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Chapter.3 成為自己希望的樣子就好

第一卷 Chapter.3 成為自己希望的樣子就好

Data1 LOAD

「鏡先生,起床嘍。快點,該去接瑪瑙了!」

「嗯嗯?啊──再讓我睡八小時……」

「你再不起來的話,貴琥小姐也要來叫你起床嘍?」

「我醒了。」

瓦爾曼的城市早晨。因為前幾天魔王軍來襲,所有人忙著修復被破壞的房子,或是幫受傷的人治療等等,雖然大白天的,但城市中已經相當熱鬧了。從旅館的窗戶看出去的景象,也是工匠或僧侶等職業的冒險者來回穿梭的身影。

昨天晚上,消滅了所有怪物回到城市的鏡,撒謊說打倒了魔族男性,所有麻煩也都解決了。盡管其他的冒險和勇者一行人提出許多疑問,像是怎么打倒的啦、等級多少啦等等,鏡全部都無視掉,他帶著艾莉絲和貴琥回旅館后,只把真相說給她們兩人聽。

「好久沒見到瑪瑙了呢……鏡先生你動作快點,換衣服、換衣服!」

「呀──艾莉絲好色喔!真是的,不用那么急啦。反正那個魔族大叔應該會乖乖在那里等著。而且我跟他說過中午會去接他了。」

雖然鏡這么抱怨道,但艾莉絲仍然一邊笑得很燦爛,一邊強行把鏡的被子扯走。

「你這樣笑著把被子搶走,會不小心有你是虐待狂的錯覺,是說你到底為什么從昨天到現在都笑個不停?」

「有一部分是因為能見到瑪瑙,但主要是鏡先生沒有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把瑪瑙打倒、好好和他談談這件事,我真的超開心。」

艾莉絲這么說完后,滿臉笑容的直接向鏡說出:「鏡先生,謝謝你。」由于那個笑容太過耀眼,鏡本來以為她是因為昨天的黑毛和牛牛排太好吃,才會這樣傻笑個不停,因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神打擊。

而且他昨天幾乎只有考慮到錢,然后想說順道幫忙一下,因此心里有點隱隱作痛。

「這么說起來,鏡先生昨天手上那些大量的錢幣和寶石放到哪里去了呢?」

「全部存起來了喔。總不能拿著走吧。不過真是意想不到的收獲呢。」

昨天打倒地獄黑鴉掉落的寶石,全部換成錢后共有51金幣900銀幣,比起被居民要求拿一些出來當作城市的修繕費用,鏡老早就全部存到治安管理公會的金庫里了。

治安管理公會的金庫會在公會內留下紀錄,只要是治安管理公會,就能變成不論在世界各地都能提領出來的銀行。

雖然那是最多冒險者在用,也是最不需要擔心會不見的安全銀行,但由于領錢時要收取1銀幣的高額手續費,如果不是以儲蓄為目的,除了冒險者以外的人很少會用。

「小貴琥來了嗎?昨天吃完飯,她說要去看酒吧和俱樂部的慘狀,好像就沒有回來了。」

「她有先回來一趟,然后又立刻去幫忙城里其他人了喔。她說打點好鄰里關系也很重要。」

艾莉絲一說完,鏡嘴里碎念著:「原來如此,還真像小貴琥會做的事。」接著把睡衣脫掉,開始換上準備好的便服。此時,他往窗臺一瞄,看到了在外面抱著兩根大樹樹干快步移動的貴琥,不過鏡很快的消除記憶,當作什么都沒看見。

「哇、哇!鏡先生我還在這邊,你怎么就開始脫了啦!」

「有什么關系,內褲也還穿著。你就當作是泳裝就好了。」

「不是這個問題吧!我好歹也是個出色的女性吧,請你多注意點!」

對于用力鼓起臉頰抗議的艾莉絲,鏡一邊隨口應付道:「下次會小心啦。」一邊完全不介意似的繼續換衣服。

看到鏡那個樣子,艾莉絲對于自己被當小孩對待感到很不滿,便離開房間前往一樓的餐廳。接著,用一副拿她沒辦法的樣子穿好衣服的鏡,整理好房內的行李后,也跟著下樓。

鏡在一樓大廳歸還房間鑰匙后,來到坐在大廳隔壁食堂椅子上臭臉的艾莉絲面前,他把行李放好后坐了下來。

「不要那么生氣嘛。我的肌肉難道就那么丑嗎?」

「也沒有。」

鏡對兩只腳晃呀晃、避免眼神接觸的艾莉絲嘆了口氣,想著不管怎么樣,吃完飯后應該就會消氣了吧,便和在餐廳里端著料理的大嬸點餐。

十幾分鐘后,艾莉絲將送來的料理放入口中,果然不出所料的消氣了,鏡看著向自己詢問剛出爐的料理是什么的艾莉絲,他雖然一臉訝異,但看到她開心品嘗料理的樣子,也覺得「算了,這樣也好。」的滿足了。

