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211-220

web版 211-220

第211話 目標

麥克斯韋能使用轉移魔法。也就是說,無論是邊疆還是哪里,喜歡的時候回首都這種事也是能做到的。所以,睡覺的時候,多數情況會回到家里。

到了那個時間,柯迪娜也會回來的,恐怕是頻繁的接送了所有人吧。

我瞅準閑空,去看望克勞德,然后去會見了麥克斯韋。

這是為了從爺爺那里聽到事件的展開。

以瑪利亞、萊爾、柯迪娜作為對象,沒有告知事件的詳情。

所以我不得不掩人耳目地去見麥克斯韋。

那天晚上,我瞞過瑪利亞和柯迪娜的耳目走向麥克斯韋宅邸。

對在夜間偷偷潛入的我來說,麥克斯韋以笑容滿面地相迎。

「老爺子歲數相當大了吧,還熬夜。」

「說什么呢,朋友來找我的話,歡迎不是應該的嘛?」

「同樣接送了萊爾和加德斯吧?不累嗎?」

「這種程度的話沒問題」

去調查斯特拉領的雖然是麥克斯韋爾他們,但那里也可以說是敵陣的正中間。

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有怎樣的陷阱。

于是到了晚上,為了能得到安心地休息,要把他們送到各自家里。

正常的話被說是魔力的浪費也沒辦法的行為,但對于麥克斯韋來說,就像是屬于誤差的范疇而已。

「那么,對方的情況怎么樣?」

「那個并不是很樂觀。斯特拉領是由薩爾瓦邊疆伯管理的,但是那個邊疆伯好像云隠了。」

「云隠?是指身影消失了嗎?」

「就這樣。而且還把財產都帶走了。」

「然后呢……逃走了嗎?」

「那個可能性變高了」

我們與奴隸商戰斗,確保那個手下的事,應該沒有傳達給薩爾瓦邊疆伯。

然而,回收了財產并逃走了。這意味著有在戰斗之前就開始準備逃跑的事情。

但是為什么呢?如何對我們的摸索進行判斷……?

「那家伙如何得知我們的搜查?」

「那件事不清楚……突然開始做那個準備的可能性很高。這樣的話說不定在哪犯了一個被懷疑的錯誤。」

「哪……不,說不定……」

我在那里想起了一個男人。抓住塔爾卡西魯伯爵的時候,有一個假面具的男人。

如果那是薩爾瓦邊疆伯的話,那個時候開始企圖逃跑還算能接受。

那個時候,麥克斯韋被事件纏住了,在哪個場所被我和麥克斯韋的使魔看到了。

雖然隱藏著臉,但因為被稱為英雄的人的使魔所看到的,所以覺得自己的真面目會暴露,所以做了逃跑的算盤也不奇怪。

「說起來,塔爾卡西魯說過在魔術學院里有薩爾瓦邊疆伯的兒子。」

「啊,知道的,是多諾萬。那個選民意識集合體的家伙。」

三年前,在入學儀式上和我糾纏的邊疆伯的兒子。確實,他自稱是多諾萬.斯特拉.薩而瓦。

只要自稱這個名字,絕不會毫無關系。

「性格暫且不說,成績并不壞。好像,現在是最高年級了吧?」

「還依舊那樣嗎?徹底矯正啊」

「連別人的性格都干涉說到底也太過分了。做壞事就要讓他銘記這是壞事為止。」

「那么,學院的思想就是這樣成為原則的吧」

「洗腦和教育(的區分)是很重要的問題……」

吐著嘆息,麥克斯韋聳了聳肩膀。

仔細想想的話,傳入作為理事長的麥克斯韋的耳朵之前,那家伙的傲慢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讓我覺得那好像是個大問題。

