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特別短篇〈LV999的賞月〉

第一卷 特別短篇〈LV999的賞月〉

「賞月?」

「沒錯,是從我國赫基薩魯多利亞以前還叫做日本時,流傳下來的……傳統活動。」

那是在王都騷動的一個月后,以集滿1萬金幣為目標而每天都在賭場工作的鏡等人,一如平常進入休息時間之際所發生的事。

「不是啦,這個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要在這座賭場辦那個傳統活動嗎?」

「對啊,那可是王都居民特別重視的傳統活動。所以我想,要是以賞月為主題在賭場辦個活動,不僅能體驗不同于以往的賞月,還能吸引王都顧客上門。」

擁有賢者職業,身為赫基薩魯多利亞王國清新可人公主的庫露露,對著躺在員工專用休息室沙發上,看似平凡村民,但其實到達等級999境界的賭場老板鏡,突然提出這樣的建議。

感覺像在討論什么有趣話題的兩人身旁,自然而然地聚集了艾莉絲、貴琥、雷克斯、蒂娜、帕露娜、瑪瑙、大衛七人。

「就來辦嘛。舉辦活動吸引人潮也是經營者很重要的工作喔!再說賞月聽起來感覺很棒不是嗎?」

「欸欸,貴琥,什么是賞月?」

明明是女性,卻全身布滿肌肉,看起來就和男性沒兩樣的武斗家貴琥,相當熟悉賞月活動并表示贊成庫露露的提案。而在她旁邊,盡管是魔王女兒卻跟在鏡身旁的堅毅少女艾莉絲,則完全不了解何謂賞月。她歪著頭,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對于身分是魔族,不太清楚人類文化的艾莉絲來說,那是個相當陌生的名詞。

「呵呵呵,恕我冒昧,就讓我來說明吧。」

侍奉著庫露露,只對女性特別溫柔的變態紳士商人大衛,對疑惑的艾莉絲堆滿喜悅笑容,一掌拍向放在休息室里的白板。

「所謂賞月,就是在中秋夜時,供奉上芒草和團子并觀賞月亮的活動。據說這么做,是為了贊嘆及感謝月亮,還有祈求農作物豐收。」

「好像和賭場沒有任何關聯呢。」

和說著「哇──原來是這樣啊」,眼神閃閃發亮的艾莉絲相反,如同大家的姊姊一般,渾身散發著妖艷性感氣息、婀娜多姿的魔法師帕露娜,對這項無法聯想到賭場的活動說了句:「這可打算怎么弄啊。」然后嘆了口氣。

「混蛋!將毫不相干的活動硬是擠出關聯性吸引客人,這才是商人吧?」

「嗚哇……你剛剛明明就一副沒干勁的樣子,反正鏡先生想到的,大概也不會是什么正經事吧?比如所有人打扮成兔女郎之類的下流主意。」

「那個,小蒂娜?就算是我也會傷心喔!如果一直被講成那樣,我是真的會受傷喔!」

「那你說,你想到了什么?」

「打扮成……兔女郎吧?」

「我就說吧。」

這是預料之中的發展;每次當鏡耍笨時都會確實吐槽,扎著雙馬尾的嬌小僧侶蒂娜,傻眼之余無奈地搖搖頭。

「哎呀,扮兔女郎很好啊?不是都說月亮上住著兔子嗎?人家完全沒意見喔!倒不如說絕不能錯過呢。」

「啊,小貴琥不扮也沒關系喔,太刺激了。」

「嗯哼~?你這是什么意思呢?」

然后,一伙人就在鏡被貴琥徒手打得鼻青臉腫的期間,為了即將來臨的中秋夜開起討論會。

「雖然女孩子們可能不太想配合,但我認為,就像鏡先生提議的所有人打扮成兔女郎,其實也不是個壞主意。而且明年同一時間也還能再拿來用。不然這樣,男女生一起來想和兔子有關的裝扮,應該也很不錯。」

「真不愧是瑪瑙先生,就是那么可靠呢。講起話來一點都不低級。」

「為什么看著我?我什么都還沒說吧!」

「誰叫你素行不良?畢竟是激凸比嘛。」

對比起侍奉著魔王與艾莉絲,有著俊美臉龐的前魔王軍干部魔族瑪瑙,蒂娜冷冷地看向雖然全身上下充滿貴族氣息、有著同樣精致容貌,但腦子里基本上都在想些色色事情的勇者──雷克斯·奇庫比波伊。

