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181-190

web版 181-190

第181話 發育期

因麥克斯韋匆忙制定的校外學習計劃,我們四年級學生定下了去阿雷克馬爾劍王國一事。

因為需要告知旅行一事,招募參加者以及旅行的準備,所以大概要花一個月左右的時間。

一個月后,正值七月。規定好的游泳課開課了,特別是最近班上同學兩性差別已經有所體現,那種看著同學的視線也成了麻煩事。

而且那些視線也會投向我這邊。

特別是在這個時期,男生們的視線混雜著奇怪的顏色,真的讓人很不舒服。

「沒想到我居然也會沐浴在這種視線之下……」

我在水庫的游泳池啪啪地打著水,一邊想著這樣的事。

以我的體力游泳差不多快三十米的距離還是挺吃緊的,不過比起剛開學那會以跳到水里就暈過去還是要進步了不少的。

而且在水里也不會暴露在那些視線下,還能忘記多余的事兒,比呆在水池外面心情好多了。

「哦——,妮可爾游泳游得不錯嘛。」

在游泳之前,柯迪娜出來跟我打了個招呼。

她是壽命比較長的貓人族,雖然已經超過四十歲了,外表看起來還是非常年輕的。

她穿著的暴露的泳衣,真是飽人眼福。

「唉,這樣的話不就跟那群男生一樣了嗎?」

「嗯?怎么說那樣也是不可能的吧。」

我說的是關于我的視線的問題,但是柯迪娜好像以為我是在說游泳技術方面的事。

到了這個年齡,男女生的運動能力也會出現差異,所以男生那邊游泳游得要更快一些。

當然如果我用線來強化肌肉力量的話,就可以不輸給男生的游泳速度了……倒不如說是用線來操控全身的訓練?

那下次游泳的時候我就試一下用看不見的線操作好了。

「呼」

從水里爬出來,把纏著頭發的帽子脫掉,取下毛巾擦拭。

如果不快點擦去身上的水,體溫就會降下來。

脫掉帽子后,長長的頭發垂下,貼在身體上。那種感覺有種說不上的不爽。

將沾滿水珠的頭發用毛巾擦拭。沒有使勁的搓,而是小心翼翼地擦拭。要不然的話就會損傷發質,菲尼婭一直都堅持這么說。

炎炎的烈日伴隨著森林中濕漉漉的空氣將這悶熱的暑氣席卷過來。

「這個時期光是站著就要掉體力了啊。」

「哎呀——,妮可爾我覺得你說的那個并不能成為理由啊。」

剛從水里爬上來,我的腿因為疲勞而發抖。果然體力不足是無可奈何的事兒。

而且皮膚也被曬紅了。我對曬的抗性也比較弱。看來今晚泡澡可能會有刺痛了。

「就算這樣我也成長了不少了!」

「嗯嗯。要在以前不是一下水就像水母一樣漂起來了嗎?」

「這就是成長期的成果。」

「是啊。泳衣也買了兩回了。」

我已經比剛入學的時候高三十厘米了。為了準備合身的泳衣,也有幾次到街上買東西的窘境。

『窘境』指的是每次和柯迪娜和菲尼婭逛,都會變成她們的換裝人偶。

明明是去買泳衣的,不知道為啥居然還換上了禮服真是讓人頭疼。店員也是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那么,這么精神的妮可爾就再游一趟吧?」

「……行吧。」

雖然再游一趟有點吃力,不過沐浴在好奇的視線下更痛苦。

對著剛從水里出來的我,不說男生了,連女生的視線都飄到我這邊了。讓我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平平的胸,瘦弱的胳膊腿,像珍珠一樣閃閃發光的指甲,像嬰兒一般水嫩有彈性的皮膚。

「唔……」

可惡啊,怎么看都是一副小孩子的樣子。和旁邊站著的柯迪娜的誘人身體比起來,只會讓人徒增悲傷。

她穿著競技用的泳衣,雖然有些纖細,但卻能毫不遮掩的能讓人感受到的女性的身姿。

如果我還是個男人的話,毫無疑問我會興奮起來。不,就算是現在,我也興奮起來了,只不過沒有『體現』出來罷了。我的兄弟……已經沒了。

「妮可爾,不想游了?」

「為什么會那樣想啊?」

愣神的我就像要逃離她那邊似得,站到了游泳池的邊緣。

說不定那些男生不是在看著我而是在看著柯迪娜呢。一定是這樣的,就當是這么回事吧。

「那我就開游了。」

「誒,真的要游嗎?多注意點啊,妮可爾你已經沒勁了吧。」

「為什么會在那種地方吃驚啊……」

這么說來說去,讓我『再游一趟』原來是說著玩的嗎?

