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一章

web版本篇 第一章

-- 原情侶吶喊著。「你個混賬神明!」

「……………………」

「……………………」

我在自家的玄關,以不懷好意的目光與人對視著。

對方是同齡女生,(我和她的關系)既不在其上也不在其下————雖然很想這么說,但事實上不得不承認,我們的關系曾經「在其上」過。

「…………你要去哪里呢,水斗同學。」

「…………我還想問你要去哪里呢,結女同學。」

她說完,我說完,然后陷入沉默。

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說實話,即使我不問她,我也知道她究竟想去什么地方。那是在車站前的大型書店。今天是一部主推推理小說的雜志的發售日。我需要那本雜志的新刊,而她也與我有著相同的目的。

所以,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變成從玄關走出,并肩走在去書店的路上,到書店后奔向同一個專區,最后腳前腳后地在柜臺排隊結算的結果。

這簡直就像是擁有讀同樣的書的興趣的情侶一樣不是嗎。

被人如此誤會,是我們雙方都想極力避開的。

到頭來,我們正處于膠著狀態中。

我們必須錯開出門的時機,但到底是誰先出門————為了決定這一點,正在互相牽制、互相交涉著。

你說好好談談就可以解決了?

才不要。通過談判跟這個女人談妥過的經歷根本連一次都沒有過。

而且————

「————誒————?結女和水斗君在那里做什么呢?」

身穿套裝的由仁阿姨來到了客廳。

由仁阿姨是,一周前成為了我母親的人。

也就是,我父親的再婚對象————也是我眼前這個女人的,親生母親。

「你們兩個,不是要出門嗎?」

「正準備出門呢。」

我本想以一句「那么」順勢先手發起攻勢,但由仁阿姨搶在我之前說話了。

「啊,難道是車站前的書店?我聽說水斗君也特別喜歡書~!那么,結女一定也是要去書店對吧?這孩子,只要出門就只會去圖書館和書店呢。」

「那個……」

「等等,媽媽……!」

「啊,莫非是正準備兩個人一起去?我好高興呢,水斗君!和結女的關系很不錯呢。接下來(結女的事)也請多關照咯。這孩子有些認生的。」

「……好,好的……」

被這么說了,我也只能答應。

從身旁感受到了仿佛要將我射殺一般的視線。

「就這樣吧。我還要去工作呢。你們兩個,快去快回啊。姐弟倆和要和睦睦的哦!」【日語「きょうだい」在性質上類似英語的「cousins」,并不特指兄妹或者姐弟甚至兄弟或姐妹,根據下文暫且翻譯為姐弟。】

留下這番話,由仁阿姨消失在了玄關門后的另一側。

在此之后,只剩下我和她————我們兄妹兩人。【雖然很可惜きょうだい這兩個詞翻譯成中文后一點美感都沒有了,但還是準確起見,這里翻譯成兄妹。你們可以感受一下】

是的,我們是兄妹。

不過,是義理上的。

同為再婚的雙親的拖油瓶。

「……你怎么就答應了啊。」

「……那種氛圍下,我還能怎么辦啊。」

「為什么我還要被你請多關照啊?」

「關我什么事。我也一點也不想關照你啊。」

「我就是討厭你這種被動的態度啊,你個死宅。」

「我就是討厭你這種自顧自的姿態的啊,你個死推理狂。」

但是,我們的雙親并不知情。

唯有我和她兩個人,知道我們以前真正的關系。

我,伊理戶水斗————

和她,伊理戶結女————

————直到兩個星期之前為止,都是男女朋友的關系。

※※※※※※※※※※※※※※※※※※※※※※※※※※

雖說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簡直年少無知到了極點,但我從初二到初三為止,確實曾經有過一種名叫女朋友的東西。

我和她的初次相見,是在剛剛進入暑假期間沒多久的七月末的,午后的圖書館————那時,她在腳凳上伸直了胳膊,想要夠到書架最上方的一本書。

這橋段實在是太過于老套,以至于我說到這里你們大概已經能猜出個八九不離十了吧————我代替她拿到了那一本書,交給了她。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很想告訴以前的我,「別管那樣的女人。」

但根本不可能預知未來的當時的我,看了一眼拿到的書的封面,愚蠢地搭起了話來。

————你也喜歡推理小說嗎?

