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221-230

web版 221-230

第221話 實驗運轉

在那之后,阿斯特從麥克斯韋那里收了錢,早早地就回去了。

當然這只是先墊付,總有一天我必須得還給麥克斯韋這些錢,但這也只是去趟我的藏寶地就能解決的問題。

我得到了新的手甲,一臉喜悅的揮著雙手雀躍不已。

說實話,我忍不住想馬上就測試性能。與此相對的,麥克斯韋露出一臉憔悴的表情。

「你倒是挺開心。老朽可是心情沉重」

「嗯?為什么呀?武器也入手了、戰斗力上升不是什么壞事啊?」

「不是這事,是瑪利亞和柯迪娜的事啊」

「啊啊……」

被那兩人追著問的話,即使是麥克斯韋也沒法逃走。

而且這回還有瑪利亞這個增援。再這樣下去的話我的真實身份就如同風中殘燭了。

「怎么辦才好呢?」

「這回實在是逃不掉了的感覺喏。干脆直接挑明了怎樣?」

「事到如今怎么辦得到!(挑明之后的)懲罰太糟糕了」

自己來挑明什么的,不可能辦得到。但是卻也找不到能蒙混過去的方法。

總有種四面楚歌的感覺啊。

「再次變裝后蒙混過去?」

「總是這么干的話,反而很危險喏。你覺得柯迪娜會每次都被騙嗎?」

「……不可能呢」

現在柯迪娜正認為哈烏梅婭這個虛像是雷德的轉生。

如果知道了這個人物是假的的話,就又會去考慮雷德轉生體是誰,而在這情況下,頻繁出入麥克斯韋的宅邸的我是最可疑的,很明顯會這么想。

「情況不是很好呢。什么都干不了」

「不如說可能現在馬上采取措施才是愚策。正好有克萊恩和馬特烏斯的事,以追查這邊為擋箭牌沒準能糊弄過去喏」

「會這么恰好的就傳來更多的情報嗎?」

「會來的吧」

馬特烏斯既然收手了,克萊因.斯特拉=薩魯瓦應該已經不在這城里了才對。

出了城的話就連去了哪個方向都不清楚了。如果有轉移魔術師幫忙的話,什么地方都有可能去。

要追這樣的人的話,即使是麥克斯韋也幾近不可能。

「在(受到新情報)這之前先分開行動,這樣怎么也能蒙混過去吧。柯迪娜她們會因為斯特拉領的調查而忙的不可開交吧?」

「我想也是。還有多諾萬的請求呢」

「但是這回出來的是南邊的科姆都市國家聯合的暗殺者。那邊是不是也有調查的必要喏」

「呋姆、那邊由你來去?」

「不管怎樣,哪邊都有盡早調查的必要。晚了的話有被逃掉的可能性。那么只有讓能使用轉移魔法的老朽和瑪利亞分頭行動了喏」

「原來如此、作為(逃避追問的)借口來說很充分嗎。但是要去追暗殺者的話可是很危險的哦?馬特烏斯那家伙雖然不如生前的我,但也是相當危險的對手」

「你這是在自夸自贊么?我會帶上個伽多魯斯的」

身為守護的專家的伽多魯斯也一起的話,應該沒問題吧。話說回來明明ELF和矮人關系不好的情況占多數,而這兩家伙卻意外的合拍呢。

啊、因為是一起跨越生死的伙伴,這么說關系好也是理所應當的吧。

