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Chapter.2 那樣的東西有什么價值?

第一卷 Chapter.2 那樣的東西有什么價值?

Data1 LOAD

兩歲左右,打倒綠史萊姆時,鏡有一個疑問。

「為什么這些家伙身上會有錢呢?」

這個疑問,在當時兩歲的鏡心中一閃而逝。那在這個世界是常識,理所當然的現象。

不,或許該說正因為他才兩歲,才會這么想也說不定。

「這是當然的」這句充滿魔法的話語,不知不覺就將鏡抱持的疑問給抹消。

從那之后,鏡每天都持續打倒綠史萊姆。為了避免被偶而飛濺出的毒液擊中,他一定會選擇在一對一的狀況戰斗、往目標投擲石頭,有時他也會挖一個陷阱,再往里面扔石頭進去,一步一腳印的取得經驗值。只不過,綠史萊姆也有一定的數量。鏡每天都持續打倒綠史萊姆,他到達等級3時,已是從那時算起一個月后的事了。

他的下一個目標,是村子附近有的怪物當中,數量僅次于綠史萊姆的怪物──綠苔哥布林。

外表長得像野豬,全身有著綠色的皮膚,是沖刺攻擊時,還會張開血盆大口往目標狠咬的兇惡怪物。惡心的外表也讓鏡遲遲下不了手,但達到等級3,他判斷身體明顯比過去來得靈活,力氣也變大,所以還是挑戰了。

從結論來說,要打倒并不困難。當綠苔哥布林沖過來時就避開,然后從背后拳打腳踢、丟石頭。這樣就可以打倒了。如果一群人一起行動,可能會因為沖刺攻擊而亂了陣腳,造成某人犧牲也說不定,但因為鏡是一個人戰斗,所以沒有那樣的危險性。

開始討伐綠苔哥布林差不多一年左右時,鏡到達了等級4。反過來說,就是只有到達等級4。理由很簡單,因為綠苔哥布林等級4。就算打倒再多的綠苔哥布林,等級到4之后就升不上去了。

鏡要是想到下一個階段,就必須打倒再往上一個等級的怪物。然后,如果是村子周遭下一個強度的怪物,那就只有等級7的怪物──哥布林。

大人們的勸告自然不在話下,一下就跳級挑戰等級7的哥布林,確實很危險吧?鏡雖然這么想,但為了突破一直無法提升等級的現狀,他下定決心要和哥布林一戰。

如果是能持續在毫發無傷的情況下打倒綠苔哥布林的自己,對上哥布林的話應該也會有辦法的。帶著這樣樂觀的判斷,鏡前去和哥布林戰斗,他終于理解大人們為什么不愿意和怪物戰斗。

答案很簡單。那就是,死亡風險太高了。

面對和人一樣是人型,身穿破破爛爛的盔甲,一靠近也會和綠苔哥布林一樣張大嘴咬過來的綠色怪物,過去的戰斗方式都不適用。

拉開距離、從遠處發動攻擊,也會被它身上的鎧甲擋住,完全無法造成任何傷害。不僅如此,對手也會往我方進行相同的遠距離攻擊……模仿投擲石頭的行為。

哥布林投出的石頭,從它離手的那一刻就消失在視野里、巧妙地削下了自己右肩的一塊肉。若那塊石頭角度再偏一些,命中頭部的話,他就會當場死亡吧。那就是會讓人那么想的力道。

那時鏡第一次明了。不論是綠史萊姆還是綠苔哥布林,至今都是運氣好沒挨到任何一擊,哪怕只要被打中一次,他必死無疑。

鏡沒命似的逃跑。自此他理解到村民這個職業是多么不受到眷顧的存在。哥布林一路追趕著逃跑的自己。于是他向滯留在村子中,等級10的戰士男性求助。結果,鏡看到他用身體擋下哥布林投擲過來的石頭,接下來一擊就把那只哥布林給收拾掉后,徹底明白了。

壓倒性的能力值差距,村民歸根究柢……不是為了戰斗而生,而是應該接受保護的存在。

「所謂職業……到底是什么呢?」

那時,他再度想起了已經被遺忘許久的感覺。

對這個世界而言理所當然的事情、理所當然的常識感到懷疑。

無以名狀、難以言喻的感覺沖擊著鏡。但他找不到答案。每個人與生俱來,被賦予的職業。除此之外,沒有人有辦法回答,也沒有答案。然后這個疑問將再次迷失在找不到答案的死胡同里。

