔?”

心臟猛地跳了一下。……沒問題嗎?有沒有表露到臉上啊?

“在說什么呢,媽媽。我和水斗同學可是姐弟吧?更何況我們才剛剛認識呢。”

結女一邊平靜地說著,一邊暗暗踢了一下我的小腿。寫到臉上了么,剛才的驚慌之情。

“我知道。開玩笑的啦。但是,你看,結女像我,而水斗像峰君吧?我想我們如果是高中生的話,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了呢~。”

“……別用孩子的事秀恩愛啊。”

“對不起對不起。”

所謂峰君,指的是我父親————全名是伊理戶峰秋。

“那么你們兩個先上車吧?我們打點好之后就馬上過去。”

這么說著,由仁阿姨回到了客廳。

今天是開學式的日子。

不僅僅是作為新生的我們,父親和由仁阿姨作為我們的監護人也會來到學校。

這究竟意味著什么?

“……哈啊。”

“別嘆氣,會傳染到我的。”

“我能不嘆氣嗎。明明如果只是考上同一所高中的話,還可以裝作不認識的……”

這所高中里沒有認識我們的人。

所以,裝成陌生人本該是很簡單的事。

但是,我們成為了兄妹。和同一對父母,坐著同一輛車,一起上學。必須如此。

以此為前提裝作互不相識,難易度實在是高過頭了。

“那么,待會兒見嘍————”

“水斗————。要好好交朋友啊————。”

來到學校,大致完成了在校門前的攝影等大部分慣例流程,我們暫時和父母分離了。我們需要在入學式之前來到教室,和同班同學與老師們碰面。

分班情況已經事先通知過學生們了。似乎是通過入學考試成績來進行分班的————也就是說分班根本就不會考慮到家庭因素之類的問題,我們也因此順理成章地被分到了同一個班級。事到如今光是這種程度我已經連嘆氣都嘆不出來了。

父親他們不見蹤影后,結女伸了個懶腰。

然后。

“死宅。”

“死推理狂。”

“豆芽菜。”

“矮子。”

“我已經不是矮子了吧!?”

“對我來說你依然是矮子。”

我們釋放著憋到了現在的罵人的話。要是不適當地釋放一下的話是會憋壞的,這是必要的措施。

我們進入校舍,朝著教室走去。

“然后呢,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

“你難道想就這樣一起進教室么。”

“反正都同姓的兩個人已經足夠引人注目了。就這樣吧。”

“……完全想象不到這是當時害羞到了那種程度的人。”

“你說什么?”

“沒什么。”

確實,莫名其妙地注意過了頭也許只會起到反效果。

我們找到教室后,就普普通通地從前門走了進去————有種所有視線都聚集了過來的感覺。教室里已經有大概20個左右的學生集結到了一起,為了鑒別新朋友而變得異常的情緒高漲。

根據貼在黑板上的紙張來看,我的座位在窗前。

我和結女都是姓“伊理戶”,導致我們的座位必然性地前后緊挨在一起————名以「み」打頭的我在前,以「ゆ」打頭的結女在后。……雖說對結女在我身后的座位配置有著不祥的預感,我還是暫且坐到了指定的位置上。

————咔!

“疼!”

椅子被后面踹了一腳。

太不出所料了吧!

轉過頭瞪著后面,事件的兇手就仿佛沒事人一般地看著窗外的風景。這個女人……

換座位恐怕還要等到大約一個月以后。在此期間,我不得不在將背后交給這個女人的狀態下上課。這是多么的不利啊。必須早點擬定對策……。

而對我們現在的情況,同班同學們則遠遠圍在外圍暗中觀察著。

“……你現在是踹我椅子的時候么?”

“你什么我聽不懂呢。”

“不用拼命交朋友也沒關系嗎?高中出道。”

“你說誰高中出道呢。”

沒差啦。

初三時還給人一種土包子的印象的這個家伙,現在已經連土包子的一點影子都不剩了————她在成長后產生了由內而外的變化。也就是說,這個女人和在暑假結束的關頭遞給我情書的那個綾井結女基本可以視為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了。

在這個狀態下,我們來到了彼此以外沒有任何熟人的高中。這不就是高中出道嘛。

“這一點就不用你擔心了哦,水斗同學?”