「只要敵人那邊還有那種家伙,我也想要個護衛啊……」

「現在的你嗎?堂堂正正的走出城市都難」

「唔、不愧是連打獵都正在自主限制中呢」

因為克勞德在城外被卷入了那樣的麻煩,所以城鎮周邊要警戒一段時間。

同時國家要求低等級的冒險者的活動暫時自主停止,然后加強周邊的警戒。

而我們的狩獵活動也被波及,暫時停止了。

對克勞德來說可是關乎糧食的嚴重情況,但只有這點是沒辦法的。

現在糧食的供給是把我們之前因太多了吃不完而做成保存食的這部分,分給他來暫時撐過去。

「嘛、算了。老爺子你就這樣撐過這段時間吧」

「真是的、說的跟別人的事似的……」

「我也覺得對不起你哦。下回給你帶點什么吧」

「便宜的肉可說不過去哦!」

「這點你倒是睜一只眼閉一只呀!我可還是個孩子喲」

「就在有利于自己的時候變成小孩子呢」

麥克斯韋為了打我的頭而向這邊走來。我閃躲過那只打向頭頂的老手,背向著宅邸逃跑了。

*

深夜。有種這個身體慢慢變成夜貓子的感覺。

我全力驅動我隱秘的天賦,從城里出來跑到了森林里。這是為了測試我新的能力和裝備的性能。

新的武器我也相當中意,但這不代表我一上來就能熟練掌握它。

不管多么好的武器,都需要適應、磨合。

「話是這么說、實際上只是想早點試試吶」

首先,從馬特烏斯戰發現的肌肉纖維操縱法來試試吧。

跳躍、加速、然后減速。在樹林中自在的旋轉、跳躍、奔跑。

那速度遠超用絲線來強化身體的速度。

但是————————

「這……不行呢。負擔太大了」

與強化賦予的魔法不同,并不會連同耐久力一起強化。我的身體跟不上我的運動能力,短時間就發出了悲鳴。

「馬特烏斯那時、真虧我撐住了呢」

在那場戰斗中如果迎來了身體的極限,一瞬間就會被蹂躪至死吧。這時我突然想到了手甲上刻的魔法。

阿斯特說這上面刻有強化賦予的魔法。

那么耐久力是不是也會上升呢?這么想著我馬上就將魔力流入其中。

接受了我的魔力后,強化賦予的魔法自動發動、覆蓋全身。

在這個狀態下使用操絲的天賦,重復做出和先前一樣動作,雖然還是有點、不過負擔減少了不少。

還能感受到一點負擔是因為比起強化賦予的魔法,操絲的能力要稍微強力一點吧。

但是這種程度的負擔,使用十分鐘是沒問題的吧。不過、手甲里的魔法只能發動三分鐘,所以超了三分鐘就沒有意義了吧。

「接下來是絲的狀態吶。畢竟費了那么多事呢……嗯?」

在這時我注意到了草在咔紗咔紗的搖動。這附近的大型猛獸都被冒險者驅逐了,應該沒有什么危險的生物了才對。

但是……就像背叛了我的推測一樣,草叢里出現了巨大的影子。

第222話 森林怪物

從草叢后面出現的是超過了三米的巨體。明顯不是人類。

我架起剛剛翻新的手甲,面對著敵人。

從枝葉間傾瀉而下的月光照亮了那個巨體,我終于知道了其正體。

「食人鬼……」(オーガ,ogre,奧加)

