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191-200

web版 191-200

第191話 收集素材

壯年――說是這樣但是年齡的情況并不是很清楚。

乍一看,看起來像二十多后半,又看起來像將近五十歲。

看起來像打扮年輕的壯年,又看起來像老人一樣的青年的謎樣的男人。那就是這個鍛造師。

「令人吃驚啊――」

那個男人看著我,嘟囔了一句。那個感覺我也深切地理解。

自己來說也總有點這種感覺,過去帥氣的小伙子結果變成這樣可愛的美少女,誰都會吃驚的。

「別那樣說。我也不想變成這樣的。」

「不是……那么今天你們是來干什么的?說不要把協力關系說出去的可是你啊。」

他一邊用尖銳的眼光盯著麥克斯韋,一邊像牽制一樣追問道。大概是在責備明明約定好不說出去,卻把第三者帶過來的事情吧。

我暫且用肘部輕撞麥克斯韋的肋部,來催促他打招呼。

麥克斯韋注意到我的意思,給他優雅地行了一禮。

「這真是抱歉。我叫做麥克斯韋,擔任拉墨王國的魔術學院的理事長。」

「魔術學院……?而且那個名字的話,難道是六英雄?」

「您也有所耳聞嗎。連那個應當被稱作知識的殿堂的學府也。」

「啊啊,我知道的。我是……不行,約定好不能說出名字了啊。」

「那是和我的約定呢。」

雖然對方知道我的名字,但是從我的武器的稀有性來想,不知道他的名字比較好。

我當時處在無論何時被捕,接受拷問都不奇怪的境遇。

然后如果擁有著極度稀有的手甲(gauntlet)的話,誰都會探尋出處吧。

所以我硬要他不說出名字。因為不知道的東西也不會說漏嘴。

「雖然對不起,但是因為我和那里的男……女?有著契約,不能說出自己的名字。」

「這個情況我了解了。」

「那么,這次有什么事?」

男人剛剛在加工中嗎,回到了切割銀戒指的崗位上。

在桌子對面,我擅自拿來把椅子,坐了下來。

「麥克斯韋也坐下來吧。」

「這樣好嗎?」

「既然接受了你們,那你們就是客人。只是坐下的話不會生氣的。」

「似乎是這樣。」

得到許可后麥克斯韋終于坐了下來。這個老爺子像這樣緊張可不常見。

我一邊想著那個舉動有點可疑,一邊把要求修理的手甲取了出來。

這是麥克斯韋用『物品轉移(apport)』的魔法悄悄拿來,然后交給我得來的。

「如你所見,我變成了這樣的一副身體。因此不能好好使用這家伙。」

「嗯……」

男人檢視了壞掉的手甲后,發出了嘆息。

「右手內部的機構整備不良啊。左邊的外部裝甲的破損主要是因為長年的劣化。絲線也減少了相當的量吧?」

「因為死了一段時間,所以不能拿來整備啊。」

「死了?是被施與了『轉生(reincarnation)』的魔法嗎。所以變成了女的……」

「理解了嗎?」

我故意賣萌,歪著腦袋給他看。

男人看見我這樣,做出了用手捂住鼻子的動作。這家伙,該不是個蘿莉控吧?

「先不管了。要修理的話素材還不夠,并不能馬上修好哦?」

「那就困擾了――但是,也不是能說出這種奢望的立場呢。但是我也是不能簡單地來這的立場啊。」

「那邊的男人的話可以使用『轉移(teleport)』的魔法吧?」

確實麥克斯韋的『轉移』或者『傳送門』的話來這就很容易。

但是和那個麥克斯韋相會的時間沒有多少也是事實。

雖然作為內弟子而出入他的家里,但是也不知道誰會來到宅邸里。

要是他帶著我長時間行蹤不明的話,柯迪娜和萊爾會擔心的。

「因為稍微有些情況……」

「那么今天夜里就去收集素材吧」

「欸,馬上就去嗎!?」

「我對『傳送門(portal gate)』的魔法也頗有造詣。」

聽到那個提案后,我和麥克斯對望了一眼,開始思考。

現在,我是從旅館里逃出來的狀態。但是,其他的學生們正酣然大睡,不用擔心被發現。

柯迪娜和瑪麗亞她們今晚也盡情歡鬧,沒有要來這的跡象。

說起來我現在被當作暈了過去,所以情況視察就交給了麥克斯韋的使魔。

大概到早上為止都沒問題吧?

