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201-211

web版 201-211

第201話 回到拉墨

好不容易阻止阿斯特的我決定讓麥克斯韋好好地將隱藏地封印起來。雖然目前只有阿斯特和麥克斯韋知道這地方,但說不定那男的(阿斯特?)會隨便跑進來。由于我也不能把秘密收藏帶回家,除了封印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而且距離日出已經剩不少時間了,睡意也一直瘋狂襲來,一不注意腦袋就會沉下去,對這幼小的身體來說熬夜是非常難的事。

我準備從隱藏地和阿斯特分別,然后回到旅館,姑且有卡醬做為替身,但還是有些擔心。

「那么,我很擔心旅館那邊所以先回去了,材料你能帶回去嗎?」

「恩,這點量沒問題。完成了之后會送過去,工錢那時再給就好。」

「突然要我付一大筆錢會很困擾的……。」

「反正也是麥克斯韋要付帳。」

談論結束后,我們也要趕快就回到旅館了。結果還是根本搞不清楚那個男人,不僅頑固又乖僻還會惡作劇,有認真的職業道德但很吝嗇,完全搞不懂這家伙。<這段略模糊>

「那么,我們也要回去了?」

「恩,搞不好瑪利亞和柯迪娜會偷窺也說不定。」

「姑且有老夫的使魔在,應該不用擔心,似乎現在也沒有到房間里來。」

「哦~,你和你的使魔可以視野共享。」

既然和使魔共用視野的麥克斯韋說沒問題,那么看來瑪利亞和柯迪娜就是直接睡了。很難想像她們會在這時間點起來。

雖然我覺得萊爾有可能會跑來,不過應該不至于有膽子敢闖入女生的房間。

「那么還是快點回去吧,今天做一堆事已經累了,就算現在的休息時間已經不多了,但還是想休息一下。」

「哎呀,果然還是個孩子啊。」

「明明是老人,不會累嗎?」

而且麥克斯韋還用了身體強化魔法,雖然這是用魔法來增加體能,但并不會補充體力,這魔法只能增加身體的能力。雖然這老爺的魔力像無底洞一樣,但今天可是傳送了三百人呢,多少也會感到疲累吧。

「沒什么,老夫在你死后還是有在戰斗。從那之后魔力也還在增多。」

「真假啊?話說瑪莉亞也是將轉移魔法一下就學會了。」

「她的情況是因為有一定的基礎在,所以只要記得就能學會。」

「真令人羨慕。」

我連中級魔法都無法使用,現在也僅僅是學會初級魔法的水平,雖說瑪利亞本來就是后衛,魔法資質也與我不同,但果然還是會嫉妒。我為了甩開嫉妒心,向麥克斯韋催促該回去了。

「算了,我們快點回去吧,這樣在阿雷克瑪露劍王國的差事也完成了。」

「真是冷淡的家伙。」

麥克斯韋一邊說著一邊開啟傳送門,即使是在聊天但還是能順暢地發動魔法,果然在這(魔法)領域是十分厲害的。<應該吧這段很魔性>

第二天,我決定用昨天的昏倒作為借口并翹掉今天早上的活動來睡覺,反正本來就會縮短休息時間來鍛煉或打獵了。我的身體負擔總是很重,有可能會妨礙身體成長,所以就讓我好好利用這段時間來休息吧。

我抱著卡醬睡了一整個早上,上午的活動是歷史博物館之旅。對于在地人的我來說,參加的意義不大。從活動中回來的同學似乎在看著我和卡醬抱在一起睡覺時偷偷得笑了,但這也無所謂。

在下午自由時間里和蕾緹娜去買了紀念品──沒有小伙伴的我也只能買給蜜雪兒和菲妮雅了。然后就迎來了在阿雷克瑪露劍王國的最后一晚。

在連日的活動中學生們也都已經精力耗盡,大家都睡得如同爛泥般地等待回歸的明天到來。

這天麥克斯韋將我們送達后還要飛往馬塔拉和北方三國聯邦把其他學年的學生送回來。

代替麥克斯韋指揮全員的是柯迪娜。當然長期擔任教師和指揮過軍隊的她來說不會發生什么問題。我們被集中到校園中并宣傳了一些注意事項就解散了。而柯迪娜還需要處理些在旅行中剩余的工作。

