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251-260

web版 251-260

第251話 你要當姊姊了!

瑪利亞懷孕了。這件事直接讓我腦袋空轉、無法言語。而且不只有我,就連菲妮雅、柯迪娜甚至是萊爾都相當震驚。

「最近爸爸很努力呢。妮可爾終于有弟弟或妹妹了。」

「不過、那個……是真的?」

「萊爾、為什么你要半信半疑的?」

「不、但是……」

「別跟我說你不知道這件事喔!」

「不過、那只是稍微的……妳看,最近身體狀況相當好。」

萊爾的話正不斷的讓瑪利亞臉頰膨起,看來這好像是真的。

總之再這樣下去就會爆炸。

「太好了呢、妮可爾。妳要當姊姊了!」

「嗯、誒……誒?欸!?」

終于認知到現實的我發出了驚愕的聲音。

菲妮雅和柯迪娜也接著回過神來。

「恭喜妳、瑪利亞!第二胎還真是讓人等太久了。」

「恭喜,瑪利亞大人、萊爾大人還有妮可爾大人! 妳一定會成為好姊姊的。」

「欸?嗯,謝謝妳?」

菲妮雅也對我也發出了道賀,但是并沒有實感。

不過、我是姊姊……?

「怎、怎怎怎、怎么辦,菲妮雅!我要變成姊姊了!?」

以變回男人為目標的我,被稱為哥哥才是理想狀況。前世是在孤兒院長大,家人變多也會單純的感到開心。

但是現在的我距離理想太遠,只是個沒經驗的人。菲妮雅溫柔得抱住狼狽的我。

「沒問題的。妮可爾大人一定能成為很棒的姊姊的。」

「不對、不是這樣!」

「我能看到。長大后美麗的妮可爾大人,還有可愛的妹妹的樣子!」

「不、說不定是弟弟。」

「肯定是妹妹!能為美少女姊妹服侍,我還真是幸福!」

「冷靜點,菲妮雅。妳自己也相當慌張。」

雖然菲妮雅少見的握起拳頭努力訴說,但我還是很想吐槽。

瑪利亞看著我們露出了平靜的表情,不、不只看著還用上了【鎮靜】(Sanity)。

「菲妮雅、就算是弟弟也要好好疼愛他喔?」

「那是當然!妮可爾大人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不、雖然聽起來很自以為是……不過我會誠心誠意服侍的。從上到下都會好好教育的!」

「不需要做成這樣啦。不過因為菲妮雅工作相當認真,我很信賴妳喔。」

「瑪利亞的第二胎啊。這必須慶祝才行呢。」

「妮可爾那個時候花了十年……,但是這次勉強要說的話也是花了十年……還以為喝了藥會比較短……」

「干脆點,萊爾。是男人就好好負責任。」

「我現在的責任不夠多嗎?」

話說回來,弟弟或妹妹嗎……這樣對那孩子來說,我不就是不知道是哥哥還是姊姊,這種不明不白的情況了嗎?

如果學會【變化】(Polymorph)魔法,然后每天都用男生的樣子,那孩子難道不會混亂嗎?