我并不是什么推理迷,是個眾所周知的亂讀派————無論是純文學,戀愛小說,還是輕小說,只要是小說我都會喜歡。因此我當然知道,我那時拿到的那本書的標題是古典推理小說的。

只不過雖然知道,但我并不熱衷于此就是了。

但無論如何,所謂讀書人的天性,讓我在看到別人想要自己曾經讀過的書時,會不由自主地感到高興。那是一種類似于牛看到紅色物體時就會感到興奮的特性一般的,無法克制的習性。大概這就是神明布下的陷阱罷。

神明布下的陷阱。

也就是,命運。

完成了命運的相會的我們,就像是被命運所指引著一般意氣相投,在空無一人的暑假的圖書館中一次又一次地相逢。然后在暑期結束的八月末,我收到了她的告白。

就這樣。

我,生平第一次,交到了名為女朋友的東西。

她的名字叫,綾井結女。

那時候,她是叫這個名字。

那么。

可想而知,這是通向崩壞的序章。

話說回來,初中生的愛的告白最終不成為通向崩壞的序章的概率,大概連百分之五都沒有吧————從現實的角度上看,初中生情侶的愛情最終開花結果,根本就是沒有什么可能的。

縱然如此,當時的我們,卻認為我們之間存在著這種可能。

由于雙方在學校都是不怎么起眼的類型,我和綾井一直默默地經營者彼此的交往關系。我們從不在他人面前做出什么親昵的舉動,只在圖書室的角落,休息日的圖書館又或是兼做咖啡廳的書店之類的地方,談論著各自的興趣。

當然,戀人會做的事也曾做過。

綾井在教室里是屬于那種沉默寡言的,往好了說是生性溫順,往壞了說則是性格陰暗,說白了就是認生的人,因此我們的交往顯得進展緩慢。但我們也約過會,牽過手,笨拙地接過吻————像這樣,一件件不值一提的,與隨處可見的情侶別無二致的事件,我們都按部就班地做過。

第一次接吻,是在夕陽下的上學路的分叉口。與其說是碰到了倒不如說是擦到了的接吻過后,面頰微紅地微笑著的綾井的臉,至今還像照片一般地烙在我的腦海里。

對于那張照片,我只有一句話可說。

去死吧。

那個女人,還有那時候的我。

……總而言之,雖然我們的關系的進展在那時算得上是一帆風順,但升入初三的那段日子,成了我們之前的感情的分水嶺。

其契機,是綾井的認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

大概是在和我交往的過程中,溝通能力得到了改善吧————她在新班級中,交到了好幾個朋友。比起體育課上連個一起活動的伙伴都找不到的初二時光,算得上是相當大的進步了。

她自身也為此感到十分高興,而我也好好地給予了她口頭上的祝福。

是的,口頭上。

那么至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這話說來就要變成我的懺悔了。我在為她的成長送上祝福的同時,心中卻也無意識地泛起了丑陋的占有欲。

綾井的可愛,她的微笑,她的爽朗,原本都是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的————這樣。

這就很糟糕了。

我暗暗地將我的心情藏在了話語之中。綾井為此感到困惑,感到不解,但即使如此也依然在努力讓我開心。但這卻又進一步觸及了我的神經。

是的————我知道的。雖說綾井的成長算是個間接的原因,但直接原因只不過是我那無聊的占有欲罷了。她并沒有做過什么錯事,最先做了錯事的是我。我承認。

但是

但是,呢。

請容我為自己辯護一下。當時那愚蠢的我也一度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而因此對她鄭重地低頭認錯過。因為這樣那樣的理由,自顧自地產生了嫉妒之心,莫名其妙地對你發脾氣,我會為此道歉的,所以還請你不要介意————

然后,這個女人。

你知道她說了什么嗎?