但是,說不定擁有的優秀成績足以否定(傲慢)。

「這暫且不說,明明兒子還在學校就消去身影藏起來了嗎?」

「薩爾瓦伯原本就是一個非常刻薄的性格。這樣的事說不準也會有吧。」

「這樣的事、嗎?」

連親子的感情都扔掉逃跑的話,感覺多諾萬的家伙會有點可憐。

但是,即然是貴族的話,父子關系都是作為政治策略使用,這樣的事也是有可能發生的。

不管怎么說,都掌握了目標的名字。

「如果找到了……需要我的力量的話,請不要客氣地告訴我。我也有同伴的手臂的斬斷的仇。」

「自己的拳頭是在思考范圍之外嗎?你稍微的犒勞下自己比較好哦。」

「一碼歸一碼喲」

不只是克勞德。還使蜜雪爾醬和菲妮亞讓人擔心的要死,借出來的不還不行。

即使是敵人被發現了,就有今天的成果。

第二天,我在學院里老實地上課。

當然,在那場戰斗之后也好好地上學。既然傷已經被瑪利亞治愈了,我作為學生的職責是必須的。

而且,柯迪娜討厭我與這件事有關。

在與奴隸商的戰斗中,很注重「隱刀流」的暗殺流派有關的事。

雖說是經由麥克斯韋爾獲得了信息,既然表明無法行動,就只能這樣在學院上課了。

但那也是,現在毫無疑問正奇妙的形成久違的事。

在那樣的日常中不由得流露出令人擔憂的嘆氣。這似乎是有吸引周圍視線的效果,是多余的副產物。

「還在吐嘆息吶」

「雷緹娜。也不是那樣……」

「很在意克勞德君嗎?」

「不在意的那方才奇怪」

對我和雷緹娜的對話,全班都嘈雜起來。

不知為何,大家都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竟是妮可爾大人在意的對象……!?」

「克勞特是哪來的誰?」

「你看,是冒險者的伙伴————那半魔人啊。」

「那家伙!那個后宮小子啊!」

「也和支援學院的蜜雪兒小姑涼的關系不錯吧?有報告說看見在食堂一起約會。」

「那胸大的?」

「是,已經非常大了。那個斯巴拉細。」

「獨占歐派是不允許的。」

「啊,這是絕對不能允許的事態」

看來成為『盡是女生的我們』伙伴的克勞德,似乎在奇怪的方向上產生了怨恨。

讓我擔心的事情,有那么重要嗎?倒不如蜜雪兒醬意外的受歡迎,感到有些驕傲。

在預想之外的巨大反響中,我稍微傾斜著腦袋。但是,這個騷動也突然結束了。

人群被用手推開,高年級學生的一人,走到我面前來。

「啊————好像,是多諾萬君來著?」

那張臉我有印象。在我們之中是話題的叫做多諾萬.斯特拉.薩爾瓦的人。

他一直走到我面前,有些緊張的神色站著。

我偷偷地把手伸向了懷里的鋼琴線。

那家伙是敵人的兒子。在這里做突襲的可能性……很有可能。

當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動手,那就是一步壞棋。

然后,躊躇了一段時間之后,多諾萬靜靜地趴在我面前。就是所謂的土下座。

不顧周圍人的視線,把額頭擦在地板上,大聲地向我哀求。

「妮可爾————不,妮可爾大人,有請求!請幫助我!」

第212話 多諾萬的商談

多諾萬.斯特拉.薩爾瓦

斯特拉領、克萊恩.斯特拉.薩爾瓦邊疆伯的獨子。那個性格是父親給的,選民思想集合體。本質上是喜歡挖苦人人,極度傲慢。

但是,魔術的手腕是一級品,盡管屬于初等部,但已經可以使用中級的火系魔術。

現在是初等學院的最高年級生。是比我大二歲的學生……也是入學典禮的時候跟我糾纏的學生。

那個選民思想集合體在我(俺)面前土下座,把額頭蹭到地板上乞求幫助。

雖然我是這個世界上屈指可數的名人的女兒,但是沒有貴族地位。

也就是說,從他的視角來看只是一個普通的平民。向著那個我(俺)趴到地板上,從他的想法來看,本來是不允許的樣子。

而且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中。

那個行為在他心中,會產生多少屈辱的感情呢,應該可以推斷出來吧。

「拜托,不,拜托您了,妮可爾大人!請務必,幫助我吧!」 (?д?)