我回了她一句以后,就再下水游去了。

◇◆◇◆◇

看著氣勢洶洶地跳入水中的妮可爾后,柯迪娜深深地嘆了口氣。

她到底對自己了解多少呢?

她在這三年————不,已經是第四年了,在柯迪娜身邊成長了很多。

胳膊腿變得纖長,體格變得也圓潤嬌艷。

取下纏著頭發的泳帽時,青銀的頭發像淋浴時的水一般纏繞在她的身體上,就連女生也會為她咽下口水。

男同學們像要吃人一樣盯著她看也是沒辦法的時,柯迪娜也能理解。

但是妮可爾她沒有自知之明。

她雖然知道自己擁有平均以上的姿容,但是沒有意識到自己將擁有能夠匹敵傾國傾城的公主般的美貌。

她那毫無防備,清澈透明,就宛如少年般不拘小節。

她不知道她自己在她周圍散布了多少的誘惑。

「如果她能再有點自覺就好了。」

當然,她有接受一遍那些課。

在她十歲的時候也有過性教育的課。妮可爾雖然聽課了,但卻是一副看到俗氣的東西一般的態度,興趣相當低。

大概是因為瑪利亞和萊爾————還有菲尼婭————慎重地,仔細地把她教育成了掌上明珠般的千金小姐,讓她產生了對性的潔癖性格的錯誤。

不對,也許是在她多感的時期培育她的自己的失誤。

柯迪娜一邊想著,一邊看著奮力游泳的妮可爾。

那邊是有著難以想象般少女劃開水面的美麗姿勢。

看著那邊時,思考卻走向了別的方向。

在旁邊休息的男同學像欣賞美麗的花一樣凝視著妮可爾。

不,不僅僅是男生。就連大半的女生也帶著憧憬的視線望著她。

在這個魔法學校,她是一個能讓人注視到呆住的存在。沒有察覺到的估計也就只有她本人了。

「如果不讓她再多有一點『我是美少女』的自覺的話,估計要會卷入什么麻煩事兒里去了。」

柯迪娜哼哼地點著頭,雙手交叉抱著胸。

就在這時傳來了學生的尖叫聲。

「柯迪娜老師!妮可爾她!又漂起來了!?」

柯迪娜立刻移回視線,就在她愣著的一瞬間,妮可爾就溺水了,像水母一樣漂在水面上。

果然以她的體力想要游五十米還是太吃緊了。

柯迪娜急忙跳入水中,前去搶救溺水的妮可爾。

第182話 劍王國

本次的旅程是四天三夜,對于這個歲數的學生而言是相當長的旅程了。

雖然那么說,如果徒步前往的話,來回路程大概要花上一個月,因此轉移魔法實在是便利之際。

各國為了這種魔法的使用都繃緊了神經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對于除我之外的學生而言,不過是一次觀光旅行而已,魔法學院里也漂浮著歡快的氣氛。

蕾蒂娜又為了挑選旅行用的衣服把我強行從家里拖了出來。

「為什么是衣服?」

「因為是第一次去的地方對吧?為了不被當地人小看可得好好挑選哦。」

「活動時要穿制服,而誰教的時候運動服就可以了哦?」

「自由活動的時候有可能穿私服嘛。」

「我在自由時間也可以穿私服就是了…」

「那種事情,我跟柯迪娜老師都不會允許的!」

就這樣,我被情緒高漲的蕾蒂娜拖著,陷入了在城市中東奔西跑的困境。

蕾蒂娜的母親艾麗莎女士一如既往的沒有跟來,到底是有多相信我啊..

