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241-250

web版 241-250

第241話 入侵開始

轉移地點是賽利姆附近的街上,開始夜間移動。

吉特聯邦的首都賽利姆與馬塔拉(マタラ)合縱國的海上貿易非常繁榮,港口距離很近。

但是在地形上并不像是海港城鎮,不如說是在懸崖上的城市。賽利姆都是將貨物往附近港口運輸,再透過馬塔拉的航海路線進行貿易。

在那些男人們的帶領下,抵達賽利姆旁邊的時候,突然改變方向,朝著陡峭的懸崖方向走去。在前進方向的遠處能夠看到一間豪宅。

「在那邊嗎?」

「恩、沒錯。」

「不僅是克萊恩和頭目,那些商人們今天也會回來。警備會更嚴密的。」

「從正面潛入果然行不通啊?」

在距離豪宅守衛看不到的位置,我從男人們口中得知豪宅構造,并開始規劃潛入方式。

豪宅位于獨立的懸崖上,除了前方以外其他三面都是環海。正面直接連接主要道路,視野很好。在沒有幻覺戒指的情況下,直接潛入相當困難。

「話說你們叫什么名子?我(俺)叫妮科爾。」

「俺……?剛才不是用我(わたし)嗎……?」

「那是在公共場合的情況。」

「這樣子啊。我叫做阿格斯(アーガス)。」

「我是巴曼(バウマン),今天就拜托你了。」

「恩、請多指教。喔、還有,我不是馬特烏斯的手下喔?」

總覺得被他們以同事的口吻搭話,姑且先劃清界線比較好。

先用短劍在地上繪制草圖,然后規劃入侵路線。

「要是從街道這邊,沿著草叢進入可行嗎?」

「不、在途中有部分被斷開,之后就無法前進了。」

「那邊有多少警衛?」

「在里面有奴隸商人和克萊恩老爺還有頭目,應該還有八個手下。」

「總共11人啊,還蠻多的。如果攀爬懸崖的話有多高?」

現在的我有新手甲【gauntlet】,有這的話爬懸崖應該相當容易才對。

「20、不。差不多30米左右。」

「還蠻高的啊。」

「而且風和海浪也相當強,如果一不小心就會被海浪打入海中。」

「再說為了爬懸崖,就必須先到懸崖下面。這不太實際。」

「恩……真麻煩。」

不愧是從事違法的奴隸商人基地,警戒相當嚴密。但是我能采取的手段也只有從懸崖入侵了。

「什么嘛、又沒人說一定要用爬的。」

「麥克斯韋,有好方法嗎?」

「用飛的不就好了?」

「……喔、還有這招……」

麥可斯韋有飛翔魔法,如果使用它就能夠直接飛過警戒區域。

「這樣的話就從屋頂入侵吧。剛好今天的云相當多。」

如果天氣好的話,我的影子就會被月光照映出來,這樣從上空入侵就會很困難。但是在多云的情況下,陰影就不會那么明顯,基本上一身黑的我也不會太顯眼。

「總之老夫會跟著到屋頂上,如果發生緊急狀況只要和老夫會合就能逃走。」

「確實待在屋頂上,基本上就不會找到。而且回去的時候說不定也要用飛的。」

「最好當作豪宅內部有阻礙轉移的設備,所以說假如需要逃跑的話就到屋頂上吧。」

「知道了。」

我們先命令阿格斯他們在原地待機,之后就讓麥克斯韋使用飛行魔法飛到空中。隨著云層陰影、避開月光不斷接近豪宅。

照這樣子輕輕的落到屋頂上,不斷注意周遭。

在下面的陽臺上馬上就發現了一名警衛。我稍微舔濕嘴唇并要求麥克斯韋要安靜行動。麥克斯韋也點頭向我回復并從懷里拿出鴿子。那鴿子自己就移動到我肩膀上后就不動了。這應該就是把這也帶去的意思吧?

