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301-310

web版 301-310

第301話 原本的身影

和菲妮婭結束輕松的約會后,我消除了氣息,偷偷潛入了麥克斯韋的家里。

多次的出入,已經讓我對這個房子的陷阱的配置熟悉了。

因為他還負責伽多魯斯的接送,所以為了慎重起見就將其消除了。因為我覺得有可能伽多魯斯會留在這個房子里。

在麥克斯韋的辦公室前確認氣息,確認里面只有一個人后,我然后打開門。

「我回來了,麥克斯韋!」

「喔,回來了嗎雷德?順利比什么都好」

「啊啊。柯迪娜心情也會好點。我覺得暫時沒有問題。」

「暫時嗎?」

「雖然一個月或兩個月不露臉不行也說不定。」

「那會……給阿斯托帶來負擔的。」

現在,我自己不能使用變化。

如果要想每月露一次臉的話,就會給制作那個魔道具的阿斯托施加負擔。

這個項目本身就要用五個小時左右完成,但是即使如此,每月提供昂貴的物品,也不得不費心。還有,那種痛苦一個月也不想嘗一次。

「他還說要等他有空的話說不定要過兩個月才行。」

「確實開發要這么長一段時間真不容易啊。哎呀呀,戀愛的少女心也很麻煩啊。」

「嗯,雖然也有我自作自受的一面。至少要對阿斯托提高報酬。我也已經被他當作玩具了,就從這一帶下手吧。」

剛談到關于阿斯托的報酬,突然心跳變得激烈,身體關節疼痛起來了。

「咕……」

「怎么了!?」

「好像到時間了……」

我為了不倒下去,就在那里跪著。因為害怕倒下而沉重的撞到頭的危險性。

被波浪般襲來的痛苦咬緊牙關忍受。從現在起,從一個月到二個月一次,不得不經歷這種痛苦。

在半天前也感受到了,身體變得像四分五裂一樣的劇痛奔跑著。

那并不是很能忍受的東西,我很爽快地失去了意識,視野變得暗了。

過了一會兒,又變成了被麥克斯韋用覺醒的魔法強行喚醒。

看來我就以披著一件大衣,以相當羞恥的打扮就那樣醒來了。

「清醒了嗎?」

「啊……」

扣好衣服后,我站到設置在辦公室里的衣鏡前。

是為了和客人會面,整理自己的儀表而設置的東西。因為是個子高的麥克斯韋在使用,鏡子相當的大。

看起來,我的身體是變化前的樣子沒有變。好像是變回來的時候并沒有很奇怪。

所謂奇怪,是因為術式在不太清楚原來體型的狀態使用的情況下,也有可能不會回到原來的樣子的情況,這從阿斯托那里聽到的。

當然,他不會有那樣的錯誤,但是還是有些不安。

「好像平安無事地回來了啊」

「把你自己的內衣也帶回來啊。還有至少能不要讓老朽我一個男人幫你送內衣吧。」

「不要無理取鬧啊。如果我帶著女孩的內衣回來的話,那才會被柯迪娜抓到監獄里的!」

「那老朽我不也一樣會被抓……」

回想起今天的事情。

和柯迪娜感動的再會。重生來第一次在我向她求愛時,要是正好從我身上掉下了小女孩用的內衣的話……那我可能會迎來下一次轉生。

不,瑪利亞可能不再使用轉生也說不定。

想象著最壞的狀況,我一邊顫抖著一邊整理自己的著裝。

對那個顫抖,麥克斯韋爾是有什么誤解的樣子。

「嗯?怎么了雷德。身體狀況不好嗎?」

「不,只是想象了下恐怖的事兒,不用擔心」

「是嗎?如果使用了不習慣的魔法,有可能對身體造成不適。一定要注意身體的狀況啊。如果感到不舒服我會向瑪利亞轉告的」

「好,就請拜托了……不過要是告訴瑪利亞不是很糟嗎?」

