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二章

web版本篇 第二章

前女友讓人意識到。「這是我家,這么做沒什么奇怪的吧?」

雖說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簡直年少無知到了極點,但我從初二到初三為止,確實曾經有過一種名叫男朋友的東西。

那是一個頂著一副一輩子不可能受到歡迎的臉,對時尚沒有一星半點的追求,個子雖高卻有些駝背,說出口的話題又一點意思都沒有,大概連半點身為男人的魅力都不曾有過的渣滓的集合體的男人————嘛,腦子還算是比較好使的就是了。

但是,時值初二這個天衣無縫的青春期,又身為天下無雙的土包子的我,只是被稍微溫柔地對待了一下、稍微談笑風生了一下、稍微樂在其中了一下的程度,就變得歡天喜地飄飄然了。

失策。

簡直年少無知到了極點。

將以深夜的高漲情緒寫下的情書,以一時興起的氣勢交到他手上時,我命運的軌道就已經鋪設完畢了,從始至終。

初中生的戀愛之旅所到達的終點,無非就是崩盤二字了。

這畢竟不是哄騙小孩的少女漫畫————大家早晚會回歸清醒,早晚會認識到現實,然后就像無事發生過一般地分手。我和那個男人,也終究沒能免這個俗。

從一開始,就是不可能的。

和愛好著將綿軟的畫像作為封面的輕解謎小說的男人交往什么的。

知性和正經才是解謎的正義所在。

……嘛,我和他分手倒也不僅僅是這個原因,何況蘿卜白菜各有所愛呢。

總之,我們分手了。

然后,我們的父母再婚了。

我們成為了義理上的姐弟,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

雖說人生之不如意十有八九,但如此糟糕的狀況也絕不是說發生就能發生的。————那一定是,惡作劇的神明,對我們啟動了他設下的陷阱。

神明設下的陷阱。

也就是,命運。

雖說跟那個男人關系良好的那段日子早已被我扔進了腦里的垃圾箱,但即使如此,也依然留存著一些記憶的殘渣,就像澡堂里的水漬那樣。

那好像是在,初二和初三之間的春假。

我,被那個男人叫到了家里。

————今天,我爸不在家。

像這樣,被他用略帶羞澀的語氣突入正題,當時愚蠢的我頓時想到,終于來了。

約會也約過了,接吻也接過了,然后自然就是————當今世道的女初中生的話,一般都會這么想的。絕不是只有我特別下流哦,是真的哦。

雖說當時的我幾乎沒有朋友,卻也知道,最近身邊的女生聊起的話題里,這方面的內容也漸漸地多了起來————畢竟在這個年齡段的我們,已經開始了與忌諱的生理周期斗爭的日子。關于這方面的情況,有著遠勝男生們的切身之痛。我們和那群看著網絡上的圖片大呼小叫的家伙們相比(譯者莫名的中槍感),對這方面的概念可是有著距離感上的差異。

我做好了覺悟。

終于要親身經歷那些只在書中得知的事了————我將期待與不安之情以大概3比7的比例混在一起,生平以來第一次達成上洛,踏入了男朋友的房間。

上洛什么的。

(具體典故請自行百度日本歷史事件「上洛」。總之類似語境里上洛這個詞通常用來表示完成了重要事件)

當時竟用了如此之蠢的表現方式來形容那次去男友家的事件,也說明了當時的我所下的決心了吧————在前一天的晚上上網把「在第一次之前必須知道的事」之類的網站搜羅了個遍什么的自不待言,嘛,雖然最終也只換來了個夢想遭到破壞的結局就是了。

踏入那個男人房間里的我假裝四處看風景,實際上卻是在四處尋找置身之所。這間到處都是書本的雜亂房間里,能坐的地方也只有床上,但無論如何,直接坐到男孩子的床上還是讓我多少有所顧忌。

————不必客氣,坐下吧。

雖說被這個男人說著,我到頭來還是坐到了那張床上————但令人吃驚的是,那個男人竟也理所當然一般地,坐到了我的身邊。

我頓時開始胡思亂想。

誒……!?比、比想象的還要積極……!明明平時都是個很收斂的人!