「好了,再不考慮旅行的計劃,還有怎么去魔王城的話就會來不及了。」

「說得也是,從這里出發的話要花上六天時間呢。我來的時候都很小心,感覺上花了比那個多一倍的時間呢。」

「能直接去就好了呢。但這次人數多,還參雜著藏不住魔力的魔族大叔,再加上要繞去城市好幾次整頓物資,看起來會花更多時間。」

鏡單手拿著面包,他把赫基薩魯多利亞王國的地圖展開喃喃說道,而艾莉絲皺著一張臉,看起來顯得有些不安。

除了魔王軍的入侵,她實在也很想趕快知道父親生病的真相,但比起這些,要是動作太慢的話,或許會覆水難收也說不定,艾莉絲直覺上有這樣的感受。

「騎馬的話……不行嗎?」

「馬是絕對不會讓魔族騎的啦……先不說可以抑制魔力的艾莉絲,那個魔族大叔……瑪瑙是一定不可能的。」

聽到這段話,艾莉絲失望的垂喪著肩膀。

「不過……要是想早點到的話,去的方法有是有啦。」

聽到這句話,艾莉絲立刻有了反應,表情也跟著明朗了起來。

「是什么方法?」

「坐某種交通工具的話就能快點到。只不過,我真心不想搭那個交通工具。」

「為、為什么?我……就算早一點點也好,都希望知道爸爸現在是什么狀況。」

不是不了解艾莉絲心情的鏡,邊從額頭滲出冷汗來邊考慮著。說實在話,鏡自己也很在意魔王到底是什么狀況。而且,基于人類居住的地方被攻擊這點,不能再拖拖拉拉的也是事實。

「好吧,看過之后再來決定吧。采多數決,多數決來決定。」

「貴琥小姐會愿意坐那個嗎?」

「小貴琥或許該說她是想去坐的那一派吧?」

鏡說完,便把餐點的錢放在桌上,離開座位往旅館外面走去。艾莉絲也跟在后面,往鏡前去的方向小步小步的走著。

「那個交通工具……就是叫做半人馬的怪物。棲息在赫基薩魯多利亞王國以外的地方,雖然算是怪物,但和魔族一樣可以對話,不過那是不用擔心會像魔族一樣釋放魔力的怪物。也就是說,它是唯一無害的怪物。」

「居然有那樣的怪物存在啊。我沒有離開過赫基薩魯多利亞王國,所以不知道。我以前讀的書上也沒有寫到。」

「應該說魔王城位于赫基薩魯多利亞王國這個島國,實在是件不太妙的事,不過這件事就先放一邊吧。」

此時,鏡停在處于十字路口的道路上,指向前方發出「喀嗒喀嗒」聲音靠近的馬車。艾莉絲順著鏡手指的方向看去,滿懷期待的讓馬車進入視線范圍。就在此刻,出現了上半身是人類的外表、長著像魔族那樣的角,下半身是馬身體的半人馬拉著馬車往這里前進的身影。

那臺馬車是由兩只半人馬構成,一只是金發的美男子,另一只則是上了年紀的大叔,留有濃密的八字胡、黑色的短發則往后梳成油頭。兩只都看起來好像很優雅,以威風凜凜的樣子拉著馬車。

「好、好厲害!上半身和魔族很接近,所以會講話呢。但像魔族的角卻感覺不到魔力……好棒!實現了我目標的共存之道……唔!」

「噓──太大聲了。你在這里是人類喔。總而言之,現在下決定還太早了……算了,反正你先看看吧。」

這么說道的鏡,在拉著馬車的半人馬經過時,對半人馬持續用扭曲的表情,送出像是看什么惡心東西的眼神。

結果注意到鏡眼神的半人馬不發一語地停在鏡面前。

「人類啊……那個表情,是什么意思?」

「半人馬的特征之1」。自尊心過高,不對,是不是因為自尊心太高還不確定,但只要視線范圍內出現看不順眼的東西,它們就一定會停下來說些什么。(對無機物也一樣。)