「呣,稍微等一下可以嗎?」

「啊啊,沒關系。但是要出去的話就趁早比較好哦。」

「了解了。」

麥克斯韋和我對著鼻尖,開始商談。

也不在意是否在男人面前。

「那么,怎么辦?」

「不對,這是個機會吧。親眼見證未知的機構和技術的機會啊。放過就太可惜了。」

「但是,不管怎么說要到早上為止都外出多少有點擔心啊。」

「那里就用幻術蒙騙過去吧。」

「做得到嗎?」

「幸運的是,使魔還在那里啊。讓它看起來像你的話就沒問題了。身體用被子蓋著,再施以幻術的話被看破的可能性就很低吧。」

「嘛……既然你這么說那就交給你了。」

『幻覺(illusion)』的魔法的射程取決于自己的視界。

因為使魔而取得了遠方的視界的麥克斯韋,也可以以遠處的使魔為起點施放魔法。

但是,這個山中離馬雷巴城的話,有相當的距離所以魔力的消費也應該會非常大,但是――

「沒事,這種程度的距離的話沒問題的。」

「真是怪物啊,老爺子……」

既然是六英雄,這種程度的距離好像還是做得到的。

「那么就失禮了……」

「等下。這個洞窟內禁止使用地點指定魔法。從這里是無法使用幻術的。」

「哦?」

因為男人那樣說,麥克斯韋試著啟動魔法,但是發動失敗了。

禁止地點指定魔法的術式其實不是什么罕見的東西。因為放任地點指定魔法不管的話,用轉移魔法來偷盜或者暗殺的事件就會頻繁發生。

所以這作為安保的一環,普及進了一般家庭。

「放著不管的話,也會有家伙直接飛過來啊。出入實際上只能通過那個入口。」

「那么我先去外面準備一下。您就留下,在這之間為出門做準備。」

「了解。」

我跟著離席的麥克斯韋,到了洞窟外面。

男人也為了做收集素材的準備,離開座位回到更里面的房間。

銀的戒指和走廊里的武具就那樣放著不管。未免也太粗心大意了吧。

在洞窟外面麥克斯韋毫無問題地生成術式,讓旅館的床上看起來像我正睡在那里。

就這樣,我們將與鍛造師一起收集材料。

第192話 世界樹的迷宮

決定好出發后,還沒有準備充分(大概是指幻術魔法的事情,可能是還在施法中)我們就在洞窟外面排起隊來

鍛冶師的男人穿著的皮革制夾克上纏著長袍,身上散發出一股習慣于旅行的感覺

手腕上裝備著的手甲與我的手甲樣子十分相似,不過射出絲的機能應該不太像是有的,大概是格斗用的東西吧

我(俺)和麥克斯韋將旅舍的準備完成的話,立馬就可以出發的狀態

不過在出發之前,有一個不得不做的事

「吶————你啊。都到了現在,把名字告訴我怎樣?」

「不是說不問我名字的嘛?」

男人對我的質問發出無語的聲音

確實是過去的我提出說不問名字的事情的。不過在這以后,明明一起行動卻不知道名字的話,發生不便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在這之后可能會有戰斗。然而卻不知道你的名字的話,沒辦法發出指示啊」