無法參加此次旅行的艾利歐特也拿開始幫忙整理文件或聯系無法參加的學生。<為什么要聯系無法參加的學生?>

在接近中午時。我打算回到家直接把紀念品交給蜜雪兒和菲妮雅,蕾緹娜也要先回家向她母親報平安,所以路途上只我一個人……不,我和卡醬一人一只。

正當我回到柯迪娜家時,注意到了騷動。

「你們兩個怎么了?」

「妮可爾大人,歡迎回來。」

「妮可爾醬,大事不妙了!」

菲妮雅一如往常的像侍女般對應,而蜜雪兒一臉慌張的向這靠近,眼睛也是紅紅的看起來不太尋常。

「怎,怎么了?怎么慌成這樣?」

「克勞德…克勞德君被抓走了!!」

從慌張的的她那里,得知了這種不尋常的情況。

第202話 事件的起因

當妮可爾出發前往阿雷克瑪露劍王國時,受到影響的人很多。

而其中影響最大的兩人。一位是艾利歐特、另一位是克勞德。

由于麥克斯韋跟著妮可爾離開拉墨,艾利歐特也失去能夠追問的對象而處于失落之中。而且因為上次的事件還讓原本剩余半年以上的休假減去一半,根據情況還有可能直接取消休假。

艾利歐特自己也明白,因為他來到了拉墨所以給了部下很多負擔,所以也不能夠強烈反對,只能默默的接受。

另一位受影響的是克勞德,原本受到欺負,但之后當上了冒險者狩獵到很多食物改善了情況,現在孤兒院中沒有會欺負他了,如果再這么做會讓克勞德心情不好,這可能再也吃不到好吃的東西了。

如果發生這種事的話……受欺負的對象就會從『克勞德』變成『讓他們吃不到肉的人』了。而且克勞德似乎還找到了很好的伙伴,如果是自己的話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這么好(方便)的人才。那些會欺負克勞德的人也明白這些事。

然而因為妮可爾最近一直很忙,所以孤兒院的肉也沒有再出現了。再這樣下去克勞德有可能又會回到之前的情況。

「這就是我想盡快去打獵的原因。」

在學院附設的冒險者餐廳中,克勞德嘆了一大口氣。基本上這學院是禁止外人進入的,而且克勞德也沒有錢能入學,然而這里有一位伙伴蜜雪兒,照著這點也沒有辦法完全禁止外人進入。所以克勞德偶爾也會使用這家餐廳。

「就算這么說,這是魔術學院的活動,即使是妮可爾醬也沒辦法因為克勞德君而不去。」

蜜雪兒坐在克勞德對面,并喝著果汁。克勞德的事我能理解,但妮可爾也有妮可爾的情況在,我不喜歡面前的克勞德把這事看輕。

「不,我當然知道那種事……但,你看……,我是個半魔人。」

「啊,恩。」

蜜雪兒聽了一句話就知道了克勞德想說什么。

半魔人,在這世上公認的弱勢族群,就算有很高的魔法和身體素質,但還是不會被認同。這就是為什么具備冒險者實力的克勞德找不到其他隊伍的原因。

而且大多的半魔人都會在小時候就被虐待致死或是在訓練不足的狀態下去冒險中而喪生。然而,冒險者是他們賺錢的唯一途徑。實際上成為六英雄的雷德正是他們的榮耀。克勞德也是十分幢景這份榮耀。