雖說叫食人鬼,但食人這一點其他的怪物也一樣。只是這么叫起來比較便利,實際上就是擁有巨大身體的人形怪物。

因為身體龐大所以相對來說沒什么靈活性,但是其臂力遠超人類。

但是對于冒險者們來說,只是力量大的話、還是可以應對的。能打倒奧加(作者這里用的オーガ)才算能算是合格的冒險者。對于新手來說的登龍門。這就是這種怪物給大家的印象。

「……是這東西啊」

我不禁松了一口氣,重新打起精神。

對于生前的我來說,是連操絲都不用使就能對付的對手。對于萊爾來說的話,就像對付剛出生的小寶寶一樣手到擒來。但是對于現在的我來說,苦戰不可避免。萬萬不能大意。

從右手拉出線來,以優先防御的架勢來觀察對手的動作。

我們相互對視了一會。但是對手依然沒有動作。

正因如此我感覺到很奇怪。從奧加的角度來看,我就像個無力的小孩子。應該是沒有猶豫攻擊的理由的。

明明應該如此,但奧加卻沒有要向這邊襲來的樣子。

不,從根本來說這種地方出現奧加這點就很奇怪。

這附近因為有冒險者們在,所以危險的怪物全都被驅逐了,像奧加這樣的危險的怪物應該是不會在這附近的。

「不管怎樣、繼續在這附近出沒的話會造成麻煩的。還是解決掉它吧」

我提煉殺氣,踏出一步。

看見了干勁滿滿的我,奧加慌慌張張的舉起了手。

「等、等下。我、不、戰斗」

「……哈?」

有點慌張…..害怕的聲音。嗓音是非常有威壓感的低音,但我卻被與這聲音不相符的內容給消卻了戰意。

雖然對于奧加竟然會搭話過來這點感到吃驚,但姑且奧加也還是有一定的知性的。如果想的話,還是可以做到對話的。但是能與把人類認知為食物的奧加對話的情況,是非常稀少的。

「那么、為什么要靠近這樣一座城市呢?」

這附近有拉墨這樣一個城市存在,有知性的存在應該都理解才對。

也就是說,來到這樣的城市附近,肯定是有意圖的才對。

比如說,巢穴附近的食物已經枯竭,為了尋求新的食物————————人類,而來到此地,之類。

「我、人類、不襲擊。在山里、悄悄生活」

「嗯?」

「那里、冒險者、來了」

從它磕磕巴巴的話里來推測,這家伙好像不住在這附近。

并沒有襲擊什么人類,正平穩的生活著,結果冒險者來了。也就是說被從住所趕出來,不情愿的流浪到了此地嗎?

「那可真是災難呢……嗯?」

等下,在這種時期襲擊隱居奧加的住所的冒險者什么的,不奇怪么?

奧加被襲擊這件事本身并不奇怪。這家伙雖然老實。但不知道它這性格的冒險者遇見了它的話,毫無疑問會被獵殺的吧。

到這都沒什么奇怪的,問題是這家伙怎么能平安逃出來的?

奧加本來就不是什么腳速快的怪物。去討伐時的話,大部分的場合都是哪里碰見哪里戰斗。不會形成追逐戰。

非常少有會逃跑的個體,但因為它們跑得慢,能成功逃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明明應該如此,這家伙卻成功逃到了這里。從并不在附近的巢穴到這里,估計應該是長距離的移動。

「喂、那個冒險者、沒追著你過來嗎?」

「冒險者、住所、搶奪了。我的住所、搶奪了。做了什么嗎」

「搶奪了?在那里干了些什么?」

「地面、畫了些、東西」

都跑到了奧加的住所,卻并不退治而只是趕跑,還在地上畫什么東西。

聽了這么多后,突然想到了…….是轉移魔法陣。

雖然是麥克斯韋和瑪利亞在那邊隨隨便便使用的魔法,但讓一般人來使的話,就有保有魔力量的問題和需要構建輔助魔法陣。

要說的話,這與阿斯特使用的轉移魔法很像。冒險者公會所使用的多人數用大規模轉移魔法什么的都是這種方式。

這個時期在拉墨的周邊使用這種魔法的理由想都不用想。

「克萊恩為了逃跑而使用的東西么!」

至少像瑪利亞這種程度的術士并不是那么簡單就能找到的。那么畫的輔助用魔法陣、觸媒什么的使用后痕跡應該還殘存著。

然后如果是麥克斯韋的話,沒準可以從那痕跡中調查出轉移的去處。

「干得好、奧加!作為獎勵這回就放過你吧」

「真、真的嗎?我、能逃跑嗎?」

「啊啊、男人說話算話」

「你、女的」

「還是殺了吧」

「higyi!?」(語氣詞)

一瞬間火大不小心出爾反爾了,但這只是開玩笑,不能算打臉。

無論如何,這個情報必須盡快告訴麥克斯韋才行。魔法的痕跡會隨著時間的流過而慢慢消失。

因為已經經過了一周的時間,殘存下來的情報也就只有魔法陣本身了吧。

如果再被風吹雨打,馬上就消失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好了、我要去把幫手叫來,帶路……雖然這么說,也沒法進城呢。你能在這先等等嗎?一切都順利的話,幫手會讓你逃到安全的地方、我會跟他這么交涉的」

「真的嗎?」

「我不是說了男人說話算話么」

「你、母的」

「看來你是想死呢――」

「嗶咖(Pigyaa)!?」(還是語氣詞)

