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231-240

web版 231-240

第231話 遺落的信件

在男人背影消失之前我一直低著頭,不過那男人用比我想像中還快的速度移動,一轉眼就不見了。他說不定用了像是麥克斯韋施展的那種搬運魔法。

這種魔法屬于操作系的魔法,并不是高位魔法,必竟這原本就是由勞動者所開發的魔法,使用容易……應該吧?因為我不能使用,所以并不清楚。

不論用哪種方式都只能用這方法來解釋這種速度了。蜜雪兒醬看著滿頭大汗道歉的我露出了微笑。

「嗯?怎了?」

「沒有啊,只是覺得妮可爾醬也是個冒失娘。」

「真失禮,明明就是他躲在那邊的錯。」

「嘛,就像那人說的在城外哪里休息都是自由的。不過為什么要在那邊……」

蕾緹娜歪著頭表示不解,正如她所說的在遠離主要道路的草叢里休息,簡直就像是要避人耳目一般。

從服裝上來看,要到城外的話未免也太輕便了,雖然有配一把劍,但是去除這個就完全像村民了,感覺像是故意要讓外觀不顯眼一樣。

「就像蕾緹娜說的那樣,確實很奇怪。到底在做什么呢?」

「啊!妮可爾。這是什么?」

克勞德順著蕾緹娜的話在草叢里找到了一份圓筒信件。

「剛才那人掉的?」

「有可能,要快點拿去還他。」

「但是這不是密封的欸,通常不是都會封住嗎?」

克勞德看向圓筒信件里面說到,正如他所說這信件并沒有做密封的動作,里面的內容能夠輕易看到。話雖如此也不可以隨便亂看信件內容。但克勞德在我制止前就已經把信拿出來看了。

「喂!笨蛋!」

「什么什么,『陣被發現,目標已被誘導,軍師會往那邊』?」

「──誒?」

當克勞德讀出現信件內容時我瞬間僵直了。

在這拉墨中被稱為軍師的話,大多都是指柯迪娜,但是用『目標』來形容有點奇怪。而且誘導又是指……?

「等等,誘導?」

陣……在那個地下室中所畫的魔法陣并沒有很大,而且繪制的地點并不是在巖盤而是在土上面,只要把土翻一翻就能夠把魔法陣消掉。即使如此魔法陣還是留有若隱若現的痕跡,而且麥克斯韋還能讀出經過一周風化的魔法陣目的地。

不僅如此,能夠讓丹落荒而逃這點就很奇怪了,即使是經過智力進化的丹,他的身體依舊和普通奧加一樣。

奧加這種生物肌肉力量非常出色,但行動緩慢。考慮到這點的話,奧加逃走的機會非常小,如果在需要花時間處理轉移魔法陣的話,基于安全應該會把丹確實解決掉,既然是能夠發動轉移魔法的人才的話,解決掉丹應該是很容易的,即使如此丹還是逃走了。

「難道被誘導的是麥克斯韋他們?」

「誒?」

蕾緹娜聽到我說漏嘴的話發出了驚訝聲。一聽到英雄中了陷阱就失去了冷靜。

「到底怎么了!?」

「等等。我正在思考。」

對了,像這樣的痕跡十分可疑,簡直是故意留在那邊。但是把丹放跑得意圖何在?

只要有奧加出現就會發出討伐公告,通常奧加都是無法溝通的對手,而在討伐后應該會繼續展開搜索來確認有沒有遺漏。如果有同伴或是后代遺留的情況那么危機就會一直存在。

之后總有一天會發現那個魔法陣。

當有冒險者發現了不明魔法陣的話,很快就會傳到麥克斯韋耳里。最近一直在調查克萊恩的麥克斯韋如果發現了這些痕跡一定能了解它。借由分析魔法陣來得出目的地都將是情勢所趨。

對了,利用無法確定轉移地點來增加真實性,雖然無法確定地點但還是標出了康姆和莉莉絲街區的方向,那么依照這點六英雄也會跟著追到那里。不過為什么要弄得這么麻煩?

