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

161-170

web版 161-170

第161話 不長記性的監視者

像針一樣銳利的視線。

雖然不知道是從哪發出來的,但我毫無疑問正在被盯著的事情還是知道的。

也知道那其中混雜著微量的殺意。

「嗯?」

艾里奧特帶著疑問注視著把視線中的殺意不由自主地說出來的我。

這個視線大概不是以他為目標的刺客發出來的,而毫無疑問是那個密探————普里西拉發出來的。

如果在這里被妨礙,難得的計劃被攪亂就很為難了。

我擔心事情變成那樣,所以用對話來誘導艾里奧特的行動。

「啊,那個……我感覺好像被誰盯著――」

「誒?啊啊,那個是,那個……我稍微離開下。」

稍微支支吾吾之后,艾里奧特僵硬地笑著離開了座位。

然后走向在店鋪角落里的廁所。同時盯著我的視線的氣息也消失了。

大概是想要在那里對普里西拉做出指示吧。雖然我認為這對不住她,但她要是再襲擊過來我可受不了。

這里就讓艾里奧特本人用嘴巴限制她的行動吧。

過了一會兒艾里奧特從廁所里出來了。

我又開始感覺到盯著我的視線,但那其中潛藏的殺意消失了。

大概是因為艾里奧特下達了藏起敵意的命令吧。

「久等了。不過,最近有點冷呢。」

「才初夏啊……?」

「啊,不。昨天晚上睡覺的時候著涼了。」

「就像小孩子一樣呢?」

「真丟人啊。」

他用干澀的笑容來搪塞,不過我已經看穿了一切。

雖然對不住普里西拉,就讓她在這里抽到下下簽吧。

「對對,萊爾大人其實啊,酒量沒那么好。雖然本人好像正在為此而努力……」

「是這樣嗎。」

「相反麥克斯韋大人和伽多魯斯大人的酒量深不見底――」

艾里奧特說的故事雖然涉及了所有的六英雄,但那之中關于我的壓倒性得少。

想一下的話,我死的時候,艾里奧特才五歲。記得的話反倒不可思議。

反過來說,艾里奧特不知道我的弱點,而知道萊爾他們的弱點。

沒有不利用這點的道理。

而且萊爾酒量很小?我記得比我強啊……實際上這個男孩,有可能有相當的海量啊。

但是,雖然萊爾的弱點從瑪麗亞那里聽到過,伽多魯斯的弱點我沒怎么聽過。

就那樣回到傾聽的同時,我吃東西的手漸漸變得遲鈍。

雖然因為幻覺看起來像是大人,實際上我的身體還是少女的樣子。

而且因為發育不良胃袋還是那幺小。一個冷糕就感到相當的分量。

「呣嗚,真恨這個一點都不讓我浪費的胃袋啊。」

「哎呀,這就滿足了嗎?」

「我還以為自己是一個相當的大胃王呢……看來并不是那樣呢。」

這里利用邀請時說過的話,用手遮住嘴角,試著演出一點小聰明。

雖然我的話是喜歡蜜雪兒醬那樣的朝氣地吃飯的女孩子……說起來柯迪娜也是相當大吃大喝的樣子呢。即使是我被甩了的時候,也在暴飲暴食。

「我覺得與其說是大胃王的程度不如說吃得少啊……」

「可惜啊,沒給艾里奧特先生的錢包造成傷害呢。」

「啊哈哈,那可真走運。那么有機會再來挑戰一下嗎?」

「下次的機會嗎?就是說可以再見面嗎?」

「誒誒,一定。不如說這是我的請求呢。」

雖然那樣說著,但我并沒有把自己的住處告訴他。

當然,我的住處也是柯迪娜的住處。這可不能告訴他。

反過來艾里奧特告訴了我現在的住處。

而且他也沒強行問出我的聯絡方式。這個方面他也是個紳士。

「那么,就祈禱近期能見面吧。」