不過,鏡并沒有就這樣放棄。他認為等級10的戰士可以打贏的話,只要用等級10的戰士的力量去攻擊,就算村民一定也可以打倒哥布林。在普遍情況下會感到挫折、應該放棄的地方,鏡卻沒有屈服。因為他不想要承認,如果生來是村民,就只能做為村民度過一生的事實。他找不到何謂職業的答案。但是,在找不到答案的同時,他認為不需要覺得沒有答案的事物「反正就是那樣」,然后就這么放棄。

死亡的風險異常的高。然而,鏡并沒有打算背負死亡的風險。這樣的話很簡單,只有變得比現在還強,然后一雪前恥。

無奈的是即使他想要變強,也只能邊做伏地挺身等肌肉訓練,邊等待身體成長,借以謀求和等級不同的能力值成長。但是,透過這樣的方式提升的數值,他發現十分有限。若真心想要超越村民的框架變強,沒有提升等級以外的方法。

而且,想讓等級上升的話,唯一的方法就是打倒哥布林。

鏡實在束手無策。無論他再怎么努力,一個人是無法打倒哥布林的。就算請其他村民協助,當然誰都不想送死,所以也沒有人愿意幫忙。倒不如說,不可能讓還是小孩的鏡去擊退怪物。而就算他想雇用戰士,幫自己等級提升到一定水平,也因為是小孩子所以不行。再說他沒有錢,所以也行不通。鏡陷入了瓶頸。

在那之后,就這樣一直無法突破令人無奈的現實,鏡也七歲了。當他到七歲時,等級依然還是4。如他所想,能力值隨著成長有些微提升,但沒什么大的變化。

而那是他剛滿7歲的時候,經營服裝店的父親為了帶著他去送做好的衣服,雇用了滯留在村子里的戰士,駕著送貨馬車前往王都時發生的事。

他們被怪物襲擊,父親在他眼前渾身是血的被怪物殺死了。

從那一天起,鏡浩二這個存在的故事開始了。

Data2 LOAD

「嗚哇……外面變冷了耶。想趕快回去吃飯然后睡覺。」

像是要從勇者一行人身邊逃跑般,快步走出古代洞窟的鏡,抬頭看向已經完全變得漆黑的夜空。樹林雖然多少遮住了一些視野,但萬里無云的夜空襯托出美麗的滿月,讓群星也顯得熠熠生輝。

「因為晚上會變冷,本來想趁天還沒黑時回去的說……回去吧。」

鏡搔搔頭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將完成的任務領受書放進肩上背的包包里,然后哼著歌往瓦爾曼的城市方向踏出步伐。