真是不懂得學習的家伙————————雖然想這么說,但奧加的智力往高里說也就只有麻雀的程度吧。

不如說,竟然會恐懼人類而選擇隱遁生活,憑這點就可以認為這家伙在奧加里也是擁有異常高的理性。

就這樣我入手了線索,為了帶出來麥克斯韋而向著拉墨跑去。

第223話 陷阱

奧加不能夠進到城市中,然而為了和麥克斯韋交談,就只能把老爺子帶出來外面。當然不能把偷偷跑到森林測試新武器這件事告訴柯迪娜或其他人,那么能夠談論的人就只有麥克斯韋了。

我立刻沖回麥克斯韋的宅邸,從這邊開始就是麥克斯韋特制的防盜魔法領域,而現在伽多魯斯正在麥克斯韋宅邸借宿中。

為了不被伽多魯斯發現在與麥克斯韋談話,那么就必須要偷偷潛入。如果到明天早上再過來那就代表奧加在森林的路上待了一晚,一旦被我以外的冒險者發現,鐵定會二話不說的討伐掉。

從談話中來看來那奧加似乎是不錯的家伙,眼睜睜看他被殺還是有些于心不忍。

「幸好在以前有進行過防盜魔法入侵實驗的記憶,所以多少有些方法入侵。」

小聲的說服自己并向前踏出一步。

下個瞬間,我的意識沉于黑暗之中。

「你在大半夜跑來干嘛?」

「來叫你的!」

我從落穴陷阱底部向麥克斯韋怒吼,當然是以不會被伽多魯斯發現的音量,嗯?這音量算是怒吼嗎?

簡單來說在我踏出第一步時就中了麥克斯韋設置的原始落穴陷阱,而且在底部還設有防止逃脫的黏膠,也就是說我全身都黏糊糊的樣子。

「難得帶了情報過來,你這樣子對嗎?快點把我拉上去!」

「恩好,先等等。這要先用轉寫機拍攝下來」

「為什么要拍下來!?」

轉寫機是能夠將風景紀錄到紙張或是羊皮紙的魔法道具,據說是在數百年前由破戒神一人開發出來的……也就是說那白色…。是不會做些正常的事嗎。

「老夫覺得這畫面應該能以高價賣給柯迪娜,菲妮雅小姐感覺也會買。」

「快住手,不要讓她走上歪路。」

能夠治愈我的就只有菲妮雅和蜜雪兒醬而已了,必須保護好她們的嗜好。在斗嘴的同時我也被麥克斯韋救回地面,而且好像已經被拍下來了。

「那么你在半夜過來干嘛?」

「喔。我帶來了可能是克萊恩逃脫的線索,既然我來了就讓我進去你家洗個澡吧。」

「才不要,這樣家里就會變臟了。」

「你這家伙…」

「之后再用魔法洗,先告訴我情報吧。」

「這干燥后就會結塊……而且這玩意弄到鼻子或嘴巴會死喔!」

「這畢竟是陷阱啊。」

麥克斯韋完全不將我的怒火當一回事,不過他說的話也有道理。

雖然那奧加本身性格還算不錯,不過腦袋應該沒有那么好,老實的躲起來就還好,但如果不小心跑出去說不定會被其他冒險者撞見。

我必須長話短說把事情傳達給麥克斯韋,讓他快點到達那邊。

「哦?溫馴的奧加?」

「那不是重點!!」

「老夫明白。真是的,汝是不是中了柯迪娜毒?」

「是你太悠哉了!」

「確實不能夠帶回城里,就算要他在那等等也不能保證不會亂跑,還是快點行動為妙。」

來往首都拉墨的人潮非常多,雖然晚上會把城門關閉,但還是常常會出現在城門外扎營的人,被這些人碰巧發現的機會不是沒有。

「他有點傻,應該不用擔心。」

「畢竟那是奧加,不如說對話能成立時就已經有很高的智慧了,實在是深感興趣。」

「如果那情報是真的,那就奧加沒有逃走的必要。」

「說得也是,即是魔物也不都是邪惡的,汝所養的卡邦庫爾就是很好的例子。」

「聽你這么說還真讓我安心。」

遇到溫馴的魔物只有少數的案例,然而碰到這種情況也都只能依照現場冒現者的判斷。因為是魔物所以必須被討伐的人,或是覺得沒有惡意所以不能攻擊的人。關于這點并沒有正確的解答,冒險者協會也沒有發布處理這種事的方針。