「艾麗莎女士今天在家嗎?」

「母親大人今天被邀請參加艾尼公爵的茶會了。」

「公爵大人么…」

在拉墨,公爵即是給予王家的親屬的稱號。換而言之既是麥克斯韋的親戚,也是國家的重要人物。

如果被這種人物邀請,如果沒有什么特別的理由是沒法拒絕的。

「啊,這雙鞋好可愛!」

蕾蒂娜無視我的感想,沉浸與鞋的外形之中。

話說回來,有必要帶鞋去旅行嗎…

「難道連鞋也要帶替換的嗎?行李是不是有些多啊?」

「稍..稍微帶點行李沒問題的!」

「你怎么流冷汗了…」

蕾蒂娜想起行李的規定大小,冷汗流個不停。考慮到她買下的衣服,僅僅三天的旅行大概會帶上三個行李箱吧…

「即使是麥克斯韋也會生氣哦。」

「買下的衣服以后有機會再穿吧…」

搬出六英雄后,身為粉絲的蕾蒂娜爽快的放棄了。明明我也其中的一員,總感覺沒法接受這種反差。

就這樣,出發的日期旋踵而至。在此期間,麥克斯韋拼命的躲避柯迪娜的尋找,一旦被發現立刻使用轉移魔法消失。

即使是柯雷娜,也難以找到神出鬼沒的麥克斯韋吧,后來似乎放棄了的樣子。

出發當天,學院的操場一早就集結了接近三百人,正在等待出發。

因為這次各個學年的目的地不同,沒法使用冒險者公會的轉移魔法陣,因此魔法由麥克斯韋來準備。

將轉移門魔法擴大后使用,能夠將百人一起送到目的地的樣子。實話說,將本來就是高位的魔法再擴大范圍,正常來說會浪費掉常人難以考慮的魔力量。

而且還要反復釋放三次。可想而知麥克斯韋的魔力究竟有多強大。

「好激動!我從來沒去過阿雷克馬爾劍王國。」

「因為是南方,那里的氣候與拉墨大不相同哦。」

「哦?妮可爾你去過劍王國嗎?」

「恩…那個…只是聽說過。」

「啊,就是說萊爾大人和瑪利亞大人曾經去過吧。」

「你就當做是那樣吧。」

實際上,我們為了消滅邪龍在北方來回奔走,沒有來過位于南方的阿雷克馬爾劍王國,只不過我是在那里長大的。

我與柯迪娜確實在劍王國活動過,但在大陸中央的圣樹國出生的瑪利亞到底去沒去過劍王國,我就不得而知。至于萊爾,他雖然也是南方出身,但那家伙實在西南部的國家出身,距離劍王國還挺遠的,我想應該沒有去過劍王國吧。

但既然能使用轉移魔法,也就說明麥克斯韋是去過的。

轉移魔法的發動條件有「必須去過轉移目的地」這一規則存在。

蕾蒂娜比平時的情緒更加高漲,仔細看來,貝雷帽上裝點了花形狀的飾針。似乎盡可能的打扮過了。

相對的我只穿了和平時一樣的制服,和平時一樣結實的靴子,而貝雷帽上則趴著一只卡醬。

行李只帶了最低限度的物品,與周圍的學生們相比也是出奇的少。

「好了,最后是四年級。老夫也要一起去阿雷克馬爾哦。」

「誒誒誒————————————!!」

麥克斯韋在出發前的發言如同引爆了炸彈。我已經事前知曉了所以沒有感到吃驚。畢竟事出有因。

「等一下,麥克斯韋,我怎么沒聽說這種事?」

「因為是保密事項,你當然沒聽說咯。」

「保密也好什么也好都給我見鬼去吧!你這家伙! 住宿的安排怎么辦?」

「那種小事,我回到拉墨不就沒問題了。」

「啊…確實是這么回事。」

可以使用轉移魔法的麥克斯韋,什么時候都能回去休息。沒有一定要在馬雷巴停留的必要。

「所以說你們這幫會轉移魔法的家伙討厭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老夫也偶爾也想要歇口氣啊,畢竟一直在使喚著我這老頭子。」