眼光究竟是有多狹隘啊這個女人,去死吧。

現在的我這么想著。但遺憾的是當時的我并沒有立即去世,而是和那個男人開始了交談。

說句實話,當時交談的內容我已經完全沒有印象。我的腦海中,早已被「什么時候會被推倒啊」之類的想法塞得滿滿當當。只要那個男人稍微坐正一下身子肩膀就會顫抖,只要小拇指稍微擦到對方一下就會不禁發出怪叫————坐在那里的,就是這么一個不適感滿載的悲哀女人。

10分鐘————20分鐘————30分鐘————

1小時————2小時————3小時————

終于,那個男人說了。

————已經這個時候了啊。那么,差不多……

來了。

終于來了。

還請不要太疼,還請不要幻滅,還請一切順利……!

————該回家了吧。我送你。

……………………………………………………………………。

誒。

————那、那個……

————雖然很可惜,但再遲的話家人會擔心的。

然后,我被這個男人送到了家。

難道是,尾行狼?那種叫尾行狼的家伙?

我直到快到家時都這么想著,但仔細想來,我母親還在家里,想做那種事的話,怎么想也都是在他家里會更合適。

在玄關前,那個男人普通地揮著手,普通地說。

————今天很開心。就這樣吧,再見。

我呆呆地目送他遠去————終于意識到了。

他,并不是為了做那種事,而把我叫到他家里去的。

只是,想在他的房間里和我談話罷了。

滿心想要登上成人的階梯的,只有我一個而已!

————啊啦?結女,你的臉好紅哦?感冒了嗎?

回家以后,被母親關心了。

……真是的。

忘不掉想要忘卻的記憶,這難道不是人類巨大的缺陷嗎。

從那以來,大約1年后。

直到最終分手為止,我和那個男人,終究還是沒能走到那一步。

※※※※※※※※※※※※※※※※※※※※※※※※

「今天,爸爸和由仁阿姨好像會遲些回來。」

發生了很多事的春假終于快要迎來終結的時候。

我在總算收拾好了行李的自己房間里,優雅地看著本格推理小說時,我的義弟————是義弟。無論如何都是。————來到我的面前,緩緩地報告。

「……哼~。然后呢?」

「……然后?」

我的義弟伊理戶水斗,露出了一副啃碎了一只臭蟲一般的表情。

……啊啊,這樣啊。和我進行事務性的會話對你來說都是痛苦啊。哼,這樣啊。

「晚飯怎么辦。」

「別說得好像責任在我一樣。我可不是你的母親。」

「知道。姑且作為坐在同一張桌邊吃飯的人在跟你商量而已————可惡,跟你的對話根本進展不下去啊。」

……說得好像我有多遲鈍似的。、

我可是有了改善的啊。比起遇見你的那時候來說。

「那我就自己準備晚餐了。菜單我也自己定。可以吧?」

「準備……你會做飯么?」

「多多少少吧。畢竟我從小就跟老爸兩個人一起生活。至于你————啊啊。」

水斗「呼」地一聲,露出了把我當成了小笨蛋一樣的笑容。

這個男人知道我是不會做飯的。之前,他可是吃光了我做的仿佛剩飯拼盤一般的便當,然后硬著頭皮撒出了「非常好吃」的彌天大謊。

「嘛,現在我們可是家人。多少也得施舍點嘛。懷著感激的心情吃吧,把我的料理,像一頭豬一樣。」

總有一天會我會殺了這個男人的。

封住胸中滿腔的殺意,我露出了一抹竭盡全力的微笑。

「不,水斗同學。什么事都交給你可就太不好意思了,我也會幫忙的。」

「不需要。到最后搞得雙手貼滿了創可貼我也很麻煩。」

「我的意思是一味接受你的施舍會讓我很不爽啊冷血男。」

「我可不想被冷血女這么說————哎呀呀。」

水斗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卻隨即嘆了口氣。以為這樣就算是裝腔作勢地為我著想了?這樣的話你還是快點去死吧。

「那,走吧。」

「……走?」

去哪?我揚起頭。

「當然是去買晚飯的食材啊————你以為料理都是無中生有生出來的?」

什么情況。

為什么我會被剛剛分手一個月的前男友帶到超市這種地方啊。

這看起來,豈不是就像是新婚夫婦,或者同居的戀人一樣嘛!