「……兄弟嗎?」

現在的蜜雪兒醬、蕾緹娜和克勞德感覺就像是幼小的弟妹,尤其是蜜雪兒醬和蕾緹娜就像我的妹妹一樣。

我不否認我確實需要照顧,但是被十歲左右的小鬼當成小孩,還是讓我無法接受。

這里我就必須發揮姊姊的樣子,好好地確認我的立場才行。

「嗯、我會好好做的。」

「啊啦啊啦,已經有身為姊姊的自覺啦?」

對我的話瑪利亞似乎有些誤會,但對于煩惱的我,這句話確實讓我感到安心。

當之后出生的弟弟長大時,我將不得不離開家里。

到那時候抱著不安的心情離開家里也會讓媽媽、瑪利亞擔心吧。

正因如此我才必須將姊姊演好--不、和演是不同的,要好好的給予姊姊的印象才行。

「當然。已經不會讓任何人擔心了!」

「那么、冒險者就不要再繼續當了吧?不知道妮可爾會在哪里倒下,每天都讓人很擔心呢?」

「那、那個是那個,這個是這個……」

除了當麥克斯韋的直傳弟子外,獲得實戰經驗也是相當重要的訓練。透過這樣累積經驗,魔法能力也會不斷上升。為了學會【變化】這都是不可或缺的訓練。

「我去向麥克斯韋報告。」

「已經很晚了。明天再去吧?」

夜色已深,街道都在黑暗之中。

雖然誘拐犯一伙已經被驅逐,克萊恩的同黨也已經處理干凈了,但是這并不是沒有其他小混混。

瑪利亞也因為害怕出事而警告我,不過現在可沒有能贏過我的人、或許可能有也說不定。

「那、我找蜜雪兒醬一起去吧。」

「嗯,那么、就這樣吧?」

「這樣很好啊?那孩子的弓箭技術已經是常識外了。」

身為當地人的柯迪娜也下達了許可,瑪利亞也總算接受了。

說實話,我想和麥克斯韋談的不只有萊爾他們的報告,還有關于征稅權證明書拿出來的時機,如果是和蜜雪兒醬一起去的話也比較好說話。

把蜜雪兒醬誘導到屋外等著,趁著時候討論計畫。而且還有關于瑪利亞懷孕的事情,被懷疑的危險性不高。

「那么我出發了!」

「路上小心。妮可爾真是的,居然這么興奮。」

「看著這種地方,都會覺得她果然還是小孩,相當可愛呢。」

「妳在說什么、妮可爾無論何時都超級可愛!她可是我的天使!」

「親愛的你安靜點。」

「好的」

第252話 半年后,十一歲

在北部三國聯合、某個村莊的教堂里。

有數人正聚集在地下室里。

就像是為了不讓人看到臉孔那般,所有人都圍著一支蠟燭。顯然,這就像是那種地下集會。在這樣黑暗的會議里,男人們互相報告了彼此的成果。

「東部有三名。其中兩名已經確認『素養』,正在進行教育。剩下的一名會在合適的時機獻上。」

「只確認到兩名嗎?像這種東西不會被懷疑嗎?」

「沒辦法。畢竟我等都是表面上無法行動的人。」

「中央有四名。這邊也是兩名持有『素養』。但是『學生』兩名死亡,結果上總數不變。」

「這還要進行教育,反而是倒退了。」

每個人都拿了其他人的所拿出資料,并報告了人員變化。

情況都是一進一退,除非新加入或是死亡都很多,但都是不增不減。

「還有來自西部的人材都沒有?南部也沒有太多行動。」

「那邊的負責人發生了意外事故,活動暫時停止。」

「意外事故?」

「因為隕石掉落。協力者被卷入,必須重新開始組織。」

「嗯?今后不能期待南部和西部的成果嗎?」

「作為代替北部的活動相當頻繁。緊盯他們的六英雄目前不在。」

「現在是五英雄了。令人忌憚的暗殺者總算消失了,但還想在減少一人。」

「在杰德派被摧毀的現在,最好不要露出馬腳。」

「委托其他能接受的暗殺者組織……說的也是。必須等事件平息才行。」

「沒錯。下一個議題,關于『教育』的成果并沒有照預期那樣……」

男人們接著討論另一個話題。

最后、這次的秘密集會一直持續到早上。

◇◆◇◆◇

距離瑪利亞的炸彈發言已經過去了半年。

在發現這件事的半年后,肚子也變得相當明顯了。

和肥胖脂肪不一樣,這是有些硬的膨脹。可以感覺到里面正不斷傳出生命的力量。

同時也迎來我的11歲生日。

在半年的時間里我的身高增加了三厘米,和蜜雪兒醬比起來成長期似乎比較慢來。與此同時我一直很困擾的問題正越來越明顯。

那就是……歐派的成長。

最一開始只有少許的膨脹,但是因為身材相當纖細,所以我能夠知道女性的成長,而且是不得不知道。

還有最近臀部也開始變的圓潤,看來真正的第二性征已經開始發育了。

在這期間里蜜雪兒醬當然也有了成長,多虧在夏天一起洗澡的緣故。看來不能暴露正體的對手又增加了。

反而是蕾緹娜完全沒有成長出女性特征,這難道就是種族差異嗎?精靈會像人類一樣成長,看來這件事果然是夸大了。

「話雖如此、這東西每次揮劍都會搖晃,真有夠礙事。」

每當雙手握劍時,兩只手就會向中間靠攏,然后胸部就會被擠著。從手臂內側傳來了不曾感覺過的肉感。這是在生前從來沒有過的觸感。多虧這種從沒接觸過的感覺,手臂活動時總有些微妙的違和感。

