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Chapter.4 答案掌握在自己手上

第一卷 Chapter.4 答案掌握在自己手上

Data1 LOAD

鏡已經不記得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挑戰這種隨時可能會死亡的戰斗了。而從什么時候開始這么的對戰斗不再有恐懼,鏡也早就忘記了。

所謂的上級戰,對知道可以有經驗值入帳的鏡來說,他一直把那當作用來找出嶄新可能性的機會。因此,就算不喜歡,他也持續挑戰下去。因為鏡認為不繼續嘗試下去的話,自己永遠都無法有所改變。

不再懼怕死亡的同時,他也理解到什么是徒勞無功。但是,盡管如此他仍然愿意持續挑戰,是因為在贏得勝率極低的戰斗之后,必定存在著突破一道難關的自己。所以他要戰斗。跨越那道高墻之后,任何人,都能蛻變成連神都無法想像的自己。越是危險的戰斗,鏡越是一邊興奮的期待勝利后的自己,一邊奮戰。

「這次……有點……不太妙也說不定。」

然而,在把步步逼近的賽克洛斯揍飛到十幾公尺外時遭到突襲,受到周圍怪物攻擊而負傷的鏡喃喃自語道。

「雖然體力上還綽綽有余……但這真的太勉強,狀況有夠棘手。應該還有好幾千只吧……這下可能沒救了。」

于是乎,鏡在還有體力時,就早早判斷出勝負結果了。

鏡戰斗時經常想像著勝利后的自己。盡管如此,沒辦法想像勝利的狀況時,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到目前為止,鏡對于「贏得了嗎?」的評判都很精準,如果落入了他很確定做不到、100%不可能贏的狀態,就會判斷為「白費力氣」然后果斷逃走。但換句話說,只要有一丁點勝利的可能性,鏡就不會放棄戰斗。因為,那場戰斗不會是「白費力氣」。鏡把白費力氣和有可能會贏劃分為兩種選擇,一直以來連勝率很低的戰斗,他也都勝出。

「啊──啊……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但這一次,毫無疑問的是100%會輸的戰斗。輸了沒能成功脫逃的話就是死路一條。從以前到現在累積的一切都會化為虛無。然而,即使知道會這樣,鏡仍然沒有要逃走的意思。

為什么?

因為他認為,這場戰斗不是白費力氣。

「我看看喔,要把數量減少到幾只呢?」

他在這里能消滅多少,就消滅多少,要是能把數量減少到一半左右,他相信薩爾馬里亞的冒險者們肯定也能重振士氣吧。

只要變成這樣的話,這座城市一定就能得救了。就能避免因為這里被占領,進而演變成漫長的戰爭。即使和魔族共存的一天還很遙遠,但總有一天艾莉絲或貴琥也會帶來某些改變。因此,鏡認為這是防止仇恨擴散的最佳方案。而且,這個可能性非常的大。鏡他不是為了勝利而戰,而是一博「共存之路」的可能性。

艾莉絲再次指引給他的道路,他已經不想再放棄了。

「為什么……我會一直在笑呢?」

果然,鏡還是很興奮。因為只要跨越這個難關之后,就會留下自己過去做為目標的那條道路的可能性。雖然自己可能沒有辦法親眼看到也說不定,但光是想像和這世界的法則對抗的場景,從鏡的心底深處就涌現了戰斗的力量。

他已經做好覺悟了,要戰到最后一刻。到時能逃走的話就逃走,不行的話就死。這點他絕對不會后悔。

「好了!你們通通一起上吧!只要我還沒倒下,就不會讓你們靠近薩爾馬里亞一步。就算我的性命被奪走,唯獨夢想的可能性絕對不會讓你們奪走的!」

就在鏡這么宣布的下一秒,他瞬間往前方沖去,用盡全力直接把擋在他眼前的賽克洛斯打飛。飛出去的賽克洛斯就這么成了炮彈,把它后方的怪物們沖撞開、往外飛了出去,宛如被毀滅魔法炸過一般,轟出了一直線的不毛之地。

隨后,鏡身邊的怪物們全部一起撲了上來,但他往后一踹把其中一只怪物踢飛,接著他用背部擋下下一只壓上來的怪物后,將它扔出去、撞上靠過來的怪物,然后鏡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痛打并擊潰其他襲擊過來的怪物。