「稍、稍微……」!!!∑(°Д°ノ)ノ

「能拜托的人已經只有您了!請想想辦法,無論如何……!」

「等一下,總之詳細的情況都還不是很清楚,先抬起頭來」

「不,在得到好的答復之前,絕不起來。把此身置于恥辱之中也要向您借助力量。那是現在的我唯一能給出的誠意!」

「知道了!因為已經知道了,總之先換個地方吧!?」

這樣下去太引人注目了。

我的學園生活不.知.為.何非常顯眼。在無力的幼年時樸素的扎實的鍛煉著度過每一天,我的這一目的產生了很大的偏差。

即使如此還要做出這樣的舉止的話,謠言又.會.立.起.來。

總之趕緊去看不見的地方,然后再問一下詳細的話吧。

聽了我那句話,多諾萬終于抬起頭來了。

換地方……雖然這么說,但是這里是公共的魔術學院。

我(俺)個人不可能擁有遮擋別人眼睛的地方。

而且一般的教室里都有窗戶,可以從走廊和院子里窺視里面。

食堂等也不例外。因沒人而出名的音樂室也設置了窗戶。

而且音樂室,我進入里面的話,不知為何就會像觀眾一樣聚集過來,完全不適合進行密談。

作為結果,我帶多諾萬到了名為學生指導室,別稱「お說教部屋へシケ」的房間。

為了和學生對話而準備有椅子和桌子。當然不僅僅是那些,為了和監護人洽談的沙發和桌子也很完善。

為長談時而準備的,為了能達到最低限度的服務,甚至沏茶的設備都有。

總之我向柯迪娜說了要借用那里的事。

柯迪娜也知道對方是薩爾瓦家的關系者,雖然最初要求同行,但因為多諾萬的強烈反對,所以這里放棄了。

果然,「如果你不聽話的話,(我)就會成為麥克斯韋的關門弟子!」這樣的一句話很有效。

因此柯迪娜在門外待命中。不請自來的學生們也在走廊和窗戶外,這是就用窗簾擋住視線來處理。

柯迪娜在門前看守,所以不用擔心學生的耳朵。

雖然會被柯迪娜偷聽,但是因為有她在,其他學生就無從偷聽。

坐在會客室的沙發上,悄然地垂頭喪氣的多諾萬。

在他面前總之先沏了茶,然后坐在對面的沙發上。如果要說話的話,就必須要濕潤舌頭的水分吧。

因為這里用平時的我的態度是會有問題的,所以要打開淑女模式的開關。

把腳流利的并齊斜放,腰背挺直,灑脫地把茶運到嘴邊。有點裝模作樣的態度,進入雷緹娜平時的舉止。

「嗯啃。那么,這到底是怎樣的騷動啊,前輩?」

「啊、啊……那個,入學典禮的時候做了對不起的事。」

「那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沒去特別在意。」

「是嗎……那個……」

「傾聽一下的話的話不用擔心也可以喲?柯迪娜老師在門口守著,不是會把談話泄露的那種人。」

「這不是沒有避開別人目光的意義嗎!?」

「多虧了老師在那里,其他的學生都不靠攏。」

「是這樣嗎……?」

這樣總算接受了吧,多諾萬也喝了一口茶。這說不定是要說什么東西而特有的動作。

『接受詢問的對象在要說出什么的時候,人必定會喝入一次水分到口中』的話題,聽說過這樣的事。

「最近斯特拉領里有六個英雄的人(連中)————不,他們(方々)正在訪問的事知道嗎(いるか)?不,(知道)嗎(いますか)?」

「不勉強使用敬語也可以喲?是的,我聽說與艾麗奧特陛下的綁架事件有關系,就對此進行了調查。」

「對。難以置信好像懷疑父親參與了那個事件的樣子。」

「麥克斯韋爾理事長和柯迪娜老師,都不是因為懷疑就行動的人。」 あらぬ疑いで動く方ではない

對多諾萬的話,我稍微反駁了一下。

看到被得罪的氛圍的我的態度,多諾萬慌慌張張的樣子揮著手否定了。

「不,我決不是打算指責兩人!那個,有困難的事是跟那個有關的話題……」

「有困難的事態是?」

因為抓不到要領,所以我歪著頭,要求詳細說明。

對這個質問,多諾班再次躊躇起來一樣,垂下腦袋。

但是像決定了意志一樣面向我,用強硬的語氣這樣宣告到。

「我(俺)————不,我(私)這次成為了斯特拉領的領主。」