「嗯……哦,這個好便宜。」

想著這種事情的身旁的前男友,一個接一個地將商品放進推車。

這個男人對現在的狀況難道就沒有半點感想么?究竟是有多遲鈍啊————抑或是,究竟是有多不把我當女人看啊。……不,嘛,我確實不是女人,他也確實不是男人。我是姐姐,他是弟弟就是了。

……不行,這不完全就是之前那事的翻版么。只有我一個人胡思亂想,只有我一個人感到不快。

保持平常心。

「……剛才開始好像就一直在隨隨便便地選東西,你究竟想做些什么啊?」

「嗯————不,我不知道。」

「誒……不知道?我們這是在買晚飯用的食材吧?」

「所以說,總之先買下比較便宜的東西,然后再想能做出哪些料理啊。要是事先想好了要做什么,豈不是連貴的東西都得一并買下了?」

「…………。這樣啊。」

理解了。

這就是所謂的,生活小知識么。……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有著生活能力這項技能呢。

「最糟糕的情況,即使對做什么菜一點頭緒都沒有,把它們全丟進鍋里加上咖喱粉,基本也能燉出一鍋咖喱。好好理解一下「做料理」和「做食物」的差別啊,妹妹喲。」

「誰是你妹妹啊。早說了我是姐姐的吧?」

「是是是。」

……越聽,就越是覺得那時候給他吃自制的拙劣便當的自己是那么悲慘。可惡……。

「嘛,只是偶爾的話做點糟糕的料理倒也挺可愛的,但每天都那樣可就有點吃不消了。好好提升一下吧。」

聽到水斗漫不經心的一句話,我的身體和思維都猛地僵了一下。

……可、可愛?

這個男人又在胡言亂語了————不對但是剛才這句,又像是沒有任何考慮就脫口而出的感覺,是真心話的可能性也————

「……怎么了?丟下你嘍。」

不知不覺間竟然停下了腳步。我慌忙追上前去,甩甩頭趕走雜念。

再這樣下去可就真的是那次事件的翻版了。只有我一個人想著奇奇怪怪的事,只有這個男人飄飄然的,太不公平了。

……一定要讓你知道的。

我一定要讓這個男人這張討人嫌的臉,染上血一樣的紅色!

兩個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并肩站在廚房里煮好咖喱,結束了晚餐。

雖說也有過水斗看著我揮舞菜刀的樣子大叫著「等等等等!你這樣搞得我都怕了!切菜的時候手指要這樣擺。這樣!」并未經許可地碰我的手這樣的意外事件,但大體上還是沒有鬧出什么事來————由于雙親都不在,我們也沒有必要繼續演繹關系良好的姐弟戲碼,反倒是讓我們感到了輕松。

「洗澡水燒好了,怎么辦?」(看日文很容易看出哪句話是誰說的不過中文就看不出來了,所以姑且標一下這句是水斗說的。接下來請自己往后推)

(另,日本家庭一般都是一家同泡一池子的洗澡水,所以才會有這段)

「我先洗。」

「……就知道你會這么說。」

「我可不想泡你泡剩下的洗澡水呢。」

「那讓我泡你泡剩下的洗澡水就沒關系了?」

「……我還是在你之后洗吧!」

由于平時媽媽他們都在的緣故所以沒怎么注意,但仔細想來,我每天都在和這個男人泡同一池子的洗澡水呢。

這個……這個,好像……這個……!

……冷靜。

正好,趁著水斗去泡澡的事件好好整理一下情緒吧。

為了之后即將迎來的逆襲。

「洗好了。」

通過密室殺人游戲(我自己想出來的游戲。假設水斗在密室內被殺害,并竭盡全力思考所有能讓這樁密室殺人成為可能的作案手法)讓自己的精神鎮定下來后,進去還沒十分鐘的水斗就已經濕著頭發從浴室出來了。

「唔……」

「嗯?」

……打濕頭發后基本上是誰看起來都能多少帥一些。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意義。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意義。

「……你洗澡也太快了點吧?你有好好洗嗎?很臟哎。」

「請不要在我回答之前就把問題定性了。我有好好洗。洗得快只是因為覺得洗澡的時間很浪費罷了。」

火急火燎的家伙……。我討厭的就是你這樣的地方啊。明明剛開始那段日子里還會好好地配合我的步調。

但無論如何,時機已到。

我抹去腦海中的密室與水斗的尸體,站起身來。

「那么,我就去洗澡了。……敢偷看就殺了你哦。」

「不用你殺我就會死的。雙眼潰爛而死。」

……你也就只能趁著現在說這種話了。

我姑且一邊四處警戒著門外的狀況,一邊在更衣間脫下衣服入浴。

由于平時媽媽他們都在的緣故所以沒怎么注意,但仔細想來……我,正在那個男人所在的家里,赤身裸體呢……。

也就是說,如果這個瞬間,那個男人突然沖進浴室的話,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救我的……。

