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271-280

web版 271-280

第271話 釣餌作戰

手上拿著死掉的黃昏蜥蜴,我回到了蜜雪兒醬她們那邊。

蜜雪兒醬看到我帶回來的蜥蜴時,雙眼發出閃光相當高興的樣子。

「歡迎回來、妮可爾醬!這好吃嗎?」

「第一句就問這?嘛~避開有毒部分的話應該能吃。」

「這樣就能帶土產給孤兒院了!」

「克勞德還是慎重一點比較好。」

要處理有毒的黃昏蜥蜴,就必須要有相對應的知識。

要給孤兒院的修女或其他小孩來處理會很困難,就連菲妮婭也無法處理也說不定。

「毒線的位置我不知道在哪里。」

「老夫知道喲。菲妮婭小姐,這是很好的經驗,要不要試試?」

「誒?可以嗎?」

「無妨,不如說正好。」

「啊!要給大牙狼的餌食嗎?」

「正是。」

既然大牙狼有著狼的名子,那么鼻子就會很靈。解體時飄出的血腥味,或許能讓牠們自己靠近。就算不靠過來,也能用肉當誘餌來引牠們過來。

麥克斯韋的考量讓我稍微有些佩服,之后看著兩人開始處理蜥蜴。

「毒線位在喉嚨內側,在這個位置的兩側……妮可爾啊,汝是不是刺了這個地方。」

「不知道也沒辦法呀。」

「這次還好是從身體的這個位置刺入。先把毒線取出來吧。首先從妮可爾刺出來的洞,將皮往左右兩邊剝開。正常的話都是從嘴巴這邊剝開的。」

「這樣嗎?」

「沒錯。然后避開肌肉將毒線……」

菲妮婭正以認真的表情,接受麥克斯韋的指導。

在這期間里麥克斯韋的生命探知會稍微松懈,所以我必須代替他警戒周圍。

接著受到血腥味誘惑的身影出現了,現在正躲在巖石的陰影處,襲擊過來的行動目前還沒有。

我繼續警戒,并將情報告訴麥克斯韋。

「麥克斯韋,那邊有動靜。」

「嗯?菲妮婭小姐,稍微等一下。」

「好,我知道了。」

麥克斯韋聽到我的聲音停下了分解工作,菲妮婭也將解體小刀換成戰斗用的長劍。麥克斯韋透過使魔飛到獵物身后確認樣子。

接著放松肩膀轉過身來。

「沒事的,那是巖石獵犬。」

「巖石獵犬(Rock Hound)?」

對于第一次聽到的名子,蜜雪兒醬和克勞德都用一樣的歪頭姿勢來表示疑惑。我說你們啊,最近真的很要好呢。

「恩。那是住在山里的一種野狗。專門吃其他動物吃剩下的……嘛、就類似鬣狗那種動物。因為不會襲擊活著得生物,所以老夫覺得沒危險喔。」

「這樣啊。那么、狗好吃嗎?」

「蜜雪兒醬,那有點……」

成長期的蜜雪兒醬要大量的補充營養是必須的。恩、沒錯。

實際上鬣狗會攻擊活著的生物,所以和鬣狗不一樣。麥克斯韋在這所舉的例子并不好,不過瑣碎的問題指出來也沒用。

而且光知識量就完全比不過麥克斯韋了。

「不過這樣就傷腦筋了」

「為啥?」

「這樣就不能用誘餌了。」

老爺子少見的皺起眉頭,摸著胡子說道。

聽到這話的蜜雪兒醬和克勞德再次一同歪頭,這次是歪另外一邊。

「為什么?只要有那條狗,大牙狼就不會來嗎?」

「并不是這樣啊……舉例來說。假如這邊有看起來很好吃的肉的話?」

「恩」

「如果可以吃的話?」

「吃掉!」

「搶過來!」

克勞德先舉起手回答,然后是蜜雪兒醬接著回答。

也就是會把克勞德要吃的肉強走。

之后、克勞德露出快哭的表情看向這邊。別看我呀!

