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Chapter.1 對于說「我們是勇者一行人!」的家伙,我也是笑笑

第一卷 Chapter.1 對于說「我們是勇者一行人!」的家伙,我也是笑笑

Data1 LOAD

這世界所謂的死亡,適用于HP的概念。

規則非常簡單。HP歸0的話就會死。HP即使只剩下1,就是重傷但姑且撿回一命。

話雖如此,但這個HP的概念并非游戲那樣,只有掌管到那個人的生死而已。舉例來說,用手指來回彈對方額頭十幾下也不會造成傷害,HP也不會減少。

自始至終,只有危及性命的傷害才會削減HP。

鏡曾聽母親說過,在非常遙遠的過去,神透過將能力數值化顯示,讓人變得更好管理。然而,對鏡而言那種事根本無所謂。

像透過稱為電視的道具,就算在家悠閑的躺著,也能知道世界各地發生的事情,或是坐上叫做飛機的不明交通工具,花上半天就能到世界的另一端,還有為了變強,必須實實在在地跑步或做伏地挺身等等,這些都是神話世界才有的事。

如今,這些和自己生活的世界完全沒有關系這件事,讓鏡清楚的了解到,現在,眼前的現實才是自己的世界。

如果是生在遙遠過去的神話時代,他非常確信,自己一定會成為游手好閑也沒關系,所謂傳說職業的「尼特族」。正因為是在這個世界,才有現在的自己。鏡有著這樣的自覺。

「嗚哇超強……這家伙真的超強耶!這是他第48次挑戰了喔!」

從此,鏡明白了徹底享受現實的方法。就是錢。想要享受這世界上的娛樂活動,錢占了必要條件中的九成。這點鏡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鏡想變強的理由其中一個,就是為了錢。只要有錢,連安全都不是問題。也不用被迫過著不自由的生活。而在這個世界,最有效率的賺錢方法就是和怪物戰斗。在不具備相當商業才能的狀況下,沒有其他選擇。

但是,在戰斗上村民的力量是有限的。村民的能力值,不論怎么努力,都遠遠不及被稱為有才能職業的能力值。

然而,這僅限于同等級的時候。

只要提升等級,能獲得的力量,程度是連對村民來說稱得上威脅的綠史萊姆,都能用鼻屎擊潰。

事實上,鏡達到等級999的境界后,就用連有能力職業的人都辦不到的速度在賺錢。然后,這樣的鏡前往在距今遙遠的神話時代,聽說曾是大家都可以游玩的游樂場;但現在因為消費太高,只有大富豪才能去玩的圣地──游戲中心。

「那位小哥,到底是什么人啊……?」

「天知道,但從他大量挑戰的狀況來看,應該是以討伐怪物為生的有能力職業,或是商人家的有錢少爺吧。」

看著鏡毫不猶豫玩著游戲中心玩一次就要10銀幣的游戲,只是來觀望的群眾開始有了這樣的傳言。

基本上,能力值視窗除了村民外一般都不公開。除了在組隊或接受治安管理公會的任務外,沒人會隨便公開自己底細。而以對等談話方面來說,等級的數值和能力值的內容也會成為歧視因素。明示哪一方比較優秀,或是刻意區分優劣的行為,普遍認為非常失禮。因此,職業公開僅限于有必要明示職業的時候。

而鏡雖然是村民,平常不公開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隨著身后一直看個不停,嘰嘰喳喳討論自己的觀眾增加,鏡搔了搔頭,小聲碎念:「玩不下去……」就離開了座位。

「明明是游戲店,卻不能隨心所欲的玩,這就是游戲中心的缺點吧。」

大大嘆了口氣,妄想著想要在沒有其他人的空間中,一個人悠悠哉哉玩游戲的同時,鏡踏出了游戲中心,往瓦爾曼的街道走去。

在游戲中心受到矚目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10銀幣可是能點一份高級餐廳全餐的金額。毫不遲疑一直付錢玩的話,肯定會被擅自當作多金的有錢人,覺得遙不可及的村民也一定會來旁觀。一旦場面變這樣,就很難玩得下去。