「等、等一下!你、你打算直接把我丟在那不管對不對?」

慌慌張張抓住頭也不回就走掉的鏡衣服的一角,長著角的魔族少女說道。

被抓住衣角的鏡,瞄了一眼還算得上美少女的魔族少女的身影,微笑了一下后又毫不猶豫地向前走。

「等等!我說等等!為什么不停下來等我啊!」

「哦──因為我不是蘿莉控啊。啊,而且像小男生那樣的妹子不是我的菜。我喜歡的是豐滿又性感的大姊姊唷。」

面對傻笑著害羞說出自己喜好的鏡,魔族少女目瞪口呆。

「這不是重點吧!為什么要救我?我可是魔族喔……你知道的吧?」

「因為你差點被殺死了。」

看著眼前沒什么特別表情,像是在說理所當然的事般斷言的鏡,魔族少女難掩驚訝之情。像這樣的人,應該不存在才對。不論人類還是魔族都會這么想吧。

然而,那樣超出常理的存在就近在她眼前。不僅是個村民,還等級999。

「我只是救了你而已。接下來要怎樣我也不知道。你就像一個人來古代洞窟時那樣,自由行動就好。再說你是魔族,也不需要保鏢吧?」

「等、等等。我有事情想問你!」

注意到她認真的樣子,鏡一副真是沒辦法的樣子停下來聽她說。

「剛剛……你說沒有打倒魔王的打算,那是真的嗎?」

猶如挨罵的小狗狗,魔族少女忐忑不安地抬頭看向鏡,像是在打聽什么似的說道。

「沒有喔。有人打倒的話也無所謂就是了。」

「你不會去打倒魔王……但要是他被打倒了也沒關系的意思。這樣的話……為什么要幫助同為魔族的我呢?我完全搞不懂!」

「你問了個怪問題呢……你又沒做什么壞事不是嗎?」

「我可是魔族喔?光是存在本身就會產生怪物……是人類的敵人。」

看向以一臉極度煩惱的表情碎碎念的魔族少女,鏡心里想著:「為什么我會被卷入這種嚴肅的事情里啊。」不耐煩地嘆了口氣。

「那種事情就算靠自己的意志也無法掌控吧……再說你又不是蟑螂,也可以像這樣溝通不是嗎。你們只是會產生怪物不是吧。不如說這樣正好呢。」

聽到這番話,魔族少女瞪大了眼。她從沒想過,會有這么想的人類存在。對人類而言,魔族毫無疑問的就是敵人。這才是普遍的思考模式……可是眼前的男人用和對待人類一樣的方式對待自己。她本來以為不會有像這樣的人類。不過,她一直盼望著會有。

這個男人就是自己和父親在找的對象也說不定。當她這么想的瞬間,決定一定不能讓這個機會逃掉,連腦袋都還沒整理好,就立刻下了決心,向鏡投以認真的目光。

「請、請和我結婚!」

然后,對于她如此唐突的發言以及認真的眼神,鏡盯著她幾秒后,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嗯。一億年后吧。」

少女壓抑住心臟像是要爆炸一樣的緊張、抱著必死的覺悟傳達出的話語,鏡不只完全沒被感動到,還給了個看似完全沒當一回事的答案。

「嗚……至、至少五年后。我會變成你喜歡的性感美女……!」

「你是笨蛋嗎?在這個魔族和人類對立的世界,光是相遇的機會就很少了,魔族的小鬼突然就對說自己喜歡性感女性的男人求婚,怎么可能會答應啊。你很憧憬這樣的發展嗎?」

「不、不是!我是有很正當的理由!我一直在找像你這樣的人類!」

「騙人!我們明明才剛遇到吧!話說回來,本來都打算道別了,結果拖到這里了,順便問一下,你找那個洞窟的圣劍做什么?」

聽到這句話,魔族少女有一瞬間猶豫著要不要說,但她決定相信這個等級999,卻宣稱沒有要打倒魔王的村民,她再次和鏡對上眼時說了出口。

「我爸爸生病了……但我聽說新的勇者已經準備踏上旅程,要是勇者拿到魔族間傳聞的那把傳說的圣劍然后出現,我想就連爸爸……也會被殺死,所以……要在圣劍被拿走前把它破壞掉。」

「真是滿載各種值得吐槽的地方耶。你怎么知道圣劍的所在位置?」

「書庫里一本老舊的書上寫的。」

大概真的找得很辛苦,魔族少女一面比著手勢,就像想要表現她有多努力,一面這么說道。

「……書庫?是說你剛剛提到你爸爸病了……不過是勇者沒有圣劍的話,就打得贏的程度,所以不太嚴重?」

「不是,是很嚴重的病喔。照爸爸所說,好像只能使出50%的力量。」

「50%就能贏的意思,不就等于把勇者當紙屑一樣在處理嗎。你老爸到底是什么人?」

「就是……像是魔王的什么之類的……比方說,魔王。」

「嗚哇。」

思考著說出口可能會被嘲笑,也說不定會遭到敵視,魔族少女賭上微小的可能性,吞吞吐吐又忸忸怩怩地說道。

「魔王生病了啊……是說他有這么弱嗎,那個大叔?」

「嗯,他從一年前開始一直為病所苦……你說那個大叔的意思……難道你認識我爸爸嗎?」

「魔王大家都知道吧?說起來……除此之外以前還有點有的沒的的過節,不過那不重要吧?重點和現在也沒什么關系。」

「很、很重要!居然有遇到爸爸后還活著回來的人,我從沒聽過這樣的事喔!」

不知道是不想承認有這樣的人物,還是太開心有這樣的人存在,少女像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似的逼近鏡,并且用看起來很開心的表情,外加閃閃發光的眼神說道。