結女露出了一副把我當傻瓜一樣的微笑。

“我可是有必殺武器的啊。”

“伊理戶同學上的是哪所高中啊?”

“一所很普通的公立中學啦。根本沒有什么值得一提的。”

“有什么興趣嗎!?”

“讀書吧。雖然無聊得感覺有些過意不去呢。”

“你是入學考試第一名吧!?你究竟學了多少啊?”

“沒什么大不了的————雖然很想這么說啦,不過事實上那段日子里真是廢寢忘食的滿腦子讀書,總感覺到現在還沒有從這份解脫感里抽出身來。”

我的背后傳來了談笑風生的聲音。

……伊理戶結女,在入學第一天就登上了班級階級的頂點。

這是在入學式后回到教室,結束了簡單的班會之后馬上發生的事。剛剛還只是遠遠圍著的同學們,一下就成群結隊地湊了上來。

是的,入學式。

結女所說的所謂武器,就在入學式中露出了獠牙。

這個女人————是新生代表。

也就是說,這個女人的入學考試成績是全校第一。在這個實至名歸的重點高中里,這一事實被轉化成了強大的魅力。如此一來,伊理戶結女就不再是有必要自己去結交朋友的下級民族了。

但,對我來說,這種事根本就無所謂。

混賬……!

為什么她比我的成績還要好!混賬啊啊啊……!

在新生代表這一標簽的光芒之下,不知為何而同姓的我這樣的人,看來是早已被忘了個干凈了罷————光這么坐在座位上也差不多到了極限的我,仿佛被圍繞著結女的人群擠開一般地離開了座位。

入學式和班會都已經結束,已經沒有必要再待在學校里了。到父親他們那兒露個臉,趕緊一個人回去好了。

反正,又不是必須和這個女人一起回去————咱們又不是戀人。

“……………………”

總感覺結女偷偷看了我這邊一眼,八成是我的誤會吧。

哼。

看起來能交到很多朋友,真是太好了呢。

關在自己的房間里讀著書,不知不覺就到了黃昏————在感到口渴而走下一樓時,玄關門打開了。

“我回來了。”

是結女。一個人。父親他們早已經回到家中————畢竟入學式結束后已經過了三個小時。據父親他們所說,結女受同學們的邀請去參加了他們的聯歡會。

出道出得還真不錯。真想象不到那曾經是個連體育課的伙伴都找不到的人呢。

結女沉默著沿著走廊走來,在擦身而過時露出了一副得意的微笑。

“寂寞了嗎?”

“……蛤?”

我不禁皺起了眉頭,而這個女人,則令人不快地咯咯笑了起來。

“沒辦法光顧著你一個人了,對不起咯?”

“……沒什么,不必客氣。你就盡管過著為了回復LINE而忙得暈頭轉向的每一天吧。”

“恭敬不如從命。”

簡簡單單地地說完,結女上了樓梯。

……嘁。為啥我非得因為這種破事被人擺出一張勝利的嘴臉啊。

明明對我來說,朋友這種東西根本就沒什么必要的————寂寞的理由什么的,根本連一絲一毫都沒有。

就這樣。

被灌以難以釋懷的回憶之后的,第二天早晨。

“伊理戶!你是在哪里上的初中?”

“誒?那個……”

“有什么興趣愛好?你玩游戲嗎?”

“游戲的話玩的不多……”

“入學考試考得怎樣?果然身為伊理戶同學的弟弟,腦子一定很好使吧?”

“應該考得還可以吧……”

為什么啊。

為什么這次輪到我被圍了呢。

真是奇怪的現象。早晨,我普普通通地來到學校,突然就成了這樣了————而且,我和結女是義理上的兄妹這件事,已經變得眾所周知了。那個女人,難道在聯歡會上跑火車了么?雖說這事遲早都會被知道的……。

被如此規模的人群圍觀,大概是打娘胎里出生時的分娩室以來的頭一遭了。而且現在,圍繞著我的男生的數量,大概遠遠超過了打娘胎里出生的那一次,在分娩室里的醫生護士的數目了。

我被接二連三的問題轟炸得頭暈目眩。那個女人,昨天竟泰然自若地應付了這種猶如拷問一般的轟炸么。她是訓練有素的間諜么。她是受過揍敵克家族的教育么。【注:一個架空的暗殺者家族,富堅老賊梗。】

在我將死不死之際,錯開了到校時間的結女來到了教室————和女生們互相打著招呼,看著被人群包圍的我,不禁動了動眉頭。

接著,她在我身后的座位上放下書包之后,

————咔!