「啊啊,這倒是真的。也是吶……那,阿斯特,就這樣叫我吧,當然這不是本名」

「光明正大地做偽名宣言的家伙我還是第一次見啊」

自稱阿斯特的男人,以一副把自己知道事情全部展現出來一般的動作在地面上畫起了魔法陣

那種方法和麥克斯韋區別相當大

「吼?是在先畫圖形啊?」

「是的,先把誘導路徑構建好的話,魔力的誘導就會便容易」

「但是那樣子的話沒辦法快速發動魔法啊」

「那個時候就像平常那樣發動魔法就好,先在布上畫好魔法陣的話,能比平常那樣發動起來更快更準」

「唔姆……很有意思啊。入口的機關也是,術式看起來都是相當古老的東西啊」

「吼?能懂啊?和那邊粗俗之人的眼光大不相同啊」

「還真是抱歉了哈?那么粗俗」

前世的我對于魔法相關的東西就是個門外漢啊,現在的話確實,不是普通的術這一點還是能發覺的

僅是貴重的魔道具也能十分輕易的制作的手腕,就說明這個鍛冶師不是個簡單人物

「那個不管怎么都好……這是要去哪?」

「首先是秘銀絲的供應。之后是外裝素材的收集,特別是我沒想到外裝都劣化成這樣了,必須要嚴選素材了」

「感覺光是這個手甲(外殼)就很是值錢啊」

「那是混入了被叫做尼凱爾的金屬。硬度的話是有點點差但是抗腐蝕且韌性高」

「韌性?」

「就是指很柔韌。阻止攻擊的時候,不是直接碎掉而是被壓變形以彈性形變來緩和沖擊。內部的絲也有緩沖效果,作為防具的性能相當的高」

「所以才會劍砍一下就變形了啊」

「但是與此相對你左腕沒事對吧?」

雖然手甲右邊的結構出現了故障,但左手甲在阻止劍的沖擊上是相當出色的東西

當然,若是好好維護的話也不會變成如今這樣脆弱,但即使這樣也沒想到它不會簡單壓爛

這畢竟也是以優先保護我的手腕為主而制作的外裝備啊

「嘛,多虧如此才得救了也是事實啊」

成年男人的大上段劈砍,將其接住的纏繞著幻像的十歲少女

單是左手接住的情況,會有外裝備粉碎,且在那之下的我的手腕也粉碎掉的可能性。就那樣接不住,我的頭部肩部被斬裂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裝甲以形變的形式分散沖擊,才會變成即使是我的力量也能接住斬擊的吧

「就是那樣了,不過首先要先去確保秘銀線哦」

「關于制作的方法啊!!!我比以前還要對絲的制法有興趣哦!!!」

「……還麻煩你不要把制法說出去」

對著興趣滿滿的麥克斯韋,難得的用了困擾的樣子看向他,阿斯特就那樣發動了魔法

腳邊的魔法陣開始放出光芒,周圍的景色一下就崩潰了

被一股懸浮的感覺包裹,下一個瞬間我們救被放入了黑暗之中

「這里是?」

一眼看去,這跟之前的山中風景不同,像是跳躍到了某個建筑物或是洞窟里

一股飽含濕氣的空氣纏著肌膚。那樣的空氣實在是太冷了

「肌膚詭異的冷啊……貌似不止這樣啊,呼吸有點…………」

呼吸困難,不對,呼吸和以前一樣,但是吸入的空氣量雖然相同,但總感覺呼吸量很少

這種現象我有印象,在海拔很高的山脈行走時襲來的現象(高原反應)

「這里是世界樹的內部」

「世界樹…………弗內烏斯圣樹國么!!!???」

弗內烏斯圣樹國。世界最大宗教世界樹教的總本山

位于大陸中央,擁有世界最大勢力,在其中央的首都比利士(Berith)聳立著及天的世界樹

在那圣樹的內部有著迷宮,過去以有著上千階層而知名

在其頂點有著儲蓄著圣樹生命力的幼芽,據說吃掉的話便可不老不死

話雖如此,這世界樹在神話中被破戒神尤莉折斷,只有7成留了下來

「……想想的話,就沒有干點正經事啊。。。那個白色的家伙……」

「嘛……當時也有當時不得不做的情況啊……不。。。什么都沒有」

「阿斯特,難道說你知道破戒神?」

「無可奉告→_→」

顯然將視線移開的阿斯特,從那行動和臉色來看透真是太容易了

意外的是一個不擅長說謊的人啊

「算了。所以說,在這世界樹的迷宮里找什么才好?」

「這里是第250層,在這附近有著叫巨大爬蟲(huge crawler)的巨大青蟲,將那家伙————」

「就是說打垮他就OK了吧!!!」

「不,幫我抓住他」

「啊?????」

簡直就是對漲滿殺意的我潑冷水的命令。居然讓以殺戮為業的我去抓一個魔物????ヾ(?『Д′?)