「就是這么回事。假如在這放出誘餌,也會先被巖石獵犬吃掉。」

「但是大牙狼那邊不是更強嗎?」

「如果大牙狼有在這的話就會來搶吧,但是現在沒有在這。」

「了解。」

知道不能夠輕易引出目標的蜜雪兒醬,失落的垂下肩膀。但是稍微等一下。

反過來說,我們已經釣到巖石獵犬了。

「干脆把巖石獵犬解決掉?這樣的話誘餌也會增加。」

「原來如此,這樣子增加誘餌,最終就會釣出大牙狼了。」

「沒錯。」

為了釣出目標獵物,只要增加誘餌,并且把其他接近的魔物都通通解決掉就好了。

這樣的話在這座獵物不多了山上,早晚能釣出大牙狼。

當我提出建議時,巖石獵犬突然發出了高分貝的悲鳴。

「汪嗚?」

「敖嗚!!」

同時傳來了較低沉的聲音。看相那邊時發現盯著這邊的巖石獵犬正被更大的狗攻擊。

不對、那不是狗……是狼。

「麥可斯韋!?」

「抱歉,剛剛解除了警戒。」

「癡呆癥發作還太早了喔!」

雖然這說法很過分,但是我剛剛也都在注意巖石獵犬,沒有發現其他存在。

這也算是對自己的斥責,順便半遷怒給麥克斯韋。

「是大牙狼,進入戰斗準備!」

聽到我的聲音,克勞德架好盾牌向前,菲妮婭也跟著走到他旁邊。蜜雪兒醬將箭矢搭上弓,蕾緹娜則是架好法杖。

戰斗準備的速度,就能判斷是不是一流的冒險者。而被我所鍛煉的同伴們可不能露出狼狽樣。

我則是在克勞德、菲妮婭、蜜雪兒醬以及蕾緹娜他們之間架好短劍。

在我們準備好的時候,巖石獵犬已經被大牙狼輕易解決掉了,接著帶著殺意的視線看向下一個獵物……也就是我們的方向。

第272話 團隊攻擊

大牙狼帶著低吼逐漸向這靠近。

做為迎擊,克勞德和菲妮婭也向前移動。

我的位置介于前衛與后衛之間,這是為了能向任何一邊支援的配置。

克勞德用比菲妮婭還要快一點的速度架著盾牌向前移動。

并不是菲妮雅太慢,而是她故意放慢腳步,這樣就會讓克勞德突出陣型來吸引攻擊。關于這點的重要性,在之前與浮游海藻的戰斗中已經充分學習到了。

當然大牙狼會對突出的獵物發動攻擊,在兩者接觸之前,我向克勞德和菲妮婭發動了支援魔法。

「朱之一、群青之二、翡翠之一――【保護】」

魔力強度一、對象兩名、射程十米。接著詠唱具有防御力上升的效果魔法,對著克勞德和菲妮婭發動。

這是干涉系魔法最一開始學到的魔法。

效果不強,大約就一件布甲的防御程度。不過在裝備缺乏的初期,仍然是非常寶貴的效果。但是隨著裝備升級,這魔法的優先順位就會開始向下。當冒險者不再使用這項魔法時,也就是開始活躍的時候。這項干涉系魔法就像是這種象征意義一樣。