然而,怪物們完全不給鏡喘息的機會,下一波的攻擊馬上襲來,鏡也立刻開始應對。不斷的應戰下去。在那之中,鏡因為被周圍怪物擋住視線所以渾然不覺,飛在空中的怪物射出熱射線貫穿鏡前方怪物的身體、飛了過來。

「不只是可能性而已。這條命……也不會讓你們奪走的!」

鏡已有所覺悟,突如其來的熱射線會確實貫穿自己的胸膛。然而,熱射線不但沒有打中鏡的身體,還被覆蓋在鏡身上的神秘力量給抵消掉。

「圣雷·剛烈波斬!」

就在下個瞬間,不用喊出來也能使用的技能名稱響徹云霄,鏡正后方的好幾只怪物,都被迸裂出電擊的光刃一擊就消滅殆盡。

「我是勇者……身為村民的你在戰斗,而我卻沒有參戰這種事情……豈有此理!」

聽到這句話,鏡往聲音的來源回頭望去。緊接著就看到站在那里,手掌對著鏡釋放魔力、看起來像是在對鏡施加魔法的庫露露,以及握著劍擺好架勢的雷克斯。

「……嗚哇!勇者和賢者來送死了。」

臉上出現疑惑的表情,不明白這兩人為什么會來這里的鏡說道。

「我真不該來幫忙的啊……小鏡!」

然后,鏡連考慮理由的時間都沒有,貴琥就以驚人的表情和速度從鏡身旁擦肩而過,她一邊這么吶喊著,一邊利用奔跑的速度和力道,朝那只逼近鏡正后方、有著甲殼的怪物踢下去。于是乎,有著甲殼的怪物沒有飛出去,就在原地像破掉的蛋一樣,不堪一擊的四分五裂、變成了錢幣。

「連小貴琥都……你來這里做什么?」

「來幫你的啊。為了不想讓小鏡死掉呀。」

「就說不用了,我……不會回去喔!我會戰到最后一刻,到時能逃的話會逃走就是了。」

「我知道喔。所以就全部打倒吧。」

看著這么說道,然后用連熊都會想逃走的魄力擺好架式的貴琥,鏡的頭上冒出了「?」的符號。鏡聽不懂她在說什么。就算加入他們三個人,結果也不會有什么改變。既然這樣的話,那種犧牲只要他自己來承擔就好。

「不要做沒有意義的事啦。要好好愛惜性命!小貴琥死了的話我會很困擾的喔。那邊的勇者和公主殿下也是,就說沒事不要在這里浪費性命,我能消滅多少就多少嘍。」

「這樣的話,鏡先生必須要消滅的份量一部分就由我來分擔吧。我沒有背負會白白送命的風險這點,和鏡先生一樣喔?」

下個瞬間,在鏡后方十幾公尺內的怪物們,被突然從空中如雨水般落下的閃電消滅。在那之后,瑪瑙一面這么說道,一面放出閃電緩緩從雷克斯的后方走了過來。

「不是吧,以立場上來說你不能來這吧?這么說來,現在才說好像為時已晚!」

「也就是說我和鏡先生是一樣的。現在,您的命更有價值。」

鏡被這么一說,完全啞口無言。覺得不可思議的笑了出來。

「啊!和我想的一樣,你全身都是傷!變得好像用過的舊抹布喔!」

接著,當鏡注意到時,自己身上的傷已經全部愈合了。就算自己有那樣的技能,也不會回復的這么快。他一臉訝異的這么想著時,明顯就是她幫忙施加回復魔法的蒂娜,慌慌張張的跑向鏡。

接著從蒂娜背后靠過來的帕露娜低聲說道:「你現在就死了的話,我可是會很困擾的喔。」

「……這樣真的好嗎?會死喔!」

「我不會死,也不會讓你死!」

看著鼓起臉頰充滿干勁的庫露露,鏡一瞬間驚訝得張開了嘴,但他很快就閉上了。他的心里溫暖了起來。由于一直一個人戰斗而變得遲鈍的感覺,漸漸開始回復了。鏡注意到,貴琥他們不是為了一博薩爾馬里亞沒事的可能性,而是他的性命可以平安無事回歸的可能性才來到這里的。說真的,鏡很高興。因為從來都沒有愿意配合自己荒唐舉動的笨蛋出現。而且過去也不曾有過會真心擔心自己性命的對象。從剛剛一直涌現出來的力量,現在更加滿溢而出、讓他隱隱作痛。

