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281-290

web版 281-290

第281話 完全壓制

依照那男子口中聽到的內容,有個以半魔人為主軸的反體制派系。

他們向現存的所有國家提出抗議,用『這世界受到差別對待的半魔人們的待遇改善』這個名義,反對打壓其他種族的一個流派。

然而這種理念只有極少數人同意,為了彌補數量上的不足,他們透過異界之神……也就是魔神來補充戰力。

這是個非常棘手的事情,那個計畫如果成功--不、只要每次都需要透過犧牲來召喚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而且還似乎向各地派遣奴隸商,將大陸各地的祭品收集過來。

至于大本營的位置這名男子并不清楚,不過至少已經知道有這個組織存在。

說實話,這種大事件已經超出我能處理的范圍了。

「總之,之后就交給麥克斯韋了。」

「是啊,畢竟這么大的事件,一定要以國家為單位行動才行……雷德啊、汝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嗯?」

「這里是北部三國聯合的領土,所以老夫的權力不太有效。」

「喔……這么說也對。」

基本上光是麥克斯韋來到這里,就已經接近秘密行動了。

來到這里,以麥克斯韋的身份抓到了一個在他國領土內進行魔神召喚的現行犯。光是這樣就足夠發生大騷動,而且還會讓艾利歐特掉面子。

這對于前一陣子才被暗殺騷動導致本國不穩的艾利歐特來說,不是什么好事。

但也不能就這樣把這男子丟在一邊。

在我和麥可斯韋抱頭煩惱時,發出了在詢問一個聲音。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

沒有聽過的男人聲音。這是在外面負責看守的那家伙吧。

應該是覺得里面的情況有點異常,所以跑來查看吧。

畢竟這邊在進行魔神召喚,會發生什么騷動根本不知道。所以就算反應有點慢也不會奇怪。

說不定是因為召喚的男子身邊有魔神作為護衛,所以任何時候都有可能引發戰斗。

看到現場的男子驚訝的連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在那邊有著昏迷中的召喚男子,目前下半身裸露,而且跨下還不斷流血。還有與魔神差不多身形,而且『穿著斗篷』的麥克斯韋。