支援魔法的效果在他們兩人身上發動。不過他們兩人并沒有做出被驚嚇的舉動。因為這已經做過預先的練習,所以并不會感到驚訝。

大牙狼無視支援魔法直接撲向克勞德,就向克勞得所預計的一樣用盾牌擋下來。

克勞德停止了前進,而大牙狼也是一樣。在互相開始角力的時候,菲妮婭從克勞德的腋下刺出了長劍。

「嘎嗚!?」

雖然菲妮婭的攻擊并沒有對大牙狼造成很大的傷害,不過大牙狼還是因為感到疼痛,發出哀號并離開了克勞德。

就像配合時機一般,克勞德向左后方退去,菲妮婭則是右后方。

這是為了警戒大牙狼,同時為了后衛--蜜雪兒醬和蕾緹娜的射擊路線開路的行動。

我也立刻降低姿勢,以免妨礙她們兩人的攻擊。在這之后箭矢和火彈魔法從我頭上呼嘯而過。

蜜雪兒醬的箭矢射中了大牙狼的后腿,而蕾緹娜的魔法也落在了差不多的位置。雖然并沒有造成致命傷,但是在大牙狼的機動力已經造成很大的妨礙。

以蜜雪兒醬的技術來說直接射中頭部是沒問題的,但是對手算是比較上層的魔物,所以要謹慎對應才可以。

而且如果頭蓋骨很硬的話就無法貫穿,這樣就只能留下小小的傷口而已。

身為后衛的兩人也確實完成了打擊對手的方針。

大牙狼受到攻擊,后腳失去了力量。在姿勢不穩的時候,克勞德對著牠揮下了劍。

克勞德本身是以防御為主軸戰斗的,為了承受對手的攻擊,重心總是放在下半身,所以這次揮出的攻擊并不強。

不過對于從正臉砍來的攻擊,大牙狼本能地進行躲避,但這個行動卻讓牠的姿勢進一步崩壞。

趁動作停下時,由菲妮婭和蜜雪兒醬不斷的累積傷害,這強敵早晚會耗盡體力。

隊伍的團隊行動大多都是以數量上的暴力,來對付等級更高的對手。如果她們能學會這點,將會是很好的經驗。

情況就像預料般進行。大牙狼的體力不斷的減少,而我的支援魔法就越多。

再這樣下就是我們的勝利,當我如此確信并為克勞德和菲妮婭施加【強化賦予】時……突然有股背后發寒的感覺。

就同戰栗一樣的感覺,在我受到這感覺的同時,麥克斯韋也開始詠唱起咒文。

「蜜雪兒醬,快躲開!」

我喊出聲音的同時,將手中的絲線甩出去。

那條絲線飛往在蜜雪兒醬背后十米處,擊中另一只大牙狼的臉上。

「噢嗚!」

緊接著響起了野獸的哀號。

在這個地方有菲妮婭,我這行動有可能會暴露身份,但是也沒辦法,畢竟這是緊急狀況。

偷偷瞄向后面……剛剛還在和第一頭大牙狼戰斗的菲妮婭現在才轉過頭來。看來我甩出絲線的畫面沒被注意到。

「誒?」

蜜雪兒醬在這時才終于發現自己被瞄準了。

一只大牙狼負責吸引我們的注意,另一只則是摸到我們背后偷襲。這種戰術是野生動物常用的伎倆,大牙狼也用了同樣的戰術。

正因為是隱密能力高的大牙狼,才能有效的使用戰術。我們差點就中這陷阱了。

在我牽制的同時,麥克斯韋也發動了火墻魔法。

只要有火墻在蜜雪兒醬周圍,大牙狼就無法從其他地方攻擊。

「蜜雪兒!?」

「克勞德你給我專心看前面。就是為了這種狀況我才在這。」

我的位置是中衛游擊。當前衛被突破時,以及應付這種情況的預備戰力

偷偷的把絲線收回手甲中,以免被菲妮婭發現。作為代替我架起了短劍向蜜雪兒醬后方移動。

多虧了麥克斯韋的火壁,這樣大牙狼臉部傷痕就不會被菲妮婭她發現了。

選擇了能同時進行防御、攻擊、擋住對方腳步,以及遮蔽視野的魔法,真不愧是麥克斯韋。

「后面我會處理,妳就好好注意前面。」

「明、明白,拜托妳了。」

蜜雪兒醬顯得相當驚慌,我向她發出了指示。當我到達位置的時候,火壁魔法消失。這樣就能和大牙狼交鋒了。

雖然這獵物的等級比她們還要高,但是對我而言是很容易處理的對手。不過現在的身體也沒辦法快速解決掉牠,但壓制還是可以。

經由基甸與馬特烏斯這樣的強敵戰斗,現在的身體已經累積了許多經驗。

如同預料般,在我和背后的大牙狼做戰斗演出時,克勞德解決掉前方的大牙狼后,馬上過來這邊幫助我。

如果集結戰力的話,就算高過我們一個等級也無法承受。

大牙狼討伐就這樣迅速結束了。

第273話 野獸的災難

從兩頭大牙狼身上拔下牙齒,剝取素材。

這牙齒是要用來當護身符的基本材料,其他部分可用于魔法的素材。妹妹會用到一個,其他三個先預留。