「是呢,艾里奧特先生方便的話,還會再聯絡的。」

「那個時候我會很高興的。」

本來的話這里應該握個手來分別的,但是我的手的大小,在幻覺和現實的差別很大。

現在的我身高只有130cm的程度。不過因為幻覺看起來是超過了150cm的身體。

差了20cm就代表手的大小也差了很多。

而且小孩子的手和大人的柔軟的手的形狀也不一樣。被碰觸的話會有被發現的危險。

兩人并排走出店面,輕輕行了一禮來分別。

轉過身后,故意采取輕輕的腳步,提高艾里奧特對我的好感度。與之同時我也在找(密探的)氣息。

「果然……跟過來了呢。」

后方來的視線有一個。大概是普莉茜拉的。

盡管艾里奧特發出了關于我的警告,還是想跟在我后面看穿我的真身吧。

不得不說真是熱心工作,但現在的話就很麻煩了。又襲擊過來我可受不了。

這時是傍晚。人潮也變多了的時間帶。

我強行進入人海中穿行,頻繁地進入店鋪中來甩掉尾行者。

雖然普莉茜拉也緊追不放快要看丟的我,無奈一個人是有界限的。

終于那個視線從我背后消失,跟蹤者的氣息也消失了。

我以防萬一,又再出入了幾次店面確認有沒有跟蹤的痕跡后,完全確信她跟丟了。然后走進沒人的巷子。

那之后,確認了周圍沒有任何人,我解除了幻覺,回到了原來的姿態。

周圍也沒有傳來驚愕的氣息,應該沒問題地甩掉了尾行者吧。

「哎呀哎呀。這樣姑且算是,第一彈成功了吧?」

取得了艾里奧特的好感,做出了再會的約定。

雖然沒有迷戀的程度,但取得了好感這一點我還是有自信的。

下次要怎么行動的話,不去再找麥克斯韋商談可不行呢。

第162話 女性的疑惑

回到柯迪娜家里的我,立刻把行李交給出來迎接的菲妮雅,就那樣快步跑進里面的廁所。

忍耐快到極限了。

把門猛烈關上以后,俯身在馬桶上,盛大地……嘔吐了。

「嗚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就算再怎么為了以后著想,這也太費力了。

對男的,而且是認識的青年獻媚,充分利用向上翻眼珠看或用肉麻的聲音來強取好感。

那種行為對我的精神造成了無以復加的傷害。

「嗚嗚,說什么好呢……一想到這種演戲還必須要繼續下去,就感到很惡心。」

沖水把污物處理掉,精疲力竭地坐在馬桶上垂頭喪氣。

分手之前都很要命,但還算好。

分手之后,也推測了一段時間內的今后的要命的發展,也算不了什么。

但是花費大量時間,想到自己獻媚的態度,就削減了精神力(san值降低)。

而且因為是已經做過了的事也沒辦法補救了。

「……好想逃跑」

我現在從心底這么想著。

但是那會牽連到讓既是同伴又是雙親的萊爾他們悲傷的事,現在不能這么做。

當我毫無辦法得帶著陰郁的心情垂頭喪氣的時候,門被激烈的拍打了。

「妮可爾大人,發生了什么嗎!?身體狀況不好嗎?」

大概,就那樣被塞給行李被放置在玄關的菲妮雅,察覺到我的異常跑過來了的樣子。

也不能讓她太擔心,我擦了嘴邊,把門打開。

帶著盡可能地裝作無事發生的表情。

「沒問題,什么都沒有哦?」

「但是剛才,那個……」

「啊,嗯。只是稍微吐了點。從以前開始就很常有對吧?」

身體虛弱這種事情,這種時候就能成為很好的借口。

雖然魔力蓄過癥已經完全治好了,但是我的身體還是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弱的事情還是沒變。