到現在還沒有恢復意識的小孩子們,以及站在昏迷男子身邊的我,而且剛才戰斗導致現在有些臉紅。

還非常不湊巧的因為剛剛激烈的戰斗,讓我下面的處理發生了點問題,現在正有血液沿著大腿流下。

因為我總是穿著短裙,所以外面馬上就能看到。

「難道說……竟然對祭品出手,那個笨蛋!」

「才不是!」

對于有錯誤認知的男人,我反射性甩出絲線攻擊他。

看來他完全沒有想到會被身為小孩的我攻擊,直接被絲線的斬擊打中。

他身上多出了一道袈裟斬,從口中吐出鮮血到在地上。

銳利的秘銀線只用了一擊,就讓那名男子無力化了。

「啊、糟糕。沒想太多就打下去了,還活著嗎?」

「重傷呢,不會還有氣息。」

麥克斯韋見狀馬上開始使用回復魔法,雖然受到一次的回復魔法并不能治好,但至少不會有生命危險。

「好險好險,能說話的嘴巴還是多一張比較好。」

「汝的吐槽似乎有點太危險。」

「烏路塞。這是他對多愁善感的美少女做出性騷擾發言的錯。」

「不要只會在有利的時候自稱美少女。」

「那先丟一邊。他們要怎么辦?」

由于麥克斯韋沒辦法用自己的身份將男子們交給衛兵,所以必須要有人代替他出面。

還知道這件事的候補有我,以及馬特烏斯他們三人。

但是馬特烏斯他們并不知道這里發生的事,如果需要詳細報告的話,說不定會露出馬腳。

這樣就只有我去了……

「以小孩的樣子會有說服力嗎?」

「要證明是汝打倒也是問題呢。看來用幻覺戒指變裝會比較好。」

「只剩這招了嗎?」

我給被審問的男子施加輕治愈(Cure light)來給止血。

雖然多半都燒得皮開肉綻,但出血還是止住了。

不過只有我一個要搬兩個男人有點困難。

「這些人要怎么搬?由老爺子搬到附近的看守所嗎?」

「說的也是。那么開始上魔術課吧。」

「喂喂,現在不是做這的時候……」

「不用那么急。搬運也很有用的魔法喲。」

麥克斯韋所說的魔法,就是浮游(Levitate)魔法。

使用這魔法能夠讓使用對象飄離地面數厘米。

而且還有維持高度的效果,就算遇到坑洞也不會下沉,也可以用來消除腳步聲。

比較麻煩的地方就是踩在空中,這會讓機動力大幅下降。

如果把這魔法用在這兩個人身上,就算只有我也是能夠拉動。

他們和地面之間不會有摩擦力,只剩下移動質量的問題。這樣就能省很多力氣。

當然、假如抵抗魔法的話,就會無效化。不過他們現在都失去意識,所以不用擔心。

在麥克斯韋的指導下,將術式構成、小心發動。

不過就算這些男子受傷,我心也不會痛。所以在經過無數次的失敗后,總算成功了。

我用絲線拉動他們,確認移動的情況。

「恩,比預計中還要好拖動。」

「那么換移動這邊的吧。」

麥克斯韋用【土壁】制成板子,把小孩放在上面。之后再【土壁】的板子上面加上【浮游】。

孩子們隨著板子一起飄起,由麥克斯韋推著穿過事先開好的【轉移門】,來到城鎮附近。

同時維持兩個魔法,而且還使用最高位的魔法。還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真是太厲害了。

「先過去吧。老夫過去后會把門關掉。」

「好的,那我先走了。」

我接著使用幻覺戒指變裝成--名為哈烏梅婭的女性,進入轉移門中。

第282話 邊境的城鎮

麥克斯韋的傳送門目的地是附近的一個小城鎮。

這里是我們打倒邪龍時,也來過的一個城鎮。

位于塞昂連峰附近,奇跡般躲過邪龍災害的城鎮,一時還被稱為【奇跡的城鎮】

那里也作為我們緊急時的逃亡地點,每個角落都非常熟悉

所以,麥克斯韋就選擇將傳送門的出口設置在這里

當然,六英雄的事跡和相貌在這個鎮里都是人盡皆知的。

如果麥克斯韋到訪的事被知道了,肯定會弄得沸沸揚揚。

基于上述原因,麥克斯韋的傳送點設置在人跡罕見的小巷里。

「嗯姆~周圍都沒人,起碼可以安心了。」

「但是如果帶著孩子們的話,怎么都會被衛兵發現的」

「放心吧,會變裝幻術不止汝一人」

話音剛落就展開魔法陣發揮其效果。

――変裝

變裝后的麥克斯韋,變成一個陌生男人……倒不是,是一個很眼熟的男人。

那是我們學校里的一名男性體育老師的臉,就是…那種…看起來就很悶熱的熱血男。

「嗚呃」

「真是沒禮貌的反應吶!」

「不是啊,雖然身高差不多,也不帶這樣的吧?」

明明是縱向橫向也十分巨大的體育教師,但套到麥克斯韋的身上,只有身體急劇消瘦的感覺。

只有大大的方形臉一點都沒縮小,違和感十足。

令我感到惡心的是這股違和感,絕不是因為那教師是男性。

說到底,雖然那名男性教師總是布置過多的基礎鍛煉而在女生中沒有人氣,但我并不討厭。

作為女生而討厭滿身肌肉的我和熱衷自我鍛煉的我,產生了微妙的心理偏差。

我那認真進行體力鍛煉優等生般的態度,熱血教師對那樣的我產生了親切感,總是感覺怪怪的。

「不,其實我并不討厭那家伙哦」

「難道汝……不但身體成為了女性,連精神都被侵蝕了?」

「不是這個意思啊!」

畢竟我也不是什么哲學家啊。

我也知道這是麥克斯韋在開玩笑,但總會產生過激反應。

「真是的……好啦,趕緊把事干完。」

「嗯姆~也對,不早點回去的話也擔心在那邊留下的孩子們吶」

我帶著他們往大街走去。

拉著男人們的美少女,還有用浮游板帶著五個小孩,就算在晚上也很矚目。

如果先被衛兵發現的話,二話不說就會被當成可疑人物被逮捕吧。

在這個的還沒算是深夜的時間帶,仍不時有不少從酒館里走出來的人。

看到這樣的我們都會嚇一跳般紛紛躲開來。

畢竟是帶著下半身被剝光的男人、身上留著袈裟斬痕跡的男人和失去意識的五個瘦小孩子,發生了什么也是能想象的到吧,不過帶著這些人的是楚楚可憐的美少女和看上去就很熱的熱血男,就顯得特別怪。