「沒什么,只要說是學習不習慣的儀式魔法導致身體不適就可以了」

這么說來,就是用那種的借口去外宿的。

不過要是第二天晚上還不能回去,說不定就要被懷疑了。

菲妮婭是知道麥克斯韋晚上就回來了的。

我也有可能因為回家的時間太晚而被懷疑。

「因為太晚回去會被懷疑做了奇怪的事,所以我就回去了哦」

「等一下。不可能讓明顯在發抖的人一個人回去吧。如果就讓你這么回去的話,我會被柯迪娜怒吼的。」

「不,還是……算了,拜托了。」

在這一個要天黑的時間里一個孩子要一個人回家,確實很危險。

以我的戰斗力,大部分的問題都可以解決,但也沒必要引起無謂的騷動。

如果有麥克斯韋跟著,問題的大半都可以防患未然。

我等著麥克斯韋披好外套,就快快地離開了房子。

幸好沒被卷入麻煩,回到了柯迪娜的家。

我一邊裝出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一邊慢慢地打開玄關的門。

仿佛在表演一個有活力地玩完回來的孩子。

「我回來了。柯迪娜、我回來了。」

「歡、歡迎回來,妮可爾大人。麥克斯韋大人也辛苦了。」

「嗯,那老朽我就此告辭了。」

「誒,等下,那個……想請您幫個忙……」

「菲妮婭,發生了什么事嗎?」

「是的,柯迪娜大人她————」

「誒……?」

柯迪娜好像出了什么事。今天是我們彼此的第一次,難道是身體被搞壞了嗎?

我有點擔心,走向了柯迪娜的房間。

看到這個情況,麥克斯韋也跟著走了。

「柯迪娜,我進來了喲?」

如果是平常的話就不太會跑到柯迪娜的房間。

今天是第二次來了。那時我沒能看到她有什么不適。如果發生了什么事的話,應該和我分開之后。

我擔心的還沒等她回復就開了門。

在那里的是,在床上蓋著薄被子,一邊嘿嘿嘿,一邊傻笑的柯迪娜。

「那個,從我回來的時候就是這樣了,已經連話都說不了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誒……」

也就是說。這家伙和我分開后一直就一直這個樣子了。

麥克斯韋看到她的樣子,直接驚的掉頭走了。

「喂、喂……」

「老朽我不管了。你們自己想辦法吧。」

「是見死不救嗎!?」

「你別強人所難了啊。」

麥克斯韋說完就跑了。雖然我把他叫回來,但是也不能把這個樣子的柯迪娜放著不管。

最后只能看著在床上飄飄然的柯迪娜,呆呆地站在那兒了。

第302話 廢柴軍師的丑態

在床上翻滾的柯迪娜把毯子拉到了肩以上,結果啪嗒啪嗒的腿就露出來了。看到她露出的腿,讓我不得不想到這毯子下不就是全裸的了嗎。

而且她的心里話也不斷地說了出來,那些羞恥的話毫不留情的鉆進了我的耳朵。

「啊,但是啊,那個時候我是不是做的太多了?要是我被他覺得太澀情……不對,那個木頭人要是不那么做絕對都察覺不到我的心意。」

「那個,柯迪娜?」

「啊,那個那個,上的一方、啊被上的一方————」

「那、那個,柯、迪娜……?」

「但是雷德的居然那么結實啊。雖然沒到萊爾那種程度,但對我來說,那個程度剛剛好。」

「…………」

我最終聽不下去了,于是把耳朵捂住了。

看到旁邊的菲妮婭也滿臉通紅的低下了頭。

恐怕柯迪娜把我推到菲妮婭這邊是有這種理由的吧。

她正因為忍受到了不變成這個丑態到了極限,不想被我看到,所以把我趕走到菲妮婭那兒。

戀戀不舍不愿分離般,即使如此也還想在一起的女人心的矛盾嗎?