我點頭同意他的想法并緩緩移動到屋頂邊緣。下面有一名警衛,如果在這時發出聲音,那么躲在這就會被發現。

接著我抽出腰上的短劍,利用倒影來觀察屋頂下方。雖然我也有鏡子,但是如果反射到光線的話就會被發現。這把震動短劍多少能產生些倒影,代替鏡子剛好。

在陽臺里面是一個寬敞的房間,沒有其他人影。看來這邊就只有他一人,所以只要能安靜處理掉就不會發現入侵了。

我立刻從屋頂甩下絲線纏到警衛脖子上,接著將肌肉強化、全力拉動絲線。如果在前世只需要用絲線就能把人吊起來,但現在我體重太輕,除非利用石頭不然根本沒辦法直接吊起一位男人。

不過在肌肉強化的情況下就能直接絞殺。

「嗚?喀哈!?」

那男人只發出細微的聲音拼命得想解開絲線,他立刻就用左手拔出匕首想把線割斷,想必經過相當多的訓練吧?

用右手抵抗絲線、左手試圖切斷絲線。如果拿鋼琴線來用的話,恐怕早就被切斷了,但現在用的絲線都是秘銀線。像這樣的匕首可無法切開秘銀線。

最后,那個男人雙腳離開了地面,停止了反抗。看到從絲線所切開的傷口處開始冒出血泡,我才解開絲線。

男人失去力量直接倒在地上,身體也不斷抽蓄。接著我立刻跳向那男人旁邊,為防萬一,向頸部再補一刀。

「可以了,下來吧。」

「一如往常的手段啊,好可怕呀。」

麥可斯韋邊說著風涼話靜靜地跳下來,這動作實在不像是老人。

「麥可斯韋就在這等吧,之后我一個就夠了。應該說隱密會被妨礙。」

「是嗎?不過老夫還是會用使魔觀察情形就是了。」

「這不打緊。根據情況,我也許不會匯合,直接逃走。」

「了解,祝武運昌隆。」

「交給我吧!」

我回答完麥可斯韋后就打開房門,向走廊前進。

第242話 暗中行動

讓麥克斯韋在陽臺上待機后,我進到了走廊。當然周圍的情況已經做過確認,看來并沒有被發現。

依照之前的情報,目前這棟豪宅里有克萊恩、奴隸商人一名、杰德派頭目以及八位手下。

總共11人,其中一人已經被解決掉了,所以應該還剩10人。

如果實力按照之前那位男人來看的話,其他手下似乎沒有馬特烏斯這么強。看來那男人在杰德派之中也算是筆頭實力了,不過即使是他全力向萊爾攻擊也無法造成傷害,把萊爾稱作怪物也是能理解。

總而言之,假如奴隸商人就是之前的胖子,很難想像會構成威脅,而他的部下應該也不成問題。克萊恩的實力是未知,但在塔克希爾那邊一看到我就馬上逃走這點來看,應該沒什么大不了的。

「有問題的是頭目那邊啊…」

統帥整個流派,并教導出馬特烏斯。從這來看實力是毋庸質疑的。想從他眼皮下處理掉克萊恩,這幾乎不可能。

在我思考的時候,從走廊轉角處傳出了腳步聲。這棟豪宅的走廊都是用大理石打磨制成,真是奢侈的蓋法。多虧如此腳步聲相當清楚。

我立刻躲在轉角處準備伏擊,如果以我的身高很容易躲在視線下方,要馬上發現相當困難。

果然那男人在一開始完全沒有注意到我,想直接從我前面走過。不過在注意到我躲在墻角時,臉上瞬間露出驚愕的表情。

在發出聲音前我的絲線就已經繞上他的脖子。

在對方頸部纏緊絲線,用全身的體重向下拖動。如果是體重輕的我直接下向拉就會被吊起來吧,這時候就用擒拿術破壞對方平衡,將身體切入對方懷中拉向地面。

之后再立刻跨上對手背后,用左手拔出短劍從肋骨斜下方往上推。短劍刀刃直接刺穿肋骨下方,刺向心臟。

「……這樣就兩人……」

從還在抽蓄的男人身上下來,將尸體藏到附近的房間。

這樣還剩下9人,但最優先的目標是克萊恩,而且時間有限,必須快點處理。

之后我又解決了三名手下,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被發現入侵,內部的搜索相當順利。但是也差不多要發現了,如果再不快點找到目標就有麻煩了。