「好……改變一下作戰計劃!改走量力而為,該逃走就逃走的膽小鬼路線!要好好愛惜生命!」

就在這個瞬間,鏡往地面一蹬先跳上了高空,準備從會飛的棘手敵人開始收拾起。他估計襲擊而來的怪物,如果只剩站在地面的對手的話,肯定可以降低不少攻擊上的麻煩,所有人存活的可能性也會提高。

「就讓我拿出真本事來大干一場吧!」

鏡跳上去順勢把飛在空中的怪物側摔下去后,就這樣壓著怪物背部落地,接著鏡又往上跳去,瞄準下一只停在空中該落地的怪物。他跳躍時的沖擊把腳邊的怪物狠狠震飛,往其他怪物撞去。鏡不斷的反覆操作,讓不少天上的怪物都變成了錢幣。

「咦……?」

不過,這個狀況果然還是沒辦法一直維持下去,途中掌握住移動軌道的賽克洛斯,把大石頭朝著鏡扔過去。沒辦法往回跳、也沒辦法擋下來的鏡被大石頭給擊飛,整個人狠狠往矗立在荒野中的巖壁撞上去。

「鏡先生!你沒事吧?」

看到那個狀況,在地面戰斗的庫露露他們撲滅怪物的同時,朝著鏡撞上去的巖壁移動。大石頭就像是要嵌進去一樣的撞進巖壁里。面對眼前光是用想像就讓人很絕望的景象,庫露露不禁朝著巖壁大喊道。

接著,嵌在巖壁上的大石頭突然被粉碎,里面出現的是身受重傷的鏡。

「不太好,大有問題。感覺快死了。」

然后鏡一邊從臉上像噴水池一樣的潺潺流出血來,一邊使勁從巖壁中爬出來。雖然他狀況看起來很糟糕,但還是一副心理上游刃有余的樣子。

「『感覺快死了』是什么意思啊!搞什么,不要裝的好像沒事那樣!你要是死了的話,我們也會完蛋的,請你小心一點戰斗!」

蒂娜看到無視那樣的狀態,還對自己比出贊手勢的鏡,她用快抓狂的狀態立刻沖過去,開始用回復魔法治療鏡的傷勢。

「你『愛惜生命』是愛到哪里去了?作戰計劃也不當一回事了嗎?倒不如說我真的很驚訝你現在還活著!」

「愛惜生命的結果就是這樣啊。人生會還真是無奇不有呢,真傷腦筋。」

「你都受重傷了,請不要裝得沒這回事的樣子!」

「這樣也代表我是那么的信任你啊。」

或許因為是真心這么覺得,蒂娜看到雖然受了重傷,卻仍然露出從容笑容的鏡,不知為何陷入懊悔又難為情的感覺,默默的繼續幫鏡治療。

「……我不叫做你,我叫蒂娜。僧侶沒有前線的人在的話,就什么都做不了了。請不要讓我覺得太擔心。」

將眼神別到一旁繼續施展回復魔法,蒂娜一副害羞的樣子這么說道。這段臺詞讓鏡吃了一驚,想起過去他對庫露露說的話,笑著反省道:「看來我也沒有說別人的資格呢。」

「組隊作戰這件事,我除了小貴琥之外沒什么經驗呢。抱歉啦,我會小心點的。」

「嗯……那就拜托你了。」

靠蒂娜的回復魔法治療好傷勢的鏡,再次鼓起干勁說道:「我要上啦!」便趕往在鏡傷治好前,站在前線持續承受怪物攻擊的雷克斯身邊,將像是快壓制住雷克斯的賽克洛斯揍到天邊去。

「來吧,來打團體戰嘍!我們來聯手戰斗吧!」

這時,在場所有人都在想:「沒有和人家聯手作戰的只有你喔。」但誰都沒空說這些有的沒的,只是一起迎戰迅速從四面八方逼近的怪物。

「公主殿下和那邊的性感魔法師!你們有人不會用大范圍的毀滅魔法嗎?」

「是帕露娜才對!可以不要那樣叫我嗎?我和小庫兩人都會用喔!」

「那好,帕露娜!還有公主殿下!麻煩你們詠唱咒語!」

「你打算做什么?」

「先收拾空中那些不管到哪都會攻擊過來的怪物!」

聽到這句話,帕露娜注意到了為什么鏡剛剛要跳上高空攻擊怪物的理由。擅長遠距離攻擊的魔法師或裝備弓箭的人,把停留在空中的怪物當對手也是很正常的,但相較之下,看到鏡空手作戰的樣子,真的能感受到他一路以來幾乎都是一個人戰斗的實際感受。