由于我們遇到的是奧加,所以放他逃走還沒有問題。如果是龍之類的東西的話,那結果說不定就不同了。

「總而言之,快點跟我去那邊吧。」

「在這之前能先準備一下嗎?老夫現在還穿著睡衣。」

「那就快點去換!順便借我浴室洗澡。」

「有夠任性的家伙。」

「哪邊才是啊!?」

像這我終于借到麥克斯韋宅邸的浴室洗澡,但是這場面下我并沒有使用隱密祝福,所以被人碰巧發現了。過幾天在拉墨中傳出了全身涂滿黏液的小女孩被麥克斯韋帶到宅邸中的傳聞。

終于成功完成將麥克斯韋帶出來與奧加會談的任務。奧加并沒有逃走,反而隱藏的太完美,連我都需要花時間去找。有這樣的身手即是在拉墨附近生活也不成問題吧。

「初次見面。老夫是名為麥克斯韋的老人,聽說你看到了有趣的東西?」

「俺、丹,請多指教。」

「Hohu,還會打招呼真讓人驚訝。汝住的地方離這邊很近嗎?」

「不,很遠、過去、約、七天。」

「要一周嗎…」

這當然是因為在森林中所以才需要這么多時間,如果直線前進應該能省很多時間。但我可不能離開城市這么久,像這樣的暗中行動除了麥克斯韋以外都要保密。

「沒辦法了,直接用飛翔魔法過去吧。」

「沒關系嗎?」

飛行算是中上等級的魔法,屬于操作系的魔法。雖然屬于用自身魔法來直接操作的魔力,但還是與干涉系魔法相似。

這種在天上飛的魔法可以直接無視在地上的落穴之類的陷阱,墻壁也能直接飛越過去,更重要的是能直接無視障礙物的高速移動,有這種魔法甚至能以時速50公里的速度在天上飛。

「確實用了這魔法可以在一個晚上到達七天步行的距離,但是魔力消耗…….沒事。」

這魔法最麻煩的地方就是魔力消耗很大,我加上麥克斯韋還有奧加像這樣的負擔會直接加倍,不過對于魔力怪物的麥克斯韋根本不用擔心。

「就是這樣,我們走吧。」

麥克斯韋在發動魔法后我們的身體就向空中飄去,直接以奧加住處的位置前進。

第224話 奧加住所

滿月當空的明亮的夜晚。

在那個夜空中,我和麥克斯韋、還有身為奧加的丹在飛舞著。

在夜空中飛舞著的銀發美少女和魔術師風格的老人,那畫面應該很美,但是丹實在是太搶鏡了。

「總感覺、這樣……有種通話故事的氣氛有沒有?」

「飛翔魔法可是從很早以前就有的了。事到如今還說這個」

「我當然知道了但、總感覺呢……嘛啊、算了。丹、帶路靠你了」

「知道了。我、會、帶路」

還沒習慣在空中飛翔的丹,就像走路一樣在空中邁出巨足。

可能是慢慢習慣飛翔了吧,速度慢慢提了上去。

我和麥克斯韋已經有多次的飛翔經驗了,并不需要像那樣做出動作也可以在空中自由翱翔。

飛翔的魔法移動速度不是一般的高,所以也沒有著急的必要。

夜晚才剛剛開始,要說時間的話還很富裕。

不如說,更需要注意丹是不是向著地面方向飛翔墜落啊、地面上有沒有人發現奧加在空中飛來飛去啊之類的。

從首都開始北上了十幾分鐘。在這里,我突然注意到了一件我不應該注意到的事情。

而那個事讓我不得不向麥克斯韋確認一下。

「吶、麥克斯韋……」

「咋了?可別看丟了丹呦?」

「這方面完全沒大意不用擔心。倒是這個魔法、馬雷巴的那時也使用不是挺好么?」

那時的我,為了出城而累得半死,出了城后又露出了被麥克斯韋扛在肩上打包搬運的丑態。

如果那時,使用了這個魔法的話,我就不會露出那樣的丑態了。

「馬雷巴周圍是草原而且視野良好。不小心被人看見在空中飛來飛去怎么辦」

「那倒也是……不對、但現在的情況不也是一樣的嗎?」

「拉墨周邊的樹林很濃密。首都的正上方先不說、有點角度的斜方向上空的能見度就很差了」

「是這樣的么?」

「所以這附近的話,飛起來也不要緊,我是這么判斷的」

「是嗎。不要緊就沒問題了」

不知怎么的總保有一種不能釋然的感覺,繼續追在丹的后面趕路。

就時間來說的話,應該是飛了有一個小時了。丹突然停在了空中。

「到了、這里」

用少量的言語這么說道、并指向森林的一角。

那里有個巨大的巖石突出了森林,是個很奇怪的場所。

「Ho?」(語氣詞)

「那塊石頭。下、打開著。我、那里、住著」

「打開著?啊啊、石頭下面變成了空洞的意思吶」

丹說話都是單詞而且變化比較少,要準確把握住它的意思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

但是習慣了之后就不可思議的并不覺得那么奇怪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是這么回事嗎……」

聽了丹的話之后,麥克斯韋奇妙的說出了好像理解了什么的話。

確實是個很顯眼的巖石,但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我們走、雷德。老朽稍微產生了點興趣」