————看不慣我和其他人玩得開,自己卻和其他女孩子關系那么好?

「蛤啊?」

又有誰能指責我做出了這樣的答復呢。

據她所說,我在我們兩人見過面的圖書室里和其他女孩子劈腿————完全沒頭緒。或許是和圖書委員之類的人談過話被她誤會了,但她偏偏就一口咬定劈腿啦劈腿啦那絕對是劈腿啦的,根本不聽我的解釋。

到頭來,只有我白白認了錯。

為啥啊。

我亂發脾氣的事確實是我不對。所以我低頭了,認錯了。至于原不原諒我取決于她。這點我是明白的。

但是,我又為什么非得因為一個根本莫名其妙的誤會和武斷的定論而被破口大罵呢?

不不不,因為一時沖動而言語不當這種事也是會發生的。也正是因為這種事曾發生在我的頭上,所以我才道了歉。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次也應該像我做過的那樣,由那邊來道歉才對吧?不可理喻地讓我不斷認錯,自己卻連對不起的對字都不說出口,不帶這樣的吧?太奇怪了吧?

————抱著這樣的心情,我們只在表面上和好,并將相互間的關系又持續了幾個月。

但是————齒輪之間的咬合一旦變得不完美,就絕沒有重新修復的可能。

以前覺得她有魅力的地方,從那以后看來就只覺得煩人。我們開始了相互諷刺的拌嘴,不知何時連通過手機進行聯絡都成了煎熬。即使如此,卻又總無法原諒對方不回復自己,這又更進一步地加深了我們之間的溝壑。

我們的關系持續到了初中畢業,這只不過是因為我們雙方都過于怯懦罷了。

只不過是因為我們雙方都沒有勇氣罷了。

即使如此,當雙方在情人節時連一封短信都沒有發過的時間點上,我們的未來就已經決定了————不可能再繼續下去了。關于這一點,我們在沉默中達成了共識。

借著畢業的機會,我開口了。

————分手吧。

————嗯。

分得那么的平淡,連一滴眼淚都沒有流。她不僅沒有生氣,反倒是露出了一副早等你這句話了的表情。我想,我的表情也和她是一模一樣的。

曾經是那么喜歡的女孩,現在卻完全成了犬猿之仲一般的,不共戴天的仇敵。

真是的,戀愛這種東西不過是一時糊涂罷了。至此我也終于從那份糊涂中脫出了身來————我抱著仿佛丟下了累贅一般的心情,愉快地迎來了畢業。

然后,在那天晚上。

父親開口了。

————水斗。你爸爸我呢,打算再婚。

哎呀。

人類這種生物,即使到了這個年紀也依然難免這一時的糊涂呢。對這個將我一手帶大的父親感到悲哀的我,卻也沒有反對這樁婚事。再婚,這很好啊。隨便你了。畢竟我也終于義務教育畢業了。

我當時的心情極佳,因此對父親接下來所說的話也十分寬容。

————對方那邊也有一個女孩子……沒關系嗎?

喂喂到了這個年紀卻要多出一個義妹來了么。簡直就像是輕小說一樣嘛。HAHAHA。

我的情緒反倒高漲了起來。大概是已經失去了冷靜。正因如此,在第二天被帶著和我的繼母和我的義妹見面時,我的心情就像是被人當頭澆了一盆冷水一般。

————………………………………

————………………………………

站在那里的是,綾井結女。

不。

那時候的她,已經變成了伊理戶結女。

我們目瞪口呆地對視許久,心里一定吼出了同樣的話吧。

————你個混賬神明!!!

