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321-327

web版 321-327

第321話 VS 哥布林領主

面對著迫近的我,哥布林領主把手中的「劍」——-其實應該說是長度超過身長的巨大的扁平石塊揮舉起來,然后直接砸將過來。

自然,只是付與幻影了的我是不可能把這樣一擊正面接下來的。

前進路線近乎是直角地拐開。我直向左邊躍出來躲避。

然后我片刻前還所站之處被石塊橫掃了,挾著巨大的威勢石頭砸進地面。

這一擊把幾米范圍內地都打的陷落進去,刨出好大一個坑。

看了這個,我察覺到有哪里不對勁。

哥布林明明是小孩的體格,但是卻有匹敵成年人的力量。

而哥布林領主是一般哥布林2倍左右大小,身高超過2米。從中生出的臂力,最好不過是能匹敵普通成年人的三倍到五倍之多。

但像這樣的破壞力又是怎么回事了?

揮舞巨大的石塊也好,掘開地面的破壞力也好,這可不是五倍成年人的力量所能發揮的威力。

這家伙真的能說是個普通的哥布林領主嗎?

我帶著這種些許的違和感,向在揮舞石劍時破綻百出的哥布林領主的雙臂,將自己手中的槍橫向揮擊出去。

也許一般都認為,用槍的話當然還是突刺最有效,但在戰場上做出突刺這樣的動作,其實也就是隱含了武器會脫手的可能性。

在這里我判斷削去對方手足的肌肉,確實地剝奪對方的運動能力更為穩妥。

我的瞄準并沒有失準頭。哥布林領主的胳膊應該會被干脆地切開——-本應是如此。

但是反饋的手感,就好像是砍到了樹上一般的堅硬,并沒有深深的切入的感觸。

事實上,哥布林領主幾乎完全沒有在意那個傷口,上臂的肌肉就像是呼呼地堆在一起一樣,當用力一繃時,馬上出血就止住了。

不僅如此,傷口看上去像是隱約開始愈合了。

「特么真的假的啊!」

我發出意想不到的小聲驚呼。

我也算是有和非常多的怪物作戰的經驗了。像這樣的有高速治愈能力的對手也算是見過幾次。

然而哥布林領主有這樣的能力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聽都沒聽過。

像打倒這樣的敵人,往往很花時間。

可現在如果也被拖延這么長時間的話,本來明明是想要速戰速決的,可就會很不妙了。

「——但是,就算這樣!」

這里可是敵陣正中。其他的伙伴也是和眼前的敵人努力作戰,不是能來這里救援的狀況。

這樣的話我唯有將其擊倒。再怎么說,如果不擊倒就會危及科蒂娜。

「像那樣的事情,怎么可能允許啊!」

我大喊一聲振奮精神,重整架勢。

力量集中在雙臂的哥布林領主再次就那樣直接揮動石劍全力橫掃過來。

我已經讀到這一招了。雖然說哥布林領主的動作不算是像那樣笨重。但也不是我反應不過來的速度。

對于這樣從低位過來的斬擊,我用側翻的方法飛躲開去。

在著地的同時,這回我面準了對方的腳尖突刺過去。

腳指尖是神經集中的部位,骨頭也很脆。而且大腳趾也算是做各種機動的重要的出發點,這一點如果擊破的話哥布林領主的動作就應該會被遲鈍化。

「GUGYAAAAAAA」

足趾被砍飛,不出所料哥布林領主發出痛苦的悲鳴。

然而那個傷口,竟然瞬間出血就止住了。

所幸的是,被砍飛的指頭并沒有要再生的跡象。但即使如此,對它并沒有造成很大的傷害這件事還是讓我的精神上銳氣受挫。

「按這個節奏的話,貌似切斷了動脈也是會再生的吶,這貨」