為此目的,必須要擁有獨自生活的能力。對他而言狩獵是為了保全自己和向上進發的手段。但他的師父是那個妮可爾,會常常被其他事情所打斷,所以也多少有些抱怨吧。

「不,我很感謝妮可爾的。你看,如果再像以前那樣持續下去說不定會被欺負到死。」

「嗯。」

「我現在的地位全仰賴狩獵而來。沒有其他惡意的。」

「嘛~算了,那我和你兩個人去打獵吧?」

「誒?就倆個人?」

「怎樣?不滿?」

蜜雪兒也知道了克勞德得情況,也理解為何焦躁,于是提出了這項提議。

「我身上擁有祝福,如果是比我們弱小的獵物也沒問題才對?」

「沒問題嗎?」

「如果有強敵出現,也能夠用白銀の大弓『三眼』。」

「可是妳一但用了它,不就動不了了嗎?」

「直接打倒的話沒有問題,因為即使是山蛇也是一擊打倒!」

「我到現在還是不太相信….。」

當然克勞德也知道了蜜雪兒的能力,然而即使是擁有祝福要把需要軍隊來處理的怪物打倒也是很難相信,而且更加可疑的是做為證據的素材也沒有帶回來。

「哼!,你這張臉根本不相信我!」

「不不,我相信,因為妮可爾這么說的。」

「我說的話不能信嗎?」

「怎么會!我們可是伙伴。」

「那就沒問題了。」

「恩?」

克勞德并不介意被蜜雪兒當成誘餌,事實上蜜雪兒的攻擊力已經遠遠超越同年齡的人了,如果克勞德作為盾牌吸引敵人,大多的敵人蜜雪兒都解決。蜜雪兒會這么提議也是有道理的。

「那么明天早上去打獵怎么樣?」

「了解~」

之后蜜雪兒與克勞德就倆人為了狩獵出發去冒險了。

第203話 森林中的可疑人物

拉墨是由森林所環繞的大城市,如果從城鎮的街道向外走,馬上就能到森林之中。在森林中日光會被遮蔽相當昏暗,容易喪失方向感。雖說大型的危險魔物都已經被冒險者狩獵了,但仍有危險的動物藏在森林中。也就是說,森林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隨便進入的地方。

然而蜜雪兒與克勞德和普通人的等級可不一樣,即使在森林中也能發現敵人并順利前進。

「那有條蛇。」

「交給我吧!」

克勞德眼尖的發現躲在草叢里的蛇并發出提醒,即使是有毒動物的肉還是可以吃。

這種獵物即使補到了也沒什么量,但也是不需花多少力氣。蜜雪兒在回答同時也放出手上的箭。雖然只有兩人在警戒周圍,但行動還是十分快速。因為蜜雪兒與克勞德總是在妮可爾的斯巴達模式中進行狩獵,所以技術也遠遠超過普通的冒險者。

以輕松的節奏和謹慎的行動不斷狩獵,一直到了中午左右,以三只野鳥、一條蛇和兩只兔子當作收獲正要踏上愉快回程時。克勞德發現了奇怪的事。

「嗯?」

「怎么了?」

「這邊……這里有馬車經過得痕跡。」

在克勞德所指的方向中確實有兩組馬車經過的痕跡還有數人的足跡,他們沒有斥侯的經驗所以無法判斷人數有多少,但至少還看的出來有兩輛馬車經過。

「也沒什么稀奇的吧,在首都附近有馬車經過很正常吧?」

「但是這里是森林里喲?」

克勞德不認同蜜雪兒的樂觀想法。在發現車轍的地方離一般道路有點遠,路面也不平,如果是正常人根本不會走這。而且就痕跡來看馬車經過的時間也剛過不久。

「嗯嗯~?所以說?」

「這很可疑。」

克勞德說完就開始沿著痕跡前進,看他這樣子蜜雪兒也只能跟上。

「等等,你要去哪!」

「在這種可疑的地方有馬車經過,我猜一定有不好的事。如果向衛兵通報說不定有獎金。」

對于生活貧困的克勞德,這車轍似乎像是一堆錢的象征。但即使是在這種地方偷偷摸摸的人,也不能因為很可疑就馬上通報。對身為半魔人的克勞德來說,他的話可信度很低。而且把何人、何事、在哪里的所有相關情報通報后,獲得的獎金說不定會更多。這筆錢說也許能成為克勞德作為冒險者的寶貴資金也說不定。

「很危險啊!至少等到妮可爾醬回來再說吧…..。」

「她要等到下午才回來,而且對方也不一定會等你」

「即是如此…」

蜜雪兒以前曾經和人口販子戰斗過,不會有像克勞德那樣輕率的想法。總是樂觀的蜜雪兒和謹慎的克勞德現在的想法完全相反了。可能是因為克勞德快速增加實力而過度自信的失誤。而同意的蜜雪兒也因為有了強力武器所以多少產生了『總會有辦法的』這種樂觀想法。