就算是用絲線強化身體,活化瞬間機動力,來擁有可以和大人匹敵程度的戰斗力,也不過是短時間的事情。

耐久力或者持久力還是比平均要低。

「那是,是這樣啊……哈!?」

看見焦急的我的菲妮雅,突然做出了就像想到了什么的舉止。

然后繞到我的后面,凝視我的腰的附近。

「欸,什么?」

「沒什么。就是在想妮可爾大人也差不多到那個年紀了呢。」

「那個年紀?」

「就是,生理什么的……」

「不是啊!絕對不是啊!」

我確實已經十歲了。發育早的孩子來生理也不奇怪的年齡。

不,想到那個……發生在我身上的時候,又感到有點惡心。

「什么啊,真是的……我要睡了」

「欸?啊啊,累了吧。床已經鋪好了,晚飯之前都好好休息吧。」

「嗯,謝謝。」

話雖如此,再過數年的話我也會……真的來――

「開什么玩笑」

我從口中吐出這句話,回到我的房間。

第二天。

平常的話我會在校園角落的草坪上,和蜜雪兒醬,蕾蒂娜還有瑪琪斯醬一起吃中飯,但是那一天我采取了別的行動。

具體來說,我不請自來地進入了魔術學院的理事長室。

雖然蜜雪兒醬沒有一起來,但卡醬在平常的位置……就是騎在我的頭上。

擦肩而過的學生們看到我都露出一副嚇了一跳的樣子,發現是我以后就露出一副接受了,奇怪的有點懶散的表情目送我。

男生都臉泛紅潮,女生都露出就像吃點心時的心蕩神馳的表情。

把卡醬戴在頭上的我真的那么稀奇嗎?