這間豪宅有三層,每層有十多間房間。要每間確認相當麻煩,但如果隨便搜索的話說不定會被目標逃走。所以我還是很有耐心的一間一間確認,在完成三樓和二樓的搜索后,終于來到一樓。

從樓梯外的窗戶能看到有裝飾豪華的馬車與帶有籠子的馬車停在那里。無論哪邊都沒有馬匹,在稍遠處的馬廄中可以看到大約5匹馬,騎馬出去某個地方的機會不高。

也就是說奴隸商人和克萊恩依舊在這棟豪宅里。

「看來離開時會很麻煩。」

幸好這棟豪宅是位在獨立懸崖,所以沒有其他地方能離開。多虧如此入侵非常困難,這都是多虧麥克斯韋才能解決。先不論個性怎么樣,在這種非常時期老爺子相當靠得住。

「……嗯?」

正當我思考時,差點直接在走廊上探頭,還好及時停了下來。現在還剩下六人,從入侵變成正面突破還是不要比較好。

用短劍代替鏡子看向走廊轉角,發現有一個房門口有兩名警衛正在巡邏著。

「那么……」

在這豪宅里還剩下警衛三名、奴隸商人、克萊恩還有杰德派頭目。

「不對……頭目的手腕相當不錯,說不定正在房里擔任護衛。也就是說在房間里的是奴隸商人或克萊恩,不過知道自己被追捕的克萊恩在房間里的機會較高嗎?」

那么就先下手為強。

我從肩上的刀袋中取出兩把飛刀握在雙手上,雖然投擲術并不拿手,不過技術還是夠解決掉漫不經心的兩人。

靜靜地跳出走廊,甩出右臂。

丟出去的飛刀轉了半圈直接刺入其中一人的脖子中,在他發出聲音前就倒下了。

在另一人發現同伴倒下時,將左手用力一揮,將飛刀丟出去。當他注意到這邊時,我的飛刀已經深深插入他的咽喉之中。

「咳呼!」

在發出像咳嗽的聲音后,剩下的另一人也倒下了

第243話 發現目標

那些男人倒下的聲音似乎被聽到了,接著從房間里傳來了問話。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

那聲音我沒有聽過,不過對于異常聲響毫無警戒心的問話,看來對于突發事件的經驗不多。也就是說可以確定是奴隸商人或是克萊恩在里面沒錯。

我跑向被擊倒的男人們身邊,將刀子拔出。這樣就會導致大出血,死亡的機率也會上升。

他們的傷口從大量出血到緩和下來,這就是心臟的活動減弱的證明。也就是說這些人已經沒救了。

「到底發生什么事!?」

從房間里頭又發出了憤怒……歇斯底里的聲音。我直接無視問話,慢慢地推開門。

房間里面鋪有蓬松的地毯、天花板有豪華燈飾,顯然這不是一般的客房。在里面的辦公桌旁有一位神經質的男人,桌上還有把還沒拔出的劍。

第一次見到的臉,但發型和那個面具男一樣,而且還與多諾萬有些相像。

「是克萊恩.斯特拉=薩爾瓦前邊境伯爵嗎?」

「小孩……不,是小人族嗎?」

對方不但沒有回答我,而且還說著失禮的話。確實我比其他同年齡的人還矮,但也沒有矮到和小人族一樣。

他們的身高超不多在一米左右,我現在的身高有130厘米『已經』超出很多了。不、現在不說這。

「薩爾瓦前邊境伯爵。這是來自多諾萬現邊境伯爵的命令,即刻將征稅權證明書歸還。」

「多諾萬!是那個蠢兒子派來的刺客嗎!?可惡、他想對父親做什么?」

雖然很想吐槽說到底是誰在給兒子找麻煩,克萊恩之所以不會覺得我是送信的,是因為我手上正拿著刀。而那把刀上啪答啪答的滴著血。

「用質問回答問題也沒關系,只不過乖乖的把東西還來,我這邊也會比較輕松。」

「怎么可能還!」

口沫橫飛的克萊恩是沒能了解現況嗎?馬上將手伸向劍還算是不錯的想法。不過在我面前想抵抗可是下策喔!