大叔半人馬停下來這么說道后,鏡什么都沒說的改表情,繼續盯著半人馬看,接著金發的半人馬往前一步。

「人類啊……我等,是高貴的存在。你們,是下等的生物喔。」

「半人馬的特征之2」。打從心底相信自己徹底比人類高級,自己是高貴的存在。認為人類是垃圾之類的東西。

「像你們這種如同塵土般的存在,被像是我們這般高貴的存在搭話,就該要心存感謝了。再者,像那樣的垃圾……」

「吵死了!快點給我走!」

大概是覺得煩了,搭乘馬車的男性商人怒叱道,一邊「啪啪啪啪!」粗暴的弄出聽起來很痛的聲音,一邊往停下來的兩只半人馬揮鞭。就在那個瞬間──

「「嘶啊啊啊啊啊!好爽呀咿咿咿咿!」」

被鞭子打中的兩只半人馬立刻翻起白眼,張嘴流出口水,用一副很愉悅的表情尖叫著。

「半人馬的特征之3」。徹頭徹尾的被虐狂。

半人馬的力氣比馬大十幾倍,不論什么危險的道路都能強健的向前邁進,連奔跑的速度也比馬快。只不過它們看不起人類,一般來說不會服從,但由于被虐狂的特性,會為了想被鞭打的欲望聽從人類,是唯一無害的怪物。這就是,半人馬。

比起維持尊嚴,更想要被鞭打的怪物。這就是,半人馬。但半人馬們認為這是互惠關系,所以算是有維護好尊嚴。

「好厲害喔,鏡先生。我還是第一次這么的有厭惡感呢。」

「我沒說錯吧?」

在很明顯眼神已經飄遠的艾莉絲面前,兩只半人馬仍然一面嘀咕著:「這絕對不是屈服于人類,我等理解真正的價值。懂嗎?人類啊……」一面發出「喀嗒喀嗒」的聲音和他們擦身而過。

「我還以為眼睛要瞎了。如何?還想坐嗎?」

鏡一這么說,艾莉絲保持一貫的表情,無言的慢慢左右搖著頭。

「哎呀?小鏡真是的,你終于起來了啊。」

然后,就像是和半人馬接棒登場似的,出現了貴琥用毛巾圍著樹干般的脖子,一邊單手搬運著大樹,一邊如同工地大叔汗如雨下的身影。

那個剎那,艾莉絲深信「這座城市里的都不是等閑之輩」。

Data2 LOAD

「真是的──只要坐半人馬的話,就能輕松過去了,有什么好堅持的啊。」

幾小時后,背著裝有幾天份糧食和衣服的大背包,鏡一行人準備在正中午前離開城市,往和瑪瑙約好的位置出發。

「你不喜歡揮鞭子的話,我來『啪啪啪』的打不就好了。」

看著用惋惜的表情這么說道的貴琥,鏡一副驚嚇的樣子,看向艾莉絲露出就像是在說「你看吧?」的表情,而艾莉絲也用同樣驚恐的表情點頭示意。

「我也有我的自尊心。我不只不喜歡坐那個,也討厭每次都要看到那種惡心的反應。」

「真任性耶。那種事你就咬緊牙關忍耐一下吧,畢竟用走路過去的話會很辛……苦?哎呀,那個,那邊的不是那個嗎?」

這么說的貴琥手所指的方向正前方,站著一名有著白銀長發的魔族男性,他身上穿著王國士兵要去舞會會場時,會穿的那種類似正裝的罩袍。

他那就像安靜地等待什么一樣沉默不語的身影,不知為何讓人覺得氣質高雅,半夜時沒有注意到,但如果不要看體型,他有著一副幾乎會誤以為是女性的精美容顏。若不是象征魔族的角彎曲著從耳朵附近生長而出,差異程度已經到了會以為他不是昨天遇到的魔族男性,而是別人。

「瑪瑙!」

接著,看到那名魔族男性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艾莉絲。她一看到瑪瑙,就笑開懷的跑到瑪瑙身邊。