「詠唱結束嘍!隨時都可以發動!」

「這邊也是!要怎么做?從這里往空中射去的話最多只能打中兩、三只喔?其他會全部直接往上流逝掉。」

詠唱結束后,帕露娜和庫露露這么對鏡喊道,鏡便立刻往兩人的所在位置移動,接著像是要把兩人背對背貼合起來一樣的抱緊兩人的身體。

「等、等一下,你這種時候在搞什……你、你在摸哪啊!」

「你這樣是性騷擾!」

無視在耳邊不停尖叫的兩個人,鏡低語「準備好了喔」之后,就這么抱著兩個人,如同剛剛那樣往地上一蹬,跳上了正上方。面對如此突然的行動,庫露露和帕露娜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能閉緊眼睛忍耐跳躍瞬間發生的沖擊。

「好了,在這里發射魔法!比起在底下發射,在同樣高度射出去能打中的怪物比較多吧!」

帕露娜和庫露露一睜開眼,已經身在能一眼望盡亞托洛斯荒野的高空上。

接著,聽到鏡這么說后,理解這個行動目的的兩人往各自的方向發動大范圍的毀滅魔法。帕露娜從手里射出了整面往水平方向猛烈燃燒的火焰,而庫露露則將從手里迸發出電擊波一口氣釋放出去。

兩個人的等級都不高,雖然沒有成攻全滅,但有確實給予飛在空中的怪物很大的傷害,飛在鏡他們周遭的怪物都直接變成了錢幣。魔法釋放完后,鏡抱著兩人降落到地面,那股沖擊讓帕露娜「咕唔!」的發出了好像很痛苦的聲音。

「你……有效果是很好,但下次要上的時候,要在好好說明之后……再來行動。」

帕露娜這么說完后,盡管造成的傷害很小,但大概耐力不高的魔法師還是無法負荷,所以她靠近蒂娜身邊,請求回復魔法支援。同樣庫露露也受到了小損傷,但她自己用回復魔法治療,并且立刻板起臉來逼近鏡。

「鏡先生!你把公主當成什么了?」

「咦……我以為同伴間大概都是用這種感覺在合作的說。個人覺得這次攻擊的效果還不錯。」

鏡一這么說道,庫露露看起來有點開心的小聲說出「……同伴」后,立刻變回正經的表情面對怪物們,「沒辦法,那就原諒你了。」她架起武器說道。

「不過還真是個很棒的作戰策略呢,小鏡。托你的福,戰斗起來完全比剛剛輕松多了喔。」

站在前線空手對付一大群怪物的貴琥,邊施展回旋踢邊對著鏡豎起大拇指這么說道。實際上,到剛剛為止從上空像下雨一樣落下來的攻擊減輕后,庫露露和蒂娜展開防御魔法或回避行動的次數就少很多,變得更能集中在眼前的敵人身上。

「小雷克斯!看起來軟軟的敵人就交給你嘍!明顯看起來很硬的對手就由我來處理!」

「小……雷克斯是指?別開玩笑了!我的攻擊可是不管什么對手都能斬碎的勇者之劍。就算你是再高強的武斗家,那種分配也……!」

雷克斯還想說出什么抱怨的瞬間,貴琥對著眼前有著和賽克洛斯一樣巨大的體型、全身覆蓋著巖石鎧甲的怪物送上正拳攻擊。眨眼間,就像是打在保麗龍上面一樣,怪物的巖石鎧甲產生裂痕,接著貴琥刻不容緩的用肘擊往鎧甲碎掉的部分撞進去,把從剝落的巖石里露出綠色皮膚的怪物往后方撞飛了出去。而且,順道連雷克斯的自信,也一同飛走了。