「其他三個要怎么辦?」

「想要的人、有嗎?」

「我不用了,給需要錢的人吧。」

「克勞德君會需要呢。」

「那個、總覺得……很抱歉。」

克勞德必須為了今后的獨立存錢。我、蜜雪兒醬、菲妮婭都有后盾,即使從學院中畢業生活也不成問題,但他不一樣。

即使不多他還是會想存下來吧。

「說的也是、那么……兩個賣掉,還有一個我買下吧。」

「誒?還要一個?」

我的提議讓蜜雪兒醬歪著頭疑惑。如果是要給妹妹的,一個就夠了她是這么想的吧。

「但是啊,和妹妹不一樣總覺得有點怪。」

「喔~這不錯呢!那么大家都一個怎么樣?」

「數目不夠呢,這里只有四個。」

我們有五人。大牙狼一頭有兩支牙齒,算上妹妹的份這樣還要再打倒一頭。

今天早上轉移到塞昂連峰之后還繼續爬山,已經消耗很多時間了。

不過由于我們很快就遇到大牙狼,所以太陽的位置還很高,但問題是我的體力。

爬山、戰斗和注意周遭的偷襲,會讓疲勞迅速累積。

如果是像以前那樣的話,由我吸引敵人注意,蜜雪兒醬趁機解決掉,所以并不會有太多疲勞。但這次多了需要注意偷襲,讓我的負擔增加了許多。

「麥可斯韋,周圍有敵人嗎?」

「在遠處有數頭。并不是完全沒有呢。但是因為大牙狼被打倒了,所以似乎在警戒這邊。」

「有其他躲起來的大牙狼嗎?」

「在這附近貌似沒有……恩、稍微等一下。」

麥克斯韋說完就飛到了空中,在空中開始進行魔法詠唱。之后放出的【光彈】在距離我們數百米的位置落下。

看那大量飄起的塵土量,這老爺子放出的魔法威力可想而知。這早就不是光彈的范疇了。

「那、那在做什么?那個……」

「麥克斯韋做的事,總會有些超乎想像,這樣知道嗎?」

突如其來的光彈,讓蕾緹娜感到戰戰兢兢。

著彈點上揚起了大量的紅色煙霧……恩…好像除了紅色塵土以外,是不是還有別的紅色呀?

煙開始飄散的時候,麥克斯韋飛向著彈點。

過了一段時間,麥克斯韋手上抱著一只只剩下上半身的大牙狼回到我們這邊。

「拿去、這樣就湊足六支牙齒了吧?至于克勞德的部分的話……就把毛皮拿去賣吧。」

「哇!謝謝爺爺!」

蜜雪兒醬開心的拍起手。但是那只大牙狼下半身可是被炸飛了喔。

光彈是光屬性魔法的基礎,這種程度的破壞力,正常根本用不出來。

該說真不愧是老爺子呢、還是請老爺子自重,我有種開始煩惱的感覺。

「總之今天先到這,開始準備夜營吧。」

「誒?回去不就好了嗎?」

對于麥克斯韋突然的夜營提議,菲妮婭反問了回去。

而麥克斯韋卻露出惡作劇的表情回答道。

「這可是合宿訓練喔,菲妮婭小姐。在沒有屋頂的危險地方過夜,總要經驗一次吧?」

「是這樣沒錯……」

「會擔心妮可爾嗎?過保護對未來的冒險者可不好。給予一些困難是必須的。」

麥克斯韋邊向我眨眼,邊和菲妮婭說明。順帶一提,在前世里我在這種地方野營的次數已經數不清了。

這只是用讓我鍛煉為借口,實則是要讓菲妮婭他們鍛煉。

「菲妮婭,麥克斯韋說的沒錯。突然就需要夜營的機會,經歷一次也很不錯。」

「是這樣……沒錯。但是妮可爾大人,身體沒問題嗎?」

「……好不容易忘記了…」

「非、非常抱歉!?」

菲妮婭似乎很擔心月事第一次來的我的身體。

明明靠著戰斗的興奮忘掉了說……

「算了。出發前已經先把東西都準備好了,總會有辦法的。還有希望不要在麥克斯韋和克勞德面前說出來。」

「這么說也是,我太粗心了……非常抱歉。」

「菲妮婭應該不用道歉,反而這邊應該是男性陣容就算聽到,也就假裝沒聽到才對。」

慢慢的將視線看向男性陣容,麥克斯韋早就別過頭了。

而克勞德則是先看向左右兩邊,然后才和麥克斯韋一樣別過頭。已經太慢了。

「果然不能期待克勞德嗎?」

「沒辦法啊!我和其他人相處的經驗又不多。」

「在不快點習慣的話,我們會很困擾的。」

克勞德是我們只中少數男型的一員。不對、應該說是唯一一個。

在冒險中總會遇到必需要男性才能獲得情報的地方,特別是像我們這種美少女隊伍,在未來肯定會有客是各樣的糾纏和麻煩。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克勞德不再振作點的話,我們就會有麻煩了。