踹了我的椅子一腳。

為啥子哦。

不禁漏了一句關西腔。

所謂禍不單行,說的大概就是這么回事吧。

大概因為是重點高中吧,校方并沒有因為是開學第一天而有所顧忌。滿滿地排了六節課,而授課內容也不僅是新生報到會,也包括了翻開教科書的學習。然而,即使是如此毫無慈悲的課程,比起形同拷問的問題轟炸也算是天堂了。授課萬歲。

一進入午休時間,我就逃出了教室。貨真價實的逃亡。我已經不想再被包圍了。早上,我在上課時間即將來到時,發現包圍我的男生們,有一半以上是來自其他班級的————因此等人群聚集起來需要一定的時間,而這段真空期就是我的機會。

我把自己關到了廁所的隔間里,等待著事態平靜下來。本以為廁所飯這種東西不過是帶著舊世代價值觀的都市傳說,但沒想到我也有會被逼進廁所里的一天。僅有的救贖是我并沒有把飯帶進來,以及廁所是漂亮的西洋風了。私立學校真厲害。

真是的,即使如此,為什么我的人氣一下子就爆發了呢————又不是被網絡新聞提到的推特之流。我究竟能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

如果說有的話……嘛,那就是身為伊理戶結女的義兄這一點了吧————

“你中午也要去么?”

“要去要去。我一定要跟他搞好關系。”

忽然,隔間外傳來了談話聲。

在廁所里扯皮原來不是女生的專利么。真驚訝。

“那個女孩子啊————超可愛的吧。而且還是入學考試第一名,太完美超人了吧?”

“真是呢。看到LINE里的照片就對她一見鐘情了。”

入學考試第一?

說的是那個女人嗎?

哈啊?

說那個女人可愛的,該去看眼科了吧?

“那你又為什么老粘著她的義弟啊?直接找她去啊。”

“絕對會被嫌煩的啦。但是通過她的弟弟轉一手不就順利了嗎?”

“抱有同樣想法的人有很多就是了。”

“不過那個弟弟,總覺得有點陰暗啊。感覺不好相處呢。”

“那是你太煩人了吧?”

“啊。真過分————”

……啊啊。

破案了。

也就是說,我被那些抱著邪惡的想法靠近結女的人當成踏板了啊。

原來如此呢?

我走出了隔間。

“嗚哇!?”

“嚇我一跳……”

我無視了對我的出現感到吃驚的男生們,走出了廁所。

“……誒?剛才那個人……”

“啊————”

來到走廊沒多久,就有幾個男生們聚集了過來。

也許稱之為“貼了上來”會更準確一些。

對興高采烈地發起了對話的他們,我開始了不假思索的應答。

如果純粹地只是為了和我增進友情而來與我搭話的話,我也多少會認真對待一些。

但是,如果不是如此。

那根本連躲著藏著的價值都沒有。

那天夜晚————我吃完晚飯,正在水槽邊洗著自己的碗筷時,似乎是緊接著也吃完了的結女,站到了我的身邊。

安靜得只能聽到流水聲的片刻沉默后————結女像是喃喃自語一般地說。

“……你都不覺得懊惱嗎。”

“什么?”

反問過后,結女有些焦急地皺起了眉頭。

“你知道的吧。”

“是說圍著我的那群人?”

“對。”

不愧是女生,消息真靈通。

“你……是被人小看了啊。”

“是呢。”

“就因為沒勇氣直接找我搭話,就去利用你這種看上去很老實的人……。這種人,我看不慣。”

“我才不管你的想法如何。那種人只要不管不問就行了。和門簾比試腕力,往米糠里釘釘子,【注:以上兩句皆為日本俗語,用來比喻白費力氣之事。】身為重點高中的學生,總不會連這些諺語都不懂吧。”

“可是,這樣的話,你就……!”

結女似乎用強烈的語氣想要說些什么,但終究還是住了口。

她停下了洗碗的手。

我也停了下來。

從水龍頭里持續傳出嘩嘩的流水聲。

“……我就?”

