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Chapter.5 終章

第一卷 Chapter.5 終章

「咳咳……那么接下來,開始第二屆的人魔友好交流會議。」

在充滿魅惑氛圍的昏暗房間里。在站在有酒架的吧臺里的貴琥面前,鏡用一本正經的表情這么說道。吧臺位子從最右邊開始是點了威士忌的鏡,他旁邊是點了柳橙汁的艾莉絲,艾莉絲的旁邊是點了牛奶的庫露露,再過去則是點了牛奶的蒂娜,最后是點了牛奶的雷克斯坐在那。

「首先,我想先問問有奶臭味的牛奶黨的意見。奇庫比氏你怎么看?關于只點了牛奶這件事。」

「喂、你這家伙,不準叫那個名字!」

雷克斯因為鏡的話「咚」的敲了吧臺桌子憤怒的站起來后,在后面的桌子品嘗紅酒的帕露娜,以及背對墻壁吃著牛排的瑪瑙都嘆了口氣。

「牛、牛奶黨這句話也太失禮了!我身為這個國家的公主,是因為覺得未成年不可以喝酒,所以才會點牛奶而已!」

「我也是因為未成年所以才點牛奶!和庫露露小姐那樣的牛奶愛好者不一樣!還有就是為了長高攝取必要的營養……!」

「那、那句話我可不能當沒聽到!我才不是因為喜歡牛奶才點的……是和蒂娜小姐一樣想點高營養價值的飲料而已……就是這樣!」

「等、等等!那樣的話我也是!酒會讓人糜爛!所以我只是在消去各式各樣選項后,判斷高營養價值的牛奶是最好的選擇而已!真心不騙!」

這時,自己帶起這個話題的鏡卻說道:「你們看起來很開心嘛。」

無視在吧臺斗嘴的那群人,貴琥接過在吧臺里洗碗的半人馬洗好的餐具,邊嘆氣邊繼續擦著杯子。

從魔王軍突擊薩爾馬里亞后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執行限制解除的鏡雖然整整一天都動不了,但隔天就去戰斗后的現場回收怪物們掉落的錢幣了。按照鏡的說法,都怪那些不懂得知恩圖報的無恥之徒,回收回來的錢連3金幣都不到。

當然,鏡在城里身為拯救薩爾馬里亞的英雄,被大大的贊揚了,但不看重名譽的鏡,比起備受歡迎,寧可早點帶貴琥、艾莉絲、瑪瑙出發前往魔王城。繼那之后,雷克斯他們也往魔王城去,但魔王城已經是個空殼了。平常的話,從魔王散發出的濃密魔力會變成紫色的煙霧,本來應該會是個不論城內城外,都布滿從那股魔力產生的怪物的地方,完全沒有任何的煙霧,變成了一座僅僅只是矗立在懸崖絕壁上的巨大古城。

結果,魔王城里只有價值20金幣左右的寶石而已,也沒有本來就覺得不會在的魔王和艾斯特拉的身影。最后,不僅沒什么進展,鏡他們以在被當作英雄的薩爾馬里亞讓人靜不下心來為由,再次回到瓦爾曼的街上。

「世界各地都鬧得沸沸揚揚的……大家都很不安呢。算了,這樣對小鏡來說,好像反而是正合你意的進展是嗎?」

穿透過單手拿的干凈杯子盯著鏡,貴琥這么說道。

魔王從魔王城里消失的事實,一下子就傳遍了全世界。乍看之下認為是值得開心的事情,但其實正好相反的是,在怪物一如往常出現的情況下,必須把不知道躲在哪里的魔王當作對手這件事,演變成讓很多人類感到不安的結局。為此,比起過去又更加提升了防護措施,而對自己能力沒有信心的冒險者,考慮到各種萬一,變得不敢隨意對魔族出手,但對知道魔王和艾斯特拉只是消失了,至少這一年不用擔心被加害的鏡他們而言,成了恰到好處的發展。

「雖然對于要一直讓他們不安有點可憐,但只要最后沒有遭受危害的話,那樣的生活也會習慣吧。畢竟人類的適應力很強啊。」

「大家可不像小鏡這樣悠閑的生活喔?事實上,好像有在招募常駐在各城市做守衛工作的人喔。」

「……我懂、我懂。果然會變成這樣呢。」

聽到貴琥的話,鏡一口氣把威士忌干掉。這時,鏡被突然從里面發出很大腳步聲沖出來、頭發往后梳的黑發半人馬揪起衣領。因為事出突然,鏡被嚇得瞪大眼睛眨了又眨、和半人馬大眼瞪小眼。