「先這樣吧。妮可爾,老夫會帶一些援軍過來,所以汝要好好監視這邊。」

「援軍?」

「沒什么,只是阿格斯和巴曼而已,還有馬特烏斯也會帶過來。」

「為什么?」

「嘛~老夫稍微有些事情。」

麥克斯韋有跟沒有一樣的回答。不過我認為老爺子應該不會做出無用的舉動。雖然惡作劇的歷史很多,不過在這種危險地方至少還是會看情況。

既然麥克斯韋會需要找援軍,肯定是發現了什么東西。

之后麥克斯韋使用轉移回到了拉墨。

大概花了三十分鐘,這段時間里我們將素材都剝取下來。

在我的集中監視下沒有發生舍么事,之后麥克斯韋就帶著三人回到了這里。

第274話 可疑人士

麥克斯韋帶著阿格斯、巴曼和馬特烏斯回到了到這里,之后移動位置,并開始準備夜營。

移動位置是為了避免其他魔物被血腥味引來,在說明的同時也帶著其他小孩繼續爬山,最后抵達了以前也用過的半毀小山屋,并決定在那邊過夜。

「剛剛之所以要移動位置,是為了警戒其它野獸的襲擊。因為血腥味說不定會引來意料之外的敵人。」

「有這么剛好的地方呢。難道說爺爺知道這里嗎?」

「這棟小屋是在邪竜科爾奇斯筑巢時,所摧毀的房子之一。老夫討伐當時也有用過。」

一派輕松的馬特烏斯對說明中的麥克斯韋搭話。

對這男人而言,即使被大牙狼襲擊也能用輕松的態度應對。

克勞德和菲妮婭光是警戒周圍就耗掉不少精神,尤其是受過襲擊的蜜雪兒醬,她樣子和平常完全不一樣。

「蜜雪兒醬,這附近沒有敵人喔?」

「恩。我知道,但是……」

「因為剛才的奇襲嗎?」

「稍微、有點。」

在剛才的戰斗中,如果我或是麥克斯韋沒發現的話,就會被從背后偷襲吧。

總是由我取得先手,再由她進行單方面射擊。應該是第一次感覺到生命危險。

即使是面對馬特烏斯的那時候,她也是受到保護的那一方。目前與敵人直接面對的似乎只有狗頭人。

狗和狼,這兩個類似的敵人或許帶給了她精神負擔。

假如要繼續當冒險者,那么恐懼也是很重要的事。

了解恐懼,并為此做好準備,這就是延命的最佳手段。

「太過害怕反而會失敗喔?但是也不可以忘掉這種感覺。」

「不可以嗎?」

「忘記恐懼,就會忘記謹慎。這就是我經常(對妳)生氣的事。」

「恩。可是妮可爾醬好像沒有害怕的事情呢。」

「只是因為不知道而已喲。先進去吧。」

進入廢屋后,為了解除蜜雪兒醬的緊張,所以我幫她揉了肩膀。

以前曾瑪利亞說過肢體接觸可以有效紓解緊張感,尤其是現在的蜜雪兒醬,她的整個人都繃得緊緊的。

在這段時間里克勞德爬上了屋頂,把上面的洞蓋住。馬特烏斯則是用廢棄屋里的破布……原本應該是毛毯之類的東西,塞住墻壁上的洞。這是為了避免內部的光線露出去。

但也不能完全密封,這樣空氣可能會無法流通導致窒息。要避免露出光線,還要讓空氣流通,這相當費工夫。

結束夜營的準備工作,再吃完菲妮婭的生存料理后,我被麥克斯韋帶到了廢屋外。

「干嘛?約會的邀請嗎?」

「別說這種感覺不好的話。那么……有注意到什么嗎?」

蜜雪兒醬她們并不知道夜營是被事先計畫好的,但是把馬特烏斯他們找來倒是計畫之外的行動。既然做出這種事,也就是說某個部分需要人手。

然后這項決定是在麥克斯韋飛向空中之后的事,也就是說老爺子在空中飛的時候發現了什么。

「汝……真搞不懂汝到底腦袋算好,還是算壞呢?」

「要你管。」

「白天飛到空中時,發現了奇怪的團體。」

「奇怪的團體?」