鏡很喜歡玩游戲。而且也有足夠的財產來玩。當然,他也喜歡賭博,總之有趣的事物他都想參與。

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對等級已經上升到999的鏡來說,他可以做到的事情大部分都快要變無聊的內容了。現在,他除了賺錢外,沒有其他全心全意投入的興趣。也沒有會讓他想這么做的興趣。

鏡目前的財產有5480金幣和零頭。說白了,再賺更多錢也沒什么地方花。除了非常特殊的東西外,鏡手上的錢,已經到了想買的話幾乎沒有買不起的東西的程度。

不過,鏡除了用餐或玩樂外,也不太買東西。不要說房子了,他什么都沒買,是到連武器都沒有的程度。因為他覺得沒有必要。

每當治安管理公會發布討伐任務時,奔走于世界各處的鏡,總是在當地稍為屈就一下,沒想過要買個房子。偶而他也是會猶豫是不是要買房子,但最后還是又很快地前往不同地方旅行了,因此得到了住旅館就好的結論。

「來開座賭場好了!」鏡雖然也曾這樣想過,但基于營運管理很麻煩這個理由,總結出比起經營,去玩比較有趣的結論,大多也只是想想就結束了。

即使如此,盡管鏡不去花用這些錢,他持續賺錢是有原因的。

如果被問到:有沒有想要的東西?鏡大概會回答「沒有」吧。但他還是繼續賺錢,是因為還有其他理由。

「……還要4520金幣啊,還差得遠了呢。」

位于瓦爾曼城里東側正門附近,由治安管理公會經營的建筑物內,在任務接洽窗口前,鏡看著寫有商品采購清單的羊皮紙,喃喃自語著。

治安管理公會,是唯一公認能正式代理握有財政大權的王都發布任務,以及怪物討伐任務的組織。完成發布的任務,就能經由治安管理公會,獲得王都支付的報酬。

鏡這整整一周,接二連三的打倒怪物完成任務,突然一句「這么說來」,想起了還沒去領就這么被放著不管的5金幣,于是前來領取。

5金幣可是筆超大的鉅款。然而,在治安管理公會內,這樣身懷鉅款的人并不少見。只要有一定程度,有不少人日以繼夜的討伐強大怪物來賺錢。話雖這么說,也是需要花上相當長的時間,恐怕沒有人能像鏡那樣一周就賺這么多錢。

就算這樣,盡管有錢人的人有是有,但一般來說都會把錢裝到袋子里,小心低調地悄悄運送,而鏡卻毫不遮掩的拿在手上。

鏡拎著裝有5金幣的錢袋,邊盯著布告欄剛張貼出的新任務,邊從體魄令人贊嘆的強壯戰士們身后快步走過。

「5金幣呀……我完全忘了這件事的說,今天的晚餐就吃壽司……不對,黑毛和牛好了。」

鏡一邊碎碎念,一邊看著可以在治安管理公會拿到的商品采購清單。

在治安管理公會可以買到的商品,是王都提供給冒險者協助,或是作為努力目標,從一般管道難以獲得的物品,到旅行必備的藥水等回復道具,以及雜貨、武器、防具、位于黃金地段的住宅甚至限定版家具、有點危險的玩具、寵物、專屬女仆或專屬執事、貴族的身分,連奴隸的所有權都有,經手的品項十分廣泛。

購買不需要特別的點數或資格,只要有錢,不論對象是誰都會出售。

不過,稀有的東西售價也很昂貴。從極品美女奴隸的20金幣,到王都黃金地段的50金幣,依價值比例價格也往上攀升。

以5000金幣的商品來說,售有絕對不會折斷,不管什么物體都能斬斷的傳說寶劍,但到現在也沒有會買這種價位商品的人。

再往上還列有6000、7000、8000等傳說級的商品,可是也沒聽說有人買過。原因顯而易見。不需要那些也很足夠了。

要是有錢支付1000金幣,一般都會認為,還不如用來吃喝玩樂度過一生來得有意義。然而,也是有極少數不這么想的笨蛋。其中一個就是鏡,而且還是笨蛋的極致。

王都所提供的商品,從1000金幣到10000金幣的商品都有。在那之中鏡的目標,是買下價格最高的10000金幣商品。

那個不知道是什么。王國宣布要用10000金幣來換,從來沒有人看過的東西。

「10000金幣:??????」

史無前例,從來沒有入手這個商品的人。是能到這種程度的未知商品。是要賺到天荒地老才買得起的「什么」。通常不知道是什么,就不會有人出手,也不會有人以此為目標。

鏡卻以此為人生最大的樂趣。誰都不曾擁有的未知。沒有比這個更激勵人心的商品了。誰都不曾到手過,超越傳說的事物,卻只有自己知道。最重要的是,只要想到說不定會開啟嶄新生活方式的大門,就能成為他賺錢的原動力。