強力地敲擊理事長室的厚重的橡木門,沒等回應就進入其中。那里有正在努力處理事務的麥克斯韋的身姿。

「喲,我來打擾了。」

「至少等下回應啊,你這個笨蛋。」

立場上是學院的理事長和一個學生。那個等級差距是無需比較的。

但是我確認了周圍沒有視線,時至今日也不是畢恭畢敬的關系。

我不客氣地沿著墻壁的書架走著,找到了藏在那里的曲奇罐子。

因為在稍微有點高的位置,雖然把手指伸直就能拉出來,但有點不像樣。

「啊,喂!那是我密藏的……」

「別嘛。給我看看對可愛的女孩子請客的志氣。」

「自己說自己可愛嗎。你也習慣了呢。」

「別說了,那會讓我變得有點神經質的。」

「嗬,發生了什么事嗎?」

變成帶著一半自爆的心情自白的狀況的我,誠實地對麥克斯韋報告了昨天做的事。

以大人的姿態接觸在街中散步的艾里奧特,取得好感的事。然后對自己的樣子抱著強烈的厭惡感的事。

最后變成被菲妮雅巧妙地誘導,被懷疑生理來了的事為止全都自白了的狀況。

「咯咯咯,而且菲妮雅小姐也……多么大的誤會啊,不對,確實幾年后就會變成那種情況啊……干得好!」

「干得好是什么鬼啊!?總之,雖然有些搶跑的感覺,那樣的話第一次接觸算是成功了」

「嗯。然后,下次什么時候見面呢?」

「嗯?」

說到這里,我發現艾里奧特告訴了我他家在哪,但關于對我的聯絡方法我什么都沒告訴他。

這樣的話就算艾里奧特想見我,也傳達不到我這里。

「這樣的話,不就只能我主動出擊了嗎。」

「你啊,奇怪的地方有些脫線啊……」

麥克斯韋嘆了口氣,對我大失所望。

第163話 魔法師的想法

至少艾里奧特沒有我的聯系方式。那是不需要擔心的事。

也就是說,我不用擔心我的變裝被發現。

「這么想的話,也不是壞事吧?」

「只是以結果來說吧。不過掌握著主導權還是不錯的。」

麥克斯韋從大大的辦公桌上的杯子中嘬了一口茶。

從杯子中飄來的香味,實在是香,感覺很好喝。

「給我也搞杯茶。」

「感覺你今天特別粗俗啊。」

「因為心里有事啊……」

想想最近不尋常地賣嗲,我昨天重新下了決心。

那個決心還沒堅持一天,就開始想讓男性沉陷于我。不過這是出于我自己的主觀判斷而做的決定。

就好像要沖洗那些行為一般,今天的我對于自己的行為比平時更加注重于男性向地表現。

「說實話,我想要忘記自己的天真,暫時作為男人生活。」

「但是開頭感覺還是不錯的吧?那么繼續做下去才是一步好棋。」

「我雖然知道……但心情沉重啊。」

麥克斯韋一邊給我建議道,一邊從水瓶中往壺里注水,用魔法燒水。

然后從抽屜中拿出茶葉,往杯子里放茶和熱水,把茶遞給了我。這是蒸的茶吧。真是個粗枝大葉的老頭。

這期間,我也找到了裝點心用的小碟子,把他秘藏的曲奇盛上了。

它的真面目應該是用紅茶的葉子精煉混雜成的稀有物。

「算啦。早弄完早完事吧。」

「等等。這里欲情故縱也不錯。」

「到底要怎樣啊!?」

「這叫策略啊。讓他對你日思夜想也是需要時間的。」

「有這種事兒?」

「柯迪娜就是這樣的啊。過了二十年更是被你迷得神魂顛倒。」

「如果真是這樣就好了……這樣真的好嗎?」

轉生之后柯迪娜確實萌生了我生前沒遇到過的感情。

倒不如說她能那樣的一心一意實在是讓我震驚。

如果那是時間的調味劑作用的話,那還真是效果非凡。

「但是可放不了太久哦。你看我這不是還在成長嘛?」(妮可爾意指馬上就會長大成為變身后的樣子)

「你也沒長多少……不好意思,那是不可能的。不管你成長多久也變不成你變身后的樣子。」

我現在十歲。變身后的樣子差不多十五歲出頭。

正因為現在是發育期,所以才能有現在這樣的外表上的差距。

反過來說,若是再過個五年,我就會變成變身后的樣子。

那樣的話這個計劃就會打了水漂。

「沒必要拖那么久。感覺過幾天,不,頂多下周就拖到下周。」

「嗯?」

如果是過一周再見面的話,這真空期感覺還差不多。

倒不如說要是第二天就又去見面,說不定會給他一種我很貪心的印象。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下周去他家見他嗎?」

「那讓人傳句話吧?在街上碰頭也是不錯的一手。」

「那方面就交給我吧。」

想著一步步的計劃的麥克斯韋,一邊呆然地吹著熱氣,一邊把茶點送往嘴邊。

這泡的茶是上品,纏繞鼻尖的香氣足以治愈疲乏。

混入茶葉的曲奇更是讓香味更上一樓,讓人食欲倍增。

「……好好吃。」

因為我嘴比較小,不能一口吞下。麥克斯韋看到我吭哧吭哧啃著曲奇的我,趴在桌上忍俊不禁。

「搞什么啊?」

「你那吃法真是稱不上是『有男人味』……就像哪兒的小動物一樣。」

「你真煩。」

我吃完曲奇喝完茶后,就從理事長室跑出去了。

再待太久的話,不知道會被別人說什么呢。

◇◆◇◆◇

看見雷德出去的身影,傳來大聲的關門聲后,麥克斯韋深深嘆了口氣。

看來他還沒領悟到麥克斯韋本意。

「沒意識到雖然也好……那個木頭人,差不讀也該注意到了吧?」

這回的計劃是為了讓雷德以一個男人,讓他從女性的視點出發做事。

也就是說,讓他從無意的動作中感受到柯迪娜和菲妮婭的好意才做的特訓。

過去雷德之死一事,究其本源也是因為他沒情商。

不懂女人心的他誤以為自己被甩了,才會介入伽多魯斯的閑事。

然后因為他多管閑事,遇到魔神召喚事件,丟掉了性命。

如果伽多魯斯沒讓他插手閑事的話?

如果柯迪娜對雷德的白癡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話?

如果雷德能對柯迪娜上點心,進行一次理想的求婚的話?