幸運的是很輕易就來到衛兵的值班室,我拍了下臉頰鼓足了勁。

「好……淑女開關、ON」

「別說出來啊,真是糟蹋了吶」

「不說出來的話,就不能好好地切換啊」

做出覺悟后往值班室走去。

將男人捆綁并浮起的我們,怎么看也很可疑。當然,在踏進室內前停了下來。

「站住、你們是干什么的!」

「在深夜時分前來打攪真是非常抱歉,因為捉到了可疑的男人,所以帶來此處」

「可疑的男人?」

「他們在塞昂連峰進行魔神召喚的儀式,這些是被我們救下來作為祭品的小孩」

「什么!?稍、稍等一下,現在去聯系上司,你們先在這等著」

事關魔神召喚,而且是在塞昂連峰,區區衛兵是處理不來的。

我們被帶進值班室內,在那里等了一段時間。

雖然孩子們身上的活人偶毒已經解除,安全起見帶去讓所屬的治愈術師再診斷一下。

解毒的是麥克斯韋,所以并不用擔心,但還是有被做了其他手腳的可能性存在。

特別是關乎召喚魔神-庫謝魯康,發生什么事也不足為奇。

只要姿態端正地在椅子上等著的話,茶和點心就會端上來。

這都是多得我現在的外表呢,如果是個孩子的話是不會有這種優待了。

也有想接近我的衛士,但被觸碰到的話幻覺就會解除,在接近我之前麥克斯韋就攔下來了。

跟利用自己身體進行變裝的麥克斯韋不同,我的身體只是幻覺。

就這樣等了大概一個小時左右。

鎮里的衛兵長終于來了。

第283話 淑女開關的效果

「抱歉久等了,畢竟這么晚已經就寢了」

走進受到禮待的值班室的是有著不輸給麥克斯韋的身高,缺長著一身肉的男人。

胸口別著勛章,腰間的是有著過多裝飾的劍。沒帶任何實用性的裝備,看來這就是衛兵長。

不過看來是個能用對話解決問題的好人。

「請別這樣說,并沒有等很久,大家也對我很親切」

先由我開口,如果由麥克斯韋對話,從聲音就暴露正體的可能性非常高。在討伐邪龍時,曾多次與這個城鎮的衛兵交談過。

衛兵長在我對面坐下,拿出錄取口供用的文件,對我詳細的問話。

「就是說,在收集大牙狼的牙時登上塞昂連峰,發現了可疑的集團?」

「是的,當時以為是狩獵同樣獵物的人,但看見在晚上帶著那么多孩子也仍然不下山,就十分在意」

「所以就跟在后面,然后就在魔神召喚的現場相遇了」

「是的,而且看上去孩子們被藥物操縱了,幸好被這位高明的魔術師――『阿斯托』,給救了下來」

「阿斯托?」

再怎么說也不能介紹說是麥克斯韋,我只好把阿斯托的名字借來一用。

雖然麥克斯韋發出了不服的聲音,我用手肘頂了一下就默不作聲了。

也許會被認為是對老年人無禮的行為,但對著老頭來說并不是什么問題。雖說是不擅長近戰,不過還挺能抗的。

「咕噗!?」

「嗯,怎么了?」

「沒,沒事,喝茶嗆到了而已」

「喔,剛泡好還很熱,小心燙著了」

一邊向著我們問話,手也在不停地在文件上書寫著。

明明沒有看著文件,卻能在正確的位置填寫上內容,從某種意義來說很厲害。

他可能是因為文書的能力而被選為隊長也說不定,雖然平凡卻又能作出實績。

「關于孩子們被下藥的事,知道是哪種藥了嗎?」

「大概是『活人偶』,對我們的問話沒有一點反應,目光和態度也跟人偶一樣」

「『活人偶』……那可是違禁品啊」

「是啊,所以不能對此置之不理」

有點困惑地單手貼著臉,稍稍側了頭(惡意賣萌)