答案很簡單,這是為了在障礙物很多的街區埋伏我們,在街道中我們的能力都會受到限制。先不論萊爾和伽多魯斯會如何,瑪利亞和麥克斯韋都無法在城市里用大型魔法,如果使用大型魔法就會把無關的市民卷進去。而柯迪娜只要無法指揮他人戰斗力就會激減。

身為最大戰力的麥克斯韋將不得不使用小規模的魔法,柯迪娜是屬于指揮攻擊的軍師,在我們這些伙伴中戰斗力是最低的。

如果進入混戰柯迪娜就會變成最容易瞄準的獵物。

那么這情報所指的是……

「目標是……柯迪娜嗎?」

要解決掉六英雄,首要目標就是柯迪娜了,而且目標有兩個城鎮,也就是說必須分開行動。

事實上,以現在的五人要分頭調查城鎮。在不知道敵人位置的情況下,就必須分成最多三人、最少兩人的分組。

考慮戰力分配的話,柯迪娜需要護衛能力高的萊爾和伽多魯斯,他們都屬于前衛職業。

而最危險的人物是能使用多樣魔法的麥克斯韋,根據人數分配和柯迪娜一起行動的機率很低。

實際上應該讓柯迪娜和瑪利亞留守才對。

「糟了!要快點通知他們!」

現在時間是傍晚,柯迪娜是剛過中午時被麥克斯韋叫出去,也就是說她現在應該已經移動到康姆街區或是莉莉絲街區。

如果不快點把這件事告訴他們,說不定就太遲了。

「蜜雪兒醬、蕾緹娜!我馬上回來!」

「誒?」

「我(俺)──不對,我(私)先回去了,你們之后再回去。」

「是沒關系啦……怎么了?」

「之后再說明!」

克勞德對焦躁的我感到訝異,但是現在并沒有說明的時間。如果和身穿重裝的克勞德與運動量不足的蕾緹娜一起回到街上的話,那一定會很花時間。

論速度我在四人中是最快的,為了早點通知柯迪娜他們,其他三人只會礙手礙腳。幸好這邊算是主街道附近,有相當程度的安全性。

我從克勞德手中把信搶走,直接跑回拉墨首都去

第232話 牽連

柯提娜和萊爾一起來到了莉莉絲的城鎮。

科姆都市聯合的第二都市,莉莉絲。是過去遭到過不明毀滅性事故而一度毀滅的城市。

雖然后來在科姆的援助下重建了,但也因此是個隱藏著很多黑暗面的都市。而潛伏在這個都市里的黑暗,現在也還依然健在。

馬特烏斯的隱刀派也是,傳聞在這個都市里有據點。

于是對這片土地有了解的柯提娜,和最大戰力的萊爾來到了這個城市。

在殲滅力方面當然麥克斯韋是第一,但是他有因為破壞力太大而在城市里不好發揮的問題。

「那么、我就先去確保旅館吧」

「啊啊。我去找鎮上的騎士團問問話」

「因為麥克斯韋在各地發出通知了,所以可能沒什么成果,總之先拜托你了。住宿地點我之后會傳達到騎士團那里的」