但對鏡來說,那不過是個最終目標,他不會為了達成而節省,或是一個勁的存錢。以自己的步調適度隨興花用,一步一腳印的存才是鏡的做法。畢竟最后會是「什么」還不知道。

「今天吃……那個好了。還是壽司好。」

而今天到手的5金幣,也要盡情使用。

鏡之前發現一家一貫壽司要1銀幣的爆貴高級壽司店,他回想起那個味道,就立馬從黑毛和牛改吃壽司。鏡一邊流著口水想像,一邊在瓦爾曼的城里漫步。

自由都市瓦爾曼。這座城市坐落于世界中心的王都的西北方。城市沿著海岸擴展開來,整體面積占地遼闊。西北方廣闊大海的反方向,被有怪物出沒的廣大森林圍繞,是從陸路來訪相當艱辛的城市。盡管如此,包含原本就居住在這的居民,聚集了非常多人。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這座城市與海為鄰,因此從國外前來,要將貨物直接送往王都的貿易商云集。于是,想要采買稀有物品,以及兜售商品的旅行商人,便全都往這里匯集,而因為商人群聚在此,冒險者、傭兵團、隸屬于公會的人等等,各式各樣的群體也都聚集了過來。

雖然居住人口絕對是王都比較多,但比活力的話,是不輸給王都的地方,這就是名為瓦爾曼的城市。

鏡并沒有特別將這里當作據點,但他時常來訪這個城市。因為這里有很多有趣的東西,而游戲中心也是其中之一。

「嗯──果然還是這個城市比較好玩呢。」

被往壽司店途中經過的霜淇淋所吸引,鏡一面舔著霜淇淋,一面嘀咕著。

城市的廣場上,為了募集團員或任務小隊,對自己能力有信心的冒險者、公會的會長們,常常會發表演說或發傳單。

今天當然也有為了招募隊伍成員而和鏡搭話的人,但感覺和平常不太一樣。廣場中央的演講臺周圍,非比尋常地聚集了許多人。

「各位!你們有想過要改變這個世界嗎?想要在未來流芳百世……成為傳說中的英雄嗎?我有!然后……我想將這個世界從痛苦中解放!」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為何怪物不會消失?為何王都一定得繼續發布任務?為何只是從這個城市到下個城市,卻必須雇用傭兵?」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為什么小孩子們……從小就不得不學會用劍?非得依靠強者不可?這都是因為有怪物的存在!」