看到了那個舉動,年輕的衛士發出了嘆息。

庫庫庫,很色氣吧。只要祭出我的淑女模式,你們這群小毛孩就被一招KO啦。

……自己說出來真是悲哀。

「阿斯托已經用魔法解毒了,應該沒什么大礙了」

「是啊。為了定罪、本應留著一名中毒的孩子作為證據……不過讓孩子受中毒的苦也挺可憐的」

「您能理解就再好不過了」

『活人偶』是種非致命性的藥。

要將這些男人定罪的話,起碼要有一個中毒狀態下的人作為證據是最好的。

「這件事就從那些男人的口中問出來吧,看來是受到嚴刑拷問的樣子」

那些男人是光著下半身被帶到這里來的。

也就是說,那是由我的保溫魔法(失敗版)將局部燒傷后所造成的景象

看到這樣,究竟發生什么事也不難想象。

「嘛~那個是,誒~說是年輕犯下的錯……不如是說對年輕女性出言性騷擾的蠢人的末路」

「這么說,那是您下的手?」

「嗯……那、那個……是的」

真是自掘墳墓啊,裝出一副害羞的樣子。

當然,這是演技。事到如今作為男人的我就算燒了OO燒了XX也不會覺得有什么好在意的。

但是對年輕的少女來說,這可是讓人十分害羞的場面,就試著裝一下。

果然不出所料,旁邊的年輕衛士捂著鼻子轉過頭去。

看著那樣子就讓人覺得「你沒事吧?」般的滿臉通紅,捂著鼻子的指間還有點血流了出來。

縮起肩膀扭扭捏捏的少女害羞動作,對年輕人來說有點刺激過頭了

「喂,你去冷靜個三十分鐘」

「誒、那是……那個、十、十分抱歉!」

一臉不舍的樣子,但年輕的衛兵行了一禮后從房間里跑出去了。

看來說腦充血的樣子,我真是個罪孽深重的女人啊。

「對不起啊,年輕人對美麗的女性還不是很習慣的樣子」

「怎么會、美麗什么的……我很榮幸」

「畢竟這里是邊境,鎮里的人都互相認識。對年輕人來說像您這樣美貌是過于刺激的吧」

「這個城鎮的人口很少嗎?」

「嗯,就算邪竜科爾奇斯的危機過后,這里是離邪龍出現的場所最為接近也是事實,想必也沒有多少人想靠近這里」

「去參觀的人多起來就好了呀」

「參觀……這倒沒想過。emmmm,在護衛的陪同下參觀邪龍巢穴,開展這樣的活動也挺有趣啊」

「那還真是可靠啊」

沒想到會有到邪龍巢穴參觀的想法啊。

我也是隨口說說,沒想到這鎮里的人神經還挺大條的。

「啊、說起來還沒請教您的芳名」

「啊、我叫哈烏梅婭,聯系方式是――」

隨便說個旅館的名字,給錄入到文件里。

當然,我并沒有在旅館住宿,所以想聯系到我是很難的。

會被多次傳喚也是個問題,況且重要的是那些男人們而不是我。

而我的名字在這個國家的中樞傳開來的話,可能會招來更麻煩的人物,還是早走為妙。

「我了解情況了,由這邊詳細調查后,詳情將在日后通知各位,如果能在這個鎮里暫時留下來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非常抱歉,因為有點急事,恐怕不方便……能留下熟人的公會號碼作為聯系方式嗎?那是我監護人的號碼,我沒有固定的據點,但確實會跟他聯絡的」