更何況對方這個簡直是像樹木和巖石一般的外皮究竟能不能好好切開還說不準。

我現在雖說是用付與魔術強化了肉體,但這貨的硬度可并不尋常。明明冠著哥布林領主的名,但強度說不定已經超越了作為食人魔的丹。

對于這樣超出預想棘手的對手,對于接下來該攻擊何處我一瞬間猶豫了。仿佛趁虛而入,別的哥布林也向我這邊襲擊過來。

我用槍一個一個打到,然后將槍尖指回哥布林領主那里。

這可是在戰場的正中,如果再花時間的話,拉默且不說,我自己的安全也沒法保障。

對于被旁邊哥布林妨礙的我,哥布林領主再次逼近過來。

攻過來的還是一成不變的大力揮擊。畢竟對于巨大武器來說首先臂力是必須的,此外運用也很困難,所以攻擊的變招很少。

想要補足這一點,高超技藝是必須的,但對這種怪物來說的話要求這一點就太嚴苛了。

然而,這樣壓倒性的破壞力,即便是新手使出來也有著充分的威脅性。

因為以它為對手,有著萬一受到直擊就完蛋了的切身恐懼,實力的發揮也會大打折扣。

不過,眼下站在這里的畢竟是老子。這種程度就讓我恐懼的話,又怎么可能成功退治邪龍呢。

這一輪我敏捷地向右跳躍,而前方哥布林領主的右臂正擺好架勢。

如果像我這種程度的話,僅僅空手也足夠讓我負致命傷了,它是這么判斷著攻擊過來的吧。

那個判斷委實是正解,在幻覺之下的我的身體,脆弱度可以說即便是被它輕輕掠過手腳也會飛出去吧。

我瞬間將槍切換為盾之勢承受攻擊,同時輕輕跳開。

像這樣比起原地承受更容易卸開沖擊,也容易逃脫致命傷了。

當然這樣一來也就避免不了體勢的崩壞。

我躍出五米以上,安然無恙翻滾著陸。

原地向我立刻殺來哥布林的集團,隨便數一下有五只。

對跳過來的一只,我一槍將它喉頭穿個通透。

雖說這只是反射一樣的動作也說不定,但深深刺出的槍卻怎么也拔不出了。

我瞬間判斷已經無法再使用槍了,就立刻放手。

如果就一只執著于槍的話,恐怕有可能被哥布林群所吞沒。

然后將魔力貫通手上的手套,召喚出愛用的手甲。

因為科蒂娜用使魔一直監視著戰場,所以我一直沒敢用。但被逼入這樣窮境也是無可奈何了。當然要必須要保護好首都,我也不能死在這里。

我把襲擊過來的剩下四只料理了。指尖的爪切斷動脈,絲線將足束縛拽倒然后一腳踩爛下巴。

剩下的一只用回旋踢一腳踹飛了。此時,我注意到了遮蔽日光的什么東西。

正在我料理普通哥布林的時候,哥布林領主已經到了我的身邊。

巨大的石塊已經擎在了它的手中。

哥布林領主的臉上浮現出了確信了勝利的表情。

然而,對于手中已然有了絲線的我來說,它的舉動可以說是致命的。瞬時間絲線就飛出,將它舉起的手肘邊緣纏繞起來,然后卷到了它的脖子上。

只要它敢于揮下手臂,就會自動施以絞首之刑。這是我和使雙劍的魔神作戰時用的戰法。

剎那之間,我們雙方都確認了自己的勝利,嘴角浮現出笑容。然后那瞬間仿佛時間靜止般,它的手臂緩緩開始了下揮————

緊接著,哥布林領主的頭部被鋼鐵制的箭矢穿透了。

第322話 蜜雪兒無雙

互相確信了勝利的那一瞬間,猛然被人從旁邊橫插一杠子進來。

不知從哪飛來的鋼鐵之矢把哥布林領主的頭部貫穿,箭身化為碎末,在數米之外的地面上著彈。

眨眼間猛烈的暴風就席卷了周邊,而我僅僅是被幻覺包裹的很輕的身體也被吹飛向后方。

我在瞬間采取受身,把體勢重新擺正后,向哥布林領主那邊走過去。

在那里的是失去了頭部,一邊如泉涌般噴血一邊倒下的巨大身軀。

「到底是、從什么地方……」