「……………………」

雖說想來唯有那個冷血男是不可能做這種事的,但如果真的發生了那種事,看我不把他身上的各種部位咬下來。

我好好地清洗并泡暖了身體,從浴室走了出去。然后將全新的浴巾裹在身上,用電吹風吹干頭發。

……接下來才是好戲。

我將浴巾的結再次收緊。

我,并沒有把替換的衣服帶進更衣室。

這是為了自斷后路————是我為了徹底擊潰那個男人冷漠的臉,而擺出的背水之陣。

對。

只要沒帶替換的衣服,我就只能就這樣,以裹著一條浴巾的姿態出現在那個男人的面前!

「…………唔」

浴巾里可是徹底的一絲不掛。

雖說由于后悔沒有至少把內衣帶上而歪著頭,但如果不做到這個程度的話,對那個男人一定不會有效果的。

「……好。」

下定了決心,我走出更衣室。

啪塔啪塔地光著腳,回到了客廳。

「洗……洗好了。」

「嗯————噗咳咳咳!?」

看到我的瞬間,水斗就把喝進嘴里的茶噴了出來又嗆了進去。

超出預期的反應!

我暗暗側開臉,隱藏起舒緩下來的表情。

「笨……你……干什么?」

「這可是我家,有什么奇怪的么。」

我努力做出平淡的應對,并坐到了坐在L型沙發上的水斗的斜前方。

「不,但是……姑且,還有我在呢……」

「有弟弟在家,然后呢?……難道————」

我作出一臉的笑容,對困惑著的水斗暗送秋波。

「————難道水斗同學,是個會用下流的眼神看我這個姐姐的壞孩子?」

「咕……!」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臉紅了,臉紅了!!

活該啊!!

雖說水斗一直在試圖將視線從我這里移開,但還是可以感受到他的視線,有在看有在看。一瞥一瞥的,看著浴巾無法完全裹住的胸口和大腿。

比起一年前,我也有所成長————我自認我的身材也變得更有女人味了。這樣的自我評價,看來并沒有錯。記憶里,這個男人在初中時期很少用這樣的眼神看過我,頂多就是一不小心讓他看到了裙底的時候才會有。

以前總是害怕被他用這樣的眼光看著,不過實行起來以后倒覺得意外地有意思————沒想到這個天天板著一張冷酷臉的男人,會慌亂到這個地步。

那么,讓我換一下交叉腿吧。(不知道怎么翻譯比較好,總之想象一下二郎腿的姿勢下交換左右腳的鏡頭)

「…………!!」

啊,看了。完全看了。太好懂了。

心情越來越好的我,舉起電視遙控器,將胸口露了出來。

「~~~~~~~~!!」

啊————,看了看了看了。雖然在努力當作沒看到過,但絕對還是看了。

我如今必須竭盡全力才能保證繼續板著自己的臉孔。不僅僅是今天的仇,感覺就像是連帶著一年前的仇都一起報了一樣。以前根本就沒有過這種意識的男人,事到如今竟如此為我所吸引。

這就是所謂女人的尊嚴么。我感受到自己的心中的什么得到了充實。

……雖說是這樣。

差不多,那個……感覺有些羞恥了。

這家伙看得比我想象中還要頻繁……而且大概是因為浴巾已經有些歪了,總覺得只要雙腳一個不注意,就會讓他看到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

比起這個,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難道……都不必難道了,我正在做的事,只是徹頭徹尾的色誘……?

總覺得,即使現在被這個男人推倒,好像也沒有任何指責的權利。

「……………………」

我突然冷靜下來。

想提起浴巾把胸口遮嚴實一些,但這樣的話下面的防御力會下降的。

想到我只要稍稍一動,就有可能被看到各種各樣的地方,我就僵著身子動彈不得。

……太得意忘形了……。

為什么我總是這么容易得意忘形呢……。

「…………哈啊啊~」

水斗深深嘆了一口氣后,突然站起身子,向我這里走來。

誒,誒,誒?難……難道,真的要……?