「別說稍微了,我倒是希望你產生濃厚的興趣。這前面有可能有克萊恩的線索呦」

「也有這點喏。不、不如說正因如此嗎……」

「不是很明白你想說啥?」

「老朽還不是很確信。詳細的事情等到了現場再說」

對我這么說了后,麥克斯韋向著那塊巖石直線降落。

丹也散發出提心吊膽的感覺追了過去。看到他們的行動我不禁發出了慌張的聲音。

「喂、別走在斥候前面啊!有伏兵的話怎么辦啊、真是的……」

跟在麥克斯韋的身后,我也降落到了那巖石的地方。

在巖石的北側,有一個陽光不易照到、長了一堆苔蘚的地方,丹的住所入口就在那里。

茶色和綠色混雜的那個地方,從遠處看過去根本看不到那里有通向內部的入口。

如果沒有一些被踩踏的痕跡的話,連我都有可能看不出來。

「這、非常不錯呢。天然的偽裝啊」

「進去。里面、我帶路」

「啊啊、好像也沒有人的氣息、沒問題吧。麥克斯韋、拜托你照明了」

「呋呶、朱之一、山吹之五、翡翠之一――光明」

我邊拔出短劍,邊像麥克斯韋提出請求。然后對應麥克斯韋的咒文,小小的光亮出現了。

朱之一也就是最小限度的光量,山吹之五表明了五小時的持續時間。因為翡翠是指定距離的咒文,這指定了到我的短劍位置的距離。

我的短劍寄宿了魔法的光芒,就像退魔之劍那樣照亮了周圍。即使是最小限度的魔力,也是專門用來照明的魔法,亮度照亮周圍還是綽綽有余的。

作為丹的住所的洞窟很長,正好應該延伸到了巨大巖石的中心部。

那終點是個還算寬敞的空間,各處零零散散的散落著動物的骨頭和皮。其他的還有果物的芯。應該是丹吃剩的殘渣吧。

腐敗了的皮和骨頭散發出不愉快的臭氣,充斥了整個空間。

「唔誒……丹、因為通風很不好,垃圾什么的還是處理掉比較好。會生病的哦」

「沒問題。我、身體、強壯」

「羨煞我也」

住在這種地方的話,我可是有撐不過三天就能病倒的自信。

在這樣充滿垃圾的場地的中心,有著巨大的魔法陣的殘留痕跡。

第225話 搬家的地點

在場地的正中心淡淡的畫著直徑三米左右的魔法陣。

只在那周邊沒有垃圾,被打掃的還算干凈。地板上的土露了出來,在那上面有著用特殊的涂料畫的魔法陣。

麥克斯韋慢慢的向那個魔法陣走過去,把手放在了上面。

「差點就危險了。風化的相當嚴重喏、再過一段時間就基本分辨不出來了」

「怎樣、能明白目的地么?」

「唔呶。這個是方向嗎……這邊是范圍嗎?那么……從這里向南東……距離是……」

麥克斯韋開始解讀魔法陣。在那期間,我就在入口附近警戒周圍。

因為既然會留下這樣的證據,留下人看守也并不奇怪。

然后過了一段時間,麥克斯韋抬起了頭,向這邊傳達解析結果。

「看起來克萊因是向著科姆、或者是莉莉斯去了喏」

「馬特烏斯的大本營嗎。具體是哪個不能辨別嗎?」

「詳細的坐標指定已經消失了喏。只能從方向距離、大概的推測目的地了」

「魔力呢?先不說你的情況、區區克萊因雇的魔術師一兩人的程度。從魔法陣的大小不能推測出轉移的距離嗎?」

「關于這方面喏……這里恰恰好是地脈的正上方。所以從魔力測出轉移距離是不可能的。不如說、正因如此才強硬的搶下了這里。因為可以從地脈里隨便提取魔力喏」

地脈這東西,說白了就像是魔力的涌出點的場所。在這世界上,像這樣的特異能量點是很稀少的。

一部分人認為,是擴散到大陸全體的世界樹的根,在那些場所漏出了創世之力,但真相并不確定。

「是這樣嗎?」

「恐怕丹身為奧加卻很少見的有著不同尋常的智力,是因為接受了不少地脈的魔力而異常進化的結果吧」

「嘿……」

就像麥克斯韋指出的那樣,能這樣對話的奧加我也是第一次見到。

溫和且膽小,但身為奧加卻有著高度的智力,異常進化這個推測恐怕是正確的吧。

「為了利用這個地脈而把住在這里的丹給強行驅趕開,然后把地脈用在了轉移魔法上了吧。從殘留在陣中的情報來看,在轉移方向上的城鎮只有可能是科姆或莉莉斯喏。這一點絕對沒錯」