「說的是校長的工作和妮可爾的魔法訓練吧,最近治安方面也很不安定吧?忙起來很累也可以理解。但你跟來學生會緊張的吧。」

「這是你說的話嗎?你不也是六英雄之一?」

「我無所謂啦,跟學生們也已經混熟了。」

柯迪娜作為教師每天都能看到,確實作為六英雄之一受到的尊敬減少了一些。

雖然柯迪娜還是受到學生尊敬的,但更像是對待教師一樣的尊敬,是讓學生感到安心的存在。

「那就別在意我開心的玩不就好了。」

「別強人所難了!」

既是校長,也是六英雄之一的麥克斯韋同行想要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環顧周圍,果然不僅是學生們,教師也一副緊張的神經。

我突然有一件在意的事情

「誒?艾利歐特老師人呢?」

在教員中也沒有發現艾利歐特的身影,自然,也沒有普利西絲的身影。

「啊,他沒法一起同行哦,你想想看,前段時間發生了那種事情吧?現在他想離開護衛們的視線,稍微有點問題吶。」

「原來如此。」

在城市中還有許多普利西拉以外的護衛,但這些護衛沒法隨意跟過來。

因此這次同行的隊伍中大概見不到他了,這對我而言實在是好事一件。

而且一直被他糾纏著,就沒法偷偷修理手甲了。

「在某種意義上也有點可憐,只能說沒辦法嗎…」

艾利歐特貌似用了很強硬的手段來到的拉墨,在此之上還想參加這種突然舉辦的旅行,果然還是太勉強了。

就這樣,我們在麥克斯韋的魔術下開始了阿雷克馬爾劍王國的旅行。

第183話 久違的歸鄉

轉移魔法的光芒漸漸暗下,周圍的場景陡然一變。

這次的轉移場所是和馬雷巴市很接近,因為使用的并非工會的設施,所以目的地并不是轉移場。

四周是廣袤的草原,城市的西邊聳立著險峻的山。

那座山曾經噴發過,所以周圍并沒有人。同時那里也是破戒神尤莉的圣域。

也就是我先祖大人的故鄉。

由于以上的各種原因,雖然靠近城市,但很少有人接近。

正因為如此,那位拋棄世俗的鍛造師才住在那里。

「這里還是一如既往呢。」

前世的我死后二十年,這里的光景并沒有想象中的物是人非。

為鄉愁所困,獨自一人喃喃自語的我相比,蕾蒂娜則在啪嗒啪嗒的扇動自己的衣服。

「你怎么了?」

「妮可爾沒有感覺到么?不覺得空氣有點奇怪么?」

聽到蕾蒂娜的話,我也扇了扇衣服讓空氣鉆進來。肌膚的感受讓我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

「沒錯,因為這里不是叢林哦。」

「有什么區別嗎?」

「拉墨森林王國被森林覆蓋著,空氣十分潮濕。但劍王國沒什么森林,所以沒有那種衣服緊貼在身上的濕氣。」

「這么說起來,這里沒有植物的氣息,沙土氣倒是很重呢。」

「雖然沒有你說的那么極端…和拉墨比較起來確實很干燥。」

阿雷克馬爾劍王國雖說森林很少,但并非原本就這么少的。

但因為這里是崇拜單手的戰神阿雷克,劍術至上的尚武之國,鍛造也非常的發達。

其結果就是各地不斷采伐森林,挖掘礦物,于是森林的面積就不斷的減少。

「現在礦石已經大半都是從馬塔拉合眾國進口的,而柴薪的問題卻沒法解決。」

麥克斯韋聽到我們所說,突然插了一句話。他也曾到訪此地,最近劍王國的事態人情也應該十分了解吧。

「麥…麥克斯韋大人?!您怎么在這里?哦,我想起來了,您是與我們一起行動的。」

「感覺麥克斯韋好像被忽視了一樣….」

「是我失禮了!但話說回來,麥克斯韋大人也就算了,妮可爾居然對劍王國這么熟悉呢。」

「從…從爸爸那里聽來的!」

「為什么要把臉偏過去?」

「沒什么!」

「真的嗎?」

我握住拳頭,想要僵硬的蒙混過關。而蕾蒂娜則緊咬不放,想要追問到底。

麥克斯韋笑著摸了摸我們二人的頭,順便一說,我頭上有著卡醬所以發型沒有被摸亂哦。(頭上趴只寵物發型難道不是已經亂了么?)