這里離著首都的城墻還非常遠,援護的箭矢應該是射不過來的。

而哥布林領主也是警戒著這個才一直保持了適當的距離。

在周邊除了我和哥布林之外并沒有別的氣息。

這樣的話……只能是在我的氣息察知范圍之外的長程狙擊了。

我迅速把視線掃向四周,然后發現了始作俑者。

那是比王城還高的,傳聞中的魔術學院的尖塔的頂點附近。

在那里能夠看到兩個小小的人影。

一位手持散發著白銀的光輝的少女,以及一位擁有白銀光輝的秀發的少女。

對我來說,一個是極為熟悉的身影,一個是極為印象深刻的身影……她們正是蜜雪兒醬和破戒神。

「難道說,是從那個地方來的?不可能吧……」

從那里到我戰斗的位置,少說也接近500米吧。

這個距離的話,怎么看也不是弓箭能達到的范圍。

但是,我眼前哥布林領主頭部被粉碎的事實無法否認。

然后,我的猜測很快被證明是正確的。

只見弓所在周圍的景色突然扭曲,一道光閃過的瞬間,和附近的冒險者們纏斗的一只哥布林就被炸飛。

那是和凱爾對峙的一只哥布林,也是周圍集團的指揮者。

緊接一秒后又是一道閃光。

這次也毫不失精準地貫穿了一只哥布林,

那里所發生的事情,簡直可以稱得上是蜜雪爾無雙。

從尖塔上降下閃光之間就炸飛哥布林的死亡之箭。

侵入街市的哥布林個體和意圖越過墻壁的哥布林個體都被精確地射穿,侵攻逐漸被遏止。

她在尖塔上射箭到現在,最多也就三分鐘左右。

就這三分鐘就射殺了超過百頭哥布林。

但是再完全殲滅之前,她的身體就搖搖欲墜的再撐不住,被破戒神抱住了。

恐怕是因為力量強化的手環的效果用盡了吧。

不過多虧了她,狀況變得相當有利了。

哥布林方一下減員近二百人,指揮官也沒了。

守衛城墻的冒險者,則是沒怎么減員,城市的應該也沒有受到多少損害。

不過盡管這樣,哥布林的數量仍接近冒險者四倍

雖然不至于輸,但眼下如果不能將他們殲滅恐怕會留下禍根。

逃散的哥布林,去首都的周邊星星點點的人的聚居地的話,會給周邊造成極大的損害。

「雖說城市的防衛是成功了吧,但受害人數的話……嗯?」

如果轉向掃蕩戰的話拉墨的戰力恐怕過于不足了。

但就在那時,哥布林軍的右側面,河對岸,有百人左右的集團襲向了哥布林群的肋部。

那個集團的一半左右是精靈構成,剩下大概是冒險者,這是某種意義上很有拉默特色的,某種意義上很扭曲的組成。

他們帶頭把哥布林群體分割開來,接著再東西向切稱小的群體逐漸打散,最后逐一殲滅。

◇◆◇◆◇

城壁上柯迪娜發現了這批殺入哥布林軍側腹的人,對他們也不禁報以大聲喝彩。

那瞬間,無論是周圍的視線也好,故意裝給人看的威嚴也好,統統抖扔到一邊去了

「太好了,趕上了!」

什么趕上了?冒險者們都不明所以地看向柯迪娜,不過她也并不打算細說,間不容發地繼續發出各種指令。

「從溫泉町方面來的救援到了!你們也是,如果慢騰騰的話,首都的冒險者就要被小瞧了,給我拿出氣勢!」

「誒,援軍來了!?」

「是的,因為不能使用首都的戰力,所以不就只能擺脫其他地方了嗎?那邊雖然沒有常駐什么正規戰力,但人流很多,精靈們和冒險者可不少。匯集起來的話看樣子也能成為充分的戰力呢」

「到底是什么時候做的……」

「用使魔的話來回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再說,搬出我的名字的話,再怎么排他的精靈們也不能無視吧?」