「比起不知道跑到了這個大陸的什么地方,目標已經被縮小了很多嗎。之后就是看哪個更可疑了————————」

「這方面沒有其他辦法,只能去本地調查了呦。但是這個地方……為了不被惡用還是封鎖起來比較好喏」

從地脈里無限的提取魔力,這可是能用于干很多種的惡事。

特別是對于拉墨來說,可以很簡單的做到大規模的軍隊轉移,其他國家投來的視線可能會變得更加嚴格。

山蛇事件那是也是,如果早知道有這么個地方的話,就可以馬上調來大部隊。但這也意味著,可以隨便就把大量軍隊轉移進其他國家。

把這里封鎖、當作『什么也沒有』這樣的心情我也不是不理解。

光送到凱文領的話還好,能隨便往其他國家傳送的特異點什么的,只會招來麻煩。

「那個……我、這里、住不了、會困擾」

「丹、不管怎樣這個地方都被壞人知道了,繼續住在這里是很危險的哦」

「那么、哪里、去、才好?」

「這個嘛――」

這里是克萊因和馬特烏斯知道的場所。把丹放置在這里的話,下回就會被真正的討伐掉了也是可能的。

即便如此,就這樣無責任的把它放著不管,也太可憐了。

但是,肯接受奧加的那樣的安全地帶……

「啊、有了」

只有一個地方,沒準有可能。

聽了我的話,麥克斯韋偏了偏頭。他還沒有想到吧。

「你看、阿斯特住的那山喲。對那家伙來說奧加什么的,就像那邊飛著的小飛蟲那種程度的感覺吧,那座山一般也沒人靠近所以安全噠」

「那倒是、確實是那樣的沒錯……但是那里已經有巨型芋蟲住著了喲,那座山里」

「那么再增加一只奧加什么的也完全沒問題的吧?」

「是那樣的嗎?」

實在不行還能讓他在我的隱藏的家里住著,當我寶藏的看門人也可以。

有個看門人的話,阿斯特也不會輕易接近的吧。

當然,丹是打不過阿斯特的,但是知道自己被看著了,問題行動應該會自重的吧。

「嘛、那里的話確實是沒有問題,但有必要向阿斯特殿拿到許可喏」

「那種事、對你來說很快的吧。從這里轉移一瞬就到了」

麥克斯韋的話,可以一口氣轉移到阿斯特的洞穴門前。然后去拿許可,沒問題的話就回來接人就行了。

這里是地脈的上方的話,麥克斯韋的負擔也會減少許多的吧。

「啊啊、真是的。真虧你好意思使喚我這么個老骨頭。嘛算了、老朽就去一趟、你等會吧」

沒什么干勁的這樣回答后,刷刷刷的用習慣的手法在空中繪出魔法陣。

然后詠唱咒文轉瞬間就消失了,這一連串的高操,大約花了十秒

雖然現在也熟練了不少,但這魔法對瑪利亞來說還是要花一分鐘以上的時間來使用,對麥克斯韋施法的速度————————實在是感嘆至極。

在麥克斯韋回來前的這段時間,我跟丹說了許多關于即將搬到的地點的事。

「太好了呢。找到了比這還安全的地方」

「是、這樣么?我、不用再害怕、了么?」