「是這樣啊,說起來你們是接了收集大牙狼的牙任務而來的呢。我明白了,詳情會通過那個號碼的主人聯系您的,那還會再度拜訪這里嗎?」

「如果可以的話,會盡早趕來這里的」

「如果能這樣的話就太感激了」

這個公會號碼是麥克斯韋的,這樣就不會追到妮可爾的頭上來。

不止如此,我報出這個號碼是有目的的。

就這樣我們把調查丟給了衛士后回到了山上。

第284話 顯眼的外表

總之這件事,我們把企圖召喚魔神的人交給官府后而告一段落。

這次的騷動完全是誤打誤撞,況且也不能離開蜜雪兒醬她們太久。

現在她們是在危險的地方露營,而作為護衛的卻是之前想取柯迪娜性命的那些人。

雖說由于麥克斯韋的強制咒文,背叛的可能性極小,但凡事都有例外。

事到如今他們也不會想與麥克斯韋為敵吧,不過可能的話還是想盡早回去。

可能是感受到我的焦躁,麥克斯韋捋著長長的胡須看了過來。

現在我的外表無論怎么看都是相當突出的妙齡女性。

「汝信不過馬特烏斯他們嗎?」

「是啊,至少是曾經敵對過的家伙。雖然至今看上去無意與我們為敵……」

「從老朽那工作的表現來看,已經是沒有叛意吶」

「畢竟蜜雪兒醬和菲妮婭都在那里,怎么都會擔心啊……隨帶一提克勞德也在」

「嚯嚯、那可真是……」

麥克斯韋在微妙的地方稍稍停頓了一下,貌似還有些話沒說出口。

我對他那態度有點不爽。

「怎么啦?有話直說」

「沒什么啦,就是覺得以往那種雷德式『別過來,別碰我』的態度,稍微變得圓滑了哦」

「就算是你們我也會擔心的哦」

「汝那表達感情的方式太難懂了吶」

麥克斯韋雖然說得有點過分,但我也不是鐵石心腸的人,當然會擔心同伴啊。

實際上得知柯迪娜危險時,臉色大變地急著趕去救援、在前世也被麥克斯韋捉弄過。

只是對于不是十分親近的人來說,會無意識地讓人有種「別靠近我」的感覺。

「嘛,那些家伙說不定會搞些惡作劇,老朽也覺得早點回去為妙」

「那就趕緊把傳送門放出來啊」

「莫急,此處會被人看見的」

傳送門魔法是干涉系最上位的魔法,雖說麥克斯韋變了裝。

但將這個系統的魔法運用得如此爐火純青的人并不常見,但也不能說沒人能達到麥克斯韋這種程度。

「就在這里吧」

我們對這城鎮十分熟悉,萬一發生要從邪龍手中逃走后,也考慮到邪龍將其怒火轉向這個城鎮。

在盡早將居民疏散后,在那迎擊或者作為誘餌將邪龍誘導到其他地方。

當時一邊預想這各種情形,一邊調查逃生和避難路線。

我拉起麥克斯韋的手竄進小巷子,不過眼前出現了二個人影。

最初以為是召喚魔神那群人的別動隊,一手搭著麥克斯韋的肩,時刻準備著放出絲線。

「喂喂、老頭你這不是帶著不錯的女人嗎?嗝」

「你呀,這種說法不是把他們嚇著了么?小姐姐跟我們去喝一杯吧」

嗯,都是些醉漢,而且看上去也不是冒險者。

可能發生了什么好事吧,喝高了。

如果把這些人砍飛了,會變成大新聞的吧。

「非常抱歉,我有急事請讓開」

「別這么說嘛,有什么急事?」

裝熟似的伸向我肩膀的手,我還沒來得及躲開就像脫力般垂下來――男人們就這樣倒在地上發出鼻鼾聲

「……睡著了?」

「……催眠魔法而已,躲在你背后兩三下就解決了」

「真是太快了,不過這樣沒問題嗎?對普通人使用魔法」

「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魔法,只要稍微拍幾下就能醒過來。要說服他們反倒更麻煩,就當他們醉倒街頭吧」

「嘛、說的也是」

話說回來,這個模樣很容易被搭訕啊。

不過這美少女人設也捏得太美了吧(你們是CM3D玩家么),將來也不能保證我會長成這樣,畢竟理想和現實之間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那個、麥克斯韋。這個樣子――」