眼下的戰況一口氣掉了個個兒。

對減員超過一半的哥布林們來說,再加上百人的冒險者可以說是致命了。

柯迪娜認準此時正是關鍵,發出了出擊的指令。

「打開城門該我們進攻了。從一隊到二十隊,從正門出去襲殺敵人。一定要把敵人攪個底朝天!」

在意氣風發的科蒂娜的命令之下,冒險者們也歡呼起來。

因為形勢已經完全逆轉,這樣一來能逃掉的哥布林應該也很少了。

這時她的視線投向尖塔上的兩位少女。

「話說,也真是能干啊,蜜雪爾醬。之后她會很夠嗆吧。然后是……」

接下來是將視線投向哥布林領主邊上。

在那里可以看到拿巨大的尸體作為掩護躲起來的男人。

「用的是絲線呢,找到你了,雷德」

緊緊的在胸前握緊右手,她這樣宣言著。

◇◆◇◆◇

「啥,這是啥啊,這些人……」

我對這突然出現的援軍困惑了。

不,這個數量作為援軍來講也多的過分了。簡直可以說是大軍了。到底從哪兒冒出來的啊?

對這個問題的回答,在我看到一路砍過來的一個冒險者之后就得到了解答。

我記起來了這個人,他是在集團之中使用著短槍屠殺著哥布林的看起來還有點年幼的少年。

「唉?難道說是,麥奇?」

正是在溫泉町時稍微有緣。以他為契機得到卡醬的那位少年。

如今為了讓他見卡醬也偶爾去溫泉町看看,已經混的很臉熟了。

和他認識的時候我才七歲。已經是五年的交情了。

比我大三歲的他,如今已經成了個好青年,成為了堂堂的冒險者。

而他現在正好在這個集團之中。

「那么也就是說……這是溫泉町和精靈聚落的援軍啦!」

這是附近最大的聚落。但是大半都是排他的精靈,所以本也沒期待他們的援軍。

然而,卻來了超過百人的人數讓人驚訝。

不,還不止麥奇。哈烏梅婭的身影也在其中。

「啊啊,可能有那兩個人在背后推動呢」

那二人是首都和溫泉町之間往復的商人的護衛。

如果拉默被戰亂破壞的話,對他們的生活也會有很大影響。那兩個人也活了不小的歲數了,發言權說不定也很高。

正這么一想著,哈烏梅婭的視線也向這邊過來了。

極為突然地,銳利到要把人看穿的視線瞟了過來。

「哈烏梅婭,怎么了嗎?」

「沒什么,就是覺得好像感覺到了什么令人不快的視線」

「是那個男人吧?似乎是打到了哥布林領主呢。 」

「是呢。讓他獨享了美味的獵物。」

雖然不記得和她搭話過,她卻只憑氣息就讀取了我的思考么。。

總之,還是趕緊開溜吧。

在上空現在還有柯迪娜用的使魔在監視著。

因為在最后的最后我還是使出來了絲線,所以恐怕已經被看穿正體了。

如果不利用戰亂隱蔽身形的話,就有可能恢復原狀的瞬間被看到。

我向著河流移動的時候,就好象要追著我似地一個使魔緊跟著。

這下是完全被看穿了呢。

但是現在我身上的魔道具正是為了這種時候隱蔽身姿所準備的。變裝反而可以說只是附屬的功能。

在哥布林實體的死角之處使用,一瞬間可以把效果切換為隱形。

再結合隱秘的天賦,在這種狀態之下想要發現我,幾乎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這樣哥布林們被可喜可賀的殲滅,拉墨的危機被解除了。