「菲妮婭,柯迪娜已經不行了。就我們幾個去吃晚飯吧。」

「說、說的也是啊。給柯迪娜大人準備好冷了也沒問題的食物吧。」

我在人生中第一次拋下同伴逃跑了。就算是我也沒有粗神經到繼續站在這兒聽下去。

菲妮婭也認為再繼續讓我看著她這癡態對教育不好,于是同意先走了。

我總覺得有點不太舒服,在換了衣服后就去了食堂。

菲妮婭在做沙拉和燉菜的晚餐。

主食是準備把雞肉泡在酸奶中再烤的東西。一般烤的東西冷的話脂肪就會凝固,口感就會下降。

調味汁中使用的香料的香味充滿了食堂,很刺激食欲。

「這個,好像是我第一次見」

「是啊。因為味道很濃郁,所以沒怎么做過。」

「不管是直接烤還是腌制再烤我都覺得太濃郁了。」

我一邊把菲妮婭的料理放入口中,一邊若無其事地看著那個手的動作。

她的手像往常一樣節奏很好的動作……不,有著比平時更起勁的躍動感。

「菲妮婭」

「什么事啊,妮可爾大人?」

「今天,有發生好事嗎?」

「噗啊!?」

這是我想知道自己作為護花騎士的分數。

菲妮婭對于我的提問,把背挺地筆直,僵硬了。

「小心,手。」

「啊,真、真對不起。但是妮可爾大人也有錯吧?突然說出讓人震驚的話。」

「感覺你的手比平時更有躍動感呢。」

對柯迪娜的關照,變成那個樣子的話,可以認為是成功的吧。

但是,菲妮婭那邊又如何?錯過了這次的機會,下回再短也不得不把先她放置一個月。

因為護送異性的事情也是我第一次體驗,所以想直接從本人那里問出感想。

「是啊。今天發生了好事情。」

「什么事啊?」

「那是……可以讓我說的嗎?」

「是不能說的話嗎?」

這可能是個壞心眼的問題。

我的轉生問題,不僅僅是我個人,和六英雄都有關系。

傳達給我這個局外人的話,除了要考慮到麥克斯韋爾的判斷好的想法的部分,也要比柯迪娜還要有正氣。

能想到對我這種局外人解釋說需要請示過麥克斯韋的判斷,可見她相比柯迪娜要冷靜不少。

「是雷德、大人的事?」

「怎怎怎,怎、怎么說那個!?」

「什么怎么的,剛剛柯迪娜都濕噠噠的成那樣了。」

本來以為她很有正氣,但還是有點脫線。不過,慌慌張張的菲妮婭也很可愛。

將冷制的奶油燉菜轉移到冷卻的工作中,在這期間開始燒腌制的肉。

手的動作和剛才不同,稍微顯得有點緊張。這應該是因為對我的提問產生了警戒嗎?

稍微解除一下她的緊張感說不定要好點。

「不是挺好的嘛」

「誒?」

「和憧憬的人見面了吧。所以才會……」

自己和自己憧憬的人這種,說實話非常難為情。

但是現在的我是妮可爾,不是雷德。如果不在現在打聽可能會被懷疑。

「是的,是真的。他沒事比什么都好……不,也不能說是沒事,不過能再次見面真的很感激他。」

「……是嗎?」

居然有僅僅因為能再次與我相見而竟如此開心的人。

僅僅因為這樣就讓我感覺找到了轉生的意義。

在這一點上,一想到暴露真相的時候,背后就冒出一股寒氣。

取出自己的杯子,倒入在燉菜中使用后的剩余的牛奶,喝了下去。

如果就吃這么點小菜,菲妮婭也多看了我幾眼。倒不如說我的飯量太少了,又讓我多吃一點。

「話.說.回.來」

「嗯?」

「妮可爾大人沒有在意的意中人之類的嗎?」

「噗!?」

一開口就被問到一個奇怪的問題,我不由得噴出來。

我是男人哦?不要開玩笑。今天的一件事可以確認了。我還是女生比較好。

「現,現在這種方面……」

「是這樣嗎?克勞德君什么的」

「絕對不可能。順帶一提艾利歐特也不可能。」

「難,難道是麥克斯韋那樣的」

「菲妮婭,快正常點。」

不管怎么說,那個爺爺沒的考慮吧。

「果然是因為萊爾大人的條件太好了嗎?像那樣的騎士先生在身邊的話,理想也會變高呢。」

「嗯,那么就雷德大人。」

「那,那可不行啊!柯迪娜大人姑且不論,甚至連妮可爾都變成對手了的話,我不就根本沒有什么勝利的機會了嘛!。」

「嚯嚯,你還沒放棄嗎?」

「唔……至少在側室之類的、那樣的……」

這個國家并不是限定于一夫一婦制,所以和多人結婚并不是什么問題。

只是拉墨這種趨勢比較強。現在在北部三國聯合王國,一夫多妻制被認可。

原本就因為戰亂,突然遭到邪龍的襲擊之類的,男子銳減的事也成為了這個制度盛行的原因。

這時我突然想到。也就是說,如果我也在北部放個據點的話,可以同時迎娶柯迪娜和菲妮婭嗎?