「不是很好看嗎?」

「我不是說這個」

「喏,你看,傳送門打開了趕快過來吧」

「啊、嗯嗯……」

往巷子深處小跑的麥克斯韋,把我引人注目的外表這話題當做耳邊風了。

不對,這是明知道卻裝糊涂嗎?不管怎么說,變成這模樣的情況還并不多,如果老是變身成這樣子,說不定艾利奧特就會找上門了。

既然那么顯眼的話,多少還是想點障眼法為妙。

從麥克斯韋的傳送門回來后,迎接我們的是馬特烏斯,看上去并沒有發生什么事。

「喲,歡迎回來。妮可爾大小姐?」

「說話別怪里怪氣的,真惡心。沒發生什么事吧?」

「沒發生啥事?」

「那就太好了」

「你那邊怎么樣?」

「啊啊――」

馬特烏斯是知道我們晚上溜出去的,那么他也不會多口說出去吧。

把發現了半魔人在洞窟里召喚魔神的事告訴了他。

聽完,馬特烏斯搔搔頭嘆了口氣。

「真是群沒救的家伙啊,落得這種田地也是咎由自取的」

「嗬,說得那么含蓄真難得啊」

「那當然,我也是曾經是那種人。弱小的時候跟蟲子一樣,強大的時候讓人畏懼。就是所謂的親身經歷?」

「干冒險者這行,當然會變成這樣啊」

實力主義為上的冒險者世界里,強者都是能為所欲為的,所謂力量就是正義。

如果是擁有召喚魔法這種實力的半魔人,朝著那個方向讓才華開花也是不錯的吧。

「不過這也是因人而異的。大小姐你也早點睡吧,已經很晚了哦?」

「啊啊、好吧……可別給我惡作劇哦?」

「誰會干那么可怕的事啊!?」

看來是想起被萊爾狠狠地修理的事吧,馬特烏斯臉都青了。

不過那不是笨拙我能理解心情。

嘛,比起菲妮婭和蜜雪兒醬來說,我還差得遠。

「唉、算了」

我一邊小聲嘟噥著拿出毛毯把自己裹起來睡覺去了。

第285話 回到家一看……

第二天早上,我們從麥克斯韋的小島回來了。

北方三國聯合王國是個比較寒冷的國家,而且隨著在這北部的山脈越往上爬,早晚溫差越大。對缺乏體力的我來說,這種溫差相當難受。

「總覺得,只是活著就很累了」

「那么,要死了嗎!?」

「打個比喻啊。蜜雪兒醬太夸張了呀?」

「妮可爾醬、你忘了你老是讓人擔心這回事了?」

「嗚!」

嘛,畢竟這次讓她們相當費心了,可是初潮這種東西是無法避免的。

制作泳衣的線也到手了,雖然有點節外生枝,這次的合宿還是能按照預定進行的。

今天的課題是,將大牙狼的牙加工成護身符的形狀,然后刻上魔法陣。

這個作業必須在今明兩天內完成,不過魔法陣我已經設計好了,只要刻在用牙做成的模子上。

「嘛,嘛~,先不說這個,今天是要加工素材喲,這也是冒險者的工作之一哦」

「emmmm,我不擅長細致的作業啊」

「我也只能打打下手而已」

「沒事,無需擔心,就算失敗了,這個牙的尺寸就算失敗幾次也夠用」

將馬特烏斯他們送回拉墨森王國的麥克斯韋,輕松地說著。

我們用的那些普通大小也沒問題,如果給嬰兒用的話還要考慮下尺寸的問題。

做太小了可能有誤吞的危險,太大也不方便。

按照這個尺寸來算,一顆牙做一個護身符的話還是有點太大了。

大概是三厘米的棒狀體,長度約五至十厘米之間。

「還真挺大的呢,麥克斯韋大人」

「雖然還能再做小一點,不過這個大小掛在脖子上就好,太小的話可能對嬰兒有危險」

「很容易就會吞進去了呢」

「習慣了以后,再做一個小的護身符也行。如果有這個技術的話喏」

「啊嗯、我會努力的」

回到別墅,趁蕾緹娜在挖洞的時候,我對蜜雪兒和菲妮婭說明加工的順序。

蕾緹娜在學院已經學過基礎知識,但必須對兩人詳細說明。順帶克勞德也是。

花了一整天把狼牙削好,我在晚上加班加點把魔法陣刻上去。

然后像給魔晶石注入魔力那樣,完成了。

只要儲存有魔力,就會在一定程度上一直保護持有者。

雖然頂多是薄薄的皮甲那樣的防御力,但對嬰兒來說已經能大幅降低危險性的了。