麥克斯韋的手在頭上來回游走,蕾蒂娜一副悲喜交加的表情。作為貴族大小姐,以女子力高自夸的她面對發型被弄亂這種事情肯定很難受吧,但被麥克斯韋撫摸也同時令她轉而墜入快樂的峽灣。

「嘛,雖說這里鍛造技術發達,動真格的話是比不過馬塔拉的。不過,也有隱居的名工匠的可能性哦。」

「有那種人嗎?」

「老夫也不知道!所以說是『隱居』的工匠嘛。」

「好隨便…」

蕾蒂娜一臉呆滯。麥克斯韋想說的是我要拜訪的那位鍛造師吧。

我當時也是偶然才知曉他的存在,確實是一位身懷絕技,能夠制造精密魔道具的鍛造師。

已經過去了二十年,我還不確定他是否還在人世。

「喂,麥克斯韋!別在那里閑聊了,趕快出發去城里吧。」

「好嘞,那就這么辦吧,畢竟惹怒柯迪娜是很恐怖的呢。」

「你丫說啥!!?」

一如平常的斗嘴開始,學生們在學校也能經常看到,最近大家也變得習慣了起來。

我來到魔法學院之前,柯雷娜和麥克斯韋似乎變得有些疏遠,當時我可大受打擊。

「總而言之,待會還有在騎士團的見習之類的很多活動,趕快出發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難得來到阿雷克馬爾劍王國這一劍術的大本營,去騎士團見習也是麥克斯韋給出的福利。

這里的騎士團在我前世還是孩子的時候曾經十分憧憬。但因為我是沒什么肌肉的體制,所以有過參加考試然后落選的經歷。

體力測試的耐久跑項目真的是讓我險些嘔吐出來的試煉啊… 體力不足的我在這里落選了。正是在這種地獄般的選拔中脫穎而出的家伙,才能成為這個國家最受尊敬的騎士。

但事到如今我來到這里見習,也稱得上是一種奇妙的緣分。

順便一說在這之后的日程是在旅店入住后,參加騎士團歷史的講座,以及午飯。

然后才是騎士團訓練的見習。

在之后就是晚飯和入浴,睡覺。我打算在大家睡著后去拜訪那位鍛造師。

因為麥克斯韋在這里,所以歸程也會輕松許多。

第184話 私房錢

進入馬雷巴,柯迪娜領頭把我們帶到城鎮中相當大的一家旅店中。

據我所知,這里是馬雷巴最高級的幾家旅店之一。

「那個,柯迪娜…」

「不行哦。在學校要叫我老師。」

「啊…好。柯迪娜老師,這里不是相當高級的旅店嗎?」

「恩?那個是從瑪利亞她們那里聽來的?」

「那個…其實….」

說漏嘴了…本應只知道傳聞的我,怎么可能知道旅店的價格啊…

柯迪娜即使是這種小小的矛盾也能敏銳的捕捉,之后不得不注意了。

「嗯…行吧,這種小事也沒必要刨根問底,好不容易麥克斯韋老爺子出手大方。」

「不是從學院的捐金中出么?」

「學院的每一筆資產都有其用途的,不會隨意挪用的哦。反正麥克斯韋肯定是隨便說了個借口,其實就是想出來玩哦。」

和國家的預選一樣,學院的預算也以年度為單位分配的嗎…

也就是說,這種臨時決定的旅行,會從麥克斯韋的私房錢里出?