「蛤?」

面對多諾萬的宣言,我現在這次真正的傾斜著腦袋。

第213話 假面男的真面目

多諾萬成為了領土的領主。當然,他是現任領主克萊恩.斯特拉.薩爾瓦邊疆伯的兒子,所以總有一天會變成這樣的。

但是,柯迪娜們已經開始調查,在這個時機上替換的是————不能不讓人感受到。

「什么意思?」

為了讓心情平靜,喝了一口茶,然后再詢問。

多諾萬看起來是超然的態度,還是更加惶恐地回答了。

「父親,原本不太好的傳聞是我也是知道的。約一個月前左右突然來到我的宿舍。然后發生艾利歐特陛下的綁架事件。在那之后,我就采取了似乎害怕什么的態度。」

在這個回答中,我進一步加深了那個人是那個假面男的疑惑。

假面男并沒有直接看到我的戰斗的樣子,但是我看到了塔卡希爾伯爵輕而易舉的被抓住的情景。

而且飛入那里的鴿子是麥克斯韋爾的使魔。不管怎么看,六英雄都參與了。

然后在這條街上有兩個英雄。會轉移魔法的魔法師只有麥克斯韋爾,不可能輕易地逃避。

而且在那個場合這樣的事情,是不能回到斯特拉領土。如果不使用轉移魔法陣的話。

而且,那個設施是冒險者公會管理的,即使是貴族也不能擅自使用。

如果這樣的話,只能徒步走出街道,但是要離開這個城市,必須會鉆進麥克斯韋爾的監視網。

而且被逮捕的塔卡希爾伯爵說不定會說什么。那家伙在那之后應該在四處奔走。

正因為如此,反而開始害怕了吧。不知什么時候調查的范圍變廣,真令人佩服。

「然后一個星期前,父親消失了。把家里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那…..真的很悲傷。」

嗯,我知道了。也就是說,自己的故鄉的房子也已經被破壞了。

房子被破壞了,父親失蹤。只能說是悲傷的樣子。但是從我看來,那是犯罪者露出的尾巴。

之后是我……不是,要向麥克斯韋爾報案,就不會有問題了。

不,不……這么說來,那個奴隸商,為什么這個時候出現在那樣的地方?

如果只是馬特斯處理了塔卡希爾,時間就有點偏差。應該能夠更快脫離。

「難道是為了救出薩爾瓦邊疆伯?」

如果是那位名叫馬特斯的暗殺者,也可以潛入警備里。現在,塔卡希爾在他手里。

而且,還說「在這條街上的工作已經結束了」。

難道這是在幫助薩瓦邊境伯爵逃亡后發生的事情嗎?

逃離這條街,利用其他魔法師的身份,回到故鄉,拿出私人財產。然后因為觸摸的差別,我們的搜查的更難了。

因為麥克斯韋對克勞德和我進行治療,所以向薩瓦領調查的時間晚了一天。

在這時間差下,好不容易才逃掉了。

「我可以把父親的事放在這里。父親失蹤后,發現了他把爵位讓給我,印章也被推了下來,所以我正式繼承了薩爾瓦邊疆伯。」

「啊,是嗎?那好好干!」

「問題是父親失蹤后,沒有找到所屬的征稅權利書」

「唉?」

征稅權利書。這是從這個國家的王得到領土的時候,一起收到注明征稅權的書面資料。

反過來說,如果有這個的話,即使不是領主,也能征收稅,如果這沒有的話,即使是領主也不能擅自征稅。

也就是說,現在多諾萬根本不能從領土那里獲取財富,變成徒有虛名的領主。

「那是————」

「而此時六位英雄的人們開始探索「斯特拉的領主。最后,這是在尋找我。」

「時機真的不太好了吧」

「征稅權也沒有,臣民的評價也逐漸下落。」

「沒有征稅權,在人民中的名聲也在漸漸消失。如此下去,領地的人民逃跑也是時間問題。因此,我想讓六英雄的各位能不能伸出援手,我希望大家能夠答應我的請求。」

薩爾瓦邊境伯爵……不,前薩瓦邊疆伯確保回歸時的最低限度的財富,然后消失了。

有麻煩的流言蜚語,都將全部都推給兒子「多諾萬」。

如果能很好地逃掉的話,要以其財富為基礎東山再起。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么用財富在其他地方悠閑自在地度過吧。