兩人開始追蹤后在森林中的小廣場發現兩輛馬車,一臺和普通旅行用馬車一樣有著遮風擋雨的帆布屋頂。而另一臺就完全不同了。

載貨臺上是由堅固的鐵制牢籠,屋頂也是密封的堅固板金。而在牢籠里…..有一位小孩子。一位比蜜雪兒還幼小的女孩,四只被鐵鏈所綁,身上只有薄薄的骯臟破布,身體也相當虛弱。

「真可憐,必須幫助她才行。」

「……那些應該是奴隸商人吧?」

「克勞德你知道?」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但這被法律禁止的,所以我聽說都是到城外進行交易。」

「那么那孩子也是?」

「嗯,如果再這樣下去那孩子就會被當成奴隸賣掉。」

兩人躲在草叢中小聲的討論。馬車附近的五個人正各自在休息,他們倆人也明白即使是蜜雪兒也沒辦法同時對五個人狙擊。

「回去吧,只要知道是奴隸商人的話。和衛兵通報肯定能抓住他們。」

「嗯。」

「這樣會很困擾呢。」

突然從背后發出了懶散又輕浮的聲音,即使是能注意到小蛇在地上偷偷前進的氣息的克勞德和蜜雪兒都沒注意到,對于這樣的聲音主人,兩人同時發動了攻擊。

「哎呀。你們意外的不錯嘛。」

但是攻擊被后方的男人輕易躲過了,而且攻擊所發出的聲響也被休息的其他人聽見了。

「怎么了!」

「是老鼠喲,而且還蠻大的。」

背后的男人回答了提問的其他人,他那修長的雙手拿著劍隨意地垂向地面。但克勞德并沒有感嘆那雙長手的閑暇。

「蜜雪兒,快走!趁現在到街上去──」

「但…但是!」

「我會想辦法纏住他們!這里離街道很近,動作快的話應該能趕上!」

克勞德馬上為了蜜雪兒的逃脫而展開行動,用木盾與男人對峙,而其他五人也正往這里靠近,再這樣下去兩人肯定都會被抓。如果兩人一起逃走話,有馬的他們肯定能追上來,那么就必須要有一人留下來。

立刻做出判斷的克勞德要求蜜雪兒逃走,蜜雪兒也有相同的判斷。而這也是蜜雪兒猶豫的主因。

「快點!已經沒有時間了!」

「我知道了──別死了!」

「交給我吧!」

克勞德也為了讓蜜雪兒逃脫而沖進敵人中,如果不積極戰斗的話,對方就會派出人手追擊蜜雪兒。

「嘿~,小鬼,這判斷不錯嘛~」

手持雙劍的男人發出了佩服的聲音。而這聲音則給向街道逃跑的蜜雪兒留下深刻印象。

第204話 救援

我聽完蜜雪兒醬的事后立刻出發去現場。

如果仔細想想就能知道,蕾緹娜被綁架的時候,我殺掉那些綁匪,但是我們并沒有處理在外接收交易的奴隸商。瑪琪絲被綁架的時候,犯人正在談論把她賣掉變成奴隸。

沒錯,作為問題核心人物依舊存在,而這剛好被克勞德他們發現了。

「那家伙竟然為了讓同伴逃走,一個人留下來…..!!」

這行動和我過去完全一樣。雖然這判斷是正確的,如果是我也會做出相同的判斷。但我現在已經知道了這樣的結果只會帶來悲傷,柯迪娜與菲妮雅都因為我的死而感到悲傷。

「如果你死了──就把你逐出師門啊!!克勞德!!」

如果克勞德死了,一定會給蜜雪兒醬帶來悲傷,這種事怎么會允許它發生。在我跑出去后聽到了菲妮雅的喊叫聲。

「啊~,真是的!我說過要對妮可爾大人絕對要保密了!」

恐怕這就是她們爭吵的原因。假如我知道這些消息一定會不顧一切前往。菲妮雅認為這問題要交給衛兵來處理才對。

然而這對當事人的蜜雪兒醬來說可等不了那么久,因此才想找能夠依靠的我或是柯迪娜。但柯迪娜現在有工作不在這,麥克斯韋也不在國內。

當我回到這時直接向我哭訴也是正常的。

「等等,妮可爾醬。我也要去!」

把菲妮雅留在原地并追向我的蜜雪兒醬,完全想像不出來那是10歲小孩的速度,但還是比不上我的速度,這速度可是沒有同年齡人能追上來的。

當我到達最近的東門時和門衛傳達完事情后,蜜雪兒醬才追了過來。

總是在周末進出的我們也算是名人了。幾個小孩獨自外出狩獵,并帶回來與年齡不相符的獵物,顯眼也是正常的。而且有麥克斯韋和柯迪娜為后盾,還是萊爾的女兒。當我告知奴隸商人的情報也不會被懷疑。