要比奇怪的話,出入這種地方的我們才奇怪吧。不過除了我們似乎還有其他人的樣子。

「恩、大人三人和小孩五人。全部人將臉和身體都藏在連帽斗篷里面,所以這都是猜測。不過因為距離很遠,小孩也許是小人族也說不定。」

「在山上有八個人。在這座沒有人煙的山上隱藏身姿……,確實很奇怪。」

如果這里是普通的山,我就不會覺得奇怪。但是這里是塞昂連峰中最不穩定的山。將邪竜科爾奇斯討伐的山。至今為止仍然被視為不吉利的象征,所以很少人為進入。

從別的角度來看。這里就和阿斯托住的山一樣,都是令人忌諱的地方。

在這種地方有八人的集團在這出現,而且還是難以隨便抵達的高度。

即使麥克斯韋不說,也是值得警戒的事。

「會不會像我們一樣,是為了獲取素材的冒險者呢?」

「沒這可能。雖說是推論,他們可是帶著五個小孩喲?」

雖然我們也是這樣子進入山中,但是我們有麥克斯韋這樣的達人當領導。

人數上加上馬特烏斯他們現在有九人,小孩子比他們還少,才四個。

「老夫打算在孩子們入睡后開始調查,在這期間里必需要有人守護孩子們。」

「所以才把馬特烏斯他們叫來?」

「半強迫拉過來就是了。」

最需要警戒的人物就是馬特烏斯,但是他現在就住在麥克斯韋的宅邸里,而阿格斯和巴曼他們兩人則是每天和其它衛兵一起擔任警備的工作。

他們倆的同事也知道麥克斯韋這邊的事,所以即使被突然帶走也不會抱怨。不過他們本人倒是多少有點在意。

「算了。我會幫你就是了,那些人去哪了?」

「比位置還要……更高的--」

「科爾奇斯的巢穴嗎?」

現在我們所在的地方植被相當少,而且在這之上的位置就幾乎沒有顯眼的東西了。

只要沒有植物,就沒有會吃植物的動物在,那么吃動物的魔物也不會在這。

如果是住在高處的魔物的話,種類將會更少。而且在這位置連大牙狼也不會在,那么會有的就只剩科爾奇斯的巢穴了。

「看來有必要調查。」

「對吧?」

我和麥克斯韋互相看著,同時嘆了一口氣。

第275話 可疑人士的目的地

大家睡著后,麥克斯韋向其它大人說明了情況。

原本應該是輪流進行守夜才可以才對,但是麥克斯韋強行讓菲妮婭和其他小孩睡著……用魔法。

「誒?上面有奇怪的人?」

「都已經引退了,麻煩事可以放過我嗎?」

「難得獲得了正經的工作說……」

好奇心受到刺激的馬特烏斯相當興奮,而阿格斯他們則完全相反。

但這次不得不帶上馬特烏斯,不如說如果漏掉他的話,對于守備部分就會不夠。

「馬特烏斯要留守喔。如果讓蜜雪兒醬她們受傷的話。決不輕饒。」

「那么、受傷的范圍在哪……?」

「讓我宰掉這家伙吧。」

「等等吧。馬特烏斯也別在做多余的挑釁了。」

在麥克斯韋介入的時候,馬特烏斯停下了挑釁。畢竟現在他的生命全要看麥克斯韋的心情,所以完全不會找他斗嘴。

為了順利進入戰斗狀態,我把心靜下來,開始冥想。

「那么我們的工作是小妹她們的守夜嗎?」

「老夫所施加的睡眠魔法設定了相當長的時間。直到早上都不會醒來,所以必需要有人守護。」

「妮可爾小妹是特別的類型嗎?」

「她的實力汝不也知道嗎?」

「……是啊。」

馬特烏斯用復雜的表情點頭應答。恐怕是想起了我做過的事,還有之后和萊爾戰斗過的事吧。

「為了將英雄之女培養成英雄所進行的英才教育嗎?」

「就是這么回事。就像魔法的理論很重要,而實踐也是很重要。這就是老夫要將身為后輩的妮可爾帶著的原因。」

「護衛我來當不行嗎?」

「汝嗎?會從背后砍下去吧?」