「情況總算明白了。但是,我不能輕易相信它。」

「我想也是。」

這只不過是多諾萬一個人的證言。也有可能是為了保護父親,吸引我們調查注意力的手段。

不管怎么樣都需要確認。因為我一個人的判斷,所以不能答應。

「我了解情況。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你能直接與柯迪娜談談嗎?」

「這……說實話,我直接跟他們說,應該會被駁回『傻瓜』。」

「我想應該不會……」

父母把兒子舍棄,把領主的責任強加給他。

那么冷靜而透徹的話,告訴頭腦發熱的萊爾和麥克斯韋,是否也被信任,令人懷疑。

如果是麥克斯韋的話,鐵拳制裁也不足為奇。

但是,如果是柯迪娜的話,應該可以冷靜的判斷。

「嗯,事情由我來進行鋪墊也許不壞。如果從第三者的報告,也許能冷靜地聽」

「是的,實際上,我也期待著這一點」

「……不是很想干」

現在的多諾萬為了維護自己的立場,有必要讓六英雄知道這個事情。

但是,如果讓他自己直接說的話,很懷疑是否能得到信用。可以說,吃閉門羹的可能性很高。

于是,我想通過我的鋪墊,來進行冷靜的判斷。真是……笑話。

「當然,我過去也有對妮可爾無禮的事情。事到如今只能乞求你的幫助,真是太厚顏無恥了。但是,算我跪下來求求你,請借給我力量」

多諾班坐在桌子上,深深地低下了頭。

對作為平民的我低下頭。自尊心極強的他來說,應該是一種死亡一樣的屈辱。

但這對我們來說也不是壞消息。

我們的目標是向薩爾瓦邊疆伯爵前進的克萊恩。并不打算問罪他兒子。

「知道了。我先柯迪娜老師談一下吧。」

「謝謝你!」

他帶著歡喜的表情,抓住了我的雙手,表示感謝。

那個…臉靠的很近…可以的話能不能遠離一下?