第303話 自學

那天晚上,我躺在房間的床上。

仔細想想,最近有很多外宿,很少能這樣悠閑地躺在自己的房間里。

之前柯迪娜的丑態或者說癡態,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說來也不是不能明白的心情。

我也是多次體驗在和女性的關系在各種方面是初次的經驗。

像柯迪娜一樣沖昏頭腦一樣的,飄飄然的心情當然也是有的,但同時也有『那樣做真的好嗎』這種不安存在。

在離別之際,柯迪娜對我說了句「小新手」,到現在我都還很在意。

當然不管是掩飾難為情還是別的,果然不在意的男人是沒有的吧。

「在這種方面,那家伙也不明白男人心啊」

男人是想要自信的。如果與戀愛的對象如愿結為夫婦的話,那么想從對方那里得到滿足這種話是理所當然的。

當然,如果說我真的新手……還、還真是這樣……?

「雖然這么說,不過也不能找誰來練習什么的……不,如果是菲妮婭會配合嗎?」

一想到這個,就因為完全有這種可能而讓我搖著頭。

對我來說,她是個接近妹妹般的存在。而且對她出手,實在是會做不到的。

如果有像柯迪娜那樣事先積累出來的經驗的話先不說……不,已經有所累積了嗎?

「我和柯迪娜,好像只積累了戰斗的經驗呢?」

要是男女的對話,只能在腦海中浮現出毀滅性的結果。

突然接近她,和她發生了関戲,都事到如今了還搞什么歪名堂啊。

「糟了。我,難道是『搶跑』了嗎!?」

仔細想想的話,我被柯迪娜拒絕了求婚,那之后并沒有說過要交往。

從第三方的角度來看,完全是我單方知道她的好意,突然出現,故意拉近了關系。

雖然說是被麥克斯韋所慫恿,但我也可能是對她做了相當不好的事。

「不,我之前也算是求過婚,感情上應該沒有問題。是的,這是自然的趨勢,沒有不純潔的地方。」

就像說給自己聽般,自言自語嘟噥了幾句。

柯迪娜也沒有拒絕,看情況,結果上應該是很好的。

「也就是說,當前的目的是如何提高我的『技巧』」。

為了切換心情,我勇敢地說了出來。

沒有其他對象的話就無法練習。但是……

「等等?不管是練習還是什么,這不是還沒有合適的練習對象嗎?」

蜜雪兒醬不在討論之列,對蕾緹娜出手的話后果很可怕。瑪琪絲醬也一樣。

我周圍沒有能幫得上我的人。

「但是!現在的我就是女人!如果找不到人練習的話拿自己練習就可以了!」