「妮可爾醬那都還好,我最近放弓弦時被打到可是會超級超級痛的!」

「趴在地上時總有些很厲害的違和感。」

「那個-」

「拿下來不就好了,所以才說人類一下子就會噗噗的變胖」

「蕾緹娜醬很瘦真令人羨慕。」

「譏諷人嗎?這肯定是在譏諷人!」

「那個……這種話到沒有男性的地方去說可以嗎?」

對于打斷我們的Girl』s talk的克勞德,三人都送了白眼給他。現在正在進行像往常一樣的食物收集,克勞德也在這里并不奇怪。

但這種事情和美少女無關。

「怎、怎樣?沒辦法啊。對我來說也是修行的一環啊。」

「沒什么。」

「克勞德君,H。」

「你不會假裝沒聽見嗎?」

「別強人所難了!」

克勞德現在也已經接近13歲,已經是了解各式各樣事情的年紀了。我原本也是這樣子、如果碰到像是蜜雪兒醬和蕾緹娜這種美少女組合,會豎起耳朵偷聽也是正常的。

「把色狼克勞德丟一邊不就好了。」

「不要丟下我!?」

「先別丟掉吧!現在是媽媽不方便行動時候,所以我想帶些有營養的食材回去。」

「那今天的狩獵好好加油吧!」

「為了瑪利亞大人要加油呢。」

「那我呢……?」

「你想知道嗎?」

「不、不用了。」

蕾緹娜那冰冷的視線讓克勞德的意見逐漸萎靡。

克勞德,你知道嗎?無法承受那視線的人,在冒險者公會里可是像山一樣多喔。

而且還有其他很喜歡蜜雪兒醬膨臉的人,甚至是想被我送去輕蔑視線的人也有,拉墨冒險者公會看來已經不行了。

而將所有欲望都集結一手的克勞德,他所受到的嫉妒似乎沒有上限值。即使是現在,他在空閑時間也常常被其他冒險者找去疼愛一番。

「說是要營養的食材,要找什么比較好?」

「肯定是肉啊!」

對于蕾緹娜的提問,蜜雪兒醬舉起雙手用力回答。肉食系女子還真是一如往常。

「要找些野牛嗎?」

「那種大型獵物不常見,而且這附近有其他冒險者常常在狩獵。」

「蛇或蜥蜴之類的,不太值得狩獵呢。」

「論滋養程度的話,那不就是卡邦庫爾?」

「啾!?」

當我看向頭上時,受到驚嚇的氣氛傳了過來。

在那上面有著比半年前還要大只的卡醬,而且已經快要沒辦法坐在我頭上了。卡醬在卡邦庫爾之中還算是孩子,在這半年里也逐漸長大。

以前的大小差不多像只貓,但是現在的體型已經和小型犬差不多了。而且看著那圓滾滾的身材,就可以知道吃得相當充分。

「卡醬也差不多要開始運度了,不然就不給到我頭上坐了。」

「啾、啾~」

受到我的警告的卡醬連忙開始運動,但是我希望不要在我頭上運動。把我的腦袋晃來晃去會讓我非常不舒服。

「嘛~卡邦庫爾只不過是開玩笑。如果沒有讓媽媽獲得更多營養的話,又會出現像我這種虛弱兒童。」