「休吉庫羅拉擁有者能將世界樹的樹干給吃光的消化能力。讓它們吃掉秘銀礦石吐出絲的話,就可以獲得秘銀成分較多的合成物了」

「原來如此,把它吐出的絲擰好的話,就可以做成我用的絲了對吧」

「就是這樣」

利用魔物的生態來制作裝備這種事根本就沒聽到過……都是普通地將魔物打到,將其素材做成裝備的

看來我是又把一個不走尋常路的非常識人類當了朋友啊

第193話 芋蟲襲來

話雖如此,只要制作方法是這樣,我也沒有拒絕的權利。

阿斯特要求抓一只巨大爬蟲(HugeCrawler)過來,我們也只能照辦。

麥克斯韋馬上就發動照明魔法,我也裝備上備用鋼琴線和振動匕首,阿斯特則是準備戰斗手甲。

「真意外,你是前衛?」

「只是單純戰斗的話,劍不是很擅長,但也不是不能用」

「你知道嗎? 雖然麥克斯韋活了很久,但近戰卻是外行人」

「老夫不擅長這么野蠻的事」

在聊天過程中同時快速的穿過迷宮,也不是說不警戒,我的視線一直在留意周遭和尋找陷阱。

這里是神話中的迷宮,難易度可是冒險者恐懼的象征。與此同時,挑戰這個迷宮也是冒險者的最終目標之一,像這樣高難度的迷宮,大意可是不行的。

「話雖如此,馬上就看到陷阱了」

「嘛~,你看到啥了,雷德?」

「恩,麥克斯韋有看出來了嗎? 有一些隱藏魔法陣的痕跡」

在我指出的那地方上,樹的根有一絲微微卷起的痕跡。在下面可以看到有多條黑線在運行。

魔法陣上有世界樹的根…這樣不會很可疑嗎? 不管怎樣,這黑色的痕跡像纖毛一樣順著樹根到達頂部,可以發現刻意隱藏的痕跡。

當然,這不是有人刻意設置的陷阱,而已由世界樹的意志所生成的,我一邊接近并小心不要出發到陷阱。

在十分靠近的時候,有個巨大的不明物體從頭上掉下來。

「喔~~~!?」

「怎么了!?」

「哦,不愧是著名的暗殺者,馬上就發現了」

從頭上落下的是我們的目標物巨大爬蟲(HugeCrawler)。

一條全長10米的毛毛蟲(芋蟲),有堅固的外皮并柔軟的蠕動著,像這樣的物體正從我向頭上靠近。

幸運的是我立刻閃開避免了直擊,但落下的沖擊讓纖毛如同波浪狀散開并抓住了我的腳。

「這和暗殺者沒關系!」

「難得在稱贊你」

「一點也不高興!」

一邊向阿斯特吐槽同時被受到沖擊的纖毛吊掛起來,我還留有吐槽的余裕是因為我的攻擊手段不是近距離戰斗而是中長距離的。

手上有20米長的鋼琴線及能延伸超過10米的矛(伸縮槍),有了這些即使被掛在相當的高度上也能夠反擊。但這次的目標是抓捕,所以我不能去宰掉牠。

「んにゃろ……嗚呀~!!」

我擺動手臂試圖吸引牠注意,但隨著倒掛的影響上衣被卷起,胸部就露出來。

也~許~我沒有能遮的胸部,但還是反射性的遮起來。

以前的話一定是二話不說直接用線攻擊,但這也是從麥克斯韋那受到的淑女教育的結果,完全高興不起來。

在我的攻擊延遲的時候麥克斯韋開始詠唱捕獲用的魔法,而阿斯特…..竟然隨便的就向巨大爬蟲(HugeCrawler)走過去。

「喂,笨蛋!」

至少,我從來沒有聽過關于阿斯特可以戰斗的事。不論在生前或是剛剛。

所以當我看著阿縮托朝著危險生物接近的時候,不禁發出了警告聲。

然而,沒有那個時間,巨大爬蟲馬上向阿斯特發起了攻擊。

─呼!─

我以為會發生慘劇時,飛撲過來的巨大爬蟲直接往旁邊飛出去。

之后只看到出完拳阿斯特,被打飛的巨大爬蟲直接撞到墻上,落下來之后就只剩下緩緩的抽蓄而已。

到底是要多強大的肌肉力量才把這么大的質量直接打飛.….該不會其實他比萊爾還強?