「妮可爾不用在意哦,反正也是用明年的校長薪水可以填補的程度。」

「你明明不是那么喜歡游玩來著…」

「你在說什么!我已經老到時日無多了哦,要及時行樂嘛。」

「你的時日無多可還有百年以上哦!」

麥克斯韋和柯迪娜的嘴架在耳邊縈繞,我們漸漸走到了旅店。

我也加不進他們的對話,干脆無視他們,默默的走在一邊。

被引導進旅店的大廳,柯迪娜開始說明之后的注意事項。

她作為教師的一員,其威信不是其他教師能相及的。學生們緊忙列隊整齊后,柯迪娜作為領隊開始說明之后的安排。

「大家安靜!待會會安排騎士團的講座。聽完講座,會安排在騎士團的食堂用午餐。目的是體驗騎士們的餐飲。」

柯迪娜拍了拍手讓大家集中注意力,用響亮的嗓音娓娓道來。

那曾是號令過軍隊的聲音————飽滿而洪亮,大聲而不會讓人覺得吵鬧,有如歌劇的美聲般。實屬難得。

「在那之后,要參與騎士團的訓練。進屋換號運動服。要記得帶上墊子,訓練中會用得到哦。」

「好————————」

學生們用充滿活力的聲音回答柯迪娜的叮囑。這么看來,雖然一個個發育的很快,但內心還都是還是孩子。

而且說到騎士,正是男孩子所憧憬的職業。對于見習騎士們訓練時的景象,男孩子們大多都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老實說,我也有些期待。

畢竟我也是曾經挑戰過成為騎士,并且為之玉碎的男人啊…雖然從那之后就開始避開正面戰斗,學習并窮極了暗殺之術。

如今的我正面挑戰騎士們究竟能夠做到什么程度,就讓我來嘗試一下吧。

「麥克斯韋這家伙,偶爾也會打些討人歡心的算盤嘛~」

「誒?妮可爾你剛剛說什么了么?」

我對卡醬和把頭探過來的蕾蒂娜搖了搖頭。柯雷娜還在講話,竊竊私語可不行。

馬雷巴市是阿雷克馬爾劍王國的首都,但并沒有王城之類的建筑。城市的四面設有騎士團的建筑,形成了四個騎士團駐守四方的布局。

而東北部是騎士團的宿舍,東南部是步兵訓練營,西北部是騎兵訓練營,西南部是弓兵訓練營。

并且市內有著騎士團的指揮部,倉庫等場所。

將軍隊的各個部分分散,貌似是為了避免被突然打擊后瞬間失去抵抗能力。

我們來到的是東南部的步兵訓練營。

雖說如此,這里也只有廣闊的場地而已,沒什么特殊的設施。

硬說的話,倒是有休息和用餐用建筑就是了。

我們首先要接受騎士團如何成立的歷史講座,因此被帶著參觀了兼有食堂的宿舍。

我們學校一學年有四個班級,大概一百人的程度。食堂足以容納所有人。

「大家好,我在這里歡迎大家的到來。按照預定,首先要參加講座然后用餐,最后是體驗騎士團的訓練。」

帶領我們的是一位上了年紀的騎士。與其第一印象不同的,他的說明相當的和氣。

這位騎士將黑板帶進食堂,用淺顯易懂的圖解說明了歷史的走向和地勢。

「曾經在這個城市中,有一位被后世稱為劍圣的,名為阿雷克少年。他的一只手被野狗吞噬,但即便如此也沒能挫敗他。最終他登上了劍道的巔峰。」

被后世崇拜為戰神的「獨臂劍圣」阿雷克。其傳說有許多疑點。

要說為什么的話,他從冒險者隱退,來到這個城市的騎士團擔任官職時,是用雙手持劍的。

但神話畢竟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曖昧不清的地方本來就很多。反正只要明白他是實際存在過就好了。

在此地也有許多風神與破戒神之間的傳說。這里意外的是個受到歷史愛好者好評的城市。

在這座城市的西方,還有著傳說中風神自己一人架起的橋。

就這樣在講座中穿插著些傳說異聞,大家竟沒有對講座感到厭煩。

給我們介紹的騎士看起來確實有些學問的樣子。

「那么話就到此為止,來體驗一下騎士團野營時的食物吧。實話說,并不是什么美味的東西,要做好心理準備哦?」

聽到騎士的說明,學生們露出了苦笑。

在這之后提供的午餐跟騎士所說的一樣,果然不怎么好吃哇。

第185話 騎士團的訓練

雖然稱為野營餐,也只是草草的把串燒塞進嘴里。飯后大概有一會的休息時間。

被美食喂養大的嬌貴的學生們,都一副胃口不良的樣子。能夠不為所動的吃下這種食物的能力,也是成為騎士需要具備的一種能力吧。

在那之后我們要從訓練場離開,實際體驗騎士的訓練。

所以,為什么這貨在啊…

「你怎么在這?」

「這么問是不是有點冷淡、我的寶貝?」

「爸爸,超惡心。」

「嗚哇!?」

站在我面前的是萊爾和瑪利亞,以及加德魯斯。

這幫家伙聚在一起究竟想搞什么鬼?