「雖然這樣也是很可愛,但……」

「這樣就會一直很擔心,這樣不好。」

「眼睛移開的順間就失去意識,我覺得這項技能只有妮可爾辦的到。」

「你們幾個、給我記住。」

對于連發的不友善發言,我只能還以空洞的視線。

第253話 禮物

在那天我們捕捉到了被稱為噴射跑雞(Spurt Leghorn)的一種魔物。

就像牠的名子那樣,能夠超快的速度奔跑,身形也比普通雞大上一圈,但是因為牠本身機動力太高沒辦法用柵欄圍住,所以不能夠拿來飼養。

其中最拿手的特技就是撞爛柵欄,不然就是利用助跑跳過柵欄。不過因為攻擊力很低,所以作為魔物的危險度不高。即使是那些負責巡邏的冒險者也會直接忽視牠們。

在戰斗過程中不知道為什么只攻擊克勞德,看他全身都是羽毛真是愉悅。

當克勞德被羽毛纏著吸引攻擊的時候,我趁這機會砍向雞腿封住牠的行動,然后再給予最后一擊。

如果是以往的話,應該會直接由蜜雪兒醬直接單打,但是她看著被雞玩弄的克勞德,開始按住腹部大笑。而且蕾緹娜也是一樣。

順便收集了能做藥水的藥草和可以做為點心的水果,之后就回到了公會。不過看著被雞毛覆蓋的克勞德被受付娘笑成這樣,實在是有點為他悲哀。

但是如果在這時候為克勞德說話,那么其他冒險者的嫉妒會更加劇烈。現在這種迷之狀況雖然很痛苦,但是就讓我們為他默默的流淚吧。

將獵物分成四等分,各自帶回家。雖然克勞德那部份有些不夠,但還是能夠用來煮湯。

在晚餐之后我來到了麥克斯韋的宅邸。今天我有事要找麥克斯韋。

「喔!歡迎妳、妮可爾小姐。在這種深夜造訪,難道是終于要接受我的求婚了嗎?」

「閉嘴、蘿莉控。夢話等打倒萊爾之后再說。」

出來迎接的是目前在這座宅邸里擔任家政夫的馬特烏斯。雖然表面上是生活這里,但實際上正受到麥克斯韋的監視。

似乎能看到經常被壓榨去做一些暗地里的小工作,但既然這樣挑釁我,那么就不需要可憐他了。

「這樣就死了、不行喔?找爺爺嗎?」

「恩、他在嗎?」

「我去叫他,先在客廳等著吧。」

一如往常的語調讓人有些惱火,但是到目前為止都很順從,真是幫了大忙。

像這樣被放置在麥克斯韋的垃圾山里,知道內情的馬特烏斯還真是值得贊賞。不過雖說知道內情,但是并不知道我的真實身分。

前往客廳的路上可以看出和馬特烏斯來之前的不同,但果然看得出是男人打掃的,在角落里還是有灰塵。

「嘛、畢竟這不是馬特烏斯的本職,這也沒辦法。」

打開房間角落的柜子、拿出打掃用具,開始收集灰塵。大略的清掃一下,將看的到的臟污扔進垃圾桶里。像這種工作在我還在孤兒院生活時,就已經將相當習慣了。事實上與蜜雪兒醬和蕾緹娜她們的房間比起來克勞德的房間都比她們干凈。