「呵呵呵!何樂而不為!那么我來透過熟人下訂服裝!款式設計就交給我吧!」

「不對喔,大衛。你也沒好到哪去喔!更不用提你平常都會說些惡心的話……服裝就由我來訂!」

大概是被說中了,想著要訂下流裝扮的大衛臉上失去光采,雙膝朝地重重跪了下去。對于如此反應的大衛,蒂娜把像看臟東西一樣的視線投向他,心里想著:「這是有多沮喪啊……到底他本來想讓我們穿什么?」

「先不說這個,不能只有兔女郎吧?也必須準備好像是團子或芒草之類的,不是嗎?」

「說得也是……用芒草裝飾店里改變裝潢,再發送團子?除此之外,還要放一些象征月亮的裝飾品等等……」

「不對不對,給我等一下,這么做的話,就只是把賭場改成賞月造型而已。」

聽到手捂著嘴認真思考的帕露娜和庫露露的對話,被打得遍體麟傷,到剛剛應該都還趴在地上的鏡插嘴道。

「那該怎么做才好呢?」

「你們想嘛,難得要在毫無關聯的賭場辦活動,就來弄個只有我們賭場才有,其他人模仿不來的活動吧?」

「你說得倒很簡單……但點子不可能說想就想得出來吧?」

對于鏡突然拋出的胡來提案,帕露娜和庫露露都感到很困擾。接著,鏡就像已經想到了一樣,露出一臉像是在說「就等這一刻」的表情竊笑。

「比方說,將平常用的籌碼換成團子啦,像這樣的點子!」

「感覺所有客人會無一幸免,手都變得黏黏的。」

話雖如此,這畢竟是從鏡的腦袋所擠出來的想法,瑪瑙傻眼地說出「還是不要那樣比較好」后,把它否決掉了。

「兔女郎工作人員在胸口放上團子,喂給吃角子老虎中大獎的客人……像這樣的活動如何呢,老師?」

「真不愧是激凸比。」

盡管雷克斯馬上就靈光閃現地提案,但帕露娜一句話就把他屏除在討論外了。

「為什么從剛剛開始,都是只有女生要工作的提案?也想一下男生來做的方案如何?」

「比方全身黏上團子,然后撲倒中大獎或得到高額賭金的人?」

「客人被這樣弄會開心嗎?」

眼見帕露娜不滿,蒂娜用一副掌握到重點的表情提案,不過鏡以「沒人得到好處」的理由尋求下一個方案。

「朝著客人扔團子如何呢,鏡先生?一邊說『驚喜!』一邊丟過去的話,應該會覺得很歡樂吧?」

「你這個像是覺得『只要說是在開玩笑,做什么都可以』的提案是怎樣啊。」

「不然的話,我們準備一臺團子發射機,就可以砰砰砰地射到中大獎的客人臉上。」

「等等,可以不要再想怎么借賞月為題來進行物理攻擊的點子了嗎?」

瑪瑙太過無厘頭的提案,引起大家開始接二連三出主意。

「全是男人的肌肉搗麻糬大會怎么樣呢?不是用木槌,而是用拳頭來做團子喔。」

「要辦也是可以,但要辦就辦在小貴琥管理的莫名其妙酒吧里吧?」

「女生扮兔女郎服務客人,男生用兔子跳在大廳里到處蹦來蹦去。」

「帕露娜的發言,從剛剛開始就不是賞月的點子,都只是為了讓男生受苦受難。」

然而,不論哪個點子都不適合,一群人持續煩惱著要如何才能吸引到客人。

「艾莉絲有什么好點子嗎?」

這時,鏡突然朝微笑著聽大家意見的艾莉絲詢問。

「嗯──如果是我的話,應該會想普通地享受賞月吧?」

出乎意料地,冒出了如同要否定大家意見的想法,所有人都瞪大了眼。

「為、為什么?」

「說不定只是因為我不了解賞月,所以才會想先普通地體驗,不過我認為,既然被稱為傳統活動,好好重視傳統不是最重要的嗎?再說應該也有想體驗傳統的人。」

看到天真無邪的艾莉絲露出的率直笑容,一群人別過臉,表情黯淡了下來。接著,所有人都表示「說得也是」,注意到就算不刻意出奇招,只要能享受傳統活動本來的樂趣,也是一件好事。

很快地,來到了中秋那天,賭場除了貴琥管理的酒吧外,獲得了比平常還多兩成的客人。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