在演講臺上,站著一位頭頂金發,配戴綴有寶石的環形頭飾,臉上有著高挺的鼻梁,以及散發強烈意志的眼神,看起來人品優良的美貌青年。

他的穿著打扮也很講究,必須保護的地方都穿戴著護具,優雅的白色衣服、褲子、靴子。明明弄臟也很正常,卻相當干凈的斗篷。

全身穿著那樣的服裝,看起來也不特別強的青年,熱切的和冒險者們搭話。

本來那種白白凈凈,感覺也不厲害的家伙,不被當作一回事也是理所當然,但那名青年是個例外。因為,那名青年身旁所顯示的能力值視窗,上頭清楚標記著「勇者」這個職業。

據說在世界上也只有寥寥幾人,被稱為極其稀有的職業。像這樣的存在,光是能遇到就很幸運,很少會有人無視他的演說,也因此造就了現在的人潮。

「吵死了,這根本擾民吧?」

和幸運邂逅,鏡的感想就是這樣。

要演說也是可以,有勇者這樣稀有的職業也挺有趣的,但希望他能多替住在附近的人想想。回想起很久以前,鄰居大叔異常吵鬧的鏡這么想著。

「率領那些怪物的,就是魔王!沒錯,要是不打倒萬惡根源的魔王,和平永遠不會到來!為了打倒魔王,我要募集對自己能力有信心,能一同戰斗的人!」

「「「「「喔喔喔喔喔喔!我要跟隨你!這樣的機會不多啊!」」」」」

魔王。據說怪物和魔族同時出現在這世界。而統率他們的王,就是魔王。

怪物,是從魔族的魔力中誕生的存在。也就是說,怪物之所以會在這個世界四處亂竄,都是魔族造成的。雖然也有怪物和怪物同伴間,交配增加數量的案例,但大多數是從存在于各地的迷宮、特殊地帶里,被稱為生怪石,這種會生成怪物的魔石,借由吸收魔族釋放出的魔力所召喚出來的。

魔族不分日夜的從只有魔族才有的角釋放魔力。這股魔力不會憑空消失,而是到處飄散,然后被某處的生怪石吸受后產生出怪物。而且生出來的怪物,可以任由制造它的魔族操控。因此,魔族被視為人類的天敵。

其中魔王會向世界釋放大量的魔力,產生大量的怪物。如果想要讓世界變成沒有怪物的和平社會,打倒魔王就是必經之路。

「好……我一定要成為傳說中的男人!」

過去,從沒有人能夠完成打倒魔王的偉大功績。即使是這樣,廣場上強壯的男人們都紛紛挺身而出。的確是有到達魔王城的隊伍,或者甚至據說將魔王逼到絕境的討伐隊。那些隊伍當中,都必定存在擔任勇者這項職業的人。想當然新勇者募集團隊的現場,怎么可能不熱烈。

「哇……好養眼啊,能和那樣的美女一起旅行,簡直太完美了……!而且還是能在歷史上留名的好機會。」

「還不只這樣喔,你看那個小姐的能力值視窗,是賢者耶?不只勇者,這隊伍居然還有賢者。我看這次魔王討伐絕對會成功啦。」

演講臺上,站著勇者和另一名有著藍色長發,表情嚴肅的少女。從纖細的身材就能想像體重有多輕的窈窕少女,胸部的豐滿程度隔著衣服都能一目了然。她比勇者還矮一個頭,稚氣的臉龐看得出還處于少女的年紀。但那有如寶石般晶透的秀麗容顏,美麗得讓人走在街上都會忍不住多看一眼。像這樣的美女,穿著魔導士喜歡的暴露長袍,以及重視機動性的迷你裙。只要是健康的男性,看了都會血脈賁張。

「就算這么說好了。過去也有湊齊勇者和賢者的討伐隊吧?我們討論的是這樣都打不倒的魔王,到底是什么樣的怪物唷。」

「笨耶,有勇者和賢者也不能說就一定成功啊。大概是其他的隊友很弱吧?現在就算勇者和賢者不在,也有只差一點就成功的隊伍吧?」

廣場上一名壯碩的戰士說道,并碎念著「不過老子我可是有實力的人就是了」后,放聲大笑。

事實上,也不是非要有勇者不可,但沒有勇者就無法好好戰斗的認知已經形成。

光是勇者和賢者就極為強大,即使如此,隊伍的力量還是會依最后的編制而有所異動。

「喂,勇者大人喔!老子我這二十五年間,都以討伐怪物為業,我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怎樣,要不要把我給帶上啊?」