「我本來就沒和那個大叔互相廝殺什么的,只是去見見他而已……大概九年前左右吧?話說回來你幾歲了?十歲?叫什么名字?」

「我十三歲了喔,你很失禮耶!我的名字是艾莉絲。艾莉絲·巴爾涅西奧。你呢?」

「我叫鏡浩二,二十三歲。這樣說起來……我以前去魔王城的時候,你也在呢。」

聽到鏡這句話,艾莉絲的頭往左右搖了搖。

「因為魔王城很危險,所以我都住在遠離魔王城的村落里……我們應該沒有見過喔!」

「是喔……你媽媽呢?」

「不在了。生我的時候去世了。我都和親戚的阿姨住在一起。」

聽到這段,鏡表示「看來問了不愉快的事呢」,簡單道了歉。同時也覺得可以理解為什么會這樣。被人類追殺的魔王,要是和其他的魔族一起生活,就如同把其他魔族的性命暴露在危險之下。

「然后呢?為什么要找像我這樣的人類呢?」

「我想和人類……走上共存之路。」

聽到這句話,鏡大大的嘆了口氣后說道:「不可能,請放棄。」

說完,鏡冷淡又敷衍地甩了甩手后,就這么再次準備開始移動。

「為什么這么說!」

然而,大概是無法接受鏡淡淡說出的那句話,艾莉絲喊道。

如果是這個人的話,應該可以理解我的想法。原本這么想的艾莉絲,臉上浮現快要哭出來的沉痛表情。

看到那個表情,本來準備拍拍屁股走人的鏡停下腳步,像是覺得自己做了什么壞事似的搔著頭說:「假如我和你結婚了,那又能怎么樣。我被人類稱為叛徒,然后就結束了吧。只要你們有那些會產生怪物的角的一天,就不可能達成。」

鏡用食指指向艾莉絲說道。

「但是!除了會產生怪物這點……我們之間沒什么兩樣啊!這你不是也能理解嗎!一定要還有其他像你這樣的人……!」

「我可以直接告訴你。像那樣的人少之又少。」

用好像已經知道結論般的語調,鏡如此說道。

人類憎恨著怪物。而且對于產生怪物的魔族也一樣。即使魔族什么都沒做,怪物還是會襲擊人類。如此一來,人類連帶也會恨魔族。

然后,受到攻擊的魔族也會變得憎恨人類。是因為知道這個惡性循環,才會得出的結論。

鏡很清楚。就像艾莉絲說不把魔族視為敵人的人類很稀有一樣;不僅不視人類為敵、還希望能共存的魔族也很少見。

「像我們這樣的是少數派。少數派的意見是不會有人聽的。只會被無視。」

聽到這句話,艾莉絲露出糾結的表情。像是在說「那種事我也知道」那樣,好似已經體會過了。

「一開始我也是無條件認為魔族是必須打倒的存在。但是,就算我注意到你們是和人類相差無幾的存在,『必須視為敵人的對象』這個事實并沒有什么改變。」

「因為我們……會產生怪物?」

「沒錯。而且,除了我之外,知道這件事的人還有很多喔!也有即使知道,依然說要殺光魔族家伙呢。」

聽到這件事,艾莉絲當場腿一軟就跌坐在地。超乎她的想像。她原本以為……只要能展現人類也能與魔族和平共處,魔族就不會被追殺了。或許是因為看到艾莉絲這個樣子,多少心里也覺得難受,嘆了口氣后,鏡靠過去艾莉絲身旁。

「重點就是……變成這樣設定的世界不好吧。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鏡安慰似的說道。那時鏡的表情,不知為何看起來很寂寞。讓人覺得被安慰很奇怪,到了會想自己反而必須安慰他吧的程度,艾莉絲看到那個表情,心情也跟著變得郁悶。

「那……你為什么,會決定不要……殺魔族呢?」

艾莉絲順其自然地說出這句話。

這句突然說出口的話,讓鏡一瞬間露出驚訝的呆滯表情。隨后又立即轉過身去,像是故意發出「嗯」的聲音似的,低聲說道:「……因為那樣像笨蛋一樣。」

喃喃說完這句話后,鏡便緩緩離去。

看著隱約飄蕩著哀傷的背影,艾莉絲也不想再多問。

雖然她不是很清楚,但這個男人有著那樣的信念吧。他說魔族死了也無所謂,可是卻沒有殺了自己。在他面前差點死掉時也會出手保護。像鏡這樣越去想越覺得難以理解的存在,艾莉絲有點漸漸被吸引了。