就這樣我在那天晚上,一個人努力的「練習」了。

嗯,這可對別人說不出口啊……

第二天,我來到了冒險者公會。

學院的長期休假結束了一段時間了,這一天因為蜜雪兒醬的原因,所以沒法出來冒險了。

理由是……嘛,和以前的我一樣,是女孩子的那一天。

雖然去音樂室進行演奏進行自主練習也很好,不過比這個最近沒有練刀,水平變差也令人在意。

最近,因為手頭的武器增加了,刀的主武器變的形同虛設了。

我想在這里像克勞德那樣做訓練,為了不變得遲鈍,我想重新鍛煉。

從地下的樓梯往下走,就會發現眼前轟轟烈烈的歡呼聲。

但感覺到是和克勞德訓練時的沸騰不同的另一種東西。

但是今天,應該沒有什么特別的活動,到底什么事這樣懷有疑問。

「哎……?克勞德又做了什么嗎?」

我走下樓梯,穿過走廊進了訓練場。

散落在石板上形成假想地面的訓練場的中央,包含著公會職員,有著難以置信的程度的人數。

這樣一來上面的業務不會出故障嗎這樣,真是令人擔心。

「發生了什,什么事?」

對不由得發呆的我,正好公會的職員過來向我搭了話。

「啊,妮可爾大人!來的正好。今天是萊爾大人來這里了哦!」

「誒,爸爸嗎?」

「是的。聽說克勞德君在這里的訓練讓他很在意,所以就突然來視察了。」

「呼嗯……也不去柯迪娜的家,很少見啊。」

雖然似乎是萊爾想正式手克勞德為弟子的,那訓練也開始熱血起來了。

可能是克勞德本人比預想的更優秀吧。但是那是,對虛弱的無法認真接受訓練的我來說,那就有點嫉妒了。

「順便一提其他的冒險家也跟著在練習,正如所見的盛況空前」。

「看得出來」

「即使受傷了,因為瑪利亞大人會治愈,所以也很讓人放心。」

「因為是那個人而已……」

一看,訓練場的一角還有另一群人。

但是,這邊是女性要壓倒性的多。受傷的人有很多女性嗎?明明萊爾或多或少放放水就好了。

「但是,上面沒問題嗎?」

「是啊,因為讓公會長代理了業務!」

「不,應該由你去做吧。」

對于被部下強加工作的公會長,我只能閉上眼睛在心里向她祈福。

那就是萊爾和其他冒險者的對戰嗎?那真的是很有興趣啊。

「雖然我也想去那邊看看。但萊爾大人的雄姿也難以舍棄!」

「瑪利亞的那邊?」

「是的,好像今天帶著小寶寶來了……」

「菲娜!」

聽到這兒,我問都不問就跑了過去。

把菲娜帶到這樣的灰塵氣味的地方,真不像瑪利亞哦。弄臟了怎么辦?