「拜托了哦」

目前為止,克萊因的逃亡要領先于我們的調查很多。

為了縮減這個距離,馬克斯威利用了冒險者的通訊網,向各地發出了通知。

但是,那個成果并不怎么樣,各個公會都基本沒什么克萊因的目擊情報。

那個通知也應該傳到了這個城市,但卻并沒有什么反饋。也就是說,正規軍的騎士團入手新情報的可能性很小。

即便如此,因為情報的傳達無論怎樣都會有延遲。所以直接過去確認,絕對不是浪費時間。

相對的,對這地方有所了解的柯提娜,打算找個安全的旅館、以那作為據點。

「這附近有克萊因的手下也說不定、所以盡量不要一個人出來走動哦?柯提娜你要是出點什么事的話,我會被瑪利亞和妮可爾殺掉的」

「這個我理解。但我想即使如此也應該會有不得不外出的情況吧……那時我會留下書信,也會事先聯絡的,所以放心吧」

「啊啊、但是千萬要謹慎行事」

留下了這句話,萊爾向著騎士團去了。

柯提娜則為了找個靠近主路的安全旅館而沿著道路前進。這城里有些地區有犯罪者團體的巢穴,所以選旅館要特別注意。

出身自這個地方的柯提娜,知道幾個那樣的地方。

「那個旅館、不知還在不在」

但這也是二十年以前的事情了。走在路上看到一些老店鋪已經消失,相對的出現了許多沒見過的店。

看著這片光景,勾起了長久以來忘卻了的鄉愁。

「嘛、并沒有能回去的故鄉呢。我也是個孤兒嘛」

孤兒院發現了柯提娜的才能,將她轉送進了軍校。

那個孤兒院也已經倒閉,她沒有明確的『回歸的地方』這種東西存在。

在那之后轉了幾個旅館,但不愧是大都市,數家旅館都因為滿人而拒絕了。

在街上來來回回轉了幾圈,終于找到個平靜的旅館,在那里要了一間屋子。

當然并不是要在這個旅館里過夜。晚上麥克斯韋會來,然后一起回到拉墨。但有個據點的話,緊急的時候容易商量事情。

無論何時,都要準備據點,這是冒險者時代得到的教訓。

取得了房間、放下少量行李而輕松不少的柯提娜,為了寫信告訴去騎士團的萊爾住宿地點,而向著柜臺走去。

在那里抓了個傭人少年,拜托他傳話。

之后,在房間里老老實實的等著萊爾回來。

因為只是去騎士團確認情報,所以應該并不是那么花時間。

即使萬一遭到了襲擊,萊爾的話一個人也沒什么問題。

這方面、柯提娜是一點都不擔心。

但是,只老老實實在旅館等著的話,實在太無聊。

「呼啊~啊~啊~啊~啊~嗯」

在椅子上就那樣坐著、盛大的伸了個懶腰。

因為晚上預定要回拉墨,所以打發時間的道具都沒帶。正在想怎么辦的時候,房間的門被敲響了。

「Nnya?」(擬聲詞、類似喵)