那她前世的悲劇也不會發生的吧。但她前世作為雷德的時候,他總是能很巧合地出現在需要他的地方,他就是帶有這種不可思議的能力。

若是那是雷德不在的話恐怕一個村莊就會消失吧,但對伽多魯斯來說比起一個沒聽過的村莊,還是同伴更重要吧。

雖然說一切都已結束,但也不能保證這種事不會再出。即便雷德轉生,他這種特性,不如說是惡性,還是完美地出現了。

我希望能在他再介入奇怪的麻煩之前,把他放回柯迪娜身邊。

而且即便是他只把柯迪娜作為拌嘴對象,也希望她能獲得幸福。

正因如此,我以矯正雷德的呆頭呆腦為主旋律,擬定了這次的計劃。

「他要是有艾里奧特一半懂女人心的話……這么想的話,艾里奧特還挺『那個』的嘛。」

艾里奧特也是,本以為他會更積極點接近的,卻沒想到會露出這么遲鈍的一面。

看來是小時候在王宮受到過度保護的影響,不太擅長對待女性。

他那浮夸的動作讓我覺得只不過是騙騙外行人的演技罷了。

而且……

「明明被普利西拉小姐所仰慕卻絲毫為察覺……簡直跟雷德一個樣。」

不惜花費個人時間去為了護衛而奔走,對于接近艾里奧特的女性持有不正常的敵意。

這超過工作方面以上感情,被麥克斯韋看穿了。

「用木頭人教育木頭人……嗎。那也挺有趣的。如果只是操縱他們也太無聊了。」

因為雷德的復活,同伴們突然都恢復了活力。

當然,他們都沒有意識到雷德就是妮可爾,就算這樣我們現在的關系也遠比停滯的這十年要好得多。

麥克斯韋就是這樣一個非常喜歡從遠處眺望到同伴微笑的人。

◇◆◇◆◇

第164話 夜晚的說教

認真模式啟動。(作者大人)

=============================

到了晚上吃飯的時間了。

精神疲憊的我,一邊吧唧吧唧吃著菲妮婭做的晚飯,一邊享受著柯迪娜他們的閑聊。

雖然是以回歸禁欲主義為目標,但是這樣的樂趣享受下也未嘗不可吧。

「于是啊,妮可爾醬偷聽了我的談話,跑去把山蛇打倒了。」

「哎呀!妮可爾大人還是一如既往的果敢而且沒疏漏呢。」

「不不不,提議的是蜜雪兒醬啦。不是我主導的。」

「又這樣把功都推給別人。而且要是沒能打敗它的話真的就很麻煩了啊。我是不會責罵你的。」

「這就是妮可爾嘛。把沒可能的事強加于身。」

菲妮婭也說出這樣讓人吃驚的話,真是讓人為難。

我哼哼地趴在桌上,喝了兩口睡前的蜂蜜牛奶。

「菲妮婭沒生氣就好。我已經被柯迪娜狠狠訓了。」

「妮可爾大人,關鍵不在那哦?這話要是傳到了萊爾大人的耳朵里的話————」

在菲妮婭還在支支吾吾的時候,響起了玄關關門的聲音。

接下來傳出了可以說是悲痛欲絕的聲音。

「妮可爾嗚嗚嗚嗚嗚嗚!?」

我當然知道那聲音是誰發出的。

前世聽的夠夠的,今世也沒少聽到的聲音。不說也知道,那是萊爾的慘叫聲。

「萊爾,你難道知道『說曹操曹操到』的名言?」

「但是萊爾大人三天就來一次……差不多也該到來的時候了呢。」

萊爾來上次來這邊是遠足的前夜。正好是三天前。

正如菲妮婭所言,差不多要到了來的時候了,但是來的時機也太糟糕了吧?