「人類啊,你對崇高的貴琥大人說『我懂、我懂』是什么態度?」

「嗚哇……真麻煩。」

看到像是血管快爆炸一樣表情扭曲的半人馬,鏡打從心底做出受夠了的表情。

「人類,你聽好了。在身為高貴存在的半人馬之間,『我懂、我懂』像這樣重復兩次,就是意味著完全沒在聽對方說話的意思。為什么要把說一次就好的我懂說兩次呢?說穿了無非就是隨便聽聽而已。就是用什么都沒在想、左耳進右耳出的回答『知道了、知道了』的感覺重復『我懂』兩次……明白了嗎,人類啊?明白你說了多愚蠢的話了嗎?」

「我懂、我懂。」

「……負80分!」

「話說回來,為什么半人馬會在店里啊!」

看著爭吵的兩人,蒂娜用嫌棄的眼神邊看邊這么說道后,用吸管將牛奶吸起來。

「你說希望能讓你幫忙,所以才讓你來幫忙的喔。如果你要對客人出手的話就不必了……不過對象是小鏡的話倒是還好對吧。」

「一點都不好!」

「快點進入正題!接下來是打算要怎么做?」

這時,大概是不耐煩了,敲下吧臺發出很大聲的「咚!」一聲,將牛奶一飲而盡出現白胡子的雷克斯站了起來。

「沒要怎么做,就照我宣布的那樣開一間賭場啊?」

「為什么是賭場?」

「如果要從小范圍到大范圍的鎖定有錢人的話,果然還是需要有那樣的娛樂設施。這樣的話賭場就是第一選擇吧。以現況來說,赫基薩魯多利亞全國也只有幾家而已。」

如鏡所言,賭場是上流階級的貴族們也會拜訪的游樂場。為此,調整一下賭金的換算比率,就能調動到為數不少的大錢。更重要的是,不管比率調得再高,肯定是賭場這邊比較有利,只要能確立有錢人能享受的娛樂設施的運作模式,沒有比賭場更不需要商品準備和成本、又能聚集到有錢人的方法了。畢竟大部分的勝負結果都能靠錢就解決了。

「賭場啊……我覺得是不錯的提案,但成為目標對象的客人勝率也很高喔?應該有時也會有收入是負數的日子。這樣的話,沒辦法產生像鏡想的那樣龐大的利益喔!」

「那是指在現存的賭場的制度下吧?只要想出現在的賭場沒有的新游戲,然后引進就好了喔。如果不這樣的話,一年以內收集1萬金幣這種事一般來想是不可能的。」

聽到鏡這么說,雷克斯說出「確實是這樣,但是……」后,覺得就算這樣要收集到目標金額,一年內可能也太勉強,他做出煩惱的表情感到擔憂。

「說起來,你雖然說了賭場,但單就蓋賭場的錢你有嗎?具體來說,就算小規模的賭場也要花上200金幣喔!」

雷克斯話說道一半,身后的帕露娜搖晃著酒杯里的紅酒這么問道。她這么一問,鏡就一副像是在說沒問題的樣子,把手在空中擺了擺后,向貴琥續杯威士忌。

「我的存款因為之前的遠征,共存了有5547金幣,所以那個程度的話沒問題。」

「「「「「「5、5547金幣?」」」」」」

對于鏡不經意說出的那句話,一伙人除了半人馬都一臉驚訝地大叫。

「你是怎么賺到那么多錢的……連我們王族一年可以利用的金額也才50金幣喔!這是那個金額的百……百倍?」

「真不愧是王族,金錢觀很異常呢。連我的酒吧和俱樂部的營業額,一年也差不多才2金幣呢。」

「咦……啊!父親大人說只有那些可以私下花用,所以我只有規劃每個月50銀幣左右的零用錢喔!其他全部存起來了。」

大概是覺得被誤解成富翁了,在手忙腳亂進行辯解的庫露露的旁邊,蒂娜用氣餒的表情小聲說道:「我……只有100銅幣。」雷克斯也悲痛地喃喃說道:「我連存款都沒有。」

「總之,由于必須在一年內收集到剩下的5000金幣,我先明講一般的做法是不可能達到的。就算我使出全力拼命的打怪拼命完成任務,最多大概也就2000金幣上下。」

「話是這么說……但原來能賺到2000金幣呢。」

蒂娜不經意說出的吐槽,鏡臉朝下趴吧臺上,垂頭喪氣吶喊道:「啊──早知道這樣的話,就應該認真的存錢才對!」

「吶、鏡先生。我……該怎么做才好呢?」

「怎么突然這么問?」

當鏡煩惱著為了達到目標金額該怎么辦才好時,從剛剛就一直沉默露出糾結表情的艾莉絲低聲問道。

「過去我為了幫助爸爸,和鏡先生一起旅行,但是……這次沒有1萬金幣這樣驚人的大錢的話,就沒有拯救爸爸的機會。不過,那樣的金額,再怎么說都不能讓鏡先生來付。那這樣的話……爸爸被打倒也……!」