「倒是有可能害怕其他的東西……」

在世界樹迷宮中層居住的巨型芋蟲可是就在附近呢。

此外,能把那怪物一擊KO的強者也在一起。僅限在那個山里來說,丹這個奧加明顯是下位墊底的存在。

畢竟是和能蹂躪自己的存在們一起居住,可能會更加勞累吧。

「嘛、并不是什么無法溝通的家伙,不用擔心的吧。歸根結底、如果是打算驅逐走的話,就不會給麥克斯韋許可什么的了吧」

「是嗎!我、新居所、高興」

兇惡的奧加的嘴臉一下子扭曲,表現出喜悅的感情。

雖然對不起你丹……但你那表情超可怕。就像發現了臉前有獵物的怪物一樣。雖說就是怪物沒錯。

在那之后沒過多久,麥克斯韋回來了。

「久等了。阿斯特殿爽快的就給出了許可」

「那么、帶到我的隱藏之家吧。讓丹在那里住下吧」

「你的隱藏之家?確實那里有屋頂也可以遮風避雨……這樣好么?」

「沒什么問題。干脆讓它當我的財產管理人吧」

「是有這個意圖啊。明白了」

就這樣,馬雷巴附近的山里,住下了個奇妙的奧加。

嘛,不是什么會襲擊人的家伙,應該不會產生問題的吧。

第226話 隱蔽工作

把丹藏到馬雷巴山區中對麥克斯韋而言只要一瞬間就能完成。

麥克斯韋用傳送門直接把丹送過到我的隱藏地,順便告知不要靠近阿斯托的洞窟。原本應該去和他打聲招呼,不過家伙相當孤僻,如果附近住一只魔物應該也不會在意。

因為有可能會被罵說『你好煩啊』,所以我決定將打招呼這事丟一邊。反正麥克斯韋已經去說過了,應該還不算失禮。

「丹,這附近的野獸你可以直接狩獵,基本上只要不下山都不會有什么問題,安心住下吧。還有不要把我家用臟喔!」

「知道、俺、打掃、干凈。」

「那就沒什么問題了,就像我之前說的在那邊的懸崖住著一位超恐怖的鍛造師,所以盡量不要接近。但如果發生什么問題的話就去找他吧,還記得怎么發訊號吧?」

「黑色石頭、撿起、一樣顏色、石頭、敲擊。一下、兩下、四下、一下。」

「那么我們就回去嘍,之后偶爾會來看看,盡量老實的在這生活喔!」

「明白。妮勾魯、好孩子。」

「才不是妮勾魯。是妮可爾!」

「妮…妮勾…?」

「啊~~算了。」

對著比自己身高高出兩倍以上的奧加說話時脖子可是很痛的,尤其是靠近說話時幾乎要垂直向上看,真累人。

不過和這種單純的人說話,感覺還算不錯。有種和蜜雪兒一樣的純樸感。

「那么就再會了,我們還有其他工作。」

「麻煩、你們了,再見。」

「恩,再見。」

和丹揮手道別后我與麥克斯韋一起回到了拉墨,如同和丹說的一樣,我們還有其他工作。

回到大巖石旁的麥克斯韋少見的嘆了一大口氣,像這樣低落的樣子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