Data3 LOAD

「我說,你打算一路跟到哪?馬上就要到瓦爾曼的城市了喔!」

從鏡的像笨蛋宣言后過了五十分鐘,穿越古代洞窟到瓦爾曼城市周遭廣布的森林,鏡終于到達能看見為了圍繞在外,保護城市免于怪物侵擾的城墻的地方。像是跟蹤一樣,偷偷摸摸追上的艾莉絲也到了。

「這我……那個,有一件事想拜托你。」

原本打算躲起來的艾莉絲,只有臉從樹后面探出頭來,欲言又止的輕聲說道。

「為了治好爸爸的病,想請你……幫我買藥來。」

「你說的藥是指什么?」

「我聽說在叫做治安管理公會的地方,可以買到一種名為精靈的加護藥的萬能藥……希望你可以幫我買那個來。」

「那個藥,要10金幣喔,你有錢嗎?」

「10……10金幣!」

原本預期最多也就5000銀幣左右的艾莉絲,聽到完全負擔不起的金額后,一臉震驚。

所謂精靈的加護藥,是能產生與那個金額相稱療效的最高級藥品。感冒當然不用說,連毒、詛咒、去除石化、回復活力、精力、體力、老化預防都可以,還能美肌、消除肌肉疲勞,是什么都能用的萬能藥。