這個旅館的房間是可以在內部上鎖的結構,而且還附帶窺視窗(貓眼)。

安全性在這城里算是上級。歹徒進來的可能性是很少的。

但是。如果是旅館的人敲得門的話,應該馬上會搭話過來。但貌似并沒有要那樣做的跡象。

不僅如此,還從門下的縫隙處,塞進來了一張紙。

「什么……?」

明顯是可疑的行為。

柯提娜警戒著門和其他的窗戶,拿起了那張紙。

之所以警戒窗戶,是想到有可能對方會從門引起注意,然后從窗戶突入。

一邊手持護身用的杖,一邊拉出那張紙片。而那張紙片上,綁著一塊布片。

面對染著赤黑色的什么東西的布片,柯提娜微微感到眼熟。

「這塊布……在什么地方?」

然后紙上這么寫著。『傳話的少年先放我這了』這樣。

看到這了之后柯提娜想起來了。這塊布,是拜托傳話的少年的圍裙上的東西。

牽連到他了————————這么想著打開了門。那里誰的身影都沒看到。

緊接著跑到窗戶邊上,向街上望去。誘拐犯都來到這了,應該會留下什么情報的吧,這么想著。

然后、在街道的對面,有個手臂奇妙的比較長的男子、拿著和柯提娜手里的布一樣顏色的衣服,向著這里揮手。

「那家伙……難道說是那個叫馬特烏斯的男的!?」

擔任著克萊因的護衛,相當厲害的暗殺者。那些特征從妮可爾和蜜雪兒那里問出來了。

手臂較長的二刀流,那個非常有特征的風格十分顯眼。

馬特烏斯一咧嘴,露出不符合場合的燦爛的笑容,在小路里消失了。

看到了那個之后,柯提娜留下了新的留言紙,故意發出很大的聲響撞破窗戶,在街道上飛奔。

這樣的話,旅館的主人應該會為了確認發生了什么而過來。然后應該會發現留下的留言紙。柯提娜一邊確信會這樣,一邊追在了馬特烏斯的后面。

第233話 逃亡戰

追著在拐角后消失的馬特烏斯,柯提娜跑入了小巷里。

然后看見了在更前方的拐角處拐彎的人影。即使從后面看也能明白,那非常有特征的長手臂和掛在腰間的兩把劍,絕不可能看錯。

「等等!」

單獨一人追暗殺者有多危險,柯提娜也非常清楚。

但只要旅館的少年還被當做人質,就不追不行。不光有身為英雄的矜持,更是絕對不可能做出讓雷德感到羞恥的行為。

遵循著誘導拐過了一個小巷、兩個小巷,最終完全偏離了主路。

然后馬特烏斯就等在那里。

「呀、英雄桑~。你好嗎~」

「那么在我面前的你、就是那個叫馬特烏斯的男的沒錯吧?」

「沒錯呢。洞察力挺高啊~」

很微妙的提高尾語的音調的那個奇妙的說話方法,讓柯提娜感到很不舒服。

但現在不得不無視那個問題。

「那個孩子在哪?」

「嗯————————、肯跟我過來的話跟你說說也不是不行哦~」

「我現在可是沒心情搭理你這種低劣的搭訕呢」

柯提娜刺出護身用杖,擺好戰斗姿態。這杖是輔助用的道具,同時也能用來使用杖術的愛用的杖。

看見了那個動作,馬特烏斯夸張的縮起了肩膀。

「好了好了。實際上并沒有誘拐哦~~,這玩意只是那孩子買東西吃弄臟的圍裙,而這個圍裙又被我買下來了而已」

「你說什么?」

「你呀、不是給那孩子傳話費了嗎。他就是用那些錢買炸紅薯吃來著。這紅色的是番茄醬的痕跡。現在應該正在被我這邊的新人們拖延腳步,在公園喝茶呢吧~」

「……也就是說我順利的被引誘出來了唄」

「不、應該說順利的被包圍了起來吧~」

響應了馬特烏斯的話,柯提娜的背后也有人影浮現了出來。

稍微有點臟的衣服,使用了很久的皮甲。右腰上的單手劍。看上去像是有點勞累感覺的冒險者。那相對來說輕型的武裝,在街道上也不會感到不自然。

但看著在這個時間點上出現在背后的兩人,實在不認為是偶然。

道路的前方和后方都被阻擋,逃生的路線已被堵住。

「也就是說準備萬全嗎?但我這邊,也是做好了覺悟才追過來的」

「嘿~?但是、準備萬全嗎、說的沒錯呢。趕走追著老板過來的家伙就是我的工作呢。你們看見了那個魔法陣后、會追過來這一點是在預料范圍內的。而且我不認為憑你的覺悟我就會輸哦~」