瑪利亞也是有負擔的,使用轉移魔法的次數比之前要少了。

但是還是兩三天就露個臉,瑪利亞也好萊爾也好,真是來的勤。

雖然這是我被愛著的證明。如果是個孩子的話單純會覺得高興吧,但是內在是我的話就感覺有些微妙了。

轉移之前指定地點是麥克斯韋的宅邸也是減少轉移次數的原因吧。

轉移魔法并不是什么想用就用的魔法,所以把它設置在了麥克斯韋的宅邸中。

也就是說,他們兩人飛來的時候,會把麥克斯韋吵醒。

用備用鑰匙打開大門,冒冒失失地沖進房子的兩人。

他們的臉上因擔心和憤怒而染上緋紅。

「歡迎,爸爸,媽媽。」

「歡迎到來,萊爾大人,瑪利亞大人。」

「等下,至少經過房主同意以后再進來也不遲啊。」

我們三人都用各自的方式歡迎他們兩人。柯迪娜那邊似乎稍微有點不同。

總之,這兩人生氣的是————特別是瑪利亞所生氣的是什么我大概能明白。我猜大概是對山蛇事件有所耳聞。

對我來說如何避其鋒芒將成為最重要的問題。

「妮可爾,跪坐。」

「哈?誒?」

「跪坐。」

「……好的。」

看來避開鋒芒還沒開始就失敗了。

我被瑪利亞的怒氣震懾,連反駁的機會都沒有只能乖乖地服從。這種恐懼程度遠遠超過萊爾。

一邊回答,一邊用看垃圾一般的眼神注視著。不不不,這是前世才有的事。

「你們把山蛇打倒了?」

「嗯。」

「就你們幾個孩子?」

「卡醬也在。」

「不算它。」

瑪利亞也這么對待它啊。卡醬真是可憐。

「不能做危險的事啊!這不是讓我們擔心嗎?」

「但是這是很有勝算的事啊。這是柯迪娜的策略,不會有什么萬一的……」

「等下等下,妮可爾醬,別拖我下水啊!?」

悄悄地觀察著這邊的柯迪娜,因為突然冒出自己的名字,驚慌了起來。

她也是知曉瑪利亞恐怖之處的一人,這里估計是不想介入這件事吧。

但是啊,要死也要一起死啊,柯迪娜。這是對你走漏風聲的懲罰。(這里指的是被妮可爾聽到她的計劃,妮可爾 BAD BAD)

「沒關系的,等會柯迪娜就要接受物理上的懲罰。」

「物理上!?」

「精神上也是。」

「雙重懲罰!!」

柯迪娜已經開始發出絕望的慘叫。但是瑪利亞依然無視她繼續教訓我。

倒不如說能在這個充滿悲鳴的房間里繼續說教,瑪利亞真是了不得。

「吶,妮可爾。我和爸爸都覺得很對不起你。你之所以身體貧弱,是因為小時候沒有喝母乳。」

「那只是我沒去喝而已……」

對啊,那個時候我因為顧忌吸瑪利亞奶水這一行為,進入了半絕食的狀態。

那便是對我幼時造成影響,導致我身體虛弱的原因。

但是那是我所期望而造成的結果,瑪利亞沒有任何責任需要擔負。

「就算是討厭,我也應該強行讓你去喝,我有時都這么想過。但是因為你太可愛了,結果就沒那么做,所以你現在身體變的十分虛弱。」

「不是那樣啦————」

「還好你已經長大了,身體也變得不虛弱了。但是那是你自己鍛煉的結果,不是我們的功勞。」

「不是啦————」

「好了,你聽我說。我已經做錯一次了,所以讓我說明。你的身體可以說就像一輛破破爛爛的馬車,但是它卻被最高級的軍馬所牽引著。」

瑪利亞將我的身體作為馬車的比喻的解說開始了。

破破爛爛的馬車比作我的身體。最高級的軍馬指的是萊爾訓練結果。這樣的話,被過強的力量所折騰的結果就是我的身體會崩潰。

我確實擁有不同于一般孩子的戰斗力,那樣搞垮身體的可能性確實存在。

「所以啊,至少長大之前,乖一點。拜托你了。」

「嗯,嗯……」

被眼角淚水打轉的瑪利亞這樣說的話我也只能這么回答了。

讓我容易忘記的是,我這副身體,既是我自己的,也是作為瑪利亞女兒所存在的。所以,并不是我一個人的。

我從心底感受到了,不能像前世一樣勉強自己,讓她擔心。

第165話 約會前的麻煩

瑪麗亞的說教也有一番道理。

但是,現在的我今生今世的目標是就算要無視那些也要進行修煉來獲得力量。

但是我也能理解她的主張。這之后,我有必要自己追尋一條不讓瑪麗亞擔心的線路。

「話說回來,只是一群小孩子就把山蛇消滅了啊!不愧是我的女兒。」

「老~公?」

「不,不對。不能做讓人擔心的事啊。嗯。」

洋洋得意地昂首挺胸,卻因為瑪麗亞的一句話瞬間意志消沉的萊爾。你也是英雄啊,表現得再強勢一點吧?