「…..你,這么會打?」

「我不記得說過不會戰斗」

「為毛不告訴我?」

「因為我不記得被問過」

如同以往一樣簡略回答的阿斯特。但仔細想想,在幫我制作手甲的時候應該也是自己來抓巨大爬蟲的吧。那么不能戰斗的理由也沒有,他是一位會好好完成工作的男人。

阿斯特走向巨大爬蟲并稱著下巴好像在思考著舍么。

「不好」

「有什么不對?」

我用匕首切斷了纖毛并設法下到地上,看到在搖頭的阿斯特。

「這家伙有點太大了。從噴絲頭吐出的線過粗,作為秘銀線變得無法使用」

「還有這種影響啊…」

「可以的話希望是小型的,最好是已經成熟到能制作繭的個體。」

「奢侈……我也有沒有臉這么說」

畢竟這是要制成我的武器的,如過在這隨便弄,那有可能就要用一個難用的武器戰斗了。

「原來如此,老夫沒考慮到那么多。」

「如果嘗試去做,你就會注意到一些看不到的細節」

「哎呀,這真是一個好經驗」

「就是這樣,抱歉,要出發去打倒另一只了」

不管這邊的節奏,由于地上的陷阱被爬蟲砸的粉碎,還沒有復原,阿斯特馬上開始向前進。我只好嘆了口氣并從后面跟上。

第194話 疲敝

「這個青蟲太小了。絲線的強度無法保障。」

「那家伙大概營養狀態很好。」

「可惜。那家伙不是巨型爬蟲,是毒爬蟲啊。」

阿斯特的追加要求變得越來越嚴格,最終進入了對巨型爬蟲的第十次戰斗。

雖說是戰斗,但是因為我也不好意思讓身為鍛造師的阿斯特上前線,所以我率先沖到前面,但是說實話已經相當地累了。

「那個,雖然非常抱歉,這家伙的持久力有一點問題,能讓她休息一下嗎?」

「嗯?啊啊,是這樣啊。我想恐怕也是。」

「恐怕是怎么回事?」

我向用著總覺得看穿了我的貧弱一樣的口氣說話的阿斯特回以質問。

但是想一下的話,我的身體還只有十歲。有持久力才怪了。

「那是――」

「啊不,算了。那是因為,看一眼就明白了啊。總覺得積累了想象以上的疲勞的樣子。」

「你的話,白天也睡的很多吧。」

「昏迷和睡眠是不一樣的!」

我對悠閑地發表意見的麥克斯韋還以怒吼。也許因為疲勞變得有點不開心了吧。

看到那樣的我,阿斯特接受了休息的要求。

「是啊。在夜間把還是小孩子的人帶出來,還讓她勞動到這種程度。暴露給妻子的話會被訓斥的。」

「噗!?喂,你,結婚了嗎?」

「我也有相當的歲數了啊。結婚一兩次的經驗當然還是有的。」

「從外表看起來無法判斷啊,你啊……」

我從心底里對持有著青年也好中年也好的年輕的阿斯特發出牢騷。

這家伙也好,瑪麗亞也好,我周圍裝嫩的人也太多了。

「抱歉,我吹牛了。其實只結過一次婚。」

「那種事情怎么樣都好啦。」

我一刀兩斷地拋棄這個問題,好像露出了無精打采的表情,開始在迷宮道路的一角張開薄布。

準備得很好,到了讓人想打聽從哪里弄來了這種東西的程度。

而且還提供了裝進水袋的水,真是非常感謝。

「啊,檸檬?」

「對。在皮上弄一個缺口放進去,出來的酸味可以消除疲勞對吧。」

「而且這個水,有著就像滲入身體一樣的美味啊!」

「那個水是從這個世界樹的根部汲取出來的,也就是說是世界樹的樹液。回復疲勞的效果是很有保證的。」

「噗!這種貴重品是從哪拿出來的!?」

世界樹的根的樹液什么的,大概可以賣給狂信者的程度。

特別是作為世界樹教徒有著篤定的信仰的瑪麗亞之類的,會大量地掏錢。真是極其危險。

但是實際上,可以消除疲勞這個事實才是重要的。

「啊啊,曾經有挑戰過這里啊。」

「道理上……做過冒險者嗎。那么那個攻擊力也可以接受了。順便麥克斯韋?」

「什么事?」

「你啊,為什么只對阿斯特恭敬地說話?」

麥克斯韋對我的質問皺起眉頭,發出了嘆息。

用吃驚的聲音,對我說明那個理由。

「雷德,要是你也是一流的暗殺者的話,也理解看穿對手力量的重要性吧?」

「那是當然的。」

「我們魔術師也是一樣的啊。看穿對手力量的事情關系到生死。阿斯特殿下……恐怕是和我同格或者在我之上的魔術師啊。」

「嘿咦?」

這家伙是魔術師?確實這家伙制造著魔道具但是……明明拳頭有著那樣的破壞力?