這時,手臂有如樹干般的壯漢舉手說道。

站在臺上勇者,立馬將視線投向壯漢身旁顯示的能力值視窗。

「……戰士啊,嗯。等級多少?」

「嘿嘿,聽完你會嚇到……86!絕對不會扯你后腿的啦!」

如此回答的壯漢,原先還一副舍不得表露的樣子,此時立刻抓緊機會,在能力值視窗中追加標示等級。聚集在廣場周遭的人群都給予「哇!」的贊嘆聲。

「86啊……不行。下一位。」

「什、什么?喂、我說你!別開玩笑了!這是哪里不行!」

真的被刷掉的壯漢大概是無法認同,大聲吶喊道。對于如此快狠準的淘汰方式,齊聚在廣場的所有人也紛紛發出質疑。

「戰士是吧……實際上近戰職業已經有我了。如果要加到隊伍的話,不是能比我活躍的人,是不會帶去的喔。」

勇者說完后,便將自己的能力值視窗展示出來。

上頭確實標示著等級90的數值。男戰士看到那個數值之后,啞口無言。

「我不知道你以前過著怎樣的人生,但我是有所覺悟才會來到這。如果是擅長近戰的職業,沒有等級100我是不會帶去的。」

聽到這番宣言,許多人發出悲鳴。

「等等!這樣的話在那邊的賢者大人是等級多少啊!」

「她等級42。夠高了吧?」

「你、你說夠高……!她連老子等級的一半都沒有不是嗎!」

「她是賢者。遲早會成為我最重要的后盾。說到底期待值和你根本是天差地別。而且……她可是這個王國的公主。」

對于這段輕易就被透露出的事實,除了某人外,廣場上所有人都呈現出驚訝的表情。而同一時間,那個人則打起哈欠,擺出一副真心覺得怎樣都好的表情。

「她是赫基薩魯多利亞的第三公主,同時是自幼心甘情愿接受身為賢者的宿命,一路修行至今,出身正統的女性。就打倒魔王這件事……若擊敗魔王的是王室的血脈,這個世界的秩序也會更加安寧不是嗎?」

說出疑似有政治黑幕的發言,勇者就這樣結束了這個話題。話說到這個份上,戰士壯漢也沒有力氣再反駁什么了。

「我還要再募集兩名成員!如同今天公開發表的,我們必須有所成長。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可能帶一大群人出發!最終決戰時,還會再次募集。想要獲得參與魔王討伐名譽的人,到時再來吧!」

這番宣言發布后,集結在廣場的冒險者有半數相繼離開。剩下的一半,僅有真正有興趣的人,以及明知不行也想嘗試加入隊伍的人。

「那、那帶我去吧!80級的僧侶喔!」

下一個報上名字的,是留有胡子,中年左右的纖瘦男性。中年僧侶說完后,顯示出能力值視窗。

「不行,下一個。」

「為、為什么!」

「因為長途旅行的可能性很高。不知道要花上多少年。以你的年紀,要是幾年后突然變得行動不靈活會很麻煩……而且,防御力太低了。」

「怎、怎么這樣……」中年僧侶嘟囔著跪坐在地。同樣的職業,能力值也不盡相同。依照當事者的生活環境、不具有經驗值的鍛煉、飲食狀況等,都會讓能力值產生些微變化。就算學會的魔法或技能,以及等級、職業都相同,也會因人而異。

鏡思考著,如果從年齡和防御力就能洞悉作評價,那么這名勇者相當老練了。

「那、那么我呢!二十歲,等級73的僧侶!」

「不行,下一個。」

同樣身材清瘦,這次是年輕的僧侶男性毛遂自薦,他被火速拒絕后,鏡立即推翻這個結論。

「這、到底是為什么!」

「在你身上,看不到將來會變強的感覺。不好意思,你放棄吧。」

說真的,一般來說沒辦法看穿人到這個地步吧。應該說根本不可能。照這樣看來,鏡開始思考,大概這個勇者也抱持他判斷標準中的其中一項。那就是,著重樂趣。

「那……那個,不知道我可不可以?雖然我等級只有50……」

下一個自告奮勇的,是一名將及肩黃綠色秀發綁成雙馬尾,比年幼的女賢者還矮一個頭的嬌小少女。因為她背上背著一個大包包,從遠處看來仍略為顯眼。

雖然說不上是美女,但那對惹人憐愛的大眼睛,散發出讓男性忍不住想要保護她的氣場。

那名少女身穿圣職者會穿戴的白色基調服裝,搭配上白色的帽子,下半身不知為何穿著重視靈活度的短褲,但從外觀上可以觀察出職業是僧侶。

「嗯……錄取。歡迎你加入。」

勇者的話讓僧侶少女的表情瞬間開朗了起來。同時噓聲也蜂擁而至。其中一名觀眾詢問原因,卻只得到「將來值得期待」這種謎一般的理由。

看來只有鏡的見解能說明了,恐怕不是擅長近戰的職業,只要等級40以上,就有打算招募進隊伍吧。只不過,僅限女性。

勇者的樂趣,就是快樂的旅行,也就是被美女環繞的后宮之旅。以及討伐魔王可以獲得的名譽。大概是這些吧。雖然討伐魔王的志向是真的,但這些應該更接近正確解答,勇者的色心藏在心里不說罷了。