就這樣,我的前女友成了我的義妹。

※※※※※※※※※※※※※※※※※※※※※※※※※※※※

「……我吃飽了。」

綾井————不對,結女冷冷地說完,將晚飯的餐具疊起來,抱起后朝著廚房走去。

……可惡。時機太糟糕了。我也正好剛剛吃完,就這么干坐在餐桌旁也太奇怪了。

「我吃飽了。」

我也疊起餐具,朝著廚房走去————在那里的是正在洗碗的結女。

她瞥了我一眼,什么都沒有說,只是默默地洗著自己的碗。

我也沉默著站到了她的旁邊,開始洗碗。

如果可以的話,我一點也不想和她并肩站在廚房里,但刻意地避開也不是辦法。那是因為————

「哎呀呀,一開始還擔心這個年紀的男孩和女孩一下子成了一家人究竟會變成什么樣呢,沒想到相處得還不錯呢,真是太好了。」

「真是呢。今天水斗君和結女一起去了書店哦?果然有一樣的興趣就很容易打好關系的嘛!」

「這樣我也安心了,這可曾是最讓我們感到不安的問題呢。」

我的父親和結女的母親在客廳進行著這樣的對話。

剛剛再婚的兩個人,今天看起來是那么幸福————和孩子們完全相反。

「……你知道的吧?」

「……什么?」

仿佛刻意混在了輕微的流水聲中一般,旁邊的結女輕聲地跟我搭起了話。

「我們不可以讓那兩個人后悔。」

「知道。我和你之間的關系,我會帶進棺材的。」

「那就好。」

「每次都是那種居高臨下的態度。究竟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啊。」

「如果以前的我不是這樣的話,那百分百都是你的錯。」

「哈啊?」

「什么啊。」

「喂————,你們兩個在說什么呢————?」

客廳里傳來了父親的聲音,我們連忙收起了各自的危險表情。

「沒什么,一些關于今天買到的書的事,談了一些。」

「嗯,是的,就是這樣。我們在談關于書的話題。」

「————疼」

結女在以開朗的聲音回應父親的同時,從看不到的地方送來了一記下踢。

「(「一些」沒必要說兩次吧。你現代語成績沒問題么?)」

「(真不巧,我的現代語全國模擬排名在兩位數以內。你應該知道的才對吧。)」

「(……真是讓人火大。包括那時候感嘆了一句「好厲害————」賞了你面子的我)」

「(我和很火大啊。對當時就這么接受了你的贊揚的我。)」

在表面上演出構筑著良好關系的義理兄妹的戲碼。

我們不愿讓父親和由仁小姐為知道了我們的關系而對他們的再婚感到后悔。

這是,我和結女之間,達成的唯一共識。

反過來說,我們除此以外就沒有達成過任何共識就是了。

回到自己的房屋,讀著今天買來的書時,房門口傳來了咚咚的敲門聲。

「爸爸?怎么了?」

沒有回應。

雖說很不甘心就此中斷讀書,但我也不想由于我草率的應對傷害到他們的新婚生活————我把書簽夾在書里,起身將門打開。

走廊上站著的,是我在這個世上感到最忌諱的女人。

也就是結女。

「……什么」

帶著一句驟然下降了大概有100度的「什么」,我走出門迎接她。

結女用鼻子「哼」地笑了一聲。說破了就是「這種程度的冷淡根本算不上什么」的意思吧。

說句不怕被誤解的話,我好想一拳把她揍飛……

「有話想對你說。現在有空么?」

「怎么可能有空,你應該知道我今天買了什么吧?」

「知道。所以我才來的。我剛剛讀完。」

「嘁。」

似乎是來妨礙我讀書的。

從我們還在交往那時候就是這樣,她讀書的速度總是比我快一點點。所以在同一時間點上買書,并在同一時間點上開始讀的話,這個女人總會在我大概讀到全書最高潮的時候率先讀完。