「小貴琥擁有能無視對手防御力的變態技能,所以不是因為你太弱了,你就放心吧。不如該說奇怪的是小貴琥才對。」

鏡像是在安慰雷克斯似的拍拍他的肩膀這么說道。

「我才不想被更奇怪的家伙這么說!可惡……這就是所謂超過等級100后的狀況嗎?會有這么大的差別?我……到達等級100后也一定要這樣!」

「你變強的話我和魔王都會很傷腦筋呢……!但現在,如果你沒有抱著這樣的氣勢戰斗的話…………我也很困擾!」

接著,雷克斯、貴琥、瑪瑙三人在一大群怪物面前保持一定的間距,互相站在應有的距離維持陣形繼續奮戰。帕露娜和庫露露則施放魔法,攻擊從三個人之間溜走的怪物,即使如此還是沒能收拾掉的怪物,就由鏡來即時打倒。

由于有后方待機的蒂娜能用回復魔法,治療因源源不絕的怪物猛攻而受傷的身體,所以不論是貴琥還是雷克斯或瑪瑙,都從最初害怕受到損傷,就算陣形崩解也先采取回避行動的做法,漸漸開始為了保護在后方準備的蒂娜他們,不再畏懼受傷,勇敢的迎戰。

然而這并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暫且背對巖壁組成圓陣戰斗的鏡他們,起初和怪物保持的步調也慢慢被打亂,同伴間的合作也變得不容易搭配上。

鏡一行人著實感到疲憊。盡管如此,怪物們可以說完全沒有要消失的感覺,這部分又再次給予鏡他們精神層面上的疲勞感。

「喂……這些怪物到底要什么時候才會消失啊?」

體驗到過去不曾有過的苦戰,汗珠不斷從臉頰滑落的雷克斯這么說道。

「想一個人對付這全部……小鏡真的是笨到無可救藥了!」

不算鏡和瑪瑙的話,擁有僅次于他們實力的貴琥,臉上的從容也不見蹤影。接著,在她全身大汗淋漓的同時,還維持著一臉嚴肅的表情沖撞進賽克洛斯的懷里。

「還有很多呢。不過慶幸的是,好像沒有任何一只怪物往薩爾馬里亞去。」

在距離薩爾馬里亞數百公尺地點的巖壁旁,為了掌握現狀,蹬地躍上高空觀察狀況的鏡,落地后迅速打垮幾只怪物后,向背對著薩爾馬里亞和巖壁的所有人轉達在高空看到的狀況。

聽到這里,全部人的表情都明顯黯淡了下來。接著,看到這個狀況的鏡微笑說了句「是時候了」之后,他移動到背對的巖壁附近,突然全力往巖壁狂揍。

被暴打的巖壁發出響徹云霄的爆炸聲后,就像是被貫穿一樣出現了一個大洞。往那個洞望出去,可以看到散落的碎石、沒有怪物的平坦荒野,以及薩爾馬里亞的城門。

「好了,已經撐不下去了。我們逃吧!」

或是更應該說,能到這個地步,大家真的很努力了,鏡在心里感動的同時,呼喚在場的所有成員。然而,在場所有人都沒有對鏡的聲音產生反應,反而還打算繼續戰斗的樣子。

「你們在干什么!我說過要愛惜生命吧?快點逃跑吧!」

鏡重復的這么吶喊,但都沒有人要回應鏡的話。不僅如此,貴琥、雷克斯、瑪瑙三人還無視這句話,準備奔向怪物。

「我還能……再戰斗下去!如果在這里就逃走的話……薩爾馬里亞的城市就會完蛋吧?」

說是這么說,但大概是魔力已經到底限了,蒂娜氣喘吁吁的露出痛苦的表情喃喃說道。

「不對不對……要是因為這樣你們也都完蛋的話,那就沒有意義了吧!」

「我當然也想逃啊。但大家不逃的話,我就不能逃跑吧!」

接著,帕露娜一面用真的很想逃走的心情這么說道,一面朝前方的怪物們施展大范圍毀滅魔法。

「連小貴琥都這樣是在搞什么啊!時機到了!快逃吧!」

鏡這么吶喊道呼喚著貴琥,表情嚴肅的貴琥雖然一瞬間回頭了一下,但立即又轉回去朝前方的怪物攻擊過去。

「喂!小貴琥!你有在聽嗎?」

「小鏡……我已經看穿你了喔。」

攻擊告一段落的貴琥再次回頭,但她只說了這句后就再度朝怪物擺好架式,繼續迎戰。

「我也……猜到了。」

緊接著,就像是在呼應貴琥的話,庫露露低聲說道,鏡從額頭上冒出了冷汗。

「鏡先生……看起來還很游刃有余的樣子呢?是留了一手嗎?」

被這么一說,鏡說了句「真是敗給你們了」,明白自己打算做的事情已經被看透了。就如同庫露露所言,鏡還保留了實力。與其說他留了一手,不如說配合雷克斯他們戰斗的話,就會變成他怎么樣都無法完全發揮的狀況。