「你是說魔法陣是故意留下來的嗎?不想被追過來的話,明明直接消掉魔法陣就好了」

「哦呀、技量方面的問題無視嗎?嘛、光是逃跑的話,不就得一直避人耳目的生活了嗎。我可是討厭麻煩的工作哦~」

后面的兩人開始一步步縮短距離。被民宅包圍的這個地方,沒有其他的路了。

「壓制住你的話,六英雄就會失去統帥。然后你是他們之中最容易下手的人。對嗎?」

「那么到底是不是這樣呢。我可是相當的聰明哦?」

確實柯提娜是六英雄之中最弱的,像這樣被盯上性命的事情也發生過幾回。

但是她每次都能用各種各樣的方法渡過難關。

「而且、那孩子沒事的話,就沒有必要配合你這個不解風情的男人了」

「別說我不解風情啊。粗暴的解決的話會很麻煩的啊,如果能投降的話就太好了。不如說、你不是相當配合的跟我說話了嗎?」

「投降、嗎。感謝你的邀請呢……但是很遺憾。用雷德的風格來說的話,回答是『果斷拒絕』喲!」

借用了過去的同伴的話,柯提娜瞬間轉身。然后向著背后的兩人突進過去。

是已經預想到柯提娜會向著這邊沖過來了吧,男人們并沒有驚慌的樣子。

冷靜的開始迎擊,拔出了劍、擺好姿勢。

但是柯提娜在那兩人面前,把杖插在地上,跳到了空中。

把杖當作支撐棒,以撐桿跳的技巧高高的飛向空中。

但是、只用兩米不到的杖,并不能增加多少高度。所以踢了一腳狹窄道路的墻,再一次增加高度,從男人們的頭上躍了過去。

「什么!?」

面對進行了預想之外的行動的柯提娜,兩人發出了驚愕的聲音。

柯提娜故意采取不會減少勢頭的方法,在地面翻滾著地、就此拉開距離。

然后順著勢頭站起來,就這樣直接開始逃跑。

「干什么呢、你們倆?」

「非、非常抱歉!」

不禁無語了的馬特烏斯的聲音,和不斷謝罪的兩人。但他們并沒有在那傻站著,馬上就轉換心態、開始追柯提娜了。

從被驚到后、馬上就轉換心態開始追擊行動這點就能看出,他們也經歷過相當多的場面了吧。

對比他們來說,柯提娜是身體能力優越的貓人族。掌控了先機的逃跑劇、完全沒有要輸的感覺。

順著過來的路一口氣飛奔,到了大路他們應該就沒辦法干的那么明目張膽了。這么算計著轉過了拐角,停下了腳步。

因為過來的時候什么都沒有的路上,堆起了木箱的小山。

相當多的木箱被散亂的堆在一起,要想翻過去得相當費一番力氣。但是、把這些都移開會更花時間。不管用哪種手段,對于逃跑的這方來說都是致命的。

用先前的方法像撐桿跳一樣躍過去是可能的,但那關鍵的杖,卻在翻躍那倆人的時候扔掉了。

不管是翻過去,還是移開來都太花時間。

不出意外、過了一陣子男人們就追了上來。

「等等、嘿!」

「讓我們費這么多事!」

嘴里一邊謾罵不停,一邊跑過來的男人們。

相對的、柯提娜則是完全沒辦法了。并沒有能抵抗的術式――————他們這么想的。

但是她卻對著認為沒有武器等于沒有防備、而靠近過來的兩個男人,拾起木箱、打了過去。

「哇!?」

認為沒有武器而大意了的男人,無法躲過那個攻擊。

但是、也不至于傻到干站著挨打。關鍵時候拔出了劍來防御,所以避免了受到太大傷害。

撞到了鐵質的劍而碎掉了的木箱,和體勢崩壞了的男人。

柯提娜握緊拳頭對著那男人的脖子用小拇指那一側打過去。也就是被稱為鐵錘的打擊方式。(說白了就是捶擊)

這個方法是容易使力的,而且弄疼拳頭的危險也很小。

即使在力量上處于劣勢、身為女性的柯提娜也能把男人打暈的,相當危險的招數。而用關鍵部位的脖子來承受那個的話,可不是鬧著玩的。

一瞬就是去了意識,男人慢慢的向地面倒下。因為突然的反擊而慢了一步的另一個男人,終于向柯提娜斬過來。

但柯提娜卻故意滑進倒下的男人身體下面,以那個身體為盾牌來躲避攻擊。

砍過來的男人因為那個行動想要止住劍勢,卻沒能完全停住,猛烈的痛打了同伴。

臨時錯開劍刃,不讓同伴受重傷已經是盡力了。

成為了男人的墊子而被壓在地面上的柯提娜,隨手撿起了散落在地上的木箱碎片。

碎掉的木板前端很尖銳,直接可以用來當短槍使用。維持著倒在地上的姿勢,柯提娜大幅度揮動手臂,將那個破片刺在了男人的腳裸上。

這如果實在城市外面的話,會被足甲防御住的吧。

但是這里是城鎮里。如果穿的裝備太多,有引一般人注目的可能性。

因為這問題而穿著普通的皮革制靴子的男人,因為那一擊、腳部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咕呀呀!」