超陰暗。

我討厭的就是她的這種地方啊。

分手真是太好了。

「……什么事,快說。」

「先讓我進去。不想讓媽媽他們聽到。」

「嘁。」

「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用我正好能聽到的音量咂舌?」

「好啊,只要你馬上從我眼前消失。」

「嘁。」

我在認真確認過走廊上確實沒有父親和由仁阿姨的身影后,將結女接到了房間里。

結女注意著腳邊,小心地走到了房間深處。

「這到處都是書的房間真是有夠臟的。光是待在這里感覺都要被污染了。」

「以前老爸出差時來到這里的你可是兩眼放光地說著「好厲害,就像書庫一樣」來著。」

「人生無常呢。現在看來,光是看到夏洛克?福爾摩斯全集被整齊地羅列在這間房里,都能感受到無盡的煩躁呢。」

「愛感受自己感受去。」

我嘆著氣,坐在了被書本占了一半的床上。

「那么,有什么要說的?」

「差不多到了極限了。」

結女就這么站在房間里,冷冷地說著。

「我已經忍不下去了————我究竟要被你隨隨便便地直呼「結女同學」到什么時候?」

我皺起了眉頭。

面對這個家伙,根本就沒有必要藏起自己的不愉快。

「我不也被這么叫了么,『水斗同學』什么的。」

「我自己這么叫人還可以接受,但就是受不了被你這么稱呼。明明我們還在交————還是初中生的時候,我都沒讓你這么叫過我的。」

連「還在交往的時候」這種話都不愿說出口啊。這樣啊這樣啊。

「現在已經同姓了也沒辦法啊。不然還能怎么叫啊。」

「這不是有嗎,合適的叫法。」

「怎樣的?」

「「姐姐」。」

……哈?

「我們可是姐弟哦,你叫我「姐姐」一點也不奇怪吧?」

「不不不,你等等你等等你等等。」

我不禁雙手抱緊了頭。

「你?姐姐?我的?……少犯蠢了,反過來還差不多。」

「哈?」

「『哥哥』。我,你哥。毫無疑問你是我的妹妹啊。」

在胡說八道什么呢這家伙。

「……哈啊。」

她聳起肩嘆了口氣,移動到了數個書架之中、彩色封面占比比較高的一個的前面。

那是放置輕小說的書架。

她從中取出一本,看著那描繪著美少女畫像的封面,露出了一副憐憫的表情。

「果然這種書看多了,就會對義妹這種詞匯產生欲望嗎。真是骯臟,你想對我做什么?」

「你這家伙,剛才的發言就相當于「推理小說看多了就會殺人」一個性質啊。你給我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瞧不起我也就算了,但我可無法原諒瞧不起我讀的書的人。

她將取出的輕小說放回書架(別說義妹了,那書連個實妹都沒有),轉身對著我。

「不開玩笑了,總之我是妹妹什么的根本不可能。你看,你想想————那可是你的妹妹啊?」

「這句話究竟得是怎么個起承轉合法啊,你才是現代語真的沒問題么?」

「這并不是現代語的問題,而是單純的算術。別說算術了,我的數學成績可是在全國模擬里排到了兩位數以內的。」

這種程度的事我還是知道的。這個女人比起現代語更擅長數學,完全不像是個愛讀書的人。不可原諒。

「出生更早的人會成為姐姐或是哥哥,這是前提其一,然后我出生的事件比你早,這是前提其二。所以我是你的姐姐,這就是結論。懂了?」

即使結女得意洋洋地擺出的不是她的數學而是論理學,但比起那個,我有更加無法忽視的事實。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的生日應該是在同一天來著。」

是的,這也是神明設置的陷阱。

我和她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

正因如此,我還留存著雖不是因為意氣相投,卻也姑且說著「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一起慶祝生日了呢」的恐怖話語,并染指了互相交換禮物的邪惡儀式的記憶。這破記憶早被我丟進了垃圾桶里就是了。