因此,鏡一直來回奔走,除了確實的在中間點把怪物處理掉外,還有確保雷克斯他們的安全。然后,他打算等到雷克斯他們到達臨界點時,讓他們逃走,自己再發揮剩余的力量來戰斗。

當然,為了愛惜生命,他計劃會好好逃走,但他可以想像如果他說要一個人留下來的話,肯定不會有人理他,所以到時就算不行他也打算躲在巖壁之中,喊著「嗚哇──巖壁崩塌了──」然后孤軍奮戰。

「不對不對!我會好好逃走喔!盡全力戰斗完后真的會好好逃跑喔?」

「既然這樣的話,趁我們現在還在時請快點參戰!」

庫露露之所以會這么喊道,是因為鏡不在場的戰斗,很難保障庫露露他們的性命安全。只有這件事他無論如何都不想這么做。然而,邊守護他們邊戰斗的話,加上自動回復的技能,不管怎樣他都無法盡情發揮。

一開始自己就先逃走的話,雷克斯他們應該也會接受然后逃走,但這個選擇鏡也不知為何不想執行。他無法舍棄掉,也許在什么情況下,還有什么可以拯救薩爾馬里亞的可能性。

盡管他會照約定逃跑,但在眼下這種還相當綽綽有余的狀態下,他不想放棄。鏡思考著這些任性的想法,遲遲沒有辦法做出取舍。

「你看起來很煩惱的樣子呢,鏡先生。」

「這是當然的啊!我想保護他們的性命,但拋下薩爾馬里亞做出選擇又覺得不太妥當,所以我非常苦惱啊…………………嗯?」

對于從背后傳來再自然也不過的問話聲,鏡忍不住坦白的回答道,但當他注意到那個語調的違和感后,鏡回頭辨別那個不應該在這里的存在。

「已經不用擔心嘍。鏡先生。」

不知道是不是穿過鏡在巖壁上打出的洞過來的,在那的是艾莉絲露出燦爛笑容的身影。毫不畏懼怪物大軍,艾莉絲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站在那里。

在那個瞬間,比鏡問起艾莉絲為什么會在這還早一步,怪物大軍發出的詭異聲,以及另一種勇猛的咆嘯聲音傳入他的耳里。那種咆嘯聲不像是一個人能夠發出的聲音,很明顯是復數人數,而且還讓人能輕易想像到那是不會輸給怪物程度的大批人馬。

「這次,換我來成為鏡先生的力量了喔。」

艾莉絲這么說道的瞬間,四周圍各個地方都掀起了巨大的爆炸。鏡一下子還不明白發生什么事了,但當他看到就像是要比怪物們還多一樣,從巖壁旁邊出現的大批冒險者后,鏡完全理解了。

鏡臉上出現了笑容,那份喜悅滲透進他全身的細胞,以會讓人不由自主顫抖的程度涌了上來,他不禁想要抱緊眼前宛如在說「夸獎我」一般,微笑偷瞄這里的艾莉絲。

「「「「「我們要守護我們的薩爾馬里亞啊啊啊啊啊!」」」」」

非常確定聽到那句話的瞬間,原本浮現出不安表情的雷克斯他們,臉上洋溢起了活力,各自往前方的怪物使出奮力一擊。

「小鏡!」

「啊啊,我聽到了!看來現在放棄還太早了呢!」

用正拳擊飛怪物的貴琥回頭呼喊鏡的名字,鏡則展露笑容這么吶喊,并朝著艾莉絲豎起大姆指說道:「干得好。」

「這都是多虧鏡先生你們喔。」

于是乎,艾莉絲用非常感動的表情這么說道。

「把逃走的冒險者們找回來其實不難。我和他們說:『有人在戰斗……需要援助!』但大家面對一大群怪物,就失去戰意……動彈不得。」

聽到艾莉絲這么說,雷克斯、蒂娜、庫露露、帕露娜對于其他冒險者的心情完全能感同身受的明白,因為自己之前也充滿了同樣的感受。

「不過呢,大家看到鏡先生還有庫露露小姐你們堅持不放棄戰斗的身影,驚覺到感到害怕是不行的。大家相信,一定有什么是自己也可以做到的事情。大家從鏡先生你們身上獲得了勇氣喔。」