「啊,艾莉絲大人!您沒事真是再好也不過……瑪瑙我非常的擔心您。」

當艾莉絲靠近到瑪瑙身旁,他立刻單膝跪地行禮說道。

「沒事了,瑪瑙才是,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艾莉絲這么說道,并回以微笑,瑪瑙大概是稍微放心了,表情和緩的站起來,往鏡的方向看去。

「看來你說的話……并非謊言呢。」

「說謊也沒什么好處吧。如果我連這種事都說謊的話,老早就把你弄得站都站不起來了。」

鏡這么一說,瑪瑙便苦笑著說:「的確。」

「哎呀?哎呀呀?是個好男人呢……!還很有品味,真是太棒了……!」

然后像是想要跟上話題似的,貴琥發出飛快移動的腳步聲,出現在瑪瑙的面前。雖然瑪瑙有偷瞄到她的身影,但聽到那個詭異的語調,瑪瑙還是不由自主的迅速往后退。

「你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那個瞬間,瑪瑙將兩手纏繞上魔力制造出的火焰擺好架式。艾莉絲見狀慌忙勸說要瑪瑙冷靜點。

「貴琥小姐是知情人士!和鏡先生一伙的!她還保護了我呢!」

「您說……知情人士?等等,可是……唔……原來是這么回事啊。」

理解到貴琥是同伴這件事,瑪瑙立即抑制住魔力、解除戰斗姿勢。

「畢竟你們是魔族,會這樣反應也是沒辦法的事。不用在意喔。」

「嗯……抱歉。您已經知道了也說不定,我的名字叫瑪瑙。這次很感謝您保護了艾莉絲大人。可以的話請告訴我先生您的大名。」

「先生?啊,貴琥小姐是女的喔。」

艾莉絲慌慌張張這么說的瞬間,瑪瑙偷看了下艾莉絲的表情,一臉錯愕的說:「咦?」為了確認不是謊言,瑪瑙還重新審視了貴琥兩三次。

他看了鏡之后,又再看一次貴琥。比起來反而更有鏡比較接近女性錯覺。

「我是貴琥·畢爾達。請多指教喔!」

可能是被稱為先生所以覺得很不爽,貴琥邊微笑時,好像周圍也散發出難以接近的黑色氣場。貴琥的聲音到幾乎會讓人產生那樣的錯覺。

「啊………唔,真、真的很不好意思。貴、貴琥小姐對嗎?還請您多多指教。」

瑪瑙回覆這句話后,和貴琥彼此握手。只是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他都只有看到塊狀的肌肉,但她仍然是保護了艾莉絲的恩人,所以瑪瑙盡全力忍耐,把心里的感覺強壓下去。