得知克勞德一人拖住對方的衛兵臉色都不太好,如果我是普通的孩子的話,任務到這就結束了,但這瞬間說不定克勞德就會被殺掉。現在可沒有等待部隊集合得時間了。

「終…終于追上了…..」

大口喘息的蜜雪兒醬好不容易才抵達,如果是以往的話就會回一句『辛苦啦』這樣,但現在可沒有這種余裕。

「抱歉蜜雪兒醬,趕快帶我過去。」

「嗯,好。」

雖然很辛苦但蜜雪兒醬還是點頭答應并開始帶路。即使讓她想休息,但事發地點只有她知道。

「往這邊!」

「我知道了」

進入森林后順便沿路把較粗的樹枝被折斷,并插在地上告知方向。在蜜雪兒醬的帶領下,衛兵并沒有跟著出來,這就是為什么要沿途留下記號的原因。但我不知道后續救援何時會到。清點人數、整備武裝、向上司報告到獲得許可。軍隊在這種狀況下太慢了,只要慢一步就會致命。

「有了!」

蜜雪兒突然發出聲音并指向地面,在那可以看到數人留下的足跡和車轍。比較深的車轍想必是有載重物──牢籠的那輛馬車的痕跡吧。帶頭的馬也是兩頭,也就是說這是輛大型馬車。

「原來如此。確實很可疑。」

「吶?克勞德君就在前面,快點去幫他吧!」

蜜雪兒醬匆匆說道。但是……我并沒有聽到劍聲。是因為距離太遠還是戰斗已經結束了?

克勞德的戰斗力不高。我不太相信他能贏過五個大人。那么戰斗結束也就意味著……。

「不,還不能這樣判斷!」

把這種想法拋到腦后繼續跟著蜜雪兒醬。過了一會兒,米歇爾醬停了下來。并遮住自己的嘴,拼命地忍耐尖叫。見到這反映我向前看了過去,看到在森林的小廣場上有著數人和右手….不,是失去右手的克勞德倒在地面得樣子。