第323話 不自重的那個白色的

◇◆◇◆◇

蜜雪兒被破戒神帶著,被弄到了學院的尖塔上邊。

因為是角度很陡峭的屋檐,想站穩身體很困難,再加上強風還在不斷吹過。

稍不注意就要失足滑下,這樣的恐懼無法抑制。

「那,那個,這沒問題嗎?」

「大丈夫大丈夫。反正你掉下去我也給你撿上來,摔死了我也會復活的。」

「這不是完全不大丈夫嗎!!」

「嘛嘛。比起這個你不是想找到妮可爾醬嗎?」

「是的,我是!」

腳下之處的恐怖也忘記了的蜜雪兒,抓著破戒神的后脖頸。

對她來說,好友的安危比起自己的安全更要讓她揪心。

「那個!?!?等哈、等哈、你等一下嘛!事情也是要有先后順序的呀」

「順序什么的……哪兒有那個功夫――」

「你聽好叻?現狀是大街上也有哥布林在侵入,想要好好搜索的話,第一前提就是確保安全……你就先這樣思考吧」

「先這樣?」

「別在意細節。所以呢我的呈上的建議是,你應該從這里來狙擊哥布林,著力于首先削弱敵方的戰力。」

「呈上……?」

「嗯、那個,削減了數量之后再慢慢找吧。那也和妮可爾醬的安全息息相關」

「這樣啊,是的呢」

「蜜雪兒醬真是坦率的孩子呢。要不要當我的孩子啊?」

「神大人看上去更小嘛」

「唔咕、」

完全看不到有啥成長的破戒神,和可以看到驚異的發育速度的蜜雪兒,可以看到的壓倒性的事實是蜜雪兒這邊才是年上。

但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對于破戒神所說的保護街市的安全,蜜雪兒確實可以看出其中的道理。

那樣的話,哪怕是一點點,也要盡早地發起攻擊。然而這樣高高的尖塔之上,想要火力覆蓋遭侵入的全域,距離也太遠了。

「在這的話,距離太遠狙擊不了啊?」

「那方面也沒問題。你看,像這樣把遠視【Hawk eye】的魔法發動,然后啟動瞄準輔助【Target sight】,將磁力炮身【Magnetic barrel】展開————」