「還有要再次和你……不對,鏡先生,也一定要和您道謝。感謝您保護艾莉絲大人的人身安全。」

然后和貴琥一樣,鏡也與瑪瑙彼此握手。

「好了,首先我想先來講講旅行計劃……都沒問題吧?」

握手的同時,瑪瑙也向單手揮舞著地圖的鏡點頭示意,接著鏡攤開地圖、四人一起圍著地圖席地而坐。

「能夠一直線過去的話是最好不過,但瑪瑙的魔力會一直泄漏出去,所以一邊躲藏和繞道,一邊往魔王城前進……這樣的狀況下,再怎么樣趕也要花上九天的時間。」

「等等,這么說起來我從艾莉絲大人身上感覺不到魔力,這是怎么一回事?」

瑪瑙一這么問道,鏡就指示艾莉絲轉過身去,然后照著做的艾莉絲,就向瑪腦展示綁在角上的布,以及從鏡在城里買給她后,她就一直別在身上的蝴蝶結。

「這個布叫做什么……?」

「這是鏡先生做的,是能夠抑制魔族魔力的布喔。托這個的福,我第一次進入人類居住的地方。瓦爾曼的城市,非常有活力喔!」

聽到這里,瑪瑙再次用驚訝的表情看向包住艾莉絲角的布。

他還是能感受到些微的魔力釋放出來。但眨眼間,魔力就立刻被布給吸收,變成了某些其他的東西。

「這個是鏡先生做的嗎?」

「碰巧而已啦。不過非常稀有,只能做得出那一個。」

「……您真的不討厭魔族呢。不如說……」

那是瑪瑙要將這句話繼續說下去的瞬間所發生的事。貴琥突然抱起艾莉絲往后跳起閃避,鏡和瑪瑙也同樣往后跳開閃躲。

隨后,猛烈燃燒的火團高速接近,被圍繞住的地圖轉眼間化為灰燼。

「果然是這樣。我就覺得很奇怪呢。」

然后,就像是在說只是躲起來也沒用一樣,從周遭廣布的樹林中其中一顆樹的后方,出現了勇者隊伍的其中一人──帕露娜。

「我就一直覺得奇怪。昨晚,地獄黑鴉上掉下來的人影明明有兩個。」

接著從帕露娜對面位置出現的庫露露這么說道。

「你居然和魔族在一起……真是不敢相信!還有那個你說是妹妹的孩子……果然也是魔族不是嗎!」

接下來,蒂娜出現了。

「可不能……容你狡辯喔。」

最后是雷克斯,像是要把鏡他們團團圍住一樣,從原本隱身的樹林間出現。

「你們不要按照順序一個一個出來啦。」

鏡一面在心中嘀咕著要就全部一起出來,一面用傻眼的表情回嘴道。然后他迅速的確認了周遭狀況。他們現在被大樹包圍在中間,特別容易逃走的地方也被四個人分別擋住。處于這邊四個人想要同時逃走也很難的位置。

「為什么要把我們圍起來?」

「真是個蠢的問題呢。當然是為了要讓叛逃到魔族的你們逃不掉啊。」

庫露露一步都沒動,保持著那個位置說道。

那個剎那,鏡以一般人連有動靜都看不出來的速度,移動到庫露露的面前。宛如瞬間移動的動作,讓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那樣的話這次是0分。不過前提是這是公主殿下所想的作戰的話。」

鏡這么說道,同時像前幾天那樣,往庫露露的頭上輕輕送出一記手刀。被打的庫露露眨了眨眼,還無法立刻反映過來發生什么事。

「你們正面迎戰強大的對手是很有勇氣,這點頗有勇者隊伍的風范是不錯。不過建議只挑有勝算的時候會比較好喔!」

「哪是!目的是不讓你們逃走而已!還有,你們是人類……殺了我們的話,就會自動被烙上犯罪者的烙印。」

「嗚哇──怎么那么笨。雖然殺人的話確實會變那樣沒錯。」

「你、你說笨也太沒禮貌了!」

對抽搐著一張臉如此說道的鏡,庫露露面紅耳赤的回嘴道。

「這種事情沒有比對手強的話,是不可以隨便做的吧。你們讓那個看起來很弱的僧侶女孩當墻壁是打算怎么樣?那孩子會有危險吧?」

就在鏡搖頭嘆氣這樣叨念的瞬間,庫露露像是注意到什么似的往后退避,緊接著,從背后冒出刃狀的閃亮光斬往鏡飛去。

然而鏡透過撕裂空氣前進的聲音,掌握住斬擊飛來的方向和位置后,輕輕把腰往后傾、脖子一扭就輕松的回避掉。

「不要表現得一副游刃有余的樣子。我們可不是來聽你說教的!」

回避后的幾秒內,放出斬擊的雷克斯追擊似的接近鏡的位置,他一邊如此怒吼道,一邊朝鏡揮下劍卻撲了個空,鏡往后躍身閃過,露出一臉困擾的表情。

「為了不要讓我們逃走,你不穩固住防守的位置也沒關系嗎?」

「這個布陣沒有意義,你剛剛才說明過了吧。」

鏡聽完有點敬佩。勇敢且直率。他好像可以體會到,勇者這個職業為什么會很強,以及為什么能變強。

「為──什么一直攻擊我呢。胡亂攻擊把我殺死的話,就變成犯罪者嘍?」

「這邊有公主庫露露在。到時就算有什么問題,讓她幫我免罪就好了……而且,殺了魔族也不會被烙上犯罪者的烙印!」

往后跳閃回避著,對于仍然一次又一次接近發動攻擊的雷克斯,鏡邊在心中想著「好奸詐!」,邊持續閃躲。但在過程中,他單手抓住雷克斯那已經沒有在管準頭、往下揮來的劍,殺氣十足的瞪著雷克斯。

被這么一瞪,有如一股惡寒襲來、整個背脊都凍僵了的雷克斯,迅即放開被握住的劍往后跳開,站到庫露露旁邊。

「呿……!你這個怪物!」

盡管雷克斯平常只會做做不那么激烈的動作,眼下他的汗從額頭就像是用噴的一樣不斷滴落、呼吸也十分紊亂。雖然他知道比起自己,對方有著壓倒性的強大,但當他面對這個連武器都沒有的對手,居然會讓他出現「再這樣打下去會死」的想法,實在是出乎意料。而且,那是除了恐懼外,什么都感受不到。