我撥開冒險者,去向瑪利亞的所在地。那里有對我來說和柯迪娜一樣重要的我的妹妹。

第304話 在公會披露

「啊啦,妮可爾也來了啊。歡迎光臨」

向我這樣搭話的是一位保持著年輕的豐滿的美女。不言而喻她就是瑪利亞。

她坐在訓練場旁邊的長椅上,她將菲娜抱在懷中被女職員和冒險者團團圍住。

看著她的笑容便知,她還沒有恢復力量。看到她遲緩的恢復,就讓人知道生孩子這一行為是多么的削減體力了。

菲娜很沒見過這樣的情況,這么大量的人,使她不鎮靜地左顧右盼。

暴露在這么多的視線下還沒哭,看來我的妹妹也是一個膽子大的孩子。

圍繞著周圍的女性,看著這樣的菲娜有幾分苦悶,但是那種心情我也能充分理解。

但是沒有人直接伸手摸她。如果從四面八方被摸的話一定會哭的吧,看來是被瑪利亞制止了呢。

我撥開人群,在瑪利亞的旁邊坐下。無言地伸出手來,接過菲娜。

看到在我的手臂中老實地抱著的菲娜,感受到了無法形容的安心感。

菲娜也是,天天都看著我應該是信賴我了吧,能老實的被抱著。

抬頭又看了我一眼之后,然后————突然開始吸我的胸。

「呼啊!!?」

因為本來是為了訓練而來的,所以我的服裝是一件很薄便于運動的襯衫。

吸水性高,而且還很薄。

而且,妨礙運動的內衣這個時候也沒有穿。

「啊、不要、等下、痛啊!?媽媽,不要看了快救我啊!」

菲娜的吸吮比想象的更強,而且很準確。精確的吃著胸部的頂點,毫不留情地吸了起來。嬰兒的吸力意外的強,對現在的我來說太刺激了。

雖然強行拉開就可以了的,但擔心這樣一來會不會傷到她的嘴巴,于是沒有這么做。

我就這樣什么也做不到,被菲娜蹂躪著。

我看到這樣的瑪利亞用手遮住嘴角忍俊不禁。

「真是噠,快點啊!」

「是是,雖然繼續看著苦悶的妮可爾也很開心,但是讓菲娜老老實實吃飯還是更重要呢。」

「那就快點啊!」

瑪利亞同意了我的請求,那個時候菲娜的嘴終于離開了我的胸。

看她沒有受傷,我就放心了。

「哇啊–啊啊–」

菲娜戀戀不舍一般地向我伸出手臂。我雖然也想要回應她伸出手臂抱住她,但在眾目睽睽之下還是希望她能放過我。

「妮,妮可爾的哺乳游戲……可以有」

「明明是同性,卻有點興奮。」

「妮可爾,我也!我也想吸!」

「冷靜下來,正經一點,接待小姐」

這公會里怎么這么多不正經的人啊。

正當我愁著的時候,傳來了爽朗的笑聲。

聽慣了的那個聲音的我都不用把視線轉過去,他就是萊爾。

「哈哈哈。菲娜,妮可爾還沒有到能吸的大小吧?」

「說什么呢!」

他還是老樣子,一點都不給人留點面子。這玩笑能不能開也是要看人的。

當然,被他嘲諷的我,接受了他的宣戰。

「現在妮可爾還很小吧?菲娜很難吸吧,一定沒錯。」

「沒有那樣的事。最近有在變大了!」

「誒——,能給我看嗎?」

「看就看!」

「喂,不要隨便給別人看啊。妮可爾已經是大人了,請謹慎行動。」

我的后腦勺被瑪利亞敲了。

以前很少有這樣的接觸或懲罰,最近也變得多了起來。

這也是擔心在我身體的虛弱吧。

不在擔心我的身體虛弱,也是我成長的證明了吧,這真的還是很讓我開心的。

「唔……但是,我已經變成大人了。」

初潮都已經來過了。這個也向瑪利亞傳達了,聽到這個的訓練場里每個人都僵硬了。

擴散全場的緊張感,瞬間傳播向現場的每個人。

「居然……變大,大人……」

「那么,把像天使一樣的妮可爾醬變大人。是誰『活膩了』啊?」

「誰……是誰啊?」

「不用想了吧。就在那個孩子旁邊的男孩,克勞————」

「不,不對是,是那個叫艾利歐特的男人!?」

「他已經回北部了啊。而且已經有叫多諾萬的孩子,畢業后好像進入了故鄉的高等學院。」

多諾萬在魔術學院的初等部畢業后,去了作為斯特拉領的貴族專用的高等學院。

這是由于繼承了爵位的本人考慮到長期離開領地并不好。