「話說、為啥客人會在打掃房間?」

「嗯?不小心的。」

這間宅邸、我甚至比柯迪娜都還要常出入。換句話說這里可以說是我的第二個住家。不對、第二個家是柯迪娜家,這邊應該算是第三個。

馬特烏斯手上拿著托盤和麥克斯韋一起走了過來。

「汝有沒有發現最近在晚上過來的次數增加了?小孩子熬夜可不好喔。」

「現在才問。那么讓直傳弟子住下來不就沒問題了。」

因為有馬特烏斯在,稍微小心措辭吧。不過這家伙也知道我原本的語調,所以這只是心情的問題。

今天的訪問并不是很重要,不需要密談。

「今日有何事?」

「麥克斯韋、帶我去阿雷克瑪露劍王國。」

「哈?為何?」

今天來這的目的就是為了即將出生的弟妹。從瑪莉亞發現懷孕大概花了兩個,然后現在已經過半年。

大概再兩個月就出生了,所以我想差不多要來準備禮物了。為此我就需要去拜訪住在阿雷克瑪露的鍛造師阿斯托。

「想要給弟弟或妹妹一個禮物。」

「有這種想法怎么不去找柯迪娜或是菲妮雅小姐?」

「之前慶祝40歲生日時,惹火了她。」

「這肯定會啊。」

柯迪娜在打倒邪竜的時候19歲,她從15歲就被稱為天才,是我們之中最年輕的。

但這已經是相當久以前的故事了,我死亡后已經過了21年,明明就是為了她舉辦40歲生日,卻讓她相當生氣。

以長壽的貓人族來說應該算是很年輕啊,真是不講理。

「是打算委托阿斯托殿工作嗎?」

「因為現在還不知道出生的是弟弟還是妹妹,所以我想要做幼兒的衣服。」

「那有需要委托那個人物嗎?」

「總之我想先避免受傷,所以要在衣服上賦予【保護】(protection)」

「傻嗎?交給阿斯托殿賦予的話,就會變成擁有異常防御力的幼兒服了!」

「這樣才好啊!」

如果是阿斯托的話,肯定能做出能當下騎士攻擊的幼兒服的,不然的話就由我提供邪竜的素材吧。只要是為了避免萬一的話,就有委托的價值。

「對了!如果使用翼膜作為素材的話,劍和槍都能擋住,而且還有對魔法的耐性。」

「要冷靜啊。這種意義不明的幼兒服從來沒聽過。」

「你這渾蛋。在這世界上可是充滿了危險,就算我甚么都沒做、呼吸還是會停止。」

「別用汝的基準判斷呀!」

麥克斯韋將我的意見駁回,而站在一旁的馬特烏斯至一臉呆然的看著這邊。看來是對我突如其來的粗暴口氣嚇到了。

「妮可爾小姐如果慌張,口氣就會開始粗暴嗎?」

「這就是本性。」

「做為淑女還真讓人佩服呢?」

「沒打算成為淑女,所以沒關系。」

總之、關于素材的話題我們并沒有說是邪竜的,所以還算安全。而我的語氣在我們第一次戰斗時就已經見過了,所以并不稀奇。

「那個阿斯托就是制作小姐裝備的人?」

「恩、算是專屬的。」

現在與他簽有契約的冒險者只有我,既然只有我一位的話,稱為專屬也不成問題。

「誒?我也想要打一把劍呢?」

「那家伙的劍很貴喔。你有錢嗎?」

「現役時代還存了不少錢……」

「而且他不喜歡人群,會不會接受都是的疑問。」

「嗯……果然,太突然不行呀?」

有能力的鍛造師或賦予師,沒有人脈的話通常都不會接下工作。

而在阿斯托的情況更是如此,他的能力不是普通的高,因此對客人的要求也相當嚴密。

「好吧、除了幼兒服的問題外,如果是護身符之類的還不成問題。不、那樣的話老夫也能做。總之先去那露個臉吧,看看近況應該也不錯。」

麥克斯韋摸著長長的胡須像這樣考慮著。

之后突然間就冒出了一個充滿快活的聲音。

第254話 作為姊姊的禮物

聽起來像是相當愉悅的、而且是從地底下冒出,有點清晰、又有點模糊的聲音。

麥克斯韋的探知魔法和我的氣息感知都全力發動,但是卻沒能察覺聲音的來源。像這種存在……只有那家伙了。

「神諭喔、有沒有人需要神諭喔~~~~~」

麥克斯韋的起居室是面向庭院,中間只隔著一扇玻璃拉門。而且還設有走廊,這是為了能眺望庭院放松的設計。

而那邊時不時露出了半顆小小的白色腦袋。

「有何貴干、神大人?」

「Muu…,不驚訝呢?難得特別用這種方式出場說。」

這樣說著的同時將手臂一揮。光是這樣馬特烏斯一瞬間就石化了。

應該是用了石化詛咒(stonecurse)魔法。這是屬于地屬性相當高位的魔法,將那的一瞬間就……,現在才做不會太晚嗎?