「說我是怪物也好。那就別再管這種怪物的事情,馬上回到打倒魔王的旅行不是很輕松嗎?」

「問題是那個魔王的部下就在這里啊!」

這么說完,蒂娜大概是看不下去了,離開了被命令要站的地方,往雷克斯的位置前去,即使雷克斯沒有外傷,她仍然發動起了回復魔法。

「昨天的襲擊有很多受害者喔!主謀人就在眼前,怎么可能視而不見。怎么?難到說你還想把藍惡魔的角刺下去當借口嗎?」

帕露娜這么說道的同時,就像是要補齊離開位置的兩人一樣,發動一個成人大小的魔法陣,擺出像是馬上要釋放出咒語的架式。

這時,原本在觀察狀況的瑪瑙慌忙移動到鏡旁邊,拉拉他的衣服,靠過去交頭接耳。

「鏡先生您建議他們踏上打倒魔王的旅行是怎么回事!」

「哎呀……因為魔族會產生怪物的事實無法改變啊。而且對一直受害的人類,說什么不要攻打魔族之類的,我根本說不出口啊。」

「可、可是……」

「附帶一提,就像在那邊的魔法師姊姊說的,你昨天大鬧城市制造災害也是事實啊?瑪瑙你看起來好像也很在意,總之你快點道歉啦。」

「為、為什么我非得要和區區的人類道歉不可!我們魔族一直以來承受來自人類的屈辱,可是比這次襲擊還嚴重十倍以上喔!」

對于瑪瑙的嚴厲指控,艾莉絲的表情變得有些沉重。大概是注意到這個狀況,貴琥也同露出悲傷的表情,像是想要分擔傷痛似的,她把手輕輕放在艾莉絲頭上。

雖然是遠遠看過去,但注意到艾莉絲表情的瑪瑙一時語塞,不知如何是好的眼神四處游移。侍奉魔王和艾莉絲的瑪瑙,跟隨著想和人類和睦共處的艾莉絲,假設魔王也這么期望的話,自己也應該要這樣,但長年下來人類和魔族的恩恩怨怨,讓瑪瑙無法率直的行動。

「這不是道不道歉的問題。有人類協助昨天襲擊瓦爾曼的城市的魔族……這才是最嚴重的問題!你們等著吃牢飯吧!」

雷克斯吶喊道,拔出掛在腰上的另一把劍架在前方。

「也不問我們是在幫什么忙,你這種不由分說的態度還真是可笑。」

「這問都不用問!魔族即為邪惡!而站在他們那邊的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聽到這句話,鏡反射性的瞬間靠到雷克斯面前,奪下他架好的劍。而面對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鏡,雷克斯卻沒有辦法立即往后閃躲。不是因為恐懼讓他的身體動彈不得。而是就算他使勁想移動握在手上的劍,也絲毫沒有任何動靜。緊接著,他的視線從劍移向鏡,那副令人意外的表情,讓雷克斯感到困惑。

不是瞪著他,也不是在生氣,鏡臉上的是看起來很悲傷的表情。

如果是很激動的話他懂。但在這個時間點,鏡卻是那副表情,雷克斯完全無法理解。

「為什么?誰決定的?為什么會變成那樣?你有好好想過嗎?」

接著用那樣的表情,鏡說出了難以理解的話。

「你說的是什么意思?」

「在那邊的我的假妹妹……看起來像壞人嗎?」

「你……你到底想說什么!」

「既然你已經知道她是魔族了,那就告訴你吧,她是魔王的女兒。」

聽到這句話,勇者一行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盯著艾莉絲的臉。他們各別從額頭冒出了冷汗,異口同聲的帶著疑問低語道:「魔王的……女兒?」

「公主殿下。你真的覺得,站在那邊的魔王女兒,看起來像是壞人嗎?那這樣的話,為什么之前愿意放過假扮妹妹的事情呢?因為不覺得她是壞人對吧?」

被鏡這么一說,庫露露把眼神撇到一旁、不發一語。雖然她不想承認,但艾莉絲真的看起來不像壞人。她那和人類少女沒什么差異的無辜大眼,以及看起來不像是會做什么壞事的柔弱姿態。也是因為這樣,昨天她見到艾莉絲看起來相當信任鏡的表情后,覺得懷疑也只是浪費時間,便轉而思考如何對付在空中飛來飛去的地獄黑鴉。