第205話 雙劍士

克勞德的右臂滾動到了有點距離的地方

現在那一副身體血流不止,血隨著每一次脈搏噴出

伴隨著脈搏出血,那說明他還留有一條命

而在克勞德一旁有一個男人站著,現在也是一副準備揮下劍的樣子

「你,你們!!!!!!!!」

我對于那樣的光景,有一瞬忘我了

眼前的家伙們不可饒恕。這樣的想法占據了我的內心,心中充滿殺意

難得蜜雪兒醬壓住了我的聲音(大概是捂住嘴巴),我要是大叫的話這份努力就徒勞了

但是,還是忍不住叫了出來

克勞德走到今天花費了多少的努力是知道的,正因如此,我才知道右臂被切斷這件事對他來講是多么的殘酷

當然,將治愈魔法登峰造極的瑪利亞的話,連接一個手臂還是容易的

但是,瑪利亞是教會所屬,治療費用的要求是常事

而克勞德是無力支付這樣的費用的

當然,我去請求的話免費的治療還是沒問題的吧。就像蜜雪兒醬那次一樣

不過……這也是突破目前狀況的話了,現在的克勞德,已經完全是瀕死狀態了

瑪利亞到達這里需要多久根本就不知道

若不盡快將他救出然后止血的話,死掉的可能性很高,而死者復生這樣的事……即使是瑪利亞也做不到啊。

朝著克勞德身旁的男人,我放出了自己身上帶著的鋼琴線。初次見到的突襲,一般情況下能躲開的人是沒有的

但那個男人,彎曲著長長的手臂,將飛來的斬絲給彈開了

「啊呀!?還真是危險的攻擊啊。。。」

男人作著糊涂的表情卻帶有余裕地彈開了攻擊,但那中間也有著漏洞

我趁著男人體勢崩潰的瞬間,以全速踏進他的懷中,用短劍突刺了過去

但是即使這樣,也被另一只手上的長劍給彈飛了

「哇靠,這小鬼怎么回事。也太習慣于戰斗了吧?」

雖驚訝于將我的攻擊給彈開的事,但這時候把手停下來的話這邊就危險了

就繼續以那樣的姿勢準確的放出了踢擊,但是,這也被拉開距離躲掉了

「————能做到」

「好危險啊。。。小姐,你也太習慣于戰斗了吧?」

但是也成功將克勞德從男人身邊給拉開距離了。之后在將剩下的5人給拖住的時候,蜜雪兒醬把克勞德給回收掉的話,總會有辦法的

愛用的手甲還在修理中,由于才剛回來所以身上連刀都沒帶來(カタナ,大概是說的武士刀,他爸送她那把)。

手里拿著的只有一把短劍和一根鋼琴線,沒有比這樣的事更煩躁的了

「即使是這樣,也不能退后」

「啊,抱歉了,既然讓你看到了,那就不能讓你這么活著回去了啊。。。抱歉咯?」

「真是可惜,我還就是要回去!!」

光是看到男人長長的手臂上拿著的劍,就能知道他擁有著不可忽視的臂力

而且突襲也帶有余裕的躲開了,相當的嫻熟的手腕啊

帶有粗心的做派也該說是因為有著強者的余裕么

「馬特烏斯(マテウス)!趕緊將那個小鬼給結果掉,要是被發現了衛兵就會趕過來了哦!!」

「那就頭疼了,這邊才剛結束工作啊,被發現了什么的還是饒了我吧」

說是廣場也只是雜草叢生的寬闊空間而已

然而男人————被叫做馬特烏斯的男人連腳步聲都沒有就突進到了眼前。腳的行動流暢地異常

而且在意識到的瞬間就突進過來的,步法。這是…………

「難道說,有隱秘的天賦?」

過去抓住過馬蒂斯醬的盜賊們。他們的同伴里也有一個隱蔽能力很強的劍士

馬特烏斯行使著和那家伙相同的動作。而且雖說長度不同,但都是二刀流

難道說,是同門師弟么?