鏡輕輕的給喋喋不休、用糾結表情總結出這些話的艾莉絲一記手刀。太過突然的攻擊連艾莉絲也出乎意料,發出「咦?咦?」的聲音、臉上出現驚慌失措的表情。

「現在說這些做什么。而且我不是一個人努力在賺錢啊。我也會需要艾莉絲幫忙喔?所以不要想得太復雜。」

然后,鏡單手拿著裝有威士忌的杯子笑著說道。聽到這句話,艾莉絲一瞬間露出茫然的表情后,看起很開心似的嶄露笑容,婉轉低語道:「……嗯。」緊接著,看到她那個樣子的瑪瑙,一口吞下單手拿著的牛排后靠近鏡。

「嗚啊啊啊鏡先生!我好感動!我現在打從心底贊同魔王大人和艾莉絲大人的想法了。只要有像您這樣的人類在的話,我也會出一份力的!」

接著,他突然從背后像是要把鏡整個抓起來一樣的,將手放在鏡的肩膀上,「哈」的一口氣把有濃濃酒味的氣息吐到鏡身上。

「酒臭味!瑪瑙……你有酒臭味喔……臉也很紅。」

「您在說什么,艾莉絲大人!瑪瑙我……連一點點醉都沒有喔!貴琥小姐,我要波本威士忌。」

面對這么說道的瑪瑙,貴琥不以為然的給了他裝有水的杯子,瑪瑙咕嚕咕嚕的一口氣喝完后,「真是好入口的酒啊!」開始說一些不太正常的話。

「還有這個大叔的再不快點想想辦法的話,用藍惡魔的角蒙混下去也是有極限的。」

「但是,我綁的這個布是非常貴重的東西對吧?」

「算是吧,畢竟是用高純度的生怪石做成的。不過在賭場蓋好前應該有些時間,所以我打算再去潛入迷宮努力找一下。」

「如果那樣還是找不到的話呢?」

「那就只能請他回歸到野外了。」

對于發出冷淡言論的鏡,瑪瑙緊緊抓住鏡的手,就像是在提醒鏡一樣的重復說道:「我相信鏡先生……我相信您喔!」

「總之就先不管瑪瑙了,你們打算怎么做?這么說起來……不是說戰斗完后有想要和我說的話嗎?」

無視誠懇請求的瑪瑙,鏡看向雷克斯他們這么說道。接下來,為了回答這句話,帕露娜把喝完的紅酒杯放在桌上,從位子上站了起來。

「一開始,這是為了討伐魔王才結成的隊伍,既然那個目的已經沒了……那就容我退出吧。想和你說的話就先保留……畢竟我還有些想要考慮的事情呢。」

接著這么說完后,帕露娜就頭也不回的揮揮手,只留下一句「酒很好喝。我還會再來,到時再請你多多關照嘍。」便從貴琥的店之一的酒吧走了出去。

「她就自顧自的走了呢……有點寂寞。」

接著,蒂娜從吧臺的位子像是在目送帕露娜一樣,感觸良多的說道。

「她也說還會再來了,現在就用溫柔的心默默關注她吧。有些事情需要些時間呢,一定是這樣的。」

然后,貴琥將牛奶倒入一臉看起來很擔心的蒂娜的杯子里,像是要鼓勵她一樣的這么說道。

「僧侶的你打算怎么辦呢?蒂娜……對嗎?」

接著是鏡對露出不安表情的蒂娜這么問道。

「我還在修行中。本來想說跟著雷克斯他們一起去的話,就是最好的修行,才會在這里。所以決定權就交給雷克斯先生和庫露露小姐吧。他們倆個人要幫忙的話,我當然也會幫鏡先生的忙喔!」

「原來如此,這樣的話那就讓蒂娜在賭場里當兔女郎吧。」

「兔、兔女郎?像、像那樣暴露從神獲得的身體這種事我做不到!」

鏡心血來潮說說而已的言論,讓蒂娜驚慌失措的紅了臉。當鏡正以蒂娜過度的反應為樂時,貴琥對著鏡用非常渴望的眼神說道:「哎呀,兔女郎的話,還有我不是嗎?」鏡「哈哈」兩聲,臉上出現僵硬的笑容。