腳上的骨頭十分的細。而且也并沒有什么肌肉。即使用木頭的破片也可以打碎。

因為那個激痛,男人在地上不停翻滾。

把兩個人無力化之后,柯提娜從男人身下爬了出來。

而在面前,慢慢地走著的最后的男人――馬特烏斯終于追了上來。

第234話 逆境

馬特烏斯踏著輕松的步伐出現了,在背后依舊沒有逃脫路線的情況下,即使成功將其他敵人無力化,但光是馬特烏斯一人就足以構成威脅了。

「哎呀。即使沒有武器還是能打倒兩人,意外地能干嘛。即使再爛仍然是六英雄嗎?」

「別看我這樣,身體能力我還是很有自信喔。」

柯迪娜朝依舊輕浮的馬特烏斯淡淡地回答道。即使是在回答地同時,也不斷地向周圍觀望。

「新人喲~,工作太難嗎?這樣不就只剩我在工作了嘛?」

「太認真的男人可不會受歡迎,適當的偷懶也是相當不錯喔?」

「打從出生就這樣子,不受人歡迎喲。」

馬特烏斯外觀并不差,但與輕浮的態度相反,在他周圍總是散發出危險的氣息。女性也會因為這氣息而不敢靠近吧。

「是嗎?但雷德很受歡迎喔!雖然本人沒有注意到。」

「還真讓人羨慕,如果我出名說不定也會變得受歡迎,可以為我犧牲嗎?」

「這點還是放過我吧!」

馬特烏斯是從暗殺行業的人,對人戰斗非常拿手,如果被他拿到先攻權的話對我會相當不利,這樣的話就要由我先攻。

做出決定的柯迪娜蹲低姿勢向馬特烏斯攻去,在路上順手撿起倒地男人的劍。用劍向他斬去──看似如此,實際上是要從他身旁鉆過。但馬特烏斯并沒有放過這點。

「喔哆,可別這樣就逃跑喲。」

「呀!?」

連劍都沒有拔出的馬特烏斯直接踢向柯迪娜的側腹,柯迪娜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劍,所以這攻擊完全被擊中了。

身體側腹發出了哀號,痛苦一瞬間就游走全身。在完全沒有受身的情況下被踢飛出去,直接撞到街道的墻壁上慢慢滑下。

柯迪娜發出劇烈的咳嗽并繼續盯著馬特烏斯。

「咳咳,咳哈,咳哈。」

「哎呀,竟然拿起新人的劍,真是不能大意啊。」

「咳,這就是我的賣點喔。不過你也相當天真呢,如果是雷德剛剛就宰掉我了。」

柯迪娜踉蹌得緩緩站起,手上拿著不太會用的劍。看著這幕的馬特烏斯慢慢地拔出了劍。

「最后警告。投降吧!」

「答案是一樣的,我拒絕!」

「喔,是嗎?」

也許這回答已經在意料之內,馬特烏斯并沒有露出其他感情,反而隨意地揮動手中的劍。原本這種距離是不會被攻擊到的,但是馬特烏斯那修長的手臂卻能無視這距離。

雖然勉強擋住這瞄準脖子的攻擊,但因為攻擊過于沉重導致武器被他彈飛了。

姿勢不穩的柯迪娜立刻從地上撿起木箱碎片丟向馬特烏斯,但馬特烏斯只將頭偏移一下便閃過了,接著再補上一刀。

無法完全避開的柯迪娜,左小腿被馬特烏斯薄薄的撕裂開來。

「嗚,你這──」

「真纏人呢。」

馬特烏斯收回最初彈飛柯迪娜武器的斬擊,毫不間斷的再次襲來。柯迪娜在地上翻滾不斷避開攻擊,同時詠唱短咒文的初級魔法來反擊,然而這些來自腳邊的反擊也被馬特烏斯輕易避開了。

面對不停揮劍的馬特烏斯,柯迪娜只能翻滾躲避攻擊并詠唱魔法攻擊;雖然對于一般人來說,腳底附近是視覺盲點。但被魔法攻擊的馬特烏斯,卻能若無其事的閃開,這應該就是經驗差距了。

柯迪娜不但沒能從馬特烏斯這邊逃走,反而還被追擊。以左右滾動的同時進行微弱反擊,但已經快到極限了。在垂死的掙扎下,依舊不斷的被逼向死路。

柯迪娜呼吸及急促的不斷后退直到木箱山那邊,追到此地的馬特烏斯正準備將確定勝利的劍揮出。

「那么,該結束了吧。」

「恩,沒錯。鬼抓人已經結束了。」

面對充滿余裕的馬特烏斯,柯迪娜露出了笑容。她的腳仍舊不斷出血,站都快站不穩了。背后有木箱山堵住退路,根本沒有逃脫路線。

話雖如此,在馬特烏斯看到被逼入死地的柯迪娜露出笑容,而感到訝異的瞬間──柯迪娜背后的木箱爆炸了!