而且,她現在看著艾莉絲也不會那么覺得。艾莉絲悲傷的凝視著這里的表情,完全感受不到一絲邪氣。站在那里的,毫無疑問的就只是個少女。

「魔族對人類來說的確是禍害。但除去掉有害的部分,和人類并沒有什么不同。魔族會造成災害。所以我不會阻止你們打倒魔王。但魔族并沒有錯。所以我不會讓你們殺了我魔族的朋友。」

如此宣告完,鏡「啪鏘」一聲把手中雷克斯的劍折斷。

短時間內,空氣中彌漫著緊張的氛圍。沒有人多說一句,也沒有人敢輕舉妄動,就在猶如度過好幾分鐘,但其實才幾秒過后的時候──

「但是……攻擊城市的那名魔族男性就有錯吧?」

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躲在庫露露背后的蒂娜,額頭上滲著汗水,膽怯的盯著鏡說道。被她這么一說,鏡無言了幾秒鐘后,面無表情的和蒂娜四目交接。

「關于那點,真的只能說很抱歉。」

鏡打破了剛剛一處即發的氛圍,如此說道。

「咦……這樣的話,想要抓住那個人的我們是正確的對不是嗎……」

對于鏡意料之外的反應,蒂娜用疑惑的表情小聲說道。

「不對不對。我想說的是從魔族不是全部都是壞人這件事,來說明是這個世界的設定不好而已……喂,聽我說,公主殿下你先聽我說!」

「我不想聽!不管怎么說,那個魔族就是襲擊了瓦爾曼的城市。這是鐵證如山的事實!果然把他抓起來才是對的。」

為了一消有那么一瞬間以為自己錯了的怒氣,庫露露立馬開始詠唱魔法,而帕露娜也開始生成同樣的魔法陣。眼前的男人會打亂自己的腳步、是會讓自己暴露出真實自我的危險人物。庫露露透過剛剛的對話,對此深信不疑。

「等等!等等!你想想!人類不是也攻擊魔族的村落嗎?就像這次被攻擊一樣!戰爭沒有正義或邪惡之別吧?都只是認為自己相信的東西即是正義而已!」

「這樣的話,基于我們所相信的正義,抓住攻打過來的敵國人士,也是正常的事吧。」

「確實是!不過,你聽我說,要打也是可以,但因為魔王的樣子怪怪的,所以我們正準備去看看魔王的狀況。你想想看,因為是王的命令所以瑪瑙不得不遵從,但就是那個做法實在太奇怪了,所以他只好站上像是企圖謀反的部下的立場。」

對于輕易的從鏡口中說出的奇妙發言,雷克斯、帕露娜和庫露露都皺緊了眉頭。

「魔王的樣子很奇怪?這樣哪里有什么奇怪?」

「期望和人類和平共處的魔王,下令襲擊城市這點很奇怪啊。而且照艾莉絲所說,他現在應該生病了,但我昨天抓到這家伙,問了是不是真的是魔王命令的來龍去脈,怎么想都覺得很可疑,所以決定直接去魔王城確認。這家伙也很在意,所以就帶他一起去,以上。」

聽完鏡這段荒唐的言論,雷克斯笑出聲來,帕露娜則向鏡投以同情的眼神,蒂娜跟著苦笑,而庫露露也不小心笑了出來。

「奇怪的是你吧?魔王希望和人類和平共處?……怎么可能有這么愚蠢的話?魔王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認為這個結論絕對是正確的,庫露露用自信滿滿的樣子回答道。就像同意庫露露的說法一樣,雷克斯露出輕蔑的笑容點頭。

「這是以什么為根據決定的呢?」

然而對鏡而言,不如說他不能了解的,是怎么能做出那副自信滿滿的表情。

「要說根據的話要多少有多少。過去,據說是在世界上產生了許多怪物的就是魔王。然后時至今日……有多少人被怪物殺死、挑戰魔王,并且因此失去性命……這些你不會不知道吧?」