我靜靜地反問。

停下了動作的結女,許久后終于又開始洗起碗來。

“…………沒什么。”

第二天。

高中第三天的早晨————明明昨天就已經和結女越好了錯開時間上學的,但僅僅過了一天,契約就被破壞了。

“今天我們一起去學校吧,水斗同學。”

好惡心。

被她用溫柔的聲音這么一問,我頓時條件反射地這么想道。但就在早餐桌上被她這么一說,我也無法隨便地拒絕。

“真的關系好好呢。”

“哈哈哈。水斗,讓她練練你對待女孩子的方式吧。”

結女那家伙微微一笑。很明顯,她是算準了我無法在這種場合下說出拒絕的話來,才在雙親面前做出了這樣的提案。

她到底要干什么?

我充滿疑惑的視線也被她用天衣無縫的微笑擋了回來。

兩人一起走出家門。

走在上學途中,我一直以戒備的眼光盯著結女,但她本人卻一直都是一副裝傻充愣的表情。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

懷揣著陰森恐怖的感情,我們來到了距離校門50米左右的地方。趕來學校的學生也多了起來。

……之前都是在這一帶分頭行動的來著。

雖說我并不知道結女為什么說要跟我一起上學,但這個女人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提出要跟我一起和和睦睦地去教室吧。所以就在這一帶————

就在此時,我的思考停滯了。

你問我為什么?

我還想知道呢。

為什么————這個女人,非常自然地挽住了我的手臂啊!?

“蛤?等等……!”

“好啦。”

輕聲細語地呢喃著,結女就這么挽著我的手臂向前走去。而我則被她拖著不得不前行。

感受到了視線。這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引起話題的新生代表,手挽著男人的胳膊一起上學啊!

真、真的是在想什么啊這個女人!光明正大地挽著我的胳膊什么的,就連還在交往的那段時間都沒有過這種事啊!

可怕的是,結女就這么挽著我的手臂,通過了校門————校內自然有著更多的學生,讓我感到如坐針氈。挽著手臂上學的男女什么的,就算不是我和這個女人也妥妥的顯眼啊!

“哦,這不是水斗同學嘛!”

“今天也讓我————們……?”

和昨天一樣,瞄著結女的男人們聚集了過來————并猛然定住了。

也難怪。

畢竟想要拉近關系的本人,和身為踏板的我的關系已經被拉近到了這個地步呢。

我從結女的手上,感受到了更大的力量。我的身體被進一步地拉近————可惡,明明至今為止都有注意讓自己不去想這種事的。這家伙,比起和我關系良好的那段日子,胸變大了不少。

“對不起?”

結女露出了讓我一不小心就會陷入眩暈的微笑,看得男生們都呆了。

“如你們所見,我,現在,正在和水斗同學說話————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不要妨礙我們呢?”

男生們張大了嘴,他們的指尖在我和結女之間搖擺不定。

“那、那個……伊理戶、同學?”

“這、這個是……”

“你們兩個……是姐弟、吧!?”

“是的。”

這個瞬間,結女臉上的笑容顯得熱烈之極。

“————我是弟控,還真是對不起了呢。”

凍結的我。

當機的男生們。

情緒高漲的吃瓜群眾。

“那么,就是這么回事。”

對完全死機的男生們刺出致命一擊的結女,扯著我繼續向前走去。

直到進入校舍,結女松開我的手臂時,我的凍結狀態才終于解除。

“你……真是搞了個大新聞啊!?”

“什么啊。這樣那群人就不會再來接近你了吧?”

“話是這么說啦!!”

畢竟他們的本命對象,爆出了對義弟以外的人毫無興趣的言論啊!!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和我關系好的朋友們解釋清楚。”

“是這樣的問題嗎!?你難得的好評……!”

“……姑且,你算是我的家人。”

悄悄地錯開視線,結女喃喃說道。

“我無法忍受我的家人被輕視。如此而已。沒有其他意思。”

……這家伙……。

啊啊真是的,可惡————真是的。你那邊這么一說,我豈不是不能再隨隨便便地當作笑話糊弄過去了嗎。

我略微躊躇了一下————盡可能誠懇地,道出了我的感情。

“————謝謝你。幫大忙了。”

就說了這么一句話,結女的肩頭就微微顫動了一下。

這根本就不是被感謝的人的反應吧。

“什么啊。明明這么誠懇地跟你道謝了。”

“……沒什么!”