魔力用完的話,只要我再次注入就行了。

這就是『姐姐的禮物』。

然后順利完成合宿計劃,最后那一整天都在海邊玩。

就這樣帶著與季節不符的膚色,我們回到了拉墨森王國。

收集來的各種素材,在麥克斯韋的屋里分配好了。

那是一如既往的作業,也是無可取替的光景。

蕾緹娜和克勞德各自回家,我和蜜雪兒醬還有菲妮婭一起走在那條熟悉歸家的路上。

和往常不同的是,我們走到了柯迪娜家門前時。

「喂,真的不要緊吧!?」

家中是平常根本想象不出來的一團糟,還傳來了柯迪娜的大叫。

聽到這聲音的我們,不禁面面相覷。

「發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不過平常柯迪娜的話,是不會慌成這樣的」

「是的呢。一直都是悠然自得的她,很難得啊」

基本上她是個很冷靜的人,其中也有其性格影響,但那份冷靜在戰場上也是種武器。

那樣的她竟然忘我地發出怪叫。

「就、就算你問我也……算了、伽多魯斯、沒問題吧?」

「老子也不知道!」

跟著傳來的是萊爾和伽多魯斯的聲音,這兩人也是戰場上的勇者。

但這兩人發出狼狽的聲音,真的很罕見。

不過聽到那聲音,菲妮婭拍了下手發出歡呼聲。

「啊、說不定……」

「菲妮婭、想到了什么嗎?」

「嗯。說不定,瑪利亞大人要生了!」

「誒!?」

離瑪利亞的預產期還有一個月,不是有點早了嗎?

「預產期是下個月吧?」

「提前一點出生這樣也是很常見的」

「這,這不出大事了!?」

「是的。我也要去幫忙了!」

菲妮婭比平常更粗魯地推開門,把行李丟在玄關。

對平常很珍惜物品來的她說是很罕見的行為。

「我,我們是不是……也能幫上什么忙!」

「妮可爾醬,冷靜點啊!誒,誒……我先把媽媽叫來!」

沖進家里的菲妮婭、跑回家的蜜雪兒醬。

看到這些的我不知該怎么做才好,慌慌張張地像個可疑人物似的站著。

第286話 出產

瑪利亞要生了。

聽了這事以后,我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只能在柯迪娜家的玄關緊張地搓著手四下張望,然而,誰都不在這里 。

菲妮婭有接生的技術已經去幫忙了,密雪兒回家去叫她媽了。

不對,走廊的盡頭還是有兩個人在的。

一個大塊頭和一個小矮子。

「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多魯斯,沒事的吧?啊?」

「老老老老老老老夫也不知道啊!?」

和我一樣狼狽的萊爾和身子已經硬直了卻在瘋狂抖腿的加多魯斯。

這種狀況下男人根本就幫不上忙。

就和合宿出發前萊爾說的一樣,加多魯斯根本就一點用都沒有。

「萊,爸爸。」

「噢噢,妮可爾,你回來了啊,小寶貝。」

「惡心!」

「一回來就對爸爸進行愛的辱罵,真是太感謝了。瑪利亞要生了,我該怎么辦?」

「嗯呵,雖然不是這個意思。菲妮婭已經去幫忙了,蜜雪兒也去叫她媽過來了。」

「那就讓人放心多了。」

萊爾說著就想順勢抱住我,然而我怎么會讓他得逞。

就在這時,玄關處出現了人影。

「嗨,你怎么站在那里。一點六英雄的樣子都沒有,很礙事的,站到一邊去。」

隨著這句話一起出現的是米雪兒醬的母親,和她身后跟著的蜜雪兒醬。

以前因為對萊爾的恩情的感激,一直都是用謙卑的口氣對萊爾說話,這次因為是緊急事態,這種粗暴的口氣說話反而感覺很可靠。

「妮可爾你去燒點開水,再拿些干凈的布來,越多越好。」

「啊,是!」

「蜜雪兒你來幫我。」

「是。」

聽到了指示以后總算身體能順利的動起來了,聽到分娩這種大事以后急的團團轉啥都干不了的我還能說是有男子氣概嗎?