因一件事而改變心、性格成熟的他回到了故鄉,麥克斯韋從心底里感到遺憾。

那是因為那個傲慢而變得保守的多諾萬,名副其實都成為了優等生。

「那么,是他沒錯吧?」

「是的,沒錯。」

「如果那家伙來了,這回一定要弄死他。」

「等下,那個家伙不能讓給你們。這是我的職責。」

聽見了地面產生轟隆隆的震動的威壓,萊爾宣言道。

不,確實積累了和異性相處的經驗,但不是男人哦。

誰來阻止下啊。主要是瑪利亞能來嗎。

我如此想著回頭,瑪利亞不知不覺的為了喂奶而從訓練場消失了。

然后,那個倒霉蛋男孩不湊巧出現了。

「你好!聽說今天萊爾師傅來了。」

這都不跑,他可真是個美妙的男孩。

這種專挑糟糕的時機來的這點,和前世的我到有幾分相似。

「哎,怎么了嗎?」

「那么,克勞德啊……我有一件事想問你。提問的時候,要用是或yes回答。拒絕也可以哦。」

萊爾,這是全都是肯定的話。也就是說他連拒絕的道路都沒有給克勞德留下。

我沒有在這迸出的殺意之中插嘴的勇氣。

我在追隨瑪利亞離開訓練場后,背后傳來克勞德怎樣的慘叫就不必多說了吧。

第305話 懷念的相逢

不久,新學期開始了,我們終于晉級成為魔術學院初等課程的最高年級了。

教室雖然是新的,但是班級里的同學們從第一年開始就沒有改變。

這是根據教育政策,比起與新學生建立新的關系,更重要的是更加注重與自己親近的伙伴關系。

在無可替代的教室里,我和雷蒂娜聊起天來。

在上課開始前的短時間里,我像她描述了我天使一樣的妹妹。

「是啊,菲娜就像這樣抓住了我的手,非常的小巧,可愛。」

「我是獨生子,很羨慕啊。」

「要是菲娜再大一點,她也會來這邊上學的。要是也能和蕾緹娜見見面就好了。」

「請務必一定要這樣做,我們可是擁有同款護身符的伙伴。」

「是啊,同款呢。」

由大牙狼的牙作的護身符在我的脖子上掛著。

雷蒂娜和蜜雪兒也是一樣。順便也有克勞德的。

而看到這一情況的學生和冒險者們,在向克勞德的身上再次燃起了嫉妒的火焰。

啊,因為擁有和蜜雪兒那樣親切的美少女同款護身符,這也是沒辦法的。她的胸也進一步變得更加兇暴。即使和普通的成年女性相比,也耗不遜色。

我的另一個朋友也來到了這里。他是商會的獨生女,瑪琪絲。

「早上好,妮可爾,你的項鏈和雷蒂娜的是同款的呢。」

「早安,瑪琪絲,是在放假的時候做的。」

「哇,好厲害啊!這是牙嗎?」

「嗯。這是大牙狼的牙。」

「大牙狼!?你們把它打倒了?」

「嗯。」

魔術學院的學生們,作為上課的一環,多少會進行實戰。正因為如此,她才知道要讓我們去打倒大牙狼的事,有多難。聽了這句話的其他學生,也感到十分震驚,驚訝的聲音不斷傳播。

「那個怪物,從正面打倒它確實很難。」

「因為最近克勞德有顯著的成長,我的能力也有了進步。這次菲妮婭也跟我們一起,而且是由麥克斯韋在帶領著我們。」

「如果是跟麥克斯韋一起,那就讓人放心了。」

「我也在的哦,大牙狼什么的都是一擊搞定喲。」

「雷蒂娜現在還是拖后腿的呢。」

那個戰斗,最終還是由蜜雪兒畫下了句號。

蜜雪兒的力量已經和士兵匹敵了。特別是關鍵時刻的集中力非常驚人。

蕾緹娜和克勞德雖然也有實力,但她的力量卻遠遠高于這兩個人。

果然有祝福的人的成長率和常人是大不相同的。

「我也想要那個……」

「對不起,這是我和妹妹的特別禮物。」

「有點遺憾。不過,恭喜妳妹妹在假期順利出生。」

「嗯,謝謝你!」

于是我花費了大量的時間來解釋給蕾緹娜和瑪琪絲醬,菲娜到底有多么的可愛。

我憋紅了臉想要解釋我的妹妹到底多么可愛,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她們都一副微笑的表情看著我。明明可愛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妹妹啊。