「順帶一提,長劍的天賦也有哦。知道了的話老老實實投降行么?小姐你可是能當個不錯的商品啊」

「斷然拒絕」

「這樣啊,可惜啊?」

將長長的手臂如同鞭子一樣行使著,將長劍揮下來。雖說用短劍接住了,但是就這一下手臂就麻了。

雖說有著我貧弱的原因,但是男人手臂那獨特的揮擊,也是攻擊感覺如此沉重的原因吧

順帶一提,由于鋼絲也只帶了一根,纏著身體進行身體強化的效果不怎么樣

「該死,下次至少帶上五根再上路…………」

「噢噢噢!能夠接住真是令人驚訝,拉墨聚集著不錯的冒險者啊,那里的少年也是挺能擋的」

男人的話語讓我想起了目前的狀況。克勞德需要立即止血才行

萬幸的是,蜜雪兒醬也在他旁邊,而且是在戰斗區域外,若是她的話應該能夠把克勞德帶出去吧

「蜜雪兒醬,趕緊把克勞德帶離這里止血!!!」

「啊……e,恩!」

蜜雪兒醬在回答的同時迅速開始動作將克勞德救離。與此同時,我也在短劍里注入魔力,將其變成了半米長的長槍

馬特烏斯瞪大了眼睛看著它的變化

「唔噢噢噢!厲害啊!!那個能變形啊。。。給我唄?」

「剛才也說過的話,斷然拒絕」

「哎呀呀,可惜。那就只有強行搶咯」

再次彎曲手臂,從上下左右到處都襲來了暴風般的斬擊。若是就那樣用短劍的話,根本接不住就直接彈飛了吧

不過目前是長柄的長槍形,將其擺在離刀刃較近的位置,像是棍一樣的話就很適合防御

如同在東方有著的長柄大刀(不知道能不能叫偃月刀)一樣的武器

有意圖的將其放在離刀刃近的地方,保持住柄央的平衡

對于兩把刀的連擊,將柄回轉的話就能有效的接住并將力道打散

由于這個戰斗方法是對力量較差的女性開發的戰法,對目前的我相性良好

當然,最好的話是通過天賦使用的絲攻擊,不過這樣的話對于防御會有不安

數量只有一根的現在,不好好想想使用方法可不行啊

背后的蜜雪兒正嘗試將克勞德帶離這里,已經開始把上衣的一部分撕碎來包扎止血了

我的任務就是,防止有人接觸那里

「在那里慢悠悠的磨蹭什么!!馬特烏斯!!!」

其他的男人由于想要快點離開這里,對于馬特烏斯遲遲不能解決掉我的事感到焦躁,試圖過來幫忙

光是對付這個男人就有夠麻煩了,再追加幾份的話實在是太多余了

雖說在蜜雪兒光是止血就忙得不可開交的現在,我不得不做對應就是了……

「別過來這邊!!!」

「唔哇!!??」

在斬擊的空隙里放出鋼琴線,切斷了男人的膝蓋。那個動作好像男人們都沒有看清楚,因此他們顯得十分的驚訝

大概那群家伙是馬特烏斯的雇主,并沒有他那樣的技術吧

那么牽制是沒問題的,就這樣膠著下去的話,衛士很快就會到來了

這樣想的話那么目標首先是————

「呼姆?那,稍微拿出點真本事好了?」

馬特烏斯無畏的笑著,將架勢放的更低了。

第206話 操絲的進化

看著將姿勢放低的馬特烏斯,有種令人背脊發寒的感覺。

憑著直覺立刻向后跳之后,如同要將我的身影撕碎般的劍擊從兩側瞬間襲來,接著由上下方也接連出現了斬擊,我立刻將長矛旋轉來彈開攻擊。

伴隨著撞擊聲的沖擊,長劍的劍刃不斷朝向我斬來,他的劍擊十分有份量,當我接住這攻擊時,手臂也開始發麻。

「咕….,你這家伙,現在還在放水….」

「這是當然的,和那邊的小鬼不同,這邊可是能拿去賣的。」

露出笑容的馬特烏斯透過放低的姿勢來讓下劈威力增強,并利用反作用力來讓來讓上挑的威力增加。不,這是利用兩把劍同時揮舞來增加速度。這對于身高不高的我十分不利。

對于從低位置來的攻擊用盾牌就能輕易防守,但以我現在的身高就會變成從正面來的攻擊。至今為止都沒接過的重擊仍舊持續著。

此外,從背后的蜜雪兒那聽到了更糟的情報。

「妮可爾醬,血──停不下來!!」

「將上臂那邊綁緊,然后在腋下用石頭夾住大血管」

克勞德的手臂在手肘上方被切斷,如果是比較小的傷口,用火燒也許就能止血,但這種傷的話血會從燒傷的周圍繼續冒出來。

因此如果不將血液本身止住,就無法止血。

「還有空擔心后面嗎?」

在我向后注意的一瞬間,馬特烏斯立刻用了大幅度的斬擊,并將我手中的長矛彈飛。

「咕…」

在麻痺得手腕發出哀號的同時,我用雙手充新握緊鋼琴線。原本用絲線戰斗才是我的風格,但這次的情況我并沒有把握。我不覺得這鋼絲能夠擋住這斬擊。

即使如此我也要擋住這邊,如果我輸了克勞德就會死,而我和蜜雪兒…..就會被抓并被當成奴隸賣掉,在這樣的未來只有黑暗。

萊爾他們當然會來救援,但是在被救之前的時間已經足以讓人.壞.掉.了。

在一瞬間有著『至少事先準備好武器』這種想法,但與那同時克勞德的生命如同風中殘燭。

只要猶豫一下他的生命可能就會因此消逝。那么就現在的情況已經算是最好了….,在過來的路上已經向衛士通知了,應該很快就會傳到柯迪娜或麥克斯韋那邊吧。再堅持下去或許還有機會。

但是想要用持久戰對付這男人很困難,極為強力的攻擊對我而言就像鬼門般,如論如何都不能受到直擊。如果至少有手甲的話戰斗也會像樣些。

「嗯?至少──?」

我好像感覺到如同天啟般提示。現在手上只有鋼琴線,但是絲線的話還有其他的。

像是頭發的話,用這的話也許可以嗎?