「做了這事的話,我的小命就沒了。」

強制魔法會對行為做束縛,離開首都或做出危害六英雄的事都是被禁止的。

這次是因為由麥克斯韋帶出來,所以強制魔法不會發動。

「用汝的一條命換另外兩人的自由。會這樣警戒也不會奇怪。」

「才不會為別人送死喲?更何況是為這兩的家伙……」

「這樣太過分了喔,馬特烏斯老爺。」

阿格斯提出了異議,但馬特烏斯直接無視他。

為防萬一我們將監視用的使魔放在那邊,而我們則是向山頂附近移動。如果這時卡醬在這么話,多少能成為輔助……但是瑪利亞即將臨盆,所以能使用魔法的卡醬非常重要。只有柯迪娜一人有點放不下心,作為看護才將卡醬放在那邊。

麥克斯韋在出發前就將轉移魔法陣設置在屋內,這和阿斯托用過的轉移魔法是一樣的東西。真不愧是魔法天才,一下子就學會了。

而且如果有個萬一,只有在廢屋里的魔法陣沒被妨礙,回來只要一瞬間。這對逃脫很有幫助。

我從廢屋中出來,和麥克斯韋一樣使用飛行魔法浮上天空。

沒有選擇用步行而是直接用飛的,是因為在白天的行軍中我已經筋疲力盡了。

在空中移動在沒有障礙物的地方,很容易被發現,但是我們已經落后他們接近半天了,必需要快點。

為了避免被發現,我們直接飛到很高的地方來觀察地面。夜晚的山上沒有其它光源,只有黑色的巖石群而已。

在廢屋中的篝火光線,當我從上空看時并沒有發現。看來克勞德確實有將屋頂都塞好。

「克勞德做木工好像不錯呢?」

看到將所有縫隙都填好的克勞德,我對他送去了稱贊。地面上沒有看到任何光源一片漆黑,這樣的話被從上空攻擊的機會就很小了吧。

但是這也同時代表著很奇怪的事情。麥克斯韋也注意到了。

「等等、雷德。先不論老夫升起的篝火,就連超前的那群人都沒有光亮,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恩……?」

這么說來,在這之后幾乎沒有植物才對,而且像我們能利用的廢屋也沒有。

這就代表著沒有辦法隱藏火光來避免上空的監視。即使如此這樣從上空來看居然沒有任何光線,這樣太奇怪了。

「用了我們不知道的廢屋嗎?」

「或許是用了【土壁】來防止光線外漏…….,不然就是……」

「……用了科爾奇斯的巢穴、嗎?」

邪竜的巢穴都已經被我們搜刮干凈。在那邊應該找不到任何一片龍麟才對。

龍也有收集光亮物品的性質,所以有著相當多的財寶,不過那些都已經歸還給三國聯合了。

也就是說現在那座巢穴并沒有留下什么特別的東西才對。

「沒有任何東西留下才對……還是說有什么東西嗎?」

「要跳過去看看嗎?」

在那個戰場上麥克斯韋當然也在,如果用上【轉移】的話就可以直接進去。

但是對于麥克斯韋的提案,我搖著頭反對了。

「不、對方持有敵意的可能性很高。應該說會潛入這邊的人基本上有敵意的機會很高。而且如果直接傳入,說不定會直接在他們面前直接出現。這樣了話對我們產生敵意的可能性很大。可以的話我想避免碰到危險。」

「那么就換成用視野飛過去吧。」

「視野飛過去?」

「感知系魔法的一種。利用使魔的視野飛過去偷窺。問題是在這段期間里,老夫這邊會看不見。」

「如果你能一邊飛著使用的話,請務必使用。」

多么方便的老爺子啊。這就是我依賴你的原因。

受到我的請求,麥克斯韋展開魔法陣開始使用魔法。

「朱之五、山吹之六、翡翠之六--【魔視】(Magi Site)」

光聽咒文就覺得是很難的術。差不多介于中級和上級之間嗎?