結女完全轉過身去,準備一個人前往教室。……但,又突然轉身對著我,看著我的上臂一帶。

“…………剛才的。”

“啥?”

“剛才的……手臂……壓上你的手臂的感觸,給我從記憶里抹掉!”

“啊啊……”

我條件反射地摸了摸剛剛被這個女人的胸壓過的上臂。

“~~~~~~!?”

一瞬間,結女的臉變得通紅,用雙臂捂著自己的胸口。

誒?啥情況?

“……悶聲色狼!”

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謾罵,結女逃離了現場。

突然干啥呀……。我疑惑著,不經意間又揉了一下自己的上臂。

————啊。

“間接接觸么。”

還帶這么天才的想法的么。

※※※※※※※※※※※※※※※※※※※※※※※※※※※※

經歷了動蕩的早課后來到午休時間,一個男生來找我搭話。

“哦,你好啊,伊理戶水斗同學。一起去吃午飯吧?”

沒想到,竟然還會有克服了弟控宣言的鋼鐵猛士存在。我厭倦地抬起了頭。

是一個給人輕薄印象的男生。……昨天纏著我的那群人里有過這樣一個家伙么?而且總覺得多多少少有點印象,恐怕是同班同學。

“……很抱歉,我必須先對回答你兩件事。”

“說來聽聽。”

“其一,我已經吃過午飯了。”

“那可真遺憾。”

“其二,不管你想怎么討好我,我也絕不會讓你這種輕薄的家伙接近結女的。”

受到我徹底的拒絕的輕薄男生,不知為何浮現出了令人不快的微笑。

……怎么了?

“那么作為回應,我也告訴你兩件好事。”

“……?”

“其一,我并不是為了接近伊理戶同學而向你搭話的。”

“……!?”

“其二,剛才的發言……她本人可是一直都在聽的哦?”

男生的手指橫指向旁邊。

沿著手指的方向望去————應該是剛好結束午餐的結女,就站在一邊。

……………………。

這個。

請容我,收回剛才說過的話。

————我也絕不會讓你這種輕薄的家伙接近結女的。

…………………………我是她男朋友嗎!?

結女的臉看起來比平時都要紅一些還能算作是我的錯覺,但我實在無法忽視她飄忽不定的眼神。

結女以有些令人懷念的可疑模樣,毫無意義地橫擺著手,邁著機器人一般的步伐,坐到了我身后的位置。

————咔!咔!咔!

然后踹了我的椅子,還踹了好幾次。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向我搭話的輕薄男生不知為何爆笑了起來。看我遭遇家庭暴力有這么好笑么。

“哈哈哈!果然如我想象的一樣。我的嗅覺果然沒有出錯!”

“哈啊?嗅覺?”

“不不,是我這邊的問題。”

男生擦去了眼角的淚水(笑出來的),向我伸出了手。

“我叫川波小暮。是你的同班同學,也是第一個純粹只為了和你交朋友而來的男人。”

“……說句實話,超可疑的。”

“別這么說嘛,兄弟。”

“我從不記得什么時候和你成為了兄弟。”

“哦?你不是很擅長和素昧平生的人成為兄弟的么?”

【注:此處“兄弟”原文也叫きょうだい,也可指“姐弟”“兄妹”。關于這個詞的解釋參照第一章的注釋。初步推測川波小暮此處暗指水斗和結女的關系,而水斗回答“不擅長”也有這方面的意思。】

“倒不如說算得上很不擅長呢。”

“這樣啊。那就妥協成朋友好了。請多關照!”

自稱川波小暮的男生有些強硬地握了我的手。……看來,我好像和一個有些麻煩的家伙成為了朋友。

“那么,朋友啊。”

“一下子就叫得這么親熱啊你。”

“作為成為朋友的紀念,我想再讓你告訴你一件有意思的事。”

“有意思的事?”

川波小暮又露出了那副令人不快的微笑。

“現在轉頭看看后面,能看到很不錯的東西哦。”

后面?

我按照指示轉過頭。

然后————

“……………………”

映入眼簾的是,好像有些鬧別扭的,結女的臉。

……哈哈啊?

我優秀的頭腦,瞬間想出了現在該講的話,脫口而出。

“寂寞了嗎?兄控。”

咔的一聲,椅子被踹了一腳。

那是至今為止最強烈的一踹。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