那種破壞力不小心的話就算是萊爾也可以讓其走投無路。那樣的人物是和麥克斯韋同格的術者什么的,開什么玩笑啊。

「那個,這個玩笑不錯?」

「并不是開玩笑」

「真的嗎」

「真的」

我把脖子轉向阿斯特,進行確認。

但是,他裝作不知道的表情把水喝光了。從某種意義上是麥克斯韋以上的飄然。

「那么二十分鐘交替來休息吧。最初是我,然后是麥克斯韋。能交給你嗎?」

「我呢?」

「雷德,你是消耗最大的對吧?四十分鐘全部休息吧。」

「庫,雖然不能否定但真是遺憾啊。」

「人有著適合和不適合的地方。現在的你不適合長期戰斗。該休息時就休息也是冒險者的資質之一。」

「在這里的話,你的經驗更豐富啊。雖然對不起就讓我難得地休息吧。」

這個世界樹中的迷宮,是被稱為冒險者的最終目標的最難的地方。在這向主張自己經驗豐富的阿斯特抱怨的話,我就很愚蠢了不是嗎。

如果根據情況要做出相應行動的話,就不得不重視經驗者的話。

我蒙上穿在身上的斗篷,在薄布上躺了下來。

下次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麥克斯韋警戒完畢的時間了。

「咦,什么時候……」

「很快入睡這一點,到底還是小孩子啊。」

「啰嗦。」

為了遮羞我把身上穿的披風向麥克斯韋拋過去。但是纏在身體上的那個披風,并沒有保持良好的勢頭。

輕飄飄地在空中飛舞,蓋在了睡著的阿斯特身上。

「唔……」

「啊,抱歉。吵醒你了嗎?」

對那個披風產生反應,阿斯特醒來了。想象以上睡眠很淺的家伙啊。

不對,如果是能挑戰這里的有能耐的冒險者的話,這是當然的吧。

「不,正好該起來的時間了。那么趕快――」

慢慢地起身的阿斯特。立刻就醒來然后采取行動真是厲害。

但是像要遮蓋那個聲音一樣,迷宮里響徹著奇怪的聲音。

「KISH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長而留有余韻的摩擦一樣的聲音。

充滿了迷宮的道路并且回蕩著。

「什么!?」

「和巨型爬蟲一樣的叫聲……但是聽起來像被逼到走投無路的感覺啊。」

「就是說,也許被什么東西襲擊了嗎。」

阿斯特進行分析,然后麥克斯韋進行附和。

巨型爬蟲雖然在迷宮的這個階層,但是并沒有那種程度的強大。

和迷宮內的生物進行爭斗的話,結果變成餌食的是它們。

「明明難得來捕獲,被其它的怪物襲擊什么的,別開玩笑了。」

「是啊。至今為止都沒發現合適大小的獵物,但是這個聲音的主人未必是那樣。」

「那么趕快去幫它吧。」

因為并不是自己被襲擊,我們并沒有什么緊張感。

而且要去救助的對象是怪物,所以救不到也沒什么。

所以我們帶著松懈的氣氛,向著發聲源跑去。

第195話 殲滅戦

在洞窟深處,發現了一只小型的巨大爬蟲正被一團黑霧襲擊著。

霧氣緊貼著小型的巨大爬蟲身上,并持續攻擊著,每當巨大爬蟲移動身體時他的外皮就會不斷的唰唰的摩擦聲,并發出哀號聲。<應該吧>

「那是狂風黃蜂(GustHornet)的群體」

「狂風黃蜂? 真是奇妙的組合」

狂風是這世界上不死生物的一種,有著霧狀的身體特征,物理攻擊沒有效果,我也有過很辛苦的經驗。

如果是擁有魔力的武器就能解決,現在的我擁有強化魔法應該能輕松對付。

顧名思義,黃蜂就意味著是蜜蜂。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這種蜂型怪物的大小從十厘米到一米不等,種類也不同。

當然如果被這種比一般大十倍甚至百倍體型的蜜蜂刺到可是有生命危險的。

但這一次,兩者的結合,讓我無計可施。

「狂風是霧狀的怪物,如同看到的,黃蜂像霧狀般地集合所以才被當成巨大的群體。只有一只的話是十分弱小的怪物,但牠們具有組成龐大群體的特性。就算打倒其中幾只也不會對牠們的巨大群體造成多少傷害。這對近戰職業來說是很麻煩的對手」