放學后,我和蜜雪兒醬會合,去往冒險者公會。

克勞德按照慣例首先會與前一屆的前輩進行訓練。

進入了公會,我立刻去柜臺,接受例行的藥草采集委托。

因為克勞德還是在地下的訓練場,所以過會再去和他會合。

「歡迎光臨,妮可爾醬,你今天也要采集草藥嗎?」

「嗯,今天也有委托嗎?」

在精靈的村落里發生流行病的時候,藥草會被大量的采購,有時甚至會被限制采購量。

我們對收購額沒有太大的講究,但也必須確認其有無。

「嗯,沒問題,今天也有委托。」

這么說著,接待小姐給我看了看委托,今天是要采集一種特殊的蘑菇。

「這是……米可絲絲蘑菇?」

「是啊。因為相當的罕見,所以赫爾頓商會收購這個。」

「它會被做成藥么?」

「這是一種調味料。有一些刺激的辣味,所以可以做成粉末,用來做菜。」

「誒……」

菲妮婭也有很多種調味料,但這種的并沒有見過。

也許是高級食材的一種吧。

「我知道了。那么,我一看到這個就優先采集。」

「明白了,委托期限到5天為止,如果之前就拿過來的話,我們會以高價購買。」

「那我馬上就出發。」

我向前臺小姐揮手告別。雖然笑容滿面地回頭,但總覺得她的表情和前幾天的柯迪娜有些相似。

像往常一樣到地下室去……這里傳出來有比平時更激烈的訓練聲音。看來今天好像特別熱血。在進入森林之前,如果疲憊不堪,那就很麻煩了。

「克勞德,今天也很努力呢。」

「明明知道要去森林,可不能那么激烈。」

「克勞德也是為了不讓妮可爾甩下他而在努力呢。」

在進行重要的實戰訓練之前,如果過于疲勞,也會變得很麻煩。

特別是對迫切需要收入的克勞德來說,因為勞累而導致收入變少也會讓他頭疼的吧。

「操————,你說什么同款————?」

「給我站♂起來,克勞德,我要狠狠地打♂擊你這種創造后宮的壞毛病。」

「別別別,他要是被打♂擊倒地了我可是會為難的。」

「蛤!妮可爾大人! ?」

在地下場作為克勞德對手的是之前那個第5階能人凱爾。

那個很久以前見過兩個人。

「她們,難道是……」

「哦,我記得……你不是妮可爾嗎?」

「好久不見了,哈烏梅婭小姐。還有格魯。」

在那里的那位是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精靈女性,也是我假名字的本源,哈烏梅婭。

第306話 打斷對話的訪客

眼前站著的金發碧眼的美麗精靈————哈烏梅婭。

后面還跟著苦瓜臉的克魯。在以前的記憶中,他總是這樣的表情,并不是不高興吧。

這么說來,我覺得我生前也差不多是他這表情。原來如此,人生總是諸事不順。

「你好,大概四年左右沒見過面了吧」

「差不多吧」

和她們相遇的是進入魔術學院后不久之后的時候。

和她們的關系不過是在和科爾蒂娜一起去溫泉旅行的途中受到她們照顧的程度。但是她卻從平靜的氣氛中給人留下了強烈的印象。

因為這個原因,我將她的名字當作假名使用了。

「兩位是在訓練嗎?」

「不用這么客氣也沒關系,妮可爾和我一樣是冒險者吧?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的立場是對等的」

「雖然是這樣啦。。。。但是還是要加上前輩和后輩談話之間的敬語」

據說她已經五百歲左右了,這是和麥克斯韋爾差不多歲數的老人了

雖說年長并不代表一切都是對的,但還是希望在一定程度上保持敬意

「我之前就在想,你啊。。。。完全不像是個孩子,不過是往好的那方面哦」

「非常感謝。」

雖然內在完全是一個成年男性。不,我覺得別人應該看不太出來

即使如此,來往精靈族的村落和拉莫的以護衛任務為主的她們,但能到訓練場來倒是挺稀奇的。

「但是,來訓練場還真是少見呢?」

「是啊,之前有生了點病。雖然已經好了,但是拜此所賜感覺身體變遲鈍了。」

「啊,有可能呢。」

「妮可爾也經常生病嗎?以前遇見的時候也相當虛弱」

和她相遇的時候,我因體力不足而痛苦。聽她的話像是給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是我可是今非昔比。

「不好意思。我因為鍛煉了身體,就算跑到村子去也不會累。」

「哎呀,是這樣啊,真是了不起。」

「她是騙你的,她偶爾還是會累趴。」

「你居然背叛我,蜜雪兒醬」

在我背后背叛我的蜜雪兒醬,我舉起拳頭表示抗議。

她發出「呀-呀-」的驚叫,躲到了蕾蒂娜的后面。

哈烏梅亞看到這樣的我們,掩口而笑。

「嗯,不過體力有所增強是真的。因為生病了才導致我的體力不足。」

「是因為生病了嗎?」

「是的,說是一種叫魔力蓄過癥的病,是一種積存了太多魔力的病。」

「啊,那個啊,在精靈之中也有很多孩子得過。」

「是這樣的啊,是怎么樣治好的?」

我那時候是只能遠行去收集女王花的蜜。但是我從來沒聽說精靈也費事兒去尋找過。

也許,有著校醫特里西婭女士也不知道的方法吧。

「小時候癥狀輕微的話,放著不管就好。因為我們是精靈」

「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