連貴族中也只有一小部分的人愛用,而且還是個不知道一年有沒有用上一次的超高級道具。

「沒有對吧。看起來也不像有。」

「那個……那個,請借我……錢。」

艾莉絲忍住羞愧感說道,但鏡一副想說「這家伙在說什么啊」的樣子,皺緊了眉頭。

「為了魔王借出那么大筆錢,還買藥給他的村民不存在好嗎。我也沒有義務做到那個地步。是生病的魔王自己不好。就乖乖被打倒吧。」

鏡伸出食指指向艾莉絲,如此宣告道,艾莉絲表情突然黯淡了下來。看到這個變化,鏡認真反省,對魔王的親女兒說要他乖乖被打倒吧,確實說得太過頭。

「我不能就這樣讓爸爸死掉……他要是死了,魔族所有人都會暴露于危險之中。這不僅僅是我和爸爸的問題而已!」

隨后,用如同哭訴的表情,艾莉絲吶喊道。

看到她這個樣子,鏡用一臉深思的表情聽著。

「現在是爸爸這個巨大魔力的持有者成為人類的標靶,所以人類不會去殺父親以外的魔族,但要是爸爸不在的話……!」

「啊……也是,的確是會變這樣。」

怪物,并不會因為魔王被打倒就消失。因為怪物只是利用魔族釋放的魔力被產生出來,魔王不是直接的原因。

就算打倒握有異常巨大魔力的魔王,怪物也不會消失的理由,如今開始歸咎到居住在各地的魔族身上。

現在不過是因為魔王這個超強大的對手還沒收拾掉,即使在意其他的魔族也于事無補,其他的魔族才會沒被當作目標就了事。

而且了解這個狀況的魔族并不多。以魔王城很危險為由,進而選擇居住在其他地方就是很好的證據。

「不過……這也是遲早會發生的問題吧。魔王總有一天會死。總有一天會后繼無人。」

鏡十分清楚這件事。基于理解,也就放任這件事自由發展。如果說這是絕對無法避免的事情,那就放棄吧。

魔族的壽命并非沒有盡頭。和人類同樣都會老去然后死亡。魔王也是一樣,現存的魔王,已是第好幾代的魔王了。鏡也知道這件事。

「我……不會放棄的。至少還能抵抗,即使很微小,但還有可能性的話,我就想堅持下去。」

看著咬緊牙訴說這一切的艾莉絲,鏡多少回憶起了令人懷念的感覺。

對于艾莉絲來說的可能性,眼下就是延續父親性命這件事吧。而且,鏡也終于開始察覺到,艾莉絲說想走上共存之路的真心。

「你不憎恨人類嗎?」

為了確認是不是真的,鏡問了這樣的問題。

「恨人類也沒什么用吧。畢竟……彼此彼此啦。」

聽到這句話,鏡不自覺放松緊繃的神情,噗哧地笑了出來。

「你、你笑什么啦!」

「沒事……只是覺得居然會有這么想的魔族而已。」

「這么說的話你不也一樣。居然會有這么想的人類存在……我真的沒有想過。爸爸以前總說你要相信,一定會有的。」

「魔王他?那個大叔這么說?」

艾莉絲出乎意料的言論,讓鏡回憶起遙遠的過去。仔細想想的話,的確會變成他說的那樣吧。遇見魔王、然后自己像這樣還活著,說不定就是因為魔王有很多那樣的想法。

雖然沒有直接說出口問,但鏡臉上浮現帶點遺憾的表情,低語道:「原來如此啊。」

過去鏡也曾和艾莉絲一樣,以人類和魔族共存為目標,和現實對抗著。本來他也有像艾莉絲說的那樣,奮力抗爭的時期,覺得只是因為會產生怪物,就和可以和平溝通的魔族互相殘殺,根本像笨蛋一樣。

然而,令人無奈的現實擋在眼前,鏡放棄了。人類懼怕著魔族或怪物,誰也不愿意聽他說。魔族則無法相信要自己命的人類。兩者間絕不互相讓步,因為世界就是這樣的設定。注定是這樣,鏡已經放棄了。

放棄,然后開始走向不同的道路。就當作那是沒有辦法的事,徹底放棄。一個人和命運抗衡,實在太痛苦了。

所以鏡不殺魔族,也不讓自己面前的魔族被殺害。因為鏡也把魔族當作人類對待。但是,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他不會去阻止人類殺魔族。因為他也莫可奈何,世界的設定就是這樣。

而那也是不得已的事。

「要讓魔族和人類的關系變好,我是覺得不可能啦。」

以前曾嘗試過的過來人笑完的同時,嘆氣這么說道。

然而,艾莉絲聽到這句話也沒有放棄。從前自己放棄的事情,她不氣餒的想要實現且努力著。而且是到了身為魔族,卻一個人跑來這種地方的境界。

到頭來,艾莉絲也認為人類和魔族沒有不同。所以才會想著可以共存,甚至說出「彼此彼此」這樣的話。就算被說了什么,也覺得人類沒有錯,就像自己覺得魔族沒有錯一樣……鏡是這么想的。