「所以說,我們之間根本就不存在姐姐啊哥哥啊之類的問題吧。」

「剛才高聲宣言我是妹妹的是誰來著?」

那是因為義妹總是比起義姐更能讓我接受而已。并沒有什么其他意思。

「無論如何,我剛才所說的前提并沒有動搖。因為我們之間一致的就只有出生日期————而不是出生時間。」

「出生時間?」

「我調查過。」

就像審問嫌疑犯的警察一樣的語氣將這話說出口后,結女拿出了她的手機,將屏幕擺在了我面前。

映在手機畫面里的,是一張嬰兒的相片。由于這張相片拍的是相冊的相片,因此能在下面看到一串文字。

「你的出生時間是11點34分。」

滑動屏幕后,出現的是一張同樣地映著一個嬰兒的相片。結女的手指指向了照片里的時鐘。

「然后,根據這張照片,我至少在11點4分時就已經在這個世上了。所以我至少也比你大三十分鐘。明白了?」

「…………………………」

這家伙,真的假的啊。

就為了這事,還專門搜出了我家的相冊,調查了勞什子的出生時間么。

「尬爆了啊————」

陳述完我真實的想法后,結女的臉猛然變紅。

「為……為什么啊!?完美的推理需要完美的證據不是嗎!?」

「出現了啊本格推理狂。如此追求解謎要素就去玩解謎去,別問小說要求這些。」

「啊!你說了!完全說了吧!就在剛才,全盤否定了吧!本格推理!」

我并不是討厭本格推理,只是討厭成天把解謎性解謎性掛在嘴邊的自稱推理狂罷了。說具體點就是我只是討厭這個女人罷了。

「…………明明以前,還表揚過我頭腦聰明…………!!」

……這事兒,能說的么?

說好的大家就當無事發生過呢?

我有些苦惱地撓了撓面頰。……正如我之前所說,比起自己受到否定,自己所喜歡的東西被人否定才是更讓人難受的。

我在站起來的同時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砰砰地,輕輕拍了兩下她的頭。

「是是。好厲害呢。好聰明呢。是天才呢。你是姐姐呢。」

好像,有點懷念。以前也是像這樣,一旦有了什么狀況,就會如此凝視著她害臊的面龐來著————

但是,現在的結女,并沒有露出什么害臊的表情。

倒像是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不斷顫抖著身軀————

「………………我」

「我?」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像這樣,每次都能馬上察覺到對方想要自己做些什么并立即付諸行動的地方啊!!笨蛋————————————————————!!!」

她就這么大叫著,被地上的書壘起的塔磕著絆著,飛也似的沖出了房間。

我就這么呆呆地看著,被一個人丟在房里。……那樣的反應,即使是還在交往的那會兒也沒有見到過。

「水斗君————?剛才怎么聽到結女叫了好大一聲呢————?」

屋外傳來由仁阿姨的聲音,我連忙出聲解釋。

……真是的。

隨心所欲地跑過來,大鬧,然后逃走,還把事后處理的活強加給我————事到如今,又讓我見識到從未見過的表情。

我討厭的,就是你這樣的地方啊。

※※※※※※※※※※※※※※※※※※※※※※※※※※※※

作為結果。

「……早上好,水斗同學。」

「……早上好,結女同學。」

各自的稱呼都沒有改變。

對管她叫姐姐這件事,我終究是有著強烈的抗拒。

但即使是我單方面地不管她叫姐姐,她也并沒有怎么為難我。大概對方也并不十分樂意我管她叫姐姐吧。

……不過呢。

「水斗同學,能幫我拿一下醬油嗎?」

「啊,好的,結女同學。」

交往期間,自始至終都堅持只稱呼過對方的姓的我們,在分手之后反倒開始以名相稱————確實夠諷刺的。

這也是神明的陷阱罷。

真是這樣的話,總有一天,我也一定要給這個所謂的神明獻上一記鐵拳。

到那時候————啊啊。

就讓我叫上這個討人嫌的推理狂一起吧。

畢竟,我可是一個每次都能馬上察覺到對方想要自己做些什么并立即付諸行動的人呢。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