「誒、?誒?」

把一個又一個魔法同時展開的破戒神,已經把蜜雪兒是否理解早扔到腦后不顧了。

但蜜雪兒的眼前,已經映出了本來遠得不可能看到的巨大哥布林的身姿。

就仿佛它僅僅在十米開外一樣,對這樣精密的投影蜜雪兒不自覺地身體都往后仰了

一個男子正在和巨大的哥布林作戰,然而戰況似乎不佳。

「聽好?由于有瞄準輔助的力量,距離、風力、重力和柯氏力什么的影響全部無視也沒關系。」

「誒,可,可是力?」

「這些單詞你糾結啥嘛。磁力炮身【Magnetic barrel】會把鋼鐵制箭矢加速,因此距離射程也都大丈夫。洛倫茲力萬歲!!」

「羅,羅倫?」

「別管那個了。總之全力暴擊眼前的垃圾就OK了。目標全由我來選擇,你只要盡全力多地射擊就好」

「但是,箭矢就只有十根啊?」

「有我使用物品傳送魔法來回收所以不用在意そ」

「這樣的嗎,好厲害!」

「是啊,我可是很厲害呢————嗚喔!?」

破戒神神奇地挺胸自夸的時候,腳差點打滑了。

但是蜜雪兒并沒有對她多加在意,啟動了手環的輔助魔法。

肉體盈滿無盡的力量,毫不猶豫地拉輕輕拉開白銀大弓【Third eye】。

朝向眼前投影出的巨大哥布林ーー哥布林領主進行狙擊瞄準。

因為在和不認識的男人顫抖,因此不能立刻放出射擊。。

但當男人在哥布林領主的攻擊下飛出時,千載難逢的射擊窗口來臨。

男人跳出去的樣子幾乎都像是要翻滾在地了所以稍微有點擔心,但現在收拾哥布林是必須優先考慮的。

只有這樣從結果上說才最能幫到男人。

「――呼!」

干脆地吸氣,然后停止,在吐息之前已經放出了一箭

如往常一般的反作用力。但是箭矢通過面前的空間之時,可以看出進一步地被加速了。

恐怕這就是破戒神的磁力炮身【Magnetic barrel】的效果了。

箭矢并沒有像往常一樣描畫出一道拋物線,而是無視了重力等等其他的全部因素。一條直線地射穿了哥布林領主的頭部。

螺旋飛來的鋼鐵箭矢,射穿了頭部還不停,仿佛要絞斷一切一般把脖子上的部分全部吹飛,粉碎掉了。

接下來的沖擊波中,男人也被向后方炸飛了。

但男人很快就站起,從而確認了他的平安無事。蜜雪兒安心的吐了口氣。

「確認命中,非常漂亮。那么接下來,右邊6米」

「右……啊,這里嗎?」

視線稍微向右偏時,在那邊有一個標著紅色標志的哥布林出現了。

「是的。那個哥布林統帥著四周的哥布林ーー也就是哥布林領袖。打倒了他,周圍會一口氣陷入混亂」

「明白」

然后毫不拖泥帶水地拉弓,射箭。

并不像先前的目標那樣巨大的哥布林,一瞬間就無法承受化為了肉片。

「下一個――」

遵從破戒神的指示移動視線,然后放射。

片刻不停歇地持續射擊,剛覺得箭桶里沒箭了的當口就會立刻由破戒神補充上來。

三分鐘之中射出超過百發,一發也未偏離目標將敵全殲。

三分鐘之后、開始劇烈脫力的蜜雪兒直接向前傾倒。

在她被破戒神接住的剎那就失去了意識。

◇◆◇◆◇

第324話 蜜雪兒、發怒

我為了逃離柯迪娜使魔的追蹤,再次跳進了流入街道的河流中。

在距離稍遠的戰場上,有討伐了哥布林領主的歡呼聲以及掃蕩殘敵的戰吼聲。

如果加上從側面突襲的援軍和守備軍的話,消滅剩下的敵人也是輕而易舉的吧。

我本來也和凱爾他們一起參加掃蕩殘敵的任務比較好,但是我現在是用幻術偽裝的樣子。

而且被柯迪娜目擊到了使用線的瞬間。

如果不好好隱藏,會出現暴露的可能性。

這里還是利用戰亂消除氣息,隱藏自己。

萬幸的是河水會流入街道。

把身體交給流水,沉入自己的身體,偶爾露出臉來保持呼吸,用了步行一半的時間就到達了城鎮。

在河里游泳直達街道這也是縮短時間最大的因素吧。雖然沒有水下呼吸的魔法,讓我有點擔心。但是任由身體被水沖走就行了,所以總算是到達了街道中。

因為在水里呆了很久,被血淋濕的衣服也洗得相當干凈。

雖然多少有些斑點,但和泥巴混在一起應該分辨不出來。

「ぷあっ!(從水里出來大口吐氣的聲音不知道怎么翻大家自己想象吧)」

一邊大口吐氣,一邊爬出河。同時解除掉幻覺。現在不能繼續用那個樣貌了,繼續用反而會招致麻煩。

從頭發和裙子上不斷滴落著水,衣服也濕漉漉的貼在身上。布料看上去很透,應該能看到各種各樣的東西,但是這里卻沒有會盯著看的幸運selang克勞德。

「正所謂是水靈靈的好男人————雖然是女的。嗯?」

終于了卻了一樁心事的我,在感到放心的同時,說話也隨意起來。這時候突然揚起了沙塵,有什么東西逼近了過來。

街上幾乎都鋪滿了石板,但是沿河并沒有。

仔細一看是比馬要巨大數倍的蜜汁物體,正在朝我的方向奔跑而來。

坐在上面的是平常看慣了蜜雪兒的身影,以及腫么也看不慣某白色的身影。

「喂~!」

向我打招呼的是白色的神。而蜜雪兒的臉以不可能狀態僵硬著。

那也難怪,她們乘坐的是一只小型黑色的龍。

那個樣子是在五年前村落旁邊看到的,那個魔龍法夫納(縮小版)輪廓基本一致。說不定那個龍也學會了變化的魔法。