「動機很重要呢,要是個性很糟的家伙,就算再強也不想一起。」

對于明明職業是勇者,卻像一般人一樣小家子氣的他,不知為何有種滿足感的鏡,在目送魔法師職業的性感女性,被選為最后的第四個人后,就離開了那里。

Data2 LOAD

三小時后,為了完成再次到公會接的任務,鏡動身前往名為「古代洞窟」的迷宮。時間是中午過后,太陽正開始緩緩往西落下。

「我看看喔,太陽下山前討伐30只藍惡魔。輕松搞定后,晚上就去吃壽司嘍!」

一邊振奮士氣,鏡一邊往迷宮內走去。

出沒在迷宮里的怪物強度,會根據迷宮產生變化。生怪石也一樣,依照迷宮不同,會有生出不同怪物種類的差別。不僅如此,迷宮內生怪石的數量也會受到影響。

而且,就算破壞掉,被破壞的量會在迷宮中產生新的生怪石,雖然原理不明,但就是沒完沒了。更糟的是,如果迷宮內的怪物數量增加,還會跑出迷宮往外發展。

因此,治安管理公會收到報告后,會像這樣發布任務。推測是在前往古代洞窟途中的森林里,有人遇到藍惡魔了吧。

要真是如此,對旅行商人而言極為麻煩。

古代洞窟,據說是不足四名等級70以上冒險者的話,死亡危險性很高的迷宮。而存在于迷宮里的藍惡魔,要是出現在瓦爾曼城市周遭,平均怪物等級只有1到8級的森林里,村民或旅行商人,會害怕得不愿意出門吧。鏡對任務的發布也深感認同。

「一只藍惡魔掉的錢是34銀幣……30只就是1020銀幣。達成任務有1金幣啊……真好賺!今天就來好好吃一下壽司……不對,螃蟹!對,鏡要選螃蟹啊啊啊!」

單單壽司滿足不了鏡,已經演變到要去吃螃蟹的地步了。藍惡魔對鏡來說,就像綠史萊姆之于一般戰士,不,恐怕是小狗程度的威脅。而且還是小型犬,僅僅是博美狗左右程度的威脅。

「嘰呀呀呀呀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此,鏡就像打破存錢筒那樣,繼續獵殺藍惡魔。本來藍惡魔是大家都祈禱不要遇上的對象,但如果對手是鏡,藍惡魔反而整個降級,成了希望快點出現的對象。鏡和藍惡魔的實力差距,就是到了這種程度。

藍惡魔一出現,就豎起全身毛發,釋出敵意、發出吼叫聲,而叫聲在途中就成了臨死前的掙扎。這已是理所當然的光景。

「這個是,稀、稀有掉落物!賣掉應該值個700銀幣喔……今天的房間,就決定睡超高級旅館的套房啦。」

怪物除了錢之外,被消滅時還有可能會掉東西出來。一般通稱為掉落物品,其中掉落率不高,很少會掉落的怪物特有物品,則叫做稀有掉落物。

「藍惡魔的角啊……這樣的東西不覺得會有多值錢呢。」

邊確認治安管理公會用特殊方法制作的任務發行文件上,自動計算的合計討伐數,鏡一邊自言自語。

「還有……15只啊,要打倒是很簡單,但要遇到卻很麻煩啊……」

鏡嘴里碎碎念的同時,邊往用土和瓦礫作成,如同昏暗遺跡般的迷宮內部走去。

在那之后,幾乎可以說完全沒遇上藍惡魔的鏡,煩躁地環視起迷宮內部。此時,在他走的這條路最深處,鏡用肉眼捕捉到,人形的不明物蠢蠢欲動。這座迷宮因為其危險性,很少會有人來。不是不知死活的笨蛋,就是像鏡這樣有實力的人。