我將手上的飛刀投出,直接刺穿克萊恩的手腕。

「嗚哇!?」

克萊恩放開了劍、發出了短促的哀號。向后退了數步跌坐在地上。左手緊緊壓住受傷的右手。

雖然已經給了他重新拿起武器的時間,但克萊恩卻只有留著眼淚向后退。

「為防萬一、我在問一次。征稅權證明書--」

在我問到一半時,立刻向側邊閃去,緊接著、剛剛我所在的位置被一道劍氣橫掃而過。

不知什么時候在我身后出現了一位中年的高個子。是一位身高2米左右的壯碩男子。兩只手上都拿著比馬特烏斯還長的蠻刀(Bastardsword)

拿著這種武器,還能毫無動靜的移動到我背后。能輕松的揮動那武器,而且身體絲毫沒有搖晃。看來……這對手相當強。

「……從剛才開始就有小蟲子在房子里偷偷摸摸,原來是這樣的小孩啊。」

「基甸!快殺了入侵者!」

「吵死了。別對我指手畫腳。」

被稱為基甸得男人,對著嚷嚷殺了我的克萊恩吐出惡言,同時緊緊盯著這邊。全身,不、是凝視著我身體的要害,這瞬間我能感覺到這男人正準備殺掉我。

「小鬼……不對、是女的?小妹妹妳手腕相當不錯嘛,感覺大概有五人被干掉了。」

「七個人。」

「還真猛,(妳)是一流的暗殺者呢。」

別說一流了,在前世可是被稱為世界頂級的。不過能靠近我背后還不被我發現,這家伙難道有隱密祝福嗎?

不對、杰德派本身就是以活用隱密能力來戰斗的流派。擁有這能力的人聚在一起也不會奇怪。

「有刺客過來,也就是說馬特烏斯那渾蛋栽了嗎?真是的、那家伙無論何時都只剩下張嘴。」

「是對手太糟糕而已。」

「萊爾或伽多魯斯出來了嗎?這樣即使是我也贏不了,不過我根本不會和他們進行戰斗。」

即使說著廢話,他也不斷的向這慢慢靠近。不是用腳而是用腳趾移動的獨特移動法,用這種方式就能偷偷突進,在對方大意時摘掉腦袋。

「怎么樣、要不要來我這修行啊?」

「斷然拒絕。我可是單獨匹狼。」

「明明三樓還有另一人?」

話說我現在才想起麥克斯韋也在這。如果是這家伙說不定能夠摸到老爺子背后,他和萊爾與伽多魯斯不同,麥克斯韋相當脆皮。只要受到一擊,說不定就是致命傷。

但是在我肩上的鴿子仍然好好待著。因為使魔會與術者連動,如果麥克斯韋身上發生什么事,這只鴿子就會變回土塊。也就是說目前老爺子還算安全。

「那是入侵的協助者,在逃走的時候也會很有用。」

「小妹妹用人意外的粗暴啊。算了、原本想說成為部下的話,今晚這事就放過妳……但拒絕的話,帳就得算清了。」

原本語氣相當友好。但是在說出這話后,這男人所散發出來的壓力急遽變化。從不讓我逃走變成將我當成獵物的壓力感。

我立刻拔出腰上的短劍準備朝這男人攻擊。但這時從旁闖入了一人,那是到目前為止都放置著不管的克萊恩。

他將刺在身上的飛刀拔出來并朝我丟出,之后直接轉身打破窗戶翻出去逃走。當然外行人所丟的飛刀,刀刃并不會正常向前,而是以不規則的路線向我飛來。

但是麻煩的是刀上的血液。借由飛刀的不規則旋轉,血液朝四面八方撒出,如果不小心噴到眼睛就會成為致命要害。

我在護住眼睛的同時躲開了匕首,準備追上去。但是這行動被基甸阻止了。

「喔哆、別把我放在一邊啊。」

「我對男的沒興趣!」

「才這年紀就是百合了?真浪費,明明外表這么漂亮。」

「煩死了!我有我的情況!」

基甸用劍擋住我追往克萊恩的路線,為了牽制我揮出了一劍。

接下來我就被迫開始與杰德派頭目交手了。

第244話 頭目的實力

雖然最初的攻擊僅僅為了牽制,但是從那攻擊上傳來的重量相當驚人,那重量足以匹敵認真時的馬特烏斯。

即使如此在基甸臉上仍然浮現了笑容,這就是充滿余裕的證明,這種攻擊才只是牽制等級,夸張也要有限度啊!