然后這些,他也猜對了。

「即使現在沒辦法,未來某天就會找到方法也說不定,我是不會放棄的喔。」

「知道了知道了,那就堅持到底努力看看吧。藥的話會買給你就是了。」

因此,鏡才會考慮,到這名少女和過去的自己一樣,認為撮合人類和魔族是不可能,然后放棄為止,在一旁支援她。畢竟這樣也比較有趣。

說不定,她能發現什么和自己不一樣的事情。鏡相信會有如此微小的可能性。

不管怎么說,如果除了賺錢以外,沒有想做的事情,他覺得時間花來這樣用也很有意義。

「可、可以嗎?但錢怎么辦……?」

因為鏡突然回心轉意,艾莉絲的表情一下就開朗了起來,外加很不好意思的小心翼翼向鏡問道。

「那個的話當然是我來付嘍!不過剛剛你有說『先借我』對吧?所以說,我可以相信你會還我吧?」

「當、當然!還你10金幣綽綽有余,魔王城里有很多寶石,你把那些拿去就可以了。」

「那因為還要過去拿,要還我15金幣喔。」

「咦!這樣不是多了5金幣嗎?」

「沒辦法啊,不這樣太不劃算了。這已經算是大放送了喔!」

盡管艾莉絲因為高到嚇人的數字感到吃驚,但其實真的是大放送了。

以魔王城到瓦爾曼城里一去一返來算,大概要花上十二天。如果自己用這些時間,鏡的話5金幣左右一般情況下都能賺得到。

「還附贈保護你安全到達魔王城的選項。這樣很劃算吧?」

「唔……說不定會惹爸爸生氣,不過沒關系。反正也是一直保管著沒在用的寶石……我想應該沒關系。」

「好,既然決定了的話,就趕緊先去瓦爾曼的城市買藥吧。走嘍,快點出發吧,艾莉絲。」

鏡說完后,就開始往已經看得見城門一部份的瓦爾曼的城市前進。

突然被叫名字的艾莉絲,瞬間露出驚呆了的表情,但隨后立即變成開心到不行的滿臉笑容,追上鏡的腳步。

「嗯!以后請多多指教喔,鏡先生!」

不是被魔族,而是人類這樣的存在叫自己名字這個事實,讓名為艾莉絲的少女懷抱了多一絲的可能性和希望。

Data4 LOAD

當時七歲的鏡,對于奪走父親、稱為怪物的存在,以及產生出那個存在的魔族,怨恨且厭惡著。打從心底想要把它們全部都殺光。

但他最恨也最氣的,是自身太過無力的現實。要是自己很強的話,父親就不會死了。也不會做出丟下父親,只有自己逃走這樣難看的舉動。

「變強、我想要變強……!」

雖然他這么希望,但他村民的職業摧毀了那個可能性。

殺死父親的,是等級34,叫做惡魔獅虎的怪物。有著惡魔般的紫色皮膚、像彈簧一樣抖動著背上的肌肉,并會大大的張開前腳和后腳、以壓倒性的速度和利牙襲擊而來的強敵。怎么想都不可能打得過。

明知打倒那樣的怪物需要變得更強,但身為村民的立場,以及哥布林這道高墻,連變強的可能性都粉碎了。

自己心中憤怒的浪濤漸漲,該如何是好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做為村民誕生?為什么是村民呢?鏡一味的將無處宣泄的怒氣,發泄在綠苔哥布林身上。同時開始自暴自棄。

明明有真正應該打倒的怪物,因為無法打倒,就沉淪于持續擊敗一定可以打倒的怪物。而且還是從安全的地方,用安全的方法。

他實在后悔不已。

所以,鏡第一次抱著必死的決心,和綠苔哥布林進行近戰。這是一直以來,回避死亡風險戰斗的鏡下的決斷。不再閃避死亡,奮不顧身的覺悟。

他不想承認。承認自己的存在比令人憎恨的怪物還要低劣。

如果打不贏,還不如死一死投胎成其他職業。鏡是這么想的。

因此,他將至今打倒怪物賺的錢整頓裝備,用皮制鎧甲包裹身軀、左手拿著盾、右手緊握未曾用過的銅劍,他用盾牌擺出像是要奮力一擊的架式,轉往前方逼近的綠苔哥布林。

接著,當他受到從正面迎來的綠苔哥布林的沖撞時,手上的盾牌被彈飛了出去,沒能完全擋下的沖擊,就這么用身體接下,鏡因為內臟破裂般的痛楚,往旁邊把逆流出來的血都吐了出來。

村民極其弱小。鏡再次體會到這件事。應該同樣都等級4,綠苔哥布林和自己之間,居然有這樣的實力差距。

「……別開玩笑了!」

盡管如此,鏡也不想承認。他沒有想要放棄。挺起殘破不堪的小小身軀,一次又一次的迎戰綠苔哥布林。

他身上的回復藥已經用盡,HP只剩不到10、意識恍惚,他仍然不肯放棄。鏡在快要倒下前送出最后一擊,綠苔哥布林被消滅,變成了錢幣。

剎那間,鏡被難以形容的違和感包圍。

他慌忙撐起狼狽不堪的身體,打開能力值視窗的瞬間,鏡從眼里落下了一滴眼淚。

就算打倒了等級4的綠苔哥布林,等級4的鏡也不會有經驗值。話雖如此,鏡卻上升到了等級5。從此,鏡注意到了這個世界設定中的其中一點。

「即使連續打倒弱小的敵人,等級也不會上升。」

「經驗值如其名,只是顯示經驗量的數字。」

「即使借助強者的力量,打倒和自己同樣等級的怪物,也不會有經驗值。」

「只有打倒具有能獲得經驗值價值的敵人時,才會產生經驗值。」

這四個定義是有漏洞的。不對,應該說為了彌補這些漏洞,才會有職業也說不定。接連打倒同等級的敵人,也不會有經驗值。這是這個世界的設定,也是無可奈何的既定事實。然而,還有一個可以得到經驗值的其他方法存在。不對,是一直都存在。