而說到迷宮中的人形怪物,就只有藍惡魔了。

「這個是藍惡魔集團的可能性有99·999%喔喔喔!」

鏡興奮沖向好不容易現身的獵物。隨著越來越接近,模糊人形影像開始變得清晰可見。

但就在鏡從最前面人影的頭頂處,看到疑似金發的瞬間,他露出如同世界末日降臨般絕望的表情,一口氣減速后,走往旁邊的岔路。

「原來是勇者的隊伍喔……勇者什么的,怎樣都隨便啦。和看到路邊掉了包狗飼料時,那種無話可說的感覺超像。」

鏡一邊覺得剛剛嗨過頭的自己很丟臉,一邊重新開始搜索迷宮。連為什么勇者團隊會來到古代洞窟,他也覺得無所謂,壓根沒去想這些。

「那個……勇者大人,剛剛,是不是有東西以很驚人的速度接近我們?」

看到眼前微妙的景象,剛加入勇者隊伍的黃綠發雙馬尾僧侶少女小聲的說。

「嗯?啊啊……那不過是因為害怕我們,所以中途就逃走的怪物罷了。」

「是……這樣嗎。」

對比不安的看向已消失身影的僧侶少女,勇者手里拿著從剛擊敗的藍惡魔獲得的掉落物品,藍惡魔的鱗片,邊示意沒什么好擔心的說出那些話。

「話說回來,雷克斯……對吧?你還真厲害,我第一次看到能這樣輕松打倒藍惡魔的人耶。」

緊接著是以感動的樣子最后一個加入隊伍,有著紫色大波浪卷發,散發出美艷性感氣息的妖嬈女性,對金發勇者雷克斯這么說道。

穿著魔導士喜歡的三角帽子,搭配上高度裸露的魔導士長袍的魔法師女性,討好似的露出天使般的笑容,和雷克斯對上眼。

「這當然,我可是勇者喔!雖說是藍惡魔,但只要有我和三名有實力的人,就能輕松打倒。」

就在此時,這個國家的第三公主,同時也是賢者的少女介入兩人之間。

「這種程度的對手,要是花太多時間會很困擾的。畢竟我們的目標是討伐魔王,奪回這個世界的和平。」

語畢,一副就是很想說不可大意輕敵的賢者少女,向兩人投以銳利的視線。

「哎呀呀,公主大人干勁十足呀。小心過度疲勞唷。」

「請不要這樣叫我。現在的我和你們是同等的立場。只是一名賢者罷了。就像我剛剛說的,請稱呼我為神無月·庫露露·赫基薩魯多利亞。」

「太長了,就叫你小庫吧。至于我,直接叫名字帕露娜就可以了。」

好像覺得很麻煩的魔法師女性,帕露娜·碧歐雷這么說完后,不知為何賢者少女嚴肅的表情緩和了下來,好似有點開心的小聲說:「……小庫。」

「那、那個!我也可以叫你庫露露嗎?當、當然直接叫我的名字蒂娜也沒關系!」

隨后,這次換僧侶少女,蒂娜·比魯斯紅著臉,害羞地向庫露露提議。

再次放松表情微笑,庫露露很快地點頭之后,蒂娜也浮現不會輸給庫露露的滿臉笑容。

「就是這個,小庫這樣的表情比較可愛唷。放輕松點嘛。」

「這、這樣不行!我從小時候,就接受了父王的命令,為了討伐魔王不斷準備!這趟旅行可不是來玩的!」

說完后,庫露露氣得鼓起臉頰,將視線從帕露娜身上移開。

「話說……為什么庫露露從那么小,就想以討伐魔王為目標呢?」

看著這樣的庫露露,蒂娜提出了突然想到的疑問。

隨即,庫露露的臉上有那么一瞬間閃過暗淡的神情,但她很快就重整心情,回到原本充滿使命感的正經表情。

「在遙遠的過去……據說這個世界阿斯克利亞,曾經有196個國家,但隨著魔王和怪物的出現,如今只剩下三個國家。包含赫基薩魯多利亞,過去曾被稱為日本的這個國家。你們知道這代表什么意思嗎?」