「可惡!?」

要用柔軟的絲線抓住強者的劍相當危險,所以我用短劍試圖擋住,但是卻被他彈到遠離門窗的墻上。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快速解決他,然后去追克萊恩,但現在卻被強行移到無法追擊的位子。也就是說這家伙仍然有余裕做這種事。

被彈到墻上的我立刻向后踩住墻面,接著跳往角落的墻邊,再跳到接近天花板的高度一躍而下。從橫向移動瞬間轉成直線移動,以出奇不意的角度將短劍瞄準肩口揮下。

但是基甸只用左手的蠻刀就輕易接住我的攻擊,就像是對付蒼蠅般直接把我彈向墻邊,當然在這墻邊附近依舊沒有門窗。看來完全不想讓我從這離開。

「這等技量……比馬特烏斯還強…嗎?」

「那是當然,畢竟身為流派頭目。如果比弟子還弱可就沒面子了。」

在與馬特烏斯交手時,是透過肌肉強化來進行戰斗的,但是面對基甸的攻擊卻無能為力,因為體重太輕這缺點靠肌肉強化根本無法解決。不論用多強的力量踩住地面,如果體重太輕還是無法支撐力量。

如果接二連三的斬擊不斷襲來,可不能一直用短握柄的短劍接住。所以我立刻向短劍流入魔力,將它變成一米左右的短槍。接著將魔力流入手甲,將身體能力強化。

基甸對于我手上武器的變形感到訝異,但還不至于露出破綻。

「小妹妹、妳用著相當有趣的武器呢!」

「這是托朋友的福。」

我用短槍接住基甸的攻擊,這重量即使用上雙手還是難以接住,顯然比馬特烏斯的攻擊力還高。而且比馬特烏斯的攻速還快,這樣就很難一直閃避了。

「你這--渾蛋!」

在我用力站穩腳步將攻擊架開的時候,與馬特烏斯同樣是二刀流的基甸將另一把劍揮了過來。我立刻用手甲檔住攻擊,再次被彈向墻壁。

新設計的手甲完全沒有損傷,真不愧是阿斯托,做的真好。不過手甲沒事,我本身卻有事。被彈飛的我直接撞上墻壁、咳出一大口氣。

「咳哈--!!」

如果沒有手甲所發動的強化賦予,背骨可能就直接撞碎了。無法完全停止的沖擊將我彈了回來。下劈的追擊緊接而來,我立刻翻身避開攻擊。

但是之后的追擊卻沒出現,在我感到懷疑向他看去時,他臉上依舊是那張笑容。

「……追擊、不來嗎?」

「難得快樂的共舞,在讓我開心點吧。」

從這句話我明白了馬特烏斯與這男人共有的成份,那就是會對戰斗感到愉悅。

在我重新支撐起身體時--血吐了出來。

「咳咳!咳咳。」

看來是之前的攻擊所造成的傷害,原本就不多的體力,感覺現在正急速消耗中。

即使如此我還是站穩發抖的雙腳、架好短槍。再這樣下去確實無法好好戰斗,所以我將絲線纏到腳上,強行支撐身體。

「那么、接著開始。首先是基本招式!」

「這是在玩嗎!?」

對于兩把刀再次襲來的攻擊,縱切就是躲避、橫掃就用短槍接下,不過依舊被直接彈飛。借著空隙我甩出作為牽制的絲線,目標是他的眼睛。但基甸直接俯下身躲開絲線,并在地面滑行向我攻來。