第235話 蹂躪

不對,并不是爆炸。而是有人從木箱山后面揮出的一劍將其吹飛。有好幾個木箱被劍氣直接輾成木屑,就像細碎的白雪般飄落在柯迪娜和馬特烏斯身上。

「怎、怎了!?」

突然發生的破壞讓馬特烏斯發出驚慌的聲音,但經驗豐富的馬特烏斯還是飛快得后退保持安全距離。

在飄散的木屑中有一位男人出現了,而他就是馬特烏斯最為警戒的人物。<行,可以有,很帥,很可以。>

「萊、萊爾!?為什么在這里!!」

「當然是因為客人打破窗戶跑了出去,店主自然會來查看。那么只要先留下便條。把萊爾找過來,下這樣的指示就好了。」

「這種不確定的……像這種不確定的委托不會聽的可能性也有吧?」

「就是因為會聽,所以才是『值得信賴的旅館』喔,而且如果無視便條導致我死亡的話,從今往后旅館的信賴就會出問題吧?這種事稍微想想就會懂了。」

「但是妳根本不知道會被誘導到哪里……」

「沒錯呢,所以我才一直發射顯眼的魔法。從下往上,對吧?」

柯迪娜用調戲般的語氣讓馬特烏斯向上看去,在那上頭有著一盞由光明魔法生成的小燈。

「混在攻擊魔法中放出去的嗎?」

「我又沒說過施放的全˙部˙都˙是攻擊魔法喲。」

在地面上不斷躲避的柯迪娜所施放的魔法幾乎都向天空飛去,而代替信號彈的光明魔法就混在其中,以此作為標點讓萊爾趕過來。

「和你隨便聊天也是為了爭取時間,謝謝你沒有懷疑的配合我。」

「可惡。還想說怎么有微妙的余裕…….」

「……那么,你就是叫馬特烏斯的渾蛋嗎?」

對于完全落入柯迪娜計畫的馬特烏斯,感到咬牙切齒的屈辱。而這時萊爾終于說話了。

萊爾向外釋放的壓威感……不,是恐懼感讓馬特烏斯向后退了一步。

「啊。可惡,原本應該逃走的。」

「你覺得會成功嗎?」

一旦露出背后的瞬間,就會被馬上宰掉。像這樣的未來已經在馬特烏斯腦海中浮現了。這種對手絕對不能露出后背,那么就必須向前,但是卻因為恐懼而無法往前。

「不好意思。對于糾纏我女兒的害蟲一定要除掉!」

「……真的遭了哇!?」

從背后冒出的冷汗就可以知道實力差距有多大。

在萊爾抵達時,柯迪娜才松了口氣。

「萊爾,我腳受傷沒辦法幫你。不好意思,都交給你處理了」

「我了解,放心在那看著吧。」

萊爾將劍緩緩的指向馬特烏斯,光這樣就讓馬特烏斯全身寒毛直豎。但還是強行讓腳向前突進,因為他判斷除此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生還方法了。

用意志力強行讓腳移動,發出吼叫并將劍揮出。

這一劍將是他竭盡全力的力量。

「嗚喔喔喔---!!!」

少見的不說廢話而是怒吼,全力向萊爾攻擊。但馬特烏斯的劍卻被像是趕蟲子般被輕易彈開。

劍被向上彈開的馬特烏斯,以單手就有強大劍擊的能力,大幅度的扭轉身體,接上下一擊。手持雙劍的馬特烏斯對自己得連續重擊相當自豪。

馬特烏斯從另一側所揮出的斬擊,被萊爾直接用左手擋住。

「什……!?」

如果是一個人的手臂,馬特烏斯有信心能夠輕易砍下。然而,從萊爾的左手臂傳回來的感覺就像砍在鋼鐵一般。

不對,這和鋼鐵不同有著些微彈力,但是刀刃卻無法進入。能夠切開皮膚,但卻砍不動肌肉。

少許,只有少許滲血的程度,這是馬特烏斯全力對萊爾造成的傷害。

「這……這怪物--!」

壓倒性的肌肉密度直接擋住馬特烏斯自豪的攻擊,這對他而言完全是非常識的存在。到底要經過多少訓練、多少修羅場才能夠到達這樣子的身體。

「萊爾,還要打聽克萊恩的位置。不能殺掉喔!」

「恩。」

告知了不能宰掉后,這次換萊爾揮出斬擊。馬特烏斯立刻將雙劍交叉意圖擋下這攻擊,然而雙手卻無法承受,直接將馬特烏斯砍飛到數米外;一把劍已經化為碎片、另一把也毀損嚴重,不過多虧如此馬特烏斯勉強保住了性命。