我們無言的看著成為石像的馬特烏斯直冒冷汗,并向破戒神打招呼。應該說直接無情的把馬特烏斯變成石像,真讓人飽受驚嚇。

「不需要為這種事費心。普通出現就好、普通的。」

「這樣就不好玩了。還有這是來是神大人的神諭desu。」

直接忽視我的意見,強行進入話題的破戒神。從旁看來就是無害又可愛的存在,但即使如此這還是世間認定為邪神的稍微可疑的存在,太受人注目也不太好。

我自己也想避人眼光,可以的話希望能趕快把事情處理好然后快點離開。

「這是來自神大人的話喔,心存感激的聽著吧!」

「全被那種登場方式浪費了。」

「老夫也覺得能普通的登場就很好了。」

「喔?老爺爺很容易被嚇到?」

「要是太過突然也是會嚇的。」

「醬子就不好了。要趕快準備蘇生(resurrection)才行。」

「老夫不要突然間就不小心死掉……」

挺起胸膛宣言的破戒神、以及垂著肩膀嘆氣的麥克斯韋。

在世界樹教義中,一般人禁止使用蘇生魔法。但是這種事情貌似和神大人無關。

就算被嚇死還是能夠用蘇生魔法拉回來,驚人話題放送中。

「那么關于蘇生魔法就應相談吧。還有就是捏……」<應相談:根據討論來決定,算是一個梗。>

「等等、甚么是應相談?」

「就是這樣呢!現在、如果去那個人那里就變成大事件喲?獲得邪竜素材、然后發明欲就會暴走。」

「阿斯托……會是這樣嗎?」

在那個工作狂面前拿出最高級素材,有可能不會保持冷靜。

話說回來,在破戒神提到阿斯托的名子時表情有些微妙,稍微有些在意。

「舉例來說的話,就是那種在邪竜皮膜里面織入秘銀線制成的幼兒服,或者做出即使被火巨人打中也毫發無傷的護身符,甚至打造出就算讓貝西摩斯踩到也完全沒事的嬰兒車。」

「那已經算是神器了吧?再怎么夸張也不至于吧……」

「說實話,正是因為有實績所以不會錯。」

「竟然有實績啊!?」

狂冒冷汗反駁的麥克斯韋、以及強勢表達意見的破戒神。

也就是說、在過去曾經有得到過和邪竜匹敵的素材,然后做成一件幼兒服?

不管怎樣那種危險的東西應該不會……應該……

「嗯。家人的安全是無法取代的。」

「在這也有不行的人啊!?」

為了新家人決定制作神器的我,破戒神雙手抱頭苦惱著。

不過先等一下,如果只有做一套的話或許會有誤差。

而且新生兒死亡率非常高,如果是為了減少一點危險度的話,區區邪竜素材、不足惜。

「等等、雷德。即使如此、這樣還是很不妙啊!」

但是、沒想到阻止我的竟然是麥克斯韋。

還以為如果有同伴意識的老爺子會和我有相同意見,但是他好像有異議的樣子。

「怎么樣。到底哪里有問題啊?」

「這不是一堆嗎!?首先、邪竜素材是在這世界上不易無二的,而持有的人就只有討伐邪竜的六人而已。由這種素材制成的禮物由汝送出的話,那身分不就暴露了嗎?」

「那、由老爺子來送不就行了嗎?」

「確實由老夫來送多少能打混過去,但這種情況下汝的禮物就會變成老夫的功績了。」

「嗯!?」

要送給新家人的禮物。這種思念如果被老爺子搶走的話一點也不好。萬一一直照著這種情況長大,對于弟弟或是妹妹來說,送出很好的禮物并相當疼愛(他/她)的麥克斯韋,和甚么都沒做的姊姊這種構圖就會出現,這種情況一定要避免。是絕對要不計一切避免它。

「這樣不行。我要避免被當成模糊的存在,我可是已被向往的姊姊為目標。」

「哦?『姊姊』這樣可以嗎?」

「嗚嗯……但是以現在的樣子完全不像『哥哥』,所以沒辦法。而且如果做了這種事,我的身分不就暴露了嗎?」

要成為歐尼醬的話就必須使用【變化】才行。而且如果以雷德的樣子出現,然后說『可以叫我歐尼醬喔』,這樣瑪利亞就會推論出來。

不對、這樣做肯定會暴露。

「嗚…、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這邊就是神諭了。首先第一點、如果想要在出生后保持健康,那就準備個不會生病的護身符。」