「然后呢?蒂娜她這么說了,那公主殿下呢?」

接下來,鏡向庫露露詢問。于是乎,庫露露一臉神秘的看向鏡。

「我一直以來,都是照著別人所說的而活。本來是打算用所有我所學的知識,以及被教導的常識來認識這個世界。」

「我懂、我懂。」

「等、等等!你認真聽我說!」

「反正你大概是要說『至今為止,只憑借著自己的價值觀,我舍棄了許多東西。所以接下來我要更加努力學習。』之類,像這樣的話吧?」

大概是被猜中了,庫露露紅著臉,啞口無言的閉上嘴。

「就算不用全部說出來也夠了啦。伙伴就是即使不說出口,某種程度上也能互相理解對吧?」

鏡這么下定論后,庫露露一瞬間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但立刻看起來很開心似的和緩了下來。

「不知道的話,接下來慢慢了解就好。因此,如果你說需要幫忙的話,我也會很樂意的出一份力。所以,只要告訴我你接下來想做什么就好。」

鏡這么一說完,庫露露一瞬間有點混亂,表現出煩惱的樣子,但很快的便露出了笑容。

「感覺在鏡先生的身邊,就是了解很多這個世界各種事情的捷徑。所以,請讓我留在你身邊,然后做為交換,也讓我來幫忙吧。一起完成1萬金幣的這個目標。」

「這樣的話,你從城堡拿5000金幣過來。」

「那有點困難。」

大概是互相都講出了預期的對話,兩人這么說完后,各自捧腹開懷大笑。

「我打算和父親大人說明事情原委,在能力所及的范圍內爭取一些幫助,不過請不要抱太大的期待……畢竟他相信這些事的可能性很低,更何況,為了維持國家運作,能動用的金額也很有限。就算是以預防和魔族的全面戰爭為理由,父親大人的話也……」

這么說道的庫露露臉上出現了晦暗的表情。觀察到她好像想說什么的鏡,沒有繼續追問接下來的內容,把視線轉往雷克斯。

「所以,勇者大人的打算如何?還要打倒魔王嗎?」

「魔王什么的已經無所謂了。」

接著,意料之外的話語從雷克斯的嘴里回答出來,鏡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我,過去都沒有為自己而活。一直以來,都只是盡全力朝著某人為我準備的目標沖刺而已。因此,這次我想要為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為了自己準備的目標來全力沖刺。」

「你決定好什么目標了嗎?」

鏡展露出無畏的笑容一這么問道,雷克斯冷笑了一聲說了句「還沒找到」后,將裝有牛奶的杯子靠到嘴邊。

「那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東西吧?」

「也是啦,不過不久后就會找到了吧。」

「那到那天為止,我希望能跟在你身邊學習。」

「我?村民的我來教勇者的你?魔族之類的事情也沒關系了吧?」

或許是這句話太超乎想像了,鏡有點不知所措的向雷克斯這么確認。

「說這和是不是村民或勇者,甚至是不是魔族都沒有關系的就是你吧?確實我一開始覺得很火大……但你是值得尊敬的家伙。那才正是,能夠證明職業也有無法衡量之事的境界。」

連同最初有的那種差人一等的感覺,在雷克斯的心中也不知不覺轉換成其他的情感。有什么開始產生了變化。而且也正因為雷克斯本身察覺到了,那是他考慮過后覺得想要了解更多才會下的決定。

「你展示了身為勇者以外的生存價值給我看。為此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的話,我都會很樂意協助。這就是現在的我,所得出的答案。」

然后,鏡馬上意識到了那個變化。他注意到了后真的開心到難以自拔。

過去他曾經放棄,但現在正親眼見證朝,著夢想中景象踏出的一步,怎么可能不高興。

鏡不禁摸摸再次指引那條道路出現的艾莉絲的頭,然后充滿干勁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請貴琥幫所有人的杯子倒滿飲料。

「太好了!那么各位,讓我們為接下來也要繼續合作干杯!」

鏡這么說道后,舉起杯子催促在場所有人干杯。

「嗯!請多多指教喔,鏡先生!」

「那就麻煩您嘍,鏡先生。」

「兔女郎……有點想穿看看,不過果然還是……」

「雖然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但接下來還請多多指教!」

「負79分!」

「啊啊,請多多指教,鏡。不對……這么說接下來的話,就讓我叫你老師吧。」

「免了吧,那是什么稱呼。」

從聚集在酒吧的大家展露燦爛笑容這么說道的表情,鏡可以感受到一股清爽感,就是像他們擺脫了職業這個刻板印象,找到了只屬于自己的答案一樣,深感自己一路堅持過來的選擇不是徒勞,鏡臉上出現了微笑。

只要不放棄,道路就會為你敞開。面對前陣子都還互相抱有敵意的人類和魔族露出笑容的景象,鏡再次這么想著。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