「妮可爾醬!」

龍跑到我身邊突然停止,蜜雪兒醬從它身上跳下。

蜜雪兒因為使用了手環的身體強化,理所當然的陷入了嚴重的肌肉疼痛狀態。

沒能很好的著陸,摔在了地上,然后馬上站了起來。

五年前在我們剛剛得到那個時候,身體只能說還是幼女的體型。

在身體沒有承受住那個魔道具的反作用變成沒辦法動彈的狀態也無可奈何。

但是從那之后五年過去,我們的身體也長大了,變得越來越成熟。

特別是蜜雪兒醬的成長最為顯著,就算是被當成大人也不為過的體型了。

現在就算是用手鐲被重度的肌肉疼痛折磨,雖然身體的動作僵硬無比。但也不會和以前一樣陷入動彈不得的狀態。

「啊、蜜雪兒醬。怎么在這種地方。」

我將思考從激戰對應的男人,轉化成(對應日常)少女的那一邊。

盡可能的使用了給人留下稚氣的天真的語調。

「才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啊,你跑去那了!」

「誒~那個……..一不小心掉到河里去了。」

幸運的是,我現在處于濕透的狀態。因為掉到河里而晚到學院,這會成為一個很好的借口。

但是蜜雪兒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我,向我逼近,直接一巴掌打在我臉上。

「笨蛋!大家都在擔心著你啊!」

我明白這一巴掌。代表著她對我擔心感情的顯露,所以我覺得應該正面將其接下。

但是在那一瞬間,她的手冒出了淡淡的光芒。

我受到了那一下,直接就被打飛了。

「噗~!?(某白色忍笑的聲音)」

在后面某白色在那捧腹大笑。

剛才的光芒,恐怕是那家伙所做的強化賦予的效果吧。混蛋,我以后一定要把她(他)打飛!

蜜雪兒醬并沒有注意這樣一幅慘狀的我,當場就像用完了力氣一樣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我也是,菲妮婭也是,都非常非常擔心你呀!」

「那個……..真是對不起。」(想象一下這里妮可爾趴在地上樣子(≥ω≤)/翻譯君我現在超級興奮)

確實什么都不說的話,菲妮婭肯定是會為我擔心的。

但是既然柯迪娜都在努力了,我肯定不能什么都不做。

雖然我已經做好了被生氣的覺悟,但并沒有后悔去冒險。雖然覺得對不起她們,如果是同樣的情況,我會再做同樣的事情的。

盡管如此,我還是了解到她們有多擔心我。

那個老老實實且為朋友著想的蜜雪兒,氣到直接對我大打出手的程度。

「對不起,蜜雪兒醬。沒有告訴你們是我的不對。」

「知道的話…………就好了。這不渾身都濕透了嗎!」

「一不小心掉河里面去了。」

「那個你剛才已經說過了。」

我將一邊生氣一邊哭泣的蜜雪兒醬搭在肩膀上。

然后對抱著肚子在地面上打滾的某白色送去了銳利的視線。

「魂蛋,剛才的情景那里有嘲笑的要素呀!」

「哎呀~被漂亮的打飛了。大姐姐我有點忍不住了。」

「就算你給我自稱「大姐姐」————」

我盡全力諷刺她那完全沒有成長的外表。

但是,因為習慣被吐槽自己的身板了嗎,沒能發揮很大的效果,我被華麗的無視了。

這次的戰斗,也不能否定她的幫助。在這里過分追究也是不好的。

我沒辦法只好放棄,回到了去魔術學院的路上。

第325話 回到學院

白色的家伙的小型龍將我們送到了魔術學院的門前。

我們在門前降落,白色的神再次坐上了龍。突然出現的龍的身姿,使得站在旁邊的年輕冒險者都緊張了起來。

「怎么了,還要去哪里嗎?」

「恩。雖然也想慢慢做,但我也是很忙的。在這之后也有必須去做的事呢。」

「那樣的話讓龍把哥布林燒死,明明能更快做完吧。」

「神也有相應的規矩。直接干涉也不太好。所以我就借由她出手。」

那么說來殲滅了哥布林的說到底是蜜雪兒醬呢。

為了讓她射出箭而使用魔法和辨別敵人的遠視之類的,還提供了各種各樣的協助,但她并沒有直接干涉。

「就因為那樣,這回也不肯叫我的名字,就乘庫魯離開嗎。再見了。(saraba)」

「起碼還是知道名字的!這是哪里的話啊!(見外的意思)」

不等我的吐槽結束就離開的破戒神。

身影消失在了馬路對面,然后乘從建筑物后面飛起的巨龍離去了。

看到這一幕,各處的冒險者松了一口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回到魔術學院,我感到周圍的氣氛有點扎人。

有意無意的,特別是男性的視線都在往這里集中的樣子。

「怎么了呢?」

「大概……是妮可爾醬的樣子的原因吧?」

「誒?」

經蜜雪兒醬一指出,我也發現了我還是濕透了的樣子。

而且衣服經水一濕可以隱約看到里面。

借著蜜雪兒醬的肩膀衣服一拉開,從旁邊連因為壓著而變形的貧薄的胸部都看得一清二楚。

「嗚,哇啊!?」

「呀啊!」

由于我慌忙地用手遮擋住胸口。蜜雪兒醬就這樣倒在了地上。(從背后撲倒喵喵喵喵)