等級的定義,還有存在于其他面向的另一個經驗值設定。那就是立基于強度的上級戰。

以近戰十分強大,在遠距離幾近無法戰斗的綠苔哥布林來說,從遠距離挑戰就不算是上級。對于近戰比自己厲害的對手,采取近戰的方式挑戰,上級戰即為成立。

在不利的狀況下戰斗。必定伴隨著喪命危險的戰斗。沒有打倒也沒關系,透過賭上性命和對手在擂臺上一戰,是千辛萬苦才能得到的低效率經驗值。

村民以外的職業,會在伴隨喪命危險的不利狀況下,挑戰同等級的怪物嗎?被這么問的話,會回答沒有人會挑戰吧。誰都不想送死。就算要提升等級,為了將風險降到最低,也會選擇組隊等方式慢慢前進。

因此,這是過去都沒有人注意到的設定。

假使有一名魔法師,用拳頭挑戰近戰很強的同等級怪物,那就能得經驗值了吧?但,誰會進行那樣不利的作戰呢?明明用魔法就可以打倒,卻寧可背負起喪命的風險?

所謂上級戰,意即挑戰高致命風險的戰斗。即使沒打倒,只要是能說得上經歷過戰斗,也能獲得相對應的經驗值。但死亡風險無可避免,也難逃遍體鱗傷的結果。

說穿了沒有打到頭破血流的話,也算不上上級戰。

而且,職業本身就極度不利的村民,更容易得到那樣的經驗值,但也更容易死亡。能期待比所有職業都成長得還快,但成長的同時也伴隨巨大死亡風險的職業。

這就是村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已經被安排好了。村民,用來對抗所謂村民的命運,名為修羅的道路。

當他注意到這件事時,鏡露出了扭曲的笑容狂笑不已。因為是村民才能察覺到的境界,正因為是村民才能獲得的恩惠。鏡像壞掉的人偶般笑個不停。

「我會做到的……殺給你們看。怪物也好,魔族也好……我要殺光你們全部!」

從那之后的鏡,可以說到了為執念而活的程度,每天都不斷和死亡風險奮戰。

就像是被附身了一樣,鏡好像沒有其他可以做的事似的,每天、每天,HP都在10以下游走。有時他也會爬行掙扎著,從九死一生的情況下逃出,扎實的賺取經驗值。

每天每天,就這樣挑選著,在判斷不會送命時感到猶豫的對手,直到他九歲為止。鏡沒有出現瀕死狀態的日子,連一天都沒有。

「太好了…………終于,我終于成功了!」

然后,當他九歲的那一天,鏡成功討伐了殺死父親的惡魔獅虎。被3只惡魔獅虎團團圍住,鏡也沒有陷入瀕死狀態,揮舞著裝備好的匕首,當時等級53的鏡,終于打倒了惡魔獅虎。

雙手顫抖著,鏡開心到想要仰天長嘯。于此同時,他也對自己的可能性抱持著希望。繼續這樣下去,連惡魔獅虎以外的怪物、魔族,甚至連魔王,不是勇者的自己也都能打倒。他開始這么想。

沒錯,對于鏡而言,討伐父親的仇人不過是個開始。不過是滅絕魔族,以及怪物的序章。鏡快要連對死亡都無所畏懼,不斷的挑戰極限,在那之后的事怎樣都無所謂。他曾經,是這么想的。

然而在那之前,他要先將成功報仇雪恨的消息,告訴一直默默支持自己有勇無謀挑戰的母親。打倒惡魔獅虎的鏡,火速踏上回到故鄉村子的歸途……但,鏡卻回不到自己的家。因為,家已經消失了。

村子遭到強盜襲擊,變得空無一物。

原本,這里是個距離王都非常遙遠,且位于邊境地帶的村莊。所以過去一次都沒有遭到強盜襲擊,再說,村子也不富裕,鏡覺得沒關系應該不會被襲擊吧……因而沒有雇上幾個保鏢。

結果,母親,被人類給殺了。

到達村子的鏡,無力的癱坐在現場。他太過集中于復仇,完全沒有考慮到會發生這種事情的可能性。要是賺來的錢一部分不是用在裝備,而是雇用保鏢就好了……如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