「剛才是十字,下一個是地折り。」

從低位置瞄準膝蓋的攻擊,我借著跳躍避開,但下一擊緊接而來。還在空中的我不能躲開,只能夠用短槍接下,然后再次被彈飛。

每次只要基甸發動攻擊,我都會像球一樣被彈來彈去。在拉開距離的同時,就會有來自上下方的斬擊。

我立刻向側邊躲避,在我重整姿勢、架好槍的時候,我發現了一件事--右腹正在不斷的滴血。

「嗚……」

「喔哆,看來在空中沒法擋住呢。」

側腹的傷口相當深,這讓我無法繼續站直、跪了下來。

從胸口到腹部。如果傷到身體軀干部分就會讓人無法好好站立。

「才5回合就沒了嗎? 不、對于小鬼頭來說已經是上等了。如果只限定妳那年紀的話,可以說是世界第一了。但是要以我為對手,還早了十年。」

「--咕…」

慢慢靠近的基甸露出了決定勝負的從容。

至于我已經無法再戰斗了--

「將軍。成佛去吧!」

「--我活著喔?」

「哦?」

--才怪,現在露出從容的表情也就是說,享受戰斗的這家伙還沒打算解決掉我。那么我只好發揮在對付魔神時死纏爛打的本領了。

基甸對著用短槍支撐搖搖晃晃地站起的我露出了很感興趣的表情。

重新架好短槍,這次將由我攻向基甸。

第245話 最終手段

「哈啊啊--!!」

靠著氣勢用短槍發起特攻;從基甸的角度來看應該就像無謀的突擊。事實上我并不覺得這種魯莽的攻擊會對他有效。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話,肯定會被他宰掉。而且麥克斯韋的使魔距離我不遠,現在這情況他應該看的到。既然麥克斯韋正看著這邊,也就是說克萊恩能趁這機會逃走。