不,頭法的強度讓人無法放心。但如果是里面得部分如何呢?像是肌肉、神經、血管之類的。這些大多由纖維構成,而我的祝福【操絲】是透過接觸來發動的,也就是說如果是在體內的話較不會有任何限制。

在思考的同時有一瞬間的停頓,而馬特烏斯并不會放過這破綻。從兩側的斬擊再次襲來。

雖然他的攻擊并不是快地看不到,但是具有強力的離心力,所以十分沉重。以一根鋼琴線絕對承受不住。

我開始把注意力集中到體內并開始用操絲控制肌肉纖維。雖然一上來就是正式的,不過確實有手感。

伸出的右手將來自右方的劍彈開。

─鏘─發出了碰撞得聲音,我的拳頭準確地命中他的劍身并向上彈開。但是代價并不便宜,我的身體本身并沒有強化,不僅右拳碎了,食指也往奇怪的方向彎。

強行忍住了像是來自脊椎的疼痛感。因為必須閃開來自左邊的斬擊。接繼而來的側砍不斷靠近,但右手臂正處于向上的姿勢,所以向下躲已經是不可能了。

那就只剩向上了。從地面跳開后左側的斬擊飛快得經過。接著利用翻滾著陸,現在肯定是一個很大的破綻。但這并不能讓馬特烏斯能夠繼續攻擊,現在他的右手劍被向上彈開,身體也因為左手劍的力量而大幅度扭轉。多虧如此我獲得了短暫的時間。

借著短暫的空隙我從體內切斷了右手的疼痛神經。這只是簡單的麻醉,如果有瑪利亞的治愈魔法應該能和傷口一起治好。在切斷的同時右手的疼痛也逐漸消失。

至于馬特烏斯則以驚訝的表情凝固著。原本這應該會是決定勝負的一擊,但是我的行動卻讓他大吃一驚。而且對于右手重創卻又若無其事的我,想必也會感到異常吧。

趁著馬特烏斯猶豫不決的時間,我拉開了相當的距離,并重新擺好架式。而狀況也在持續膠著中。

第207話 不分勝負

由于右拳已經受到重傷,這讓近距離戰斗很難再用絲線,不過現在身體里肌肉纖維都能夠操控。每一根絲線都有我的肌肉力量,也就是說我的拳頭能夠獲得巨大的強化,難道這就是白色的神所說的『最強的力量』嗎?

不過我的身體還是太脆弱了,這距離最強非常得遠,不過這是能讓我跨越困境活下來的力量。

馬特烏斯從驚訝中恢復后并繼續襲來,但之后的斬擊都被我以一紙————不,是以一薄皮之隔躲開。

「什! 什么!?」

感到驚訝也是正常的,以這樣子的閃避方式對馬特烏斯來說就像攻擊殘影一般。我將操絲能力全部用來防御。

如果用來攻擊的話,身體會在打倒敵人前就先壞掉。那么就全部用于躲避來爭取時間。用操絲來像人偶般控制手腳肌肉并以分毫之差進行躲避。

將肌肉、肌腱和神經如同手指般的靈活操控,我就像是傀儡般操縱著身體,也能做出十分精密的動作。對他看來這就像神技般的技術吧。

將暴風雨般的攻擊用順暢的動作躲避,從一旁看來就會像是要把我切碎般,但這些斬擊卻連擦傷都做不到。

揮出了數十次斬擊但一次都沒命中的馬特烏斯向后退并和我保持了距離。

「為啥…突然會…?」

「誰知道。沒有和你說的義務。」

丟出這句臺詞后并將左手的鋼琴線甩出,但這也被輕易躲開了。果然作為牽制的攻擊對這家伙完全沒用。

即使感到困惑還是有能躲開正面攻擊的精神嗎? 總之目前的防御已經沒問題了,但還不能夠大意。

克勞德的出血還沒停止,我的右拳是重傷,依靠躲避也不知道能撐多久,將操絲用于身體內部肯定會不斷的削減耐久度。對手那邊只有一人膝蓋被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