詠唱結束時,麥克斯韋手中出現了一顆黑色球體。黑色球體離開麥克斯韋的手上開始在我的周圍飛來飛去,然后飛往--我的腳邊偷看我的裙底。

我迅速的壓下裙子,朝麥克斯韋的后腦勺賞了一記手刀。

「快住手!你這色情老糊涂!」

「只不過開個玩笑而已……」

「快給我去偵查!」

「總覺得話中帶著殺氣呢?」

「快給去!」

麥克斯韋聳聳肩,讓黑球朝邪龍巢穴飛去。

黑球融入黑暗之中,馬上就無法判斷位置了。在黑暗之中這黑球比我還要適合搜索敵人。

「嗯?」

過了一會兒,麥克斯韋露出了一點聲音。

「找到什么了嗎?」

「科爾奇斯的巢穴前有一為男人。看來他們已經進去了。」

「現在去那種地方要做啥……雖然不會這么覺得,不過就像預料一樣。總之只能跟去看看了。」

「說的也是。」

麥克斯韋暫時將術式解除,讓視野恢復。

接著我們向著過去的因緣之地,飛去。

第276話 洞窟入侵

借著麥克斯韋的轉移魔法,我們來到了邪龍巢穴附近。

接著我使用隱密祝福來到巢穴洞口,在那里……有一位男人守著。

明明就在沒有人煙的地方,卻用斗篷藏住臉部,這簡直是可疑的集合體。

我們將自己隱藏,和他保持距離。

「找到了。要怎么做?怎么看對方都十分可疑……」

「所以才說不能無視啊?畢竟是這種地方。」

邪竜的巢穴、這地方對我們有著特別的意義。

即使是討伐掉邪龍之后,明知道里面沒有任何東西,還是會讓人很在意。

「那么要怎么確認呢?總不能從正面直接問他『在做什么呢?』」

「光是在這種地方隱藏身姿,就已經能確定是可疑人士了,總不能只是疑惑,然后不采取行動吧。」

「想辦法繞過他,直接去看里面會應該會比較快。」

利用我的隱密能力,要從一個人眼皮下鉆進洞窟不是難事。

但是麥克斯韋就不行了,我的祝福無法影響別人。

「那老夫就用【姿隱】,稍等一下。」

麥克斯韋馬上詠唱咒文,消去的身影。

因為距離很遠,所以那個在洞穴看守的人應該沒發現才對。

現在的麥克斯韋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影子站在那邊。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

「對吧。」

不知道從哪邊發出了麥克斯韋自滿的聲音。

我順著墻壁的巖石陰影移動,來到了入口附近。消除腳步聲和氣息,從看守的視線死角接近。

「麥克斯韋,你跟著嗎?」

我為了不被發現,用十分細小的聲音,就像草木的摩擦聲那樣問話。

現在麥克斯韋消去了身影,連我也沒辦法看見。所以只能用發出聲音這種方式確認。

而且如果再繼續往前的話,說不定就沒辦法問話了。

「沒問題。再加快動作也沒關系。和汝不同,老夫只要注意腳步聲就行。」

「那么、為了之后的確認你的存在,定期碰一下我的肩膀或是背部。」

「了解。」

從后方傳來了聲音。在麥克斯韋同意后,我繼續接近看守。

如果這些人單單只是的惡人的話,只需要直接沖進去解決掉就好。但是這里是邪竜的巢穴,以現在來說其他人想爬上山、進入洞窟都不是問題。要直接攻進去的理由有些不夠。

那男人面無表情的站在那邊守著,仔細地盯緊四周。他沒有讓出一絲縫隙讓我鉆入。

簡直就像是人偶一般在監視周圍,完全找不出破綻。

在我正在思考的時候,突然在我的另一邊發出了聲音。

就像是石頭或是其他東西掉落的聲音,看守的男子也將視線看向那里。

在那個男子的視線前方,有像是翅膀的東西在草叢里。

那只出現一瞬間,就像被驚嚇到一樣,馬上就不見蹤影了。

應該是麥克斯韋的使魔做的事沒錯。不過多虧如此,這樣就讓我有空隙潛進去了。

趁著男子移開視線的機會,我從死角進入了洞窟里面。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