而聽到這些話,庫露露深受感動。確實后來出現的冒險者們,是看到我們的背影才愿意前來相助的吧。但那些歸咎起來,都是鏡一人的功勞。鏡讓覺得沒辦法放他一個人去戰斗的我們動起來,而看到我們的背影,薩爾馬里亞的冒險者們才會像現在這樣聚在一起抗爭。

一個人。僅僅只是一名村民,用自己的意志打破絕望的狀況。這個事實,讓庫露露難以壓抑激動的心情,自然而然的綻放了笑顏。

危急的狀況依舊沒有改變。但這樣仍然讓她不得不真心覺得很厲害。她在赫基薩魯多利亞王國國內的書庫中,讀到的任何一本英雄傳都沒有記載過這樣的事情。一個人單挑一萬只怪物,憾動了數千名冒險者的心……而且這個人不是勇者,只是一名村民。像他這樣能引發如此難以置信行動的人物,過去從來都沒有存在過。

在這之后,這件事肯定會成為傳說流傳下去吧。看到那樣的傳說出現在眼前,實在讓人沒辦法不興奮。

雷克斯也有同樣的想法。一樣的想法但卻是來自于忌妒。他既忌妒又悔恨。然而,心底深處他敬佩鏡。因為如果被問到自己做不做得到那種事,他除了否定之外沒有其他回答。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有趣……那個村民真是太有趣啦!那就讓我見識一下吧!讓我看看這場戰役最后會抵達的、超乎想像的結果!」

雷克斯也和其他的人一樣,力量回到了他本來應該筋疲力竭的身體里,從以為完蛋的絕望狀況中起死回生。然后,對于自己正在參與可能會留下傳說的戰役這件事,讓他的心里震撼不已。

「好……這樣又可以繼續加把勁了吧。呼,在那之前……艾莉絲!這里很危險,你快退到旁邊!」

「嗯,我知道喔,鏡先生。抱歉,我太開心了,無論如何都想告訴鏡先生。」

聽到艾莉絲的話,鏡輕拍艾莉絲的頭輕聲說道:「謝謝你呀。」之后便推了她的背,像是在催促她再次通過巖壁上已經打通的洞穴。

「其他的冒險者們之所以會挺身而戰,創造最初契機的人不是我,是艾莉絲。最厲害的是……讓那份想要做些什么的心情優先于魔族的身分,把冒險者們帶來這里的艾莉絲。是你喔!」

在艾莉絲過去之前,鏡向她微笑說道。而聽到這句話,艾莉絲開心的紅了眼眶,大聲的回應了一聲「嗯!」后,便往巖壁的洞穴跑去。然后,確認艾莉絲回到巖壁中之后,鏡繃緊了臉上的表情,轉身迎向眼前依然為數眾多的怪物。

「作戰計劃變更……目標朝勝利邁進!盡全力上吧!」

「不用你說我也會這么做!」

比鏡這么喊道還早一步,雷克斯往前方沖去,朝眼前的敵人揮劍砍去。接續在這之后,庫露露和帕露娜也朝前方連續釋放出大范圍毀滅魔法。

「真是不得了呀……只要一想到這么有骨氣的一群人,以后說不定會成為我的敵人,就覺得擔憂啊……算了,即使如此我也只會跟隨魔王大人和艾莉絲大人而已!」

「小瑪瑙!為了要讓小鏡能使出全力,要和其他冒險者一起合作保護小雷克斯他們喔!小鏡!這里不會有問題的……你就盡情大鬧特鬧吧!」

這么說完,瑪瑙朝鏡豎起了大拇指,貴琥則向鏡送上一個飛吻。承受住那個比任何攻擊都還強大的舉動后,鏡重新整頓氣勢的大喊一聲:「要上嘍!」讓留存的力量爆發出來,一下子就靠近位在稍遠處的賽克洛斯。緊接著,鏡緊緊抓住賽克洛斯像樹干一樣粗的腳,像是在揮動大樹一樣擊倒周圍的怪物們,并在往前移動一些時豪放的將賽克洛斯扔了出去,一口氣殲滅前方數十只怪物。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不少驚訝到不行的冒險者,看到鏡把賽克洛斯扔飛出去打倒怪物的舉動后,大肆吼叫提升士氣。