「確實如此,但我根本不了解這種素材。」

「最快的方式就是用卡邦庫爾的龍珠--」

「大反對!!」

卡醬已經我家的一員了,要我拔出牠頭上的寶珠、做的到才怪。

雖然不知道是弟弟還是妹妹,但光是想像小小朋友和卡醬玩在一起就--

用短小的手腳不斷移動、搖搖晃晃的小寶寶。在照顧的同時等距離移動不被抓到的卡醬。

最后哭著抱住卡醬睡著的小寶寶,然后是在一邊溫柔看著的我。

「喔!糟了!這可以萌,太危險了。」

光是想像就讓我壓住鼻子,還以為鼻血要流出來了。

「在想像什么大概能知道,不過那個回答也在預料之內。所以就去得到代替品吧!」

破戒神露出相當迷人的笑容這么說著。

第255話 合宿

破戒神伸出一只手指像這樣提議到。

從起居室站起、用稍微傾斜的角度放出視線,感覺就像站在講臺上的老師一樣。

「代替品?」

「首先贈送物理上的神器級禮物本身就是個問題,所以就先讓我們用上手邊有的實用品來奉承吧。營養豐富的女王花蜜、這已經到手了嗎?」

「這樣的話由老夫準備吧,原本老夫也想把這當成禮物。」

「順帶一提這對小嬰兒來說女王花蜜很危險,所以請送給母親。那對做月子很有幫助。」

「為什么說對小嬰兒很危險?」

「女王花蜜會強化釋放力。如果小嬰兒擁有祝福的話,那就會讓魔力不斷消耗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就會常常處于魔力枯竭的狀況--也就是說,會一直處于疲勞狀態。」

「這么說來、那個也被用來治療妮可爾呢。」

這是用來治療我釋放力不足的藥品原料。而且是高魔力含量的特倫托種養分,這種滋養對于嬰兒來說太強也說不定。

不過這原本就是十分稀有的素材,沒有做過給嬰兒的人體實驗。實際上我也不知道麥克斯韋打算送這,真是好險啊。

「那么我又想到了另一個禮物。嬰兒的皮膚非常細膩,那么就必須花精力去照顧才行。」

「花蜜的事情我了解了。然后不要說是那是奉承。請稱為對家人的愛情。」

「雷德、汝這句話怎么不對萊爾說?」

「才不會說。」

無視麥克斯韋的吐槽,破戒神自豪的走來走去、晃著手指繼續開始講課。

確實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有有一個疑問。

「嗯?等等。這么說來我并沒有被這么小心對待的記憶喔?」

「以你的情況來說、其他的危機更大,和皮膚比起來根本不算什么。」

這么說來在那個時期我正在絕食期間,所以才管不了這么多?

瑪利亞和萊爾以及菲妮雅他們都是相當不知所措。

「那時候真的非常抱歉……」

我向目前在柯迪娜家里睡覺的雙親低下頭,傳達了想法。

雖然這是我的固執,但是對那三人造成很大的困擾還是有自覺的。

「而且我的血脈在你身上相當濃厚。我身上能魅惑他人的能力相當強大,在你身上也有繼承這種血脈。因此即使什么都不做頭發也能撒啦撒啦,皮膚也能超級光滑、噗妞噗妞的。實在太可惡了!」

「為什么要表現的很悔恨呢?」

「沒有啦、只是為那些要努力才美麗的那些族群表達怨恨而已。」

「完全搞不懂!」

嘛~如果柯迪娜在附近的話,說不定真的會發出怨恨的聲音。

「總之、接下來出生的孩子不會像你這樣繼承濃厚的血脈。所以說必須好好照顧肌膚喲。喔、順便說一下,是個女孩子。」

「別隨便曝光啊!渾帳東西!?」

啊~剛剛才在因為不知道是弟弟還妹妹而感到興奮,現在被一口氣冷卻下來了。

是嗎,即將出生的是妹妹呀。原本還想和弟弟一起去玩各式各樣的事情。不對,妹妹也能玩啊?