就這樣膝蓋立在地上,臉緊貼著地面的姿勢,也別有一番煽情的味道。(平地摔改小腿立起來==。)

但現在不是在意這點的時候。

「咪,蜜雪兒醬,斗篷借我!」

「呃,我現在分不出手。」

「是故意的吧!別欺負我啊!?」

「妮可爾醬還是好好反省一下比較好。」

「是我錯了!會好好反省的!」

「真的嗎?」

「真的,真的。」

「那我就借你。」

萬幸的是得到了蜜雪兒醬的原諒,借到了斗篷。

在披上斗篷時,周圍的男性紛紛發出了遺憾的嘆氣聲。

胸部是無論怎么都敵不過蜜雪兒醬,但整體的身體上的女人味還是我更甚一籌。

腰部顯細,手腳柔軟這些,顯得蜜雪兒醬還有些孩子氣。

與此相比,我有著與年齡不相稱的沉著,在麥克斯韋爾的教育中掌握了女性的舉止,那好像也開發了作為女性的色氣。

順帶一說,蕾緹娜充滿了蘿莉的魅力。不,這種事怎么都好。

稍微有點流淚的感覺了,周圍的男性一定是在盯著吧。

于是,男性們不知為何臉上出現了潮紅————

「承蒙款待!」

這樣的回應都出來了。已經不行了,這個城市,還是毀滅一次比較好。

在我絕望而又陰郁的目光中,能治愈我的事物中第二號的菲妮婭從那向著我來了。

「妮可爾大人!」

「啊,菲妮婭,抱歉讓你擔心了。不小心掉到了河里,有點兒費事了。」

「沒事就好。但如果您能優先聯絡就更好了。」

這么說著抱起了濕漉漉的我。

纖細,卻又溫柔而柔軟的包圍著我,讓我充分感到了她為戰斗中的我而不安的心情。

冷靜下來后,我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

「說起來蜜雪兒醬,為什么會在那樣的地方?」

「那樣的地方?啊,在尖塔上?」

「嗯,我被從那里降下的箭雨嚇了一跳呢。」

「那是神大人帶我去的。要找妮可爾的話,首先要讓街上平靜下來。」

「原來如此,確實是那樣子的話,沒法走到街上呢。但是最先想到的是哥布林……啊,那是向街外射擊的吧?」

「因為神大人說首先必須排除大部分。」

「……一切都掌握在她手上嗎?」

那白色的,是利用蜜雪兒醬的擔心,把她作為掃蕩哥布林的固定炮臺了。

確實,如果是被冒險者保護的學院內的尖塔的話,幾乎可以不用擔心反擊的向周圍射擊。

射程范圍和視野都是問題……但那個神,一定有著好幾個魔法吧。

在那之后又到哪里了呢,雖然很是在意,但神的行為對我來說是無法預測的。

一定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做著些沒有什么意義的事情吧。

「妮可爾大人,不趕快換掉濕了的衣服的話會感冒的。」

「啊,是啊。」

雖然試著親切地回答了,但實際上在實行的階段已經濕透了。

在從水里爬上來的時候,作為魔術師話用保溫warm的魔法吹走水氣,那樣就不會有實際的危害……果然是因為本職,與我不同就不會失敗。

不,說不定我也可以被授予術師的本職。

「啊,這樣啊。自己做就好了。」

「什么?」

「菲妮婭抱著蜜雪兒。我來把衣服弄干。」

「誒,啊,是的。」

雖然還沒能理解我到底要做什么,但還是出于崇敬聽從了作為主人的我的指示。

在那之后,我發動了保溫warm的魔法,加熱了整個衣服。

因為溫度太高的話就會變成像克勞德那次那樣,所以將溫度設定在四十度左右。

「保溫warm…哦?哦哦!」

「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做到的?」

發動的warm與失敗版不同,沒有不足,把衣服一瞬間加熱了。

關鍵是那個溫度非常舒適,被濕氣淋濕的感覺就像走著洗澡一樣,給人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