站到全身石化的我面前的水斗,脫下了穿在身上的外套————

————披到了我的身上。

「反正你無非就是想戲弄我一下什么的吧……都想不到你肯定會后悔的嗎,笨蛋。」

我整理著剛剛披上的外套,驚訝地抬頭看向水斗。

「你這家伙,明明平時那么老實,但偶爾也會憑著氣勢做出一些很出格的事呢……。這習慣可得好好改改啊。我可已經不會再給你打圓場了。」

語氣生硬,讓人察覺不到絲毫的溫柔,甚至仿佛充滿了蔑視的,他的話語。

即使如此————和那初中時期的,曾無數次在我的腦海中回蕩的他的話語,含著相同的意思。

不知不覺間。

我的思緒,回溯到了一年前的時光。

「……一年前。」

「嗯?」

「我在之前來到這個家里的時候。……你怎么,什么都沒做呢。」

我們的關系突然變得奇怪,也正是在那一天之后不久————我們升入初三的時候。

所以,我曾想過,我是不是在那一天,做了什么讓他幻滅的事。

但到頭來,那只不過是我的誤解,他態度的轉變完全是因為其他原因就是了————

「你……為啥到現在還要重提那事啊!?」

誒。

水斗露出了令我感到意外的表情。

就像是被人揭了黑歷史一般的,充滿了苦澀的表情————

「哈。你想笑就笑吧!」

水斗突然像是變了個人一般地說。

「盡管嘲笑那個做好一切準備后將女友叫到自己家里,結果卻慫到什么都沒做成的廢柴吧!」

大約五秒。

我的思考停止了。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然后在我的大腦重新恢復運轉的同時,我站起來發出了聲嘶力竭的大叫。

「準、準備!?慫了!?什、什……這是怎么回事!?我、我那一天,可是做好了相當的覺悟卻什么事都沒發生,就以為戲那么多的只有我一個人……!!」

「哈?不是,你,我可是看你那天超僵硬超警戒的,才慢慢地收起了心思……」

「那?個?是!我?太?緊?張?了!!」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水斗也瞪大了雙眼發出了聲嘶力竭的喊叫。

「騙人的吧!?那天晚上你也是一心要做的么!?」

「是啊!!我那時候可是全心全意地想把那間塞滿了書的房間變成自己一生的回憶的啊!!全心全意!!」

「真、真的假的啊……那,那在那之后我在屋子里被后悔壓垮的日日夜夜究竟是……」

「我這邊才是啊!把我懷疑自己到底有多缺乏魅力的時間還給我!!」

「關我啥事啊————!!都怪你那天緊張成那樣子啊!!」

「怎么想都該怪你啊!!你個慫包!!」

「什么啊!?」

「什么啊!?」

在那之后就是,難以下筆的對罵大賽了。

互相搜腸刮肚地對對方惡語相向,然后終于演變成大打出手,在沙發上翻江倒海。

到最后我們的體力和罵人的言語雙雙耗盡,只是像用肩呼吸一般地喘著氣,互相瞪著對方。

「……哈啊……哈啊……」

「哈啊……嗯……哈啊……」

最終,以被水斗按倒在沙發上的姿態,我們互相喘著粗氣。

真是……看不順眼。

讀書的興趣也只是看起來相同而已,稍微說點什么就會發展成誤會,到了最后還變成了義理的姐弟……。

「……嗚嗚……」

不知怎的,有點想哭。

為什么總是這么不順心呢。

那一天,如果我沒有當時那么緊張的話,或許,現在也————

「……吵架時發動淚腺攻勢可是禁止的哦。」

「吵死了……!我知道……!」

我用手擦掉了滲出的眼淚。

我已經不再是一年前那個總是依賴這個男人的我了。

即使這成為了這段感情終結的契機,我也從未對自己的成長感到后悔。

所以,不是我的錯。

都是這個男人不好!全部都是!

「……吶,綾井。」

心臟猛地跳了一下。

綾井。

那是我的舊姓————也是初中時期的他,對我的稱呼。

「實際上呢,那個……」

水斗他————伊理戶同學他,莫名有些口齒不清地,嘰嘰咕咕地輕聲說道。

「……一年前準備的東西,現在,還留著呢。」

一年前……準備的,東西?

準備……是那個,誒?

難道是……床上禮節,之類的?