「等等……如果輸給了妹妹的女子力的話,姊姊的尊嚴不就碰到危機了嗎?」

「關于這點老夫覺得應該不用擔心才對。畢竟有連艾利歐特都淪陷的淑女模樣。」

「住口、那是我人生的污點。」

「才不過活了十年,還談什么人生?」

「前世也要加上去。」

我與麥克斯韋的爭論正要開始的時候,被破戒神啪地拍了下手阻止了。

如果再為了這種蠢事拖延的話,肯定會持續到早上。像這種東拉西扯的辯論也只有老爺子能做到。

「到此為止。正是這種情況,所以說清潔才是擊退病魔的最大要素。那么準備些對皮膚很好的肥皂和洗發精意下如何?」

「嗯、感覺還蠻不賴的?」

確實如果是女孩子的話,對于肌膚和頭發都需要好好保養。而且有需要的話,我、菲妮雅或是瑪利亞都可以使用,分些給柯迪娜也很不錯呢。

但是和老爺子一樣,我完全不知道有那些素材。

「很不錯呢,不過材料要去哪收集呢?」

「那當然就是……….大海desu」

「大海?」

這里可是被稱為拉墨森王國,就像名子一樣是被森林環繞的城市。當然也不是走到哪里都是森林,在西邊好像有個港口城鎮。但是那邊的距離相當遠,并不是能隨便就能到達的地方。

「在這時期實在有些不行呢--」

「不會的、雷德。好好想想吧。不是快到年末的長假了嗎?」

「喔~這么說來還有一個月就到了。但是光往返西邊的港口可稱不上是休假。」

「沒什么,老夫在正好有座小島在西部城鎮,汝們一起去合宿吧。」

「我們?」

「汝、蜜雪兒小姐、蕾緹娜小姐還有克勞德與菲妮雅小姐。」

「有我們四人是了解了,但連菲妮雅也是嗎?」

雖然菲妮雅有在進行劍術修練,但并不是她的本職。萊爾的修行也持續了半年多。如果要進入實戰,還是讓我有些不安。

和我們一起過來合宿的話,以現在的她實力不會很辛苦嗎?

對我害怕危險的擔心,麥克斯韋似乎有不同的見解。

「那女孩也相當努力的和克勞德一起修行。跟著汝們還不成問題。而且老夫覺得……」

「覺得?」

「誰來負責煮飯?」

「喔……」

我因為對前世有些記憶,所以多少能做些料理……但一言蔽之就是粗糙。老爺子的料理能力應該也好不到哪里去。

如果交給蕾緹娜肯定會變成焦炭,而蜜雪兒醬烤肉的話沒問題,但是這以外的料理完全不行。三餐都是烤肉還是饒了我吧。

至于克勞德……令人傷心,關于煮飯這件事情并不會受到好臉色,所以應該不會做飯才對。

「合宿嗎?真好呢。我也想參加……」

「別過來。」

蜜雪兒醬相當敬畏這家伙,畢竟也不能大喇喇地介紹邪神。

聽到我拒絕的話,破戒神馬上就露出悲傷的表情和傷心的眼神,看到這表情,果然還是沒辦法丟下。趕緊修正言論。

「不是啊、能幫忙是很感謝沒錯,但是妳的存在不是不能讓太多人注意到嗎?」

「嘛~這么說來也是呢。」

「材料部份我們會負責收集,至于情報方面就需要幫忙了。」

「Umum、妥協點在這邊嗎?」

馬上就換張表情、重新振作的破戒神。剛剛是在假哭嗎?

之后要求麥克斯韋準備紙筆寫下了需要的材料。

真不愧是神大人,那個筆跡真是讓人嘆息的流利啊。

此外、被石化的馬特烏斯完全被遺忘,讓負責治療的破戒神治好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晚上了。

第256話 大家的作業

借著破戒神的智慧我們決定去西方港口城鎮合宿。

參加人員有我、蜜雪兒醬、蕾緹娜、克勞德四人和菲妮雅,以及負責帶路的麥克斯韋,總共六人。

原本柯迪娜也想跟著過來,但是如果懷孕的瑪利亞在柯迪娜家里分娩的話,沒有女幫手會很麻煩,所以最后決定當留守役。

距離放長假的時間大約三個星期,但是為了合宿的準備,轉眼間就結束了。我們是否能放冬季長假,全看能不能夠在柯迪娜的監視下完成課題。

想要去合宿就要完成課題,就是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