第214話 妥協點

多諾班的主張總算是知道了。

他就是說,這一切都是父親所做的。而且,這與現當家的自己完全沒有關系。

讓兒子承擔責任的父親,與父親斷絕關系以自保的兒子。不是說無情卑鄙。所謂的貴族就是這樣的東西。

因為綁架了他國的國王,把手借給別人篡奪,本來那個罪,別說是兒子了,牽連整個家族都不奇怪。

可以說,為了擺脫這個窘境,依靠和我這樣的關系是理所當然的。

當然,雖然就緣來說并不是多么深的緣分,但對于多諾萬來說,應該認為簡直就是救命稻草。

實際上作為我來說,即使讓他承擔罪責也得不到任何好處。

不如在這里賣恩,在考慮今后的生活的這個基礎上很有幫助。

對我而言是特殊出生,對蜜雪兒醬來說是有用的戰力。

對于兩人來說,需要的是成為后盾的存在。如果沒有那個的話,有可能會被權力者使用。

雖然也有「萊爾」這個威光,但那家伙說到底也不過只是一個人罷了。

有政治的后盾也比較好,但是拜托艾利歐特的話,就很害怕被編入北部三個國家聯合。

所以就是多諾班了。現任斯特拉領的領主。邊疆伯也是擁有獨自軍事編排權的強有力的爵位。

現在,雖然失去了維持其軍隊的經濟能力的來源,那是只要取回來就能解決的事情。

蕾緹娜和麥克斯韋,只要是靠近拉墨的中樞,就不太適合作為后盾。

在這一點上,邊疆伯實在是方便。在這里賣給恩情,為今后考慮也會有幫助。

「話————」

「話已經聽過了!」

知道了。在想這樣說的那一瞬間,同時響起蓋過我的話語的轟鳴,背后的門被很有氣勢地叩開。

學生指導室的門上沒有窗戶,玻璃不會裂開,但是因為『很好』地被敲了,門從門框脫落,進入室內。

雖然運氣很好那個范圍內沒有人,所以沒有造成什么危險。

「柯迪娜,危險」

「對不起對不起,氣勢稍微有點過頭了」

一邊道歉一邊把門恢復到原來的樣子,姿態不是很好。這是一種讓人難以想象的六英雄的樣子。讓我來說有點那個

暫時和門搏斗,恢復到原來之后,把服裝的塵埃拍掉。然后再次向我們發表宣言。

「先不說那個,話我聽了!」

「嗯,我知道」

就這樣看來也是作為世界最強的偵察兵,被成為六英雄的我。從門外豎著耳朵聽外行人的氣息也余豁十足。

但是柯迪娜聽到我的答復,稍微浮現有點無精打采(寂寞)的表情。

就那樣放置吧,因為她認真那樣做,一般的學生就不會靠近了。

「但是妮可爾醬說的那樣,我們無法在這里判斷。首先實際上你,是否真的隱匿了前薩爾瓦邊境伯不確認一下的話」

「那……該怎么做?」

「首先你的房子,然后斯特拉領的房子和相關設施也請讓我們調查」

「但是那樣的話和至今為止一樣,我的嫌疑一直沒有消失……」

「所以,如果嫌疑被消除的話就在大家面前宣布。斯特拉領現家主的嫌疑消除。那樣做的話會被人眾所周知的吧?不如說是證明了比其他的領主還清白。」

「那真是太感謝了……問題是時間。現在的階段已經產生了懷疑的目光,直到領民逃走之前,時間已經不多了。」

「那里只能說是盡快了。但是這附近是妥協點,我是這么認為。」

對柯迪娜的話,多諾班用老實的表情低頭了。

恐怕現在,在他的頭腦中,被卷入損失和利益以及失去領民信賴的時間。

柯迪娜也沒有催促那樣的他,等待著回答。

在時間上大概等了五分鐘吧。他終于整理了自己的想法,直截了當地面對柯迪娜。

「我明白了。那就拜托了。但是,關于征稅權……」

「如果不和現國王對話的話,那就沒辦法了。如果把正在使用的文件無效化,再發行新規章的話就毫無疑問地解決了,這會成為被問到你的管理能力的事態。」

「也是啊……」

「不管怎樣現在是初夏。直到作物收獲開始的秋天不會有那么大的問題。那之前最好先考慮捕捉你父親的事。」

「雖然感情上有點微妙的感覺,但是也只有這樣了」

當然也有夏天收獲的作物,但作為主力小麥的秋天才是正戲。

但是也不能樂觀。征稅包括各種各樣的東西。鍛造、開采、買賣、行商、通行費,這些收益都是現在無法回收的狀況。

雖然可以說強制性的交付了爵位,奪走了利益的地方后逃走,既然成為了貴族的話那個借口是不通用的。