然后聽完這段話,鏡嘆了口氣,搖搖頭無奈地抱頭。

過去他也曾有過不斷、不斷苦苦勸說的時期。不過大家都回答同樣的答案,正好就像剛剛雷克斯那樣嘲笑鏡所說的話。他不放棄地,疾呼是這個世界太奇怪,以及人類和魔族現在的關系是不對的,但每個人都只關注眼前的事實,根本不愿意聽他說。

鏡回想起了,過去還沒放棄時的那段日子。

「產生怪物并非魔王的意思。被追殺的話應戰也是很正常的吧?殺了像是要殺了自己的對手這點我也不知該怎么說。但也不構成沒有希望和平共處的證據吧……不要被刻板印象給束縛了。」

「刻板……印象?」

「我過去曾見過魔王,所以在那邊的魔王女兒,告訴我說想要和人類和平共處,我也不會覺得有違和感。魔王應該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毀滅人類。因此,我也不認為這次的襲擊是魔王的決定。我要去確認這件事,只是要去查明真相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雷克斯憤恨的往鏡逼近,像是感受到不明焦慮似的粗魯揪起鏡的衣領。

「不要開玩笑了!」

緊接著,他用周圍都可以傳出回音的音量嘶吼道。

「你說你有見過魔王?魔王希望和平共處?你不要再胡說八道了!你才是……你那樣說的證據在哪?卑鄙的魔族演戲騙人的可能性還比較……!」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他會如此焦躁,但鏡只是望著揪起自己衣領的雷克斯說道:「到目前為止,魔王有攻擊過城市嗎?」

鏡只喃喃的說了這句話。

然而,對雷克斯而言,這句話已經能成為足夠的證據。他開始回顧腦中各種過去做的事情還有畫面。雷克斯是知道的,一直以來人類幾度毀滅魔族城市的歷史,王國里存在著虐殺魔族、用以殺雞儆猴的人。即便如此,魔王從來都沒有攻打過來。

「如果魔王有那個意思的話,很久以前就會發起戰爭了喔。而且你難道沒有質疑過,為什么魔王城會坐落在像赫基薩魯多利亞這樣的島國,而且還是幾乎沒有容易被人類看中的迷宮的邊境上嗎?」

「啊,那個的話我也一直覺得很疑惑。都擔心要是攻過來的話怎么辦,害怕的不得了。」

此時,躲在庫露露身后的蒂娜,像是察覺到什么似的,十分恐懼地以微弱的聲音說道。

「因為要將怪物的影響抑制到最小,才會選在那樣的地方不是嗎?……而且所在位置有高低差,是人類不易進攻的好地方……唔!」

鏡發表這番言論的瞬間,刃狀的火團就像是要把他一分為二似的,突然朝鏡的方向接近。在千鈞一發的時間點注意到的鏡,緊抓住揪著他衣領的雷克斯的身體,就這么一起縱身回避。

「不要聽他說的話比較好。真是愚蠢……魔王是我們的敵人。那個男人有可能被魔族給洗腦了。你們也給我振作點!」

帕露娜這么一喊,雷克斯就像清醒了似的放開鏡的衣領。隨后立即從半空中踢向為了回避而一同躍起的鏡,并在翻轉一圈后落地,單手拿著剛剛被鏡搶走后,放置在一旁的另一把劍。

庫露露和蒂娜原本表情也略顯迷惘,但被帕露娜一喊、神情為之一震,眼里重燃戰意、緊握住手中的法杖。

從空中被踢下去的鏡看到那樣的狀況,露出失望的表情低聲說道:「算了,不意外。」就算理解了,魔族是禍害這點也不會改變。如果結局都是要殺戮,邪惡也好同伴也好,當作敵人來看待比較輕松吧。

互相理解這件事,說到底就意味著要忍受有害的部分,也就是要繼續受害的意思。而鏡也懂這個部分。所以,他才會歸咎于是這個世界的設定不好,然后放棄。

「唉呀──小艾莉絲,果然這條道路是非常嚴峻的選擇喔?」

鏡露出笑容這么說道。上次是只有自己一個人這么主張。但這次是魔族開始一步步朝自己靠近。對于顯然和之前不同的執行方式,雖然鏡只有一點點,但他期待或許能和艾莉絲共同完成,過去放棄的那條道路。

不過那條道路有多嚴峻,他現在再次體會到了。但這樣他仍然能笑出來,是因為他說不定從庫露露的反應讀取到了達成的可能性。那是和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