我無意識地摩擦著自己的兩腿。

雖然幾乎已經忘記,但我現在可還是靠著一塊浴巾遮掩著身體的狀態。伊理戶同學給我披上的上衣,在吵架的時候早已不知掉到哪去了。

并且,浴巾本身,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得相當凌亂————

「…………………………」

「…………………………」

我們近距離對視著。

臉紅大概是因為吵架時耗盡了體力。一定是這樣的。

所以,兩個人的臉龐慢慢地湊近,也一定是因為吵架用盡了力氣————

————啊。

好久沒有,接吻過了呢————

咔嚓。

在聽到玄關門打開的聲音的瞬間,我們像彈簧一樣地跳了起來。

「我回來了————!」

「水斗————!結女醬!在客廳嗎————?」

媽、媽媽……!?他們已經回來了!?

「糟……!已經這個時候了!?」

水斗慌慌張張地拉開距離,確認了時間。

嗚哇……!不知不覺間已經這么遲了。我們究竟吵了多久啊……。

「喂!快穿衣服啊!這狀況也太糟糕了吧!」

幾乎全裸的我,和衣冠不整的水斗,在沙發上攪和在一起————這就是現在的狀況。

我們確實需要在媽媽他們面前演繹關系良好的姐弟戲碼,但所謂過猶不及。要是被以為我們之間的關系好到了那種程度可就糟糕了!

「但,但是,替換的衣服……」

「啊,對哦。你為了拿替換的衣服從里面走出來,就……啊啊可惡!那就藏起來!呃呃————對了,就藏這!」

「哇啊!!」

水斗把我推到地板上,掀起了沙發的坐墊。這沙發好像是有帶收納箱的。

「進去!快!」

「等、等等!別把我往里按我也能自己……!疼!?你剛剛踹我了!踹我了吧!」

「別說話,懂了吧!」

把我按盡沙發內部的收納箱后,水斗合上了坐墊。

我的視野頓時一片漆黑。

「————嗯?只有水斗一個人啊。」

「我剛才好像也聽到結女的聲音了啊……」

「回來啦。爸爸,由仁阿姨。結女同學的話已經先去睡了————」

聽著水斗糊弄母親他們的聲音,我想起了剛才發生的事。

剛才……如果,媽媽他們并沒有回來的話。

我……究竟干了些什么啊……?

「……嗚嗚嗚嗚嗚……!」

太奇怪了,這樣的事真是太奇怪了!

明明已經分手了。明明已經厭惡了。他已經只是一個無論做什么都只會讓我感到煩人的義弟,而不是我的男朋友了!但是,但是……!

我壓下跳得飛快的心臟。

為什么總是這么不順心呢。

明明總算好好地終結了那段感情————明明總算獲得了解脫。

現在卻成為了姐弟,做出相互認知的事情,又事到如今才知道雙方根本就是彼此彼此。

「……啊啊……!!」

我討厭的,就是這樣的地方啊!!

※※※※※※※※※※※※※※※※※※※※※※※※※

第二天。

趁著水斗出門的機會,我鉆進他的房間進行了搜查。

說是搜查,但由于在最先調查的抽屜里找到了目標,也并沒有演變成足以稱為搜查的規模就是了。

抽屜的深處放著裝避孕套的盒子。

整整一打,12個。

「……十、十二個……?」

不,嘛,只是偶然放了12個而已,并不是打算一口氣全部用掉的吧。……大概。

總之。我把那個盒子用塑料袋鄭重地封印后,連帶著垃圾箱的內容物一起倒進了垃圾袋里。接下來只要在收垃圾的日子里丟出去,就算是處理完了。

這樣一來,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做錯事了。

當然了,那種可能性從一開始就是根本不存在的。但在保護貞操方面有過實績的我的戒備心對我說著:一絲的空當都不要放過,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如果。

即使一年前的那一天,我和那個男人結合,隨后也沒有鬧別扭,將我們的關系維持到現在。

媽媽他們再婚后,我們成為了姐弟。

那樣的話,那時候————我們之間又會怎樣呢。

……不,也不會怎樣呢。

因為,歸根結底————

「……………………」

算了吧。

就當我不知道吧。

我的戒備心告訴我就該這么辦。

因為,這對現在的我們來說,怎么想都是沒有必要的。

義理的姐弟是可以結婚的————這種,毫無用處的學問。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