倒不如說,這樣主張的話,就會擴散到他的污點。

這里就秘密的……也不能這樣做,但希望能迅速的處理。

如果做不到的話,他就被貼上了不能處理自己親人的恥辱的標簽。

「所謂的貴族真是麻煩啊……」

「我現在也……深刻的這么認為。」

多諾萬對我的不滿特別贊同。

如果我和蜜雪兒醬被貴族獲得,就會變成那種麻煩降臨。

第215話 英才教育

在那之后,多諾萬帶著柯迪娜他們回到了位于拉墨的宅邸

預定是先要確認宅邸里沒有多諾萬的父親在,之后出發去斯特拉領

雖然這么說,由于麥克斯韋也同行著,所以和平常一樣是夜晚的時候回來

「真是的!!!!父親的性格差成那樣,部下也沒什么兩樣,斯特拉領這個地方真的是(讓人醉了)!!!」

晚上,柯迪娜一邊這么憤慨著一邊將盛有葡萄酒的酒杯砸打在桌面上。

看樣子,斯特拉領的宅邸受到多諾萬的父親————克雷因的影響貌似很大,調查遲遲沒有進展

「就算說是不愿協助也該有個度吧,盡在介紹一些無關緊要的地方。。。我真的厭倦了啊」

「也不對啊柯迪娜,今天才剛開始調查吧?」

「但是啊…………」

更何況令人疲憊的是,被迫要留意很多事情的原因吧

多諾萬的協力并沒有起到太明顯的效果。但就這樣妥協的話目標有可能會趁機逃掉

這些方面的情況成為了負擔吧

「以魔物為對手做對應要輕松多了啊,所以說以人類為對手真的是……」

「你明明一直以人類為對手走過來的」

放出這樣一個無語的聲音的人是瑪利亞

由于柯迪娜空出了自己家,因此她也來這個家停住了

相對的,故鄉的村落有點令人擔心,不過那邊貌似有代替的人因此目前貌似還能應付得過去

話雖這么說,由于沒有同時讓瑪利亞和萊爾住宿的空間,因此瑪利亞和柯迪娜住在一個房間里

瑪利亞貌似是想住在菲妮婭的房間里的,但是這樣的話菲妮婭就沒辦法放松的休息了(畢竟算是工作狂→_→)因此被柯迪娜拉進了自己放假

順帶一提萊爾是睡在客廳的沙發上的

由于都是居住的都是些女性,因此多少會有的不幸遭遇他便沒有在意

再說了,明明住在麥克斯韋的宅邸里就好了,卻非要和我住在一個屋檐之下

還有就是我的房間有卡醬在,因此拒絕了同住。被看到了的話會困擾的裝備也特別多……

「那么就是這么回事了吧,既然已經知道對手是敵人了,那么就沒有手下留情的必要了吧」

「老實說,敵人又沒襲擊過來,我跟著去有沒有用是個問題啊」

「以防萬一你也要做好準備啊,我對戰斗可不是很在行啊」

「柯迪娜也算是個合格的冒險者所以對應的了的吧?而且麥克斯韋也會去不是么」

「話是這么說啦…………但是真心話是?」

「想和難得一見的女兒好好玩耍啦」

「放心吧我絕對會拉著你去的」

柯迪娜毫不留情地對著漏出自己真心話的萊爾發出了自己無語的聲音

在那之后,將葡萄酒一口氣喝干,看向了瑪利亞。此時菲妮婭便落落大方地在酒杯里倒入了新的葡萄酒,真是考慮周全的人啊。

「話說回來克勞德現在是怎樣一個狀況啊?」

「果然右腕還是留有違和感的樣子,還會繼續上一段時間吧」

「并不是沒治好對吧?」

「傷口自身已經痊愈了,這個是精神上的問題,只能靠時間解決了」

「克勞德他…………」

聽著瑪利亞和柯迪娜的話,萊爾將視線彷徨在天空中

他是這次事件的源頭這件事也告訴了萊爾。其事件的結果上,由于我陷入了受了很大的傷的窘境,對此萊爾也是若有所思的吧

「將妮可爾拉扯進了麻煩事這件事雖不值得贊賞……但是拼命的保護蜜雪兒這件事情上值得表揚啊」

「說的是呢,而且那孩子的觀察力做到了發覺了事件被看漏的部分,只是一概的責備也太過分了不是嘛」

「不,我并不是在生氣。雖說把妮可爾給卷進去了這個是個問題,唔姆…………該怎么說比較好吶?」

看來在萊爾的心中,克勞德評價并沒有怎么變差,這樣的反應讓我稍稍安了點心

現在的同伴被以前的同伴責備這樣的光景,可以的話我是不想看到啊

「也是吶……作為妮可爾的同伴來講的話,他有點力所不及啊」

「但是,克勞德有好好加油的對吧?」