再繼續浪費時間的話,被克萊恩逃走并叫來援軍的機會越高。為了達成目標就必須盡快打倒這家伙。

「在這時候只有突襲?還真是掃興。」

基甸用像是無言般的口吻想打落短槍,我勉強撐住了。雖然從短槍傳來的震動多少有些抓不穩,但我還是用力握緊它。這件武器就是我最后的堡壘--看起來就像這樣子。

但這些微的希望也在下一次的攻擊中被彈飛了,勉強抓穩的短槍被由下而上的斬擊彈到天花板上。

短槍直接插進天花板中,以我的身高無法直接伸手碰到裝有吊燈的那種天花板高度。

武器被彈開,我終于無法再支撐身體,直接向基甸的方向倒下。看著跌倒的我,基甸對著我的右肩刺出了攻擊。我勉強將深入骨頭的哀號吞了下去。

然而與依靠意志力吞下的哀號不同,身體受傷無法控制。被刺穿的肩膀失去了功能,無力的垂下。

基甸見狀放掉了左手上的武器,抓住我的左手腕吊了起來。

右手無法移動、左手被封住,現在的我成了完全失去反擊手段的樣子。

「看吧、完全將死了。」

「嗚……」

雖然吐出反駁的話,但是身上的痛苦讓我無法做到。在這場戰斗中,我的體重過輕問題太過嚴重,如果沒有這點的話,我不認為會落于人后。

但是輸掉就是失敗。正因如此我才更加不能放棄

「這是最后的問題。怎么樣?要不要當我的弟子?如果是妳的話說不定能達到那位六英雄雷德的領域。」

「……哈?」

簡短的、露出嘲笑的聲音。這不是廢話嗎?身為雷德的我說不定能達到以前雷德的領域?這還真會笑到肚子痛。

這種事情基甸當然不會知道。

我踢向基甸的腹部作為回答,當然在沒有立足點的情況下根本無法造成傷害。對于我那不像樣的抵抗,基甸也露出了嘲笑的表情。

「恩?在最后仍然不服從嗎?我不討厭這種態度喔。但是時間確實不夠了,抱歉嘍、妳錯過最后的機會了。」

「不對喔。錯過最后機會的是你。」

「哦?在這情況下你能做什么?」

右手受傷無法移動、左手被吊起無法使用。右腹部有撕裂傷、肋骨也有損傷。

雙腳懸在空中無法進行有效攻擊,完全束手無策……在基甸眼里是這模樣吧。

「這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嗎?所以說……請妳先去那世界等著吧!」

只要活在戰斗中自己總有一天會死,基甸知道這件事。

但對于基甸說的話我否定了。

「堅決--反對!」

基甸似乎判斷我的右手無法移動,但實際上并非如此。我除了正常控制肉體外還有另一招直接操控肌肉纖維。

也就是說不管肩上有沒有被開洞,只要肌肉還連著,我就能用操絲能力來移動。

但這也是無用的掙扎,在這種沒有立足點的情況下,也難以揮出強力的拳擊。

我向他臉揮出破顏拳。而基甸只稍微將頭移向側邊就閃過我的攻擊。但是到目前為止都在預想之中,我真正的目標是--

「嗯?」

避開攻擊的基甸對我的冷笑發出了疑惑的聲音,但已經太遲了。

我把拳頭從這家伙頸部拉了回來。

-沒錯、就是將小拇指側邊朝向他的頸部。

現在我的手甲在小拇指側邊裝有突起物,那些是由邪竜牙齒所制成的最鋒利突起物。

最高的突出大約一厘米左右,但是這種距離已經足夠割傷頸動脈。

以為我揮出的拳就是反擊,基甸完全沒能避開這攻擊。

噗疵、有種勾破東西的感覺,接著一道鮮紅色的噴泉涌出。不斷冒出的鮮紅色血液,這就是動脈損傷的證明。

「哇啊、啊….啊啊!?」

終于注意到發生什么事的基甸只能用手努力的將傷口按住,被他抓住的左腕也重獲自由。

我向下翻滾回到地面上,用完好的左手臂甩出絲線,將刺在天花板上的短槍拉回手里。

如果動脈受傷并不會馬上死亡,至少需要數秒……不、如果以基甸這種體力應該有一分鐘以上,在這段時間里給我最后一擊并不是不可能。所以要趁現在主導權在我手上時,必須快點追擊。