但是反過來說,我也不是不明白那個心情。惹怒瑪麗亞真的很恐怖。

具體來說,使用治愈魔法故意產生疼痛什么的……

治愈魔法之中也有促進自然治愈力的魔法,那個過程當然會有痛覺。原本的話會因為魔術的效果被緩解,但強行激發痛感也是可以的。

世界上好像也存在利用這個進行的拷問。

「那方面怎么樣都好啦。爸爸救我」

「不行啊,妮可爾……爸爸也不是那個魔王的對手啊。」

「誰是魔王啊!」

「但是媽媽。我,腳麻了」

「忍耐吧」

「但是」

這里用我的最終兵器。用淚眼向上看注視著瑪麗亞。

不存在能承受住這個視線的父母!

「嗚,沒,沒辦法呢……今后真的不能亂來了哦?」

「了解明白」

當然,基本沒有聽進去的打算。

但是這里只能讓步,不然只會變成爭吵。

總之消除了瑪麗亞的怒氣后,家人全部聚在一起吃茶點。

那之后,柯迪娜也毫無疑問被瑪麗亞帶走了。只有我被訓斥是不公平的,好好忍受吧。

然后就變成了我向萊爾詳細說明如何打倒山蛇的情況。

正確來說,打到的人不是我就是了。

從那開始過了一周的時間。

正好選了個假日,我拜托麥克斯韋傳話,決定和艾里奧特進行約會。

在這里好好抓住那家伙的心的話,對我的執著應該也會變輕。

這次麥克斯韋本人作為支援跟著我。當然隱藏了身姿。

嘛,那家伙已經被我的大人的姿態迷得神魂顛倒了,所以這次應該是一個很容易的任務吧。

「――有過這么想的時期啊。」

嘟囔了一句后,我嘆了口氣。

在我的周圍,有不是艾里奧特的不認識的三個冒險者風的男人。

而且采取了包圍態勢,封住了逃離的路線。

「喂,喂,別管約會男人什么的了。和我們談談吧?」

「對,對。別看這樣我們也是第三位階的冒險者哦。前途滿滿哦?」

「是啊!跟著我們的話不管是怪獸還是強盜都能給他趕走!」

冒險者們都在說著自己的實力和將來性。但是好好想一下。能匹敵我的將來性的男人,在這個世界上是不存在的。

無論怎么說父母是六英雄。實質也是六英雄。而且還有神的血脈。

誰能超越我呢。說起來就算是外表也無人能及吧?

現在的我看起來是大人,是耀眼的美少女。滿身灰塵的冒險者無論如何也配不上我。

現在的我,就是有那么引人注目。

在街上穿著類似妖精的民族服裝的衣服,小身材的,銀發的美少女。可憐又虛幻的身姿,連我自己都要看得入迷的美麗。

那個,雖然不是不明白想要搭訕的心情,但說實話已經變得很麻煩了。

因為我在等約會的人,被看見胡鬧的一面會很困擾,所以正在自重……但是過分親昵到了這種程度,就變得想用實力解決他們。

說到底第三位階的冒險者什么的,也就一般的程度。

冒險者的位階一共有七段。曾經是用顏色來表示位階,但是那很難理解,所以現在就用數字來表示。

數字越大就越有實力,第一位階就和外行一樣。第二位階總算是初出茅廬。第三位階就是一般的冒險者的力量。

就是說他們的主張,不是什么可以拿來驕傲自滿的。

「那個,真的讓我很困擾所以――」

「沒什么不好,沒什么不好的。」

過分親昵地把手放在我的肩上的冒險者。

再怎么說沉默到那種程度就不是我了。正想抓住手掌來制止……的時候,冒險者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不,正確來說是被吹飛了。