對于有點想說出決定性發言的萊爾,我向他做出了一點點反論

因為我覺得會以這個『力所不及』這個理由而讓克勞德從我身邊剝離開來

不過萊爾說出了與我擔心的方向不同的話

「只是加油的話,總有怎么樣都辦不到的事啊。光是這次,妮可爾要是沒趕上的話他就死了哦」

「但是,若不是這樣的話蜜雪兒醬也不會得救啊」

「沒錯。也就是說,問題就在這里」

「這里?」

用手指指著我,萊爾浮現出了好像有些自大的表情。我漸漸在表情上帶有了一些不悅

但是萊爾并沒有察覺我的感情并將話繼續說了下去

「他的判斷是沒有錯的。稀里糊涂的將腳踏入麻煩里雖然是個問題,但是之后的對應并不差。問題在于沒有與其判斷所相對應的力量」

「那是因為…………克勞德還是孩子啊……」

「既然要當冒險者那就跟是不是孩子沒關系了哦。力量不足而將自身投入危險之中,那引導向的結果只有死亡」

「說是這么說啦…………」

「所以說有力量就行了」

「啥?」

「克勞德君既然弱,那就讓他變得有力量就行了。也就是說我會給他修行」

「哈?????!!!」

確實萊爾他們每周都會來柯迪娜的家3次

在這里大家一起吃晚餐,歡心交談后深夜再回去算是日常了。不過反過來說也就是晚上會有那么一點時間

「就利用這個時間,我……不,干脆把加德魯斯也卷進來好了。我們來給他鍛煉,這樣的話力量不足的問題就解決了」

「這,這有點…………」

老實說,對于克勞德來講已經沒有在這之上的提案了吧

我并不是能將劍自身用的很好,盾職更是碰都沒碰過

獲得這樣兩個專門人士來教授的機會這種事可以說是今后生涯里會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都是個問題的僥幸了吧

再說了身為半魔人的克勞德光有著讓乞求教導的對象都會變得很不自由的身份

與其找我這種特化用絲來戰斗的特殊戰斗法的人為師,找他們倆要有意義的多

對于萊爾的決定,我自身是贊同的,但是,這是不可能由我一個人決定的

「不過我認為姑且也要先聽聽本人的意見就是了」

「還請麻煩這么做了,在養成壞毛病之前教他要好些」

「這可是個好方案啊!我也很信賴克勞德君,這樣可以把妮可爾安心的交給他了」

瑪利亞順著萊爾的話這么說道。她即使知道克勞德是半魔人也并沒有帶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世界樹教徒雖然和半魔人的相性不佳,但是貌似瑪利亞認為半魔人是神話時代時的悲劇的受害者。而且跟我的前世也來往許久,因此改變自己認知的機會也相當多

關于克勞德的實力,由于有說過是我的朋友,因此貌似有持續著很多『想要出手卻出不了』的狀況

在那之后萊爾便立即前去和麥克斯韋討論能不能把加德魯斯也卷進來

就這樣,克勞德的英才教育計劃開始了

第216話 克勞德的意愿

即使萊爾有了干勁,如果沒有克勞德的同意,就連練習都是不可能的。

在那里必須去確認克勞德本人的意思。

我第二天早上早點去學院的時候,就決定去拜訪克拉德。

「那就去吧」

在門口打招呼,然后把手放在門上。

這次瑪利亞沒有一起跟來。在萊爾的練習時,受妻子的瑪利亞背后的拒絕了,也沒有拒絕了。

「您走好,妮可爾大人。也請多關照克勞德大人。」

「嗯,我很在意菲妮婭。」

克里德也傳來了菲妮婭不愿意救助的事情。在這一點上,她對克勞德作出了不利的判斷。

但是正因為有了她的先導,救助隊才能迅速到達。

從這種觀點來看,這一次反過來,菲妮婭也會成為救命恩人。

克勞德重視后者,把菲妮婭也作為生命恩人之一看待。那在菲妮婭看來有點難受。

兩個人都是孤兒院出身,所以我覺得只要好好相處就好了。

一想到那個未來,我就變得有點暖和了。腳步輕快輕輕地打開門,蜜雪兒醬已在那等待著。

「早上好,妮可爾!」

「喂,早上好。這么快啊?」

「嗯,最近一直去克勞德君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