「人類居住的環境會變得越來越小對吧。」

只要住在這個世界,肯定誰都知道的內容,對于就像對方不知道一樣,緊繃著神情低聲說道的庫露露,帕露娜隨意回答道。

「沒錯。這就是魔王率領怪物奪走我們棲身之地的結果。我們必須把它搶回來……回到過去那個不用恐懼怪物的世界!」

原本從小在王宮里長大,為了討伐魔王一直修行和學習的庫露露,多少就有點不知人間險惡。而在這一來一往中,有著大姊姊個性的帕露娜注意到這點,妄想著這趟旅程應該會發生很多有趣的事情,臉上浮現出不正經的笑容。

「是啦,這個我當然知道,但為什么第一個目的地是這座迷宮?和魔王住的城堡是反方向喔?」

「啊,這件事我也很在意!」

一直照著雷克斯指揮行動的帕露娜和蒂娜,彼此間比較熟悉后,望向雷克斯,提出先前在想的問題。

于是,從剛剛就默默調查迷宮內墻壁的雷克斯看向帕露娜,招手要她過來迷宮內墻邊。

「你看這個。」

雷克斯這么說,并指向在昏暗迷宮內,散發出些許微弱橘色光芒的圖騰。在土和瓦礫做成的迷宮內,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圖騰和苔蘚。沒有怪物時,看起來還挺有神秘感的,但要是高等級的怪物藍惡魔在這,那就只會有加倍恐怖的表演效果而已。

「這個圖騰怎么了嗎?」

不明白雷克斯手指的圖騰,和其他的圖騰有什么差別,蒂娜問道。

「在這座迷宮里,存在著只有王室才知道的密室。沿著我手指的圖騰延伸下去的通道,就能到達目的地。」

被這么一說,蒂娜再次確認,雷克斯手指的圖騰,就像是要引導往某個地方,散布在先前走來的路上,還有眼前的通道。

「哇……這迷宮還有這樣的設計啊。那里到底有什么啊?」

「只有等級90以上的勇者才能裝備……傳說中的圣劍。那把劍沉睡在此。至今還沒有勇者到手過……毫無疑問是最強的武器。」

帕露娜原本想說放在那的,大概就是那種程度的東西,對于超乎想像厲害的東西被安置在那的事實,多少有點不知所措。

「你說至今還沒有勇者到手過……為什么王室那些人,之前舍不得拿出這么厲害的東西?有了那把劍,說不定連魔王都能打倒對嗎?」

對于如此合理的疑問,雷克斯苦笑。

「就如你們所知,雖然勇者這個職業很稀有,但并非只有一人存在。是說勇者也不一定保證能打倒魔王,為了某天擁有王室血統的勇者出現,才會留到現在吧。不是自己人就沒辦法安心的意思。」

「那為什么雷克斯會知道這個情報呢?」

「我說過吧?庫露露是這個國家的公主。國王也不希望可愛的女兒死掉吧。所以很爽快就告訴我了喔。」

雷克斯說完后,庫露露好像也想說就是這么回事,點了點頭。

「這次一定能討伐魔王。勇者和賢者……以及傳說的圣劍,終于要成功了……過去未曾有人完成的夙愿!」

大概是堅信可以親手打倒魔王,雷克斯一邊露出詭異的笑容,一邊開始追著迷宮內壁的圖騰向前進。

在那之后,庫露露也追上勇者的腳步。

「我們……說不定真的加入了很厲害的隊伍呢,帕露娜。」

感覺比想像中更有機會討伐魔王,有點慌亂的蒂娜說道。

「也好,感覺會是趟有趣的旅行。呵呵……我已經開始期待了呢。」

而后,確信這支隊伍比想像中更不無聊的帕露娜,帶著微笑追上雷克斯,與他并排。

「話說回來雷克斯,剛剛大家都決定怎么稱呼了,叫你雷克斯就好嗎?說起來你的全名叫什么?」

「我的名字就是雷克斯……沒有其他的了。」

雷克斯話只說到這,便像逃走般往通道的深處前進。

叫什么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討伐魔王,履行被賦予的職責。

沒錯,一面在心中復誦,雷克斯·奇庫比波伊朝著圣劍所在的房間邁進。

Data3 LOAD

「這樣就28只了……還差2只啊。」

從十幾分鐘前偶然看到勇者隊后,因為一連串讓人驚訝的幸運,鏡討伐的藍惡魔數量,已經接近完成任務需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