「沒問題,贏定了!那家伙是怎樣……也太厲害了吧!都快搞不清楚誰才是怪物了!」

「怎樣都好啦!為了我們他可是一直在戰斗啊!這個恩情不回報的話,有辱我們身為戰士的驕傲!你們,不要落后啦!」

有的人兩手抓起大劍、有的人開始涌唱咒語、有的人則用力拉起弓弦,就像要接續鏡的腳步之后,朝比自己等級還高的怪物發起戰爭。而且在這里的人們,大多都沒有我們是不是比對手弱小的想法,只是抱著想守護這座城市的心情,以及被那個說不定能將這件事化為可能的男人推了一把,憑著氣勢對抗而已。

這種感覺對鏡來說也是第一次。所有人為了相同目的而團結一心迎戰的光景。在被等級觀念所束縛的情況下,這應該是會令人害怕到連做也做不到的垂死掙扎、甚至可以說得上是有勇無謀的挑戰,但許多人卻跳脫出了不可能的想法。這些人的變化,讓鏡忍不住感受到新的可能性。

「跟……跟在我的后面上啊啊啊啊啊!」

此時,鏡沒有任何一絲迷網。即使高等級的怪物近在眼前,一定也會有人來處理。就像過去自己一人時會試著去做些什么一樣,來到這里的那群人,一定也能面對。鏡這么相信著、放棄了防守,一個人闖入一大群怪物之中。

在那之后,他就宛如巨大的大炮炮彈通過一般,荒野干涸的地面裸露出來,完成了包圍怪物的軌道。

鏡做成的軌道立即封鎖住逼近的怪物,雖然冒險者們無法確認鏡的身影,但從里面不斷有怪物被打飛到空中這點,能馬上了解鏡在里面奮力應戰的狀況。

接著,所有人都感受到「那個狀況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下定決心在自己能做到的范圍內好好努力。

Data2 LOAD

從那之后,伴隨著鏡那樣擁有超乎常人力量的存在,原本像是看不到終點的戰爭漸漸往結束前進。敵人的數量慢慢減少,在場幾乎所有人,都開始感受到明確的結局。

「就快要成功了!所有人打起精神!不要勉強……覺得不行的人就趕快退下!」

「哈……笑死人了!誰勉強了?還有的是力氣呢!」

快要看到終點一事,讓冒險者們感覺到「戰爭就快要結束了,勝利勢在必行!」,士氣更加高漲。但是,盡管士氣提高了,身體的消耗卻騙不了人。證據在于,許多冒險者們呼吸急促,臉上出現了痛苦的表情。

所有用回復魔法和攻擊魔法參戰的人魔力都已經見底,站在前線戰斗的戰士們靠使用帶來的回復道具,以及沒有魔力、幫不上忙的人們來回從薩爾馬里亞與亞托洛斯荒野之間補充的回復道具咬牙苦撐著。

話雖如此,回復道具也有使用上限存在。冒險者連續使用的話,效果會漸漸變弱,最后陷入不得不脫離戰線的狀況。已經有不少冒險者離開戰線,剩下的冒險者們只能被迫苦戰。在這樣讓人覺得快撐不下去的情況下,終于看到了的終點。冒險者們的士氣沒道理不振奮。

「小瑪瑙……沒問題吧?唔……還能繼續嗎?」

而且,這個狀況對貴琥和瑪瑙這樣強大的存在也不例外。瑪瑙的魔力已經消耗殆盡,他把背后托付給貴琥,和怪物進行肉搏戰。

「不過……嚇了我一跳呢。小瑪瑙也很擅長體術呢。感覺可以成為很不錯的對手喔。」

「貴琥小姐,請不要開我玩笑。我這不是臨時抱佛腳罷了。因為我是魔族,所以空手也還算勉勉強強能戰斗。和貴琥小姐相比還差得遠了喔。」

然后兩人一邊交談,一邊因終于要看到戰爭的終結而重燃斗志。

「雷克斯先生!你沒事吧?我拿了新的藥水過來嘍!」

從薩爾馬里亞街上來回奔波,大量送來玻璃瓶裝回復藥水的蒂娜,邊如此說著跑到雷克斯身邊。

和還有余力戰斗的貴琥以及瑪瑙不同,雷克斯已經快到極限了。或者該說站在最前線的雷克斯,以任誰都會覺得真虧他能戰斗到這個地步的程度持續戰斗著。這么做的結果,是他的體力被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