馬特烏斯在數米外的地面難看得滾動,不過這也是和萊爾拉開距離的機會,馬特烏斯緊抓著這機會連忙起身逃跑,但肩膀卻被一只強壯的手臂壓住。

飽受恐懼的馬特烏斯緩緩地回頭,在那看到的是跳一步就橫越這距離的萊爾。

「這騙人!?」

從戰斗一開始就完全沒有余裕的馬特烏斯發出了悲鳴。緊接著萊爾抓住肩膀的手直接將馬特烏斯向墻壁甩去。

馬特烏斯被如同丟小石頭般撞上墻再直接摔落。

「咳哈!」

即使如此馬特烏斯依然沒放開武器,不愧為資深暗殺者。但是下個瞬間馬特烏斯的表情如同看到絕望。

「喂、喂……」

撞向墻壁再摔到地面的馬特烏斯他的腳正被萊爾牢牢抓住,接著萊爾的手臂開始像抓住玩具般來回甩動,馬特烏斯的身體也跟著在墻壁和地面之間來回撞擊。

兩次、三次,馬特烏斯每當身體接觸到墻壁或地面時,就會伴隨吐血和某處的骨折。

被抓住的腳已經完全粉碎,朝著不可能的方向彎曲。即使如此馬特烏斯仍然沒有失去意識。不、是無法失去意識,全身都處在激痛暴風中,完全無法失去意識。

最后再把馬特烏斯狠狠的扔向墻壁,萊爾的猛攻才停止下來。但是馬特烏斯已經完全沒有反擊或逃脫的手段了。

腳碎了、肋骨碎了、肩膀也碎了,現在身體已經是沒有完好部份的慘狀。

面對毫無力量得靠在墻上的馬特烏斯,萊爾揮著握緊的拳頭逐漸靠近。滿目瘡痍的馬特烏斯看著這畫面露出了無力的微笑。

「呵、呵呵……像這樣子……到底要我…怎么樣?」

「我女兒的仇,做好覺悟吧!」

「等等!妮可爾可沒有死喔!」

「……女兒?」

聽到這句話馬特烏斯馬上想通了許多事,擁有超齡得戰斗力的妮可爾,父親是萊爾、母親是瑪利亞。

龍殺的六英雄;擁有這樣血脈的女孩怎么可能會陷入苦戰。

「這實在是……太荒唐了。」

萊爾;在六英雄之中擁有最強個人戰斗力的圣劍繼承者。在我竭盡全力的攻擊下只能傷到皮膚,之后還像玩具般到處亂甩。

壓倒性的實力差距。與他相比還真是可笑的戰力差距。在他出現后直接投降,祈求饒命說不定能活得比較久。

像這種單方面敗北只有輸給了杰德派頭目那次而已,之后加入杰德派,靠著修行來變強。希望總有一天能打倒頭目,再遠離杰德派。

但這都無所謂了,因為根本不知啥時會突然冒出強者,展現如同暴風般的暴力,蹂躪后再奪走一切。

面前的這男人就像以前杰德派的師匠一樣。

在絕望的情況下,馬特烏斯閉上了眼睛。面對這種對手,再多的抵抗都沒有意義,接著露出聽天由命的表情。

之后,萊爾的拳頭落下了。

第236話 莉莉絲街區

柯迪娜有危險。知道這點的我將蜜雪兒醬她們放置馬上回到拉墨里。現在分秒必爭,完全沒有配合她們步調的余裕。

原本想要一回到城市里馬上往麥克斯韋宅邸前進,但現在那老爺子應該正帶著伙伴們往康姆或莉莉絲街區,現在六英雄只剩瑪利亞還待在首都中。

「這樣就找瑪利亞……等等,要怎么解釋才好!?」

在城鎮外發現奇怪男子遺留的信件;如果這樣說不會被瑪利亞懷疑嗎?在這種情況下瑪利亞也不會帶我到柯迪娜那邊。

不,也許這樣就夠了。將情報交給柯迪娜,讓瑪利亞保護柯迪娜提升警戒心,這樣克萊恩就不能輕易出手了。

柯迪娜最強的地方不是戰斗,而是指揮。如果多一位瑪利亞的話柯迪娜能選擇的戰術就會更多。

即使如此,聽到柯迪娜有危險,我也坐不住;考慮我現在的手牌能夠利用的就只有冒險者公會。

公會有能夠和遠方取得聯絡的魔法道具,但是那并沒有辦法積極的傳送訊息,也就是說有不知何時會送達的缺點。

但有總比沒有好,而且還能順便確認那奇怪男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