基甸右手依舊拿著劍、左手按住傷口,用這樣子揮出了劍。

果然這家伙不會老實等待死亡。瞬間做好死的覺悟,把握剩下的時間用來殺掉我。這還真讓人有些驚嘆。

但是現在已經太晚了。基甸用急遽失去光明的眼睛看著我就是證明,即使如此仍然沒有失去戰意,依照著戰斗本能繼續進攻。

不過我并沒有必要接住他的劍,而且用左手壓住傷口,也就代表左邊的防御不足,然后在正面的左邊就是心臟的位置。

在腰間重新架好由絲線回收的短槍,彎下原本就不高的身子,由下而上放出突刺。

基甸用右手揮劍、左手壓住傷口,也就是說現在短槍與心臟間沒有任何阻擋。

在他的劍揮下之前,我將短槍刺入他的胸口。

從基甸嘴里流出了血液。從確定勝利的瞬間到急轉直下的敗北,他露出了難以置信又有些滿足的表情。

依靠劍術手腕建起整個流派的男人,保持這種不可思議的表情慢慢的倒下了。

第246話 搜索與逃亡

在我面前,基甸緩緩地倒下。

從他倒下的位置血液不斷流出,連抽蓄都做不到了。背上沒有任何起伏,看來已經停止呼吸了。

「即使如此、畢竟是這種男人,還不能夠大意。」

也有可能用停止呼吸、假死的樣子等我接近,萬一他還有一息尚存,在扭轉情勢的現在,繼續搞小動作反撲的機會不是沒有。從遠處盯著被短槍刺穿的部分,果然沒有動靜了。

「完全死了、嗎?能讓我警戒成這樣,你真是了不起的男人啊。」

心中對強敵的倒下產生了奇妙的感情,但是我現在也沒時間慢慢來了。克萊恩打破窗逃走,麥克斯韋當然也知道這件事,所以要逃走是幾乎不可能的。

而且在剛才的戰斗發出了很大的聲音,也許其他人會過來查看,現在這房子里還剩下的5個人。<嗯?克萊恩不是跑出去了嗎?>

「那么、征稅證明書呢?」

總之、克萊恩那邊就交給麥克斯韋。我們的目標是回收證明書和克萊恩的性命,就目前的情況沒辦法兩邊都達成,那么就先把能完成的部分先弄好吧。

我拖著受傷的身體開始尋找。那個男人應該會把重要的東西藏在能馬上拿走的地方,這是為了能隨時逃跑的準備。

壞人原本都會想躲在高處,但是那男人卻待在一樓的房間里,因該是考量到能馬上從窗戶逃走吧。

在塔克希爾伯爵宅邸里也是,他都站在隨時能逃走的地方,在我攻進去時他馬上就跑了。

那家伙總是非常用心的準備逃脫路線,這種謹慎的心態想必就是多諾萬優秀的原因吧。

這次沒辦法帶著證明書逃走,是因為在這之前就被我傷到右手了。

我拉開了辦公桌的抽屜。果然在最上層放著像是征稅證明書的文件。上面密封的蜂蠟蓋有拉墨王族紋章,這和麥克斯韋偶爾會用的東西一樣。

「就是這……」

「真是的、竟然讓最重要的對手逃走,生疏了嗎?雷-雷德!?」

就在這時從窗外冒出了麥克斯韋的臉。雖然在窗外看不太清楚,但是能夠看到手上正抓著一個人,應該是被麥克斯韋從天上飛過去抓住的克萊恩吧?

然后看到渾身是血的我,麥克斯韋發出了驚愕的聲音。

「抱歉、剛剛在和很棘手的男人交手。」

「那都沒關系,那傷口……」

如果像之前一樣就能夠透過使魔看到現況,但假如將視線切換到使魔,自己的視線就會看不到。既然他會跑到我這里,也就是說使魔的視線可能被中斷了,這就是對我這樣子感到驚訝的原因吧。

「恩、多少有點痛。應該說是能造成傷害的強者嗎?」

「真假?竟然能讓汝這么說?」

「畢竟是被馬特烏斯稱為師匠的人喔。」

麥克斯韋對于我的樣子感到錯愕,但是會感到驚訝也是正常的。

對肌肉纖維使用操絲做強化,再使用雙方都意料之外的突擊。這種程度的男人,雖然比不上前世的我或是萊爾,但還是有相當的強度,基甸就是有達到這種程度的力量。

「多虧如此我的身體已經破破爛爛的了,如果能快點治好就太好了。」

「但是老夫并沒有瑪麗亞這么厲害。」

「總比普莉西拉她那時好多了,快點吧。」

在對麥克斯韋說明的途中,腦袋就開始發昏,膝蓋也站不住了。接著整個人就直接跌坐在地上,麥克斯韋見狀忙開始發動治愈魔法。

雖然效果沒有瑪麗亞那么戲劇性,但傷口仍然在慢慢愈合。右肩的大洞和側腹的傷口不斷縮小。

在觀察傷口變化時,我發現自己的坐姿是女孩子特有的坐法,屁股貼在地上,雙腳左右張開。這種坐法我也習慣了啊。

「老夫的魔術沒有辦法恢復失去的血液,這必須要用再生(regeneration)才行。」

「即使是你也辦不到?」

「發動需要時間,而且在發動過程里汝會失去意識。」

其實在我跌倒的時候,視線已經開始模糊了。在這之后我們還必須解決掉克萊恩并逃離豪宅,如果我失去意識就會變成負擔了。

幸好我及時發現自己的狀況,馬上使用治愈魔法治療,真是千鈞一發。

「抱歉,扯了你后腿。」

「汝用這樣的身體和被馬特烏斯稱為師匠的人交手,已經很勉強了。之后老夫會處理好的,汝就靜靜待著吧。」

「真是丟臉……」

如果是前世的身體就不會陷入苦戰了,即使基甸的速度比馬特烏斯還快,但還是比不上前世的我。

雷德的身體肯定能直接以壓倒性的速度解決他,更不用說受這種重傷了。

「話說之后你要怎么處理?」

「反正只要這棟豪宅留下來,柯迪娜總有一天會嗅到這里,所以老夫想把這棟豪宅直接炸飛,幸好這里是郊外。」

「這樣我還有需要入侵嗎……」

「那不就沒辦法回收征稅證明書了嗎?而且也不知道克萊恩有沒有在里面。」

「說的也是。」

正如麥克斯韋的計畫,我們需要不是克萊恩死亡,而是行蹤不明。那么為了不留下尸體,直接把豪宅炸飛也是一個手段。

「抱歉、真是得救了……」

治療結束后我嘗試重新站起,但手腳抖得很厲害。再次跌坐在地上,看來血真的不夠。

「別勉強了,暫時休息一下吧。就連普莉西拉都好幾天動不了。」

麥克斯韋這么說到并把我抱起來,接著發動飛行魔法。

這時從門外傳來了騷動,麥克斯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