「那么,輪到老夫出場了!」

在這迷宮中沒多少戲份的麥克斯韋發出了自信的聲音。但老頭忘記這黃蜂可是和我們的目標貼在一起。

當麥克斯韋用自滿的火力攻擊時,肯定定會連同目標一起燒得精光。

「等等! 先把毛毛蟲分離開來!」

「要怎么分開哩」

「想辦法是你的工作……不…算了,我自己來」

有那個數量,用我的線也不能造成太大影響,但是如果闖進去打攪牠們用餐的話,黃蜂們應該也會發怒,如果能把攻擊吸引到我這來的話最好,這樣的話就不會對目標造成傷害了。

「總之我會沖過去突襲牠們,如果黃蜂跟過來就把牠們給燒了」

「了解」

麥克斯韋的魔法并沒有像瑪莉亞那樣快速發動。

即使如此麥克斯韋還是一位熟練的魔法師,不會發生時機判斷錯誤的事。

我利用線勾住天花板附近的凸起物讓自己懸空。

因為這個迷宮四面八方都是木頭制成的,所以能夠纏住的地方也很多。令人驚訝的是,我對這迷宮有相當的優勢。

當靠近天花板時,我把線往身上纏上好幾圈,然后將匕首變形成長矛并握緊它……然后朝蜜蜂落下。

當然身上所纏繞的線隨落下時解開,身體開始旋轉。<這ㄚ頭有點瘋…>

隨著落下和旋轉的速度加快,同時讓長矛頭(匕首)開指劇烈震動。當進入黃蜂群時,旋轉的前端開始不分青紅皂白地將蜜蜂切開并將其絞碎。

數十只黃蜂被絞碎并發出了噗雌噗雌的惡心聲音……之后我就落到了巨大爬蟲的背上。

有彈性的外皮像橡膠般把我彈開后順利的回到地面。

當暈頭轉向的我將視野恢復時,發現一大群黃蜂正憤怒地盯著我。

「哦~ 成功?」

在我向前跨出一步準備逃跑時──摔跤了。

我的三半規管根本無法承受比馬車搖晃還劇烈的高速旋轉。

「啊! 等一下! 遭…糟糕了! 腳! 眼睛!!…」

一大群黃蜂正狠狠地從左右兩側包圍我。目前距離太近麥克斯韋不發動魔法。

我馬上像是喝醉酒一般的開始逃跑,但腳根本不聽使喚,再這樣下去肯定會被追上。

「不妙」

事到如今我完全了解到現在正處于危急狀態,但我注意到有一個存在正猛烈的拖動我,那就是巨大爬蟲本人(?)。

不知道是發現救命恩人有危險,還是偶然…..逃跑的巨大爬蟲的短腳勾上我的后領襟,并從黃蜂群中開始逃跑。

當然我因為被拖行而正在與地面磨擦。而這完全讓黃蜂群大意了。

黃蜂開始攻擊我剛剛所在的地面,而我和芋蟲則是一起逃跑。

正當兩者間出現了完美『安全距離』的時候…..麥克斯韋的魔法直接引爆。

也許這只是普通的火球魔法。但是以他的魔力足夠摧毀這群黃蜂。

此外昆蟲十分容易燃燒,僅僅一次攻擊就把狂風黃蜂們都消滅了

第196話 服從契約

就像是避開被爬蟲救下來的我一樣,火球炸開了。

扎堆在一起的颶風黃蜂一個接一個的引火上身,將附近的空間燃燒殆盡。

理所當然,在附近的我也受到了火焰迫近的威脅。

「好燙! 這有點不妙吧!?喂,大爬蟲,趕緊跑!我的頭發要燒到了!」

和蟲子一樣,人類的頭發很容易燒著。

特別是我的直發纖細柔軟,更加容易點燃。