壓下了心底的動搖,我跑進廚房開始燒水。

第二天早,進過數小時奮斗后,瑪利亞終于順利的分娩結束了。

正如破戒神所言,是個女孩,是妹妹。

像是要給鄰居添麻煩一樣,非常有精神的哭聲傳了出來。

因為我那時候完全不哭,這次瑪利亞似乎一下子放心了下來。

看著躺在床上給孩子喂奶的瑪利亞,我和萊爾總算是放下心來長出一口氣。

「あら,歡迎回來,妮可爾,合宿愉快嗎?」

「啊,嗯。給,這個是慰問品。」

我拿出嬰兒用的洗發水和護身符,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洗發水也可以用來洗身體,而且除了嬰兒,我們也可以用。」

「欸,雖然妮可爾你的頭發一直閃閃發光的看不出來,蜜雪兒和菲妮婭的頭發也突然就變得閃亮亮的了」

「就是!」

洗發水完成以后我們每個人都試著用了。

我用起來好像沒啥效果,不過菲妮婭和蜜雪兒醬的頭發光澤度有肉眼可見的增加。

被瑪利亞說有和我的頭發一樣漂亮的頭發以后,菲妮婭和蜜雪兒醬都漏出了有點害羞的笑容。

「不說這個了,萊爾,看,我們新的家人哦,女孩子哦。」

這么說著,把嬰兒的臉朝向我們這邊,讓我們能夠看清楚。

小寶寶又小又圓,臉上紅紅的。

「總覺得有點皺紋似的。」

「噗,庫庫庫,啊哈哈哈!」(萊爾的嬰兒語)

對我這直接的感想,瑪利亞爆笑了起來,身子抖個不停。我正在想小寶寶會不會抖得不舒服的時候。

她看著瑪利亞笑了起來,身子也抖了一下。

「妮可爾一開始也是這樣的哦。」

「不會吧!」

雖然說出生的時候我自己長什么樣子可愛不可愛我也不知道。

但是,總不能是一副泡菜臉吧。

「嬰兒都是這個樣子的哦,但是因為她是我們的家人,所以還是會覺得她可愛的嘛。」

「是這樣的嗎?」

「妮可爾是我自滿的女兒,我覺的非常可愛哦,對吧瑪利亞。」

「你說的話一點都不可信,不論怎么樣你都說好。」

「這么過分的嗎。」

萊爾非常夸張的抱起頭來,但馬上就開始自滿的吹噓女兒了。

「看啊,柯迪娜。妮可爾的妹妹哦,很可愛吧。」

對著一副累癱的柯迪娜就開始秀了

在旁邊,卡醬累的舌頭都伸出來了。

柯迪娜和卡醬照顧了瑪利亞一晚上,根據情況還要用回復魔法,已經累癱了。

「嗯,嗯,可愛,可愛。」

「你這啥反應啊,就不能好好的祝福我嗎?」

「讓我休息一會啊,我都累成這樣了。剛剛看出了那么多血,還以為要出事了呢。」

「啊哈哈」

「抱歉啊,因為是第二個了,我好想太樂觀了點。」

「那么,名字想好了嗎?」

「嗯,這孩子,妮可爾的妹妹的名字是」

然后停下看著我。

笑著告訴我。

「菲娜,從你最好的朋友柯迪娜和菲妮婭的名字里各取一個字。」

就這樣,我家里有了一個新成員。

第287話 妹妹的存在意義

從新的家人————菲娜誕生之后,瑪利亞她們來拉莫的機會銳減。

果然育兒之后就不能再到處閑晃了。

本來是想讓菲妮婭回去的,但是她為了照顧我而留了下來。

正巧我來初潮這事兒也造成了很大影響。

因為很容易健康出現問題,瑪利亞判斷菲妮婭的照顧是很重要的。

我很擔心沒法出戶的瑪利亞,也很想見見妹妹的面而頻繁地回到北面的村莊。

當然我是不可能一個人跑回去的,這回老家的任務還要靠麥克斯韋照應著。

「那我們出發啦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