「拉墨魔法學院的諸位學生們,今天,我們請來了『邪龍殺手』中的三位作為特別嘉賓來參加。因此訓練會比平時更加認真,請好好體驗一下吧!」

一位左眼附近留有劍疤、看起來身經百戰的騎士如此宣布道。在此之后我們被分成了每組十人左右的班級,與騎士的各個小隊一同參加訓練。

雖說如此,我們還只是孩子,不可能真的參與進訓練就是了。

最開始是作為熱身環節的跑步,跟不上的人可以從隊伍中離開。

我用冰冷的眼神注視著不斷掉隊的學生們。

「哼,還嫩著呢。」

「說起來,妮可爾不是最先倒下的嗎?」

「媽媽~說好了不提這個的。」

我在訓練場陰涼的地方,精疲力竭的躺在瑪利亞的大腿上。

缺乏耐力的我,跑了半圈就掉隊了。不過這個訓練場還蠻大的,想要跑一圈真的很遠啊。

訓練場的一邊大概有三百米左右吧,一圈也就是一千二百米左右。

而他們要跑上整整五圈接近六公里的距離,這還僅僅是準備運動。

連能夠跑上兩圈的學生都沒有,考慮到大家都只有十歲,能跑一圈半的蕾蒂娜已經相當了不起了。

而男生們對著能夠輕松跑完五圈的騎士們投去了羨慕的眼光。

他們甚至還穿著輕甲,簡直是一群體力笨蛋。

而在這之中,有兩個跑起第六圈的大笨蛋。

「吼吼吼,加德魯斯,你這家伙還有點難纏嘛。」

「在耐力方面我可不會輸給人族!」

「明明已經是隱退的老家伙了,趕快認輸比較好哦,你難道覺得矮人的短腿能夠追的上我的速度嗎?」

「少在那胡扯!」

這兩人在我們學生全都退場,騎士們繼續跑步的時候,不知怎么就較上了勁。

加德魯斯和萊爾在三圈后加入了隊列,卻比騎士們還要更早的跑完了五圈。這種速度差不多是他們用盡全力在跑了。

但是,能夠跟上有著『頑強』祝福的加持下的萊爾,矮人族的耐力果然也不是蓋的。

對于這樣的兩人,騎士們毫不留情的送上了看怪物的眼神。

也差不多是這時,學生們大多恢復了過來。

「該怎么說好….應該說不愧是六英雄么…」

「嗯?啊,不好意思,一不小心投入過頭了。」

面對戰戰兢兢的遞上毛巾的騎士,萊爾風輕云淡的回答著。

看著萊爾一副輕松的神情,騎士在內心中升起了敬意。

整整十圈,可不是能夠簡單跑完的距離。

但萊爾卻仿佛剛剛在庭院中散步了一下的程度。

「也是理所當然的嗎…」

「是那家伙太強啦。」

「不如說能跟上萊爾的加德魯斯才是異常的那個。」

「在耐久力這方面,兩人在很早以前就互相視為對手了。也有過故意讓巨人揍,比誰挺得更久的事情來著。」

我和待在瑪利亞身邊的柯迪娜都發出了無奈的嘆息。

那個場面我也是見過的,甚至也參加進去了,然后理所當然的被一擊打暈,被生氣的瑪利亞給治療好了。

一般而言,吃下巨人族的一擊都會跟我一樣暈倒吧,不如說沒死掉的才奇怪,沒死掉的我甚至值得夸耀。

然而那兩人在這種攻擊下談笑風生,最后反而是巨人流下了淚水。

「恩…那么,接下來做空揮的練習! 各自使用武器下劈一百次上挑一百次!」

有疤痕的騎士下達了下一個指示。

我們學生也被授予了練習用的劍,想要參加的人可以揮舞這個。

當然,我是要參加的。但…

「已經…不行了…」

筋疲力盡地倒下的我,又躺在了瑪利亞的腿上。

發給我的劍雖然是小型的,但也比我使用的刀要重的多。

說到底我是速戰速決的類型,戰斗中根本沒有揮舞武器一百次的機會。

這樣的我揮舞了五十下難道不應該表揚一下嗎?