腳邊突然升起火柱,把男人沖到了房頂那么高。

接著兩次,升起了同樣的火柱。

「啊啊,麥克斯韋干的好事嗎。」

麥克斯韋跟著我,就代表他也看到了這些煩人的蟲子。

那個老爺子不會放著打擾作戰進行的人不管的。

「真是的,太美麗也是種罪惡啊」

「咻!?」

對著突然在耳邊響起的低沉的聲音,我差點發出了悲鳴。

環視周圍,也沒有發現麥克斯韋的身影。但是,剛剛的聲音毫無疑問是麥克斯韋的。

「這是隱身(conceal)的魔法喲。雖然不能做太夸張的動作就是了。」

「總覺得身邊誰都沒有啊。」

對飄然劇透的老爺子,我小聲反駁。

因為是約會的地點,我一步也沒走動。然后那附近應該一個人都沒有才對。

就算隱藏了身姿,我的話那種程度也能感知到。

「混在火柱中來接近哦。而且你的周圍都是『你的敵人』的原因。很難發現吧?」

以那個冒險者和火柱為盾,來悄悄接近我這樣的事嗎。

還是不能大意啊,這個老爺子。

「話說回來,等的人好慢啊」

「應該還沒到時間吧。」

「通常不是應該提前三十分鐘來的嗎。艾里奧特也應該懂的啊。」

「是哪樣嗎?」

麥克斯韋發著牢騷,一個人閑得無聊呆立著,又更加發愁。

我也適當地隨聲附和,暫時消磨時間。

但是――

「等著的人的話不會來哦?」

突然,那里傳出了少女尖銳的聲音。

第166話 神之警告

對我們傳來聲音的是,每次都很熟悉的白色的身影。

現在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大,幾乎要看錯成童女,在那里散發著妖艷的氣息的少女。

我的祖先大人。破戒神尤莉,就是那個人(?)。

對沒讓這邊察覺到氣息突然出現的神,麥克斯韋采取了警戒的態勢……我這么想。

雖然看不見身影所以不知道,但是傳來了緊張的氣息。還有,像是活動身體導致的衣服摩擦的聲音。

為了防止老爺子輕舉妄動,我伸開手臂制止他的行動。

「等下,麥克斯老爺子。她不是敵人。」

我之所以沒有說出麥克斯韋的名字,是因為這里事人流量很大的街上。

就算看不見本人的身影,原王族,現英雄的麥克斯韋的威名也值得關注。

既然她在人前現身,引人注目就不太好。并不是因為是邪神,而是因為在世間沒留下什么好印象。

「真的好久不見了呢。相隔三年了吧?」

「是那樣呢。從卡邦庫爾的事以來。」

「妮可爾,是認識的人嗎?」

麥克斯韋保持緊張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邊。

老爺子,和這個神明大人直接會面也是第一次。至今為止,雖然說過蜜雪兒的弓的事情之類的,但是我們以外的人看見她的身影的,麥克斯韋還是第一個吧。

「啊啊,她是蜜雪兒醬的弓的主人。」

「弓的主人……不會吧!?」

因為我的有些曖昧的介紹,麥克斯韋明白了她的正體。

在我后邊的麥克斯韋的緊張,變成了別的緊張。

「那么,剛才的等著的人不會來,是什么情況?」

剛才,她明確說出『艾里奧特不會來』這樣的話。

雖然這么說,可以認為迷戀著我的艾里奧特爽約了這種事,怎么也想不通。

那么應該有什么原因才對。

「啊啊,首先感謝你后面控制住場面的人。我可不想在街上上演笨拙的大亂斗。」

微微一笑,對我行禮的神。但是那個舉止奇怪的留下令人焦急的感覺。

就像是,只是爭取時間一樣。

「啊啊,那個……本來頻繁干涉人世的話,是違反規則這么說……不對,雖然沒有明確的限制……」

忸忸怩怩地反復捏著手指吞吞吐吐地說話的姿態,說實話很可愛。

如果這是告白的現場的話,對方一下子就淪陷了吧。

但是現在不是那種時候。艾里奧特是重要人物,而且周圍也有險惡的存在。

那樣的人物,也不傳話就爽約什么的,一般不會有這種事。

「艾里奧特發生了什么事嗎?」

「那個啊,直接說出來事違反規定的這么說,還是怎么說呢……總之去那里的巷子里看看不就知道了?」

白色的神指著的是,離這里稍微有些距離的羊腸小道。這是連接著我聽說的艾里奧特的下榻地點的近路。

我把視線朝向那里,再想把視線回到神身上的時候,她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又消失了。」

「一瞬間就……無詠唱就發動了魔法呢」

「無詠唱?和瑪麗亞一樣的能力?」

「大概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