因為柯迪娜總是盯著我說著什么「燃起來了!」之類的話,也許是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總之還是勉勉強強躲過被爆炎灼燒的下場。

由此也可以看出麥克斯韋在控制魔力的能力上確實有一手。當然,也并非沒有爬蟲的努力在內呢。

無論如何,幸好作為我們目標的爬蟲完好無損。我就這樣被爬蟲拖著,放心了似得松了口氣。

但是,這里還有一個將這等慘狀的我無視繼續工作的工作狂。

「恩…」

亞斯特無視落在地上燒的正旺的蜂群,突然靠近爬蟲,猛地擒住巨大爬蟲的臉調查起它的吐絲管。

那種姿勢看起來仿佛是要將它的臉捏碎一樣。

「體型足夠大,而且吐絲管也纖細,可以的話還是想看看吐出來的實物啊。」

雖然亞斯特輕松地嘀咕著評判這條蟲子,被抓著的巨大爬蟲可不是什么白給的家伙。

雖說在同種族中稍微有些小,但也有7米之長。其巨大的軀體蠢動著,想要逃走,但亞斯特的握力并不允許。

真是讓人羨慕的力量啊。

「嘛,就這樣吧,把這家伙帶回去。」

「怎么帶回去啊?」

整七米長的爬蟲,根本不是可以搬走的東西

如果是那種有長的肢體家伙,我還可以用絲線來拘束,但這可是爬蟲。

「嗯…唔?」

啪的一聲,亞斯特放開了手,托著下巴思考著辦法。但被放下的蟲子居然沒有逃跑,就這樣低下頭。

像是讀懂了爬蟲的行動,麥克斯韋少有的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恩?怎么了?」

「這難道是,服從于亞斯特殿下了嗎?」

「服從?讓昆蟲?」

「正因為是昆蟲,或者說正因為智力低下,才會服從強者吧。更不用說我們是救命恩人吶。」

「這只蟲子還有道義感嗎?」

「正是如此。」

面對我的疑問,麥克斯韋十分自信的推斷道。

爬蟲正趴在亞斯特的身前,動都不動一下。

「使用魔法的那邊的妖精族哦,嘛算了,別動哦。」

亞斯特如此說著,咬開了自己的指間,將血滴在水袋中潑在了爬蟲身上。

然后在額頭劃了什么魔法陣,一瞬間水就蒸發了。

雖然水蒸發了也沒法將燙傷消散,但爬蟲似乎不再感到痛苦了。

「啊嘞?發生什么了?」

「恐怕是服從契約的魔法吧,和給奴隸使用的魔法陣差不多。」

我和麥克斯韋遠遠的看著他的動作,像是什么儀式一般,是超出我知識范圍的魔法。

感覺被卷入其中會很危險,很微妙的拉開了距離。

「誒,還有麥克斯韋也不太清楚的魔法嗎?」

「因為服從的魔法是禁忌啊,如果愚蠢的擴散出去的話,只會被用來犯罪。」

「啊,是這方面的問題啊。」

最終亞斯特好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回到了我們身邊,爬蟲跟在了后邊。

「久等了。不好意思,我們先回一趟小屋吧。因為想把這家伙待會馬雷巴啊。」

「帶回那山中嗎?雖然我不介意,但真的可以嗎?」

那座山中有許多猛獸,巨大爬蟲那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