「如果用上線的話,倒是還能再揮舞幾下。」

「嗯,剛剛說什么了嗎?」

「什,什么都沒說!」

瑪利亞一邊按摩著我的手臂,一邊詢問著我。而我噗嚕噗嚕的搖著頭,萌混過關了。

「說起來,柯迪娜。既然瑪利亞和萊爾在,那么菲妮婭也跟來了么?」

「這么說起來,瑪利亞,你是怎么安排的?」

「誒,我沒有帶她來哦,因為總要有人負責打理家里吧?」

這次她似乎要看家了啊。

等下,貌似擅自跟過來就很不對吧?

終于,騎士們完成了空揮的練習。

「做的好!那么首先是一對一的自由練習,各自找好自己的對手開始模擬戰!」

遵從著命令,騎士們找好了各自的對手,糾纏了起來。因為使用的是練習用的劍,所以砍中也很難受傷。

雖說如此也是十分堅硬的木劍,打中要害也是會要人命。所以騎士們也都一臉凝重。

我覺得這種訓練也不會讓學生參加吧…

「學生們有想要來試試的嗎?」

騎士中的一人拿出了用好像被壓彎的竹子似得東西包裹住棉花的模擬劍。

「用這個的話擊中了也不會痛,因此也不用擔心受傷。」

「欸,居然還有這種東西。」

柯迪娜興致勃勃的端詳著那把木劍,確實,用這個的話就不會受傷了。

在考慮把這個引入學院的教學之類的事情吧。

「麥克斯韋,這個東西很有趣,學院也來用這個吧?」

「你這家伙,說的倒是輕巧…不過老夫也覺得挺有意思的。」

「那就趕緊采用吧,用你的私房錢采購不就行了。」

「你怎么不用你的呢!」

雖然說了些離譜的話,但最后麥克斯韋還是拗不過柯迪娜,采購了這種模擬劍。

碎碎念著要動用經費來買的老爺子,總感覺有點小氣鬼的樣子。

明明旅費都大方的出了,卻在這種地方小氣,老爺子的經濟觀念真是難以理解。雖然稱為野營餐,也只是草草的把串燒塞進嘴里。飯后大概有一會的休息時間。

第186話 練習用模擬劍

我們本來是魔術師候補生,所以用劍來戰不是本職工作。

但是盡管如此,劍是扣動男人心弦的東西嗎,班上的男生們也對這個名為訓練的刀劍對抗游戲興趣滿滿。

女生不像男生那樣,拿著即使被打也不會痛的少見的劍,小心翼翼的參加訓練。

這也只是最初的情況,不久訓練熱度上去,像男生一樣歡叫起來互相敲打起來。

雷蒂娜也不例外,十分興奮地拿著訓練用的模擬劍,然后看著她對我的頭啪嗒啪嗒的敲打著調子。

在頭上固定位置的卡醬,驚慌失措的爬到背上回避了攻擊。

「呼姆?」

「喵!哎呀!?好痛雷蒂娜」

「發出了像玩具一樣的聲音呢。」

看來我的反應是很有趣,逐漸加快了連續敲打的速度。

但是,我也一直是被敲就沒意思了。

運轉腳步讓身體躲開攻擊,對雷蒂娜的膝蓋用力的打下去。

模擬劍變得比預料中的還要彎,發出了「嗙」的沒有魄力的聲音。但是雷蒂娜像什么事也沒發生一般站著。

「真的不疼的吧。這的確是柯迪娜老師才能注意到的問題。」

「是啊」

仔細一看,里面的芯里面使用著的,不是竹子而是像動物的毛發一樣的東西。

這是個非常有彈性,并且也有著一定的硬度。

「這里面的……是什么的毛發嗎?」

對于我飄出的嘟囔,附近的騎士一字不落的聽了進去。

走到我的身邊,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一邊講解。

「經常注意到了啊,小姑娘。那是在街道附近繁殖的凱拉托斯的胡子。」

「凱拉托斯?那個雙腳走路蜥蜴一樣的家伙?」

凱拉托斯是棲息在大陸全境怪物的一種。

像直立的蜥蜴一樣的身姿,性格兇暴。會有數只一起成群行動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